【绿龙红凤】(4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二章
赵敏似笑非笑道:「假若我没有猜错,你是打算去见凤儿,我说对了吧。」
「我,我……」殷玉龙给她说破,不由脸上一热。赵敏道:「我就不相信你不明
白!好吧,玉龙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只见赵敏在墙壁上摸索一会,传来一个极细的声响,接着一只柔荑伸了过来,
握住殷玉龙的手:「你跟着我来。」倏地,殷玉龙眼前一亮,看见赵敏已将火摺
子晃亮,殷玉龙环眼四看,见是一道石壁通道,打扫得颇为干净,明着这里不时
有人清理,问道:「这里是通到什么地方?」
赵敏低声道:「这是通往你师兄的房间,亦是每个房间的暗道,一般是不会
用,若是遇上了危险,这里就成为逃生避难之所。」殷玉龙听后,点头「嗯」了
一声。
这时,见她在墙砖上推推搡搡,即时露出一条高有三寸,阔有尺余的孔隙,
一度明亮的烛光从缝隙透将过来。「嗯!爹……」这是张凤梧又柔又腻的声音:
「你……你弄得太深了,总是碰着凤儿的花心子……」「凤儿刚才不是想要深一
些么!」张无忌的声音同时送进二人的耳中。赵敏放低声线向殷玉龙道:「你为
什么不看看,难道要我陪你一起看?」
殷玉龙傻傻一笑,凑眼向房间张去,一看之下,浑身不由躁动起来!只见床
榻上的一对男女,全身精光赤体,女的正是他的未婚妻子张凤梧,见她侧身卧在
床上,一条玉腿却被身后的男人高高抬起,把个交接处全然坦露了出来,而一根
粗大的阳具,正从她身后杀过来,插在张凤梧的阴户里,不住在她花房进出抽戳。
「唔,凤儿好舒服,爹……爹怎会肏得人家这样舒服……」只见张凤梧挽住
从后绕过来的大手,放在自己一只丰乳上,还不停用手助他推挤施压:「凤儿求
爹爹了……求爹握住人家的奶子,凤儿……快要丢……丢给爹……了……」
张无忌在她身后横起身躯,只将一根粗大肉棒乱挺乱捣,插得美人骚水四溅,
不停往下流滴:「现在你对爹说,为什么要留在这让爹肏弄?」赵敏听见张无忌
的说话,知他已发现自己和殷玉龙,才会这样问张凤梧,用意是想让殷玉龙亲耳
听见。
「凤儿也……也不知道,只是想继续和爹爹……一起……」张无忌一笑,又
问:「那个时候,咱们已经前后做了两次,难道你仍不满足,还想要爹这根大肉
棒安慰你?」「爹真是好坏,何以明知故问呢……」边说边用手拔出花瓣的巨兽,
紧紧握在手中,旋即用力疾撸:「凤儿就是喜欢它,但恐怕再过几天,凤儿就要
离开这里,再也见不到它了……」
「原来凤儿因为舍不得爹的大肉棒,宁可不和那小子约会。」「爹知道就好!」
说着,张凤梧再用心撸了几下,才把个龟头塞回自己的阴户:「啊!给爹胀满的
感觉真好!求爹再慢慢抽动,还要你像刚才一样,让它全部捅进去,在凤儿的花
心射精……」
殷玉龙眼看耳听,却见张凤梧竟然主动向张无忌求欢,不由得全身都滚热起
来,心中又恼又酸。便在此时,鼻上突然飘来阵阵馨香,似兰似麝,极是好闻,
把眼往身边一看,见是赵敏凑近螓首,正在缝隙向房间张望。
赵敏同时回过头来,看着殷玉龙微微一笑:「凤儿果然是一个人物,淫中带
雅,浪中带柔,拥有这样绝色的女子,性福必然不浅,和我以前很像!但有一事
你不可不知,只要和你师兄有过关系的女子,对其他男人极容易失去兴趣,这点
你不能不防。」
殷玉龙心中「格登」一声,问道:「是……是这样么?」「嗯。」赵敏点头
道:「不妨和你说,我也是过来人,亦曾经历过多个男人,确实没有一个比得上
他。你看看他,生就一张好脸皮,加上肉棒粗大,耐力过人,像凤儿这种初发芙
蓉的少女,怎可能不被他迷倒!但你大可以放心,论到样貌,你不下于张无忌,
只是在床上功夫方面,可能你会稍稍吃了亏,但对于这方面,日子一久,是可以
弥补的。」
殷玉龙最担惊害怕的事就是这个,他始终觉得在每一方面上,若是和张无忌
相比,总是差了他一截,当下叹道:「这个我都知道,但又能怎样!」赵敏笑道:
「我身为女子,对于女子的需要,自然会比你们男人知得多,若然你相信我,我
不妨教你一些讨女人芳心的法子,当然包括床上的活儿,保证令你不会输给张无
忌。」
殷玉龙不由大喜,:「是真的?」「嗯!」赵敏张着一对美眸瞧向他,轻轻
点下头:「只要你懂得女人的心思和喜好,同时在床上能够满足她,将来你的婚
姻必然会相当美满。我今天肯和你这样说,多多少少都是为了我女儿,你可要记
住呀!」
殷玉龙点头道:「娱乐理解的,我一定会对凤儿好,娘可以放心。」赵敏微
笑道:「那就好。」「唔!凤儿要……要不行了,又要……又要去了……」房间
里传来张凤梧的淫语声:「求爹……求爹也完了吧,凤儿好想……爹射给我……」
殷玉龙凑眼一看,却见张凤梧直起身躯,正坐在张无忌的小腹上,阴户套着
一根大阳具,不住上下起伏摇动,胸前一对浑圆饱满的奶子,兀自晃悠个不停。
不用片刻功夫,听得张凤梧一声娇媚的嚘嘤,身子倏地顿在半空,腰腿直抖,显
然已到达了高潮。
「凤儿这回来得好快呀!」张无忌依然往上狂插疾挺,弄得张凤梧几乎昏了
过去,一个不稳,整个人倒在男人身上,一对傲人的雪乳牢牢压上他胸膛。「求
爹停……停下来,真的受不了……」张凤梧用力抱紧他,口里不住哀声求饶。张
无忌见她如此这般,也不敢太过。待得张凤梧回过气来,抬起螓首,迷痴痴的瞧
着他,极尽温柔道:「爹真的很强,人家都不知来了多少次,弄得凤儿难过死了!」
张无忌一笑:「既然这样,让爹先拔出来,免得凤儿难受。」「不要嘛。」
张凤梧使力抱紧他:「就这样插在凤儿里面,人家不舍得它离去。」话后捧着男
人的脑袋,送上香喷喷的舌头。殷玉龙眼见二人相拥交缠,俨如一对情侣夫妻,
心里实在酸得难受。
亲吻有顷,张凤梧缓缓移开樱唇,与张无忌道:「爹爹动一动好吗,凤儿又
想要了。」张无忌也不言语,双手抱住张凤梧的雪躯,下身往上疾捣,肏得美人
身子乱摇,娇吟不绝:「嗳!我爱爹爹……凤儿好爱爹爹……张无忌道:」不,
你应该是爱玉龙,绝不是爹这个四十多的老头子。「」凤儿两个都爱,但……但
我知道,人家便是嫁了玉龙哥哥,恐怕我……我也离不开爹……一样会……会主
动把身子送给爹爹……「殷玉龙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一团怒气硬生生压了下
去,此刻方觉,原来自己正被赵敏从后拥抱住,两团柔软的玉峰,刚好挤在他脊
背。霎时之间,胯下那根原本发硬的肉棒,此刻更为雄壮挺直。
赵敏放开双手:「咱们离开这里吧,跟我来。」走出几步,殷玉龙问道:
「娘,又要去哪里?」赵敏淡淡一笑:「我说过教你怎样讨女人欢心,难道你忘
记了么?到我房间去,待我慢慢说你知。」赵敏挽着他的手,来到一张楠木条凳
坐下,白玉似的柔荑,仍是紧握着他的手,按在男人的大腿上。只见她抬起一对
明如秋水的眼眸,柔情绰态的看着他续道:「好了,你现在先脱去裤子。」殷玉
龙先是一呆,旋即动手松脱腰带,不用多少功夫,殷玉龙已将内外裤子脱掉,掀
起上衣的下摆,晃着一根已呈半硬的阳具,直挺挺的站在赵敏跟前。赵敏道:
「我来帮你可以吧!但你先要把上衣脱去,免得弄脏了衣服。」便即把衣服脱个
精光,赤条条站在当场。但见赵敏绽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在他跟前问道:「你喜
欢我在前面为你弄,还是喜欢我在后面抱着你弄?」殷玉龙想起在通道时的情景,
那时给赵敏从后抱住,背上被她两团柔软挤压着的感觉,当下全不思索,说道:
「喜欢……喜欢后面。」赵敏也不做作,来到他背后,那对玉雪娇嫩的柔荑从后
绕到前面来,同时握住粗壮的肉棒。殷玉龙顿感一阵美快,随觉玉手慢慢挪移套
弄,耳边传来赵敏的话声:「很舒服吧,你就乖乖的给我射出来,好么?」这时
的殷玉龙只有点头,闭上眼晴,感受未来岳母的抚慰,无奈炷香时间过去,依然
无法弄出来,害得赵敏手麻指软,不依道:「你怎么仍不射,是否我弄得不好,
或是我对你全无吸引力?」「不是,不要误会……」殷玉龙连忙摇头:「娘你乃
仙女般的美人儿,足令任何男人倾心留恋,实是有股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玉龙
当然不会例外,只可惜是……它就是不肯出来,但我平时自己弄,却不是这样的!」
赵敏嫣然:「我真的这么好?」只见殷玉龙用力点头,赵敏又再低声道:「这样
好了,你现在闭上眼睛,幻想着心爱的人儿,便如你的凤儿,想着自己和她正做
着最淫荡的事情,相信会令你快些完事 .」殷玉龙想想也是,又闭起了眼睛,但
一想到张凤梧,脑子里就呈现着张无忌和她的情景!在他眼前,正是刚才二人浑
身精赤,抱作一团,而张无忌兀自提枪弄棒,使劲抽插着张凤梧的粉屄。更可恨
的是,张凤梧却显得一脸陶醉,一对美目始终紧盯着男人,不怨不尤和他对视着,
见她眼神幽怨若泣,却又痴然似醉,嘴里不住送出妩媚的呻吟,不时向男人送出
淫荡的说话:「爱郎,我的好夫郎,凤儿整个身子都是爹的了,求你用力插人家,
便是给爹插坏了,凤儿都是心甘命抵……」殷玉龙看见张无忌一轮邪笑:「我只
是代你未来夫君行那周公之礼,你怎会叫起我夫郎来了,你的夫君应该是殷玉龙
才对。」张凤梧仍是呢呢痴痴瞧着他:「我虽然喜欢玉郎,但凤儿更喜欢爹做我
夫君,谁叫你长得这么俊,又弄得凤儿这么舒服,害得人家总要晚晚想着爹,在
床上想着爹手淫,若不这样,就难以安然入睡!」「不,不……凤儿你怎可能这
样……」殷玉龙猛地睁开眼睛,竟然叫出声来。赵敏听见,已猜想到是什么,在
他耳畔柔声问道:「你是否想着凤儿和他爹呢?到底你想着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殷玉龙脸上一红:「没……没什么!」赵敏微微笑道:「刚才在你想得入神之际,
阴茎就不停乱颤,像快要射出来似的!可想而知,你所想的事情必定很刺激了,
要不又怎会有这种反应!」殷玉龙当然不敢直说,只好默言不语。便在此时,赵
敏忽然收回双手,娇柔的话声,随即在身后响起:「玉龙,不许你回过头来,知
道吗?」殷玉龙不知就里,点了点头。接着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綷縩声,过不多
久,背部已被两团柔软磨蹭着,那种肉贴着肉的感觉,却异常地清晰。
殷玉龙心下一颤,暗忖:「刚才的声音难道是脱衣服声,这样岂不是……」
思念未落,已被一股滑腻从后搂抱住,两条如脂似雪的玉臂,慢慢伸到前面来,
玉指一紧,整根阳具已被她握住。赵敏又柔又软的话声再次响起:「人家为求你
早点射出来,只好这样子了,现在我全身一丝不挂,你可不要偷看喔。」殷玉龙
当然答允,猛点着头。赵敏低声笑道:「你未来岳娘正在用身子诱惑你,可知道
么?但你不能想入非非,人家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可不准你乱来。好了,现在你
继续闭上眼睛,去想你的凤儿吧。」接着徐徐撸动肉棒,极尽淫事。
只见殷玉龙再次合起眼睛,脑子里满满都是赵敏的绝容,他凭着背部传来的
触感,那股丰满而硕大的感觉,他能够百分百肯定,赵敏的身材定然超乎于常人。
赵敏对着这个俊逸的女婿,手上还把弄着他的大阳具,又岂有无动于衷之理,牝
户里早已是淫浪滚滚,水儿不住夺门而出。可是原始的欲火,却不停环绕着她,
实在令人难以煎熬!
殷玉龙经她一番套弄,直爽得魂儿都飞到半空,不禁仰起头来,频频嘘喘着
大气,脑海里一时张凤梧,一时赵敏,总是杂乱个不堪!倏地,张无忌那张淫邪
的脸孔,倏忽间又再重现在眼前,只见他淫笑道:「凤儿,用你下面吮实爹的大
肉棒,爹将快要射给你……」「我的好夫君,爹爹就射进来吧……」张凤梧幽幽
的盯着他道:「人家喜欢你的阳精,求你弄大凤儿的肚子,让凤儿为爹生个小无
忌好么?」张无忌笑道:「你真想殷玉龙做个冤大头吗?」「凤儿不理这么多了,
谁叫人家喜欢爹,想要成为你妻子!凤儿求你了,求爹用力地射,将所有阳精都
射给凤儿,贯满你的凤儿……」「不可以……」殷玉龙听得大吃一惊,劈然叫将
起来,但下身却违背了他,变得出奇地兴奋,阳具卜卜乱抖,接着「噗嗤嗤」的
射出精来,力度又凶又猛,竟然射出数尺之遥,连连四五发,方行精尽!赵敏笑
道:「果然又猛又多,精量竟比常人多出一倍。」殷玉龙舒爽完毕,一时忘了形
骸,突然从赵敏的怀抱转过身来。
「呀!你……」赵敏猛地一惊,但已无法阻止,一对乳尖擦过男人的胸膛,
身子不由轻轻一颤,不依道:「你……你好坏,现在都……都给你看光了!」
「对……对不起,我一时忘记!」殷玉龙脸上红成一片,正要回过身去,却被赵
敏用力抱住。「看都看了,现在还有什么用。」赵敏仍是一手搂着他,一手移到
他胯处,继续握住他的阳具:「对我说,刚才你是否射得很痛快?」殷玉龙点头:
「我发觉今回射得特别多。」「嗯」赵敏颌首道:「玉龙,最后我想知道的,就
只剩下你的持久力,但这一方面,恕我不能和你检试了!」殷玉龙聚紧眉头,问
道:「为什么?」「不为什么,只是……」赵敏说到这里,脸上不禁微微一红:
「只是要测试你的持久力,就必须……必须进入女子的身体才可以,因此……」
殷玉龙道:「这样和用手弄有何分别?」「当然有所不同,用手套弄,只会有阴
茎上的感官,但和女子交合,情形就全然不一样,不但令男子的兴奋度大大增高,
除了插入阴户的触感外,还有胞宫所产生的收缩力,会不停挤压着男子的阴茎。
再加上视觉的诱惑,女子淫荡的挑逗,都能加速男子射精的时间,现在你明白吗?」
殷玉龙胀红着脸道:「可是,可是我真的很难受,就是很想要你……」殷玉龙盯
着赵敏,见她不但美泽监人,而且风流婉转,早已酥倒在那里!只觉她们母女二
人,同样是旷世无匹的大美人,怎可能令他不动心!赵敏与他碍望半晌,终于微
微叹了一声:「我实在不能让你插进来,这样好么,娘就用口为你弄一会,如何?」
殷玉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赵敏看见,佯嗔道:「你呀,竟然和其他男人一
样坏,总喜欢占人家的便宜!」话后徐徐蹲下,看着眼前的肉棒,果然头大棱深,
粗硬过人,已经是出神入化级别了,芳心一阵欢喜,挽在手中,上上下下把玩良
久,才吐出丁香,在龟头舔了一下。
「啊……」殷玉龙立即打个哆嗦:「娘,不要停,再……再多舔几回……」
赵敏抬眼望向他:「只要你舒服就好!」便即舔吮起来,一对玉手把棍拿卵,使
出手段,尽情挑逗,当他含住整个龟头时,殷玉龙又是一声呻吟,一对大腿撑得
笔直。
但见美人手口齐施,将龟头越含越紧,像要把精液吸出来。殷玉龙又畅快又
难过,伸手抓住她一只乳房,满手饱满柔软,不由淫心大炽,着力揉搓。赵敏也
不阻止,任其予取予求,反而吃得更加卖力。殷玉龙越发难以忍受,叫道:「娘,
我……我真的不行了……」一话说完,马上将赵敏扶起,接着双臂一伸,已把她
横抱而起,直向床榻走去。
「玉龙你……你想怎样?」赵敏心知不妙,但已被殷玉龙放在床边,一双美
腿仍是垂在床榻之外。殷玉龙火红了眼,抬起美人两条雪腿,见那娇嫩处红红白
白,便如二八女子一般,粉腻饱满,煞是动人 .殷玉龙咽了一下口水,叫道:
「娘,对不起……」话音甫落,龟头已抵到花户口。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