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昼、朱衣劫】(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淫佛
那些人随即坐到了地上,洞中为数不多的桌椅则是由大当家和十几个高级成
员落坐。
他们一边休息,一边在交头接耳的各自交谈着,其中多是对搬到洞中的抱怨
与不解。
光头的大当家只是低着头若有所思,当时间过了一刻钟,他才起身打断了叽
叽喳喳的一群人:「差不多了,把这些人都送到洞里去吧。」
苏天行转头一看,发现洞厅深处还有一个洞口,目测直径只有一丈半,黑咕
隆咚的似乎延伸到很远。洞厅中有火把的暗淡光线,他的视力又很好,所以能看
得清楚。
而那些人虽然在洞中待了很久,可显然没练过什么武,当先点燃几个火把走
在前面探路兼照明,后面的人就一肩一个扛起昏迷不醒的「货」走进了洞口。
很快,地上那些昏迷不醒的倒霉蛋都被山匪们扛走了,人去洞空,苏天行运
转轻功紧跟上全部进洞的山匪,地上十几个还在睡的喽啰丝毫没发觉身边有人掠
过。
这个向山中延伸的洞只有中间较平坦,左右都是斜坡,山匪们快步行走在中
间,大当家在前面催促着,众人立刻加快了步伐,像是赶着投胎般。
苏天行紧随众人后三丈远,隐于黑暗中的身影仿佛幽灵,无声无息。这并不
是因为他轻功超凡脱俗,而是十六漈传授给他的内力珈蓝神印对一切所练武学都
会有加成,所以现在只是使用普通的「轻影步」也能有如此效果。
越往洞里,温度就越高,那些山匪应该来过无数次,此时没有一个发出什么
抱怨,都只是埋头狂奔。
初时这温度变化还没有什么,可一直尾行了一百多丈后,苏天行突然觉得这
种高温有点不对劲,好像隐隐约约的透出……淫靡的感觉。
没错,苏天行对这种气息很熟悉,以往袁据和身边的几个姑娘当着自己面淫
乱时,这种气息就会充斥在空气中,「这前面究竟是什么鬼地方?」他不由皱起
了眉头。
一直又前进了数百丈,那些山匪才停了下来。
大当家是走在最前面的,此刻他对后面大吼着:「后面的听着,等前面的人
把东西丢下去后再上前,休得扰乱秩序!」
难道是把那些昏迷不醒的人丢下?可是又丢到哪里呢?苏天行一腾身,在洞
顶一路极速蹬点,很快就无声无息的来到最前面。
只见这出了洞口的地方,是一个接近方形的洞窟,前后长五丈,宽有四丈,
和外面洞道不同,不大的窟中生长着很多石柱,其中大多数都从地面连接到洞窟
顶部。
这个洞窟边缘有一个巨大的裂口,长宽皆超过一丈,远远看去,那裂口微微
闪烁着绿光,像张开的怪兽大嘴。
洞窟两侧都有一条窄小的岔洞,和苏天行之前看过的无数个岔洞一样,看来
这山洞内是四通八达的。
「真是奇怪,这里明明很热,为什么会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苏天行隐
匿在洞窟一角,洞窟里仅有两个火把,根本照不出他的存在。
大当家向前走了几步,身子前倾将身上的人放下,然后直接投进了面前的裂
口。
看见这一幕,苏天行心中一惊,飞身就跃进了裂口,众人虽感觉有一阵风吹
过,但只是看见一个虚影掠过眼前。
「刚才那风怎么回事,莫不是有鬼?」
「我看一个白影闪过,应该是蛾子什么的东西飞过啦。」
「有大仙在,怎么会闹鬼……」
几个离裂口较近的山匪嘀嘀咕咕着,交换自己的看法。不过苏天行已经听不
见了,跳入后才发现这裂口下极深,他的身体直坠而下,剧烈的气流让衣袂猎猎
作响。
只是一瞬间便适应了这种环境,他睁眼看见被扔下的两个人就在自己下面不
远,这样一上一下根本救不了他们,他右手张开正对那二人,「牵石掌」的劲力
猛然爆发,将那二人拉向自己。
苏天行将手中的承泣朝下一扔,左右开弓紧紧抱住二人,眼看就快到底了,
他身体当空转动成背部仰面朝天,双手一边抱紧二人,一边聚集护体罡气。
「嘭!」
一声闷响,带着两个人的苏天行坠落在坚硬的地面,虽然护体罡气只来得及
生成一半,但并不是受到攻击,这样的罡气足以让他毫发无损了。
这地方四壁竖直,长宽不到三丈,像一处枯井的底部,石壁不知用什么做的,
散发著幽幽绿光。
这二人都是青年,一个书生打扮,一个像是街头的混混,他伸手探探二人的
鼻息,发现和正常人无异才松了口气:「还好,总算是救回了这二人。」
刚才这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若是普通人在旁边,也根本看不出什么细节。
苏天行刚刚将二人安放在地上,忽听头上一阵呼啸,不用想也知道是有有人被扔
下来了,他抬头看看急坠而下的两个人影,单足点地纵身上跳至四丈高空,先后
伸手稳稳的接住二人。
「这样也不是办法……」苏天行开始觉得这些人并不是被山匪用来买卖的,
而是会全部投下来喂那个所谓的大仙,自己接住几十个人是没问题,可这裂口怕
是有五十丈深,那么多凡夫俗子等会儿又要怎么回去?「也怪我,要不是想看看
这些人要干嘛,把他们都杀了就行了。」
落回地面,苏天行怕又有人被扔下来,张口对着上方低喝:「尔等今日献祭
已足,且待明日再投祭品吧。」发出的声音却异常低沉,仿佛天外的神祗,这正
是他最早学会的「换音术」,可发出任何想要模拟的声音。
果然,上面传来一连串「大神显灵」「多谢体谅」的声音,苏天行由于常年
习武,耳聪目明,将这些本来微不可闻的声响听得清清楚楚。
这次被投下的两个人,一个是赤身裸体丰乳肥臀的女子,从那深色的乳头来
看应该尚想哺乳期。另一个则是一副脑满肠肥身材臃肿的形象,也不知道是哪个
地方的地主土豪。
很快,上面传来整齐的脚步声,听得出这是那些山匪已经回去了。
他不知道这个大仙有没有和山匪说过话,刚才纯属急中生智,照着志怪小说
中神仙显灵的说辞蒙骗于这些人,没想到还真的管用。
他走到一边拾起为救人而丢下的承泣,又等了一会儿,见再无人被扔下来,
便转身,向面前光线昏暗的通道走去。
那四个人被他放在地上,或趴或躺,也不知道他们中的迷药什么时候失效。
通道并不很长,但两边的石壁极为光滑,上面是拱形,壁上还凿刻着许许多
多奇形怪状的文字。
「看来这下面是人工修建的……」
走了十几丈,一阵阵销魂荡魄的呻吟,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啪啪啪啪啪啪」
,慢慢进入苏天行耳中,这种堪称世间最动听天籁的声音,却让他厌恶的蹙
眉。
这种声响他听了很多次,正是男女交配时肉体的剧烈碰撞所发出的,其实他
并不反感别人正常的性爱,只是不能接受多人一起的淫乱,他听得出前面至少有
十人正在胡天胡地。
又前进了三十多丈,眼前的景象,既符合他的判断,又不完全符合。
走出通道,是一个由无数黑石砌成的巨大空间,四周黑蒙蒙的望不着边际,
头顶是红蓝金三色组成的穹顶,正中是一个远远高于周围的红色石台。
石台上笼罩着一层黑雾,这空间中又只有不知来源的昏暗光照,只能看见台
上似乎坐着一个人形物体。
石台下的空地上,是无数个不停蠕动的,白花花的肉体,那是一组组疯狂交
媾的男女,最少的也是三个人一组,而且都是多男操一女。
入眼处所有人皆一丝不挂,衣服的碎片全部堆在远处的一座座枯骨山上,看
得出那都是人类的骨骼,该是这些人嫌碍事才挪到边上。
这样壮观的画面,即使光线不好也异常醒目,从体型上看女子年龄都该在二
三十岁左右,倒是和之前山匪说的一致。
最近的一组男女距离苏天行只有一丈多远,中间是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奶
子却是极为不正常的大如车辕,她前面是两个壮汉,各双手托着一对巨乳,婴儿
拳头大小的乳头抵在男人的跨间被来回推送。少女的后面是一个文弱的少年,裸
露的身体还显得稚嫩,在少女屄中猛烈抽插的阴茎却接近一尺长,粗若少女的手
臂。
苏天行刚开始还奇怪两个壮汉在对少女的奶子做什么,细看才发现那少女的
乳孔被大大撑开,巨大的阴茎在乳孔来进进出出,不仅带着娇嫩的乳肉翻动,还
时时溅起一串串喷涌的乳汁。只被骇人的场面震惊的他,这时才注意到少女披着
一头散乱的青丝,有着一张花容月貌的脸庞,此刻,她已是潮红一片的脸上充满
了满足与享受,头颅后仰,长发飞舞,和周围所有女子一样发出撩人的浪叫。
一个梳着垂云髻的女子跪趴着,嘴里同时含住面前两个人的阴茎前后吞吐,
口中巨物让绯红的脸颊鼓鼓胀起,配合她睁着乌溜溜大眼一副满足的表情,甚是
可爱诱人。肥硕得堪称恐怖的臀部冲上高高翘起,一根粗逾大腿的乌黑阴茎在她
的肛门里疯狂抽送,不时翻出一段血红的肛肉,阴茎的主人左手不停拍打着她的
肥臀,右手从汁水泛滥的肉穴插入,但她的生殖器并没有被塞满,通过二指粗的
间隙,不停翕动的膣腔映入眼帘,甚至连鲜美嫩肉中的细小血管都一览无余。她
的奶子比之前的少女大了两倍有余,两个乳球紧紧压在地上变成了鼓张的白色肉
饼,从小腹到肋下悬空着,细滑如绸缎的肌肤上,清晰可见一只手掌在体内抓捏
顶撞,那个人的手显然是深入了子宫进行零距离玩弄。
再看看四周,苏天行才发现这里的人远比自己预测的多,男多女少,地上流
满了黏滑的白色液体,不消说都是淫水乳汁精液的混合物。
啪啪啪的肉响、噗嗞噗嗞的水声、连绵不绝的娇美呻吟交织在一起,沸反盈
天,让苏天行一阵头皮发麻。
这处淫乱的殿堂,别人看了怕是急得想马上加入进去,但刚刚踏入的苏天行,
只是感到无比头晕,他上前几步拍拍少女的巨臀想问她一些问题,可那少女只是
对他投来「我对你不感兴趣」的眼神,然后继续扭动娇躯疯狂的浪叫。
而在少女身上发泄兽欲的三个人对苏天行视若无睹,时不时发出射精的大吼。
四处走了一遍,所有人的表现都是一样,仿佛他们除了操屄,对其他事再无
兴趣。
苏天行又走到一个背上有菊花纹身的女子旁边,急切的摇动她肩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