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汁】(第三章)(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考试决胜负!
「定期考试,跟我分个胜负!」
几天后,姬子这么放话。
「等等、这么突然?」
「才不突然。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要如何报复让我丢脸的人。下一次考试要
让你知道,我是比你更优秀的人!如果输给我的话,到时候……」
「到、到时候,要怎样?」
「……嘛,我还在想。总之跟我比赛喔!」
姬子一脸得意挺起胸部。这也很正常,问题是后面的条件。肯定是某种惩罚
吧。
「御剑女士、到底怎么了……?」
「大将的脑子,基本上就是肌肉跟少女心。虽然气到不想跟金刚讲话,但三
天就忍不下去了。好像。」
眼镜跟猫耳女仆,评论我们两人的对话。
「就是说,想原谅主人又拉不下这个脸,才要比赛是吗?脑袋一半是肌肉,
另一半是少女呢!」
「那两个女仆!不要擅自分析别人的心理状态!」
对於女仆的失礼评论,我没什么意见,御剑则是把杏带出去了。
我可以安心了。姬子看起来没有多么失落,可以跟她正常往来。如果看见她
伤心到自杀,我也得跟着赔命吧。
「可以放心了。原本我就算被退学,也没办法辩驳啊。」
「比赛姑且不论,如果考试成绩不好的话,会被退学喔?」
「真的假的?」
「是的。毕竟这里都是名门,不能留下有伤学园名声的成绩。」
蜜香这句话,让我再度陷入黑暗。我并不认为自己的成绩很烂,但在其他国
家的学园上课,想要保持一般成绩就很辛苦了。加上最近还要收集汁、调查诅咒,
花了很多时间。
「吵死人的小女孩。东洋人都是那种个性?」
此时插嘴的人,是奥尔托丹蒂。她默默在教室角落看书,但似乎有听见我们
的谈话。没人发现到她,这也是魔法的效果吧。
「是我不好。别说她的坏话。」
「呵呵。听见有肉体往来的女人受到批评,感到不愉快吗?但汝收集汁的手
段,已经接近犯罪了吧?」
奥尔托丹蒂不知道是认真、或者在开玩笑,脸上挂着冷笑。虽然是在讽刺我,
但至少比以前亲近许多了。对世界感到厌倦的公主──这是她以前给我的印象。
「这么从容真的好吗?我可能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把汁收集完,让你失去机会
啊?」
「小子才没这种胆量。否则的话,汝就不会因为伤害了那个小女孩,一直提
心吊胆的吧?」
奥尔托丹蒂说得很有自信。刚刚那些话──不只如此。或许我对姬子性骚扰
的经过,她都一清二楚。在这座城想要瞒过奥尔托丹蒂,本来就不太可能。
「反正,汝也对本宫感到无谓的责任吧?小子才没有胆量反抗本宫。正好拿
来彻底利用啊。」
哈哈,奥尔托丹蒂痛快笑着。说得很夸张,但我也无法反驳。实际上,并不
能单纯说是『为了解除诅咒而收集汁』。她愿意付出纯洁,换来解除诅咒的机会,
这让我知道她有多么坚强。
「用考试来比赛啊……那么,汝赢了的话,本宫可以给汝奖赏。这座城有收
藏魔女遗物的地方。要不要看看?」
「有这种地方!?为什么一直没告诉我?」
「连考试都考不好的笨蛋,看了也没用吧。可能还会弄坏里面的东西喔。」
「那么,如果我拿到好成绩,就可以让我过去吧?」
魔女跟魔法,是这个国家的禁忌。
所以历史几乎都没纪录,也没有相关资料。我不太晓得,但书库的所有人玛
莉都这么说了,就没错吧。
但如果是魔女的遗物跟残稿,就另当别论了。现在调查只是乱枪打鸟,但可
能有了个方向。一切都决定在我的考试成绩……
总之,开始念书吧。
不过,一个人也念不了多少。最难的是历史。毕竟以前在日本,欧洲史算是
世界史的一部份,内容不多。当然没听过维古利斯王国的名字,以及首都搬迁的
年代。
所以,最近每天都请玛莉帮我补习。她是优等生,有人愿意听这个国家的历
史,她也很高兴吧。
「距今约七百年前,这个王国还分成东西两边的时代──」
今天的课程,我刚好也有调查过,是关於魔女的话题。
书库里,穿着礼服的奥尔托丹蒂,坐在椅子上吃东西。自从她吃了蜜香做的
点心后,『那个眼镜女仆做出来的咖啡欧蕾,味道很不错』给了好评。这个自大
的公主难得给出评价,应该是很喜欢吧。今天也是为了吃蜜香的点心吧。
「东方的武、西方的智。两个王携手扩大领地,跟邻国频繁发生争斗。」
玛莉没发现她,继续上课。
中世纪欧洲的陆战,维古利斯王国是压倒性的战争大国。但是,出现了一个
魔女。谁都能用她的魔法道具,战争扩大,王国经济受到重大打击。
「魔女为何要做这种事?害得人民更加困苦。」
「应该有什么原因呢?……以前都是被看成恶人。所剩不多的文献中,魔女
给了困苦农民可以增加收穫的道具,给穷苦人民可以生出钱财的道具。如果是在
童话故事中,都是好的一面……」
「原来如此,对获得帮助的人们来说是好事,对经济来说却是不好的举动。
如果大家都有钱了,货币就没有价值了。不过,出现这么便利的道具,肯定会引
来混乱,大家应该都知道啊……」
「那是因为金刚同学,至今都是接受现代教育喔。当时王国除了一部份贵族
跟王室之外,是无法获得教育的。」
历史跟传说参杂一起。这就是中世纪后期维古利斯王国的历史。大家都不想
相信。但诅咒确实存在,就不能当作单纯的故事了。而且,魔法在这个国家被看
成禁忌,没有充足史料能够研究……
「然后,狩猎魔女、让魔女在世上消失,让这个国家从混乱脱身的伟大女王,
就是奥尔托丹蒂陛下喔。」
玛莉手按着巨乳感叹。
听见出乎意料的名字,我吓了一跳,奥尔托丹蒂则是若无其事的表情。一个
跟古代女王名字相同的公主,就在这个房间里,玛莉都不会觉得奇怪耶。
「东之王过世后,自立为女王的奥尔托丹蒂陛下,首先让这个国家的公主们
接受教育。这据说就是王国宫廷教室的雏形。很可惜的是,女王没有留下肖像画,
但听说是个不只男性,连女性都深深仰慕的绝世美女呢……啊啊……多么伟大的
陛下……」
有先见之明,在中世纪最先组织教育世界,努力发展女性权利的伟人……这
就是奥尔托丹蒂女王在历史留下的伟大评价。这是七百年前的事情,肯定是在说
那个喜欢甜甜圈的奥尔托丹蒂吧。我没有办法评论她的事蹟,至少『绝世美女』
这点,倒是可以点头赞同。
「然后,七百年前的奥尔托丹蒂女王,之后怎么了?」
「她因为魔女诅咒的关系,没有留下继承人,就此消失了。因为没有子孙,
东之王族到此灭绝,没有王族的东之王国,被西之王国、也就是我的祖先统一,
成为现在的维古利斯王国。」
「嗯嗯……这就是王国起源的历史啊……」
「以此为基础,记住到现代为止的医疗、农业历史吧。很有趣喔,呐、呐。」
玛莉很喜欢讲解历史,接连拿出资料跟参考书。此时。
「甜甜圈时间还没到吗~?」
伟大的奥尔托丹蒂女王陛下,像是无聊到快死,用指尖卷着金色发梢。
补习结束后,玛莉回去自己的房间。这里剩下魔女的子孙,以及七百年前的
伟大女王。补习已经第三天了,考试应该可以过关吧。玛莉的教学浅显易懂,而
且身为男生,想在女生面前展现自己优秀的地方。加上玛莉这种等级的美少女,
愿意为了我上课,我当然也要认真读书。
「总算有个大概了。这样至少不会不及格吧。」
「真是……对方都这么努力上课了,才掌握到这点程度?夺走本宫处女的男
人竟然如此没用,真可悲啊。」
「不、不是啦。跟御剑的比赛,我一定要赢过她,那就乾脆考第一名吧……」
「哈哈! 这可真有趣呢。」
我这么逞强,奥尔托丹蒂大笑。她眼神像是在看闹彆扭的学生,一脸愉快嘴
唇扬起。
「如果汝能在任何一个科目拿到第一名的话……好吧,本宫就任汝摆佈。」
「干,这么瞧不起人。你到时候就别后悔!」
我踏了地毯,想起刚刚的课程内容。
打造宫廷教育基础的伟大女王奥尔托丹蒂,玛莉是这么说的。这个女王就是
奥尔托丹蒂吧。或许是这个原因,她才会很关心学园吧。如果她真的只在意利益
得失,就没必要提出各种条件才对。只要赶快让我去魔女的房间,专心研究魔女
跟收集汁就好了。
「你是七百年前的女王奥尔托丹蒂吧?不是只有伟大而已。建立学校教育公
主,真是个优秀的女王。」
七百年前的世界,跟现在完全不一样吧。但我学到这个国家的历史,教育从
七百年前延续到现代。想到眼前少女活了这么久,让我再次感受到她的深远谋划。
「奥尔托丹蒂是出生在魔女的时代吧?呐,为什么魔女要对这个国家出手?」
「……姆?」
「如果真的能用魔法折磨王,那就不必用到诅咒,直接用魔法杀了更简单吧?
经济陷入混乱这件事也是。如果魔女真的是坏人,这种手段会不会太费事了?」
这个问题似乎让奥尔托丹蒂起了兴趣,点点头要我说下去。看来她比起自己
在历史上的评价,更关心魔女的事情吧。
「但是,却没人感到奇怪。连那么热衷於历史的玛莉也是。难道这也像奥尔
托丹蒂那样,用了谁都不会起疑心的魔法?」
「没错。算是让人看不清楚真相的魔法。」
「干嘛要隐瞒啊?」
听见这句话,奥尔托丹蒂饶有兴趣打量我。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跟活在现代的汝有何关联?」
「我是魔女的子孙啊?所以才被卷进这些麻烦事……但既然只有我能解决,
就得努力才行。所以我需要相关知识。」
「哈哈!才活了四分之一世纪的年轻人,真会说大话啊。」
「很正常吧。玛莉、奥尔托丹蒂都是,我实际看见身边的人,遭到诅咒啊。」
虽然我这么回答,声音也是越来越小。奥尔托丹蒂听了,只会觉得我的决心
没什么大不了吧。但是,小瓶子有着解除诅咒的力量,我就想帮助身受诅咒的人
们。这是真心话。为了达成这一步,相关的知识跟力量都还不够。
「但是,刚刚那番话还不坏。若能更斟酌用字就更好了。」
奥尔托丹蒂说了,正面走过来。有如陶器的手腕勾住我脖子。绢丝般的头发
搔着身体。嘴唇触碰嘴唇的触感──
「你……做什么?」
我下意识后退,但眼前是奥尔托丹蒂浮现捉弄表情的脸,用舌头舔着自己嘴
唇。想到刚刚被她亲了一下,就心跳加速。
「小子刚刚看起来还挺帅的,给汝一个吻,不满吗?」
「刚、刚刚……吓了我一跳啊……」
「彼此不是都已经上过床,却还没接吻过吧?本宫跟小子之间当然不会有爱
情。即使如此,收集汁的目的还是一样。这不就很足够了?」
有如蔷薇石英那般光滑、水果那般水嫩、花朵那般充满生气的嘴唇,再次贴
了过来。
最开始感觉到的,是嘴唇稍微湿润的触感。
初吻被女孩子抢走──享受着她嘴唇的触感,我酖酖想着。但奥尔托丹蒂不
是只有亲吻,还撬开我的嘴唇,舌头刮着我的牙齿,想要更进一步的深吻。
「现在兴头来了。汝想怎么亲都行喔。尽管亲本宫吧。」
奥尔托丹蒂嘴唇离开,呼哈、喘了大气。黏着两人分唾液的嘴唇,性感到让
人无法移开视线。热吻让奥尔托丹蒂也兴奋了,嘴唇不断喘气。呵气每次喷到我
的鼻梁,就让我爽到背部发抖。
「怎么?没有自己主动亲吻的胆量吗?」
奥尔托丹蒂手指按着自己嘴唇,弹了一下。
那个热度、甜味、柔软,想到刚刚体会到的快感,嘴里就分泌口水。虽然是
明显的挑衅,但奥尔托丹蒂的嘴唇太诱人了。脸贴过去。
触碰到柔软物体的触感。
就这样、模仿她刚刚的动作,舌头从嘴唇的缝隙滑进去,奥尔托丹蒂也乖乖
张开牙齿,伸出舌头。
「嗯、呜呜……嗯嗯……」
她有时哼出来的喘息,喷在耳朵上,超爽的。
她一定也很爽吧──想到这里,就想更进一步。缠住她的舌头,像是蛞蝓似
的黏在一起。
「哈、呼……嗯、嗯嗯……嗯……」
奥尔托丹蒂呻吟。眼神迷惘、喘气紊乱,双手抱着我在背后轻轻乱抓。刚刚
小恶魔的表情消失无踪,刺激我的征服欲。接着把口水送过去,她也理所当然喝
下肚……
「哈啊、嗯……真乱来的亲吻。不懂风雅啊。」
最后,奥尔托丹蒂的脸离开,哈啊……缓了口气。
脸颊红红,嘴角流口水的难堪姿态。虽然嘴巴抱怨,但明显就看得出来,她
也陶醉其中吧。
「不过,虽然是乱来的亲吻,这么想要本宫的表情也是很有趣。轻松臣服於
本宫的裙下了。」
奥尔托丹蒂一副受不了的表情。这让我再次体会到『绝世美女』的意思。有
如女王那般骄傲、圣女那般清纯、荡妇那般淫荡……
「对啊,因为奥尔托丹蒂太性感了,一个不小心就陷进去。不会亲个几下就
结束吧?」
「接着、想做什么呢?如果汝怎样都想要的话,本宫倒也不是不能考虑看看。」
我怎么可能当个绅士呢?看着一脸从容的奥尔托丹蒂,我走过去抱住她。
「亲个几次还不够……要不要顺便干一下收集汁?」
然后又继续亲个不停。奥尔托丹蒂被我蹂躏嘴巴好一阵子后,才陶醉喘气。
「真是、一点气度都没有啊。但还不坏。上次那支舞,似乎是本宫误会了啊。」
奥尔托丹蒂一脸骄傲,但可以明显看见亲吻的快感。眼神水润、嘴角挂着口
水,裙子里面应该开始湿了,礼服底下的膝盖磨来磨去。
「是啊。我要解除诅咒。必须把瓶子的汁装满,再怎么辛苦跟丢脸,都无所
谓。」
「刚刚还很畏缩,却一下子变了个人啊。」
抱住语气无奈的奥尔托丹蒂,脱掉礼服。
奥尔托丹蒂虽然身体乱动,却没有多做抵抗,甚至像是在享受我的主动侵犯。
眼前是奥尔托丹蒂的裸体。刚刚交换过的口水,沿着下巴流到脖子,弄出一
条闪闪发亮的透明线。胸部跟着呼吸上下起伏,继续往下看,数量不多的金色阴
毛,似乎有些湿润。这是刚刚亲吻的余韵?或者是她心中的期待?
「所以才说年轻男人急性子啊。只想着要女人。」
奥尔托丹蒂戏弄说着,做出挣扎姿态。
我从背后用力抱住她。手心传来把手指吞掉的乳肉触感。揉来揉去,啊、啊
……奥尔托丹蒂呻吟,背部跳动。
「所以说、汝太焦急了……」
「火上身了,没关系吧。奥尔托丹蒂不是也很期待吗?」
少女继续保持骄傲态度,反而让我更兴奋。毕竟她活了七百岁,还是要表达
敬意,听她的话应该没错。但是,性欲是男人的本能,想要用力抱住她,征服这
个优雅的少女。
手往下面摸,沿着肚脐往下腹部的骨盆,摸到裂缝。手指摸进去,淫唇流出
蜜汁。刚刚花费时间一直亲,让体内湿润了吧,手指插进去,按压还有些僵硬的
淫肉,阴道就像是想要更多爱抚似的,吸住手指不放。
「看着,体验过男人的小穴,要我快点插进去啊。」
「什么……小子、汝……!」
出乎意料的反击,让奥尔托丹蒂睁大眼睛。刚刚的反击很有效果吧,她的视
线乱转,我不给她恢复冷静的机会,肉棒从背后一口气插进去。
「呀、啊、啊啊……呜、啊啊啊、嗯……」
瞬间,七百年岁月跟城主的魄力都消失了,奥尔托丹蒂乖乖尖叫。
像是对自己的模样感到很害羞,奥尔托丹蒂咬着自己小指。这个动作太可爱
了,我更用力插进去。
「笨蛋……本宫的、阴道……才不想要、小子的肉棒……嗯!」
「不是都夹得很紧了?」
「那、那是……哈啊……因为……肉棒太粗了……啊……」
奥尔托丹蒂逞强,阴道却是热烈欢迎肉棒。肉襞吸住龟头,我做出抵抗摆动
腰部,超爽的。肉襞的凹凸处刮着龟头冠内侧,整个腰都麻了。
「这么下贱的、扭腰……啊……哈、呜呜、咕……」
阴道肯定很有快感,奥尔托丹蒂的优雅面具剥落了。就算嘴巴抱怨,喉咙却
像是喝了蜜汁似的,声音甜到吓死人。为了隐瞒心思低着头,表情肯定是写满不
甘跟害羞吧。
「咕、啊……快、快点射精啊……汝、汝已经享受过了吧?」
「不行。做爱要让彼此都爽才行啊。」
写满难受的表情,被强烈快感覆盖过去。不甘、害羞什么的,都忘掉吧。如
果她七百年都是活在忧郁跟倦怠之中,就算一瞬间也好,忘了这一切吧。初体验
肯定很痛,但今天整个身体被我贯穿,变得很敏感了。夹得这么密、吸得这么紧、
流出这么多汁。
「咕、啊、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
终於忍耐不住快感了吧,奥尔托丹蒂大喊。
这个声音成为引信,我也达到极限。肉棒抽搐炸出精液。阴道收缩,像是不
想错过任何一滴精液。奥尔托丹蒂没力气逞强了吧,呻吟着膝盖发抖。
「哈啊……啊啊……弄髒本宫的阴道、很得意吧……呜呜……」
奥尔托丹蒂低头、喘气。
强烈高潮让她失去力气了吧,阴道从刚刚就放松了。我腰部往后退,黏糊糊
的淫肉还在抚弄肉棒。
「啊、嗯……汝又擅自变大了……」
奥尔托丹蒂在我的怀里挣扎。
但身体才刚刚高潮,想摆脱也没办法,这种无力抵抗只会让我更兴奋。肉棒
恢复硬度,继续挖着虚脱中的阴道。
「哈啊……啊……啊、呼、啊、啊啊……嗯……啊嗯嗯嗯……!」
奥尔托丹蒂的高潮还没退去,下一波高潮又来了。
松弛的身体再次绷紧,往后仰。脚尖伸直,腰部摇晃。
阴道死死夹紧。抵抗这个热烈欢迎,我腰部后退的同时,第二次射精的冲动
又来了。肉棒一口气拔出来,精液喷在奥尔托丹蒂的背上,刚刚才射过一次,却
又喷出白色降雨,把雪白肌肤变得更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