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03)(之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之二
何玲玲听到小芬突然大叫一声,接着身体抽搐倒在地上,她连忙上前按着小
芬的眉轮诵咒,小芬才慢慢安静下来。
何玲玲叫曾家莹安排其他人先回去休息,只需曾家莹和陈沙展留下看看有什
么可以帮手。
过了好一会儿,小芬张开眼睛,说:「表姐。」
何玲玲大为诧异,问:「你是谁?」
小芬打量何玲玲赤裸的胴体:「表姐,你的身材好美好棒啊!」
「你究竟是谁?」
小芬说:「我是阿文。」
曾家莹和何玲玲同声道:「宋子文?」
「是呀。」
小芬自己打量自己赤裸的胴体说:「哗,这个身材也很捧啊!」
何玲玲说:「喂,你少讲无谓话,你怎样附在小芬身上的?」
小芬(宋子文)说:「说来话长,表姐,你要帮我,我不懂怎样做了?」
宋子文,沉醉裸体文化,认为裸体是一种艺术,但太多人用过份的道德眼光
来看裸体,把裸体标示为淫秽和色情,这是卫道之士把裸体的标准仅仅放在『性
欲』上,说是色情,其实可以说是他们自己先有色情的主观感受,然后把裸露都
说成是色情不雅,裸体不是十恶不赦的罪,只不过观看者自己把裸体诉诸於道德
的判断,而道德是文化教养的产物。
在西方艺术史中,以『裸』为题的画作常见於不同年代,那时代的『裸』透
过神话故事或历史人物的画面呈现,直率的把『裸』呈现於观者眼前,是源於西
方美的观念,西方哲学家柏拉图指出,美的理念是来自『真实的灵魂』,这就是
裸的艺术哲学。
女人有美好的身段,就不怕让人看自己的裸体,那叫做自信,美好的裸体是
应让多些人欣赏,女人裸露是一种艺术的昇华,不应叫『暴露』,『暴露』是一
个贬义词,女人裸露自己更不必怕羞耻,反是那些嘴上挂着『成何体统』的字词,
但眼里却折射淫秽的眼光的人,才是羞耻。
宋子文在里自己家里是裸体的,他也要求曾家莹和他一样裸体,曾家莹觉得
裸体也很自在,所以和宋子文一样,室内裸体生活,但当宋子文进一步要求曾家
莹在户外裸露时,曾家莹则不太愿意,这令宋子文感到沮丧。
宋子文大学毕业后,和曾家莹一同投考警察,二人均被取录,宋子文并未因
当了警察而放弃对裸体文化的追求,他更在一些途经上学习了裸体瑜伽。
在学习裸体瑜伽中,宋子文修习了TanraYoga,当中他又修习了迁
识瑜伽,就在一天修习中,他感到自己虹光昇华,正当他感到欣喜返回身识时,
突然和一白光碰撞,失了意识,到他回复意识时,发现自己身在医院病床上。
宋子文张开眼睛,面前是一位美丽的女人脸孔。
「好了,你终於醒了!」
宋子文看着这个陌生而美的脸孔,一脸茫然:「你是谁?」
「你不认得我?我是Betty,你妻子啊?」
「Betty?Iris呢?」
「谁是Iris?我是Betty啊……你不认得我了……我是你妻子呀…
…「
女人开始流泪了:「Neil失忆了,怎算好啊……呜……呜……」
宋子文很快便了解到,现在他附在这个身体的人,叫锺立源,因车祸住院,
昏迷了三天,经过了医生的诊断,判断锺立源因交通意外撞击脑部导致失忆,医
生建议家人慢慢把往事跟他述说,让他恢复记忆。
住院期间,宋子文简单了解到锺立源的生活大槪,妻子叫关碧嫦,是一名中
学教师,锺立源本人则是一名大型集团的保安部经理,这对宋子文来说是可以应
付的工作。
出院回到锺立源家中,宋子文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关碧嫦一回到家里便脱光全裸在家,宋子文看着关碧嫦的裸体,一身白肉,
乳房丰挺,乳头粉红娇滴,两腿又长又白,阴阜隆起红润,阴毛茸茂覆盖阴阜,
阴唇展现。
宋子文(锺立源)凝视着关碧嫦一丝不挂的胴体,内心泛起曾家莹的裸体,
他一手抚摸关碧嫦赤裸的乳房,一手撩拨她的阴户,口含吮她的乳头,关碧嫦经
不起眼前丈夫的挑逗呻吟起来。
宋子文(锺立源)抱起关碧嫦把她放在沙发上,掰开她两腿,用口舔弄她的
屄屄,关碧嫦全身抖振,呻吟道:「插我……老公……插我……」
宋子文(锺立源)习惯性问道:「插你哪里……」
「插我屄屄……插死我……」
宋子文(锺立源)把阳具一下子全插进去,关碧嫦大叫一声,宋子文(锺立
源)把阳具拉出一半来,然后慢慢地插进去,插得一半,又退出来,再慢慢插出
去,然后又退进去,再慢慢插出去,如是进进出出……关碧嫦挺起屁股,又扭动
腰枝,迎合着丈夫的抽插,口里不断发出「啊……噢……呀……」
「老公……插得好舒服……噢……老公……噢……噢……」
关碧嫦两手抓着丈夫背部,不断大声呻吟,最后关碧嫦全身抽搐,长叫一声,
宋子文(锺立源)感到关碧嫦阴道收缩的夹击刺激,再也忍不住,在阴道内喷射。
宋子文(锺立源)把阳具从关碧嫦阴道内退出来,关碧嫦两手垂下,微微喘
气,表情很开心。
「老公,你今天插得人家好舒服,是不是打坐的关系?」
「打坐?」
「你常常在隔离房打坐,你不记得吗?」
「嗯……是啊……现在记起来。」
宋子文在锺立源的电脑里查看了他的文件资料,发现了一些锺立源的啫好。
原来锺立源也是一名裸体爱好者,他也修练TanraYoga,查阅他电
脑上的文件资料,宋子文相信锺立源也有修练迁识瑜伽,那天锺立源交通意外发
生的地点,就在离宋子文住处不远的道路上。
宋子文记得,自己在修练迁识瑜伽准备返回身识时,被一白光碰撞,苏醒后,
自己就在锺立源的肉身内,估计那道白光可能就是锺立源的识光,刚刚碰着宋子
文的回身识光,结果是宋子文的识光撞在锺立源肉身内,但锺立源的识光则不知
所踪。
宋子文查阅新闻资料,宋子文已离奇暴毙,肉身没了,就算宋子文再修起迁
识法,已无法返回自己肉身去,但会到哪里去呢?宋子文不知道,如今识光在锺
立源肉身内,宋子文未有把握修起迁识法。
此外,宋子文发现在锺立源电脑的文件资料夹中,有一个文件资料夹全是关
碧嫦的裸照,关碧嫦不但三点全露,而且体态淫靡,背景除了在家中之外,还有
是在大厦走廊通道楼梯等等,相信是在无人的时候拍的。
宋子文心想可以再加以调教关碧嫦,让她在人前裸露,甚至在户外公众裸露,
宋子文心动跃然。
接下来的日子,宋子文(锺立源)与关碧嫦性爱时,把她推到窗前,让她面
向窗外,把她的裸体向外展露,他从后抽插。
起初关碧嫦都会半推半就,说些「给人看到不好吧」
之类的话,宋子文(锺立源)一边抽插一边在关碧嫦耳边讲些「你的身材这
么捧,就让别人看看你的裸体吧」,「给人看看你的淫样」
之类的话,后来关碧嫦被那种给人窥伺的刺激佔领了,她不但在窗前与丈夫
性爱,甚至拉开窗帘任由自己性爱的淫荡相让人窥伺。
宋子文(锺立源)又叫外卖Pizza,要关碧嫦赤身去应门,并请那个P
izzaGuy把Pizza拿进屋内,关碧嫦才慢条斯理到抽屉取钱给Piz
zaGuy,刻意地把自己三点毕露的胴体给PizzaGuy看光。
宋子文(锺立源)又於假日和关碧嫦到郊外出游,但要关碧嫦穿着薄纱透视
衣裙,裙内不穿胸罩内裤,在阳光照射下,乳头毛屄全现,看到游人侧目,起初
关碧嫦都有点羞怯,慢慢关碧嫦也习惯自如了。
宋子文(锺立源)又在近午夜时分趁着保安员巡楼的空档,叫关碧嫦载了面
具,全裸走到大厦楼下的CCTV镜头前,对着咱家大厦的CCTV镜头跳裸舞,
然后计算保安员回来的时间离去。
关碧嫦对着大厦的CCTV镜头跳裸舞,虽然是蒙了面,没有人会认出她是
谁,但感觉上是在全幢大厦住客面前跳裸舞,内心竟然十分兴奋,每次都跳得很
投入。
不久,宋子文(锺立源)从大厦保安员口中,打听到他们之间流传从CCT
V录下来裸妇跳舞的片段,大家都在猜测哪裸妇是谁,如果能一睹真人的裸体就
算短几年命都不惜。
保安员也嚐试过特意巡楼的步伐赶快一点,但始终未能窥伺那裸妇是谁,有
几次只看到裸妇的背影。
经过多番对关碧嫦的调教,宋子文(锺立源)想可以让关碧嫦来个彻底的裸
露了。
一天,宋子文(锺立源)打电话请当更的保安员上来,因为单位有些地方要
维修,请他备案及报告上头。
保安员来到按门铃,门打开,保安员看到全裸的关碧嫦应门,她的两个奶子
和毛屄尽入眼底,保安员看得有不好意思。
关碧嫦则态度自如地告诉保安员有关的情况,当保安员也了解了情况并说要
拍照片存档,这时宋子文(锺立源)才从房里出来,保安员有点尴尬。
当保安员拍了照片记录后,宋子文(锺立源)在保安员耳边小声说:「怎么
样?我太太身材正吗?」
保安员被突如其来的提问弄不知所措,胡乱应着:「好……正……」
「想不想和我太太合照?」
保安员瞪眼说:「可以吗?」
「我来拍。」
保安员兴奋地说:「好啊!」
宋子文(锺立源)送保安员离开单位,宋子文(锺立源)在保安员耳边小声
说:「那位跳舞裸妇就是我太太。」
保安员又再瞪眼说:「锺太?」
「喜欢吗?」
「正啊!」
当晚的午夜时分保安员巡楼的空档,关碧嫦全裸走到大厦楼下的CCTV镜
头前,对着咱家大厦的CCTV镜头跳裸舞,今次她没有蒙面,全大厦的住客都
会认出她是谁,关碧嫦很紧张,但也很亢奋,跳得更投入,更把自己的乳房毛屄
尽情展露。
上更的保安员早已知会这一更的保安员,那位跳舞裸妇就是本大厦住客锺太,
想不到他巡楼回来就看到这位一丝不挂的裸妇。
关碧嫦看到保安员巡楼回来便停止跳舞,她任由保安员上下打量自己的裸体。
这时宋子文(锺立源)出现:「想不想和我太太合照?」
保安员兴奋地说:「好啊!」
自此关碧嫦便以全裸的姿态在自己大厦出入上落,碰见其他住客,关碧嫦很
大方地让他们打量自己三点毕露的裸体,整幢大厦的住客,差不多都知悉有这么
一位美艳裸妇住客。
宋子文对於关碧嫦的裸露,固然喜孜孜,但在的他感觉上并不如裸露自己女
友一样,他仍心念曾家莹没有答应在公众户外裸露,只要他想起当曾家莹的裸体
受到大众的注视,他就兴奋不止。
锺立源(宋子文)恢复上班后,很快便适应工作,对於他来说完全不成问题,
加上宋子文的警察训练,工作更得心应手,没多久,集团调升锺立源的职级,当
然更多人奉承他,当中他发现有两名同事是锺立源的死士,对锺立源言听计从。
宋子文心想自己在锺立源的肉身内,做什么也是归於锺立源的,於是他想了
一个计划,但需要有人协助,他便找上了锺立源这两名死士,当然要他们协助执
行宋子文的计划,只是情感上是忠义是不足够的,必须给他们一些非常吸引的实
际好处才可令二人能舍命唯从的。
快到锺立源的生日,关碧嫦怕锺立源连自己的生日也失了忆,便藉问他生日
想要什么礼物来提醒他,这使宋子文起了个主意。
宋子文(锺立源)在关碧嫦脸颊亲了一道:「我有了你已是人生最好的礼物,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在我生日那天你全听我的话就好了。」
关碧嫦道:「你几时学得那么口甜呀,逗得人心也软耶,你生日那天我全听
你的啊。」
到了锺立源生日那天,关碧嫦一早便回家,亲自下厨煮了几味小菜。
关碧嫦还在厨房里整弄时,听到开门声,关碧嫦心想应是丈夫回来,便洗手
从厨房出来,她来到厅里,一时凝住。
关碧嫦的裸体虽然都给同幢大厦的住客看光,但冷不防老公的两个同事来到,
自己一对大奶子和毛茸的阴户给他们一灠无遗。
周日成和赵保全二人两眼直视关碧嫦赤裸无遗的胴体,二人同声道:「嫂子,
你好。」
宋子文(锺立源)走到关碧嫦身边说:「老婆,今晚我叫埋阿成同阿全一起
来,他们都想看看你美美的身材哩。」
「咦,早通知好让人家有准备嘛。」
「你在家都是这个样子,不用什么准备。」
「咦,无赖。」
「哈哈,阿成,阿全,什么样?我老婆身材正吗?」
「嫂子身材好正啊,奶子又大又白,引得人心也痒啊。」
「是呀,毛毛也引死人呀!」
关碧嫦给两人说得一脸差红,说:「我去准备饭菜。」
「多谢嫂子。」
二人看着关碧嫦转身的背影。
「嫂子的屁股好圆啊!」
「也好肉哩。」
关碧嫦听着二人谈论自己的身材,心中砰然。
大家一边吃一边谈笑,周日成和赵保全不断讚关碧嫦的身材美妙,二人当然
没有放过扫视关碧嫦赤裸裸的奶子,正是眼睛吃冰淇淋,口里吃豆腐。
饭后,关碧嫦赤身裸体与三个男人坐在沙发上,大家一边喝着红酒,一边看
电视,宋子文(锺立源)特意播放一套妻子被丈夫朋友群奸的A片。
淫靡的画面,放荡的浪叫,看得关碧嫦面红心跳,宋子文(锺立源)又时不
时轻抚关碧嫦的奶子,或搓揉她的乳头,叫关碧嫦更心痒得如蚁行。
宋子文(锺立源)看在眼内,对周日成和赵保全打了个眼色,他便借意到厨
房取下酒小食,让关碧嫦变成坐在周日成和赵保全二人中间。
宋子文(锺立源)从厨房走出来时,关碧嫦已半躺在沙发上,周日成和赵保
全一左一右地含吮关碧嫦的乳头,四手在关碧嫦赤裸的身上游走,而关碧嫦的两
手也左右一边捋着二人的阳具。
宋子文(锺立源)走到关碧嫦两腿之间,掰开她两腿,用手指插入关碧嫦的
阴道抽送,关碧嫦很快便呻叫连连。
「噢……插我……老公……插我……噢……」
「插你哪里……」
「插我屄屄……插死我……」
宋子文(锺立源)把自己阳具插入关碧嫦阴道抽送,抽插得十来分钟,宋子
文(锺立源)退了出来,叫周日成和赵保全帮手把关碧嫦抬到餐抬上躺下。
「嗯……快插我……」
「叫阿成同阿全轮奸你……」
「不……不要……」
宋子文(锺立源)把阳具一下子插入关碧嫦的阴道,然后退出来。
「插我……插死我……」
「叫阿成同阿全轮奸你……」
「阿成……阿全……你们……来……轮奸……我……」
宋子文(锺立源)向周日成打眼色,周日成便自己的阳具插入关碧嫦的阴道
里抽送。
赵保全和宋子文(锺立源)一人一边在桌边抚摸关碧嫦大奶子,关碧嫦一时
左一时右,含吮两条阳具。
周日成抽插得十来分钟忍不住在碧嫦阴道内射了,宋子文(锺立源)向赵保
全打眼色,赵保成立即和周日成换位,把自己的阳具插入关碧嫦的阴道抽送。
赵保成抽插得十来分钟也忍不住在碧嫦阴道内射了,轮到宋子文(锺立源)
再次把阳具插入关碧嫦的阴道内。
关碧嫦连被三条阳具轮番抽插,奶子又被摸玩着,欲火旺盛,其实已分不清
是谁在插自己,只是想阴道被充实。
「老婆,被我们三个男人轮着奸淫,爽不爽?」
「爽,好爽……」
「以后我们常常来轮奸你……」
「好……常常来轮奸我……噢……噢……我死了……」
关碧嫦长叫一声,身子抽搐了几下便瘫软下来,这时宋子文(锺立源)也在
关碧嫦阴道内射了。
大家休息了一会儿,宋子文(锺立源)扶关碧嫦起身到浴室去,宋子文(锺
立源)也招呼周日成和趟保全到浴室去。
在浴室里,三个男人替关碧嫦洗脸,洗身,洗乳房,洗阴道,三个男人把关
碧嫦全身尽情摸玩,关碧嫦有如女王一样,任由三个男人服侍她的身体,她感到
特别开心,大家都满意的笑着。
「嫂子,我们常来和你玩呀。」
「好呀,你们常来玩我呀。」
自这次后,宋子文(锺立源)每两周便招呼周日成和趟保全回家,三个男人
一起轮着奸淫关碧嫦,关碧嫦也爱上老公和两同事一起轮奸自己。
周日成和趟保全对宋子文(锺立源)更唯命是从,绝对执行宋子文(锺立源)
交给他们的特殊任务。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酝酿和筹备之后,宋子文(锺立源)见所需都备妥了,便
实行计划,由他亲自进入银行内动手,周日成和趟保全在外面接应。
(有关故事,请参看本人所写的《不一样的银行劫匪》)宋子文(锺立源)
想不到警方会安排了中了蛊毒的人住入隔离营,於是他便指明这个营一定要
是天体营,任何人包括进入营的人都必须要裸体,否则就会得不到解蛊毒的方法。
由於进入营的人都必须要裸体,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会进入营内,连入住
隔离营的人的家属也不大会裸体去探访,所当何玲玲进入隔离营时引起在外面监
视的周日成和趟保全的注意,二人连忙通知宋子文(锺立源)。
宋子文(锺立源)趁入夜便潜入隔离营,宋子文(锺立源)自己也脱光衣服,
以防被人察觉也好解释脱身,他摸到礼堂来,刚刚听到何玲玲对银行人质及家属
等一众人等说及今晚如何进行解蛊毒。
宋子文(锺立源)再潜进厨房,找了一个位置可以窥见饭堂的情况,他看到
赤裸裸的何玲玲,又看到何玲玲的助手小芬也是全裸的。
这时何玲玲正吩咐小芬如调配解蛊酵素,宋子文(锺立源)打电话通知周日
成和趟保全立即进行一些工作。
到了亥时,宋子文(锺立源)全程看着何玲玲如何指导众人进行解蛊毒,当
何玲玲在一对对裸女顶轮上诵咒画咒,不知何故,宋子文(锺立源)竟结坐跟随
何玲玲念咒,当何玲玲完成每对裸女的诵咒后,这时宋子文(锺立源)体内拙火
突盛,由脐轮直上顶轮。
宋子文感到自己虹光昇华,但更发现四周虹光冲现,把他迫击,宋子文只好
窜开,否则自己虹光不保,散於无形,正当苦恼无法之际,突见有处白光微弱,
宋子文便向那处白光逃避。
当宋子文张开眼睛便看见何玲玲,又发现自己在一女体之内,同时更发觉女
体内有股能量不断冲向自己,但自己又不知怎样做才可以离开。
「家莹,你快到厨房看看!」
曾家莹和陈沙展立即到厨房察看,果然找到一名赤裸男人,但他全身冰冷,
一探气息,并无气息。
「那不好了,宋子文,你的蛊毒是怎样的?」
「表姐,你快教我怎样离开这个女身,我快顶不住了。」
「就算你离开了,但你已回不去钟立源体内了。」
「为什么?」
「依你所述,锺立源只因你的识光在他肉身内才活过来,而今你离开了他的
肉身,他便是一具无识肉身,与死人无异。」
「那当日我又怎样会到他身内?」
「依你所述,锺立源的识光是因交通意外而弥留,而你的识光是虹昇,故他
牵引力大,你的能量强,所以才会有你到了他体内而他没有了自己的识光。」
「你说我的能量力强,但我顶不住现在体内的能量了。」
「小芬是跟我学法的,她的能量当然比你强得多,你快告诉我如何解除蛊毒?」
「好,但表姐你一定要帮我离开。」
「好,不过,离开后没有保证。」
「不要紧,只要能离开便成了,表姐,你附耳过来。」
何玲玲便附耳到小芬(宋子文)脸颊,小芬(宋子文)在何玲玲耳边小声地
说了一大堆话。
何玲玲听了说:「这个你也晓,你真厉害。」
「帮我,表姐。」
何玲玲连忙一手结接引印按着小芬顶轮,一手结宝手印按着小芬脐轮,念诵
无死长寿咒,大约念诵一百零八遍后,小芬慢慢苏醒过来。
曾家莹心急的问:「表姐,阿文发生什么事?」
「唉,阿文修习TanraYoga,本不甚是坏事,只是收摄时碰上意外,
导致识光到了别人身上,今次他的窥伺,遇上我的二十一度母大法,把他的识光
牵引出来,但他抵不过度母力量,只能乱窜,当我替男士施印诵咒时,小芬已放
下咒语,给阿文乘虚而入,但小芬本身识光量强,把阿文识光驱赶,阿文如不离
开小芬肉身,阿文识光会被小芬识光打散。」
「现在阿文呢?」
「他算是离开了小芬的身体,但到了哪里则未知,不过有办法找到他的,但
目前要紧的是如何解救其他人的蛊毒,现你立即通知你的同事捉拿周日成和趟保
全,看看能不能找到解蛊药,还有,也通知你的同事处理锺立源的遗体。」
「陈沙展,你快去通知何警司。」
「Yes,Madom!」
「表姐,阿文走了,哪没有人用蛊毒来要胁我们,我们可不用裸体了。」
「这个可不好说,阿文的蛊毒……唉,目前我只能解其一,未能救其二。」
「怎么说?」
「我只能解除你们体内的虫蛊,但阿文在蛊中加了一种特定酵素,如在短期
内不清除,也无法解救,这种特定酵素一旦与体内激素相融,你们……」
「我们会怎样?」
「你们一旦穿上衣服便会全身出红疹,如不理会,会导致死亡。」
「那即是……」
「那即是你们全天候都要裸体,不可穿上任何衣物。」
「表姐,你也没有办法?」
「配制解蛊酵素需时一百天,怕到时体内的特定酵素已与体内激素相融了。」
「哪怎么办好?」
「希望从周日成和趟保全那里找到解蛊药。」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