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禁の旅 - 在充满魔物娘的大陆上的生存法则!!】(66-67) Gami

Gami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六章-白老鼠>>
「嗯……真好奇小伊芙那样的捣蛋鬼看上的男人会是怎么样的呢?」仙人掌
娘自我介绍完后眼中放出了浓浓的兴趣在法欧身上扫视着。法欧被她异样的目光
看得头皮发麻,他甚至有种错觉自己就像是被麻醉后搬上解剖台的实验动物,正
等待着被开膛剖肚研究一样。
「啊……还是先把你的小伤治疗好再来研究好了~」古音突然拍了拍手,这
才想起法欧来她这边是为了治疗身上的伤势。只见古音脑袋轻晃,原本卷成发辫
的发针自动旋转散开,在帐篷昏暗的光线中洒下了丝丝银光。其中一部分的发针
迅速的硬化,尖锐的针端朝着法欧就刺了过去。
数千根的发针就这样刺入了法欧的左右两手手腕中,由於事先已经被古音特
殊的麻醉手法截断了感觉神经的传输。所以法欧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只能
忐忑不安的看着密密麻麻的发针一根根没入到自己的皮肤之中,随即像是活物一
般迅速钻进手腕的深处。
「嗯……血藤树汁没记错应该是这瓶吧……?」古音从桌上拿起了两支水晶
瓶,法欧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两个水晶瓶中都装着血红色的液体。古音就着悬挂在
帐篷顶的发光水晶瞇眼观察这两种液体,随即把其中一支『应该』不是装有血藤
树汁的水晶瓶随手丢回帐篷角落。
古音把挑选好的水晶瓶瓶塞扭开,她的另一束发针直接从瓶口钻了进去,原
本盛满整只水晶瓶的血藤树汁被古音的发针迅速吸收。柔白的发针在吸收了树汁
后转变成为了血红色,但是这股血红并不是染在了她的发针上,而是沿着发针慢
慢地开始向上游走。
法欧这才发现原来古音的发针居然是中空的,血藤树汁就这样顺着中空的发
针从水晶瓶那一端流入了刺在法欧手腕上的数千发针中,最后一点一滴的完全注
进了他的体内。冷…彻骨的寒冷…!原本法欧以为这看起来血红的树汁进入他的
身体中会有灼热的感觉,结果却意外的是完全相反。
『喀喀喀…』法欧的牙关因为深入骨髓的冰寒在上下打颤着,古音的麻醉只
是让他感受不到痛觉,对於现在他体内像是细针在骨头中四处乱钻的冰冷感没有
任何减轻的效果。古音看着接近二分之一的血藤树汁注入了法欧的双腕后就停下
了动作,顺手又从桌上拿起了一瓶盛满翠绿液体的水晶瓶。
「生长於幽暗山谷最深处的血藤在冬天最寒冷的那一天採集的树汁能再造你
失去的骨髓和血液。」
古音就像是在解释一样的随口讲解着,一边又用同样的手法将水晶瓶中翠绿
的液体注入到法欧的两手手腕中,这次在注射后法欧感受到的是令他难以忍受,
如同虫蚁在骨髓中不断噬咬的奇痒。
「酸蚀沼泽区生长的堁弭偲萁果,它的剧毒可以中和血藤几分钟内就可以将
人化为血水的猛毒。」
完全不顾法欧听到这些解释后反而更加惊恐,古音自顾自的又拿出了两颗皱
巴巴的黑色米状颗粒。
这不会又是什么剧毒的鬼东西吧?正当法欧心惊胆战猜想的时候,古音已经
从桌上拿起两支中空的水晶针。筷子般粗细的水晶针前端呈现约二十度的锋利锐
角,就像地球上捐血用的粗针一样,法欧心中才刚闪出不妙的念头,古音已经毫
不留情的将两支水晶针插入了他的腕动脉位置。
「啊!!」虽然明知道不会痛,但是法欧还是喊出来了……看到这种恐怖的
水晶针狠狠插进身上,应该没有几人当下会不害怕的吧?不过出乎法欧预料的是,
原本他以为会像喷泉一样喷出的鲜血,却只喷到水晶针的尾端开口就瞬间停止住
了,就像是被某种不可视的能量阻挡一样。
「剋砢骨树的黑实,听那只金发小蚂蚁说你居然跑去挑战沙漠中强大部族的
赤蠍族和响尾蛇族?」
「呵呵……还真是有意思的小傢伙,我从你体内没有察觉到你有修练过斗气
或魔法的痕迹,但是你体内的魔力却比普通没修练过的人类要强很多啊~是有吃
过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被古音称作为剋砢骨树黑实的黑色米状颗粒被她从两支水晶针的顶端丢了进
去,法欧就这样呆呆的看着这颗名字听起来像是某种树种的小颗粒顺着水晶针中
自己的血液慢慢沉入了手腕中。这鬼东西等等该不会就在自己的身体里生根发芽
了吧……?
「这是一种寄生型的肉食性魔植,牠会沿着寄主的骨骼表面生长,然后慢慢
吞蚀掉寄主的骨髓。」
果然……还没等法欧开口询问,古音就直接带给他可怕的解答。把这种东西
种进自己的身体里要做什么啊啊啊啊!?不行!得快点叫伊芙进来阻止这个疯子
啊啊啊!!!
「但只要在牠开始吞噬前毁灭牠的魔核,牠生长在寄生体上的伪骨骼就可以
成为极优良的护甲。」
在法欧大喊前古音话锋一转又将他的求救声硬生生的梗在喉咙中,拜託你以
后这种事情可以事先说明吗…?不然搞不好还没医好前就会先被你给活活吓死了
………
「你的身体结构实在太脆弱了…你之前是出生在哪个国家?从小没有好好摄
取富含魔力的食物吗?」
古音疑惑的敲着法欧正在迅速被剋砢骨树黑实寄生的手腕,她想不透到底是
怎么样贫脊的生活环境才能生长出像法欧一样,体内骨骼和器官几乎全都没有吸
收过魔法元素的奇怪小傢伙。
就算从小只喝水…生体在成长的过程中也会自然吸收这些魔法元素然后强化
自己啊…?可是这个小傢伙现在体内流动的魔力很明显是最近才被强行灌入的…
…再说就算真的有魔力失衡的地区,这种地方出生的人类精元的等级应该会差到
逼近最低劣等级吧?这样的男人又怎么会被小伊芙看上呢?
啊呵呵~~好想剖开来仔细研究一下啊~~这可是难得的稀有素材啊~~古
音眼镜下的深邃大眼中闪烁着狂热的光芒,好几次如果不是想到法欧是小伊芙挑
选上的夫君,她搞不好就会直接将他当成实验用的小白鼠一样抓来研究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徘徊了好几遭的法欧,看着古音将一瓶又一
瓶颜色诡异的液体注入到他的身体中,又在他颈椎旁边将还没成熟的剋砢骨树魔
核挖了出来,法欧已经感觉完全麻木了…
嗯……希望自己等等起来不会发现多了几根手指…法欧苦笑的自嘲着……虽
然古音的解释又好像是有那么一番道理没错……但是她使用的各种药材不是可以
把人化成一堆血水的剧毒,就是各式各样听都没听过的恐怖寄生植物……也不知
道这些素材她是从哪边蒐集来的………
「好啦,为了不影响到你的知觉神经,骨骼的强化最多只能帮你增加了三倍,
以后你再这样乱跳乱摔应该就不会那么容易骨折了呢~~不过还是找个机会去修
练一下吧,这种程度顶多只是让你不会被敌人一击打死而已,不然如果你死了小
伊芙大概会伤心欲绝吧?」
法欧听到古音的话不禁苦笑,他是很想学啊……可是伊芙的『教学方式』实
在是太特殊了…学了好几天自己也才了解一些基础理论而已啊……至於斗气……
洛洛和米亚丝根本完全没学过,她们只依靠蚂蚁娘天生的怪力就够恐怖了………
似乎看出了法欧的难处,古音想了想从帐篷一旁沉重储物柜的柜角拔出了一
本残缺不全的魔法书。
居然把魔法书拿来垫柜角……法欧很想吐槽,但是想到她连珍贵的药材都可
以随意乱丢…顿时说不出话来了,这个伊芙的旧识……到底是什么来头?
「嗯……只剩下序章……后面的部分我上次好像拿去当柴烧了…」古音随手
就把已经被她撕得破破烂烂的『元素基础操控』丢到了法欧脸旁,对於这种实用
价值只剩下垫桌脚和当柴烧的魔法书,她可是一点都不心疼,她现在只烦恼等等
要找什么东西来垫那开始有些摇摇晃晃的储物柜。
「好啦~手的部分完全痊癒了~接下来把裤子也脱掉吧~」刚刚在治疗中上
衣就被剥掉的法欧,仅仅剩下身的一件长裤。虽然已经和许多魔物娘有过亲密的
接触,但是在才刚见面没几小时的古音前裸露下身还是让法欧的脸有些烧红,顿
时有些不知所措。
但古音却丝毫不以为意的将法欧的裤子整件扯掉,原本只是想要顺便偷看一
下小伊芙夫君的那话儿长的壮不壮观,而随便低头一撇的古音。在看到法欧分身
根部上寄生的黑色鳞片时突然整个人完全僵住了,手中握着的水晶瓶也悄然滑落
地面碎裂成片片碎片。
<<第六十七章-暗涌>>
水晶瓶破裂的声音让正因裤子被扒掉而发窘的法欧也吓了一跳,可是当他用
眼角余光看到古音的反应时才真的大吃一惊。只见古音紧咬着她红润的下唇,原
本翠绿的俏脸也有些发白,娇躯更是不自觉的在微微颤抖着,连带刺入他体内的
发针也跟着摇晃不稳了起来。
原本古音治疗时面带微笑的表情已经消失了,现在她正用不可思议的眼神在
法欧和他分身上的鳞片两边打转扫视着。躺在桌上的法欧从他的角度看不到古音
其实是在注视着神祕黑色麟片的,不清楚倒底发生什么事的他还以为古音是在看
到自己的分身后也动起了想要『偷吃』的歪脑筋。
「没想到预言居然真的成真了……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残缺的状态
…?」正当法欧想说些什么来缓和这诡异的气氛时,古音终於从震惊的状态清醒
回复过来开口说话了。但只见她低头喃喃自语着,似乎还提到什么预言成真?…
…法欧听了几句后还是满头问号完全摸不着任何头绪。
不顾满脸疑惑的法欧,古音出神的注视着他分身根部寄生的那片黑色六角型
鳞片。好几次想要伸出带着些微的颤抖的双手去触摸它,却又在最后关头犹豫的
收手回去。深深吸了几口气平复自己激动的情绪,古音的脑中开始尽力去回忆思
考关於那个预言的一切。
首先,如果自己判断没错的话……小傢伙身上刻印的是古精灵族的聚灵魔法
阵。这样就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体内的魔力会和肉体如此的不协调……即使是从小
生长在毫无魔法元素存在的贫瘠地区,藉由古精灵聚灵法阵的帮忙只要花上几年
的确就可以蓄积这种程度的魔力没错。
但如果古精灵聚灵魔法阵的刻印是由那位大人完成的话……那为什么就连自
己都没有察觉到那特有的魔力波动?而从小傢伙体内的魔力累积量和关於聚灵魔
法阵的功效纪载来看,这道刻印在他身上应该已经存在好几年了…可是这样的话
……预言提到的那场灾难却为何还没有发生?
但如果聚灵魔法阵是最近才刻印上去的话,又该如何解释小傢伙体内这股魔
力?难不成小傢伙是在另外的地方受到这法阵的刻印…?不……不太可能……古
精灵族的魔法阵刻印法早就失传已久,除了自己这几百年来从各地的遗迹辛苦还
原的残本之外,不可能还有其他人拥有这技术!
虽然光明教廷内部可能也还保存有一部分技术…但这可能性趋近於零……所
以唯一剩下的果然就只有…可是……这就更加无法解释预言中时间上的矛盾了…
…难不成是预言出现了错误吗……?
还是说和现在这残缺的状态有关?…不行……矛盾点太多了……这中间究竟
发生了什么事情!?
会变成现在这个状态……该不会是跟当年那道恐怖的空间震荡有关?可恶…
…这跟当初预期的情况完全不同!这可是牵涉到魔族全体存亡的重要预言,无论
如何都非得谨慎应对才行!不过就算问这小傢伙恐怕他也不清楚自己身上的异变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来还是只能靠自己研究了……
虽然预言的事情非常重要……但在这之前……失传已久的古精灵聚灵魔法阵
也同样重要……如果能将精灵族失落的技术完全找回,就算预言中的那场大灾难
来临,或许魔族也可以有一拚之力而不会因此而灭亡……所以……小伊芙抱歉了~
你的夫君可能必须先借姐姐研究一下了。
「小法欧啊……很抱歉告诉你一声,你的治疗必须暂时中止了?」古音突如
其来告知的治疗终止让法欧有些紧张的冒出了冷汗,该不会自己刚刚脑中的胡乱
猜测真的成真了?不会吧…?难不成就连古音这种拥有无数学问知识的魔物娘智
者,也会因为看到自己的分身就起了歪念!?
可惜,这次法欧的猜测虽然不正确,但是结果却是一样的……在法欧疑惑的
眼光中,古音脑袋轻甩,好几束的发针就这样直接缠绕上了他尚未勃起的肉棒。
有些冰凉的麻痒感在下半身蔓延,古音没有硬化的发针比普通女性的发丝还要柔
软滑顺,一根根的轻轻搔过肉棒敏感的肌肤表面。
「等……」法欧还没喊出声,一根发针就突然硬化刺入了他的侧脖颈处,他
立刻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语言能力也被古音瘫痪了。只能在全身麻醉的情况下,被
古音柔白的长发在分身上强制挑逗着,因为被麻醉的只有痛觉,所以他可以很清
楚的感受到细长的发丝在下身游走的麻痒感觉。
「不用担心……你好好的享受快感射出来就好,我只是要採取一些你的精液
来做一些研究而已。」
虽然古音对於这源自古精灵族的魔法阵有相当精深的研究,但是对於这失传
已久的聚灵魔法阵她却始终只挖掘出残缺的图本,现在这多年来想要探究的奥秘
就在眼前,她如何能不心动?
阵型的绘制已经大致上了解了,可是其中应该还有最重要的中心点被隐藏在
他的体内,在不能将其剖开来研究的情况下也只有利用他的精液来逆推魔法阵了。
古音的想法非常简单,她认为也没有对法欧解释的必要,反正魔法阵什么的早就
在这世界上消失了,就算对他说明他也听不懂。
发丝继续缠绕在法欧的肉棒上慢慢套弄着,柔细的发尖在肉棒上的各个敏感
点上轻搔着,带给他一种想要扭动逃避的麻痒快感。在古音发丝全方位的挑逗刺
激下,很快法欧的肉棒就已经轻微的充血勃起,顶端更是分泌出几滴透明的黏滑
肉汁,淡淡的特殊气味立刻在空气中飘散开来。
闻到法欧肉汁散发的淡淡气味让古音的娇躯有些发烫,魔物娘繁衍后代的本
能也慢慢地开始苏醒,让她双腿的深处也有些湿润了起来,根系更是在地底不安
的扭动着。已经几百年没做过这种事情的古音俏脸有些发红,醉心於研究的她自
从五百年前隐居在沙漠深处后就很少接触人类男子了。
以前就算偶尔有接触,也大多是因为实验上的需要而将对方视同实验动物,
很少有像现在意识到对方是个男性的奇妙状况。因为是小伊芙的夫君才特别在意
吗?还是因为牵涉到那几乎没人知道的预言所以自己失去了平时的冷静…?古音
一边挑逗着法欧一边努力地思考着。
『咕滋~咕滋~咕滋~』被无数发丝缠绕套弄的快感丝毫不输女性的膣内,
唯一的差别只是没有火烫的温度和黏滑的蜜液而已,原本有些乾涩的感觉也在自
己分泌的透明肉汁润滑下渐渐的滑溜起来。随着充分的润滑和不断的摩擦,小小
的帐蓬内也开始响起了暧昧无比的黏液声。
古音无数的的发丝一根根交织起来缠绕在法欧的大肉棒上,就如同是膣道内
无数的细密皱褶一样。
原本被发尖撩拨而产生的麻痒渐渐转变成一种法欧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特殊快
感,将他体内的情欲强制挑起,古音发丝每次套弄带来的快感刺激都让法欧背部
的肌肉不由自主的跟着跳动收缩。
就像是拿着羽毛在肉棒敏感的皮肤上轻轻搔弄一样,力道不足的轻微刺激反
而更加地加深了肉棒的敏感度,让法欧更能清楚的感受到那比膣道还要细密上千
倍的发丝皱褶。如同发丝卷成的膣穴在法欧的肉棒上不断的套弄吞吃着,发出的
暧昧黏液声让古音的脸越来越红。
如果不是小伊芙她们还在外面,而且现在不是交配的好时机的话,恐怕古音
就会『不小心』推倒法欧,和他一起进行『不同物种间的后代生殖繁衍』研究吧
……稍微推了推有些下滑的水晶眼镜,古音有些燥热的心慢慢平复了下来,继续
用自己的发丝快速的套弄法欧的肉棒。
『咕滋~~咕滋~~咕滋~~』虽然古音还有许多其他的方式或是特殊的催
情药剂,可以让法欧轻易的射精,但是她却不知为何没有选择那样子做。只是红
着脸专心地注视冒出透明肉汁的肉棒,一下又一下的操控发丝快速持续套弄着,
让法欧在这特殊的快感刺激中不断颤抖着。
古音发丝卷成的膣穴不断上下套弄着,强烈无比的快感一步步摧毁着法欧的
理智。有好几次他都忍不住的想要呻吟出来……但发出的声音却只到喉咙就被挡
住,最后只发出了『呜咕…』的微弱呻吟声……没过多久,法欧就在古音的不断
强制挑弄下感觉到自己将要到达那屈辱的最高点了。
似乎也感觉到法欧的体温突然上升,满脸通红的古音再次加快了发丝的套弄
速度。终於在法欧全身的一阵剧烈颤抖中让他到达了顶点,早已鼓胀难耐的肉棒
喷涌出大量的精液。黏稠火烫的精液全都射在了古音柔白的发丝上,一滴都没有
浪费的被中空的发丝『咕滋咕滋』的吸收进去。
感受到法欧最高品级精元中蕴含的能量,古音的娇躯也忍不住的开始轻颤。
没想到伊芙选上的这个小夥子居然拥有如此珍贵的精元……这也是古精灵族的聚
灵魔法阵带来的影响吗…?如果不是为了研究必须将这些精元妥善保存,她还真
想好好尝试如此高能量的精元进入体内的美好感觉……
在闭上眼睛稍微享受这股温暖的魔力流淌在自己发丝中的美妙感觉后,古音
的表情突然一变!就在另法欧全身颤抖的高潮快要结束的瞬间,两根发丝迅速硬
化回复成发针的状态,一左一右的刺入他正因为射精而不断跳动收缩的阴囊中央,
这刚好也是聚灵魔法阵的构成核心位置。
还好从法欧的角度看不见这令人头皮发麻的景象,不然恐怕会造成他永久的
心理障碍也说不一定。
法欧只感觉到两腿之间微微一痛,之后就有一股暖流涌入了他的私密部位。
还沉静在高潮快感中的法欧恍惚间以为古音又要用什么奇怪的方式继续挑逗他了,
只是不安地扭动几下。
一进入到研究者的状态,古音立刻恢复了平时的冷静,体内因不明原因升起
的些微情欲也被她强行平复了下来。只有这点精液是不够分析逆推出聚灵魔法阵
的,如果要多次榨取又太麻烦了……只好稍微委屈一下你了小法欧……就结论来
说你也会很舒服的……所以应该不是坏事……
「反射停止神经遮断完毕,等我採样完毕就继续帮你治疗不用担心……」侵
入法欧体内的两根发针以不输现代手术的精密操作,立刻就将法欧的射精反射中
枢完全掌控。原本正常来说只能持续数秒的男性高潮,瞬间被古音用这种奇怪的
方式无限强迫延长。
原本射精已经进入尾声的法欧突然感觉下身一阵跳动,随即涌上的强烈快感
让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突然停不下来了?呜呜
呜啊啊啊……停啊……等等等…呜呜喔……哈啊……哈啊……这种感觉……呜呜
呜啊………停啊……哈啊啊啊………
随着大量精液的不断喷出,法欧堵在喉中的呻吟悲鸣声一层接着一层,但无
论他如何努力都还是发不出任何声音。连续的喷发高潮让他的眼中也瀰漫起了水
雾,腰部更是突破了麻痺的限制,不自主地向上挺起配合着古音发丝套弄的频率,
将更多火烫的精液喷洒在她的发丝上。
法欧喷发的速度似乎有些超出古音原先的预期,黏稠的白液不断从她紧密交
织的发丝隙缝中溢了出来。为了不让变得更明显的黏液声引起帐篷外侧小伊芙的
注意,古音只好急忙又用更多的发丝包覆缠绕上法欧的肉棒,但这却也使得发丝
卷成的膣穴更加紧缩贴合,让法欧再次全身一阵颤抖。
白浊的精液沿着古音的发丝『咕滋咕滋』被吸引而上,最后一滴滴的流入她
左手握着的一个小小的水晶瓶。明明只是三指大小的水晶瓶,但法欧在射了十几
分钟的精液后,却惊恐的发现才装满了还不到三分之一的高度……要採样精液做
研究也不是用这种採法的吧呜呜呜呜!!
但由於全身包含语言中枢的神经都被麻醉了,所以法欧只能用惊恐的眼神不
断对古音示意,要求她停止这种恐怖的榨精方式。但是古音却丝毫不理会他,反
而是继续的用发针在他的阴囊中钻动,利用自己的魔力猛烈激发聚灵魔法阵的作
用,让法欧的精液像是无限的一样疯狂喷出。
这样射出的精液应该就会完美的烙印下聚灵魔法阵的部分组成式了……接下
来只要自己花些时日就可以分析推测出那最核心的部分……再配合自己当年从精
灵族遗迹挖缺出来的残缺图本,应该就能重现这伟大的魔法阵了……啊呵呵~~
真是期待成功的那一刻啊~~
小小的帐篷中,瀰漫着浓浓的精液气味……从那不断传出的淫靡黏液声,和
法欧因为挣扎颤抖而让身下木桌发出的『嘎吱』声,都可以知道这场实验室是多
么的『残酷』……但进入研究者状态的古音已经沉浸在魔法阵的知识中了……完
全不顾法欧那已经快要崩溃的表情………

………
………………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在差不多一小时后,可怜的法欧终於装满了採样用
的水晶瓶……可是这时候的他已经眼神涣散,快要接近昏厥的状态了……古音这
时才看到法欧这个虚弱的样子,略带歉意的对他微微一笑,随手从另外一个水晶
瓶中挑了一些墨黑色的苦涩膏状物塞入法欧的口中。
「黑岩大蜥蜴的骨髓…能大大回复男性的精力…这些量应该足够补充你刚刚
失去的部分了……」
法欧只能用他麻痺的脸庞做出扭曲的苦笑来回应,结果古音还以为他不满意
她的解决方式,歪头想了一想后将手中装满黑岩大蜥蜴骨髓的水晶瓶直接塞入了
法欧的手中。
呜呜…我不是要你补偿我啊……虽然这个东西也还挺有用处就是了……法欧
在吞服下苦涩无比的黑色骨髓后,迅速感受到自己原先就快要被榨空的身子居然
神奇地开始逐渐恢复!一丝丝的暖流从体内开始散开不断向下身汇聚,慢慢滋补
着消耗过度能量的聚灵魔法阵。
几分钟后,法欧苍白的脸孔终於恢复了一丝红润……全身的发软颤抖也缓和
了许多。真是太可怕了……差点就以为等等走不出这个帐篷了……法欧心有余悸
地看着古音手上的水晶瓶,里面恐怕装了自己整整一个月份的精液吧…难不成这
就是传说中的空间魔法吗?还好不是更大的瓶子……
将装满宝贵精液的水晶瓶紧紧塞好,施加魔法封印并小心地收到储物柜后,
古音又开始继续帮助法欧治疗他剩下的双脚脚踝。跟刚刚治疗手腕的流程一样,
法欧又再次被迫注入一瓶又一瓶五颜六色的不知名液体和魔剂,又再一次的被恐
怖的剋砢骨树寄生后挖出魔核强化他的双腿骨骼。
大约在两小时后,法欧的治疗终於顺利完成了。接下来古音又用发针刺入他
的身体各处,帮助他调整刚刚因为吞服太多高浓度魔剂产生的魔力愫乱。温暖的
生命魔力波动在法欧的身体内部缓缓地流动着,让他因为刚刚的榨精及治疗紧绷
的心情慢慢地平复下来。
「这是一种魔虫的卵,被我炼制过后可以轻易的操作它孵化的时间。」古音
将法欧治疗完毕后,又将一种碧绿色的粉末塞入了他的口中。随即又不知道从哪
个角落拿出一张刚和法欧等人见面时她戴的没有脸孔的面具,将自己的真实面貌
再次隐藏起来。
「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法欧立刻就了解古音不想让伊芙
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虽然不知道理由,但是如今生命掌握在对方手上,而且法欧知道古音实际上
应该也没有加害他的意思。所以在思量片刻后就用还未完全解除麻痺的脖颈,艰
难的对古音点了点头。
见到法欧似乎理解了,古音有些感伤地注视着帐篷顶部那块天蓝色的美丽发
光水晶,过了一会儿才深深叹了口气,法欧从她无意间流漏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浓
浓的哀伤。虽然他很好奇古音和伊芙过去究竟有什么关系,但看到她这表情后法
欧即使有满腹的疑问,也还是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将法欧体内因魔剂引起的魔力愫乱调整稳定下来后,古音又再次检查了一次
他四肢的伤势,确认完全没问题后就将他身上的麻醉解除了。随即古音一句话也
没有多说,待他将衣服穿好后就拉开门帘用发丝卷起法欧抛了出去,还差点撞上
在帐篷外不断探头探脑的洛洛和沙姬两人。
见到法欧终於走出帐篷,早已心急如焚的众女立刻围住了法欧,东摸西摸的
检查着他的伤势究竟有没有痊癒,在得知他真的已经完全痊癒后高兴的喜极而泣。
伊芙更是直接扑到了法欧的怀中哭了起来,这让慢了一步的洛洛和米亚丝气的触
角都挺直了,沙姬也不安分地在一旁起鬨着。
知道自己失态的伊芙这才有些不甘愿的稍微离开法欧的怀抱,没想到就在这
一眨眼法欧就被高兴的洛洛和米亚丝抓去抛上抛下了。最后还被一把丢入沙姬的
大口中,如果不是伊芙赶忙阻止恐怕法欧当场就会被高兴过度的沙姬来场热呼呼
舒服无比的『情感交流』了。
好不容易从沙姬口中爬出来的法欧这下子全身又沾满黏液了……不过这样也
刚好洗去掩饰了他身上的淡淡精液气味……法欧真的很怕又被鼻子超灵的米亚丝
抓个正着……别忘了他上次被赤萝和蓝丝偷吃事后可是被米亚丝发现,还被迫承
诺了之后必须单独『服侍』她几天啊……
而在将法欧治疗完丢出帐篷后,古音就紧闭着门帘没有再出现了……也不知
道是立刻就一头栽进了研究中,还是不愿意见到伊芙怕被认出来……这让法欧原
先想要在治疗后询问她关於自己身上聚灵魔法阵的相关问题也无法实现了,只能
默默对着帐篷行了个发自内心的感谢礼。
法欧轻轻叹了一口气,将古音送给自己的残缺魔法书和黑岩大蜥蜴的骨髓小
心的收好。经过这次的部族竞赛事件后他深刻的体验到自己的实力在这个世界是
如此的弱小,如果不是运气好能碰上古音这个沙漠隐者……自己就成了废人一个
了……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
在等待了许久之后,古音依旧将自己关在帐篷中不肯出来。这让想要好好对
她道谢的伊芙有些小失望,但眼看天色逐渐开始昏暗……深明在沙漠半夜赶路是
多么危险的她知道自己等人必须要尽快上路了,只能和沙姬讲好在认证考验结束
后再回来好好答谢这个神秘的沙漠隐者。
---------------------------------------------
在法欧人离开后,古音从帐篷中缓缓走出,默默的望着逐渐消失在地平线那
一端的黑色身影。
柔白的发丝在寒风中不断的飘动着,夕阳橙色的光芒映照在她的俏脸上,已
经将面具脱下的古音神情肃穆的不知道在静静思考些什么。
「没想到会原先预料的状况不同…如果预言真的因此成真的话……就代表那
个灾难也快要……」
古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的表情,这五百年来预言的压力一直压在她身上
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始终无法确认这则预言的内容对於魔族的影响会大到什么程度……毕竟这
预言同时预告了魔族的再次辉煌与永远灭亡…永夜之主啊……我该如何选择才好
呢……?古音望着天空轻轻叹了一口气……从种种的迹象看来……或许真的要面
对最坏的状况了………
「留给我们的时间恐怕所剩无几了……看来我也必须马上开始行动了呢……
…」望着法欧和伊芙等人的身影消失在沙漠的远端,古音似乎终於下定了决心。
只见她的发丝一根根向上扬起,随着古音口中艰涩咒文的咏唱,庞大无比的魔力
波动瞬间垄罩了整座蜃绿洲。
在一阵剧烈的空间震荡后,蜃绿洲和古音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只留下黄沙表
面上残存的些微痕迹。
如果伊芙还在附近,大概凭着这股熟悉的魔力波动就可以瞬间认出古音的真
实身分——圣魔族中唯一被称为贤者,九大系魔法全都达到圣阶颠峰的伟大人物,
同时也是伊芙小时候的魔法导师…
在顺利完成治疗后,法欧等人又再次回到了沙漠的旅行之中……在不远的前
方,就是他们即将进行认证考验的最终地点——『魔都埃罗』……但在这背后,
却似乎有某些阴影开始暗潮汹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