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之缘】(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双飞告吹
下楼之后,我直奔女生宿舍。
前往女生宿舍的路上,我小心的躲避着来往的人群,可还是「一不小心」碰
到了一个美女。手「下意识」地抓在那坚挺的胸上,她居然没有反应……靠!这
么厚的海绵!贪慕虚荣的家伙,你对得起我这样猥琐的……呸!正直的少年吗?
严重摧残了我幼小的身心。
今天还真够倒霉的,先是碰到了一对恶心的狗男女,又碰上一个贪慕虚荣的
「海绵女」。不行,还是尽快去找灵儿和小若治疗我内心的创伤吧!
来到女宿舍前,我无比兴奋和激动!终于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入我梦寐以求的
天堂了!看着来往端着盆、提着壶进出的女生,就像是在夹道欢迎我前来参观一
般。
我迈着无比嘚瑟的步伐,大摇大摆的走近宿管大妈的面前,对她做了一个国
际通用的「问候」手势。不是跟你吹,哥我这么高调的狂拽步伐,要是在路上,
一会就能被揍七次!
「站住!这里是女生寝室!男生禁止入内!」正当我得意之时,宿管大妈的
狮吼功瞬间便将我定在原地。
啥……啥情况?这妮子的法术不好用了?还是哥帅气拉风的样子,就像黑夜
中的萤火虫,闪瞎了宿舍大妈的晶晶火眼?(这哪是萤火虫,纯粹一个闪光弹啊)
正当我胡乱猜疑的时候,大妈势不可挡快步上前,一下把我——撞开老远。
那感觉,就像是身体撞在一列呼啸而驰的火车上一般,五脏六腑上下翻腾,
差点给我撞出内伤。我说大妈,您是练过的吧?这野蛮冲撞妥妥的已经满级了!
可大妈却丝毫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风风火火地跑向我身后那名企图蒙混进来的
男生身边。
不带这么玩的!人家的小心肝现在还吓得「扑腾扑腾」直跳呢,真是讨厌死
了……啊呸!我只是进了女生宿舍,不是进了宫!
虽然灵儿她们的事情很重要,但是抱着「主线任务都不用着急去做」的想法,
我游荡在女宿之间。实际是我根本不知道灵儿和小若住哪里,只能挨着屋子找。
这俩笨妮子!住那间也不告诉我,让我那找去?这么多屋子呢。
我记得她们俩的房间应该是顶层,宿舍楼也就6层,那就去六层找呗。虽然
范围小了,但是难度一点没小。因为……六楼至少有35个房间。
这样盲目的寻找也不是个事儿啊。不行,要想个办法。
直接掏出手机,拨通灵儿电话,之后我便竖着耳朵仔细听着。接通的同时,
走廊尽头的605传出了一阵电话铃声,挂断电话,铃声便停止了。没跑了,就
这间。一推门,还没锁。
可我刚一推门进去,还未看清,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将我掀飞出去,
滚进了对面的宿舍。对面宿舍的一个妹子正在换衣服,突然门被嘭的一声撞开。
惊恐之余,裸着身子向外张望,那一对翘挺挺的小奶子离我的脸只有一拳之
距,再往前一点就将我的脸揉进那酥乳之中了。
因为距离太近,我只得屏住呼吸,不敢乱动。这要被人发现,不知道会有怎
样的后果。小巧挺拔的奶子就在我面前晃来晃去,黑亮的毛发晃动在我的眼前,
使我不由得兴奋异常。就算我现在将那女孩强压于身下,也不会有人知道。
但是,作为一个有良知的正义青年……大概有吧,我深知能力越大,责任越
大。
好吧,上面那一句是我抄的,况且我还没什么能力,只是靠灵儿才有了这么
一次机会。
女孩见走廊并没有什么动静,这才将宿舍门关上。我也松了口气,小心地再
次推开小若和灵儿的房门,偷偷爬了进去。为啥要用爬?因为我可不想再飞出来。
刚一进门,就听到里面一阵争吵之声。
「你这个坏蛋!趁着我不能和森说话,居然不知羞耻地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
那种事情!」
「哎!除了你谁能看得到啊?况且我在为你考虑好不好!和我做完了,森肯
定身体会有亏空啊!到时候不还是便宜你!」
得,不用说我就知道,这俩妮子又打起来了。
「我说你们俩就不能消停一会吗?」我扶着额头摇头道。
「谁?」
二女异口同声,两只俏美的小手同时向我伸出。就这样,我像一片秋风中摇
曳的树叶一样,直接被那看不见的罡风吹飞,撞上墙壁后,重重摔落在底板上。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隔空打牛?化骨绵掌?百步穿杨?我脑子肯定被撞坏了。
这一下可是不轻,就连灵儿的潜行之术都被破解掉了,身形逐渐出现在二女
面前。
「啊?!」
「森!」
两个妮子一见是我,急忙奔到我的身边。
「怎么会这样!」杨灵焦急地看着我,眼泪不由得从脸颊上滑落。
「我……我不是故意的!」龙婷若也是悔恨交加,泪雨如下,泣不成声。
「你……你们俩这是合起伙来,要谋杀亲夫吗?」憋了半天,我才想出这么
一句。「还请两位女侠饶命,若是看上哪家公子,我主动离开,莫要杀人灭口啊!」
看她俩的样子,好像我伤的很严重一样。不过我自我感觉到是没什么大碍,
想要逗逗二人,让她们不要太过自责。
但我的冷笑话并没有将二人逗笑,龙婷若依旧一脸焦急。「灵儿!快帮忙,
把森扶到床上,赶快调养!快!」
她一连说了两个快字,似乎真的很焦急。俩人一左一右,将我放在床铺上,
龙婷若伸手,将那纤纤玉指搭在我的手腕之间。
「若姐姐,森怎么样了?」灵儿在一边焦急的张望着。
龙婷若伸出手掌,示意杨灵不要说话。
「看来……我命不久矣,临终之前,我有一事相求……」我颤颤的伸出手,
装作大限将至的样子。
「森,你不会有事的!」灵儿一下扑倒在我的身上,被那软绵绵的奶子压着,
简直是无上的享受啊。
「森,你那里不舒服?只要你没事让我们做什么我都愿意。」小若紧张的将
我的头抬起,枕在她那柔弱无骨的美腿上。
我颤抖抖的伸着手:「临死之前,让我再摸一下两位美女的奶子~ 」
「咚……」
我的头直接被丢在床上,龙婷若也松了一口气。「灵儿,放心吧,他没事。」
「我本来也没事啊,看你俩这大惊小怪的。」我揉着脑袋爬起身,轻松地说
道。
「奇怪?」龙婷若绣眉紧皱,若有所思。「你我刚才的一掌,少说也用了六
七分的力道,为何森一点事情都没有,丝毫未伤?」
「不会吧?若姐姐,你没弄错?」杨灵急忙追问道。
我有点郁闷地问道:「合着你们没把亲夫害死,很失望是吧?」
「不是的,森,我们不是这个意思。」龙婷若急忙摆手辩解。「只是有些不
明白,我们刚才用的力道很大,只是一个普通人,应该会受很严重的内伤,可是
……」
「别可是了!差点被你们俩给害死!」我晃了晃胳膊,确认身体确实没什么
问题。
两个女孩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低着头坐在床边,一声不吭。
「不行,不能这么便宜了你们俩。得罚你们。」我又有了坏主意。
「怎么罚?」两个女孩紧张地看着我。
「朕今晚要在这里就寝,两位爱妃准备侍寝吧。哇哈哈哈!」
「我就知道……」龙婷若白了我一眼。
「好呀好呀!这次总该轮到我了!」杨灵倒是很兴奋。
我翻身下床,伸了伸懒腰。「还别说,刚才让你们打了一下,虽然浑身挺疼,
但是这会还是满舒爽的。」
「啊?!怎么会……」杨灵突然惊叫一声,急忙跪倒在地。「二尾小狐杨灵,
参拜玄狐尊主圣尊……」
我和龙婷若都被这奇怪的反应惊住了,这是闹得哪一出啊?四下望去,屋子
内似乎并没有其他人。
「灵儿?你怎么了?」我急忙问道。
「小狐不知尊主驾临,冒犯了圣尊,还请圣尊原谅!」杨灵依旧跪在那里,
不敢抬头看我一眼。
「灵儿!到底出了什么事?是我啊!」我摇晃着杨灵的肩膀,想要让她清醒
一点。
「森……」杨灵这才抬头,撇着眼睛偷看我一眼。「真的是森,可……可…
…你……怎么……「杨灵看了看我的脸,又看了看我的手腕,满脸不可思议。
我发现灵儿的目光始终停留在那个手串之上。「你是害怕这个东西吗?我这
就丢了它……唉?卧槽,怎么摘不下来了?」
想要伸手摘下手串,却发现这东西像是长在了手上一样。
「灵儿妹妹,这到底怎么回事啊?」龙婷若俯下神来,望着手串问道。
「这是我们玄狐门尊主身份的标志,带着这个木牌的人,便是我们玄狐门的
尊主。但凡修炼的小狐狸,都要听令于玄狐门尊主的号令。当时救我的哪位老狐
仙,便是玄狐门的一位长老。可是……为何森会有这种东西……这对于我们狐妖
一族来说,可是圣物一样的存在。」
「呃,这个玩意这么厉害?」我不禁有些吃惊。
杨灵使劲点了点头。「森现在是我们的尊主了,以后所有狐妖都会听从尊主
号令的!」
「会不会是假的?这玩意是一个老骗子给我的,当时还骗了我200……算
了不提了。」这种丢人的事情,我实在不好意思提起。
「老骗子?到底怎么回事?森,能告诉我们吗?」龙婷若也是十分好奇。
「擦!这么丢人的事情,我都不好意思提。」于是乎,将昨晚与龙婷若分开
后的遭遇详细的和两个女孩说了一遍。
「我看那老头可怜,便给了他200块钱,作为回家的路费,然后他就给了
我这两件东西。」我说完,将那本残书也掏了出来。
「盯……」灵儿气呼呼地看着龙婷若,看得龙婷若浑身发毛。「居然趁我睡
觉的时候,偷偷幽魂出窍,去勾引森!」
「哎呀,别在意那些事情了。现在森的事情要紧!」龙婷若急忙打岔道。
我将残书交给两人。「这上面乱七八糟的跟鬼画符一样,谁知道是什么破烂
玩意。」
杨灵接过残书,翻看了一下。「这不是我们玄狐门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
么。」
「给我看看!」龙婷若一把夺下残书。「法器……宝鉴?不会把……难道真
的是?」
刚看到这个书名,龙婷若便眼睛一闪,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
她十分小心仔细的翻看着残书,不时露出吃惊的表情。
「天啊!森!你说你花200块钱换来的这本书?」龙婷若吃惊的问道。
「还有这个手串。」我补充道。「说吧到底有啥发现。」
「这本书确实是垃圾。」
「我就知道……」
「那是对普通人来说的。」龙婷若笑道。
「别大喘气好不好!」
「里面的内容对于一般人来说一文不值,或许就算卖古董也值不了多少钱。
但是,森,你知道吗?若是将里面记载的法器炼制出来,那可是无价之宝。

「有这么神?法器?干嘛用的?驱鬼降妖还是辟邪镇宅啊?」我晃晃荡荡地
坐在二人的闺床上。
龙婷若踢了我一脚,悠悠地说道。
「你说的那是下三滥的玩意,这里说的法器是修炼之人使用的宝物!一般的
法器还好说,这里记载的都是上古法器的炼制方法,很多都是早就失传的。不过
……」龙婷若话锋一转。「虽然有了炼制方法,但是没有材料也是没有办法的。」
「靠,不白说一样!」本来还有点兴奋的我,瞬间便被她这盆冷水浇的透心
凉。
「所以说是垃圾啊!关键看你怎么用了。」龙婷若将书交还给我。
「放你那里吧,我也看不懂。」想来留在我这也没用,不如给小若保管。
「这个好办,我可以帮你译注出来啊!这本你收好就行了,内容我已经全都
背下来了。」
我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龙婷若。「话说,小若,你怎么知道这上面写的什么?」
「哎呀,别这么看着人家嘛。」龙婷若羞答答地说道,可看样子却是乐在其
中。「你以为我在等你这几世的时间都在干嘛?就算不想知道都难啊。」
看小若与我这样亲密,这可把一边的杨灵给气的够呛,冲上来就是对我一通
捶打。「你都不看我!你都不看我!」
「灵儿别闹!哎呀!我可是你们尊主!」
「我不管!我不管!我生气了!」杨灵的醋坛子彻底打翻了。
「灵儿乖!哎哎哎?还拦不住了。我要尊主,我就罚你到晚上之前都被打回
原形!」
我就是那么一说,灵儿的身体忽然一下还真就变回了小狐狸!
「我……我就随便说说,你不用真的配合我吧?」我瞬间凌乱了。
看杨灵真的变成了小狐狸,龙婷若笑的快背过了气。这下小狐狸杨灵更气了,
冲过来咬着我的裤脚,咿咿呀呀的叫唤着。看来这手串还真是狐妖尊主的象征,
居然可以惩罚她们。
看着杨灵可爱的样子,我笑着将她抱了起来,轻轻抚摸着那橘红色的皮毛,
杨灵这才安静下来。
「哈,这么抱着还挺好玩的,以后省的养狗了。」
我贱贱地说了一句,气的杨灵又朝我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逗得一旁的龙婷
若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就顾得玩闹了,居然忘了正事。
「小若,别笑了,我都忘了找你还有正事呢。」
「唔,笑死我了,哈哈。」龙婷若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坐起身来。「什么事
儿啊?」
「小若,灵儿,之前跟踪你们的人我这边有眉目了。」
「我也正因为这事想要和你商量呢,没想到森居然这么快就查出来啦?」
「呃……意外。」想起教室狗男女幻想着灵儿那一幕,我现在都觉得有些恶
心。「跟踪你们的是一个姓张的人,家里似乎来头不小,大家就叫他『张少』,
听他说,似乎背后还有一个被人称为『刘少』的人所指使。这个刘少的目标,便
是你和灵儿。」
「张少,刘少」龙婷若沉思起来。
「小若,你的幽魂之体比较隐蔽,看来要麻烦你去查探一番了。虽然不知道
名字,但是据我估计,俩人肯定是这所学校里的,想必家庭显赫,不然不会如此
飞扬跋扈。所以你就留意一下市里有权有势家里年纪相仿的公子哥就好。」
「嗯,我知道了。那我去查查,看看是否能得到是很么意外的收货。」龙婷
若躺到床上,幽魂之体脱离而出,飘荡在我身边。「森,你就在这里等我把,晚
上我和灵儿再陪你!」
小若说完,轻飘飘地消失不见。我闲来无事,便玩起了小若的电脑。
小若这里东西到是挺齐全,想要上网玩玩游戏也很方便。因为变成了小狐狸,
杨灵也无事可做,只能蜷缩着身体,赖在我的大腿上,不一会便呼呼大睡起来。
玩了一会游戏,也没有认识的朋友在线,实在无聊便退了出来。小若这里也
没什么其他东西,杨灵还被我变回了小狐狸,怎么打发这无聊的时间呢?
环顾四周,我的目光定格在龙婷若的肉身上。如此娇艳的美女躺在那里,恐
怕任谁都会心生邪念吧?况且此时不论我做什么她都不会醒来,突然感觉有些小
激动。
将杨灵轻放在她的床铺上,把被子围成一个小窝一样的形状,让她舒舒服服
的,免得坏了我的好事。
安顿好杨灵,我便偷偷摸摸地,像做贼一样爬到小若的床上。此时小若就像
在沉睡中一样,胸前异常饱满的酥胸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白裙犹如一片长纱,盖
在那修长纤柔的身体上,不禁让人垂涎欲滴。
我偷偷掀开纱裙,慢慢掀起,一对修长白皙的玉腿逐渐出现在我的面前。一
直没有机会仔细品味小若的身体,这下我可要仔细看看。细腻滑润的肌肤,犹如
一块美玉。看着那雪白的玉腿,我不禁色心大起,下身也渐渐有了反应。手掌顺
着美腿慢慢向上移动,却被一条洁白可爱的内裤挡住了去路。
轻轻托起那柔软的翘臀,顺势将那条碍事的内裤轻轻带下,逐渐露出那诱人
的耻毛。毛发黑亮柔润,却不凌乱,整齐的犹如精心打理过一番。继续退下,便
是那娇柔的嫩穴。如此美穴却被我那样稀里糊涂的夺去了处子之身,实在是暴殄
天物啊。想来已经和小若有过几次肌肤之亲,可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小若嫩穴的
面貌。虽然此前幽魂之体也曾经裸露过,但此时粉嫩的肉缝真实出现在我的眼前,
还是让我心跳不已。
缓缓靠近那柔嫩的小穴,并没有什么其他味道,想来小说里都说什么幽谷清
香都是骗人的吧。就算有,恐怕也是清洁时候留下的味道。不过小若身上确实散
发着一股令人沉醉香味,不像是香水或沐浴液的味道,闻起来很特别,使人心境
格外平静。这样的味道从灵儿身上也闻到过,只是灵儿身体的幽香,反而让人更
加欲火难耐。
品味着这淡淡的体香,我的魔抓继续向上,划过平摊柔软的小腹,继续向上
侵略着,终于来到两座堡垒之下。双手化作撬棍,一下将那堡垒掀翻,小山一样
的宝藏瞬间便跳了出来。
小若现在已经接近全裸,沉眠不醒的娇躯完全任我淫玩。双手握住丰盈的双
乳,轻轻揉搓,粉红的乳头逐渐挺立起来,傲然迎接着我的侵犯。当我握住小若
柔软的大奶,这才缓解了海绵女对我心灵的创伤。
虽然小若此时并无意识,但是身体却更加诚实的反应着她的感受。小若已是
面若红霞,嫩穴的幽谷也逐渐流出粘滑的蜜汁。
见小若已经动情,我急急忙忙掏出肉棒。沾着粘滑的淫液,在小若两片粉嫩
的肉唇上来回磨蹭。只是好像这会不在状态啊?肉棒总是半软不硬。难道是昨天
一宿没有休息好,再加上上午小若的榨取,此时肉棒显得有些无精打采。虽然我
心里淫欲难忍,可这小兄弟却消极怠工,是我只能在悠悠密谷之间来回磨蹭却无
法探入其中,不禁内牛满面。少年不知精子贵,老来望逼空流泪。何况我还没老
呢,守着两个大美女再萎了,死的心都有了。
我一心要攻入那紧致温暖的城池,无奈攻城利器折损。就这样以来二去,不
知不觉中,已经接近傍晚。
在我不断努力下,小若的幽谷嫩穴已经满是淫水,湿滑不堪。经过肉唇的一
番揉蹭,我的肉棒也逐渐抬头,重焕雄风。TMD,吓死我了,还以为哥我萎了,
原来是累的。还等什么,提枪上马,准备大战她三百回合。
「森!你绝对猜不到,我发现了……什么……」
肉棒头部已经没入那嫩穴之中,突然听到有人说话,刚刚雄起的小兄弟立刻
吓得瘫软下去。
我正扶着小若肉身的玉腿,准备插入那密谷,转头望去,就看到小若的幽魂
正在愤怒地望着我。
「你……你……你……你在干什么?!森!你太过分了!趁着我不在对我的
身体做出这样的事情!」小若一下子便回到肉身之中,睁开双眼,解下被我弄得
变形的内衣,整理着身上的衣服。
「呃……小若啊,这……你听我解释……」我急忙翻身下床,把自己犯了错
低着头的小弟弟塞回裤子之中,慌忙的解释着。
见我如此举动,小若不知为何更加生气了。
「出去!我讨厌你!」小若打开门,用力将我推开。
「咚!」
这丫头力气真大,我直接滚出了她的房间。
「小若,听我编……不对……听我解释啊!」
我靠座在墙上,伸手想要解释,可小若完全不给我机会,大门「嘭」的一下
紧紧关上。
得!说好的双飞大战,恐怕也没戏了……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