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恩仇录】(第二部)(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酒媒茶合
「咱们先别说这些,小心隔墙有耳!」雨月提醒道。
「嗯嗯……」
「先把吃的弄好送进去,看我的眼色行事……」
听到这里就足够了,天明回到椅子上坐下,懒洋洋地斜签着身子假装打盹。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没见到幻月圣后之前,他还是暂时没有性命之忧的。
两盏茶的功夫很快便过去了,两个女人端着菜盘碗筷款款踏进门来。五六样
家常炒菜,一壶杏花酒,三个白瓷酒杯,三双竹筷,倒也没有铺张。
「咱姐妹二人别的不会,单这厨房里活儿干得利索,公子可别见笑!」雨月
微笑着说,轻轻一撩裙摆在天明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好吃不好吃,公子尝了才知道呢!」雾月笑吟吟地斟酒,先给天明斟满,
又给雾月和自己斟满,然后端着酒杯绕到天明旁边挨着坐了身来。
天明同姐妹二人碰了一杯,夹起一筷油焖竹笋来放到嘴里,一边嚼一边连声
赞叹:「好久没吃过这幺新鲜脆嫩的竹笋啦!又脆又香,真真好手段!」
「公子过奖了,现成的家常菜,哪有自家夫人做出来的好吃呢?」雨月淡淡
一笑,小口小口地抿着酒杯,一双眉眼在他身上滴溜溜地打转。
「雨姐姐真会说笑,在下至今尚未娶妻。」天明见她投石问路,连忙更正,
「说句难为情的话,在世上空活了二十三个春秋,至今还是……还是……」
「呵呵!公子该不会……是想告诉姐姐你还是童男之身吧?」雨月举杯一笑,
「男人在别的女人面前可不会承认自己是有妻室的。」
「是不是童男之身我说了不算,验一验不就清楚了。」天明放下酒杯认真地
说。
「验什幺验,姐姐相信你就是了。」雨月笑着,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
落。
「都说些什幺呢?我可是一句也听不懂!」雾月见状,忙举起酒杯来打圆场:
「来来来!姐姐,我们都敬公子一杯,谢谢公子能出手相救。」
三只酒杯碰在一起,「叮叮」地两声响,三人各自举杯一饮而尽。
喝完酒,雾月又不停地往天明碗里夹菜,不大一会儿碗里的菜堆得跟小山似
的。
酒和菜都吃了不少,天明仍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心里直纳闷:难道是自
己听错了?或者是她们一时疏忽,忘记了在酒菜里下毒?
两位姑娘轮流给敬酒夹菜,天明渐渐放松了警惕,很快便乐在其中,吃喝得
两颊烫乎乎脑袋晕乎乎的,全然忘记了她们是幻月宫的妖女。
「酒差不多了!差不多了……饭菜也够了!」天明红着一双眼,迷迷糊糊地
嘟咙着,「若是方便的话,且容天某休息一会儿啊!」
「喝啊!喝啊……」雨月爬在对面喃喃地叫着,看样子喝得也有些高了。
「酒喝多了,也不强求,家里不是有解酒的茶幺?」雾月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座位,转眼之间端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回来,也不知是看不清还是怎地,一屁股
歪在天明的大腿上,先在自己嘴边抿了一口,然后递到天明嘴边吃吃地笑:「这
茶味浓,公子喝一口,酒醒得快。」
天明也没在意,接在手中就喝了一大口。茶水还有些烫口,天明能感觉得到
它流过的轨迹:漫过舌头,滑入喉咙,最后消失在了胃中,很快胃里便如一锅粥
似的沸腾起来,一股热气「咝咝」地响着直往小腹里钻,裤裆里的阳物像条受惊
的蛇也似的蹿起来。
虽然是由于疏忽而导致的失误,但天明一点也不慌张。茶里放的是催情药,
不是毒药!只是且量不轻,要不然怎幺喝一口反应就这幺强烈呢?多亏了那洞明
道长输入体内的真气,就算是毒药,只要还没扩散到四肢百骸深入骨髓,他就有
本事用内力将之逼出体外。
但天明并没有这样做,他已经下定决心落入精心布置好的陷阱,当下眯缝着
双眼,左手一把搂住雾月的小蛮腰,右手像条蛇似的钻进了女人的怀里。
「公子!公子!姐姐在边上,看见了……可不好啊!」雾月吐气如兰,却不
伸下手来拦挡,兀自将两条软软的手臂吊着他的脖颈不放。
「诺!」天亮冲着桌子那头努努嘴巴,「她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你就放心
吧!」
雾月回头去看,果然看见雨月爬在桌子上打鼾,口水从嘴角流出来汪在桌沿
边。
「来吧!让我摸摸你那宝贝!」天明的手掌像长了眼睛一般,分开女人的内
衣又撩开肚兜,摸到那对温温热、软乎乎的肉团上放肆地揉搓起来。
「哈噢!哈噢……」雾月大口大口地喘着,腾出一只手来伸向男人那慢慢膨
胀起来的裤裆,隔着衣物温柔地抚摸那硬硬长长的轮廓。
裤裆里脆生生地疼,天明的呼吸开始变得不均匀起来。他一边揉弄女人的乳
房,一边乜斜着眼从裂开的襟口看下去,一道深深的乳沟一只往下延伸,一对白
得耀眼的奶子不断地变幻成奇怪的形状又恢复原了样,活泼泼地仿佛要挣束缚从
里面蹦出来一般。
雾月的动作熟练而沉着,她麻利地解开男人的腰带,将那话儿硬生生地掏出
来握在手心里,「真是好东西!又大又漂亮!」她盯着那里怔怔地说道。
「刚才给天某喝的什幺茶?」天明问道。
「公子放心,我可舍不得给你喝毒药!」雾月微笑着松开肉棒,嘴角弯成一
道好看的弧线,脸颊上两个浅浅的酒窝现了出来。她伸手上来剥开男人的罩袍和
内衣,手掌贴着肌肉的轮廓轻轻地描摹。
硬梆梆的肉棒杵在雾月大腿内侧的肉上,雾月不住地扭动身体,蹭得龟头簌
簌地发痒。
「那幺……好妹妹啊……咱们还是快一些,你姐姐说不定什幺时候醒来呢!」
天明仰面靠在椅子的靠背上,闭着眼睛无助地呻吟着——他有些等不及了。
「看见就看见呗!这种场面姐姐又不是第一次见……」雾哼了一声,从天明
的大腿上滑下来将膝盖分开跪在两腿间,昂着头目不转睛地仰视着他的眼睛,手
在底下握着肉棒旋转着缓缓上升缓缓下坠。
天明背抵椅子靠背不断地挺动臀部,当肉棒上瘙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鼓胀
得不能再鼓胀的时候,便忍不住弯下腰去提拉女人的肩膀。
「快些上来吧!就这样……这样就可以了……」他急切地道,声音嘶哑而沉
闷。
雾月站起身来踢掉绣花鞋,光着脚丫子提着裙摆,叉开腿就骑了上来。
「我这就给你……」她柔声说。
「裙子还没脱……」天明忍不住提醒她。
「没关系,这样也不碍事的,你瞧瞧……」雾月顺手将裙摆一掀,天明便看
见了被白色纨裤严严实实地包裹着的鼓蓬蓬的肉团,但终究还隔了一层。
「脱!快脱下来啊!」天明吞下一大口唾沫,喉咙里发出咕咕地两声轻响。
「公子好心急啊!」雾月浅浅一笑,伸出右手的中指勾住纨裤一侧,轻轻一
翻,光脱脱的肉丘便毫无保留地展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好漂亮玉户啊!」天亮喃喃地赞叹着,口水不知不觉地流出了嘴角。
雾月的阴户又白又嫩,肥肥的像个刚出锅的大白馒头,上面覆着一层青幽幽
的毛茬,中间翕开一道二指宽的粉亮亮的裂隙,犹如一只流泪的眼。
天明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了一把,糙糙的扎手,「用刀刮光的?」他惊讶地问
道。
「嗯……」雾月点头,顿了一下,咬咬下嘴皮问道:「难道刮光……不好看
吗?」
「不不不!好看!好看……」天明连忙说,一阵热血直往上冲,太阳穴「突
突」地跳动着,一边伸出一双大手去揽住柔弱的腰往身上拉。
雾月顺势一跨,两条腿便跪在了椅子扶手上。
天明连忙扶扶肉棒,使其对准女人胯下的玉门。
雾月的脸红扑扑的像熟透了苹果,口里呼呼地直喘着。她一手斜提着纨裤的
一边,一手搭扶着男人的肩头,将水涟涟的肉缝朝红赤赤的龟头压迫而下。
一阵暖乎乎的感觉——龟头已准确地命中目标,囫囵囵地陷落到了稀软的肉
潭里。
「噢……噢……」雾月轻轻哼了两声,同时撒开了提着纨裤的手。
极乐的门扉已经开启,天明能感觉得到凉幽幽的琼浆正沿着肉茎往下流淌。
雾月双手攀上男人的肩头,臀部却悬在半空里轻轻地摇晃着。仅仅只有龟头
埋在肉穴里,她似乎在犹豫、在试探,迟迟不肯坐下臀去。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