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八章第一次
「大哥这般疼惜妹妹,人家很高兴。」东方火舞轻抚着东方不败俊脸:「不
过大哥可以放心,妹妹的后门只为大哥而开,不用担心舞儿。」说罢,撑起身子,
翻身趴在床榻上,将整个雪白丰臀高高的仰起。
东方不败把眼一看,喉间即时「咕」的一声,吞了一下口水:「舞儿的菊花
很美,色泽艳如琼葩,令人看得好不动兴。」
「大哥喜欢就好!」东方火舞双手扳开雪白玉股,将那个可爱的粉菊花呈现
在自己大哥东方不败眼前:「快来吧,把大哥你的大屌弄进来……」
东方不败听见,不禁欲念狂飙,握紧手上的神屌,将个碧玉龟头抵住菊花口,
没棱没脑的乱捣,岂知接连数下,竟然无法进入半分,加上又是第一次,心中大
急起来:「妹妹那里……那里好紧,大哥我……实在进不去……」
东方火舞道:「不要怜惜妹妹,再使点力……」
东方不败应了一声,这回加重几分力度,着力一捅,整个龟头果然挤了进去,
一股难以形容的紧绷,教二人同时呼嘘了一声:「舞儿你……箍得大哥我好舒服!
前面也是这般紧吗?」
东方火舞被他使力一挤,登时遍体酥慵,此刻见问,悄悄呼了一口气,回道:
「处女牝户都比一般人窄小,尤其当有异物闯进来,便会自动产生一股强烈的收
缩,将异物牢牢羁勒住。或者像母亲和西门冰颜那样的名器!」
东方不败听见,亦觉感同身受,知道此刻若然强行深进,恐怕真会忍受不住,
当下深深吸了一口气,打叠精神,才敢一分一分捱磨推进,几经辛苦艰难,才把
肉屌全插了进去。
东方火舞被东方不败撑得胀满难当,又觉异常甘美,直爽得眉黛偷颦,禁不
住喊道:「啊!我的好哥哥,妹妹终于……终于给哥哥撑满了……」
东方不败只觉里面奇窄无比,给肠壁勒得丝发难容,加之紧煖柔腻,如投入
千层叠巘之中,确实受用非常。东方不败牢牢抵着深处片刻,才缓缓抽动,十多
下过去,终于尝到美甘甘的滋味,动作不由愈来愈快。
「舞儿快要美晕了,哥哥你弄得……人家好舒服……」也不知东方火舞是甘
还是苦,只见她美目乜斜,哀鸣不胜,时而抛晃丰臀,配合东方不败的抽送:
「哥哥你好硬,不要停下来,用力肏……肏你这个淫荡的妹妹……」
「我……我都很舒服,实在不想停……」东方不败跪在东方火舞身后,双手
扳住东方火舞的挺翘雪白肉股,凶猛的疾捣。
「唔!快不行了,摸我……」东方火舞后庭条畅,连带牝户都骚动起来,只
见蜜液从花瓣涔涔而下,不觉间已流了一席。
东方不败伸手往前,握着一只垂晃的玉乳,只觉入手软绵绵,滑腻腻,不由
情兴大发,大叫道:「舞儿你这对……宝贝好美,以后肯定迷倒不少人……」东
方不败喘呼呼的使劲猛捅,下下尽根没入,直捣得东方火舞身晃肢摇。
东方火舞愈发难过,忍不住伸手到前面花户,放情擦拭,岂知愈弄愈糟,整
个牝户都作怪起来,变得酥麻难当,几乎便要哭出来:「啊!要死了……」一根
玉指倏然揉弄着那勃起的粉嫩小珍珠,才弄得数十下,已是撑持不住,身子几个
哆嗦,竟尔大丢起来:「妹妹要升天了……啊!丢了,要泄给大哥你了……」阴
精和着淫水,不停往外狂渗而出。
东方不败只觉菊花甬道骤然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力,整个龟头给嗍得酥麻爽利,
阵阵泄意油然而生,此刻听见东方火舞的说话,才晓得东方火舞已经泄身,当下
道:「我……我也忍不住,要……要射进去了……」
东方火舞泄得畅快淋漓,浑身仍是一抖一抖的抽搐,只点着螓首,以作回应。
与此同时,东方不败已挨磨不住,马眼突然大开,大股阳精猛然疾喷,直浇
向后庭菊花深处:「啊……」东方不败抓紧两团白生生的股肉,颤抖抖的连珠炮
发,终于是射了个尽兴,待得精尽,依依不舍拔出了肉屌,身子随即一歪,已瘫
倒在床榻上,不停地喘气。
大青木神诀,是一部空白神诀,需要吸收创世精气或是练心,因普通修炼速
度太慢,东方不败只能采取前两种,才能更快的不断成长。而大青木神诀,才是
最原始,凡品下阶的阶段。
而想让大青木神诀再度晋升,就需要融入创世精元修炼,也就是吸收阴精或
阳精。练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修喜、怒、忧、思、悲、恐、惊,简单点就
是让心的承受力更强,如东方不败看母亲交媾时的心情,大部分是受了大青木神
诀的影响。
东方不败吸吮东方火舞蜜户时,因高潮而泄身的阴精,形成一股冰凉彻骨的
寒意在传递到了东方不败的经络之中。东方不败当时被欲望支配着,没有察觉那
股寒意钻入自己身体,在经脉之中游走。
以丝丝微寒气息,在体内进行循环往复的流转。当三周天之后,那股气息渐
而转弱时,东方不败的大青木神诀开始自行运转,一缕缕的青木神气顺着阴精的
运转线路,周而复始的旋转着。
直至九周天后,再形成一个大周天循环时,大青木神诀发生了玄妙的变化。
仍旧以葵花诀为主框架,根基。但在此基础上,更为复杂了一筹,那是对阴精去
芜存菁,融合之后的效果。
但这还不够,远不够将大青木神诀修炼到第二层的地步。前几次偷看东方灵
萍时,心力就成了一种积累,当心力满时自然就突破了。
当东方不败吞噬妹妹阴精后,大青木神诀已经接近了第一层圆满的状态,仿
佛就差临门一脚了。
最后小神屌在后庭菊花中爆发了,让小神屌得到一次升华,碧玉般的茎身不
在光滑,遍布了横七竖八的树根般的血管,龟头棱角更是突出少许,大小还和普
通人差不多,更是比不上东方玄,但已经初窥门径了。
虽隔了一层肉膜,但对刚突破的神屌和大青木神诀都不算什么,慢慢采补起
阴精来,本就差临门一脚大青木神诀就这样突破了。
不愧为凡品中阶功法,比下阶功法复杂了不少,让大青木神诀获益匪浅,从
第一层圆满状态,突破到了第二层。
如今的大青木神诀,真气进行周天运转的方式复杂了许多,显然比第一层时
厉害了不少。尤其是经过周天运转,重新淬炼而成的青木神气,更为精纯,丝丝
生生不息的气息更为浓烈。
只是东方不败刚刚告别了两辈子的处男,一时间没有察觉而已。
又是数日之后。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屋子,让整个屋子顿时都变的温暖起来。东
方不败将青木神诀第二层融会贯通,决定进应龙山脉修炼一番。
距离族比,仅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单是靠着手头上这些丹药资源,闷在
家里修炼是绝对达不到后天巅峰的。若是如此,又有什么资格去挑战东方玄?
所谓修炼,如同逆水行舟,只有不断勇猛精进,经历种种磨砺,才能有所精
进。
应龙山脉,危险重重,却也伴随着众多的机遇。这也是东方不败深思熟虑后
的结果,要是连这点危险都害怕的话,又怎么能激流勇进?还谈什么在族比上拿
第一?
对于刚刚破处的东方不败来说本是新婚蜜月期,但东方火舞怕大哥沉迷肉欲,
悄悄的躲着东方不败,加上境界差不多,想强来都不行,唯有憋着气等有机会在
好好收拾那丫头。
简单的和母亲交付了一下,说要闭关修炼。到了家族总务堂,此为一独立的
大殿,气势恢宏的大殿内,已有十几个家族子弟们在寻找合适的任务了。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总务堂,以前也来过这里接一些任务,积累贡献值,
为换取丹药。但因为实力有限,只能接取一些跑腿、打杂的任务,好久才能攒下
一枚普通丹药。
家族设置总务堂,主要还是磨砺家族弟子们的能耐和办事能力。若一个个都
是只知闷头修炼,不通事物的愣头,家族何以延续发展?
「哟,这不是我们的不败少爷?今天又来接苦力活?不用这么辛苦,只要叫
你的火舞妹妹服侍本少爷一次,让本少爷爽了,定然会重重赏赐你」
「是的,少爷,像他们这种废物,也只有三长老好心会养着你们,在外面早
就饿死了」
「可惜养了群白眼狼,居然残害同族兄弟。三长老居然还能忍得下,真是大
人有大量,换做我,早就把他们乱刀砍死。」
正待东方不败刚走出几步,一阵恶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回头一看,为首的
白衣少年,可惜眼圈发黑,太阳穴凹陷,显然整日沉迷于女色,荒废了修炼。
此人正是东方德水的外甥,严嗷。长期在外面打着东方德水的旗子,欺男霸
女,胡作非为。以前也经常这样欺负自己。而自己为了大哥的事情,一直愧疚在
心,不想再给家里添事,对其百般忍让。因为这严嗷出自玄铁城严家,虽不是什
么重要弟子,却也不是以前的自己可以惹的。
「你再说一次?」东方不败锐利的眼神冰冷的盯着严嗷。
「你吓唬本少爷?我现在走过来,你敢动我下?」严嗷一脸傲然的走了过去。
「咚!」
一式葵花抖威,地面颤抖的同时,严嗷就像是被一头凶猛巨兽撞中,横飞出
去,撞在墙上。力量之大,连墙壁都隐隐抖动着。死狗般摔在地上的严嗷,连吐
三大口血。
几个狗腿随从惊叫着将东方不败围住,刚想喝骂时,却见得东方不败眼眸散
发出一股淩厉的杀机,放佛噬人的野兽般,吓的他们一身冷汗,惊恐的倒退了几
步。
「记住,这里姓东方,不姓严。」东方不败面无表情,冷冽的说道:「还有,
下次再听你辱及我家人,就不是吐血三口的事了。」
严嗷心生畏惧的看着东方不败,不敢再嚣张了。
总务堂的一些东方家执事们,原本还想出手拿下敢动手的东方不败,可一听
他的话,就立即眼朝天,什么都没看见了。他说的很对,这里是东方家,不是严
家。
东方不败也知道修炼要紧,不再理会。走到一总务堂的执事面前,温和的说:
「我想查看一下关于应龙山脉的任务清单。」
刚才一事,让中年执事也对东方不败有了些好感,此刻眉头一皱着说:「东
方不败,应龙山脉危机重重。即便只是外围,你这种后天中阶的弟子进去也是件
危险万分的事情。想要做修炼任务,不如换个地方。」
「多谢提点,您放心好了,我只是在外围走走看,若碰到危险,我会跑路的。」
东方不败客气的说。
中年执事见他坚持,也不再多劝。
东方不败略思索了会,搜定了几个应龙山脉中的任务,多是采集灵草,掠杀
某种妖兽取其精华等任务。记下之后,背挎一个包袱,一袭青衫磊落,往应龙山
脉而去。
是夜。
东方氏家族依山傍水,风景如画,晚间凉风习习,鸟虫嘶鸣。
东方德水的府邸会客厅内灯火通明,朝南正堂坐着的东方德水。他两眼凹陷
发着阴冷的幽光,鹰钩鼻,薄如刀削的嘴唇透着凉薄自私。
「东方不败!」
东方德水拍案而起,最近的计划屡屡遭挫。没想到东方不败那个如同尘埃般
不起眼的废物,竟能连杀自己两员实力悍将,连屍体都找不到,自己派去毁坏灵
田的周良都没有回来,是否有人暗助不得而知。不管如何,必然要杀了他才解恨。
「东方不败这样的废柴,就算活着回来能打过东方浩,折断东方擎,真是滑
天下之大稽。还能杀了后天高阶的周良,我认为有人帮忙。」东方博容貌与死去
的东方烨相似,体形上却壮硕了很多,那如山丘鼓起的肌肉结实雄壮透着力量:
「肯定是少族长东方玄在暗中捣鬼。」
「哼!」东方德水怒哼了一声,眉宇间掠过阴霾:「这段日子族长盯我们很
紧,没办法在族内对那小子出手。既然那小子胆敢出去历练,就是自寻死路了。」
东方博一脸残忍狞笑:「父亲,不如我也去历练,在应龙山脉中干掉他,为
弟弟报仇雪恨。」
「不,接下来三个月你必须好好修炼,在族比上干掉东方玄。」东方德水阴
沉着张脸:「对付东方不败那小子,为父自有安排。」
随即一招手,一个瘦骨嶙峋的中年人过来。
此人相貌普通,颧骨高耸,两眼如炬精光四射,虽瘦全身骨节比平常人硕大
有些都爆出,凛烈暴戾。
「刘雷,接下来你知道怎么办吧,不用我教了。」东方德水低沉的嗓音透着
威严。
「是。」刘雷面无表情恭敬的回道,转身离开了。
吼吼吼,阵阵野兽嘶吼声在空气中回荡着,久久不散。
这是一处巨大无比的山脉,延绵不下万里。四周,各种高大古树随处可见,
一株株冲天而起,枝叶相当的茂盛,将头顶的月光都遮住了。几只身形漆黑的大
鸟站在树枝上,嗖嗖的发出嘶哑的怪鸣声,在冰冷的月光下,显的格外阴森恐怖。
此处正是应龙山脉,山脉中凶险万分,妖兽、沼泽无数,纵观历史,很少有
人能够南北贯穿活着回来,哪怕是一些超级强者也不敢贸然深入。
而此时的东方不败,也只敢在外围支脉历练一番。
一座无名巨峰下,一处天然洞穴横卧着,洞口杂草丛生,入口隐蔽,内腹干
燥宽阔,是一处极好的休息场所。
洞穴深处,一方青石上。东方不败正盘腿而坐,五心朝天,气海内的青木神
气,温养着体内的经脉,洗刷着脉络。
经过大半夜的苦修,真气又强壮了一分,高速运转的青木神气,在经脉中缓
缓的滞泻下来,体内经脉隐隐作痛,终于达到突破的边缘。
终于要来了,突破自身达到更高的境界,是每一个修炼者不断追求的目标,
换做其他人早就欣喜若狂的开始突破起来。
这一刻,东方不败却显的异常的冷静和沉稳,小心翼翼的控制体内的真气,
按照指定的线路,在经脉之中运转,全身的毛细孔全部张开,继续吸取周围空气
中的灵气,直到运转到第九个周天后,体内经脉鼓胀欲裂,再也容纳不下一丝真
气。
体内真气这才从四肢百骸中流淌出,慢慢的汇聚到气海中,集中力量猛的冲
向最后阻挡东方不败突破到后天高阶的屏障。
轰轰轰!一波又一波强大的真气,如涛涛巨浪般,猛烈的拍打着通往后天高
阶的屏障,起初屏障还略微摇晃了几下,到最后却稳如磐石般,死死咬住地面,
密密实实的堵住了通道。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连续几个全力的冲击后,青木神气已经所剩无几,
经脉在真气剧烈冲击下,已微微受损,短期内恐怕已无力再继续冲击屏障。
「失败了?不,我不能失败。」东方不败俊逸的脸上,疲惫的神色变的无比
坚定。狠了狠心,取出了珍藏了许久的一枚二品丹药「凝真丹」。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