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第二部)(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借酒强奸
梁艳芬拿着垃圾下楼,当她出了出租房后,看见蓝明辉坐在不远处,她将垃
圾扔掉后,往蓝明辉走去。
而蓝明辉在梁艳芬出来时就已经看见她了,眼看她往自己走来,他眼神一亮,
脑海灵光一闪,没有起来,而是低头摇了几下头。
梁艳芬来到蓝明辉身前,娇声道:「明辉,你怎么会坐在这里了。」
蓝明辉闻然抬起头,然后立刻起来,不过他身体左摇右摆,眼看就要跌倒,
梁艳芬本能做出反应娇手捉住他的手,蓝明辉看着脸色艳红,妩媚迷人的梁艳芬,
眼神闪过淫邪之色,假装醉得认不出人笑道:「哈哈,阿娇你怎会在这里,我们
不是分手了吗??」
头晕晕的梁艳芬,见状立刻娇声道:「明辉我不是阿娇,我是凌战的女朋友
啊。」
蓝明辉闻然,醉醺醺立刻道:「你说谎你明明就是阿娇,呃。阿娇,我现在
好头晕,你送我会宿舍吧!!!」
梁艳芬见状觉得蓝明辉醉得很厉害,想要放下他叫凌战,不过想起他现在跟
徐妍曦做爱,于是就想扶他上去,不过随即想起他这个一睡不起的模样,于是想
了想,扶好他坐下后娇声道:「明辉你先坐好,我家里在附近,我现在去哪钥匙,」
蓝明辉闻然,内心一喜,原本刚才他想趁机倒在她身上摸下她娇体吃下豆腐
的,现在可能不止摸一下了,他继续假扮醉得很厉害的样子。
梁艳芬连忙上楼,来到出租房,听见徐妍曦发出「啊啊,好舒服,啊啊。啊
哈。」的淫荡娇吟,她想了想觉得一会儿的事情没必要告诉凌战,于是她进去出
租房就拿了钥匙,关上了房门,连忙下楼去了。?
下了楼,梁艳芬看见低头坐在的蓝明辉,连忙走过去,来到他侧边捉住他的
手臂娇声道:「明辉起来,我现在带你去我家里。」
蓝明辉闻然,慢慢站起来,梁艳芬扶着身体左摇右摆的他往前走去,原本头
晕晕的梁艳芬,被深夜的凉风一吹,脑袋更加晕,不过幸好路程不算远,十多分
钟后,她扶着低头的蓝明辉进入电梯。
几分钟后,梁艳芬拿出钥匙打开大门,扶着蓝明辉进去屋里,进去后,蓝明
辉看见里面除了一部电视,一张桌子,几张凳子,一张沙发就没什么家具感觉不
太像家就在,这时梁艳芬道出他的疑问:「这里是我买下自己住的,我真正的家
不在这里,我现在基本不回来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有人来。,」
蓝明辉闻然内心狂喜,眼看梁艳芬关上大门,扶着自己往一个房间走去,一
路上闻着她散发的诱人体香,阳具已经早就坚挺了,真想当时就推倒她,强奸她,
不过那时理智控制他不能这样做,现在进到屋子里,孤男寡女欲望瞬间吞噬理智
顿时色心大起,加上喝了酒,头晕晕,也不管事后的后果,因此胆子更加大,低
头看着梁艳芬丰满的乳房,他眼神炽热,淫邪。
当梁艳芬扶他坐在床上,她也累得坐在床上休息一下时,蓝明辉眼神淫邪,
继续假装醉得一塌糊涂的模样,抬起头看着,满脸红润,额头有着细密汗珠,呼
吸娇喘,容颜妩媚艳丽,身穿蓝色短袖衣服,黑色花边短裙,娇体成熟性感的梁
艳芬,他艰难吞咽一口,原本还有一丝犹豫的内心,随着诱人的体香涌进脑海,
他内心一横,也不会事后梁艳芬会不会报警,凌战会不会痛打她一顿,会不会坐
牢了。
不过他还是假装醉的很厉害,因为事后他准备用这个借口试图脱离接下来要
做的事情,只见蓝明辉忽然紧抱梁艳芬,然后醉醺醺道:「阿娇,求你不要分手,
我真的很喜欢你的。」
蓝明辉说完就抱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的梁艳芬倒下床上,并且立刻翻身压
着她的娇体,当感觉身体被压着,梁艳芬已经反应过来,顿时又羞又慌乱,她连
忙娇手按在蓝明辉的身上往外推去,并惊呼道:「啊,我不是阿娇,我是凌战的
女朋友,你快起来。」
蓝明辉当然知道,不过他又怎会如她所愿,真的起来放开她,蓝明辉当时就
呼吸粗喘道:「阿娇,不要,不要离开我……」说完,他就紧抱梁艳芬,嘴唇印
在她性感的红唇上,疯狂的强吻。
「唔唔,不要,唔唔,救命,唔。,」梁艳芬感觉被强吻先是瞪大媚眼,娇
体一僵,随即眼神惊恐,连忙娇手用力推蓝明辉,脑海左摇右摆不停挣扎,可是
原本就没多少力气的她,加上刚才扶蓝明辉来这里,已经很累了,她只是挣扎几
下就累得不行,她只好拼命摆脱他的强吻,惊恐求救。
蓝明辉闻然,内心又惊又刺激又兴奋,他眼神淫邪,一边追逐梁艳芬的红唇,
一边一手紧抱她,一边一手直接伸到她裙子内。
梁艳芬惊恐万状,她娇手用尽全力去推蓝明辉,脑袋左右用力摇摆挣扎,感
受他的大手捉住底裤往下卡,她无比恐惧,大声救命道:「唔唔,不要,唔唔,
救命,唔,」同时她双腿狂踢乱蹬,不过因为蓝明辉压着,双腿刚好就在她两腿
间,根本没有踢到他。
当梁艳芬感觉内裤被脱到了膝盖位置,内心恐惧道了极点,顿时不知哪来的
力气她竟然猛得推开了蓝明辉,她连忙坐起来想要逃跑,可惜原本就头晕晕的脑
袋,刚才又拼命摇头,她刚刚坐起来,眼前画面旋转,她不由自主的往床上再次
倒下去,因为实在太头晕了,她现在根本坐不起了。
蓝明辉感觉自己被推开也是愣住了,不过随即他反应过来,看见坐起来又倒
下去床上的梁艳芬,他内心狂喜,连忙捉住梁艳芬的双腿拉上床上,这一下,梁
艳芬整个人完全躺在了床上,而且她这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蓝明辉趁机快速脱了
她的内裤随手扔掉,并且将她的双腿打开,连忙跪在她双腿之间,就开始解开裤
子。
「啊,不要,救命啊。唔……」梁艳芬感觉头晕得跟厉害,当感觉双腿被捉
住后,连情况也没看清就惊恐尖叫道,可是下一秒,蓝明辉解开了皮带后,立刻
连带内裤一下脱到了膝盖后,急忙捉起乱踢乱蹬的笔直修长美腿放在肩旁上后,
就一手捂住她的嘴唇。
蓝明辉看着满脸惊恐万状,看着自己,娇手捉住捂住她嘴巴的梁艳芬,他满
脸淫邪,瞪大眼睛,一手翻起她的短裙,顿时在明亮的灯光下,看见雪白的大腿,
幽黑浓密的阴毛,外翻却粉嫩的秘处,平坦的小腹,他呼吸急促粗喘,眼睛通红,
没有丝毫犹豫,闻着诱人的清香,他连忙一手握住阳具,对着秘处口挺过去,还
不忘继续假装醉得一塌糊涂道:「阿娇,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的。」
「唔。」梁艳芬眼神恐惧的看着挺直身体,原本样貌不算差,现在满脸淫邪,
狰狞,眼睛瞪大通红人面兽心的蓝明辉,头晕晕过去累得无力的她,感觉秘处口
被异物顶着时,她连忙娇手按在蓝明辉肚子往外推,当听见他说「我爱你」时,
脑海「轰」的一声,接着浑身难受,秘处痕痒,她立刻知道原来不是只有吴晓说
「我爱你」她才会失去理智,而是所有人看着她说都有效,当时她就浑身没有了
力气。
已经被欲望吞噬的蓝明辉,感觉娇手忽然无力推他,立刻就下体用力一挺,
当即阳具很顺利的就没入秘处内,「哦。」,「唔。」被捂住嘴巴的梁艳芬与蓝
明辉同时身体一僵,接着同一时间发出呻吟声。
感受阳具被秘处包裹,虽然蓝明辉感觉秘处不是很紧致不过看着身下之人是
梁艳芬,他就激动兴奋得不能自己,他收回捂住红唇的大手,趴在梁艳芬的娇体
上,嘴唇封住她的红唇疯狂索吻,同时大手连忙捉住她的衣服往上拉起,然后拉
起胸罩后,就大手按在丰满的乳房上揉搓起来,下体阳具开始缓慢抽插起秘处…

梁艳芬头晕晕,感觉嘴唇被索吻,秘处被抽插,乳房被揉搓,而且身体浑身
难受,秘处被抽插异常舒服,她想强忍着推开蓝明辉,却发现全身无力,最后她
放弃了,因为阳具已经抽插了三十多下了,她娇手无力握住被单,双腿架在蓝明
辉肩旁上,随着抽插摇摆不定,她放弃了挣扎,任由蓝明辉索吻,揉搓乳房,她
媚眼泪水汪汪,流着泪,眼神悲痛欲绝,痛苦万分。
「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越来越快,床上蓝明辉一边尽情揉搓柔软
的丰满乳房,一边疯狂的索吻,一边快速抽插,感受身下女神在抽插下,秘处流
出大量的淫液,软绵绵的乳头坚挺而起,他内心的兴奋刺激无比。
这时的梁艳芬,脸色艳红,媚眼泪水汪汪,眼神迷蒙挣扎,感受秘处被抽插
传来阵阵酥麻,酥痒的快感,她娇手紧握被单,原本这种程度的快感她可以忍受
的,但是因为魅姬在她神不知鬼不觉下设置的心里暗示,在凡事听见男人对她说
「我爱你」就会导致她性欲立刻爆发,就如同被调教的女奴般,因此浑身难受的
她,在被蓝明辉强奸时,虽然内心悲痛万分但是身体却无比喝望他的索取,此刻
她脑海悲痛的情绪已经被性欲吞噬感觉,不过她还有一丝理智在支撑她不要主动
迎合。
然而下一秒,原本就喝得头晕晕,起码有七八成醉意的梁艳芬,在阳具再加
快抽插秘处后,没有的理智终究被性欲吞噬,那一刻,她水汪汪的媚眼,眼神迷
离喝望,她脑海空白一片,她感觉浑身难受仿佛服用了春药似得,失去理智只有
欲望的她,遵从本能,松开紧握被单的娇手,抬起环抱蓝明辉的身体,被单接受
索吻的红唇,不由自主主动回应,娇舌主动缠绕他的舌头,架在蓝明辉肩旁的双
腿主动交叉缠绕他。
蓝明辉感受女神梁艳芬的主动后,内心激动兴奋刺激到了极点,当下他完全
疯了,紧抱连衣服都没有脱点的梁艳芬,阳具拼命的抽插起来,嘴唇无比疯狂的
索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啪啪啪」,「啪啪啪」的猛烈撞击声,忽然毫无征兆
的就停止了,只见此时床上蓝明辉紧抱梁艳芬,身体一僵,阳具用力往秘处深处
顶去,脸色红润,嘴唇离开红唇,近距离看着妩媚艳丽的梁艳芬,半张着低吼一
声「啊……」
「啊,好热。啊,」失去理智,只得欲望的梁艳芬,脸色殷红,媚眼泪水汪
汪,眼神迷离,微微红肿的樱唇微张,发出惊呼娇吟。
与此同时,另一边,出租房内,床上凌战与徐妍曦两人呼吸急促,用力紧抱
对方,眼神迷离失神的看着对方,嘴巴半张,感受高潮的快感,异口同声发出舒
服「啊。」的呻吟。
……??……
不知不觉一夜过去了,早上九点左右,熟睡的梁艳芬被一声「砰」的关门声
吵醒,她睁开迷糊的眼睛,环视一周,发现是熟悉的房间,看见身旁背对自己的
男子,她有些发痛的脑袋,很自然浮现昨晚的画面,当即她脸色大变,媚眼瞬间
布满泪水,她只记得昨晚被蓝明辉借酒强奸片刻就没有了记忆,她这时很痛恨蓝
明辉,不过她不知道如何让他付出代价,虽然报警可以告他强奸,不过她是不敢,
原因很多但是最大的原因是凌战,她不能失去凌战,所以她流着泪,选择逃离这
里。
梁艳芬流着泪,痛苦万分的轻轻翻开被子下床,她看见自己全身赤裸,连忙
捡起地上的衣服,急忙冲进洗澡房。
关好门后,梁艳芬来到镜子前面,顿时看见红唇有些红肿,脖子一个个的微
红吻痕,丰满乳房有淡淡的吻痕,牙齿痕,指痕,软绵绵的乳头通红,传来阵阵
微痛,幽黑浓密的芳草上有白色的精液,秘处微微红肿,秘处口周围布满精液,
她看见后脸色苍白,脑海急忙细想,幸好这几天是安全期,不然可能就怀孕了,
她娇手捂住嘴巴,蹲在地上痛哭流涕。
哭了几分钟,她稍微平复一下后,立刻穿上衣服,就满脸泪痕,痛苦无比的
打开门,哭着往大门走开,此时她只想快点逃离这里。
就在她打开门时,对面刚好也打开门,梁艳芬听见后抬头一看,发现竟然是
吴晓,当即一惊,连门也顾不上关就哭着快步离开。
而吴晓见状先是一楞,随即内心又兴奋又心痛的连忙追去,就在电梯旁边,
吴晓追上了梁艳芬,二话不说就从后面抱着她,急忙道:「不要走,我有话要跟
你说!!」
梁艳芬感受被吴晓抱着,满脸泪痕,内心惊慌失措,连悲痛的心情也没了,
当即惊呼娇体扭动,挣扎道:「啊。不要,放开我。」
吴晓感受到梁艳芬的挣扎,听见她的尖叫,他当时一惊,害怕被人看见,当
时他想起之前只要说「我爱你」的情话,她就变了一个人似得,跟他上床,当即
他就大声道:「梁艳芬,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你做我女朋友吧!!」
梁艳芬闻然,娇体顿时一僵,脑海「轰」的一声,接着浑身难受起来,不过
她没有失去理智,她知道接下来,她又会失去理智,跟他疯狂做爱,她当即悲鸣
哭道:「呜呜。不,求你放开我,呜呜……」
吴晓闻然,当然不想放手,不过他们的大吵大闹,附近的人都听见了,于是
他就看见有两户人开门出来,他立刻一慌,不由松开了梁艳芬。
下一秒,梁艳芬流着泪,急忙按照本能转身回到家中,并连忙关上门,听着
门外的吴晓用力拍门,并道「艳芬求你开门,我真的很爱你的,求你给我一次机
会……」
而蓝明辉这时正在洗澡房内照着镜子,脑海回想昨晚的疯狂,他傻笑着看着
镜中的自己,原来他比梁艳芬早醒几分钟,当时他醒来是抱着梁艳芬的,他那时
又兴奋又苦恼,不知该如何面对,如果她不是凌战女朋友他就不用苦恼肯定追求,
但是事实是他借酒强奸朋友女友这让他不知如何是好,于是他发现梁艳芬有醒来
的情况,就转身背对她,将问题抛给她,当他感觉梁艳芬下床走进洗澡房,并隐
约听见哭声后,他当时内心又痛苦又嫉妒凌战,当梁艳芬打开门后,他就不再装
睡偷偷看见她出了门,这下他患得患失,最后感觉急尿无奈进去方便,然后洗手
时发现脖子有吻痕,他就不禁回忆起昨晚的疯狂,然后就傻笑起来。
现在他听见有人拍门,并对梁艳芬示爱,他不由异常愤怒,因为他第一眼看
见梁艳芬,她就成为他的女神,当昨晚借酒强奸她后,他内心更是当她是自己最
爱的女人了,虽然没有结果,但是他听见其他人对梁艳芬示爱,内心无比愤怒,
他连忙走出洗澡房,来到大厅,顿时看见衣着有些凌乱,背靠大门,脸色红润,
娇手抬起捉住胸前衣服,呼吸娇喘,妩媚艳丽的梁艳芬。
蓝明辉看见梁艳芬这个样子,他坚硬的阳具猛得跳动两下,眼睛瞬间通红,
因为梁艳芬此刻实在太诱人了,丰满的乳房起伏不定,修长笔直的双腿合并着在
互相摩擦,没有犹豫,他快步冲向梁艳芬。
此时的梁艳芬感觉浑身无比难受,吴晓每一句的「我爱你」都不停增加她的
难受,她已经快忍不住了,她脑海迷迷糊糊,就在这时,她看见全身赤裸,顶着
坚硬阳具的男子现在面前,她不由抬头一看,泪水汪汪的媚眼,模糊的看见竟然
是深爱的凌战,那一刻她不顾一切的上去一步,紧抱「爱人」,并呼吸急促娇喘
哀求求欢道:「嗯嗯,战,给我,嗯,我好辛苦啊,嗯,」
蓝明辉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当他来到梁艳芬面前准备要紧抱她强奸她时,没
想到她竟然紧抱自己,并求欢,当然他听见她口中的人是凌战,但他没有所谓,
毕竟原本他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跟她做爱了,所以他就无比兴奋索吻性感的红唇…

已经失去理智的梁艳芬感受嘴唇被吻,当即热情的回应起来,而外面的吴晓
却不知道里面竟然有蓝明辉在,他此时一边拍门,一边说着「艳芬,我爱你,求
你开门,」之类的话,脑海一边幻想一会就可以再次尽情抽插隔壁这位极品少妇
的画面。?
吴晓的示爱,失去理智的梁艳芬闻然无比主动疯狂跟蓝明辉热吻,她感觉秘
处无比痕痒难受,她等不及蓝明辉的慢动作,本能驱使她娇手主动捉住衣服开始
脱掉。
两分钟后,媚眼泪水汪汪,眼神喝望,满脸泪痕,脸色艳红,妩媚艳丽的梁
艳芬已经主动的脱光了衣服,跟蓝明辉疯狂热吻。
蓝明辉不知道为何梁艳芬会变得如此猴急,但是他却无比兴奋激动,他抚摸
一下梁艳芬的秘处,只感觉湿润无比,淫水已经顺着大腿往下流了,他虽然没有
完全失去理智,但是他现在只想立刻干梁艳芬,他懒得去房间床上做了,他当时
就一边抱着梁艳芬的娇体,一边跟她疯狂热吻,并往地上躺下去。
两个呼吸后,地上全身赤裸的蓝明辉压着全身赤裸雪白的梁艳芬,只见她们
紧紧相拥,嘴唇紧贴疯狂摩擦,舌头与娇舌在热情交缠,混合的唾液被贪婪争夺
吞咽,下一秒,被欲望吞噬的梁艳芬,视线模糊的看着深爱的「凌战」,主动的
竖立修长性感的那双美腿,当美腿竖立分开后,蓝明辉连忙调整双腿,跪在两腿
之间。
「砰砰」,「艳芬,求求你开门,我真的很爱你,求你给我一次机会,」不
知屋内情况的吴晓坚持不懈的拍门示爱,不但如此现在叫得更加激仰。
「唔唔唔……」屋内被压着的梁艳芬闻然,娇体颤抖不已,紧抱「爱人」的
娇手忍不住伸到身下,握住坚挺坚硬,尺寸正常人粗长的阳具,往流着淫液非常
湿润的秘处口塞进去。
「唔……」当蓝明辉感受阳具头部进去湿润温暖的秘处时,没有犹豫,立刻
一挺,下一秒,他跟梁艳芬同时身体一僵,彼此感受到对方两人已经紧密结合为
一体。
「啪啪啪」,「啪啪啪」蓝明辉只是愣了一下而已,就开始快速抽插秘处。
「唔唔唔……」本能性欲驱使的梁艳芬,一边疯狂与蓝明辉热吻,一边娇手
环抱他后颈,一边双腿抬起交叉缠绕他腰间,同时娇体扭动迎合阳具的抽插,使
得感受更多的快感。
「艳芬,求你开门,我真的很爱你,求你相信我,给我一次机会,嗯,什么
声音??」站在大门激动示爱喊了五分钟的吴晓,内心开始怀疑这个方法时,忽
然听见屋内传出异样声音,当即就停止下来,并且耳朵紧贴大门细听,顿时就听
见「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唔唔唔。」梁艳芬的娇吟声。
那一刻吴晓仿佛遭遇雷击,整个人懵了,脑海立刻出现「里面有男人,梁艳
芬现在正跟男人做爱。」的声音,下一秒他内心无比痛苦,他眼睛通红,瞪大眼
睛,不愿相信低吼道:「不会的,艳芬是单亲妈妈,里面不可能有男人的。」
可是,下一刻完全破灭了吴晓的幻想,他只听见忽然屋内传出清晰的梁艳芬
娇吟声:「啊啊,啊哈。啊哈,战,啊哈,快点。啊哈,」
吴晓通红的眼睛瞪到最大,满脸狰狞,眼神痛苦憎恨,他已经将梁艳芬视为
最深爱的女人,现在听见她就在屋内跟男人做爱,哪里让他不痛苦无比,他双手
撕扯头发,满脸狰狞,眼睛通红流着泪,低吼道:「啊,我要杀了你,艳芬是我
的。她是我的女人。」
而这时屋内的蓝明辉跟梁艳芬正在无比疯狂的做着爱,只见梁艳芬躺在地上,
仰着头,脸色艳红,媚眼泪水汪汪,眼神迷离喝望,娇手抱着蓝明辉屁股,随着
他的抽插,她主动用力加把劲使得抽插的力度更大,感受到乳房被揉搓,秘处被
抽插的快感,红肿的樱唇半张发出诱人至极的娇吟:「啊啊,啊哈,好舒服,啊
哈,」
至于蓝明辉他此时眼睛通红,他一边猛烈抽插秘处,一边双手揉搓丰满柔软
的乳房,一边埋头在雪白的脖子疯狂吻着,舔着。
……
而这时,出租房内,凌战睁开迷糊的眼睛,感受抱着一个人,低头一看,立
刻就看见了端庄艳丽的徐妍曦,感受胸口被柔软的乳房压着,顿时就清醒过来,
不由来满脸兴奋的抬起覆盖身体的被子,往里面一看,立刻就看见徐妍曦雪白性
感的娇体,阳具当时就坚挺坚硬起来。
「嗯……」徐妍曦感觉自己被人翻动,随即感受被压着,不由来睁开迷糊的
眼睛,顿时看到眼神炽热的爱人看着自己,她立刻清醒几分,抬起娇手环抱凌战
后颈,被内的垂直双腿主动竖立分开,她媚眼迷蒙,眼神爱慕,慵懒的娇声道:
「嗯,老公,我要,给我。」
凌战闻然哪里会客气,低头就吻着徐妍曦的红唇,接着两人就热吻起来,同
时被子在起伏不定。
吻了片刻,两人呼吸有些困难的默契的分开,两人爱慕对视一眼,随即徐妍
曦环抱凌战后颈的娇手往被子内一探,接着她脸色快速艳红起来,她将娇手再次
环抱凌战后颈时,媚眼水汪汪,眼神迷蒙爱慕,红唇半张看着凌战,娇吟道:
「嗯,嗯,老公,嗯,啊,插进去了,啊,老公,顶到花心了。啊。,」
下一刻,房间内徐妍曦闭上媚眼,脸色艳红,满脸享受,娇手环抱埋头狂吻
脖子的凌战后颈,随着被子起伏不定,感受乳房被揉搓,秘处被抽插传来的酥麻,
酥痒,充实等快感,红唇半张发出诱人的娇吟:「啊啊,啊哈,啊哈。老公,啊
哈,好舒服,啊哈,你好厉害,啊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