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二卷)(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回大战在即一发及触
夜晚,月色照射在处小角落里。
牢狱有些个潮湿,阴暗,不时的传出阵阵犯人们的低吼,他们发出不甘的声
音,久久不见散去。
狱吏手中捏着鞭子,不停的鞭打着这些犯人。
两名狱吏冷冷的扫过这里,缓缓的向内里走去,颇长的一段路后,一块巨大
的铁门挡在两人面前,只见他两在上轻点几下,铁门缓缓开了起来。
在内修行的李凡,听到响动停了下来,淡淡的黄色气流隐于体内,他盘着身
子,缓缓抬起了头颅。
「听声音,不是玉儿。」李凡思忖道。
铁门打开了,两名狱吏走了进来,看也不看盘坐着的男儿,冰冷言道:「你
可以走了。」
李凡闻言有些个纳闷,心里也有着些欢喜,只见他还是定定坐着,直到狱吏
不耐烦时,这才缓缓起身,走了出去。
一路上李凡被蒙着眼睛,脚踩在地板上,却是和上次不同的感觉,似乎是更
潮湿了,这段路显得很长,但是他却走得很是轻快。
耳边不时传来着怒吼和咆哮,鼻尖之上甚至可以感觉到犯人们伸出手掌划过
空气时的感觉。
走得可能是太快,再加上牢狱内的气味不佳,不小心呛到了李凡。
忍耐着不适,李凡终于走到了出口,眼睛上的布条被取了下来,他刚好看到
月光照射在石洞上面。
「就这么放我出来了,没有鞭打,这么容易。」李凡苦苦思考着。
「对了,一定是玉儿,是她想办法让我出来的,得去找她。身上好脏,还是
先找个能够洗浴的地方吧。」
想到这里李凡瞬间消失在了刚才的地方,转眼间已是五米开外,以风驰电掣
的速度奔行着。
黑暗中,某处阴影里,一抹影子不断的穿越在每一个角落,鬼鬼祟祟的躲避
着同样隐于暗处的隐卫。
经过上次李凡的事件,花府内的守卫多了起来,显然是为了预防事件再次的
发生。
男儿小心翼翼的穿梭着,院子很大,不知这样过了多久,他停了下来,竖起
耳仔细的听着,前方不远处似乎是水流声。
「终于可以洗一洗了,身上好黏。」李凡望着前方,心道。
前面的场景像是一片树荫,郁郁葱葱的,十分茂盛,李凡鬼魅般的窜到一杆
枝头,待稳定后,他向下望了过去,那是一潭湖水。
湖面上泛着波纹,微微地浮荡着,湖水十分清澈,顿时给人一种凉爽的感觉。
李凡看到后,心下欢喜,正准备跳下去时,远处传来了一阵声响,他连忙隐
藏了身形,悄悄的观察着。
正前方一抹身影快速的朝湖面奔了过去,待身影放慢了速度,男儿这才看到,
是个女子。
李凡仔细的打望着,他影影约约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心头不免又是一阵窃喜。
女子的身影渐渐靠近了过来,同时他更小心的藏了起来。
冷幻烟巡视了一天,疲惫的她就想要洗一洗身上的汗渍,每天夜晚她都会来
此地洗漱身子。
此地儿隐蔽,更是标注禁止下人入内,所以这儿一向清净,不会有人打扰。
冷幻烟脚尖微点间,来到了湖前,望着湖面上自己美丽的倒影,一时间竟是
出了神来。
只见她一身黑色紧身衣,衣料极其单薄,下裳是一件紧身皮裤,被汗水浸湿
的衣料下,白腻的肤质依稀可见,小腹平坦紧紧贴于布料之上,乳房挺翘,堪可
一手之握,薄料下两点乳尖顶着衣料,撑起两枚细小凸点。
女子腿子细长玲珑,泛着莹莹珀色,腿线完美无瑕,翘起的臀侧间各绑着一
把弧形短刃,兵刃在夜色下闪着幽光,异常诡异。
而另一边,李凡正仔细观察着下方的女子。看到她站在湖面没有动静,不免
心头有些儿着急。
许久,女子动了起来。
冷幻烟轻叹了口气,摘下遮挡脸颊的白纱,那天香般的容颜精致绝伦,美如
壁画。
一对水眸,透着淡淡的冰冷,似是能够看穿一切,让人望之心寒,十指纤纤,
肌如凝脂,雪白中透着酥红,几欲拧出水儿来。
冷幻烟背对着李凡,以至于他看不到女子的面容。
「是不是该撤呢,这女子一看就不简单。」李凡心中嘀咕着,眼睛却是一眨
不眨的看着下方。
「死就死吧,就看一下,想必她也不会小气。」李凡喃喃道。
冷幻烟取下腰侧冰刃,轻轻的抚摸着,动作温柔,就似是在抚摸自己的孩子。
放下兵刃后,她双手向下轻轻一翻,那轻薄的紧身服便被脱了下来,兰指一
绕,解开后背系带,黑色抹胸随之滑落,一对酥乳蹦跳出来。
冷幻烟微微弯腰,酥臀上翘,身材线条完美诱人,那紧身的皮裤从那白皙玲
珑的腿子上缓缓下滑,褪至脚踝,她左腿一抬,腿部肌肉弹实细腻,修长的腿儿
宛如白璧一般在月色下白花花一片,极是动人魂魄。
她的鞋子早在先前就已被脱下,两只脚背雪腻细润,随着弯腰,饱满酥乳近
乎贴于地面,乳尖十分细嫩,微风一吹,浅浅的晕上泛起细密的点儿。
冷幻烟深深弯腰,双臂向前伸直,随着挤压小腹未见一丝余肉,可爱的臀瓣
像两瓣玉桃,酥红欲滴,臀型紧俏,一看便觉弹手滑实,随着弯腰的进行,蛤口
窄小细缝一闪即逝,一个猛子扎进了湖水里。
女子的动作极快,褪衣,跳水整个过程不出十五秒,在上方观看的李凡并未
看清她的躯体,她便跳进了水里。
「可惜了。可惜了,真该找个好位置。」李凡在心里咆哮着。
夜色下,气温有些闷热,冷幻烟抚打着湖面在水中来回游动着,她动作十分
优美,双臂半环向下滑动,整个身子像是躺在了湖面上,半缘乳肉浮在水面,两
点红尖若影若现,只是夜色距离的影响下,某人看不真切。
李凡瞪着铜眼怔怔地看着,他只看到一抹丽影优美的在水里游动着,湖面上
黑蒙蒙的,影响着他的视线。
突然水里的女子沉入水中,湖面上泛着细小的泡泡。
细小的树枝似是不堪重负,突地间卡兹一声,让李凡心下一惊,紧接着男儿
感到一阵恶寒,空气似是冷了下来。
湖水里,冷幻烟察觉有人偷看,随即沉入水下准备一波攻击,她运起内力,
瞬间从水面之上冲了出来,双手中那两把奇形兵刃不知何时已握在手中。
李凡一直紧盯着湖面,皮肤上的刺痛让他有种不好的感觉,只在瞬间女子便
到了他的眼前,杀气让周围的空气凝聚,只有那美丽的容颜印在了男儿脑中。
「好美。」李凡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冷幻烟通体赤裸,两把兵刃因感受到主人的心情泛着幽幽黑光,她眉宇紧蹙,
眸藏熊熊怒火,檀口微绽,听到了男儿话语,更是心火直冒。
「淫贼,受死。」冷幻烟怒道。
她在空中旋转了个诡异的角度,纤指翻转,只见那奇形兵刃一左一右,一上
一下,变换着角度,刁钻的向男儿飞去。
兵刃划着优美的黑光,在李凡眼中越变越大,他瞳孔瞬间放大,刺痛感直袭
脖颈。
兵刃像是两只幽美的蝴蝶,此时却是异常凶险。
李凡沉入心神,闭起眼睛,感受着兵刃划过的轨道,他指尖凝出两丝灵力,
打向兵刃下方,使得轨道有所偏离,险险的避了开去。
脖颈上依然有着刺痛,冷汗浸湿了李凡的后背。
避开兵刃后,李凡脚下凝聚灵力,瞬间逃向了黑暗之中。
另一边,那兵刃划着诡异的弧度,再一次到了女子的手中,掌心下兵刃还在
缓慢的旋转着。
冷幻烟盯着男儿逃离的方向,久久不语,终是气不过,撅起嘴儿,跺了跺脚。
话说,李凡逃走之后,便已很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夜色中。
某处角落里,发出着细微的喘气声。
「那女子好厉害,差点就逃不掉了。」李凡心有余悸,呐呐道。
汗水浸湿了他的整个后背,脖子上传来着微微的刺痛,提醒着刚才的危险,
若不是李凡在牢狱中灵力有所增长,刚才那下定叫他吃了大亏。
就在李凡回想刚才的险情时,他的肩膀上被触碰了一下。
「凡哥哥。」女孩轻柔的娇喝,语气透着股调皮,戏弄。
「呀。」男儿被吓了一跳。
李凡回身,顿时感到欢喜,一把将眼前女孩抱在了怀中。
惜玉心尖一酥,像是被什么东西揉过一样,腻声道:「轻点儿,人家好痛哩。」
女孩桃眸泛着水光,细嫩的肌肤像是鲜剥的荔枝,粉唇轻启,两瓣儿红唇粉
润欲滴,微微上翘的唇角更是挂着几滴涎水,被男儿拥的呼吸一窒,溢出一声娇
吟,在夜色下传了开去。
惜玉听到声音后,小脸一红,越发的诱人了。
「凡哥哥,人家好想你。」女孩檀口微绽,盯着男儿的眼睛道。
李凡看着眼前的女孩,感受着她的心跳,再也忍耐不住,朝着那抹芳唇吻了
上去。
惜玉看到男儿的举动,热情的送上芳吻。
四唇撕磨,吻得难舍难分,淫靡的气息瞬间弥漫了整个角落,彼此互相吸允
着,舌尖抵缠间挤出啾啾的异响,让人听闻顿时欲火上涌。
许久,唇分。
女孩娇容溢满了春情,星眸荡着水波,点着柔柔情意,怔怔地望着男儿,唇
瓣间挂着滴玉液,倍儿动人。
李凡伸出舌尖舔过惜玉唇间淫液,眼角睨见她那一对挺翘酥胸,乳房抵着薄
纱,凸起的乳蒂刮擦着男儿手心。
惜玉今日穿着很是诱人,她上着粉色肚兜,肩上披着白色纱衣,裸出白皙雪
腹,腰板纤弱细滑,酥乳半露,雪桃之上裹着蕾丝百褶裙,一双修长富有弹力的
腿子下踩着一双白绣鞋。
她伏在男儿胸口,檀口微微细喘,乳儿不知何时已被一只大掌覆住,轻轻的
揉动着。
「呀,今日不行。」惜玉娇喘急道。
李凡见到女孩抵抗,微微一愣,疑惑道:「为何不行。」
惜玉俏脸一红,凑到男儿耳畔轻道:「人家那个来了,不能做的。」
李凡略微知道女孩月事,继而不再强求,只是覆在乳上的大手还在女孩胸前
继续揉搓。
「凡哥哥,真不能在做了,玉儿会忍不住的。」惜玉央求着,呼吸已是有些
急促起来。
李凡闻言,无奈的停下手来。
惜玉见到男儿松手,心下松了口气。女孩肚兜散乱,玉乳半露,凸起的红椒
头刮着衣角时隐时现,见到男儿一脸色相,盯着自己的乳儿,银牙轻咬粉唇,白
了男儿一眼。
似是觉得好笑,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李凡却是摸不著头脑,看到女孩整理好服装后,不禁有些个失望,但想到女
孩陪伴身边,心里又如灌了蜜般甜蜜。
两人月下相依,蜜语良久后。
惜玉道:「凡哥哥,这半个月由我来教导你,你可要努力了。」
李凡闻言郑重道:「呦。」
七日后。
这一个礼拜,李凡白天和惜玉在无人的地方修炼,夜晚则是缠绵双修,可谓
过得自在,时间也在悄然消逝,今日花府内像是筹备着什么。
花府外围,街道上围满了人群,他们摩肩接踵,一个个似是在张望什么。
许久,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声音沉稳有力,节奏分明,每一下似是敲在心
中,让人热血奋涌。
那是五匹金戈战马,马身乌黑柔亮,线条完美充满了爆炸力,浑身披挂金甲,
铁皮下的铜眼闪着红光,异常神武。
为首的马身坐着一人,此人身穿金色重甲,气宇轩昂,肩上挂着两柄金戈,
棒身通体黝黑,每柄足有半米来长,兵刃在烈日的照耀下,更加耀眼夺目。
男子身后战马上坐着的亦是精兵良将,身披银甲,腰间裹刀,仔细看去,每
两匹战马后托着一辆马车,车上载着金色暗箱,望去似乎很沉,马上之人神情严
肃,让人生畏。
战马经过时,虽然危险,但仍有路人不断上前观望。
群人们纷纷私语,态度不一。
梁俊宇一行,奉花天宸之命前往大秦,护送丝绸金瓷,路途遥远艰险,历经
数月之久,终抵家乡,如今可谓是荣归故里,风光无限。
梁俊宇环视街上群人,面容得意,摆手示意,他性子本就好面,宁可忍耐烈
日,亦要身披重甲,如今他万众瞩目,心中大是享受。
花天宸早就在外等候,望着梁俊宇一行归来,更是亲自上前迎接。
梁俊宇看到花天宸后,拿出后背金戈,跳下了战马。
只见他手捧金戈,单膝跪地沉声道:「大人,俊宇幸不辱命,顺利完成了您
给的任务。」
「快快请起。梁统领及众隐卫一路上辛苦了。」花天宸连忙扶起男子热情呼
道,神色很是高兴。
「来人,把这几箱货物抬下去。」看到战马拖着的金箱,花天宸命人又道。
他话刚一说完,身后迎来十个彪形壮汉,三两下子抬起金箱走进了花府。
花天宸很是满意,和梁俊宇并肩踏进了内门。
「不就是送了一趟货吗,大热天的穿一身重甲,也不嫌硌得慌,热死你。」
花亦涵见无人理她,跟在数人身后嘀嘀咕咕的碎念着。
议事厅,花天宸差人打开四个金箱,箱内装满了绫罗玉器,奇珍异宝,内里
耀眼夺目,被烈阳一衬,更是绚丽无比,望之让人心迷。
「这是。」花天宸强压内心的激动,疑惑道。
「大人,这一路说来话长。」梁俊宇看出了花天宸的疑惑,说道。
其实他自己也未想过会有这样的战果,想到这几个月的经历,真是唏嘘不止。
「梁统领,请讲。」花天宸道。
「属下,这一路按照您的吩咐前往了大秦,并见到了当地国王,国王见到箱
内的瓷器丝绸后很是高兴,当下便打赏了属下一箱金子。」梁俊宇说到这儿停顿
了一下。
「噢,此事还有另情。」花天宸询问道。
梁俊宇继道:「属下,收到金子后,便在大秦休养了几日,可是当我和众兄
弟准备启程时。王宫内部突然发生了巨变,二王子挟持国王,企图政变。
而属下们也被卷了进去,经过几小时的交锋,属下杀死了二王子,终结了这
场政变。「
花天宸闻言亦是大惊,久久不言。
「那么,这些箱子是。」花天宸隐约知道了男子接下来要说的话语。
梁俊宇苦笑道:「这些东西,正是国王赏于我的。」
花天宸眼皮跳了跳,摆手道:「梁统领,这一路的经历真是听了让老夫叹为
观止,既然宝物是国王赏赐你的,老夫也就不夺人所好了,都给你了。」
花天宸的这番话乃是肺腑之言,为几箱宝物而失去了属下的忠心,这样的事
他是做不来的。
梁俊宇闻言,心头一阵感动,垂首道:「大人言重了,俊宇本是无父无母的
孤儿,多亏了您,俊宇才得以存活下来,俊宇不是什么贪财之人,这次前去本就
拿着您的货物,运来的东西也当是大人的。」
花天宸听后,也是欣慰,道:「有功自然有赏。说吧,你想要什么。」
梁俊宇抬起头颅,沉声道:「我想变得更强。」
另一边。
嶙峋的山崖巍峨的耸立着,碎石零散掉落,茂密的枝叶盘绕其上,遮挡住照
射下的阳光。
两抹身形不断的交锋着,只见林中飞沙走石,不时传来拳脚触碰的声音。
李凡惜玉二人在林中互斗了近两个时辰,期间男儿不停地进攻着,可被女孩
总是轻易躲过,两人浑身大汗淋漓,却丝毫未见停下。
惜玉身法很是厉害,无论李凡怎样出招,都被女孩一一避了过去。
这一礼拜,不停的较量中,已经有了许些效果,李凡已经初步了解了灵气的
用法,差的只是火候。
他在攻击时,不停地思考着如何变招,同时也在默默记忆着女孩的身法。
惜玉脚尖交错间如一只玉蝶般灵活,似是看出男儿所想,步法不但没有放慢,
反而更加的诡异多变。
远处看去,女孩全身上下皆是破绽,双脚轻触间身形快速闪现,像是一只翩
翩飞舞地蝴蝶,只见她身形突然消失,又在某处悄然出现,男儿攻击虽然凶猛,
却连她的影子都触碰不到。
近处瞧去,李凡眉宇紧蹙,神色显得严肃,右拳之上带着气流,脸上毫无怜
惜之情,有的只是对待敌人的凶狠,拳头刁钻地朝女孩面部打了过去。
眼前的拳头越来越大,速度极快,拳风擦过自己的脸颊带起一缕丝发,惜玉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只见她身子一侧,灵活的避了过去。
未待她稳住身子,李凡身子回旋右腿之上带着劲风再次朝女孩面部打来,她
弯腰避开,右掌横击砍向男儿脖颈位置。
「凡哥哥,下手真狠,都不懂得疼惜人家。」惜玉娇声道,手下动作却是十
分凶猛。
「玉儿,不也一样,不这么做,我怎会有所进步。」李凡呼道。
女孩手掌之上裹着一层淡淡地灰色气流,气流并不显眼,掌心划着半弧直劈
下来。
李凡盯着女孩的掌心,眼神变得十分凝重,女孩指尖白皙而又修长,此时划
着半弧的指儿稍不注意就是致命的利器,指尖袭来的阵阵寒意让他脖颈感到阵阵
刺痛。
李凡沉腰,气凝右臂,举拳直上,挡住了凶猛的攻势,他嘴角上挑,手心一
把捏住惜玉手臂,身子前探,左掌抵在女孩腹部,将她举了起来,随之狠狠甩向
地面。
惜玉感到自己被男儿举了起来,随后一股力量将她抛向了地面,在触及地面
时,她身形一闪,瞬间消失了。
李凡叹了口气收起手上动作,朝着前方看了过去。
远处,女孩含笑看着男儿。
李凡嘀咕道:「玉儿,这样打可没意思了,我都碰不到你。」
惜玉道:「凡哥哥,这就是身法的好处。」
惜玉继道:「你看。」
说罢女孩的身形在男儿眼中缓缓消失不见。
李凡揉揉眼睛,惊讶喝道:「玉儿,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女孩得意一笑,脚下轻点间蹦到了男儿眼前。
在李凡呐呐的眼神下,将他的手掌缓缓放在了自己胸口。
「这是。」男儿疑惑。
「凡哥哥,手再向前伸。」女孩小脸一红,呢喃道。
手掌下传来女孩淡淡地体温。
李凡不解,但还是照着女孩的话把手伸了过去。
奇怪的一幕出现了,李凡的手心直接穿过了女孩的胸部,没有触觉,像是摸
在了一团空气之上。
李凡大惊,嘴巴都似合不住了:「这是怎么回事,玉儿你变得透明了。」
眼前是女孩窈窕的身形,那鹅蛋小脸,小巧梨涡,粉嫩脖颈,饱满翘乳,平
滑小腹,修长白皙的肌腿,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乳房被汗水浸湿映出的形状都清
晰可见,就连那凸起的乳蒂儿都是那么的逼真。
李凡惊讶下,手掌横挥,手臂却是毫无触感,眼前那精致完美的脸颊还在说
话,桃眸水汪汪地,眨巴间,似是荡人心神。
他缓缓向前伸出右手,想要去触碰那柔美的面庞,可是手心像是碰到了水波,
一触就散了,眼前的女孩只是一抹虚幻的影子。
「玉儿,你在哪。」李凡环视着四周,手心不停地向前方触碰着。
「凡哥哥,我就在这儿。」惜玉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响起。
「你上前五步摸摸你的右方。」声音又继续传了过来。
李凡闻言,照着女孩的话向右前方走了五步,他缓缓伸出右手,指尖下是少
女柔软的娇躯。
惜玉在男儿惊讶的目光下,缓缓显出了身形。
「这是。」李凡看着眼前娇媚的女孩一阵无语。
「厉害吧。」惜玉转了圈身儿垂首含笑。
「这,竟是怎么回事,玉儿你为什么会不见了,还有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出现。」
李凡手舞足蹈激动下语气显得有些儿语无伦次。
「这是人家新想出来的,利用身体和阳光的折射使人的肉眼产生偏差,只是
一点小小的伎俩。」女孩晃悠着小脑袋得意念道。
「只是这招,有着明显的缺点,身形消失的同时,人家是不能动的,一动便
会显形,遇到大范围的攻击,人家还是只有逃跑的份。」惜玉脸上略微显得失望,
拉着男儿的手掌使劲甩着,见到他脸上宠溺的神情后,更是一脸儿撒娇的看着李
凡。
「这已经很厉害了。」李凡夸赞道。
「只可惜,这招玉儿教不了你。凡哥哥属性刚阳,体内灵力乃是罡气,而玉
儿正好相反,玉儿属性阴柔,体内灵力均是冥气,所以。」女孩说到这里停了下
来紧张的看着男儿。
「玉儿,这些日子里也不是教了我很多,所以不要乱想了。」李凡抱着女孩
温柔轻声道。
「我不教你,凡哥哥不生气。」惜玉问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玉儿不是说了吗,这招数不适合我。」李凡咬着女孩的
耳垂,轻声道。
「凡哥哥,若是有一天玉儿做了什么奇怪的事,你会原谅我吗?」惜玉抬起
头,眼神满含情意,怔怔地看着他道。
「无论玉儿做了什么怪事,凡哥哥都会原谅你的。」李凡轻声道。
女孩的话语,像刺一样扎了进去,在李凡心中不断地重复着深深地印在了他
脑海里。
惜玉捧起男儿脸颊,送上了柔情的蜜吻。
两人在林间,吻得已是忘我,唇舌相互抵磨,像两条滑腻的小鱼儿穿梭在彼
此口中,游来游去,尽情探索。
李凡感受着女孩的热情,手掌缓缓向下,抚向了女孩胸口。
掌心下是少女柔软的胸部,乳儿柔嫩弹性,肚兜被汗水浸湿黏在胸口,显出
两团饱满乳型,乳蒂微凸,尽显诱惑。
指腹轻轻滑过乳蒂,李凡可以感到她的乳头渐渐翘起,女孩胸部散发着淡淡
体温传到男儿手心,李凡盯着眼前乳房,悄悄地咽了口唾液。
乳房传来细微的酥麻,让惜玉差点娇吟出声,她将男儿手心狠狠地按压在乳
儿之上,似是要将手心揉进胸口。「凡哥哥,你用力的揉进来。」女孩螓首酥红,
桃眸显得异常妖媚,檀口颤张,乳房传过一阵酸麻,嘴里溢出一声娇喘。
「呀,嗯嗯……」惜玉被揉的扬起螓首,腻声道。
女孩的乳房保持着充分的弹力,不断地在男儿掌下变换形状,李凡用力的搓
揉着,感受着那乳蒂摩擦过得快感,似是觉得不够,缓缓伸进了那粉色的肚兜。
衣料下,两团白腻滑润的乳房汗哒哒地,像是被油水泡过一样,异常滑溜,
温热的手感摸起来十分舒服,烫的男儿掌心一酥,魂都似飞了出来。
惜玉的乳房似是大了一圈,让李凡他一手难以握住,女孩乳房的滑腻,弹性
让那乳儿似是在和大手捉迷藏一样,在他使劲地捏揉下悄悄地溜出了掌心,乳头
胀得像是两颗发硬的石头,却也是滑溜不停地摩擦着男儿指尖,带来着异样的感
觉。
「嗯嗯……凡哥哥好喜欢人家那里……咿咿……」惜玉娇喘道。
「肿起来了呀……嗯嗯……」看着被男儿逗弄的发硬的乳头,惜玉道。
女孩媚到骨头里地娇喘着,细弱游丝地声音不停地刺激着李凡的耳膜。
惜玉的乳房,娇弹可人。
「这布料下揉捏玉儿娇乳的人是我。」李凡看着那被挤揉的不成样儿的衣服
心道。
惜玉的左乳从肚兜内整个滑了出来,乳型像个油亮的雪肉包子,白腻诱人,
粉嫩的乳尖微微蜷翘,薄晕儿般的圈儿不足铜钱大小,微微浮在乳上。
惜玉只是被捏搓着乳房,雪靥便是布满了潮红,裸露出的雪腻肌肤也在微微
泛起润红,乳头被潮红一衬,更是可口诱人。
李凡张口便是咬了上去,乳房滑溜溜的,口感说不出的美好,夹杂着咸腻的
汗水味道,更是平添了一丝淫绯,舌尖儿蜷着圈儿舔弄着粉嫩晕儿。
「凡哥哥……好难受……浑身好……热……帮人家脱了衣服……嗯呢……哈
呀……嗯呢……」
李凡手心滑到女孩脖颈后面,轻轻一拉,解开她颈上系带,那饱满滑腻的乳
儿顿时弹了出来,乳尖弹跳尖触碰着男儿鼻尖,微微摩擦着。
似是压抑不住心头的兴奋,李凡一口将那乳蒂儿连同乳房吞进口里,大口地
吮吸着,欲要将乳儿吞进口里。
惜玉闭目斜颈婉转娇啼着,乳尖上的快感如潮水般快美一波波涌入心田,似
蚂蚁爬过直入心房,就想让爱郎更多的占有,去舔吻那胀的发硬的蒂子。
突地女孩感到乳蒂一痛,娇媚足趾使劲蜷起,蛤底酥麻袭来,竟是小丢了蜜
来。
李凡见状知道女孩丢了,眼前佳人浑身痉挛,闭起的美目突地张开,急急咬
着指尖,抖动片刻瘫在了男儿怀里,整个肌肤已是遍体红潮。
惜玉酥胸起伏片刻,这才缓了过来,眉眼如丝的看着爱郎,心尖儿更是一阵
酥荡,她踮起玉趾,将唇儿缓缓凑到男儿耳旁,轻呼兰息,媚声道:「凡哥哥,
快要玉儿……人家受不了了……」
李凡手心缓缓滑到女孩臀部,挺翘的肉桃微微上翘,薄纱般的丝料下两片肉
瓣雪肉滑腻弹手,抚摸了片刻,在女孩催促的眼神下这才将手伸向了少女私处。
惜玉蛤底已是泛滥成河,淫液将那纱裙熏湿,前纱紧紧地贴在底下,黑茸清
晰可见,男儿指尖探了进来,滑过耻毛,顿感一片淫湿温热,指腹滑过窄小蜜缝,
微微揉摸着。
「玉儿,这里好湿。」李凡指尖挂着几滴淫液凑到女孩脸眼前轻道。
「讨厌,还不是凡哥哥逗弄人家呀……呀……啊嗯嗯……」惜玉心下羞涩却
是摆出一副娇媚的样儿喘气道。
感觉女孩下体一紧,李凡连忙看了过去,见佳人闭目忍受,酥胸急速起伏,
桃眸眯成一道缝儿,檀口微微颤张。
李凡胯下早是硬如铁棍,龟头前端溢着细小的白沫儿,他急急脱光衣物,一
把将女孩拦腰抱起,将那粗壮之物对准了那娇嫩缝儿。
棒头轻易便揉开了女孩蛤底蜜缝,轻轻一捣,男儿只觉得一圈圈稚嫩肉儿不
住吮吸自己,包裹着棒身,他忍耐不住狠狠地捣了几下,似是揉开了那肥沃的花
心。
蛤底被挤得溢出白泡,发出淫绯的声响,李凡捧着女孩雪臀九浅一深入得惜
玉尖叫连连,脚趾不住蜷伸。
「嗯嗯……慢点磨啊……揉啊……揉……那心子……咿咿……咿咿……咿呀
……」女孩螓首乱晃咿咿呀呀浪叫不停。
惜玉只觉得内里心子似是被爱郎入得碎了开来,蚂蚁般的酥痒直袭花心子,
就想让那棒儿狠狠磨它一磨。
李凡看着被骑在身下的女孩,那娇躯时那么的诱人,乳儿浑圆饱满,小腹毫
无赘肉,娇嫩的酥蛤,玲珑的腿线,一切尽是那么完美。
「这美丽的娇躯,这温柔的触感也是我的。」李凡心中大叫,捧起女孩雪白
的腿子,狠狠入了起来。
片刻间,李凡已是入了几百余下,看着女孩那宛如两瓣鲜嫩春笋的白净脚儿,
新月般的足弓可口诱人,五根粉嫩嫩的笋趾似那顽皮的娃娃,一翘一翘撩拨着他
的心神,连忙捉起一只脚儿,捧起就吻。
吻过那白皙的脚背,那诱人的趾头,舔吻过每一丝脚缝儿,把那粉嫩的趾头
吻的油光发亮,舌尖滑过女孩脚底,可以感到佳人通体一颤。
惜玉知道爱郎喜爱自己的脚丫,每次欢爱时都少不了抚摸揉吻一番,早已是
习惯了这种羞涩的感觉,更是摆出淫荡的样子,只为了让心中爱郎开心。
她只觉得脚心一痒,蛤底差点丢出蜜来,腹部隐隐传来一阵阵抽搐感,她连
忙急摆柳腰,迎合着爱郎的动作。
「嗯嗯……呀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揉坏了啊快……深一些
……对……咿咿…咿咿咿咿……呢恩哈……吻我……吻玉儿快……」
「啾啾……啾啾……哈哈……呢哈……」惜玉急急捧着男儿两颊,送上了蜜
吻,两人舌尖儿相抵互相撕磨着。
李凡只觉得女孩体内吸力突然增大,圈儿嫩肉似是膨胀了一圈,紧紧地包裹
棒儿,让他头皮发麻,肩上女孩的手心微微用力拉出五道细微口子。
他心知女孩要来,忍耐着棒头上的酥麻,狠狠捣了数十通,只觉得女孩花心
大开,紧紧地包裹龟头不住吸吮,他大叫一声泄了出来。
竟是比女孩先泄了精来。
「玉儿,你那里比之前更厉害了,吮的我好舒服。」李凡吻着女孩的唇瓣,
喘气道。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