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14-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
陈理运气无名神功,一掌劈向张凤梧,「啊」的一声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的
衣服被内功镇得破碎两边,张凤梧一下被脱光成了小白羊,陈理看着那倾国倾城
的绝美脸蛋,白皙粉嫩的肌肤,那挺翘柔软的乳房,黄金分割的水蛇腰,平坦得
没一丝赘肉的小腹,光洁无毛的倒三角地带,浑圆修长的美腿,还有那春水泛滥
的神妙之地。
张凤梧惊讶陈理的武功变态,自己完全不是对手,想了想武功不是你对手,
咋们比房术。
陈理也是第一次如此清楚看张凤梧,肉棒更是硬的要爆炸了,感谢上天的造
物完美,真是个妖孽存在。只见陈理把左脚抬起踩在了一张椅子上,拍了拍于敏
柔,于敏柔转身跪在陈理屁股下,伸出红艳小舌舔食着陈理的菊花,「想要就自
己过来帮我吹箫,」陈理道。
张凤梧极阴体本就敏感无比,看着于敏柔在哪吸吮巨大肉棒,发出的吸吮声
口水声,早就按耐不住了,也不扭捏向着陈理走去,陈理一把用手抚摸着张凤梧
坚挺的乳房,拉她玉手握住自己的紫屌,在她耳边轻道。
「我的女人身材就是好啊,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我,跪下来吹吹萧。」
张凤梧慢慢的张开眼睛,运气极阴内力,使得整个人妖媚不已羞答答的娇吟:
「陈理……你好坏喔……一来就脱人家衣服……我才不和你……吹萧……」
陈理一指阴力隔空弹射在张凤梧花瓣上的花蕾中,一震下张凤梧花瓣的麻痒
剧烈起来,不自觉的扭动起香臀来。
张凤梧知道自己小手段没吃到好,反让自己愈加难受,跪下用玉手撸起紫屌
数下,便停了下来,但她没有放开手。于敏柔笑淫淫的看着张凤梧,推着陈理的
屁股向前让那坚硬无比肉棒到张凤梧的小红唇上,张凤梧吻着龟头和用舌头舔了
一下马眼,并用淫邪眼神望着我。
张凤梧运气极阴内力使得诱惑的火辣红唇冰凉冰凉,樱桃小嘴慢慢的张开,
狰狞巨物全根放进她又暖又湿的口里,突然又换成九阳神功小嘴一下右变得火热
起来,用起房术中的口技摇头套弄,吸缀着紫屌,舌头还缠绕着龟头舔着。
于敏柔虽然不会武功,但相当了解男人,陈理被冰火九重天攻击时,用纤纤
玉指插进了陈理的菊花,按,顶,挤,抠,使陈理受不了叫道,「嗯……嗯……
对……来了……就是这样……喔……射了……」陈理大开精关,一股一股阳精喷
射而出,陈理不是控制不住泄身,是那种快感自己不想停止。
张凤梧开始被激射的阳精呛了下,差点缓不过气来,过了会就熟练的采补起
阳精,毕竟是超宗师级的阳精。
而这边于敏柔用舌头和手指玩弄陈理的菊花,一手正在抠弄张凤梧的花瓣,
张凤梧被巨大的肉棒堵住,只能「呜呜」叫了起来并且花瓣流出的春水更多了。
于敏柔这时到:「是时候了,凤梧妹妹把二哥吸干,让他的凶器老实点。」
陈理在感受着给采补的猛泄感觉,感到功力快要掉落到宗师境界了,连忙运
功止住精关,抽出硬挺的肉棒,把张凤梧抱上竹榻,慢慢一点一点的往那满是春
水的花瓣插了进去。
「啊……陈理……好大啊……我没有弄过这么大的大屌……喔……哥……慢
慢来……人家里面太小喔……啊……」张凤梧就刚才那阵采补就突破到中期一流
高手境界了,宗师的阳精就是好。
陈理刚才被采补了下,现在状态还差点,就慢慢拉出再插进,在花瓣口磨擦,
这时于敏柔的手温柔的在张凤梧高耸双乳上画圆,用舌头舔着酥胸上凸起奶头来
增加她的兴奋。
??
「门主……我……受不了啦……给我把……不要折磨我了……」张凤梧媚眼
如丝看着陈理,娇声求道,接着陈理开始慢慢运功加持肉棒,使得更硬更粗,陈
理使劲的插入张凤梧的白虎花瓣里,使张凤梧忍不住「啊!」的一声轻叫,接着
就是狂风暴雨的抽插,啪啪啪声音传的很远很远。
「喔……哥……亲夫君……啊……好爽……你干得凤儿……好舒服啊……哦
……喔……」
「喔……小淫娃……老是装侠女……明明有个淫荡的身体……啊……啊……
肏死你……」
「夫君……快一点……再快一点……啊……再深……再深一点啊……啊……
好舒服啊……喔喔……喔喔……」张凤梧已经运气九阳神功和极阴内功,交替轮
换,收缩阴阜,一阵一阵,使得陈理也运起无名神功招架,用起九浅一深,用力
一顶,使得花心酥麻连连,连喷春水,你来我往,杀的是惊天动地,声音震天。
张凤梧被陈理干的连声娇呼,看得在旁边的于敏柔心痒难搔,趴起身张开双
腿挂过张凤梧的头,湿哒哒的花瓣还带有阳精的腥臭在张凤梧嘴巴上磨擦,轻轻
的呻吟。
于敏柔趴在张凤梧的头上香臀挺起,陈理看着她的香臀上的菊花一张一开的
开合,陈理边干着张凤梧边趴下,用手指进出那朵绽放的菊花,弄得于敏柔呻吟
得大叫了起来。
「啊啊……二哥……就是这样……好爽啊……再深一点……啊啊……」
「啊啊……夫君好厉害……我快爽死了……干死小凤了……啊啊啊……好舒
服……快点……喔喔……喔喔……」
张凤梧功力自然比不上陈理,但于敏柔跨坐上来,使得张凤梧用嘴吸吮于敏
柔阴精,一起对抗陈理。
陈理看着张凤梧舔食吸吮于敏柔粉嫩的花瓣,自己用手指插干着那褐色菊花,
马上抽出那沾满张凤梧春水紫屌从后对准张凤梧的娇嫩菊花,腰部一定,插进张
凤梧的后花园抽插了起来。
「啊……夫君……好爽啊……用力……快一点……啊啊……大肉棒……快干
死我的小菊花……快……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张凤梧也不是第一次
走后门了,一会就适应了,和肏弄花心不一样的感觉一波波传来。
「啊……小美人……菊花好紧啊……好舒服啊……啊」陈理刚换个地方,差
点没守住精关,实在太紧了。
「喔……哥哥……快……快啊……啊……不要停……不要停……啊……要射
……射入菊花里面啊……喔喔……喔喔……」张凤梧给一下一下的猛顶,顶得浑
身快感连连,已经不堪重负,要泄身了。
而这时陈理把于敏柔拉下来,和张凤梧叠在一起,花瓣对花瓣,花蕾对花蕾,
一会于敏柔从惊讶回神,轻吻着张凤梧那殷桃小嘴,玉手一边一个揉捏着胸前软
肉,张凤梧也毫不示弱,吸吮着于敏柔香甜的津液,玩弄着对方凸起的奶头。
陈理在张凤梧菊花猛攻数招,提起肉棒,狠狠的干进她的白虎穴,「啊……
好爽啊……」。有肏进于敏柔的蜜穴,后是菊花,在四个洞里来回抽插,玩的不
亦乐乎。
「喔……夫君……先干菊花……等凤儿也爽爽菊花……啊……才干小蜜穴啊
……喔喔……啊啊……」
陈理干着于敏柔蜜穴,看着张凤梧的白虎花瓣不段流出春水,实在太兴奋了。
「二哥……小妹要……爽了……出来了……泄了……啊……好舒服……」于敏柔
全身抖动着,剧烈的快感使得她失神,晕死过去,毕竟现在陈理用了内功,普通
人是受不了的。
接着陈理抽出肉棒,腰部一顶,进了张凤梧的菊花深处狂暴的挺动腰身「啊
……门主……哥……受不了……要泄啦……啊……夫君……泄给我……啊……我
要来啦……哥……啊啊啊啊……」张凤梧可以坚持到现在已是强弩之末了,菊花
一有异物进入的刹那,到了顶点。
陈理在感受着张凤梧高潮后的紧缩,紧到极致的快感,令陈理的阳精激射而
出,毕竟以一敌二,待泄得差不多时,运气无名神功采补起来,趴在女儿身上喘
着气,而肉棒还插在张凤梧菊花里面,菊花不段的一收一放,夹得肉棒好舒服,
每次菊花收缩,便把陈理的阳精每一滴也全部吸光。
陈理采补了张凤梧的全身功力,使得自己巩固了超宗师的境界。张凤梧虽然
不是陈理对手,在功力的运用更加得心应手了,拥有极阴体,被采补了的功力很
快会恢复。
陈理叫来下人把晕死的于敏柔送回房间休息后,对着张凤梧道:「我的人已
经发现那条船了,床上还有大量的血迹,你的小情人中了我的无名神功,活不久
了,想想以后跟我把。」说完就离开院子了,也不怕她逃跑,刚采补完她功力,
现在只是普通人,放心的留下张凤梧在里担心玉龙哥哥安危。
爱是疗伤毒药,恨是夺命飞刀,人生坎坷何必纠结烦恼,好人自会有好报。
连续两天,陈理和朱梓都没有在王府里看见他们的身影,也没派人来找过张
凤梧,几乎对她是不闻不问,但看管的却非常严,她能在王府内走动的地方被只
限于房间和花园两个地方,而张风梧想去找王妃也一直没机会,王府似乎陷入了
一种不同寻常的沉寂,见不到王妃那么她的计划也无法实施,该怎么办呢?张凤
梧开始着急起来,坐立不安。这天中午张凤梧用完午饭后,便开始询问春雨、夏
露等四人,她说道:「最近王府有什么事发生吗?这几天安静的几乎鸟都不叫了,
你们知道王爷去哪了吗?」
春雨:「去哪我们到不知道,不过听说王爷有桩大买卖要做,所以必须亲自
去,好像是跟那个陈老板一起走的,现在王府一切事务都由胡总管打理,其他的
也跟我们无关,我们做下人的也不敢多打听,姑娘,你问这些做什么?」
张凤梧:「哦,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只不过最近太闷了。」
这时旁边的秋霜说话了,:「哎,我倒听说王爷好像不是做什么大买卖,似
乎是听说太子巡游访查民情,王爷是外出为太子准备礼物了,是找的陈老板帮忙。」
张凤梧听到这,疑心大起,夜探王府那日就听到他们要对太子下手,没想到
这么快就行动了,难怪他们没时间来管我,趁他们不在王府正是我逃走的好时候,
张凤梧又问:「那王妃有没有跟着去呢?」
夏露:「没有,王妃很少出门的,平日除了去庙里上香,就是在王府里待着,
也从不参与王爷的事,所以才会如此得王爷的宠爱。」
张凤梧:「哦,看来王妃不但貌美还善解人意了,那你们觉得王妃为人怎么
样呢?」
春雨:「我们做下人的怎么敢评价主人的人品呢,冬雪曾经伺候过王妃,她
应该最清楚。」
春雨不愧是在王府时间最长的,时刻都不忘把自己跟一些敏感事脱离关系,
转移到别人的身上,冬雪少不更事,当然不会有这么多的想法,她说道:「没错,
我是伺候过王妃一段时间,当时我刚来王府不久,什么都不懂,经常做错事。」
这时旁边的秋霜插了一句嘴,:「你现在也经常做错事,上次还是我帮你解
得围呢。」
冬雪:「那都多久的事了,你不要总拿她来说事好不好,我在回姑娘的话呢。」
几人看她着急的样子笑了笑,张凤梧说道:「好了,让他接着说吧,你们在逗她,
她又要脸红不理你们了。」
冬雪接着说道:「王妃为人很好的,从不怪我不懂事没规矩,还教了好多东
西呢,她问我的来历,我说自己被卖到这里,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她还差点哭了
呢,她说她也跟我有相似的命运,看到我就想看到当初的自己,母亲生病没钱治,
她便卖身救母,后来是王爷帮助了她,开始并没有要她卖身到王府,后来是王妃
自己为了报恩甘愿来做丫鬟的,而王爷却对她很是喜欢,竟封她做了王妃,嗯,
王妃就跟我说了这么多,那一年多时间是我过得最好的一段日子了。」
张凤梧:「没想到王妃还是这般命苦的人,难得她有一片善心。」春雨:
「就是,在王府这样的环境里还能有这样的好人确实不容易。」张凤梧听了这几
个丫鬟的话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陷入了沉思。
这四个人见张凤梧再没其他吩咐,怕打扰她休息,纷纷都退了出去,刚走出
门口突然看见王妃向这边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一群仆人,仍是一身雍容华贵的打
扮,远远的就有一种这是一个真正的女人的感觉,转眼间就来到了门前,见到这
四个丫鬟,问了一句:「张姑娘在里面吗?」
四人早就跪在了她的面前迎接她,听到王妃问话,赶紧回道:「在。」王妃:
「好,你们都退下吧。」她们四人赶紧起来后退着离开了,王妃于敏柔又回身对
跟着的人说道:「你们也不必进去了,在这里等着吧。」
众人纷纷低头应了句:「是。」
于敏柔站在门口定了定神推开门走了进去。
张凤梧在里面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心里顿时感觉黑暗中见到了一缕阳光,
马上站在了客厅内等着她进来,当看着于敏柔站在了自己面前的时候,张凤梧行
了一下礼,说道:「凤梧见过王妃姐姐,迎接来迟,还望见谅。」
于敏柔笑道:「凤梧妹妹今天怎么这么客气,我来时还怕你会说我是荡妇贱
人把我赶出去呢。」张凤梧苦涩道:「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何况我也好不
到哪里,有什么资格说王妃姐姐,凤梧很喜欢王妃姐姐您的。」于敏柔温柔道:
「如此真是再好不过了,看来我来时候的担心都多余了,其实我真的挺喜欢你的,
如果能有你这样的一个妹妹那真是求之不得啊。」
张凤梧微笑道:「你本来就比我大,叫你一声姐姐有何不可,不过我有个疑
问,像朱梓那样的人,你知道的,以你的条件你为什么还心甘情愿的跟着他。」
于敏柔一脸的爱慕像回想起什么似的,柔情道:「为什么?我只知道她对我
很好,其他的我都不管,也不想去管,凤梧妹妹是想说他很贱对吧,他配不上我?
其实很简单,我很喜欢朱梓,喜欢到我可以为他做任何事。」
张凤梧有点惊讶王妃的回答,王妃前几天的行为可不像爱朱梓的,疑问道:
「王妃姐姐,妹妹疑惑你真的喜爱朱梓,不是陈理?。」
于敏柔发至内心的柔情道:「二哥是很强大,和二哥爱过后,身体就记住了
二哥如魔神般的强大,凤梧妹妹也体验过就不多说了。说真的朱梓满足不了我性
欲,但他允许我养娈童,找野男人,他除了这点有点变态嗜好,其他对我很好很
好,我心里只有他一个人,朱梓他喜欢看我找男人,我就找男人,他喜欢我羞辱
他,我就羞辱他,他让我去死,我就去死。」
张凤梧听了王妃的深切表白后,深有同感道:「玉龙哥哥为了救我,中了陈
理无名神功一掌,现在生死不知,而我为了玉龙哥哥顺利逃走,就被胡乘风抓回
来了,接着又给你二哥什么,现在过了好多天了,我很担心玉龙哥哥,那王妃姐
姐放了我把,如果你真的对朱梓很重要,那你放了我,他也自然会原谅你,这不
也是你验证你们感情的时候吗?」
张凤梧体质特殊没错,功力就算被采补也会恢复,但要几天时间,功力越高
恢复时间久越长,现在张凤梧最多恢复了五层功力,只能达到二流高手境界,想
要完全恢复,还得几天时间,张凤梧等不了了,万一陈理办事回来了就更没希望
离开了。
于敏柔被问得说不出话直摇头,她仍是那样软绵绵的口气道:「不,不,我
想帮你,可我也不能背叛他,只要我喜欢的人对我好就足够了,我不管他为人是
好还是坏,这都与我无关,即使他以后会忘了我,可他只要对我好一天我就不能
对不起他,我宁愿活在谎言里,那样就不会痛苦,你能明白吗?」
张凤梧见她有点激动,心想不能再逼她了,如果逼得太紧可能会适得其反,
这是我的唯一的机会,现在王府之中她的话最有分量,让她带我出去最合适不过
了,如今玉龙哥哥是生死未卜,天地门又联合王府准备对付太子,再耽误下去就
来不及了,我必须先稳住她,想好之后张凤梧对于敏柔说道:「好,我不逼你了,
可你不觉得你这样太傻了吗?这样做值得吗?」
第十五章
于敏柔:「爱情本来就是没理可讲的,值不值得做过以后才知道,何况自从
我成了他的王妃,她对我一直都是爱护有加,他知道我的要求很简单,所以从不
跟我说他的事,一心一意陪我过简单的生活,每次他办完事回来很累的时候看着
我在床上偷着人,然后在我这得到其他地方没有的舒适,我给了他安逸,我能忘
却外面的不如意,在我面前他是最放松的,仿佛世界只有我们俩,有了这我还有
什么不满足,还想什么值不值得。」
张凤梧听她说的时候也是感慨万千,一个仇恨满腹的人居然也有承受不了需
要一个女人来陪伴倾诉的时候,他们的感情看似倒也甜蜜,看来什么人也摆脱不
了这个情字,不知道我跟玉龙哥哥以后会怎么样呢?
如果他还活着他会不会也在想我呢?
女人就是感情的动物,当两个女人有了些相同的想法时,沟通起来就更容易
拉近了,张凤梧听完她这番言论,回道:「听完你的描述,再看你的表情,满脸
的幸福,现在即使他叫你死估计你都会毫不犹豫,我懂了。可是,你们彼此沉浸
在幸福里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别人呢?你们在这里海誓山盟,可曾想过别人的誓
言却被他破坏了,也许你久不离王府见不到他们的惨状,也许你也不相信他会那
么做,那我呢?我被关在这里,我知道了他的秘密,你认为他会放过我吗?难道
要我看尽你们的甜蜜后,自己一个人孤单的死去吗?你我同为女人,你应该清楚
女人的想法,那是何等的折磨啊。你今天来不就是想看看我吗?不就是你动了恻
隐之心,想替他做一些弥补吗?你关心我难道都是假的吗?我知道你心地善良,
所以我也并不想难为你,可也请你替我想一想,替那些无辜的人想一想,救人一
命胜造七级浮屠,就算你替你的王爷积德了,不好吗?」
张凤梧这番话情真意切,发自肺腑,以女人的视角感受来说服于敏柔,正击
中了她的弱点,她为情而不愿做对不起朱梓的事,同样为了情她也可以做有助于
他人的事,她听了张凤梧的话心里开始活动了,脸上表情有了变化,心里想起自
己也曾是个苦命的人,如今飞上枝头变凤凰就可以忘记过去吗,我怎么能眼睁睁
看着这样的一个年轻的柔弱女子死在我的面前呢?
我今天来是为了什么?
我只顾维护王爷却忘了她和我同为女人的无奈,我一定要帮他,一切后果都
由我来承担。打定了主意,于敏柔整理了一下心情,对张凤梧说道:「你所得对,
我今天来本就是想看有什么能帮你的,我不愿意看见别人的惨痛经历,当然更不
愿意见你发生任何事,所以我决定帮你,你准备一下,今晚我就带你出去,出去
以后就不要再回来,走得越远越好。」
张凤梧听了她的话当这是喜出望外,只觉得刚才的话让她有了些触动,没想
到她这么快就答应了,当即问道:「那你怎么办?你不怕他知道后会对你下手吗?」
于敏柔:「你放心吧,我自有办法,他不会把我怎么样,就是真的把我怎么样了
我也决不怨言,那是我的命。」
张凤梧听了很是感动,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似乎说什么都是多余,只能默
默的接受她的好意,这不也正是自己想要的吗?接下来两人商量了一下行动的时
间步骤,决定在天黑后由于敏柔带着张凤梧从后门出去,张凤梧扮作于敏柔的贴
身丫鬟,认为有她带路没人会敢阻拦,商量好后便各自回去准备了。晚饭过后,
于敏柔就来到了张凤梧的住处,张凤梧在江湖已历练了一段日子,再加身怀武功,
她并不害怕,只是在祷告不要出什么岔子,而于敏柔就不同了,她天生柔弱,何
况第一次做这种事,还是在欺骗自己的爱人,心里难免七上八下,坐立不安。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黑,二人向王府后门走去,这一路都没遇见什么人,十分
顺利,可是就在到了门口准备出去的时候,有了麻烦,胡乘风突然出现了,拦住
了他们的去路,二人顿时紧张起来,心里发了慌。
胡乘风突然出现在后门,张凤梧和于敏柔都出乎意料,心想他怎么会在这?
难道有人泄露了吗?可是谈这件事的时候屋内只有我们两人啊,二人都有些
摸不着头脑,两个心怦怦跳了起来,当下也只有硬着头皮面对了,见机行事吧,
张凤梧首先定了定神,拉了一下于敏柔的衣角,示意她说话,于敏柔还有些惊魂
未定,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但事到临头也只好接招了,当下向前走了一步说道:
「胡,胡总管,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胡乘风:「回王妃,属下奉命管理王府的一切事务,唯恐有何处理不当失职
之处,所以每当夜幕降临必亲自四下巡察一番,以保证王妃等府内众人的安全,
不知王妃为何这么晚还不休息,深夜来此有何贵干啊?」
说话时表情怪异,似乎有所怀疑,但天色已黑看不清楚。于敏柔一时竟回答
不上来,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回答,这时张凤梧在后面说话了,:「王妃想要做
什么轮得到你来管吗?还不快退下,耽误了王妃的事你担待得起吗?」又用上传
音入密在胡乘风耳边又道:「等下,我挟持王妃,等带到荒山野岭时,打晕她,
胡大哥那时还不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张凤梧心里却是想怎么干掉这胡大哥,自己到现在这样都是他造成的,虽说
功力给陈理采补去了,这几天也恢复了五层,才二流高手境界,九阳神功到了第
六层,如果把他采补了,功力恢复是肯定的,就不知道九阳神功会不会更进一步,
毕竟那家伙是一流高手,自己前天新创出一招冰火九重天房术,正好拿他开刀。
天地分阴阳,先出现极阴,阴极生阳,而后阴阳调和,生生不息,敷衍万物。
房中术自古就有,讲求采补,阴采阳,阳采阴,采补中的战斗称为采战。因为先
天关系,男人女人都要在极阴之地出生,男人修阳先天就低了一个等级,女人修
阴没什么影响。
张凤梧看过房中术的书籍,以前是个老处,什么都不懂,讲了也不懂,经过
几天调教后,心中所知廓然开朗,才有信心凭二流功力挑战一流高手。
其实胡乘风是在这专门等着的,下午王妃去张凤梧处呆了好几个时辰,晚饭
后又去了这些事情早就有人报告给了他,他就怀疑有事情,派人时刻盯着她们的
动向,当得知他们向后门来的时候,以胡程峰的轻功很快就先她们一步到了门前
准备拦截她们,果然让他等到了,可是他并没有说破,仍是故作不知的样子进行
盘问:「哦,王妃出去做什么属下自然是无权干涉,但我身为总管就一定要保证
王妃安全,否则王爷怪罪下来,我更是担待不起啊,王妃平日都很少出门,今天
这么晚了想要出去办事,想来肯定重要,我实在为难,不如就由属下代劳替王妃
去办,您看怎么样啊?」于敏柔一听觉得今天这是遇到大麻烦了,强作镇定勉强
笑了笑说道:「胡总管日夜操劳,怎么敢再麻烦你啊,我看就不必了。」
说完想尽快带着张凤梧走,可胡乘风又上前拦了下来,说道:「王妃,身为
下属,理当为主子分忧,王妃还是不要客气了,您身份高贵千万不能出事,还是
交给属下办吧。」
这么一来,于敏柔当真是无计可施了,胡乘风拦着不让出去,事情就办不成,
急得心都要出来了,张凤梧打定了主意,从后面用手一下子就勒住了于敏柔的脖
子,于敏柔还正在着急不知怎么办呢,突然自己被制住了,更是吓了一跳,不知
所措,惊慌地说道:「你,你干什么?」
胡乘风在一旁装着一惊,他立马一边伸开双掌,暗运内力,做好了突然出手
的准备,一边安抚张凤梧,对她说:「张姑娘,我知道你就是想要逃出王府,可
以,我可以放了你,但请你放了王妃,千万不要伤害王妃,我们一切都可以商量
嘛。」
张凤梧早就想好了,王妃现在是自己最后的筹码了,决不能掉以轻心上了他
的当,她在勒住王妃脖子的同时就爬在王妃耳边小声对她说:「不要怕,我不会
伤害你,只要暂时骗过他,等我一出去我就会放了你。」
王妃也没其他办法,只好轻轻的点了点头。张凤梧听到胡乘风的话后,回答
道:「商量,当然可以商量,不过王妃在我手里你必须听我的,你马上给我准备
一匹快马,王妃想要送我一程,等我到了安全的地方,王妃自然就返回来了,你
不必跟随,否则后果你可以想象一下。」
胡乘风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倘若你带着王妃逃走后又反悔伤害王妃,
那我岂不是上了你的当,叫我怎么向王爷交代。」
张凤梧:「你放心,我说话算数,我可不想你们那么卑鄙,出尔反尔,等我
确定安全后自然会遵守若言,何况王妃在我手里,现在可由不得你不同意,大不
了我们鱼死网破。」胡乘风知道出去后,还不是自己说的算,说不定可以一箭双
雕,当下决定:「好,我答应你的条件,但也希望你真的能说话算数话,万一王
妃有个三长两短,天涯海角你也逃不了。」
张凤梧:「别废话了,快点按我说的做,我说话算不算数就看你怎么做了。」
这时的张凤梧表面镇定,心里也是担心的很,万一胡乘风不单独面对自己,还真
是难以招架,但事已至此也顾不了许多,就放手赌一次了,这完全是一场心理战,
比的就是谁的心里素质更好,胡乘风此人唯利是图,好色如命,虽然武功高强,
却是个十足的小人,在他心里想的可能是一箭双雕,所以他答应是肯定的,而最
难过的还是于敏柔,她哪经历过这个场面啊,恐怕这次会让她刻骨铭心了,她一
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任由张凤梧摆布,现在她心里想些什么恐怕复杂的已无法想
象了。
没过多久,胡乘风就已经叫手下准备好了一匹快马,张凤梧丝毫不敢懈怠,
一只手仍勒住于敏柔的脖子,另一只手抬起来护着周身一步步向外退出去,胡乘
风也紧跟着还在寻找机会想要制服张凤梧,此时刚赶来的侍卫也一个个都拿着刀
半包围式的对着张凤梧,张凤梧到了外面接过马缰绳,先让于敏柔上了马,自己
手握马缰绳环视四周,等于敏柔坐好后,对胡乘风说道:「胡总管,记得你的承
若,王妃的安全都在你的手里了。」
又在胡乘风耳边传音说,要如何如何。说完飞身上马狠拍一下马屁股和于敏
柔共骑一匹马奔了出去,终于离开了王府。
众侍卫见她带着王妃跑了,拔腿便要追,胡乘风突然伸手示意不可追,对众
侍卫说道:「不能马上追上去,等她再走远一点再跟着,只要知道她逃走的方向
就可以了,如果被她发现,那王妃就危险了。」突然他有指着一个侍卫说道:
「你带几个人骑快马走别的路赶到她逃走方向的前面埋伏,如果见她一个人马上
截住她,我们在后面跟着,到时我们两面夹击看她还往哪逃,但要记住首先必须
保证王妃安全,都明白了吗?」
那名侍卫回了声:「明白。」
当下带了几个人骑快马走别的路去追赶张凤梧,而胡乘风支开其他人,沿着
张凤梧逃走的路追了上去。张凤梧骑着快马一路狂奔,心想此次逃出王府就决不
能再被抓回去,一个劲的抽打着马屁股,双手紧握缰绳,但跑了一段距离后张凤
梧心想怎么走都和胡乘风说了就看他是不是一个人来,恢复功力才好逃跑,不然
哪些侍卫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沿途追赶。
等到马匹跑到了城门口的时候,守门的人见是王妃便放了她们,出了城门又
跑了一段距离,来到了上次被抓的那个树林边,张凤梧飞身下马,点了于敏柔穴
位,绑好马等胡乘风的出现。张凤梧下了马后进了树林来到了当日与殷玉龙分别
的地方,然而物是人非,地点虽没变,想念的人却不在这里等候,又想起胡乘风
夺走自己的第一次。
过了几刻钟,胡乘风支开其他侍卫,一个人来到了这让他难忘的地方。张凤
梧听到了响声,看见胡乘风一个人骑马迅速赶来,张凤梧知道时间紧迫,也不废
话,运起极阴内力使得浑身上下散发狐媚妖娆气质,配合其倾国倾城脸庞,杏眼
微微眯起,红唇微张,扭动腰身,走起轻功步法,随着身法步法舞动,身上衣服
件件脱落,当胡乘风看着那妖孽,越来越妖娆了,忍不住飞身来到张凤梧面前。
看着那对坚挺饱满的双峰,随着身法的走动,上下左右跳动不已,晃动嫣红
的两点在白皙的肌肤显得格外明显,扭动的腰身仿佛就要断裂开来,不堪胸前的
重负,那浑圆挺翘的香臀,在那剧烈的身法下,荡起一波波肉浪。胡乘风已经忍
不住脱衣服了,用内功一震,挺着那长而纤细的长枪上阵杀敌去了。
这便是一个女人征服了一个男人的下半身,看着胡乘风这样张凤梧心里有一
种胜利的感觉。胡乘风从后面亲吻着张凤梧的脸庞,狂暴的血盆大嘴让张凤梧浑
身发烫,侧过头寻找着他的大嘴,柔软的舌头在妖娆的搅乱着心绪,张凤梧浑身
一软,完全倒在胡乘风的怀抱中,有力的大手紧紧搂着张凤梧的水蛇腰,力量之
大,让她窒息。
胡乘风暴露在空气中那细长大而硬挺的大肉棒微微的颤动着,张凤梧可以清
楚的看到龟头上冒出的龙涎液体。
根本不容张凤梧有任何的反抗,被胡乘风按跪在草地上,将纤细的肉棒送进
张凤梧的小嘴里就此抽插起来,樱桃般的小嘴在胡乘风的胯下紧张的喘息着,纤
细的肉棒的进入让张凤梧几乎窒息,满口的唾液不停的润滑着龟头,张凤梧这时
运起冰火九重天,还用那葱葱玉指攻入胡乘风菊花里。胡乘风突感菊花一紧,接
着一凉,龟头一热,接着龟头一冷,菊花一暖,如此交替。
胡乘风感受着天堂与地狱的来回,双目赤红的看着张凤梧白眼乱翻的样子,
更加放肆的抽插了起来。
「扑哧,扑哧,扑哧……」一次次深深的插入,龟头已经顶入张凤梧的喉咙
深处,张凤梧运起内功压下干呕感觉,并使得喉部波浪式收缩,「扑棱!」胡乘
风抽出肉棒,只见上面黏糊糊沾满张凤梧晶莹的唾液,满意的「嗯」了一声,调
整好角度再次插入。
「扑哧,扑哧,扑哧…」张凤梧绝美的面庞在胡乘风大肉棒的叫嚣下被弄得
怪怪的,接着只听胡乘风叫到:「忍不住……射了……射死你这妖孽……啊……」
两只大手抱着张凤梧的头,使劲深入。
张凤梧运起冰火九重天采补起胡乘风的阳精,使得功力恢复七层,接下来更
有信心了。
胡乘风泄了一次,马上抽出,运起内功使得武器恢复雄风,比刚才更为霸道
凶残了。把张凤梧放倒,两只大手不停的揉捏着晃动的双峰,饱满的乳房被捏得
变形,胡乘风又进攻起张凤梧湿漉漉的花瓣来,手指抠入张凤梧的花瓣里大力的
挖弄着。
张凤梧嘴里发出「唔!唔!」的呻吟声,伴随着胡乘风激烈的刺激,花瓣里
早就麻痒难耐,润滑无比了,胡乘风放起张凤梧的身体,刹那间觉得一阵眩晕,
还没等张凤梧反应过来,胡乘风早已经将大肉棒插进张凤梧的身体里,「哦!」
花瓣里饱满充实的感觉让她舒服的哼出了声音,胡乘风一边按着她的身体,一边
快速的抽插了起来。
「哦!哦!哦!……大肉棒哥哥!哎呦!慢……慢点……啊!啊!」张凤梧
一声声嘹亮的淫叫着,叫声激励着胡乘风,仿佛是战场上的士兵听到了冲锋号一
样,胡乘风更加快速的前后挺动着屁股使劲的抽插着,张凤梧那嫩嫩花瓣呀!缝
门大开,尽力的容纳着男人粗大的铁棒,黏糊糊的爱液,沾满肉棒,加大了润滑
的程度。
胡乘风舒服的哼哼着说:「啧!爽!!妖孽必须肏死……啊!……嗯!……」
胡乘风伏在张凤梧挺翘的香臀上完全依靠腰部的力量快速的撞击着,张凤梧长长
的乌黑秀发在空气中飘舞,淫叫已经无法释怀高涨的淫欲,大力的揉搓着自己的
柔软双峰,放纵的享受着原始的快乐,享受同时不忘运起冰火九重天,使幽谷时
冷时热,胡乘风哪里受的了妖孽的如此刺激,猛插几下:「啊……射了……啊!」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