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陈理感受着怀里美人的颤动,看着春水像尿尿般顺着大腿流到地上,「张姑
娘,如此淫荡在院落就忍不住尿尿了」。把美人转了过来,把她小嘴上的手指抽
出,自己的血盆大口吻着那因高潮微张又叫不出来的樱桃小嘴。陈理轻轻咬住美
人的嘴唇,好柔软的小嘴啊!暗叹到,然后把舌头伸进了美人的嘴里,在那温暖
的小嘴里轻轻的搅动着,寻找并挑逗着女儿的小舌,尝了尝味道陈理念念不舍的
离开了张凤梧的小嘴,唾液还有一点连在陈理和张凤梧的嘴上,成一缕丝状,接
着唾液掉在了美人的脸上,真是非常淫乱画面啊!
这时的张凤梧听不见世面了双眼迷离,感受着高潮的快感和余韵,忘记了玉
龙哥哥,忘记了所有的事情。这时陈理迫不及待的重新伸出双手,轻轻抓住张凤
梧挺拔的双峰搓揉起来,手在那光滑的双峰的皮肤上来回忙碌着,看着双峰被捏
的微微有点变形,陈理更兴奋了。索性把嘴也凑到张凤梧的酥胸前,用手把双峰
往中间乳峰的地方轻轻捏住,用嘴含住张凤梧的高耸山峰,再用舌头的添着山峰
上的小葡萄,来回挑逗着那已经很硬很硬的小葡萄,现在吃着美人的酥胸感觉是
甘甜无比啊,舌头贪婪的添着,唾液留得双峰上到处都是。并把张凤梧定在花瓣
上的玉手拿开,在湿滑幽谷处摸了一把,拿着还在滴落春水的手,在美人面前晃
动几下。
张凤梧看着面前带着半遮面面具的男子,双眼发出野兽般的淫光,好似要将
面前的猎物吞没,知道这是天地门门主。想着现在自己光溜溜的站在宽大的院落,
被野兽玩弄舔食,这种异样的羞耻心,不但没有减弱欲火燃烧,反而令拥有极阴
体的张凤梧觉得极度的兴奋和紧张,生怕又进来一个什么人,看着面前晃动的大
手上的淫液,心中对胡乘风又狠之入骨,都怪那混蛋过我服了那什么百日淫,又
觉得门主弄的自己好舒服,好想要。
「想不到张姑娘如此敏感,我把你牝户的春水抹干净了,你又流出来更多,
我辛苦点慢慢帮你清理,」说着在张凤梧的全身抚摩着,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吃够了玉峰,顺着拥有黄金比例的身体一路向下吻去,很快就来到了美人的三角
地带。
陈理抬起张凤梧一条修长大腿,让她身体靠在墙上不至于滑倒,毕竟给定身
了。看着那白皙鼓胀的无毛阴阜,阴阜中间那条粉嫩的粉红色小缝,陈理用舌头
向幽谷深处探进去,就这样在美人的幽谷处舔着,大手乘机用力在大腿和翘臀上
捏着。陈理细细的品尝着幽谷中流出的春水的味道,时而舔弄花瓣上的蜜汁,时
而撩拨下花瓣上的凸起充血花蕾,陈理感到肉棒已经硬得受不了起来,欲火体内
燃烧着,迫不及待的在裤子上撕开个口子,露出那狰狞恐怖的玉茎。
张凤梧看着那杀气腾腾的巨大肉棒,玉茎整根呈紫红色,菇头大如鸭蛋,裂
口处缓缓的吞吐着龙涎,杆身布满如蚯蚓般粗细的血管,还在哪里一抖一抖的脉
动,已经准备好杀敌了,就在这时陈理运气宗师级内功,逼到玉茎上,使得玉茎
又大的三分,更是坚硬无比。心想玉龙哥哥对不起,凤儿没能把第一次过你,但
看到比胡乘风还要巨大三倍的巨大肉棒时,胡乘风都可以让自己舒爽无比,那这
根呢,心中不由的期待起来。
就在张凤梧心情矛盾时,陈理使劲把美人一条大腿抬起,形成竖着的一字马,
用手扶住肉棒,腰部向前一用力,谁知肉棒没能插进去,却顺着美人的花瓣上滑
开了,要知道在这个时候不能插进去可是要人命的啊!没办法张凤梧流的春水太
多了,又是处女不容易进啊。陈理重新调整了一下姿势,用手指把美人的花瓣向
两边掰开,然后才用肉棒使劲向里面顶。「呵……张姑娘的花心真是太紧了!」
这次肉棒很顺利的一点一点向里面插进去,突然,菇头感觉顶到了什么东西,不
用想都知道那是女人的贞洁所在。菇头上的快感让陈理完全停不下来,顾不了这
么多了,腰部再次狠狠使上力气,一下子顶破了张凤梧贞洁的防线,向更深处插
入。
张凤梧感到一阵剧痛,眼角不自然的流下一滴泪珠,浑身上下给定住了,口
又不能叫喊,使得自身格外难受,随着玉茎的进入,花心深处的异样内力破茧而
出,使得张凤梧的剧痛慢慢减弱,异样内力游走全身经脉,与自身内力相互结合
融化,使得张凤梧浑身舒爽无比,内力更是从二流高手升到了一流高手中。还没
从功力大涨的心情醒来,一波一波的快感又从幽谷深处传来。
陈理破了防御后停下来看了看美人的脸,见她微皱了一下眉头,又慢慢的舒
展起来!经过刚才那一下,肉棒现在已经插入了一大半,可能是因为第一次有异
物插入花心的缘故,感到美人的花心正在紧紧的收缩着,似乎想把插进她花心内
的异物挤出体外,肉棒在美人的花心内十分享受,还没开始抽送就已经让陈理有
了想泄身的冲动,接着猛的一阵冰凉的元阴袭来,使得陈理一下没反应过来,阳
精喷射而出,陈理知道不好,让自己那么快泄身的肯定是有特殊体质的,好在对
方功力不是很高,连忙守住心神,止住精关,运气宗师级内功采补起那股阴寒元
阴来。
陈理开始在美人的花瓣内慢慢的抽动起来,每一个来回都要使上很大的力气,
美人窄小的阴道真是让陈理为之疯狂。现在美人的花心内还有异样元阴,陈理只
能插入大半,还不能到底,只能不停的抽动着肉棒在美人的花心内摩擦,大概抽
送了三十几下后,感到美人的花心内的异样元阴已经被采补大半了。陈理的双手
环抱着美人的大腿和细腰,腰部一用力,很顺利的把肉棒全部插了进去,菇头狠
狠的顶在了张凤梧的花心上面,感到美人里面的花心都被肉棒顶得向两边分开,
似乎都已经顶到了子宫上。
「啊」,忽然从张凤梧口中发出了声音,连忙咬着嘴唇不让声音传出,内功
暴涨后冲破的哑穴,可以说话了。刚才那一下完全的插入几乎就让陈理又有了想
泄身的感觉,美人的花瓣紧紧的挤压着肉棒,真是让陈理爽上天了,开始慢慢的
抽送起来,每一下都一插到底,一直顶到美人子宫的嫩肉上面。
大约抽动了三十几下之后,陈理开始加快了抽动的速度,感到美人的花瓣内
已经变得越来越湿润了,也越来越热了,美人的花瓣在肉棒的刺激下开始紧紧的
收缩,肉棒在美人的身体里疯狂的冲击,从美人的牝户里发出噗呲、噗呲的水声,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这安静的夜里却是听的分外的清楚。
「夏露姐外面是不是有人啊?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冬雪的声音突然传来,
夏露道:「这是王府,谁敢乱来,下人们看到我们这谁敢来着,」「夏露姐,你
还是出去看看吧,」冬雪道,「好吧好吧」夏露说着披了件外衣往门外走去。
张凤梧知道夏露要出来看下有没人在,紧张使得花瓣一阵收缩轻声道:「门
主……我们回去……房间好不……啊……这样容易……给发现……嗯……」陈理
感到美人的花瓣开始收缩得更加厉害,花瓣内的肉壁紧紧的夹住肉棒,难道张凤
梧身体喜欢这种接近被人发现的偷情快感?想着陈理把张凤梧整个抱了起来,是
抱小孩尿尿的姿势,只见陈理双手紧握着美人腘窝处,膝盖顶住丰满的双峰,把
双腿大大飞分开,只见粉嫩的白虎花瓣格外的凸显出来,花心处的裂缝正在吞吐
着粗大的紫色玉茎,定身了的双手随着一下一下撞击随风摆动。
陈理只感到肉棒被美人的花瓣的收缩刺激得快要涨得受不了,抱着张凤梧的
娇躯,一边抽插一边的向房间大门处走去。浪水不断的从张凤梧的牝户里流出,
把陈理的裤子都已经打湿了一大片。「不要啊……求你了……门主……大哥……
啊……嗯……好舒服……啊……」张凤梧知道门主要干什么,但身体不受控制,
心里深处还有点不忍离开那粗大的玉茎。肉棒又开始在张凤梧的花瓣里狠狠的抽
插,随着陈理每一下插到美人花瓣深处顶到子宫口,美人就会发出梦呓般的叫声。
每深插一下,就走动一步,随着往大门处的慢慢接近,已经可以听到细微的开门
声,距离大门只有三米时,一个身影出来了,张凤梧受了这一下视觉冲击和紧张
气氛,花瓣剧烈的收缩,花心大开元阴喷射而出,达到的顶点。
「啊」,张凤梧这声高潮吟唱没叫出来,因为又给点的哑穴。并隔空点住了
夏露,不知道是不是张凤梧好运,夏露出来看的是另一边先,背对着张凤梧。陈
理感到美人的花瓣前所未有的收缩起来,把刚插到子宫口里的肉棒使劲向里面吸,
同时,一股清凉的水感觉从菇头上传来,知道美人被自己干得泄了?在这样的快
感下,陈理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地,双手紧紧的抱住美人的娇躯,下身闸门一松,
阳精如洪水爆发般直接射在了美人的子宫深处,边射陈理还不停的用力向子宫里
面顶,张凤梧的花瓣急剧的收缩起来,阳精打在美人的子宫上发出;啪、啪、啪
的声响。
陈理分心两用,一边采补炼化张凤梧的元阴,一边抱着美人飞身到房顶上,
边飞边射,在施展轻功时,飞到夏露头顶还不忘用张凤梧的阴水解了她的穴位,
如此高难度动作非宗师不能做到啊。
陈理抱着张凤梧回到了房间里,把美人轻放在床上,亲吻着香唇,见张凤梧
紧闭双眼,不愿起来面对陈理,陈理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更是采补了张凤
梧元阴后,功力更进一步,达到了超宗师级别,在这世上基本无敌了,看了看床
上美人后离开了。
夏露给制住只是很短的时间,更何况普通人理解不了宗师高手的速度,所以
夏露察觉不到有人,只是听到有点异样声音,不过在王府有个把丫头思春很正常,
也不疑有他,来到张凤梧房间询问了下就回房间了。张凤梧心中虽说很爱殷玉龙,
但回想起刚才那泄身的淋漓快感,觉得心中十分矛盾,她知道自己被那肉欲征服
了,沉沦了,静静的进入了梦乡。
爱恨就在一瞬间,对酒当歌意绵绵。此情可待正追忆,只求当时不惘然。
舒适的生活是人人都想追求得到的,因为它能让人放松自己忘却一切,能好
好的睡个好觉,做个好梦,可是有人为了这样的舒适在奔向它的过程中添了许多
带有利益、缺憾、丑陋的事情,非但不能有一夜好梦,反而噩梦缠身,处处算计。
天亮了,又是一天的和煦阳光照进了房间,休息了一晚,张凤梧睡眼惺忪的
起来了,看着外面大亮的天,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就睡着了,这一晚太舒服了,王
府就是王府,比客栈强多了,她正要起床下地穿衣洗漱,门开了,昨晚的那四个
丫鬟端着洗脸水和毛巾,以及女子化妆打扮的用品走了进来,春雨:「姑娘,昨
晚睡的好吗?起来洗漱吧,我们帮您打扮一下。」
张凤梧见到这情景没想到他们安排的还真周到,衣食住行,一切都派专人伺
候,自己此时简直就是公主的待遇啊,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突然想起什
么,在夏露上仔细的看了起来,在外面看不出什么,和普通女孩没什么区别,更
看不出还有根大玉茎。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他们在拖延时间,等找到玉龙哥哥后再拿我来要挟他,
还是先礼后兵有什么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者是门主要了自己,当自己是他的
未过门的娘子,想着想着又想到那紫色的巨大肉棒,心中不禁一荡。
张凤梧在四人的服侍下穿好衣服又洗漱完毕了,接着张凤梧坐下,她们开始
给她梳妆打扮了,夏露梳理着张凤梧乌黑柔顺的的长发赞叹道:「姑娘,你的头
发真好,太让人羡慕了。」在一旁的秋霜接着说道:「那是当然了,不但头发好,
人长得更是好,让人羡慕的想嫉妒都嫉妒不起来,只能赞叹了。」
冬雪听了她们的对话也说了句:「唉,我们怎么没这福气呢?」
张凤梧听她们夸自己,心里也受用得很,虽说王府是龙潭虎穴,但这四个姑
娘也并非十恶不赦啊,身为王府家仆又有多少能掌控自己命运的权利呢?无辜的
人不能收无故的指责,况且我现在一切都是她们在伺候,我对她们不能太心存芥
蒂了,心下想到这里笑着说道:「看看你们几个这几张小嘴,能说会道,巧的可
比我长得好多了,你们个个都不差,标志的很,将来一定能找个好婆家。」她们
四人听到张凤梧没因自己多嘴而恼怒,还和她们开玩笑,心下都放松了许多,不
像原来那么拘谨了,都笑了起来,听张凤梧提到找婆家的事,脸上都微微露出了
红晕,有些不好意思,心里都有些许向往又有些害羞,还夹杂了些渺茫,自己在
王府为奴,何时才能有那样简单幸福的生活真不敢想。
这时春雨又说话了:「冬雪,你不用担心,等你找到了婆家,不管你什么样
婆家都不会嫌弃你的,他们巴不得呢。」说完捂着嘴笑了起来,其他人听了也都
跟着笑,冬雪此时的脸更红了,害羞的不知说什么好了,委屈的跟张凤梧道:
「姑娘,你看,都是你提婆家的事,她们都拿我开玩笑。」
张凤梧也笑着回她:「春雨说的没错,你这么漂亮谁敢嫌弃你啊,他们就是
有人想娶你,还得你来挑一挑,考虑考虑呢。」说完屋里又是一片笑声,而冬雪
急得几乎都要哭出来了,转到一边说:「不理你们了。」
大家都了解她,笑完后也就各干各的了。这四人中冬雪年纪最小,性格最是
柔弱,长得小巧玲珑,非常可爱,大家也喜欢拿她开玩笑,而春雨年纪最大,也
不过十八岁,她们都是从小被卖进王府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名字
都是来到王府后改的,四个人长期在一起,关系甚好,因为春雨年长其他三人,
在王府时间也最长,懂的也多,所以有事都听她的,这次是陈理要求朱梓找几个
贴心又懂事的人来照顾张凤梧的起居,因此就派了她们四个。
她们四人给张凤梧梳妆打扮完毕后又准备了早餐,张凤梧简单吃了一些就让
他们端出去了,她现在想的是要赶紧到王府其他地方走走,弄清楚王府的地形结
构,以备逃走,总在屋子里也想不出办法,等他们出招自己是没什么冒险,但总
等着难免节外生枝,也不妨小小地主动出击一下,试探试探他们,不过门口的两
个人总是麻烦,我怎么样才能先出了这道门呢?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