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龙行天下】(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淫·龙行天下】(1-3)
第四章
陈斌并没有马上处理游戏内有关矿产的事宜,而是自己退出了游戏,跟白依
依一起带着新收下的是女春桃一起会到了他们的住处。然后又跟白依依胡搞了整
整一晚上,让惊恐又疲惫的春桃听了一夜的叫床声,又把她交给了白依依去好好
调教。都搞定了以后,才进入到游戏里去安排采矿。
************
带进来了十九个农民的陈斌,满心欢喜的带了这些一进入游戏世界立刻就变
成了数据NPC的村民,以为就能让银矿跟金矿顺利的满负荷运转了呢。可是谁
知道带了这些个被系统认定为攻击力1,防御力1,移动速度2,生命值2到3
不等的「农民」兵种到了银矿和金矿的位置,才发现理想如同J罩杯一般丰满,
现实简直就是被人啃完狗又啃过最后在地里烂了一个月的排骨。
银矿最低要7个人才能开工,而且还只能是最低的5%产能,而因为没有工
头、矿监一类的二、三级兵种,所以生产效率还要打个折扣,每周来回波动,最
高只能达到这5%产能的八成到九成的样子,最低的时候连七成都保证不了。
更加可气的是,因为这些家伙被系统认定为「农民」,所以并不是合格的矿
工,生产效率在开工的第一周只有「矿工」的30%,第二周50%,第三周─
70%,第四周90%。一个月以后才能从农民变化为「矿工」,并且其中──
15%的几率产生「熟练矿工」,而「熟练矿工」就是精锐1级兵了。而且在第
二个月的第二周以后,每周所有矿工都会有15%的几率转化「熟练矿工」,而
熟练矿工则有10%的几率进化成二级兵种「工头」,「工头」一出现,产能就
不会打折扣了,开工率多少,产出率就是多少。
「工头」和「熟练矿工」则是各有5%和2%的几率进化成偏重于生产属性
的精锐三级兵种「矿监」。矿监不但能够提高产能5%,而且还能在漫长的战斗
或生产中吸收经验值,就可以有1%的几率「转变」成为英雄了。
但这些都是很久远以后的事情了,现在陈斌所需要面对的现实是:金矿最早
也有要等到一个月以后才能开工,因为金矿不仅仅最少要求十五人才能开工,而
且至少要有五名是「矿工」,而不能都是「农民」。
两处银矿也只能有两个最低的5%产能的30%,还要打上折扣,运气最是
不好的时候,恐怕只能有最高产能,相当于1200枚银币的周产银量的5%的
30%的六成多,只有十一、二枚的周产量了。两矿加一起,七天只能给他产出
二十二三到二十五枚银币。虽然第二周后就会开始提高,但是这个结果依然让陈
斌愤怒和难以接受。
但是愤恨也好,不愿意接受也罢,现实终归就是如此。幸好这些被转换成兵
种的家伙成为了数据以后,即不需要吃现实的食物,也不需要数据化的诸如什么
「补给」之类的东西。只不过是限制陈斌在拥有一处哪怕是单间房屋的「据点」
之前,只能招募一个英雄手下,只能带领十个精英单位,只能带领十五个精
锐兵种单位,只能率领五十以下的普通兵种单位。对于只有这十几个「农民」单
位的陈斌来说,这些个限制就等于是没有。
所以说他只是把那些农民往两处银矿里一丢,又在大地图上走了几步,捡了
一堆数量为2单位的宝石之后,就退出了游戏。
************
退出了游戏的陈斌仍旧还是觉得很不爽,这种郁闷的情绪直接导致他的脾气
变得很是暴躁,他需要寻求一种发泄。而最好的方法,就是找那个刚刚收下的小
女奴来,狠狠地来把她给肏上一番,先肏嘴再肏屄,最后弄得她里外都是精液,
嘴里跟屄里都被灌满,就可以让自己的心情变得舒畅一些了。想到这一点,他不
禁露出了一丝邪恶的微笑。
春桃,这个被白依依赐予的名字,现在就是这个少女的唯一称呼代号了。她
原本的名字陈露,因为姓氏犯了主人的姓,又没有被允许赐姓,而且名字又和白
依依当初用过的化名一模一样。因此,在她才刚刚被陈斌点头收为女奴的当天,
就被白依依勒令改叫春桃。
这个因为习武而十九岁还没有嫁人的年轻姑娘,在刚被收下的当天,由于灰
头土脸加上衣衫破烂,天生的丽质被掩盖住了,并没有引起陈斌多少的注意。他
在自己不高兴的时候想到了她,把她招来侍寝,就是想要粗暴一些,凶狠一些的
来发泄自己内心中的不满。而白依依是他内定的正宫,自然是尽量不受这个罪,
有下人顶包是最好了。
但是在奉命彻底的洗澡,然后在身上裹住一圈黑色细布,缠住大半的身躯跟
双腿,再在外面套上一件只被一条布带系住腰间,一拉就开的袍子后,走进房间
的一刹那,就把陈斌的目光给吸引住了。
绝对称得上是花容月貌的一张小脸,虽然已经十九岁了,可是看起来就跟十
五六岁,刚刚从童年步入少女岁月的小女孩儿一般,还带着些刚刚脱去稚气,却
仍未成熟的那种少女独有的清纯中的媚气。这种明明还没成熟,带着些许青涩,
却又已经十分诱人的妩媚诱惑,是对陈斌极大的吸引。
这与白依依那种本来是一副侠女面容,英气十足的相貌,但是却因为对自己
的柔情蜜意而主动散发出的妖娆骚浪完全不同。是那种清纯少女在发育中自己成
长出来的那种自己都不知不觉散发的妩媚,却又还很不完全,是那种似有似无的
感觉。这种青春活力与妩媚风情混杂,在不自觉中透露出来的对男人的勾引,不
是每个成长期中的女人都能有的。
尤其春桃如今已经是十九岁,过了青春期,又出了少女阶段,开始步入「女
青年」范围的女人了,可那种媚气却仍未成熟,而那种清纯也还没脱去,青春的
活力也未消失,实在是难能可贵。在这种气质的结合下,再加上因为系得太紧的
腰带导致胸前袍子的衣襟处敞开,露出的不大不小,如正在成熟中的蜜桃的少女
嫩乳上的一点嫣红乳头;以及被勒紧的腰带勾勒出的少女纤腰,居然比白依依还
要细上几分。
细腰嫩奶,花容月貌,再加上清纯与骚媚结合的气质,以及那被召来在床上
伺候主人这种没做过的活计,有些惊惶又有些忐忑,略带恐惧的表情,可以说一
下子就把陈斌的魂儿给勾住了。
他用完全没有任何收敛的,赤裸裸的暴露出全部眼中所蕴含欲望的眼神,死
死的盯着走进门来的年轻女孩儿。眼光中的火热、邪念、欲望是那样的强烈,仿
佛这个人下一瞬就会直扑上来把她按到在地,撕裂成碎片生吞活剥了一般,以至
于春桃被这凶狠的眼神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声惊呼了半声:「啊……」然后
直接倒退了一步,撞在了她身后关起来的房间门扇上。
在春桃的心中,那个家园被毁,仓皇逃窜,最后几乎遭受灭顶之灾的日子,
就像噩梦一般的难以抹去。而陈斌这个干掉全部追杀村民们的人,在她的心目里
却不是神兵天降一般的救星,而是恐怖可怕的杀神,是一个从地狱走出来的魔神
恶鬼,是每一瞬都有可能把她生嚼活吞了的可怖巨兽。他的凶恶、强大、狠辣,
已经深深的印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而白依依在带他洗澡换衣,给她讲述规矩的过程中,少不了惩罚和斥责、辱
骂以及恐吓。恐吓的内容也多半是关于陈斌的,白依依说得最多的就是老爷以后
就是你唯一的最高的主人,不好好伺候你的主人,让老爷不满了,不用老爷亲自
动手,我就把你浑身上下都拆吧拆吧然后剁碎了喂狗!
对于伺候陈斌这件事本身的抵触跟畏惧,和不伺候或者说伺候不好,让陈斌
不满所带来的后果,这两者两面夹攻着这个心智还很不成熟的青年女孩。而在恐
惧中人本能的逃避心理又让她的内心更加的偏向幼稚,最终的结果就是,她更害
怕了。
看到她惊惶失措,畏缩惧怕的小模样,陈斌反而兴趣更浓,立刻便站起身来
围着她的身子踱起步来。虽然年岁到了十九,已是个女青年,可是无论相貌身材
还是性格都依然是少女的春桃,此刻就在他这种沿着半圆的轨迹缓慢踱步所带来
的恐惧和压力下瑟瑟发抖,从一开始像微冷的天气下的些许抖动,到后来陈斌沿
着她面前的半圆走了五六个来回后,那种如同筛糠的笸箩一般的剧烈颤动,她心
里的恐惧越来越多,压力越来越大,身子蜷缩得越来越紧。
双手从身前抱紧,自下面托住未成熟的一对蜜桃奶子,肩头在剧烈的抖动里
上下晃动着。头像鸵鸟一样往自己怀里扎,压根就不敢再看陈斌一眼了。两腿在
袍子的下摆里紧紧的夹在一起,已经快要站不住了。她几乎被已经自己那只是嘿
嘿淫笑着转圈走来走去,满脸暴戾与淫欲,完全不知道想要干什么,怎么干的主
人给吓倒下了。小肚子里有一种隐约的尿急快要夹不住了的感觉,这是恐惧时身
体本能的自然反应。而小腿也开始抽筋,就当她马上就要一屁股坐到在地上的时
候,她现在的主人,掌握着她的一切的陈斌开口说话了。
「恩,不错,很好。那天我还没真注意到,长得挺好,奶子虽然小了一点儿
……」说这看了一眼她那敞开的前襟,「不过奶头也挺漂亮的,不错,真的挺不
错。来,往前点儿,走过来。」说着,他向着春桃招了招手。
在看到少女在听到话语,看到他的手势后,仍然是畏畏缩缩,一点一点的磨
磨蹭蹭地用脚尖向前挪动着的时候。陈斌的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伸出手去
一把抓住了她的腰带,用力向外一抽。活扣的腰带当即就被解开了,并且从袍子
上被抽走。被这股力量带得向前跌去并且旋转起来的春桃「咿呀~啊~」的尖声
惊叫了一声,身躯就跌在了陈斌的怀里面。身上穿着的袍子也因为她的惊惶而敞
开并几乎脱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