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传奇】(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果然,选择从南方首都那里直接坐船来这里是最正确的选择。」穿着法师
长袍的这个年轻女子将精致华丽得如同手工艺品——而其实际上也是手工艺品—
的望远镜收进了衣服的内袋。毕竟,空间收纳这样的高端技术,在经历过末法之
灾后重新慢慢恢复的这个世界里,还属于掌握在绝对少数人手里的秘密。
而这位叫海伦娜的法师,明显不在其列。毕竟,她要是在这种高等人士地行
列之中,自己亲身犯险,在没有自己的冒险队伍跟佣兵保护的情况下,到这危险
的靠近「诅咒之地」的王国边境地带寻找那虚无缥缈的流言中,所谓的「古代法
师的宝藏」的具体线索了。
虽然在真正的高等冒险者里,大富大贵的才是多数——所谓的大富大贵,就
是说,在首都或某郡的大城市有自己的居所、产业,同时在许多地方的赚钱行当
里有着抽成。而这些人,不仅仅大富大贵,地位也崇高得很,本身的身份不是有
虚衔爵位就是有着荣誉称号。名望也是甚高,在一些做出过丰功伟业的地方只是
走进城里就能引来卫兵的鞠躬、绅士的脱帽致敬、平民的欢呼雀跃。
可是这种人绝不会每天下午坐在自己家的阳台上喝茶饮酒,晚上与淑女名媛
跳舞听曲,平时签签字管理一下自己的产业,坐着等着收钱。在这个大灾变过后
重新缓慢恢复生机的世界里,开拓、探险、追寻才是主流,除了那种一辈子做领
主老爷农奴或治下之民就很开心了的人之外,哪怕是个杂货商人、酒吧侍女又或
者是车夫,都有着一颗不断跳动的冒险的心。
再加上,还有大量像海伦娜这样,虽然有着自己父辈留下的庄园和房屋,但
是即无爵位又无身份还无名气,除了还算可以的法师能力,与一些只能说一般般
的冒险装备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若是不出去冒险,就只能一生都做个王国腹地里最低等的小庄园地主婆,指
望着父辈留下的积蓄加上低级法师的身份,能钓来个男爵什么的低等贵族娶自己
为妻。若是不能嫁出个好人家,或许一生的脚步都不会踏出自己故乡的郡。而万
一运气不好,再爆发一次兽人入侵或下层界生物出现的魔灾什么的,不明不白地
在家乡咽了气儿,或许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海伦娜是肯定不甘心过这样的一生的,她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伟大的法师,
青史闻名。至少,也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法师,有人敬仰和崇拜。其实,从本质上
来说,她的根本性的追求,与那些听了流浪歌者、吟游诗人的讲述与歌唱后,就
梦想从冒险者一刀一剑打拼出来,成为王国骑士甚至世袭贵族的小孩子没什么区
别。
或许唯一的区别是,她不但有付诸于行动的勇气和决断力,也还有支持她的
一系列行动的一点点财力,而她又确实是一名还不到三十岁的正式法师。因此,
她可以雇佣冒险队伍作为手下,帮助她到王国北部山区以南,距离兽人统治区不
到百哩之处,来寻找一个「传说中」的一位法师留下来的遗产。
而那些抱着同样伟大梦想或者说幻想的小孩子们,只能在慢慢的长大中变成
农夫、酒保和贵族、商人的仆佣;也许有可能蜕变成为民兵或贵族的私募武装的
炮灰;也有可能成为小偷、打手、山贼、海盗什么的。至于真正的「冒险者」,
五百个有这样梦想的孩子里未必出现得了一个,而「大人物」么,或许真的只是
梦想……或者说幻想吧。
这次赶赴传言中目标所在地的行程里,跟随海伦娜一起坐船沿着海岸线北上
的只有她新收的魔法学徒,一名半精灵和人类的后代,具有少量的远古平原精灵
血统的少女。不对,还有两个人,不过这两个人不能算是与她同路的。应该反过
来说,是海伦娜跟他们顺路而已。这条船本来只搭载了那个少年男性跟随侍他的
一名很显然看得出是剑手的女性而已,从船员那里得知,这少年与船主的关系很
好,是从出发地就登船了的。而海伦娜则是在半路上此船停泊港口,补充淡水跟
食品的时候,靠贿赂船上人员,再给船长叫了一笔比惯例略高的搭乘费用,才得
以登上这艘不以载客为正常功用的货船的。
就在刚才海伦娜用望远镜观察前方已经在接近的海岸的时候,那位比她早上
船的乘客和他的女随从也走上了上层甲板,在她不远处的栏杆旁站下,那个少年
人还冲着转过头去的她笑了笑,海伦娜也礼貌的回应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就在不用望远镜也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陆地上的景象,已经快要开始准备进
港靠岸的时候。突然间天色就开始变暗,顷刻间头顶的天空就聚集起了乌云,三
十秒都不到,原本只有棉絮状白云飘过的天空就好像扣上了锅底一般。而后又过
了不到五秒,第一声炸雷响起,极粗的雷光电柱直击到海面上。同时狂风大作,
按照地球上的气象分级,怕不有九、十级风。
「这!这是!」海伦娜惊呆了,手扣着栏杆,一脸又诧异又愕然的表情,随
后喃喃地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是『雷云风暴』啊,是什么人在用这样强大的传
奇魔法,为什么?我怎么这么倒霉会赶上这样的事。」
可是还没等她从这片雷云给她带来的震惊里缓过神来,在后边连续不断劈下
的炸雷声中,水手们惊恐的呼喊「漩涡!好大的漩涡」「快躲开!」「不行了,
要直接进到漩涡里了!」的声音就开始传来,海伦娜极为惊讶的发现,方才还平
静无波的海面上此时卷起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看起来直径足足能有三条这艘船的
长度。而这艘船就这样的在雷光电闪中,直接冲入了近到无法躲避的漩涡之中。
一阵山崩地裂般的旋转、颠簸和震动,海伦娜被从甲板上抛飞了出去。她没
看到她的学徒,也没工夫注意她了,因为她自己就在狂风巨浪中落进了漩涡中的
海水里。周围是电闪雷鸣,不断有雷电击打在不过几百呎远的海面上。
就在她徒劳的挣扎了片刻后,她就被漩涡无情的卷进了海底,只来得及给自
己方了个免咒语的护体术而已。在海中下沉了十几码后,被又震又转,丢来抛去
搞得七荤八素的海伦娜想起了一个让人震惊的事实:她不会游泳!也不能说完全
不会,在平静的只能淹没自己的腰部的小溪河流中,她也是能怡然自得的把自己
给漂浮起来,划着水向前移动的。可是这种深海之中,头顶上是雷电、狂风和猛
浪,还有足以杀人毁船的巨大漩涡,身处海洋内的深水里面,她就可以说是全无
办法了。
就在她闭不住气,咕嘟嘟的冒了几个泡就要沉到水底里去了的时候,她隐约
的看到了那另外一个乘客,那个少年朝她游了过来,一只手牵着她的魔法学徒,
身边还游着他的那个女性随从。他游到了海伦娜的身旁,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揽住
她的腰身,把嘴巴罩了过来,用力地吻住了她的嘴巴,向里面吹进了空气,而后
再次进入她的口腔的则是他的那条灵活的舌头。
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在这样的时候吻自己的海伦娜此时已经支持不住了,在无
法呼吸、来回抛摔跟旋转颠簸与沉入水底的折腾后,她已经承受不了这些折磨,
双眼一翻,昏迷了过去。就在她昏迷后,那个少年男子在身上摸了几下,双手一
伸把海伦娜和她的学徒,还有那个女跟班都揽住拉紧后,身上白光一闪,就从海
水中消失不见了。
******************************
达格尔山谷的谷底和周围的高耸群山中最高峰的顶端之间,高度落差足足有
近两千码。即使是只与那较为广大的高原地域比较,达格尔谷底也在它下面七百
码的深处。
因此,这里的气候条件和高原雪域上所常见的要么就狂风呼啸、雪片纷飞,
要么就阳光暴晒、暴土扬尘的极端气候完全不同。湿润、温暖,经常细雨蒙蒙,
这里的动植物生态明显的和高原上有很大的不同,出产的无论是粮食、蔬菜、水
果,还是草药,都比高原上那只有耐寒作物才能生长的环境里丰富得多。
所以,当一百多年前,从高原上和山下平原处两个方向为躲避大陆上那场可
怕的,把几乎一切国家、团体、组织和部族都给卷入其中的战争,而离开家园,
迁徙到这里时,一位懂得自然精灵族语言的半精灵感慨的用精灵语把这里称为了
「拉姆哈肯」,意为「隐秘的乐园」。
从此,后来的哈肯村、哈肯镇都由此而得名了。当时,这里除了几个丑陋恶
臭的地精群落,散落在山间的熊怪家族,还有居住在山洞里的巨大食人魔以外,
什么也没有。
不但没有房屋和田地,甚至连盖房和种地的空地都没有。到处不是灌木丛荆
棘丛就是密林,要么就是杂草丛生的湿地沼泽。仅有的空地都被地精部族群落所
占据着,在林间搭建帐篷暂时栖身的人们还要时常的防备他们来骚扰。
当时第一批加入开拓高原行列,后来在高原上建城开领的第一代老罗德伯爵
偶然间知道了,在这个被成为「达格尔」(意为大峡谷)的山谷下,还有一片丛
林与湿地,还有一群想要在这里落脚生存的人。
他相当有魄力的率领着自己所有的手下与雇佣来的佣兵一起通过极其难走的
山间小路,在摔死两人,摔伤一人后下到了谷底,组织起了这些落脚此地的移民
们,率领着他们杀散并大部分剿灭了地精部族,并且将那名摔伤后残疾的手下留
在了他们这里,帮助他们训练年轻人。
后来,这里的人们砍伐树木、开采山石建起了房屋,挖掘泥塘、焚烧野草开
垦出了田地,慢慢建立起了村落。而罗德伯爵也在高原上打出了威名,打出了自
己家族的旗号,号称继承了自己叔父的伯爵爵位,建立了自己的伯爵领地。可惜
在他进一步试图征讨周边,打下足以建国的领地自立为侯国的时候,年事已高的
他因病去世了。
他的儿子继承了他的位置后,审时度势的很快和周边的势力签订了条约,宣
称自己的领地是自由贸易领,不从属于任何人,也不收任何人为附庸。而后开放
了领地贸易,降低了贸易税收,免除了过路税,很快就繁荣起了领地的经济。由
于地理位置上他的领地处于从平原越过山口进入高原的第一站,是天然的贸易优
势位置,自然而然的成为了高原上唯一的自由贸易领地。
而赚取了许多钱的第二代罗德伯爵却跑来达格尔谷地,带着工匠和士兵。他
要帮助谷底的哈肯村的村民们修一条能通行马车的宽敞的出山之路。顶着狂猛的
山风和暴风雪,抵挡着野地精和熊怪的骚扰与偷袭,历经了四年多的时间,在付
出了伯爵士兵四死十八伤,村民们累计死亡二十有余,受伤五十余人,村子和伯
爵共同出资近一千金币的代价后,一条能通行马车外还可并行一匹马,大部分路
面是夯实的土路或碎砂石路的道路,代替了原先只能走人和驴,大部分地方连驮
马都很难走的山间小道。
山谷下各种高原无法出产的蔬菜和水果可以在收获季节被运出,在伯爵的领
地被收购,而山谷下的人们也能在大雪封山前的秋天,就采购到足够冬天使用的
蜡烛、纸等日用品,还有比山谷中苦涩难咽的岩盐要好上十倍的精细食盐,以及
香料和其他谷内不产的作物(比如一些蔬菜和可做主食的粮食作物)。
 感激的哈肯村村民们不仅在山壁上雕刻上了帮助过他们的两代罗德伯爵的半
身像,还自愿的把自己当成罗德领地的居民,以实物的形式缴纳罗德伯爵领
的赋税,从此历经近百年,更换三代罗德伯爵,哈肯村发展成了哈肯小镇子,而
他们对罗德伯爵领的归属感却从不曾改变。
****************************
高原上的人们把历法中每年的第一个月当成单独的一年来算,因为那是最寒
冷,最多雪,也最危险的一个月,许多贫苦的农民和牧民会死在这一个月里,而
贵族和商人们也讨厌这根本无法出行的一个月。所以,每年十二个月里的第一个
月,既不被算入前一年,也不被放入后一年。
新年的第一个月从二月的第一天,「女神节」(春之女神正式封神的那天)
算起。因此,现在……正是一年里的第八个月的月底……
「丰收节」过去十来天了,高原上的冰雪季节已经开始了有一段时间,而这
一次甚至来得比往年还要更早了一些。达格尔山谷内唯一一处可以不称为「小水
塘」而是「水泊」的小湖,早晚十分已经开始在临近湖岸边的地方结出冰凌了。
冰凉的湖水冷得刺骨,哈肯镇的居民绝对不会在这个季节下水游泳或者捕鱼
的。
因此,当一个少年人带着一个少女,一个女青年,抱着另外一个女性青年从
水泊里面深处向岸边游来的景象,让在湖边捡拾树枝充为柴火的一名镇民惊讶地
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那一男三女四个人却越来越
近,最终,那个少年离开了湖水,走到了距离他不过几十码远的地方,向他发问
道:「你好,我叫罗杰,是因为出了一些意外的状况,才会突然的来到这里的。
请问这位先生,这里是什么地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