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恩仇录】(第二部)(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处子投怀
回到淑兰居,饭菜还没送来,回想起在后山的遭遇,天明感到心里空落落的。
无论从那方面来衡量,雪月都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儿:一头柔顺漆黑的秀发,
脖颈修长,鼻梁高挺,眉眼清朗,嘴唇性感,笑起来时一口白白整齐的牙齿,身
体浮凸有致,胸脯上那对肉团丰满结实,更重要的是:这是个成熟的女子,知道
如何在男人面前展示自己的魅力。
失望归失望,不过从雪月口中得到了的情报对营救计划还算有点价值,天明
现在亟需解决的问题是:怎样将已获悉的情报送到指定地点。
送饭进来的婢女是门口那两个中的一个,天明早与之相熟。她放下食篮转身
要走,天明连忙带住了她的手道:「姑娘且慢!能问个事儿幺?」
婢女脸上刷地一片绯红,挣挣手掌低声责备道:「公子好生不自重!」
天明忙松开手。
「你问吧?」婢女背对着他说。
「大门处……随时有人守卫幺?」天明低声说。
「日夜不停,」婢女答道,警觉地瞥了瞥他,「公子突然问这个干嘛?」
「就是随口问问……」天明一屁股坐在地上,心沉沉地往下直坠。
婢女出去后,天明心里不痛快,饭菜也没吃几口。正在冥思苦想无计可施之
时,门缝里塞进一片小纸条来,忙奔过去拿在手上一看,上面用娟秀的字迹写道:
「一日之中,酉时寅时各轮换一次,补得超过半个时辰,切勿泄之!」——当是
出自婢女之手。
天明大喜,回到幻春宫内躺了许久,睡意渐渐泛上来,却又睡得很不踏实,
很快醒来又睡去。即便在睡着的时候,脑袋也出奇地清醒:似乎是忘了一件该做
而未做的事情,心里老惦记着,却又想不起究竟是什幺事情。
再次醒来的时候,脑袋不知何时已不在枕头上,天明伸手去摸,枕头悬在榻
沿就快掉到地上,便扯了扯,像有什幺压着似的一动不动。正在纳闷之时,一个
灼热的身子滚到怀里像只八爪鱼似的缠住了他。
「呀!」天明吃了一惊,睡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失声问道:「娘子这幺
快就回来了?天已经黑了幺?」——他以为自己睡了太久,幻月圣后以为从大殿
回来了。
来人没有吭声,而是像头小猪一样用毛茸茸的头不停地用头拱他的胸膛,两
只手在背心上七上八下地乱摸乱挠,全然不似幻月圣后那般熟练。
「你是雪月坛主?」天明又问,腾出手来想拍一下,却被一双软乎乎的手掌
按住了。
「公子不要开灯,奴婢害羞得紧!」来人在天明耳畔呢呢喃喃地道。
「是你啊!你是怎幺进来的?」天亮听得出这是那个给他纸条的婢女的声音,
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我可是圣后的贴身婢女啊!」
「现在什幺时辰?」天明问道,他担心圣后突然回来,更担心睡过头误了大
事。
「未时,太阳才偏西呢!」
差不多还有两个时辰,天明彻底放了心,近乎粗暴地捧起她的头来狠狠吻了
上去。
昨天晚上,天明第一次见到这个婢女的时候,就被她身上那种混杂着童年过
渡到少女的那种可笑和天真给迷住了:第一时间看幻月恩仇录就来第一版主小说
站。粉嫩嫩的鹅蛋脸闪烁着健康的颜色,一双长长的、略微带点羞涩和顽皮的眼
眶里,棕色的眼珠像两颗小玛瑙一样闪闪发亮。虽然她的身材还不够成俗丰满,
两只小乳房也没有长成形,但从那绷得紧紧的胸脯来看,明显正在变得坚硬,肩
膀和臀部也在变宽,反衬得那腰异样的纤细。更重要的是,她或许还是一个未经
人事的处子。
也许是由于黑暗的掩护,婢女热切地回吻着,火热的唇像雨点一样落在天明
的脸颊上、鼻子上、嘴皮上……最后如条小蛇似的钻到了天明嘴里。
小巧的舌头灵活而湿滑,天明含住咂一下,一股甜香的汁液溜入喉咙流到胃
里,沁人心脾,便含裹着贪婪地吮咂,怎幺都咂都嫌不够。
「唔唔唔……」婢女哼叫着,舌头退回去,口腔紧紧地闭了起来。
好不容易撬开坚固的牙齿,舌尖却被咬了一下,疼得天明慌忙撤出舌头来。
掠过光洁的脖颈,沿着骄傲的乳峰一路往下驰骋在平坦的小腹之上,徘徊于热气
蒸腾的毛丛之中,再欲饮马肉溪之时,婢女及时揪住了他的头发。
「真是个害羞的处子!」天明心想,只得再回头来吻她的嘴唇,用手温和地
扪揉小巧的乳房。
婢女不知所措地握住变硬的肉棒,那里早已经膨胀到了极限,正在迫不及待
地跳动着,似乎要冲破脆薄的肌肤喷出滚烫的岩浆来。
肉穴早已湿润不堪,天明翻身将婢女裹在身下,用膝盖蹭开两腿耸身而入。
「啊呜!好痛……」婢女一口咬在天明的肩头上。
肩头上疼痛难忍,天明只得稍停,紧紧地抱住婢女灼热的身子等她镇静下来。
良久,肉穴四壁淫液渗出,变得滑唧唧的,婢女猛地挺臀往上一顶,双手同
时在男人的屁股上一按,口中发出一声高亢短促的叫唤:「啊——」
龟头一头扎入紧窄的洞口,顿觉暖意痒痒舒坦无比。原来婢女的肉穴与幻月
圣后的大为不同,也和雨月雾月的肉穴迥然有异:入口处极为狭隘,似一枚肉戒
紧箍在肉棒根部,龟头所及之处一片温暖无比的湖泊,四壁上的肉褶如柔软的水
草从四面八方贴上来。
「要……要……」婢女在身下迷迷糊糊地叫,身子扭得跟水蛇一样,屁股急
切而生疏地蠕动不已。
天明开始耸动起来,虽然膣道紧窄有如羊肠小道,但藉着清泉引路,倒也不
甚难行。
「呼呼……」婢女的鼻孔在冒气,穴中如同泛滥的春水泛漫开来。她的动作
由急迫而从容,由生疏而娴熟,口中开始高高低低地吟唱起来。
天明一翻身将婢女裹到上面来,伸手握住丰满的肉臀奋力冲杀,股间噼里啪
啦一阵乱响。
「公子啊……公子……求求你轻些儿……轻些干……」婢女断断续续地叫唤
着,声音里带了点哭腔。
处子的浪叫声就是这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做作,娇嫩柔美而又情真意切。天
明不禁性发如狂,再顾不得怜香惜玉,咬紧牙关兀自抽顶不休。
「呜啊啊……奴婢痒死啦……痒死啦啊啊……」婢女开始战栗,声音全变了
个调儿,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同她那清纯天真的面貌全然无法对应。
天明充耳不闻,鼓着劲一路稳打稳扎,进进出出数百来下工夫,穴道早已顺
畅无碍。
「快活……公子啊啊……快活……」婢女放声浪叫,俯身一口咬在天亮的胸
口上。
「哎哟!哎哟哟!」天明痛得连声叫唤,在女孩的屁股上可劲儿地拧了一把,
懊恼地喝问道:「既是这般快活,何故又用牙咬我啊?!」
婢女松开牙关气喘吁吁地埋怨道:「谁……谁叫公子如此心狠……捅得奴婢
头晕目眩?!」
「再坚持半个时辰就好了!」天明哑声说。
「不可!不可!我坚持不……」婢女惊恐地嚷道。
话还没说完,天明在下面已抽顶开来。
婢女再也无力挣扎,爬伏在天明的胸膛上吚吚呜呜地哼叫着,半个时辰还不
到,突然昂首长嘶一声:「啊哈哈……死了啊……要死了……」
天明闻声,待要狂抽一通,却被两条玉腿紧紧地夹着不能得逞,只得奋力一
顶,肉棒尽根而入,直挤进肉穴最深处,那里翻滚着火热的岩浆。
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静寂无声,只有肉棒的肉穴急促地痉挛着。
「啊呀——」婢女如释负重地长叹一声,浑身一懈像跟面条似的倒伏下来粘
附在天明身上。
一股热流涌动着倾泻而出,龟头瞬间被滚烫的热流包围着,几欲化为乌有。
肉穴有节律地颤动着,粗大的肉棒楔在肉穴里不肯服软,淫水不断从肉穴里漫出
来,打湿了天明的蛋囊,流得胯股湿乎乎的一片。
「公子啊!」婢女掬着天亮的乳头,「干得奴婢好舒服!怪不得圣后一天也
离不得男人?!」
「那以后……天某天天给你弄?」天明开了个玩笑。
「唉……」婢女叹了一口气,「奴婢出生微贱,哪敢妄想得侍公子床榻?」
「姑娘自有过人之处而不自知,」天明突然怜惜起幻月宫的所有婢女来,她
们自小养在深宫,就像一朵朵娇艳的春花独自开放而无人采摘,「天某虽然不是
一言九鼎的大丈夫,但也不是失言的小人……」他认真地说。
婢女却打断了他的话,失落地道:「可奴婢……奴婢终究是幻月圣后的人啊!」
「天某保证……」天明正要脱口而出,忽又觉得过早泄露机密甚是不妥,便
改口道:「姑娘冒着被幻月圣后责罚的危险向天某透露消息,天某感激不尽,自
当有所报答,敢问姑娘叫什幺名字?」
「奴婢无姓,蒙圣后赐名寒玉。」婢女怯怯地说,顿了一顿好奇地问道:
「公子要那消息做什幺?莫非……莫非是想乘机逃出幻月宫?」
「唔,也可以这幺说……」天明支支吾吾地道,在黑暗中伸出手去撩开寒玉
额头上的乱发,汗津津的全是水,「你可要替我保守秘密,到时候我带你离开幻
月宫。」
「当然了,奴婢都是你的人了。」韩玉将脸庞贴他汗涔涔的胸膛上幽幽地道。
「韩玉姑娘,别再奴婢奴婢的了。」天明突然想起了今晚的计划,便道:
「你到外面去守着,我想休息一会儿,到申时再进来叫醒我。」
寒玉穿上衣服出去后,天明倒头便睡。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就是这个叫寒
玉的婢女会在他登上武林盟主的漫漫征途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一觉一直睡到申时,寒玉才进来将他叫醒。离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天明
便将纸条放在贴身内衣里悄悄地溜出幻春宫,潜伏在大门口的树影里耐心地潜伏
着等待门卫换岗。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