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七章兄妹
「我,我……」东方不败一时无言反驳。
东方火舞珊珊来到他身前,仰起螓首瞧着他:「大哥你觉得母亲是淫荡的女
人吗?其实母亲不能修炼,就应该要有心理准备,更何况光是母亲的美貌,就已
经胜过家族所有女人,如此天生丽质的美人儿,又有那个男人不想打她主意!」
「但我还是不忍母亲为了……」东方不败还没说完,东方火舞已搂抱着他,
将一对刚刚发育还不是很饱满的乳房挤在他胸膛。东方不败看着这个妹妹,确实
是漂亮迷人,亦不禁迷离颠倒,徐徐伸出双手轻拥着她。
东方火舞眉梢含春,仰起头看着他:「要不是族长还顾忌着爹爹,早就把母
亲收到房中了,何况母亲也寂寞了十几年,如果大哥受不住,我劝你还是趁早收
起偷看母亲的心。」
东方不败摇头道:「这个绝对不可以!自从我知道母亲和东方浩的事后,其
实……其实我已有所觉,还不时在想,只要能够让母亲快乐,生活过得开心,对
我而言已经很足够了,再没有什么要求!」
东方火舞微微一笑:「你能这样想就对了,真正喜欢一个人,并非是拥有他,
而是要爱护和体谅,能够让对方快乐才是最重要。况且,不能修炼的母亲,即便
男人强来又如何反抗?所有舞儿修炼愈加刻苦,若然我以后嫁人,想要找情人,
亦会和丈夫说清楚明白,免得彼此将来受苦。」
东方不败呆楞当场,怔怔的瞧着东方火舞,诧异道:「竟……竟然有这种事,
简直匪夷所思,让人难以相信!」
「舞儿怎么会骗大哥!还是说大哥想当舞儿的情人呢?或是男人?」东方火
舞双手使力,将一具诱人的娇躯不住在他怀里挤。
东方火舞话题一转,含笑问道:「对了,舞儿有一事想问大哥你。刚才我摸
你下身,那里比现在还要硬上三分,你是否看见母亲和东方玄交媾,感到特别地
兴奋?」
「我……」东方不败那曾想过她会这样问,一时实不知如何回答她。
东方火舞也不追问,接着道:「不用否认了,你们这些男人大多都是这样,
口里虽然骂着,但心里又感到兴奋!其实大哥就是一活王八,都是喜欢看着自己
身边的女人被男人干,对不对?」
「没这种事,我只是……只是……」东方不败顿感语塞起来,其实连他自己
都感到奇怪,每次看见母亲和别的男人好,都会产生一股难言的亢奋,还有那西
门冰颜被人破处时的情景,让我想忘都忘不了。
「大哥有这种感觉,对大哥你而言,也并非一件坏事!或者大哥也想看舞儿
和男人好?在娶一个或几个婚后红杏出墙的妻子!有好多情人的美丽大嫂?」
东方不败听见,登时哑口无语。
但见东方火舞踮起脚跟,在东方不败的俊脸上亲了一口,唇贴着唇的轻声道:
「大哥下面怎地愈来愈硬,受不住舞儿这样抱大哥么?」话落,玉手往下移,隔
着裤子握住那根坚硬的肉屌,轻撸细玩。
「喔……火舞……」东方不败美得浑身战栗不已,整根肉屌不住脉动起来。
东方火舞轻轻咬着男人的下唇,柔声细语道:「真是很可惜,不能让大哥把
肉屌进入舞儿身体,享受妹妹水沛汁多的蜜户,实在是有点可惜!」
东方不败自小到大,对唯一的妹妹自是疼爱无比,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
里怕化了,只比东方不败小了几岁,但在性格上,却是豪迈爽直,和大哥更是无
话不谈。虽然如此,但这种放浪形骸的言语,东方不败还是首回听见,此刻听着,
全身欲火飞腾,霎时间,整个人都骚动起来,东方火舞是个聪明人,见头知尾,
光凭东方不败那双火辣辣的目光,已知大哥他情兴已动,便再放些言语拨弄他,
下多几分媚药道:「舞儿今晚虽然不能给大哥你,但大哥若想看舞儿的身子,舞
儿会如大哥所愿。」边说边握紧肉屌,套弄把玩着。
东方不败登时神爽智飞,下身肉屌更是连抖了几下,更见坚挺笔立,再也顾
不了那么多,大手已移到美人胸前,握住她一只玉乳,着手虽没有母亲那样丰挺
饱满,但也初具规模了,以后还可以再长,确是一对人间极品。
东方火舞的身子微微一颤,美意顿生,再见他猴急如斯,便道:「说到身材
样貌,舞儿确实无法和母亲相比,但大哥若不嫌弃,我今晚就留下来陪大哥你,
可好?」
「我……我又怎会嫌弃舞儿!」东方不败欲言又止,最后道:「但……但大
哥不敢!不敢冒犯……不敢……贸然破了舞儿你的身子……」
东方火舞没待他说完,已用手掩住他嘴巴,眼如秋水的瞧着他,俏脸含春与
他道:「大哥你现在握住人家的奶子,又搓又揉,还说不敢冒犯!」
「我……」东方不败无言以对,正要移开手掌,却被东方火舞引回原处:
「舞儿没有怪大哥,更不准大哥放开手!」接着又道:「其实大哥不要这样说,
是不是觉得我是个淫荡的女人,特意来勾引自己的大哥?」
「什么淫荡?舞儿你说得太严重了!至于勾引我嘛……」东方不败一笑:
「大哥我长得英俊不凡,自然会成为妹妹追求的目标。」
「大哥,真坏,就知道往脸上贴金!」东方火舞张着水汪汪的美眸,瞧着东
方不败道:「现在舞儿什么都不想,只想留下来好好满足大哥你。」
东方不败想起当日东方火舞用手为自己解决,亦不禁心跳耳热,手上渐渐加
力,五根手指抓紧掌上的美肉,恣情狠揉。
「唔!没想到大哥你这么坏,弄得我如此舒服!」东方火舞以言语挑逗他:
「是不是学着东方玄玩弄母亲?来玩弄自己妹妹?可满意舞儿的身子?在过上几
年就和母亲一样了!」
「好,感觉太美妙了!」东方不败道:「到目前为止,我只摸过舞儿你的奶
子,目测虽比不上母亲那般硕大,还是相当丰满诱人,简直让人不舍放手。」说
话方落,旋即不免又想起母亲当时的情景,暗忖:「母亲的奶子确实又圆又大,
东方玄一手握住,乳肉就从指缝处满溢而出,恐怕要比西门冰颜和舞儿都要大上
许多呢!」
东方火舞悄悄挪一挪身子,腾出空间,好让大哥获得更多的满足,说道:
「刚才大哥你见着母亲投怀送抱,暖玉横陈的张开双腿,承受着东方玄的粗大疙
瘩肉屌,口里还不停发出妩媚的呻吟,当时大哥你的心情是怎样,可否和妹妹说?」
「不要再说了,那个淫贼如此玩弄母亲,当时我……我巴不得一掌毙了他!」
东方火舞一笑:「大哥你不要生气,其实错不在东方玄,亦不能怪责母亲,
二人今日所做的事,实是各取所需。东方玄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受不住母亲的
诱惑很正常。偷偷告诉你,母亲曾经偷看过大哥你洗澡,以至于每晚都要自慰,
大哥不知道吧!为我们和东方玄好,只是骗自己的一种说法而已。」
饶是这样,东方不败一想到母亲玉体横陈的卧在床上,阴道里包裹住东方玄
的大肉屌,给他不停抽送肏干,又叫东方不败如何受得住,肉屌硬得几乎要炸掉。
东方火舞看见大哥那咬牙切齿的模样,肉屌却是硬如钢铁,当下微微一笑,
将优美的樱唇贴到大哥嘴前,柔声道:「都是我不好,早知道就不和大哥说了,
现在让我好好补偿大哥,好不好!」随即动手解脱东方不败身上的衣衫。
东方不败旋即醒转过来,颤声道:「舞儿,你……你这样……」
东方火舞一笑:「我刚才已经说了,今晚除了进入舞儿蜜户外,我可以任大
哥为所欲为,全部都依大哥。」说话间已将东方不败的衣服卸下,只剩下身一条
裤子,而那根笔挺的肉屌,早已撑起一个小帐篷,直桶桶的指向东方火舞。
「那里撑起这么高,一定很辛苦了!」东方火舞边说边解开裤头,接着往下
一扯,一条碧玉巨龟立时弹跳而出,却见肉屌通体绿色,发出晶莹绿光,甚是夺
目诱人。龟头在那摇头晃脑,似说老子终于摆脱处男了,嘎嘎嘎。
东方火舞此刻见了此物也为之动容!二话不说,马上蹲到东方不败跟前,玉
手提起碧玉神屌,只觉那肉屌热乎乎、硬绷绷,亦不禁春心难抑,浑身都发烫起
来:「好可爱的一根东西,真想一口吃掉它……」
东方不败低下头来,怔怔的瞧着眼前的玉颜,正好和东方火舞目光相接,心
神晃了一晃,却见她面若春花,目似点漆,实是一个丰姿冶丽的大美人!见着如
此丽色,东方不败的心头也自一荡!
「想不想妹妹舔它?」东方火舞放出手段,抬起水眸看着他。
东方不败呆登登的只懂点头,眼见东方火舞的樱唇徐徐移近,随即给一股温
湿牢牢包裹住:「喔……」一声舒服的呼唤,自东方不败口中送出,只觉龟头顶
瑞马眼处,不住被舌尖来回撩拨,刺激得肉屌「噗噗」乱跳,几乎便要发射出来。
东方火舞口舌功夫异常了得,不论抓握舔刮,力度都恰到好处,在相互配合
下,着实令人受用非常:「啊!舞……舞儿……」心里本还在想,舞儿哪里学来
的技术,还没等想好,就被快感沖淡了。
东方不败仰起头,闭上眼,享受着美人给予的慰情。
只见东方火舞时吞时吐,不时将碧玉神屌拢在手掌中,套捋搓弄,直把玩了
炷香时间,直至东方不败几乎忍受不住,将射未射之际,方停下动作,缓缓站起
身子宽衣解带,一对美眸依然盯着跟前的大哥,口里吐出诱人的说话:「你这根
肉屌确实棒极了,若然插入女子的花房,必定叫人快活死了!但可惜得很,妹妹
无法和大哥真个销魂。」
只见东方不败呆瞪双眼,看着东方火舞的衣衫一件接着一件,徐徐散落在地
上,终于一具白雪无瑕的玉躯,亮晃晃的暴露在烛光前。
东方火舞不但样貌绝美,就连身子都如此惑人神思!见她纤细水蛇蛮腰,初
具规模的双乳,丰乳上的嫣红,在白皙仿佛挤出水的肌肤上,像宝石般闪闪发光,
衬着一双修长优美的玉腿,嫋嫋娉娉,直是美到了极点,玉腿间尤其引人遐想的
是那一小搓燃烧的火焰,仿佛可以感受到牝户的火热与温度!
东方不败不禁神摇目眩,心想:「原来舞儿的身子是这么美,比起母亲的成
熟妩媚不同,与西门冰颜那种冰冷孤傲更是相反,是一种热情如火的火热,一不
小心就被烫伤。」
东方火舞见大哥怔呵呵的呆站着,只盯着自己身体看,脸上不由露出一个娇
媚的笑容:「看你,眼也不眨的瞧着人家,是不是很喜欢妹妹的身体?」
东方不败给她一问,连忙点头道:「舞儿,你……你很美……」
东方火舞冁然而笑:「我可比不上母亲!」说着牵着他双手,放到自己乳房
上:「今晚妹妹的身子都是大哥你的了,想怎样玩便怎样玩……」接住踮起脚跟,
送上香喷喷的樱唇。
东方不败如何受得这般挑逗,当即十指一紧,牢牢抓住两团美肉,头一低,
已吻上她小嘴。
「唔……」东方火舞吐出一声娇吟,一手攀上东方不败的脖子,一手握住坚
挺的肉屌,轻撸慢套,极尽绸缪缠绵。
二人便这样站在床榻前,摸乳弄屌,缱绻难终,也不知过了多久,东方火舞
终于忍受不过,握紧手中的肉屌,直拖拉到床榻来,媚眼如丝道:「亲我,用嘴
舔我下面。」
东方火舞立即坐在床上,主动劈开一对修长的雪腿,整个蜜户全然敞露在东
方不败眼前:「大哥你看见么,人家下面都湿透了……」接着双手拨开花唇,露
出一团红艳艳的蛤肉儿。
刚才经过一番火热的缠绵,东方不败早已欲火难禁,此刻见着这等淫艳的情
景,当即火上加油,一发不可收拾,连忙跪到床榻前,瞬也不瞬的盯住眼前的淫
裂。
一看之下,方知世间竟有如此娇嫩的玉牝,粉红色的阴唇,粉白高坟的丘垄,
犹如燃烧火焰般的耻毛,香娇玉嫩,在在都让人歎为观止。啧啧连声:「舞儿这
里怎会这样美,粉粉嫩嫩的,实在太迷人了……」
「比起母亲又怎样?」东方火舞盯着东方不败的俊脸。
「简直旗鼓相当,都是一般美……」东方不败也不多说,立即埋首便舔。
「啊……哥!」东方火舞美得双腿直抖,玉指尽量扳开娇嫩的花瓣蛤肉,好
让大哥吃得更澈底:「好美,你……你舔得妹妹好受用,那……那颗花蒂……也
为妹妹舔一舔……对!就是这里……」
东方不败十足鲤鱼嚼水似的,舔得水声「咕唧」大作。东方火舞瞬间就被东
方不败挑起了淫火,当堂淫水如注,手足战栗,口里不住呜咽呻吟,才片霎工夫,
已见她浑身绷紧,美目乜斜,颤悠悠的涌出一大股水儿,劈头劈脑浇了东方不败
一脸。
「啊!不行了……给你弄……弄出来了……」东方火舞泄得全身乱抖,仰在
床上不停喘气。
东方不败用手抹去脸上的花汁,看见东方火舞的模样,见她泄得抖动个不休,
只得停了下来,爬上床榻将东方火舞拥抱入怀,问道:「舞儿泄了很多喔,舒服
么?」
东方火舞高潮未退,一时无力回答他,只是点了点头。
东方不败轻抚着东方火舞的身子,低声道:「适才真是有些忍不住想弄进去,
幸好给你劈头带脸浇了个不亦乐乎,将我浇醒了过来,若非这样,恐怕我已……」
东方火舞听见,「噗哧」轻笑一声,伸出玉手搂住东方不败:「真是万幸,
要是大哥你真的插进来,破了舞儿元阴,你叫我如何快速修炼。」
「现在想来,都觉得惭愧!」东方不败也自一笑:「但妹妹你可不能怪我,
谁叫你长得这么美,还这般诱人,那个男人会忍得住。」
东方火舞送东方不败一个甜蜜的笑容,柔声道:「大哥你真是那么想要舞儿?」
东方不败连忙道:「当然想。待你在长大点,你得答应我,让我……」
「让你什么?」东方火舞嫣然笑问。
「你明知故问!」东方不败亲着东方火舞脸颊,贴住她耳边道:「愿意给大
哥吗?」
「只要大哥你想要,妹妹随时给你,就只怕到得那时,你心里只会记得母亲
和西门冰颜,忘记我这个妹妹了。」
东方不败道:「绝对不会,大哥可以马上许誓!」
「谁要大哥这样。」东方火舞伸手握住东方不败的肉屌,徐徐撸动:「刚才
大哥说很想进入我身体,现在还想不想?」
「想都没有用!」东方不败摇头一笑:「但我确实忍得很辛苦!」
东方火舞笑道:「见大哥如此辛苦,我就行行好让大哥插进来,好不好?」
东方不败瞪大眼晴:「这个……这个怎使得!」
东方火舞张着水汪汪的眼睛,瞧着东方不败道:「大哥亲我一下,我就告诉
你。」
东方不败当然不会拒绝,在东方火舞俏脸亲了几口,东方火舞回吻他一下,
柔声道:「妹妹前面的小蜜屄,现在确实无法给大哥你,但大哥不可忘记,女人
仍有两个洞儿可以让大哥舒服,一个是嘴儿,但大哥已经尝过了,另一个就是后
庭菊眼。舞儿爱大哥怜大哥,今晚就给大哥尝尝鲜,可好?」
「原来还有这等好事!」东方不败笑道:「那么我……我可不可以射进去?」
东方火舞微笑点头:「当然可以,只要你有本事,今晚想射多少次都给你。」
东方不败想一想又道:「我曾经看书里说,后面可不比前面宽绰,那里又窄
又紧,我担心会弄痛了舞儿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