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16-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章
胡乘风完全没想过自己为什么如此不济,当有泄意时只想射死妖孽没想其他,
胡乘风这时就像黑寡妇蜘蛛,明知道要死也要射。张凤梧那是不会放过这大好机
会,采补得更快更猛,七层八层不一会就恢复成为中期一流高手境界了。
胡乘风心里也知道自己不对劲了,由高级一流高手掉到低等一流高手,傻子
也有点反应了,可是问题来了,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肉棒的节奏是精尽人亡啊。
其实胡乘风不知道的是,在张凤梧运起极阴舞动身体时,就是种本能的媚术,肉
棒勃起时就中了媚术了,相当于吃了催情药,欲罢不能,胡乘风只能苦笑心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何况还是顶级美人,死就死吧。
胡乘风的用手指拨弄着张凤梧挺翘香臀中的那朵一开一合的菊花,为下一步
走后门做着准备,张凤梧撒娇似的扭动着屁股,半推半就的接受着胡乘风的抠弄,
胡乘风冲着那朵褐色菊花吐了口唾沫,运起浑身功力在肉棒上,肉棒顶在了菊花
上一使劲,「吱!…呢!」菊花被进入时发出的声音和着张凤梧的怪声组合了起
来。
胡乘风淫笑着,扒开张凤梧的挺翘香臀肉棒张凤梧的菊花上进出,「啪啪啪!」
连续的操弄让张凤梧再次的呻吟起来「哦!……菊花……开花了!……啊!……
胡大哥……轻点……!」
胡乘风一边狠狠的肏着,一边喘息着说:「放……放屁!……肏死你这个…
…祸国殃民……妖孽!啊!……哦!……我要为民除害!……哦!……啊!……
肏死你!……」
胡乘风的肉棒十分长可以进入菊花深处,陈理也很长但太粗大,反而没胡乘
风进的深,带来快乐无法形容,逐渐放松的菊花被深深的肏弄,张凤梧在此时也
在高潮边挣扎!「哎……呦!」一边娇吟着,一边努力运功压着快感侵袭,如果
自己泄身,胡乘风就可以采补恢复功力,那时可能就逃不了,张凤梧不能泄身,
极阴体的敏感又使得格外的舒爽,这样张凤梧的难受可想而知。
胡乘风一用力,象把小孩撒尿似的把张凤梧从草地上抱起来,细长的肉棒依
旧插在张凤梧的菊花里,一边抱着张凤梧,一边在草地上向河边走动,随着胡乘
风的步子,肉棒上上下下的在菊花里运动着。
胡乘风走到河水前,在河水倒影里,张凤梧看到了他们的样子!那是多么淫
荡的样子呀!胡乘风从背后架着张凤梧的双腿腿窝,那湿漉漉的花瓣完全暴露在
光天之下,菊花里插着根细长的肉棒,仿佛是张凤梧拉出的便便,随着胡乘风的
走动龟头在菊花里不停的摩擦着张凤梧肛壁,给她以类似失禁的快感。
胡乘风在河边里走了两圈,张凤梧一边压制快感,一边还要收缩菊花,已经
无力叫嚷,只是在胡乘风操进菊花的时候发出轻微的哼哼声,胡乘风也面临高潮
的来临,胡乘风将张凤梧放在地板上,高高的撅起香臀,胡乘风站在张凤梧的后
面摆好姿势突然「嘿!妖孽……受死吧……」的叫了一声,然后快速的肏着张凤
梧的菊花,「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连珠炮似的一阵乱响,张凤梧那柔嫩的菊
花真的开花了!
在激烈快速的肏弄下胡乘风突然猛的一使劲全力的将整根大肉棒插进菊花里
开始射精!纤细的肉棒在张凤梧的菊花里涨大了两倍,火热的阳精再次将张凤梧
击荤,痛苦的叫了一声「啊!」,张凤梧差点没忍住快感,连忙抽离还在喷射的
肉棒,射精时湿漉漉的肉棒显得格外粗大狰狞,张凤梧也管不了湿滑无比的肉棒
有没有黄色液体,一个深喉把整根肉棒吃了,一招冰火九重天用了出来可以更好
的采补,嫣红香舌还可以舔弄着喷射中的蛋蛋,胡乘风享受着生命的喷射,舒服
的躺在草地上,不一会功夫胡乘风变成了皮包骨头,只有那肉棒仍是坚硬如铁。
张凤梧吸干了胡乘风后,飞身扑向于敏柔身边,震碎她的衣服,解开穴位抱
着于敏柔在怀里深深的一吻当两张香气扑鼻的小嘴热烈的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她
们同时眩晕的倒在草丛上。
张凤梧觉得自己对不起王妃姐姐,陷她在两难境界,自己跟她回去是不可能
了,唯有其他方面补偿她,想到便把胡乘风吸来的最后内功传给于敏柔,虽说于
敏柔没有武功不会修炼,但是有内功可以延缓衰老,身体健康,胡乘风功力是阳
精,于敏柔不会内功一下吸收不了,需要阴精引导,阴精要泄身后才出现,张凤
梧干脆好人做到底,送一层功力给于敏柔。
于敏柔吸食胡乘风阳精后,感觉精神好点很多,身体有力多了,她知道是张
凤梧传了什么进她体内,她看着张凤梧哪令女人都喜欢的绝美脸庞,妖娆身段,
于敏柔深情的与张凤梧的脚接吻着,柔软温顺的舌头滑过嫩滑如丝的脚趾,一次
次的吸吮着,一次次的亲吻着,张凤梧感受着王妃姐姐的吸吮,脚尖在于敏柔身
体的任何部位点击,经常是一只脚踩在她的成熟御姐脸上,而另一只脚探索着她
的神秘花园。
张凤梧看着于敏柔的小嘴被塞入半只小脚的顽皮样子而感到无比的满足,另
一只小脚顶在于敏柔大大分开的大腿根部尽力的扣弄着,美丽的春水润滑着我的
纤细玉足,而于敏柔也在张凤梧脚趾的戏弄下得到被征服的快乐。
于敏柔拼命的吸吮着张凤梧的脚趾,舔舐着脚心,耐心的吻着张凤梧的脚跟,
然后期待的看着张凤梧,闪亮的大眼睛里流露出渴望的目光,张凤梧微微的笑了,
将两只脚调换了位置,举在于敏柔面前的脚上充满了她的春水,晶莹而粘稠,迫
不及待的捧起张凤梧的脚崇拜的吸吮舔舐,小嘴里发出柔和的哼声,「嗯……嗯
……」
于敏柔的春水成为张凤梧赏赐给她的最好礼物,张凤梧恣意的玩弄着她,张
凤梧的心里得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觉得自己很强大,足以让这个美妙的王妃姐
姐成为自己的一部分,然后任意的使用,她的身体是属于我的,她的心更属于我,
觉得自己有手段有实力可以让男人或女人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于敏柔的表现也
让张凤梧痴迷于这种闺房中的女与女的乐趣。
当于敏柔吮吸干净爱液以后,张凤梧躺下了,分开自己的双腿,于敏柔有点
害羞的跪在张凤梧的腿间开始用舌尖让张凤梧达到高潮,湿漉漉的花瓣被吸吮,
张凤梧激动的发出了呻吟声,抬起自己的臀部,让蜜屄里的春水在于敏柔的成熟
御姐脸上恣意的喷洒,于敏柔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的享受着这种另类的按摩,直到
张凤梧将于敏柔的小脸弄的一塌糊涂,然后张凤梧起身靠近她,伸出舌尖调弄着
于敏柔的红艳嘴唇,舔舐着她春水肆虐的脸庞。
张凤梧亲吻着于敏柔的饱满的双峰,于敏柔倒在床上把自己交给了张凤梧,
张凤梧淋漓的吮吸着,仿佛回到了孩童时代,美丽的顽皮的乳峰已经挺立,结实
的暴露在空气中,张凤梧用嘴唇抿起奶头,使劲的向上拉起,然后「吧」的一下
张开嘴,看着酥胸颤抖的回复到原来的状态,张凤梧高兴的笑着,更加玩起她来。
她们双双分开大腿,让幽谷和花瓣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张凤梧掌握着摩擦的
时间和速度,于敏柔只是被动的配合着,张凤梧时而快,时而慢的摩擦着我们的
湿哒哒的花瓣嫩肉,肉与肉的摩擦产生了热量,大量的春水涌现出来让她们的结
合处发出「啪啪」的响声,两个美丽的女人都张开小嘴快速的歌唱着,声音响彻
房间。
「嗯……哦……啊……呵……」这个叫「我不行了!」那个喊「出来!出来!」
她说「别停下!快!」我嚷「加油!马上就来了!」
实在难以想象她们的样子,表面端庄贤慧的两个女人竟然在野外里如此的交
媾,一次次的摩擦让她们得到了兴奋的快乐。
「啪!」张凤梧突然改磨为撞,用自己的屄使劲的撞着她的屄,激烈的撞击
让爱液迸出,「啪!」于敏柔马上给予了回应,反撞过来,张凤梧再次「啪」的
撞回去,于敏柔再次「啪」的撞回来,就这样「啪啪啪啪啪……」她们开始互相
撞击起来,伴随着每次的撞击都是她们同时发出的叫嚷声:「啊!」「哦!」
「啊!」「哦!」
撞击产生疼痛,随之麻木,然后再继续蹭,蹭完继续撞,蹭一会,撞一会,
撞一会,蹭一会,在蹭与撞的共同作用下,她们达到了高潮,当然,这样的高潮
并不能称为真正的高潮,只有男女之间才有真正的高潮,但这足够张凤梧泄出阴
精,助于敏柔采补完胡乘风最后的精华,张凤梧由原来的中期一流高手境界掉落
到初期一流高手境界,于敏柔没有内功没有练过武功,却被张凤梧提升到二流左
右,那种提升只能延缓衰老,强身健体,自己是运用不到的。
「啊!……」于敏柔大大张着嘴,舌头不停的舔舐着嘴唇,硕大的香臀加快
速度的蹭着张凤梧,她们下面的两张嘴紧紧的贴在一起,仿佛亲嘴一样,「突突
……」于敏柔的下体抽搐了几下,忽然浑身无力的躺了下去。
为了能让要么再快乐一点,张凤梧急忙退出身体跪在于敏柔的腿间一边舔弄
着她那湿漉漉的屄,一边用手指快速的进出着,伴随着张凤梧手指的动作于敏柔
终于达到了期望中的高潮,「啊!……」这一次的叫声比刚才更加响亮,喷射出
的滚烫阴精让张凤梧的手指都微微的颤动,长长的伸出舌头使劲的舔弄着于敏柔,
让她的高潮停留再停留……
张凤梧扶着于敏柔固定在马上,往着王府方向,狠抽了下马屁股,马吃疼飞
速跑动。王妃姐姐还光溜溜的,就顾不了那么多了来不及多想,沿着江边走了一
会找到了一条小船,于是驾船顺流而去,终于彻底的脱离了虎口。
再说一众侍卫一路沿着踪迹追赶,顺着大路直走出了十几里,突然看着一队
人马牵着一匹马向自己这边走了过来,正是自己派出去拦截的人,开始还以为是
抓住了张凤梧呢,仔细一看才看清楚马上坐着的是王妃于敏柔,马上只有王妃一
个人,唯独不见张凤梧的影子,向王妃询问,才知道张凤梧早就下了马从别的路
走了,他们是白费心思了,不过总算王妃没事,可以向王爷交代了,他们心里悬
着的石头也落下了一半了,至于追赶张凤梧的事只好再另寻他法了。
因此众侍卫护送着王妃回到了王府,又找到了死亡怪异的胡乘风,紧接着侍
卫又派人接着查询张凤梧的下落,另一方面开始准备说辞等王爷和门主回来好做
交代。张凤梧驾着船沿江而下,来到了自己与殷玉龙本来打算一起来的靖港古镇,
张凤梧想的是这是自己与殷玉龙最后提到的地方,两人约好的汇合地,如果殷玉
龙还活着必定会来此寻找自己,自己也应该在这里边等边找。
张凤梧上了岸后觉得筋疲力尽,又累又饿,跑了一晚上真想马上好好睡一觉,
当即向镇里走去,又来到了原来住过的那个客栈,要了一间房,叫小二把饭菜送
到了房里,饱餐之后倒头便睡了过去,她这是身心俱疲,几日来一直在想办法逃
走,与他们斗智斗勇,现在终得已脱险可以放下那个紧张的心了,眼下最重要的
就是睡觉,然后寻找殷玉龙。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劳累了一晚的张凤梧回到了靖港小镇,又来到了曾经住过的客栈,饱餐了一
顿后又美美的睡了一觉,直过了这天的中午方才醒来,整理了一下衣着打扮,精
神了一下,离开客栈到街上去探察情况,看着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街道,听着各
种小商贩的叫卖,张凤梧都无心留意,她东瞅西看,时不时又回首眺望,只盼望
着突然眼睛停下来看到的是殷玉龙那张清秀的面孔,可是她一次次的失望,却又
一次次的重拾信心继续寻找,她害怕再也见不到殷玉龙,可她又不相信殷玉龙会
出事,她觉得殷玉龙一定会来找她,觉得自己不会那么的惨,刚来到中原踏上江
湖,一个亲人还没探望到,就又失去了一个,上天是公平的,好人会有好报,玉
龙哥哥也一定会跟我想的一样,他喜欢我,我也喜欢她,两个有情人想要在一起
肯定会经历很多磨难,这样才最真实,她脑子里思绪纷飞,眼睛不断的在每个人
脸上扫过,找了整整一个下午,没有一点消息,她决定先回客栈明天继续找,不
达目的誓不罢休。
就这样连续两天,张凤梧每天晚上回客栈休息,白天就出来寻找打听,还专
门请人按自己的描述给殷玉龙画了张相随身带着,几乎走遍了小镇的每个角落,
就在张凤梧还在寻找路过一座桥的时候,发现身后的桥头有个人在跟着自己,始
终盯着自己看,她放慢脚步回头探查,发现是个乞丐,看自己回头立马将脸转向
了一边,跪在桥头乞讨起来,张风梧心下纳闷,为什么一个乞丐会跟踪自己,为
了进一步验证乞丐是不是真的在跟着自己,张凤梧又漫无目的的走了几步,发现
那乞丐在自己走了之后又马上跟了上来,确定了这个乞丐确实是在跟踪自己。
张凤梧马上提高了警惕,防备后面跟着的人,心想一个乞丐难道是丐帮的人?
可丐帮的人为什么要跟着自己呢?
自己与丐帮毫无瓜葛,莫非是这个乞丐想对自己图谋不轨,可又不像啊?
他似乎只关心自己的行踪,这些都不是,那就很有可能是潭王府里的人,他
们化装成乞丐跟踪自己,等掌握了行踪后在一起出手将我抓住,没想到他们的速
度够快的,居然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了自己,心里不免有了些担心。
当下决定必须除掉这个跟踪的人,不能然他把自己的行踪泄露出去,于是她
左转右转来到了一个僻静的胡同里事先躲了起来,那个乞丐见她突然加快脚步想
走,怕跟丢了也快速的跟着她来回转,可走进了胡同却发现空无一人,正要回身
再找,突然被人从后面点了穴不能动弹。点他穴的人正是张凤梧,她走到乞丐面
前,上下打量了乞丐一下,而这个乞丐看起来并不是很害怕,只不过有些紧张,
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惊了一下,张凤梧问这个乞丐:「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跟着我?」
乞丐:「我是丐帮一袋弟子,奉帮主之命找一个像你这般样貌的女子,我见
你与帮主所述之人十分相似就跟着你想确定一下。」
张凤梧听他说是丐帮弟子,刚打量他时发现他身上确实背着一个袋子,原来
是丐帮一个小弟子,当即卸下了一半防范之心,又问道:「你们帮主在哪?为什
么找像我这样的女子?」
乞丐答道:「帮主就在城外的破庙,这几日帮主都在那里,也是再找像你这
样的人,我听说好像这个人是帮主结拜兄弟的好朋友,关系十分密切,不然帮主
也不会亲自出动来找了,至于其他的由于我辈分较低我也不知道了。」
这个乞丐本来辈分较低没什么太大本领,只因听话卖力才刚被升为一袋弟子,
正在高兴的时候又得到这个命令更加卖力了,希望能再立一功好再多几个袋子,
没想到刚有了点线索就被抓住了,他不能反抗,见对方又是一个漂亮的女子,对
方一问话就什么都一股脑的吐了出来,以张凤梧的聪明对他的言行表情进行观察,
知道他确没撒谎。
但张凤梧一时还不能完全想明白,她听殷玉龙说过曾与丐帮的帮主结拜,可
丐帮的人并不认识自己啊,现在他们要找的人真的是我吗?
如果是,那么是不是玉龙哥哥请他们在帮忙呢?如果是这样,那不是说明玉
龙哥哥还活着,没事了吗?想到这决定必须再好好问问,确定一下,对那个小乞
丐说道:「你刚才说我跟你们要找的人很像,那么你可知道委托你们帮主找我的
人现在何处,长什么样子,是怎么说的?」
小乞丐回想了一下又看了看张凤梧回答道:「没错,帮主描述的人的样子确
实跟你很像,简直就是说的你,但帮主的结拜兄弟在哪我不知道,听说是受了伤
在养伤,至于怎么说的应该就跟帮主说的差不多吧,该说的我都说了,我真的不
知道了,你放了我吧,要不你跟我去见我们帮主吧,也好让帮主确定一下你是不
是我们要找得到人,你也就知道我骗没骗你了。」
第十七章
张凤梧听了他说的越来越觉得是殷玉龙在找她,他受了伤所以才会委托他人
来此找我,他真的没有忘了我,他还在担心我,心里有了些许莫名的开心,转而
又想这个乞丐说的也有道理,只有自己跟着前去询问一下才能肯定是不是殷玉龙,
现在根据他的表现已经确定他不是潭王府的人,那我大可以放心了,丐帮是天下
第一大帮,既然要找人那就肯定不会错,我就跟他走一趟,没准就会有意外收获,
即使找的不是我,那我也可以请他们帮忙找一下玉龙哥哥,毕竟玉龙哥哥与他们
关系非同一般。想好了主意,张凤梧揭开了小乞丐的穴道,对他说:「我暂且相
信你,你现在带我去见你们的帮主,如果你要耍花样骗我,我定不饶你,走吧,
带路。」
小乞丐听了她说的刚才没有害怕的心现在都有点哆嗦了,没想到这么漂亮的
一个姑娘凶起来这么可怕,说变脸就变脸,怯懦懦的头前带路,领着张凤梧向城
外破庙走去。
镇子不大,没走多久就出了镇子,远远的就看见了一座破庙,张凤梧紧跟着
小乞丐,手握宝剑,还是做好了万一的准备,距离破庙越来越近,庙的门窗都坏
了,可以看见里面站了几个人,中间为首的是一个穿红衣的女子,正是史红石,
但张凤梧还并不认识,旁边站着的是前护法赵龙,传功长老李继涛,四周站立的
是几袋的弟子,似乎也是刚回来在向他们汇报情况,张凤梧知道丐帮帮主是个女
的,又听殷玉龙说过救赵龙的情况,看见赵龙手中的九节玄花鞭就认出了他,自
然就放下了戒心,跟着小乞丐来到了破庙前,这是众人也注意到了他们,小乞丐
率先走上前对史红石行礼道:「参见帮主。」
史红石:「起来回话。」小乞丐:「是,帮主,帮主,我带回来一个人,与
您说的人十分相似,请您确认。」史红石:「好,你先退在一旁。」说完走过来
看着张凤梧。
张凤梧这时也看着史红石,二人四目相对,心中顿时感慨万千,史红石想世
间竟有这般倾国倾城的女子,简直比玉龙兄弟描述的还漂亮,难怪他要朝思暮想
不顾重伤也要寻找,我得好好问问她是不是我那玉龙兄弟要找的人,如果真是那
他可真是有福气,我这个当大姐的该好好的给他庆祝一下。
张凤梧想这位史帮主当真也是与众不同,样貌看着就想个没长大的邻家女孩,
看着那童颜巨乳的身材,统领这么多人的一个帮派真是巾帼不让须眉,难怪玉龙
哥哥会与她结拜,结拜?然而灵光一闪,不会是这史帮主和玉龙哥哥有一腿把,
越想越是可能,要是自己的话也会心动,看那身材相貌那点像三十多的人,有的
时候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第六感,尤其是漂亮女人的第六感,自己真应该跟她好好
聊聊。
二人彼此佩服喜欢,张凤梧首先一抱拳说道:「小女子张凤梧见过史帮主。」
史红石听她一报姓名又是一惊,当下已确定了个大概,就是自己找的人,旁边的
人也是一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大家找了好几天都没消息,
没想到今天就来了一个,还就是要找的人。
原来他们已经在这个小镇找了好几天了,但因为张凤梧被抓进了王府,刚刚
逃出不久,错过了许多日子,然而刚来到这个镇子,人海茫茫要找一个人也不容
易,后来是张凤梧画了相找殷玉龙才被他们发现了线索。史红石听她报完名,也
抱拳回道:「张姑娘客气,你说你叫张凤梧,那你可认识殷玉龙。」史红石直截
了当的问了出来,张凤梧听他提到殷玉龙知道自己的判断是没错了,果然殷玉龙
没忘了自己,让他们在找我,可他自己怎么没来呢?张凤梧来不及想回答道:
「你说的可是武当的殷玉龙吗?是不是这个人?」
张凤梧说完拿出了自己找人画好的画像给史红石看,史红石接过一看,画像
上的不是别人,正是结拜兄弟殷玉龙,眼前这个也正是几日来苦苦寻找的人,确
定无误史红石脸上露出了笑容,对张凤梧说道:「凤梧妹子,你可让我们找的好
苦啊,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总算没辜负我玉龙兄弟的委托啊,再找不到你我可没
法向他交代了。」
史红石一连串说了一大堆,显得极是热情,旁边的人也都笑了起来,频频点
头。张凤梧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倒让她的热情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更增进了
对她的好感,史帮主为人豪爽不拘小节,对人真诚,是个可交之人。张凤梧确定
了他们的来意,知道了自己在殷玉龙心中的地位,也是心下大喜,笑着对史红石
说道:「史帮主,你有所不知啊,此事一言难尽啊。」
接着把自己这几日经历的事,怎么逃出王府等都一一告诉了他们,当然肉帛
相见的场景是免去的。众人听了也都是既惊且佩,没想到长得如此弱不禁风,楚
楚可怜的女子,不只是长得让人妒忌,聪明机智更是让别人望尘莫及,能在龙潭
虎穴般的潭王府毫发无损的逃出天下也没几个人吧,其实受伤了只是一般人看不
到。
????众人都投来佩服的目光,纷纷表示敬佩,张凤梧被众人夸得都有些
不知所措了,连连摇头摆手称不敢当,对史红石说道:「史帮主才应该值得让人
佩服,身为一帮之主统领群雄,谁敢小觑啊,我那些不过是些雕虫小技,难等大
雅之堂,你们都过奖了。」
史红石也是摆了摆手谦虚的响应了一下。这是旁边的赵龙说话了:「依我看
啊,二位都是女中的豪杰,不相上下,都值得敬佩啊,哈哈哈哈。」
众人听了也都笑了起来,都觉说的在理。
张凤梧与丐帮帮主史红石、护法赵龙等众人在破庙见了面,得知他们是受到
殷玉龙的委托特地前来寻找自己的,张凤梧连日来的担心终于可以放下了,上天
对自己终归还是有眷顾的。
史红石等人忙了好几天可以圆满完成殷玉龙的交代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他们知道了张凤梧的经历,又听她说朱梓与陈理都不知了去向,而且还要对太子
下手了,佩服她带来如此重要的消息的同时也担心潭王府的下一步计划会是什么,
英雄大会召开在即,各派忙碌着进行着抵抗调查为大会作准备,可终归还是没有
头绪,以前天地门出手总是毫无征兆,近来又像销声匿迹一样没有了动作,不知
在暗中盘算什么,还有虽然知道王府与他们有勾结,但却没有证据,他们从不公
开联合,一般情况下都是各做各的,这就很难一起防范对付,不过总算还有一点
值得庆幸的就是殷玉龙与张凤梧深入虎穴的一番探查终于弄清楚了他们的底细,
也不算毫无所获了,至少不会做个瞎子,连自己的敌人是谁都不知道。
担心过后还要继续做下一步的事,当下史红石派手下其他人回去向殷玉龙报
信,自己跟赵护法和传功长老带了两名弟子在身边与张凤梧回到了镇上的客栈,
几人到了客栈后要了三间房,史红石与张凤梧住一间,李继涛与赵龙住一间,另
外两名弟子住一间,六人用过饭后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内,赵龙和李继涛因席
间太过拘束酒没有喝够,两人拿了酒到房间内对饮起来,张凤梧和史红石回到房
间坐下聊起天来。
白天相见之时张凤梧一直没有机会询问殷玉龙的详细情况,只知道是他要众
人来找自己的,分别之后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再说当着众人面也不太好
问,现在只有他们两人了,她终于忍不住问了起来,她想了想对史红石说道:
「史帮主。」
刚叫了一声,史红石突然打断她的话,说道:「叫什么史帮主,那样就太生
分了,你就跟玉龙一样叫我姐姐吧。」
张凤梧听了说道:「姐姐,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可一直没来得及开口,我
想知道他究竟怎么样了,怎么他没亲自来找我,他还好吗?」
史红石听了笑着说道:「他是谁啊?」
张凤梧看她故意取笑自己,当下急得脸红了起来,说道:「姐姐,我还以为
你与他人不一样呢,没想到你也拿我开玩笑。」
史红石笑了起来,说:「对不起,我的凤梧妹子,是我错了,我明知道你担
心他,还拿他开玩笑,真是太不应该了。」
说着还是笑声不断,张凤梧被她笑得都不知如何是好了,只能使劲撕扯着自
己的一角,史红石看见她的表情,强忍着收了收笑声,说了起来:「我知道你早
就想问,只是没找到机会,我也正准备告诉你呢,刚开了个小玩笑,你千万不要
见怪啊,不然玉龙兄弟可要生我姐姐的气了。」
张凤梧抬起头说道:「你说吧。」坐直了身子等待着史红石说话。
这时史红石也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说了起来,眼中还带有些担心,她说:
「其实一开始详细的情况我并不是很清楚,我也是通过你两人的叙述才理清了一
些头绪。一天我在处理帮中事务,正准备去长沙查查潭王府的情况,突然接到手
下人报告,说我的结拜义弟殷玉龙送来一封信说有要事找我帮忙,要我赶去峨嵋
派相商,我当时觉得很奇怪,他有事找我为什么叫我去峨嵋派呢?但看信中所说
十分紧急,我来不及多想就赶紧向峨嵋派赶去,等我到了峨嵋派之后。才知道他
是去探查潭王府时受了伤,因你引开追兵他才得以逃脱,后来是被峨嵋派的人所
救,但由于他受伤太重,打伤他的人武功很怪异,峨嵋派周掌门也一时无法下手
医治,只能以峨嵋本派的九阴真经先为他疗伤,保住他的一条性命,但想要彻底
治好暂时还没有更好的办法。谁知他刚刚保住了一条命没等完全康复就要离开峨
嵋下山去找你,众人苦劝他都不听,他说你为了救他可以不顾自己安危,他怎么
能因这点伤就找借口不找你呢?他害怕再也见不到你,所以一定要亲自来找你,
可是他身体还没恢复,山都没下来就晕倒了,他没办法才想到了我,希望我能发
动丐帮的力量帮忙找你,他跟我描述了你的样子,又说了你们分开时所提到的靖
港古镇,我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再加上我与他的结拜情谊,我怎么能不答应呢?于
是我就先放下了手头要做的事,带人来到了这,没想到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让我
找到了你。」心里想的是想看看让玉龙兄弟如此挂念的女子,又是如何出色,当
见到还是惊了一把。
张凤梧听他说完心里十分感动,两眼已经含满了泪水,最后终于忍不住流了
下来,没想到自己在他心里这么重要,他为自己受伤又不顾性命的想要找我,有
他这般待我,我这几天的遭遇也不算什么了,幸好他吉人自有天相被人所救又有
这么好的结拜姐姐来给他帮忙,否则我们不知何时才能再有机会同游江湖了,在
王府就听说他坐的那条船上有血,而被天地门门主打伤的人也只有打伤他的人才
能治,没想到这都是真的,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虽然性命无忧,但究竟伤到什
么程度不是自己亲眼看见终究不放心,心里七上八下,百感交集,有了消息比没
消息盲目乱找时更焦虑了,恨不得马上飞到峨嵋派去照顾殷玉龙,她擦了擦眼泪,
问道:「姐姐,真是太感谢你了,你的大恩凤梧没齿难忘,那不知他现在怎么样
了?」
史红石:「凤梧妹子,这你就见外了,江湖之上救救急本是分内之事,何况
我与他有八拜之交,更不能袖手旁观了,起初我还有些不理解他为什么如此担心
你,现在见到你了一切就都明白了,论相貌,你可以说是倾国倾城,赛过西施、
杨贵妃;论武功,令尊乃当年明教教主张无忌,所谓虎父无犬女,你自然也不差;
论机智,你单枪匹马来去潭王府,更探得重大机密,免去了我们许多麻烦,为江
湖武林可以说立下大功,这种种哪方面不令人敬佩,一些男人在你面前也要汗颜
了,你可以为他入虎口,玉龙兄弟担心你也是理所当然了。至于他的伤我想大难
不死必有后福,好人自然有好报,他一定会康复的,你也不用过于担心,其他详
细情况等我们赶到峨嵋,你见到他自然就都清楚了。」
张凤梧点了点头,说道:「姐姐所言甚是,那我们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就启
程吧。」
史红石:「好,就这么办,看来你们俩真是天生一对啊,郎才女貌又都是急
性子,做什么都雷厉风行,此次你们两人共赴长沙又查清了天地门的底细,真可
称为龙凤双侠,绝配啊。」心里却有点惆怅,玉龙兄弟你在凤梧妹妹的太阳下,
有姐姐一点影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张凤梧:「姐姐,你就别拿我开心了,小妹可不敢当啊,我和玉龙哥哥只不
过念在大家同为武林中人的份上而为江湖的稳定出了点绵薄之力,何况我们也有
私心,我们一直想为十几年前惨死武当的前辈亲人报仇才这么努力的查下去,你
的话实在是谬赞了。」
史红石:「哎,不管为了什么,总之都是为正义除邪恶,我们都是同道中人
这就行了。好了,不谈这些了,先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说完两人就都上床各自休息了。第二天一早,六人收拾好行装,带了些随身
的食物和水买了六匹快马向峨嵋派赶去,明朝时期改行省为承宣布政使司,全国
共十五个省级行政单位,湖南和四川彼此相邻,峨眉山在四川,此去路程并不算
远,但出了湖南境内进入四川道路就不太好走了,自古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说
法,虽然每个朝代都有修缮道路,但苦于技术有限,仍是比较难走,他们只能弃
马改为步行。
众人一路艰辛,都体谅凤梧为见玉龙的急切心情,陪着她星夜兼程的走了几
天终于来到了峨眉山下。
峨眉山素有「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之妙喻,只见这山层峦叠嶂、山势
雄伟,景色秀丽,气象万千,无一处不引人入胜,真令人叹为观止。
可是张凤梧却没心情看这如画的景色,她一心只顾着殷玉龙,迫不及待的想
马上就见到他,可来到了人家的地盘总得守些规矩,何况峨眉立派以来久负盛名,
崛起西南,威震神州,其门内武学内容广泛,内外相重,长短并用,武功刚柔并
济,威力非凡,讲求「化万法为一法,以一法破万法」,与少林、武当三足鼎立,
不可小觑。
第三代掌门灭绝师太更配合以峨嵋镇山之宝倚天剑,创造出「灭剑」、「绝
剑」两式,将峨嵋一派武学再度推向新的高峰,而近年来又因武当遭劫,峨眉新
任掌门周芷若凭借着在倚天剑中所得九阴真经更是凌驾于武当之上了,大有睥睨
少林的势头。
没有办法,张凤梧只好跟着史红石几人按规矩拜山表明来意,史红石乃一帮
之主,在江湖上名声响亮,再加上她来过一次,峨眉派中人已识得她,因此并没
费什么力就到了山上峨嵋派的建筑之内,山上房屋古朴雅致,四周很是沉寂,因
峨嵋派历代掌门都是出家的道姑,虽有许多俗家弟子,但派内门人弟子仍以出家
人为主,所以讲究修身养性,不喜喧闹。
接待他们的是静虚师太,虽四十多岁年纪,但自幼出家,修心习武,看起来
并不显老,见到史红石众人恭敬地表示欢迎,招呼他们就坐用茶,史红石以礼相
谢,然后向她说明了自己已经把殷玉龙要找的人带来,接着为她和张凤梧做了引
荐,又表明了凤梧很想早些见到玉龙的心情,静虚十分理解,于是派了一名小弟
子领她去殷玉龙修养的地方探望,自己则与史红石在厅内交谈了一会后,便带他
们去见掌门周芷若了。
初次相遇的太美已让人心碎,即将久别重逢的激动更是让人难以自抑,张凤
梧跟着那名小弟子绕过大殿来到后院径直奔向了客房,这一段路并不太远,可张
凤梧走起来却觉有十万八千里,脚底就像踩了棉花,如此的虚幻不踏实,心里有
喜悦,有激动,又扬起了分别之久的伤心,还觉得自己这次中原之行的奇遇有些
幸运,总之心里五味杂陈,再没见到殷玉龙之前脑子里全是想象。
那名小弟子把张凤梧带到了殷玉龙的房门口,刚要敲门就被张凤梧给叫住了,
示意她可以先走了,自己要给殷玉龙一个惊喜,小弟子明白了她的用意,笑了笑
转身走了,张凤梧站在门前整了整衣衫,理了理头发,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推开
了门,高兴的叫了一声:「玉龙哥哥,我来了!」
可当她叫完这一声定睛一看,脸上的表情立马变了,没有了笑容,呆呆的看
着。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