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纨绔逍遥路】(05-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不顾名器美屄少女求饶,狂奸猛干她直到昏迷
刘府在这处山中的别院跟府内家宅一样,都是临水而立,紧靠在一片因为山
坡放平,并有山体阻挡使水势放缓,形成的水塘边上。上游有直接取水的山泉小
溪,下游则是有一处低落差的小瀑布,景致优美宜人,清幽雅静,实在是一处不
可多得的山中别墅。
就在这所别墅的内院之中,有一处房屋的一间房间,布置得淫冶放荡,好似
淫魔的洞窟一般。罩床的帐幔上绣得都是裸体的飞天、仙女等等,乳房和下体的
小屄嫩穴都清晰可见,床架上挂着一个八卦,内里是一副道家合籍双修图,画的
技法极其娴熟精湛,男子正从女子屄穴内抽出地粗壮阴茎,跟被肏女子被带得外
翻的阴唇都被刻画得惟妙惟肖。床帐之内,床头床尾跟床顶上都挂着比人头还大
的硕大的铜镜,被干的女性无论从哪个方向,都能朦胧的看到自己被肏的模样。
房间里面其他家具的布置,也都是为了性交服务的用途而设计的。无论是不
管男上跟女上姿势都可以满足的安乐椅,还是布置了锁住手脚的铐子用来玩惩罚
跟强奸游戏的拘束椅,以及加大加宽,可以让被肏女人趴在上面,望着大号玻璃
镜子里自己被干情景的梳妆台,都是为性交所服务的,其他各种也是如此,诸如
此类不一而足。
就在这间充满了淫荡风情的屋子里,一名肌肤光滑白皙的少女躺在床上,正
被一个压在她身上狠肏不止的少年分开两条健壮结实的白皙玉腿,仰面按在一床
锦被上猛奸猛肏. 她被肏得圆挺结实的白嫩粉臀翘起离开床面,臀沟处不时流下
一小股从屄穴之内渗出的淫水浪液。浑圆挺翘的乳房伴随着少年的冲击顶撞颤抖
着晃动着,乳波荡漾看起来煞是迷人,少年忍不住伸手捏住这对娇挺的大奶子,
捏揉搓按着让它在自己手内变换形状。
「嗯哼……,嗯哼……,嗯哈……啊……,嗯呀啊……,呀……嗯嗯……,
我……啊呀!奴婢……奴婢错了!奴婢知错了……!」用错了自称的少女,被压
在她身上的少年人用双手的手指捏住乳头,同时用力地一拧,吃痛不过的少女立
即带着哭腔的大声道歉。接着,又哭得梨花带雨,苦苦哀告地求饶起来。
「求您,求少爷、二少爷您,饶了奴婢……饶了奴婢吧……奴……奴婢……
奴婢已经,已经受不住……受不住了,求……求您……,嗯啊……,啊,求求您
……轻……轻着些……,轻着些……呀啊……!轻着些弄。奴婢……奴婢好疼,
要……要不行了……要坏了,要被弄坏了,那里……呀啊啊啊啊……是小屄……
小屄好疼,被少爷的……呀啊啊,是少爷的鸡巴,少爷的鸡巴肏得……肏得好疼。」
每当少女用错或不用少爷教给她的词汇时,就会在被惩罚性的狠肏猛顶,以
龟头在花心处的子宫颈旋转顶磨的同时,用双手手指拧转提拉她的乳头。疼痛难
忍,再加上下身被肏得几乎散架的她自然是听话乖乖的把「小屄」
「鸡巴」之类的词汇叫出口来。
这间临水阁榭的每一处雕花格子窗扇都敞开着,只用轻纱绷好了笼纱窗遮挡
蚊虫灰土。这被奸弄的少女的呻吟和讨饶声在一片荷花池上能传出去半里多远方
才散去。只是这边的花园阁榭与后面的房屋居所都少有人来,如今只居住着新搬
进来,散心休养的二少爷一个主人,所以无论闹成什么样,除了他自己和伺候他
的侍女们,也不会有人听到。其他的外围下人们有的此时正在这处别墅的远处收
拾房屋或者打扫庭院,有的则是在厨房处理材料,准备饭食。而专司伺候少爷的
蔡家姐妹没有跟到别院来,二少爷只带了一名新收的贴身侍女而已,就是正在被
他狂肏猛干的这一位,因此她哪怕叫喊得沸反盈天也不会有人听到。
这被他按在床上开苞的贴身侍女已是被奸淫了近两刻钟,从最初被粗壮得如
驴马般的巨大坚硬的鸡巴,狠狠肏进才被开苞后不久的小屄内的剧痛,所导致的
连声痛呼惨叫与泪流满面。到后来因为身体的酥软,和小屄内部的酸、麻、痒,
还有那肚子里被插进一根又粗又硬的大鸡巴弄得胀地难受的感觉,而呻吟着、扭
动着。
跟着,她就因为感受着大鸡巴的肏弄与奸淫,被那一波波的快感,和同时伴
随着的下身屄穴处传来的疼痛所侵袭,所征服,在不能抑制的大声浪叫起来的同
时,也伴随着不时的痛呼跟呻吟。然后,她又因为从未体验过的被称为高潮的感
受而慌乱、迷茫。可是,她才刚开口求饶,就被压在她身上放纵肆虐着的比她还
要小上xx岁的二少爷一阵狂风暴雨般的顶、撞、突、刺的连环插入抽出给冲击
得说不话来,只能大张着那涂抹了一点点淡淡的胭脂的嘴唇,发出一连串无意义
的「嗯、嗯、啊、啊,咿咿、呀呀」的浪叫与呻吟声。
而那位正奸淫着她的二少爷,一边把又粗又长的大鸡巴一下下狠很的顶进她
的身体,丝毫都不怜惜她是才被开苞不久,新瓜初破还不到几个时辰的处女,每
一下都撞击到阴道最深处的子宫颈上,龟头用力的冲撞在上面,然后又完整的抽
将出来,直到龟头下的冠状沟都退出了她的小阴唇外面,到了几乎就要掉出大阴
唇的包裹,落出到生殖器外阴的外面去了的程度,才又重新猛的肏回去到她紧窄
收缩的娇嫩小屄里面。
在这一番快速连贯的猛肏下,身下的女孩尖声大叫:「咿呀,啊……啊啊啊
……要……要死了……呀啊……」然后身子向上挺起,腰部离开了床面,整个身
体连同手脚都不同幅度的抽动了几下,阴道里噗哧噗哧的涌出几股水来,哪怕粗
壮的大鸡巴堵在小屄的洞口,这些依然涌将出来的淫水仍然是持续不断的流出,
落在身下的床上,水量丰沛得把床单下的褥子跟缎面被子两层都给弄湿了。
她,被自己的少主人,刘家的二少爷用又粗又大又长的肉棒子给干得达到了
自己今天的第二次高潮。第一次时她还处在迷幻药物跟春药的双重控制自己,全
无自己的心智跟意识,没有体会到高潮的无限快乐跟强烈刺激。这一次,她被干
到高潮时,仿佛要死掉一样,像离开水的鱼儿一样大口呼吸,却仍是感觉呼吸又
快又浅,完全喘不上来气儿,身体不受控制的僵硬抽搐,全身向上反弓弯曲挺起
的同时,手脚像羊癫疯一样抽动着。
身体内部,被粗大长硬的鸡巴撑开涨满的处女屄穴内,满是褶皱的阴道壁强
烈的收缩着,像是一只手从头到尾的紧紧的握住了整根大鸡巴,并且还在不断的
收缩握紧,又好似一张嘴巴完全包裹着大肉棒子,同时还不住的望里面吸吮着。
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刘家的二少爷,我们的主角刘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
巨大吸引力,哪怕是前两辈子加在一起,再加上这一世干过的蔡家姐妹二人,都
从未给过她如此强烈的压榨,这种收缩和包紧在全力吸吮的感觉就好像用真空负
压设备把他的整根鸡巴给抽得被大气压紧紧压住一样。这种吸引跟压榨的感觉在
刚刚给她开苞的那一次肏干里已经有过了,但是由于当时的她心智全失,在药物
的控制下性欲并没有得到完全的满足,只是由于处女的生理承受能力有限,在第
一次被男人肏弄时承受不了连续的冲击而达到的高潮,还没有完全的达到的顶点
就被药物所带的强烈性欲刺激所抵消掉了,没有完全的展现出来她这堪称名器的
美穴好屄的真正妙处。
刘明三辈子以来,第一次发现自己有完全忍受不了的时候,他不得不射精了
被女人的小屄给夹紧包住,吸得无法不射精了,这还是第一次。他本能的地把整
根鸡巴全力的向内里边捅去,龟头甚至略撑开了身下少女的子宫颈,尿道口处的
部分探进了子宫内部。顶得少女发出「哦哦……,嗯嗯啊呀呀呀……!」地尖叫
出声来,然后「呃……,哼嗯……」地闷哼一声,双眼翻出白眼儿来,全身一抖,
昏迷了过去。
在她昏迷的同时,刘明粗大的阴茎一阵收缩抖动,从他的尿道口喷射处一股
又股粘稠的精液,直射进了她的子宫内部深处,打在子宫壁上,而且连射了三四
股都没有停歇,还在继续发射,同时刘明发出受不了的「喔哦……喔哦……,哦
哦……嗯……」的舒服的呻吟声,在连射出七八股精液,把少女的子宫给整个灌
满了之后他才算发射完毕。
在彻底疲软下来的鸡巴抽出她的阴道后,子宫内的精液甚至盛放不下,倒灌
出来,像是一般情况下射精在阴道内的时候一样,从屄穴内流淌出来。两片被干
得外翻张开,无法合拢的红肿的阴唇内,不断有一小股一小股的精液流出,向她
的臀沟或是身下的床榻落去。
这个被肏得昏迷不醒的小女仆,自然就是刘明从那群追袭者手中救下的桂雯
绮了。她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畏服强权,本来就已经顺从的愿意为奴做婢的
服侍刘明了。而后来那群追击她的人赶到,刘明收拾他们时的「英姿」更是给了
她最强烈最直接的震慑:一记劈空掌打出,三丈之外的三个人,三个身高五尺,
体重百斤的大活人立刻口喷鲜血毙命当场。并且倒飞出去一丈有余,撞倒六尺高
的土墙,后仍飞出几尺才落地。
随手弹弹手指,另外两个没被波及的小淫僧顿时捂住下身惨嚎不止。在他抱
她出了那间土屋,来到这两个小和尚跟前时,他们仍旧在地上打滚惨呼,无法爬
起,裤子上染满了鲜血。因为他们下体的鸡巴跟蛋蛋都被凌空指力一下击碎了,
同时还在他们腿上的重要穴位下手,废了他们的两条腿。
在刘明递给她一把匕首,让她亲手割断两个小淫僧的喉咙,并且承诺一定捣
毁那个淫窝,给她抱一箭之仇后,她已经决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做他的小女奴
了。
从道义上,他虽然淫占了她的身子,可是那是她中了春药和迷药并且主动需
索的。而他救了她的性命,替她打发了追兵,并承诺了消灭她的这伙敌人给她报
仇雪恨。从个人感受上,她已经失身于他,觉得自己该委身于此人了。
而从势力上,这个少年公子有数名武功不下于她的手下,而且手下可靠听话
办事能力强,而他本人也应该颇有身份。从武功上,仅仅看这个少年表现出来的
功力,她的师傅,南宫家离家出走的大小姐南宫心玉在他手上恐怕走不了三个回
合,她还有反抗的可能跟余地么?
事实上她还是低估了刘明,此时已经XX岁的刘明功力已经恢复到了他上一
次重生的那个世界时的实力,武功已经堪称江湖一流高手中的上等了。就她师傅
那个离家大小姐的能耐,真动手的话连刘明一招都抵挡不了。
刘明此时的武功不但是跟江湖名门大派的最高手平起平坐的档次,而且比他
们中的大多数还都高出一线去,同时心黑手狠,除了自己要收为手下或者收做女
奴的人,其他的他动手就下死手,单论生死相搏的战力,他已经是整个武林最为
顶尖的那一群人里头的了。
当然了,他的武功更进一步,但是上一世所学的那至阳却也至淫的武功副作
用也更加明显,性欲强烈高涨,欲火焚身的状态也是越来越频繁的出现,每次发
作的效果也都更加的剧烈了,各种药物和定心静气的心法口诀全无任何帮助,只
有狠肏女人来发泄出淫欲。奇怪的是,若说至淫应该是人体阴阳平衡理论中的至
阴孤阴,所导致的虚火亢阳而带来的效果,至阳至刚的内功不该有此效用啊。摸
不着头绪也找不着人商量探讨的他,也只能归于神功威力强大,副作用也必然如
此了刘明本来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刘铁据说即将升迁,他去省城办事顺路探听一下
消息。在乘坐马车回家的路上,他得到带着的手下中开路探子的回报,说有正在
狼狈逃窜的女人,于是他布置了一番亲自去看看情况,接着便顺手接收了桂雯绮
的处女之身,得了这么一个奶子大屁股翘,由于练武而身材匀称大腿结实,又有
堪称名器的小屄的极品女奴。恰好他此时内功的副作用发作,性欲强烈,淫心大
起,中了春药主动投怀送抱的美少女岂有不收之理。可惜等少女的春药药性去净
了之后,他的淫欲也只解除了一半不到而已,他只有准备一下,继续肏这个小姑
娘了。
所以他才连家也不回了,直接带着已经从无奈服从到甘愿为奴的雯绮直接去
了自己家在山中布置的别墅,预备好好的尽兴一番。于是就一直猛肏猛奸,直到
把少女给奸得翻了白眼昏迷过去为止。幸好此时他的淫火已经发泄干净,否则再
干下去真不知道会不会把雯绮这可怜的少女给直接奸死了呢。
第六章黑暗秘洞
白雨薇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嗯哼……」的呻吟了几声后,只觉得自己脑
中好似被雷击电打过一般,混乱迷茫中仿佛还在不住纷乱地嗡嗡乱响着。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稍微的有一点缓过劲儿来,脑子可以正常的思考了。这
时她所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在哪里?身体似乎应该是不用担心的,虽然关
节酸痛四肢僵硬,躯干也十分难受,但是应该都是在寒冷的水中浸泡,加上长时
间的昏迷而不能活动所导致的。所以说眼下最紧要的就是搞清楚,自己身处的这
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空间,究竟是何处呢?
她是从万岁山的裂谷处跌下数十丈的深渊,落进下边的激流内。所幸身穿的
那件看似不起眼的皮衣包起周身,加上怀内的族中珍宝光耀圆镜护住了心口,才
没有被从几百尺高空跌落到水面,就如同落在地面上一般无二的撞击给弄得骨断
筋折,内脏俱碎。可是却也被冲击力震得当即昏迷过去,再苏醒过来,就已经是
在这个黑暗无比的环境之内了。
万岁山其实比起它西面和北面绵延成片的千丈高山来说,只能算是个小土坡
了。但是它却是皇朝旧都周边百里内最高的山峦。一百来丈的山高,再加上陡峭
险峻的山势,可以说是旧都城周围最高的地势。当初本朝太祖亲征漠北,大胜十
战,直接把异族赶出两千里,几乎杀绝。最后凯旋而归,到此山脚下时扎营,于
此处宣布把国都从龙兴之地迁移到这里,建立新都城。要自他之后之天子率臣属
镇守在此,永远堵住大漠与草原的异族南下之路。于是所有将士山呼万岁,万岁
山由此而得名,并且还获得太祖钦赐题名,刻在山崖的岩壁之上。
白家自从四代前迁居落户至此后,就一直在这万岁山附近居住。白雨薇所跌
下去的那条裂谷,她自己也曾多次去过。据说这条裂谷是在五王争位的年代,发
生了地震,生生把万岁山的主峰给劈开震裂,形成了一道十余丈宽的刀劈斧凿般
直上直下的裂谷,地震还让小寒河就此改道,流经了这条裂谷。
传说太祖皇帝在后宫中御女飞升,直接肉身成仙飞天而去,别说躯体、衣冠
了,连同身边的妃子、宫女、太监甚至所养的宠物仙鹤等等都跟着升天了。当时
正值午后,阳光酷烈,可是整个京城都看见了,太祖皇帝周身闪耀金光,比太阳
更加明亮耀眼,在十数万人的众目睽睽之下飞天升仙。
可是正是由于太祖皇帝飞升成仙,而不是病重驾崩,因此走得无比匆忙毫无
准备。在太子去世后,因为没有皇后所出的嫡子,重立太子只能选择庶子,因此
各方利益权衡较量中,此事就耽搁了下来。这下皇帝陡然升仙,君位虚悬,五位
自成势力已经封王的皇子们全都自认正统,争夺皇位,后来干脆都各自起兵,直
接武力争斗起来。
封地位于北方的四皇子跟住在京城的八皇子的军队,在万岁山脚下摆开阵势
正在大战之际,突然间一阵猛烈的地动山摇,地震毫无预兆的来袭了。双方的兵
力都损失惨重,而万岁山也就此出现了那条宽十余丈的裂谷。这场地震还让四皇
子跟八皇子的军队势力以为在万岁山战斗,引发上天震怒,因此士气低落人心惶
惶,结果让位居中原的六皇子的势力轻易击败。
而后六皇子亲征江南,又击败了自己的两个弟弟。而后他的儿子统兵出征南
疆,把残余势力彻底剿灭,大胜回还,就此天下回归一统。
而后传了两代,当今的皇帝是当年的六皇子,后来的成祖的第三代了。幼年
继位,扳倒权相,慑服皇叔,自认雄才大略。结果亲自操持的激进改革受到朝野
上下明暗势力的抵制与阳奉阴违,这位皇帝除了拉拢儒家读书人之外,还要在宗
室和朝臣那里获得支持,因此对自己统治的正统性正名也就提上了议事日程。
 而重新把当年因为五王乱战而流散民间的太祖当年颁赐几个儿子的他的铠甲
收集齐全,也成了一种加强统治正统性的手段而被当今的皇帝和他的手下们
选择了。
所以,白雨薇家就倒霉了。白家这个在八十年前就退出朝堂,进入江湖成为
武林世家的家族,被对头给暗算了,族中家传的宝物光耀圆镜这面正儿八经的铜
镜,居然被说成是太祖当年铠甲的护心镜。结果不肯交出家族传承宝物的白家,
就这样在军队跟对头势力的联手攻击下被屠杀灭族,只逃出了本非正宗嫡系的白
雨薇这一根独苗,带着带来灭族祸事的宝物跌落悬崖下的山涧河流,被冲进了这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地方。
白雨薇在跌落进万岁山的裂谷之前,其实已经被追击者击伤了。幸亏族长脱
下来给她的皮衣挡下了一部分的力量,光耀圆镜又吸收了剩下的大部分内力,才
没有让刘威的那一记炎阳指杀掉她,可是依旧免不了受伤吐血。再加上自山顶数
十丈高度跌落,虽然身上皮衣胸前宝镜都是珍宝,可是她却依然疑惑自身为何能
毫发无伤,甚至于连原本被炎阳指击出的轻微内伤也好似不曾存在似的。
她此时知道,族人已经必定是被屠杀殆尽,全族已是只剩下自己一根独苗还
存活了。因此,当务之急不是考虑这种很奇怪,但是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情况,而是先离开这感觉冰凉刺骨的暗河之水,而后搞清楚自己身在何方。下定
了决心的她也不再胡思乱想,而是趟着近五尺深的齐胸河水,艰难地向一侧摸索
着前进。
过了片刻,她的眼睛稍微适应了一点眼前的黑暗,不再仿佛瞎了一般的完全
黑糊糊一片,可是却也仍旧是看不到一丁点的外在光源,只是水中隐约有些模糊
的暗绿色的光芒,似乎是水底的石头在放射一种隐约的暗光。她也没什么心思去
探究这些秘密,而是借着这种极其微弱的暗光,艰难地摸到了暗河一侧的一处略
高的地势,爬上了一块很是平整的石板,盘腿坐下,暗自运起家传的正心功来驱
散暗河河水带进她身体里的寒气。
就在她刚刚运转内力一个周天的时候,缓慢流动的暗河河水突然发出一声并
不大,但是在安静的环境里十分明显的「哗啦」声。有东西落进水里了,这是白
雨薇的第一个想法,但是下一刻她就知道自己错了,不是有「东西」「落」进水
里来了,而是有「人」「跳」进水里面来了。
她为什么知道?因为那个人在她刚刚听到落水声后的片刻之间,就在两三个
起落之中扑到了她的面前,一手狠狠地抓着她左侧的乳房,揪得她钻心的疼痛,
另一只手则是卡住了她的脖子,让她根本喘不过气来,因此哪怕胸前的乳房被抓
得痛彻心脾也无法喊叫出声。
在白雨薇的鼻子里发出十分微弱的三四声「嗯嗯」的痛苦呻吟后,那人抓在
她脖子上的手放开了。而后他从怀里摸出一颗夜明珠,青莹莹的光与水下石头所
发出的暗色光芒很相似,但是却更加的亮一些,隐约有一种透过窗纸后的油灯灯
光的亮度。白雨薇这才看清,眼前一招就制住了他的人,虽然说是身强体壮,身
体足足高过了她半头还要多,但是面孔却是年轻得紧,看起来比不到十七岁的她
还要略小一些的样子。
但是这个少年虽是薄唇直鼻,容颜俊美,但却是表情严肃冷酷的开口喝斥她
道:「起来!跪着!」本来盘腿而坐,被冲上来的他扑到在石板上的白雨薇稍微
一迟疑,没有马上动,胸前被捏住的乳房立刻传来一阵剧痛。她的奶子被那少年
的手掌抓捏着用力扭动,疼得她「哎呀」地大叫一声,几乎是立刻就从仰躺着爬
将起来,于少年面前跪在这石板之上。
而这个少年也满意地点了点头,拧了几下她的乳头,疼得她呲牙咧嘴却不敢
出声,他却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的表情,而后才放开了她的奶子。然后,他一把
就把白雨薇身上那件结实得能隔绝内家真力,足以当内甲穿着的皮衣从胸前给扯
开了,顺手把白雨薇身上的肚兜也给裂成了两片。
白雨薇才刚刚惊呼一声,贴肉收藏起来的光耀圆镜就到了他的手上,而两个
小巧可爱的乳房也就这样被暴露在了空气之中,搞得她连声惊叫,急忙用手扯住
被分成两片的皮衣,想要遮挡在自己胸前,同时又想伸手拿回镜子,却又不敢从
少年手里去夺。
正在这时,她却眼前一花,脸上一正一反挨了结结实实的两个嘴巴子,打得
她立刻就牙龈出血,顺着嘴角就流了出来。
少年则是在打完她后先是不管,只顾把镜子立在了石板边高出的石头缝里卡
住,而后把夜明珠放在前端,让光线经过反射,漫射的光被集中起来更亮。然后
回身坐在了她的跟前,转过头来恶狠狠地对着她说道:「告诉你我的规矩,一、
我不允许任何女人在我跟前大呼小叫的,第二、我面前的女人,衣服被我扯开想
遮掩的,都该打!老实呆着,再敢动一下,我就先扒光了你狠肏一顿,然后再问
话。」
然后,他看着白雨薇的脸,冷冷地说道:「说吧,老实交代,你是谁,你怎
么出现在这里的,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记得啊,想好了再说话,撒一句谎,揍你
一巴掌,两句两巴掌,绝不姑息。」
随后,在不断的耳光声和衣服的破裂声中,试图隐瞒自己身份和来历的白雨
薇被狠狠地打了七个耳光,下身的皮裤子也被用力扯破,秽衣则是干脆被撕成了
布条,下体的阴部与屁股都完全的暴露了出来。而后这少年还将打耳光改为了打
屁股,二十几下下去,白雨薇两侧的屁股蛋儿都被打得嫣红一片,又羞又痛的她
无奈之下,只得老实交代了自己的姓名身世,以及家族惨事和自己如何跌落入万
岁山裂谷深处。
听完了她的叙述后,那少年点了点头说道:「看来这次你说的是实情,还算
老实。那你这个丫鬟我就收下了,你从此刻起就是我刘明的贴身侍女,负责我离
家在外时侍奉本座饮食起居,以及床上伺候。记住自己的身份,本座除了是河东
总督兼任巡抚的刘铁的嫡子以外,还是『日月门』门主,因此你除了是刘公子的
侍女以外,还要是日月门的『门主内侍』,地位高于各分堂堂主。」
「好了,记得后就开始伺候本少爷吧,看你应该还是个处儿,今儿就在这洞
里由本少爷给你开了苞了吧。」说着,他一把将被趴放在石板上的白雨薇的身子
拉起,将她抱在怀里跳进了暗河的水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