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玄幻 欲劫】(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4神魂交缠
圣门,凤舞的房间内,床前一堆的衣服,床上绝色妩媚,端庄高贵的凤舞,
眼睛紧闭,脸色艳红,仰着头,丰满挺拔的圣峰,一边被压在身上的男子大手温
柔揉搓着,一边被男子埋头含着香嫩的坚挺,葡萄大的粉色樱桃吸吮,修长性感
的美腿架在男子肩旁上,秘处本能包裹男子抽插进出的阳具,随着阳具每一次的
进出抽插,都带出一丝丝的鲜血滴落床上,架在肩旁的晶莹美腿上下摇摆不定,
同时雪白娇嫩散发诱人体香的娇体前后挪动着,性感微微红肿的樱唇微微刚开,
无意识发出:「嗯嗯。嗯,」的呻吟声。
「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响亮快速。
男子压在绝色妩媚,端庄高贵的凤舞娇体上,一边温柔揉搓丰满的柔软圣峰,
还时不时轻力揉捏一下坚挺粉嫩的樱桃,一边含着香嫩娇嫩,葡萄大的坚挺樱桃
吸吮,贪婪吞咽,又淡淡乳香的唾液,一边阳具用力抽插秘处,而被凤凰隔断与
自身感觉,沉沦在感悟的凤舞,完全不知道此时自己正在被人奸淫着。
……
而这时城镇某客栈其中一间房间内,床前布满衣裙,裤子,抹胸。内裤,异
常凌乱,床上样貌普通的男子,压在一名绝色冷艳的女子娇体上,一边大手揉搓
饱满挺拔的柔软圣峰,一边阳具快速用力抽插秘处,脸色通红,眼睛通红,眼神
兴奋,激动,刺激,嘴唇狂吻女子性感的红唇。
而绝色冷艳女子,媚眼泪水汪汪,流着泪,眼神空洞,黯淡无光,眉头皱着,
娇手用力紧捉被单,修长性感的美腿竖立分开,秘处本能包裹抽插的阳具,脸色
艳红,不回应,也不挣扎,任由男子索取,感受秘处的阳具被深爱之人的要长,
不过不够粗,抽插时每一次都顶在花心上,使她不禁一颤,传来的快感更加美妙
舒服,还有乳房被揉搓传来的酥麻,和疼痛,她痛不欲生,生不如死,泪水流的
更快,娇手变成爪子用力撕划被单。
绝色冷艳女子是男子倾慕,迷恋的女神,试问能跟倾慕的女神欢好,感受女
神秘处包裹自己阳具,揉搓日思夜想的圣峰,索吻女神性感红唇,又有多少人能
持久,不要说他这位双修经历少的人,就是双修经历丰富的人,在第一次跟女神
欢好时也绝对持久不了多久,而男子现在猛烈抽插百来下后,就忍不住了,阳具
用力一顶,将大量的精液射在女神的秘处深处。
男子享受完高潮后,当然没有满足,当时就又开始缓慢抽插起来,顿时感觉
一阵强烈的杀意,男子顿时不敢动浑身冰冷,他看见本来空洞,黯淡无光的女神
眼睛,现在冰冷无情,杀意腾腾,这一看,男子顿时想起自己的要求只是跟女神
双修一次,而不是一晚,这下他无比后悔,应该说多几天才是,可是没办法,女
神实力对自己强大,看着满脸泪痕,绝色冷艳的女神,男子艰难吞咽一下,说话
不利索道:「我。我还没有完,不知能不能,继,继续。」
绝色冷艳的女子,脸色艳红,呼吸娇喘,从开始一直强行压制春药的药力,
这时她满脸杀意,眼神无情冰冷,冷冷娇吟道:「立刻离开我。」
男子见状知道没有丝毫办法了,只好挺直身体,慢慢往后退,就在这时,暗
中监视的女子,忽然轻轻喃喃自语几句,随即床上的女子满脸疼痛,撕划被单的
娇手连忙捂住脑袋,不过一个呼吸疼痛就消失了,然而就是这一下的疼痛,导致
她苦苦压制的春药药力猛得发作起来,女子脸色大变,就想运转法力压制,可是
一直压制的药力爆发时,根本无法再次压制,更何况这枚春药专门针对她这种实
力高强的人炼制的,只是一个呼吸而已,药力就扩散到全身,顿时,女子感觉全
身发热,无比难受,秘处无比痕痒,而且这时阳具还在退出,传来的异样感觉强
烈数倍,。
男子不知女子的情况,感觉阳具已经快要拔出秘处了,只剩下头部还被秘处
包裹,她不由来内心大骂自己:你真是个笨蛋,为什么提出双修一次呢,为什么
不提出一日,现在好了,还没开始正在享受就结束了,最后只能暗叹一声。
就在这时,忽然身下的女神,娇手捉住自己的手臂,男子不由来抬起头看着
绝色冷艳的女神,只见女神脸色殷红,呼吸娇喘急促,媚眼泪水汪汪,眼神时而
喝望,时而挣扎,娇手用力捉住自己的手臂,一时间还在挣扎没有说话,不过下
一秒,男子看见饱满雪白挺拔柔软的圣峰中央,粉色娇嫩一直软绵绵的樱桃,突
然慢慢挺起来,一个呼吸后完全坚挺起来,坚挺起来的粉嫩樱桃更加诱人,同时
还包裹阳具头部干燥的秘处,忽然流出大量的爱液,,又过了几个呼吸,女子眼
神的挣扎越来越弱,喝望越来强烈,下一秒,女子终于忍不住了,呼吸娇喘急促,
媚眼泪水汪汪,眼神喝望,迷蒙,娇手用力捉住男子的手臂,求欢道:「呼呼,
不要走,呼,我要。给我,呼,呼。」
男子闻然顿时脑海「轰」的一声,空白一片,愣住了,下一秒,他确认没有
听错,是倾慕的女神在向自己求欢,不过他随即响起女神服用了春药,但是他已
经不管那么多了,害怕女神一下压制下来又反悔,没有在犹豫,阳具猛得用力一
挺,接着女神娇体颤抖,猛得仰头,发出「啊,」舒服的娇吟。
男子再次压在女子娇体上,女子媚眼泪水汪汪,眼神迷蒙,喝望,跟男子对
视一眼,感受秘处内的阳具没有抽插,秘处传来极度痕痒难受的感觉,再次忍不
住求欢道:「嗯。嗯。我要,给我。嗯,嗯。」
男子看着绝色冷艳的女神,再次听见她的求欢后,低头吻着女神性感的红唇,
索吻起来,大手按在饱满挺拔的圣峰揉搓,阳具开始快速用力抽插起来。
秘处,乳房传来极度酥麻,酥痒。舒服,美妙的快感,女子娇手抬起环抱男
子后颈,红唇热情回应男子,红唇与嘴唇一边紧贴热情摩擦时,一边慢慢张开,
接着舌头与娇舌交缠,竖立分开的美腿,不由自主抬起悬浮,随着阳具的抽插,
摇摆不定,「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越来越响亮,有力。
「唔唔,唔唔,」失去理智的女子,一边主动热吻,一边发出娇吟,房间内
的两人,如同经历无数患难终于走在一起,疯狂欢爱的情侣,就在这么血脉沸腾,
春色撩人的画面下,忽然一个黑影在角落里消失不见。
……?。?。????……
片刻,城镇另外一间客栈,其中一间房间内,一名样貌粗犷,身材高大的大
汉,坐在凳子上看着书卷,就在这时,响起敲门声,大汉说了一句「进来。」,
随即一个全身黑衣蒙面的女子走进来,然后恭敬娇声道:「我已经按照大人的吩
咐做了。」
大汉微微一笑道:「他们两人好在如何了。」
蒙面女子恭敬回答道:「回秉大人,现在圣女已经欲火焚身,他们两人正在
忘情的欢好。」
大汉大笑道:「哈哈,你干的不错。希望,能满足那小子的愿望,哈哈。你
退下吧。」
蒙面女子回答道:「是,大人。」接着就退了出去。
当房门关上后,房间内的大床上,一名拥有端庄秀丽容颜,全身赤裸,娇体
雪白成熟性感的女子,下床莲步来到大汉面前,坐在大汉的大腿上,娇体依偎在
大汉身体上,娇手环视大汉后颈,满脸不解问道:「大人,我不明白。为什么你
要答应那个家伙的要求,那个家伙明明资质差,实力低微,为何你要答应他的要
求,不惜牺牲圣女,还要赐下珍贵的丹药,还暗中帮助来取悦那小子,难道你不
怕圣女事后反出组织,要知道女人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如果这样,我们就损失
大了。」
大汉放下书卷,一只大手抱着女子娇体,一只大手按在饱满的挺拔圣峰揉搓,
微笑道回答道:「呵呵,你以为我是傻的吗,我岂会没有想过,当时那小子提出
这种要求时,我觉得他是不是傻的,不过你知道我预测的直觉一向很准。当时我
就有种感觉,那小子的要求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于是我就让人请天机子算一算,
果然,天机子说,那小子是增加组织气运的人,还算出圣女有背叛组织的可能,
我当时就问天机子有什么方法让圣女不背叛。天机子说那小子命格克圣女,要我
接受那小子的要求,所以得知那小子对组织如此重要,那我当然要让他觉得组织
的好,使他更加忠心,为阻止效力了,你说对不对啊美人。」
女子闻然,不由来惊呼一声,没想到事情原来如此复杂,眼神闪烁,埋头在
大汉怀中夸赞道:「啊,大人,你说的对,听你这么一说就是觉得,便宜那小子
了。」
大汉闻然,眼神露出淫邪之色,脑海浮现圣女绝色冷艳的身影,意味深长道:
「是啊,真是便宜那小子了。」
……
另一边,大床上男子用力一顶,随即顶在秘处花心的阳具射出大量的精液,
在凤舞的体内,片刻,男子拔出阳具,下床穿好衣服,用被子覆盖凤舞娇体后,
离开了房间。
……??????????
另一边,房间内,大床上,绝色冷艳的女子,仰着头,脸色潮红,娇体痉挛,
媚眼水汪汪,眼神迷离,失神,娇手无力抱着压在娇体上的男子身体,修长性感
的美腿抬起悬浮伸直,晶莹剔透的脚趾用力蜷缩,微抬翘臀,呼吸急促娇喘,红
肿的樱唇半张,吐气如兰,发出诱人的高潮娇吟:「啊啊,啊哈,啊啊,不行了,
啊,。」
而男子此时双手紧抱倾慕的女神娇体,阳具用力一顶,身体绷紧,呼吸粗喘
急促,脸色潮红,满脸陶醉,眼神兴奋,激动,看着绝色冷艳,妩媚勾人的女神,
感受包裹阳具的秘处,突然用力夹着,随即感觉阳具射出大量的精液,并同时感
觉女神秘处深处狂喷大量的阴精,喷在阳具上,紧接着感觉女神娇手不由来更加
用力紧抱自己,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娇吟:「啊,好热,啊。」
片刻,高潮过后,男子当然还没有满足,当时就埋头张口含着日思夜想,粉
嫩坚挺,葡萄大极致诱人的樱桃,陶醉的吸吮,贪婪的吞咽起来,同时大手揉搓
饱满挺拔柔软的圣峰,阳具缓慢抽插起来。
高潮过后,女子迷离,失神的眼神,忽然出现挣扎之色,毕竟她法力深厚,
要不是男子在,她一时被强烈的欲望使得心神失守,暂时失去理智,只有给她一
些时间她完全可以再次压制下来,可是在男子的抽插下,快感一波强烈过一波,
导致暂时失去理智的她根本无法恢复一丝的清明压制药力,而刚才高潮后,药力
得到释放,加上男子停止不动,她恢复了一丝的清明,当时就想压制,可是男子
突然又开始抽插起来,在药力的作用下,秘处,乳房变得异常敏感,阳具的抽插,
嘴巴吸吮乳头,传来极度酥麻。酥痒,舒服,销魂的快感,情不自禁,无法控制,
仰着头,媚眼水汪汪,眼神迷离,挣扎,红肿的樱唇半张,发出诱人的娇吟声:
「啊啊,啊哈,啊哈,」
「唧唧唧」的吸吮声,「咕噜咕噜」的贪婪吞咽声,「啪啪啪」的撞击抽插
声。
女子努力保持那一丝的清明,可是,在强烈销魂的快感下,女子那一丝的清
明,变得浑浑噩噩,她艰难低头一看,发现一个男子正在埋头吸吮着乳头,浑浑
噩噩的脑海不由将最深处的爱人身影与男子慢慢重合起来,当身影重合后,浑浑
噩噩的女子,误以为跟爱人欢爱,内心的挣扎完全消失,变成了愉悦。
下一秒,女子异常主动起来,修长性感的美腿交叉缠绕男子腰间,娇手抚摸
男子脑袋,挺着胸,仰着头,脸色艳红,媚眼水汪汪,眼神迷离,陶醉,满脸享
受,感受秘处传来的极度销魂快感,女子那浑浑噩噩的理智,使她误以为跟爱人
双修,主动的运用所学的双修秘法,顿时紧紧包裹阳具的秘处,用力夹住阳具,
吸吮起来,那一刻快感更加美妙,舒服,女子完全沉沦其中,不能自拔,红肿的
樱唇,半张吐气如兰,发出诱人的淫荡娇吟道:「啊啊,啊哈,啊哈,好舒服,
啊哈,好厉害,啊哈,啊哈,」
而男子感受阳具被秘处用力夹着,并有着一股吸吮力,抽插时快感更加舒服,
他知道倾慕的女神在运用双修秘法,他无比兴奋,激动,虽然知道女神是因为服
用春药才会这样,不过他不管这些,他只知道现在倾慕的女神现在主动运用双修
秘法跟自己疯狂欢好,没有多想,立刻更加卖力的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双修的秘法使两人欢好更加美妙,舒服。
「啊啊,啊哈,啊哈,好厉害,啊哈,啊啊,不行了,又来了,啊哈,啊哈,
啊。嗯,啊,好热,啊。」没多久,女子再次迎来高潮,而男子也同时高潮了,,
就在两人享受高潮的美妙时,男子阳具顶在女子秘处花心上,而女子还在运用着
双修秘法,两人的混合精液,被花心吸收。
下一秒,只见满脸陶醉享受高潮的两人,头顶飞出各自的神魂,神魂虚幻只
有巴掌大少,两个闭着眼睛的神魂忽然睁开眼睛,随即对视一眼后,冲向对方,
紧接着两个神魂在交缠起来。
半空中,男子虚幻的神魂压着女子的神魂,两人的法器悬浮在神魂附近,此
时两人神魂都是一丝不挂的,男子神魂小手揉搓女子神魂的乳房,抽插女子神魂
秘处,吸吮女子神魂乳头。
神魂的交缠,同一时间,男子与女子满脸迷醉,眼神沉沦,失神,迷离,不
过却一动不动,时间不长也就几个呼吸而已,两人神魂归位,接着两人身体一颤,
男子抬起头与倾慕的女神对视,而女子这时因为神魂的交缠,恢复了理智,看见
男子看着自己,不知为何感觉异常羞涩,内心心跳加速,她没想竟然跟男子神魂
交缠,在交缠时两人的记忆都被对方全部知道了,只是灵魂的升华,此刻她跟男
子已经得知对方的一切秘密,不但两人的情感变得无比深厚,这就是神魂交缠的
厉害之处,可以让陌生没有感情的两人变成,深爱对方的情侣,不过,神魂交缠
不是想就能实现的,要在很苛刻的条件下才能成功。
男子本来就倾慕绝色冷艳的女子,现在更是对她至死不渝,不能失去她,而
清醒的女子,现在看着男子没有感觉丝毫厌恶感,她觉得男子特别,有种致命的
吸引力,当男子再也忍不住,低头吻着樱唇时,女子没有避开,反抗,眼神羞涩,
愉悦,脸色艳红,心跳加速,当嘴唇索吻几下后,女子也不在矜持,娇手环抱男
子后颈,樱唇主动的回应起来。
当男子阳具抽插起来时,女子主动运用停止的双修秘法,男子抽插不快,却
每一次都很用力,他眼神倾慕,爱慕,大手温柔揉搓乳房,而女子眼神迷离,愉
悦,脸色艳红,异常主动热情回应着,阳具每一次的抽插,都让她娇体轻颤,因
为神魂交缠过,每次两人欢好,神魂都会在共鸣,神魂在缓慢增强,并传来一阵
比肉体双修更加美妙,销魂的快感,那种神魂的快感其实就是高潮时那种难以形
容,让人沉沦的快感,现在女子感觉就像在不停高潮中抽插,那种快感真的让她
无法自拔,沉沦其中。
女子此时是清醒的,却什么也不想,内心最爱的爱人也忘记了,她无比主动
迎合,只想无时无刻享受这种无上快感。
没多久,两人又高潮了,这次男子满足了,男子躺在床上,女子枕在男子胸
膛上,抬着头,媚眼水汪汪,眼神爱慕,幸福,脸色殷红,冷艳妩媚勾人心魂,
娇手轻抚男子脸庞,感受,一边的乳房被揉搓,传来舒服,酥麻的快感,娇羞娇
吟夸赞道:「嗯嗯,你刚才真厉害,我都快被你搞死了,嗯,不要摸了,嗯,你
还摸我又要了,嗯嗯,」
男子闻然,又得意又幸福,听着冷艳的女神说出如此淫荡的话,内心充满成
就感,不由侧身对着女神,紧抱她娇体,温声道:「让大人交给其他人做,你会
组织,我们成亲好不好。」
女子闻然,先是一楞,随即媚眼泪水汪汪,内心很是感动,不过还是摇头,
眼神复杂道:「现在时间很紧迫,根本没可能的。」
片刻,女子见自己快到中午时分了,不由跟男子说还有重要事要做,就起来
穿衣服,片刻,两人都衣着整齐,就在女子转身就要离开时,男子忍不住一手将
女子拉入怀中,低头索吻性感的红唇,女子没有挣扎,娇手环抱男子后颈,主动
的回应起来。
吻了半柱香后,男子离开红唇,近距离看着女子,满脸不舍,温声道:「我
还有机会跟你欢好吗,我们什么时候再相见。」
女子闻然,也是满脸复杂,羞涩点头娇声道:「嗯,我也不知我们什么时候
可以再见,不过我会尽量抽出时间来的,你在组织里要小心。我走了。」说完,
女子拿出两件法宝给男子防身,就转身离开了客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