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二卷)(13)(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回争夺名额爆发
曲直道路中,树荫葱郁,空气清新,烈阳的光芒被那层层枝叶阻挡,只余下
一股余热,温度适佳,令人十分舒适。
小道两边长满了花草,散发着阵阵扑鼻芳香。
这不正是雅致之人赏花采草,春游踏青的好日子吗。
小道上,不时经过几辆华贵马车,也有衣衫富贵之人骑着骏马奔走,不一会
儿功夫,道路上便是拥挤了起来,速度自然也是慢了下来。
不过倒也奇怪,路上只见去的人,并未有一人回过。
今日,花府参选比试名额。
地点设在距离花府不远地一片郊地上。
两根竖起的粗圆木柱距离一米宽,其周围设有屏障,隐卫众们频繁地巡视着
这片地界。
两个下人打扮的男子,一动不动地守在柱旁。
半个时辰后,远处络绎不绝地涌来了诸多车马,皆都停靠在一旁地空地上。
不久,才子佳人,华贵之宾依次走了前来。
至于比试的主台前。
简单摆放着七张紫檀木桌,分主席,副席,次席依次分坐。
随后,各位宾客依次到位,在花天宸的带领下依次就坐。
宾客不足二十人,但请的皆是花城最有权贵之人。
「柳兄,你我数日不见,可是想念呐。」苏炳起身喝道。
「苏兄,你客气了,毕竟我们昨天这才见过,请。」柳唐闻言伸出手心指向
了身旁的座位。
「柳兄弟,老哥就欣赏你这客气的一点。」苏炳又是大大咧咧道。
随后他两几乎同时坐了下来。
只听到旁边又传来一声:「柳兄,苏兄的感情依旧是如此之好,真是羡煞旁
人啦。」
柳唐,苏炳两人闻言依次回声应道:「原来是上官兄。」
两人眼神虽然热络,但语气并不怎么热情。
此人正是周圣杰的师父,三秒画仙上官欧盾。
据说这上官欧盾武功平平,但胜在一身超乎奇迹的书画上,年轻时也是靠着
书画混了个三秒画仙的美称,再加上他本就风流倜傥,骗了不少春闺少女的芳心。
柳唐数人坐的乃是副席。
次席之上则坐的小辈,只见那周圣杰坐在两个女孩身旁正夸夸奇谈地吹嘘自
己的事迹呢。
这两女孩,可不就是柳新瑶,苏盼儿两人吗。
她两今日的服饰似是精心打扮过得一样,衬得两人娇艳夺目,容光逼人。
女孩两似是都难忍受身旁男儿的絮叨,小脸儿一扭,对之理都不理,悄悄地
谈着少女的私话。
周圣杰一来这里便发现两貌美如仙的女孩,作为儒家的绅士,自是不能放过,
见两姑娘似乎是对自己的所谈不感兴趣,便换了个话题继续骚扰着。
就在柳新瑶两人不堪忍受,准备抨击的时候,只闻身旁男儿惊叫一声,便见
他如仓皇老鼠一样瞬间逃离了这儿。
两人心中奇怪,便听见一声清冷娇柔的声儿传来:「两位,不给姐姐一个坐
吗。」
女孩正是花亦涵。
花亦涵本就无心陪待宾客,她四处瞎逛,刚好看到周圣杰在骚扰柳新瑶,苏
盼儿,所以便有了刚才那幕,至于男儿为什么这么怕女孩呢,可能是他做的亏心
事太多,遭报应了吧。
「是花姐姐耶。」苏盼儿热情道。
「哼。」柳新瑶却是小嘴一噘,将脸儿瞥向了一旁。
花亦涵将两人的神情看在眼里,当看到柳新瑶可爱的表情后,当下上前环抱
住女孩,脸颊亲热地抵揉着女孩的脸儿,一边喃喃道:「新瑶,还在生姐姐的气
啊,姐姐好伤心哩。」
柳新瑶被女孩揉的晕乎乎的,想到之前女孩的好,心中早就不生气了。
「新瑶,还生姐姐气吗。」花亦涵道。
女孩沉着小脸儿,并未说话。
「那色胚子,偷看人家沐浴,难道姐姐不该抓他吗。」花亦涵见女孩不说话,
只得哄着女孩道。
「人家也没有生花姐姐的气哩。」柳新瑶喃喃道。
见女孩原谅了她,花亦涵唇角上翘,将手伸向了苏盼儿的胸前。
「盼儿,你这里好像又大了些耶。」花亦涵道。
「哪有,花姐姐也不是一样吗。」苏盼儿随即反击道。
几个女孩就这样打闹着,然而没有一个不识趣的人敢上前半步。
许久后,再坐的数人通通将眼神投向了前方。
主坐席的位置总有五人。
此时三位女子缓缓向位置走了过去。
这三位女子身份地位迫人,且同样都是貌美如仙,美如诗画的女子。
那紫衣女子面容略稍成熟一些,身旁两位女子从面容上稍显稚嫩,约莫十五
六的样儿,可说是两名少女才对。
只见那两名少女紧跟在女子身后,三女齐步前来,不知吸引了多少目光。
位于前方的女子正是紫灵幻仙,紫灵儿。
而她身后的两名少女,一位是大夏皇朝公主,夏水寒。
另一位则是,花城城主,沐穗香。
紫灵儿今日穿着同样是旗袍打扮,只是款式与之前的大有不同,不过依然清
凉,只见她浮凸玲珑的身躯上套着连衣紫丝袍,裙身紧紧的包裹着弹翘的丰臀,
裸着两只纤细腻人的弹性腿子,莲步走动间白花花的诱人一片,脚儿依然如那光
着的一般,踩在冰晶鞋子上。
最要命的是,女子上身丝料极薄,柔滑的布料如雪缎水银一般,闪着幽幽地
光芒,其雪腻的肌肤透过丝料清晰可见,那圆润的双峰顶着薄薄的一层布儿,走
动间两颗饱满乳球竟是在上下弹动,身后脊背近乎全裸,只是这同样薄薄的一层
料儿,那乳儿的样儿却是瞧之不见。
其实,紫灵儿并没怎么裹着胸前双峰,那乳儿就套在衣物里面,女子在她身
上施了层薄薄地幻术,其他人是如何也看不到不该看的地儿的,因此她也不怕被
人瞧去了私密地儿。
这花城夏日极热,因此女孩儿在打扮上则多选丝纱薄的料儿,大夏皇朝男女
思想并不保守,这多亏了平妖元年一位前辈,不知名人大闹儒家圣殿,废除裹脚
一切陋习,痛打儒家圣人的英勇表现,才有了现在的盛向。
但是女孩面皮儿依旧薄,这夏日穿着上可就伤脑筋了,布料厚,裹在两乳上,
不小会儿乳房便是油腻腻地,汗哒哒地,十分不适,书香门第的女孩儿怕不小心
被人看了胸前凸点,更是裹得严实,衣装打扮上开放的女孩,则多选择衣料极薄
的料儿,但这又会不小心露了胸前娇嫩点儿,这让姑娘家门一时难以选择。
再看紫灵儿身后的两名少女。
夏水寒,虽然不似紫灵儿那么夸张,但也穿的清凉。
她一身淡蓝华衣裹身,外披水烟纱,裸露着白皙修长的颈子,浑圆的肩锁清
晰可见,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显得女孩步态愈加
雍容柔美,三千秀丝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两缕青丝滑露胸前,粉颊薄施粉黛,
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娇小
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精灵……
少女美眸流盼,楚楚动人,月牙儿的水眸闪着水光叫人望之心怜,恨不得上
前擦去佳人眸角的泪珠。
夏水寒的双峰很好的裹在华衣下,随着走动,一道儿白腻的酥沟儿若影若现,
十分诱人,脊背的布料很好的裁剪成倒八形状,肌肤刚好裸露到酥臀的位置。
脚尖儿点动间,自透着一股皇家贵族般的优雅,粉腿轻摇交错,给人留下一
种错觉,那白腻纤长的玉腿就在人们眼前,伸手就可触得。
至于最后一位,沐穗香她的装扮相对于简单的多。
少女碎步,配合着夏水寒的步伐,两人近乎并列,但又似刻意,底下人看去
少女略显靠后一些。
沐穗香,内穿薄蝉翼的霞影纱胸衣,腰束葱绿散花软烟裙,外罩一件逶迤拖
地的白色梅花蝉翼纱,肌若凝脂,气若幽兰,腰若细柳,肩若削成,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她莲步轻易间,浑身上下透着股成熟女子的娇媚,而那张脸儿却是显得稚嫩
可人,两者并不冲突,反而很好的融入一起,那双腿儿丰腴多肉且显得修长,十
分具有肉感。
更甚的是,少女的胸部,和那稚嫩的脸儿相成反比,一对绵乳紧紧的贴在胸
衣下,映出两团笋瓜般的水印子,似是胸前硕物惊人,亦是衣料窄小,那平滑的
小腹不时裸露,小巧圆润的肚脐也是让人大饱眼福。
往下继续品看,她的脚踝圆润精致,那雪腻的脚踝上各挂着圈细小的红绳,
脚儿踩在粉色鸳鸯鞋下,裸着腻人的脚背。
沐穗香其实十分苦恼,她性子相对保守,体质怕热,稍加日晒,身儿便是一
层薄汗,她毫无办法,胸前的大乳更是让她懊恼,冬日还好,夏日乳房紧贴衣料,
烈日稍加一晒,衣料便是浸透,她那乳蒂儿也异常的敏感,稍微摩擦,便是高高
凸起,让她这面皮极薄的人,经常羞愧欲死。
她感觉身儿又像是溢出一层薄汗,心内急的都要哭了,沐穗香不光体质敏感,
肌肤也和别人不同,她的肤质雪腻中透着苹果的酥红,裸露的粉背像是粘了层薄
薄的水雾,被水儿一印,整片背儿透着异样地酥红,像是那刚刚交合过的女孩发
出的红潮,却堪比过而甚之,滴滴汗珠滑落丰臀之上,将那外围的一层裙纱浸湿。
这段路沐穗香走的十分困难。
眼前三个女子,空谷幽兰,楚楚动人,艳冶柔媚,气质不一,容似天仙,让
人看了心中加速,兽血沸腾。
然而却让台下男子尴尬不已,眼神都不知该看哪里,深怕玷污佳人,怕的是
三位女子的地位身份,惊得是不少男子胯下胀痛如铁,好在是众人已经入座,且
衣物宽松,不至于丢了脸面。
「花姐姐,新瑶,你们看台上的姐姐们,她们穿的都好凉快耶。」苏盼儿凑
着小嘴儿轻轻说道。
苏盼儿一向认为自己穿着大胆,可是看了台上三人后,自己的穿着简直就是
小孩穿的。
「盼儿,小声一些。」花亦涵悄悄道。
「哼,她们好不要脸。」柳新瑶心内嘀咕道,眼神却是死死的瞧着那将台下
众男子迷得神魂颠倒的三位女子。
三人转眼间就要到了台前,花天宸低躬着身儿,脸上尴尬,狠狠地掐着手心,
数秒后,转而展起笑颜,迎了上去。
待三位入座后,花天宸这才松了口气。
那是两位男子。
其中前面的男子气势非凡,眼神如刀,走姿龙行虎步,大步向前走来。
男子每走一步,地面都似是跟着晃动起来,他一身轻甲装扮,露出筋肉鼓起
的肌肉,浑身充满了力量。
而他身后的人,不就是之前和李凡有过节的夏武吗。
此人正是征昌王,夏清图。
两人很快地走到前台。
「老夫,见过上仙。」夏清图的声音很大,似是能穿透人心。
「紫灵,见过征昌王。」紫灵儿点头轻道。
夏清图随即看向花天宸,两人相互客套了一番。
「水寒参见,皇叔,表哥。」夏水寒起身一礼。
「寒儿,不必多礼。」夏清图道。
夏清图是大夏皇朝共知的巨人,忠诚度不用说,他是当今天子的兄长,整个
皇朝一半过的天下都是他打下来的,可谓是权力滔天。
夏水寒的话音刚落,数人这才注意到征昌王身后的男儿。
「这是犬子,夏武。」夏清图道。
夏武上前拜过花天宸,接着准备依次拜向三位女子,他望了过去,脑袋立马
耷拉了下来,眼神不知该飘向哪里,他眼中哪里都是白腻腻的一片,喉头滚动。
夏清图见他迟迟不说话,吭了一声。
夏武闻言,这才开口,只是竟结巴了起来。
絮絮叨叨半天没有说清。
沐穗香实在没有忍住笑了出来,乳浪一片,看得男儿更是尴尬。
夏清图还想给男儿加一个位置,看到他如此不争气沉道:「还不给我下去。」
夏武哪敢说话灰溜溜的走了下去。
「这位想必就是花城现任的主人,没想到比老夫想的还要年轻,你将花城管
理的很好。」夏清图惊讶的看向少女,数秒后赞许道。
「穗香,见过征昌王。王爷过誉了。」沐穗香上前轻轻一礼。
「老夫,很少夸赞别人,你这小丫头当的上赞誉。」夏清图沉声道。
沐穗香难得脸儿一红当即展颜一笑,两梨酒窝十分诱人。
夏清图越发的欣赏眼前这个娇媚的女孩。
台上主席五人终是入座。
接下来,自然是比试了。
十三名比试人员缓缓进场,其中自然包括着受伤的李凡。
从走路的动作来看,男儿身体无疑正常,没有什么特别反常的地方,只是走
在末尾的他要比其他人相对慢些。
至于惜玉是如何让李凡下床的,其实他的腿部经脉并未堵截,堵截的只是上
身经脉,他休息了一天便能下床了。
这三天两人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双修,已达到修护经脉的作用,期间惜玉采
用女上位的动作,而李凡则平躺在床上,直到自己的左臂能够轻微地晃动,黄庭
经不愧是从道藏中挖掘出的宝藏,李凡能够迅速恢复,黄庭经也起到了重大作用。
只是过于苦恼的是,男儿的右臂还不能够动弹,以至于经脉网得不到循环,
这也意味着他使不出一丝灵力。
就在他们走向比试场地的过程中。
台上数人则在细细打量着他们。
李凡今日的装扮是很显眼的,同时他落后其他人一大截,想要不被注意都难,
他戴着草帽,上身的穿着很奇怪,就像是披着一件厚斗篷一样,但又不同,衣衫
无袖,裸露着两只臂膀,半个右臂缠着白色的绷带。
至于下身更是奇怪,就是一层薄薄的布料,紧紧地包裹住下身,裸着两条筋
肉扎实,线条完美的大腿。
他的鞋子,更是奇怪,居然没有鞋面,裸露着五根白腻的趾头,和那光滑的
脚背。
「咦,新瑶,快看,是凡哥哥耶。」苏盼儿眼尖,立马指着李凡的位置,叫
道。
柳新瑶,花亦涵同时注目过去。
「凡哥哥的衣服怎么那么奇怪。」柳新瑶心道。
「这小子,伤居然好了,惜玉这丫头怎么办到的。莫非。」花亦涵看到男儿
像模像样的走着,心中讶道。
同时另一边。
「蓝熏,快看,是那傻小子耶。」紫悦激动地叫唤着。
「嗯嗯,你都快把我的手臂摇下来了。」蓝熏无奈的回应着,那双眸子也是
注意着男儿。
青璇默然无语。
至于李凡的服装,这是惜玉在一次海上任务时,经过某个地方买的,当地人
的说法,这叫草帽,外褂,短裤,拖鞋。
惜玉见当地服饰怪异,具有特色,便多购了数套,李凡今日正好穿在了身上。
台上主副席数人,皆有不同的反应。
「这小子是。」征昌王眉头微皱询问道。
花天宸闻言应道:「此子是我府上一名闲杂人士,至于为何能够选到比试名
单里,我这里也很纳闷。」
紫灵儿被男儿的出场打扮雷到了,但内心感到讶异:「咦,他的伤势好了。」
柳唐在李凡出场时便仔细的观察着他。
沐穗香眸中流露赞许。
至于关注李凡的还有,咬牙切齿的夏武,和一脸好奇的周圣杰。
十三位参选人员,很快的进入了比试场地。
李凡打量着四周,眼前擂台很大,在打斗时不会误伤他人,同时他也观察着
其他的对手。
就在他观察时,眼前出现了一人,该是裁判一类的角色。
「比试人员现已全部到场,现在公布比试名单,各位请看上面。」此人流利
的讲到,声音足以让场内所有人听到。
众人闻言纷纷看了过去。
那是一块白色的巨大纸张,纸单公布着此次比试名单。
一号梁祝二号李铁柱
对战对战
十三李凡十二顾德
号号
三号张凡达四号白玉糖
对战对战
十一梁俊宇十号冷幻烟

……
比试正式开始。
「请一号,十三号入场。」裁判喝道。
李凡,梁祝二人踏进了比试场地。
「快看,快看,第一场比试就是凡哥哥耶。」苏盼儿又道。
虽然不满男儿的花心,以及对柳新瑶感到不平,但看到男儿出场依旧是感到
莫名的激动。
「嗯。」柳新瑶美眸紧紧的盯着男儿。
花亦涵立马感到被两人冷落了下来,看着台下的李凡,嘴上不满的抱怨几句。
同样仔细的观察着男儿接下来的举动。
李凡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对手,同时对方也在打量他。
站在李凡眼前的男子,是花府的隐卫,且还是副统领,他身穿黑色甲衣,腰
缠黑刀,眼神锋利地看着他。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李凡现在已经死了无数遍了。
抱拳,两人同时做出。
李凡小心的注意着眼前男子的动向,他动了动左手食指,感到左臂传来一阵
酸麻。
他眼神凝重,缓缓地抬起了左臂,做起防御之势。
李凡等了许久,未见男子有任何动静,左臂保持着同一个动作,似是能够感
觉到肌肉的僵直。
梁祝同样观察着眼前对手,此人左臂架起防御,浑身上下皆是破绽,好像一
击便能够将之击倒,长年经历任务的他,心中认定出现这样的感觉,对方要么很
弱,要么非常危险。
他选择了后者。
两人一动不动,保持这样的动作,已有三分钟。
「为什么,他还不动手。」两人心中同时呼道。
台上,征昌王看着两人的举动,不知所以。
「恕老夫冒昧,敢问上仙,台下这二人是?」征昌王疑惑道。
紫灵儿心中也是不解,但听到征昌王询问直白道:「紫灵也是看不出台下玄
机。」
花天宸同样看不明白,但也不好插口。
沐穗香想要听到紫灵儿的解答,但上仙的回答,让她有些儿失望,只得仔细
的观察着两人举动。
夏水寒眸里闪着异芒。
「盼儿凡哥哥怎么还不动手,是有什么大招吗。」柳新瑶心中疑惑,但又不
好意思问花亦涵。
苏盼儿闻言郑重的吭了两声挺起小胸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吐字清晰道:
「新瑶,这你就不懂了,高手过招都是这样,他们要以气势压倒对方。」
「我看这两人分明是互相忌惮对方,不敢上前轻易攻击,怕失了先手。」花
亦涵瞥了底下一眼不合时宜道。
五分钟,台下两人依旧没有动手意向。
「搞什么啊。」台上开始有人抱怨起来。
李凡二人终究是迫不住台上的压力。
手臂阵阵发麻,只见李凡深深地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将手臂放了下去。
对面梁祝心中都要发疯了,终于是服了男儿,他眼神锋利了起来,缓缓的抽
出了腰前的黑刀。
刀柄为黑,刀刃是白色的,阳光反射在刀刃上散发着明亮的异芒,刀刃稍加
倾斜,一道细小的强光打在了李凡脸上。
反手持刀,下蹲,侧身,气势外放,一套动作瞬间完成。
「要打了,快看,要打了哩。」紫悦神情激动着晃动蓝熏的手臂叫嚷道。
出刀,非常快,轨线呈半弧状平行向男儿腰侧斩去。
李凡脚下发力朝着身后跳了出去,在空中翻了个完美的跟头,黑刃很惊险的
划到了男儿衣角,而他的左手始终压着头上的草帽。
未待他站稳身子,男子持刀前上,又是一击狠劈,攻势非常凶猛。
看着这上挑挥来的刀刃,李凡侧身又是凶险的避了开去,刀刃继续挥了过来,
只见他脚下连点向后退了几步。
「你难道就只会躲吗?」梁祝见打不到对手,言语激道。
「 对你,只需一击。」 李凡沉声道。
梁祝闻言心火上涌,怒喝道:「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一击打败我。」
他刀法变得更加凶猛,但攻势依然有序,没有被李凡的话影响。
李凡不停地躲着男子的攻势,脚下或闪,或晃,或移,每一次都似是险险避
开。
看得人揪心不已。
梁祝看到男儿每次都躲开了他的攻击,心中开始有些慌乱,出刀的章法变了
起来。
众人看到,男子手持锋利的刀刃,朝着男儿面部劈了下去,然而李凡一动不
动似是怔怔地杵在了那里。
刀刃就要触在了男儿脸颊之上。
「 这小子定是吓得瘫了。」 夏武邪恶的想着。
沐穗香一众眼也不眨的盯着台下。
他们都知道胜负就在这一瞬之间。
「 新瑶,你别吓我,你醒醒啊。」苏盼儿叫道。
台下,李凡眼中男子的刀刃如同蜗牛之速,一切都仿佛变得慢了下来。
空气十分的宁静,四周听不到一丝响声,心海一片寂静。
「 怦,怦……」 心跳加速,全身灵力在一瞬间之内压缩,爆发出来。
李凡缓缓抬起手掌,侧移,掌背斜劈,朝着男子脖颈滑了下去。
众人只见到,刀刃在劈下去的一瞬,男儿消失了踪影。
待他们寻找时,李凡已经到了梁祝身后,只听一声闷击,男子应声倒了下去。
裁判:胜者,李凡。
台上一片掌声。
李凡缓缓的垂下了手臂,那左臂微微有些儿发红发肿,不过台上之人显然不
会注意到这样的细节。
「 赢了,傻小子赢了。」
「 该死。」
「 不错,不错。」
「 这小子居然能赢。」
然而这些李凡都已经听不见了,此时他的体内全身血液在快速的流转着,而
他在适应这样的状况。
为什么李凡的灵力突然能用了。
原来,惜玉看了一本古书,教了男儿一种压缩灵力的方法,只不过代价也很
大,她没有尝试过,没想到李凡第一次就成功了。
李凡在上台前,便一直激发着体内血液的流动速度,并一点点压缩着体内的
灵力,当量达到质的飞跃时,一瞬间,全身灵力瞬间压缩膨胀,并爆发出来。
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男儿一直在躲避对方的攻击了。
「这小子还不错,第一场就让我们见识到了如此精彩的比试。」征昌王笑道。
「征昌王,说的是。」花天宸接着道。
沐穗香眸中期待之色加重,脸颊也是满满的赞许。
接下来的比试,就没有第一场的精彩了,看得人都快要睡着了。
难得几场精彩的,都是毫无悬念,一击将对手击倒。
比试不到五秒就结束了下来。
各位请看。
下面出场选手,李铁柱,顾德。
「王爷,上仙,这场你们可得仔细看好了,两人可都是我培养出来的隐卫精
英。」花天宸展颜欢笑,依次对着身旁的人道。
「都说花府的隐卫厉害,这老夫可要好好看看。」征昌王道。
台下,顾德眼神堪如豺狼,浑身上下杀气毫不遮掩,他缓缓抽刀,锋锐的刀
刃在出鞘时发出摩擦的细响,给人营造出一种心理上的压力。
刀未出,只见对方突道:「哎呦,我肚子好痛,顾哥,别打,我这就下去。
哎呦喂。痛,痛痛,,,」
叫李铁柱的男子捂着肚子灰溜溜的走了下去。
裁判:胜者,顾德。
「嗯,花大人训练的隐卫确实厉害,不战而屈人之兵。」征昌王抚着下巴仰
头笑道。
花天宸闻言,脸上无光,只得尴尬一笑。
第三场比试。
张凡达,梁俊宇这场。
这张凡达到没有像之前男子一样捂肚子逃走。
但两人的行为都差不多。
梁俊宇一身金色重甲,行动起发出咔嚓之声,浑身上下气势爆发无疑,闪着
明亮的光芒就像是一颗火红的小型太阳。
只见他抽出背后的两柄金戈,两臂一合,金戈瞬间被组装了起来。
他的兵器不能说是戈了,长约一米多的武器,柄身通体发金,戈刃像是机关
一样,变成了戟,两刃锋利异常,兵刃整体看去给人一种厚重之感,说不出的霸
道。
李铁柱心中连连叫苦,面前之人正是他的顶头上司,似是想到了之前他怎么
训练自己,再也提不起比斗之心。
「梁统领。」李铁柱条件反射道。
「战场上,我们只是对手。」梁俊宇沉声道。
他一脸慎重,双手紧握金柄,只见金色长戟在他手中翻腾出漂亮的弧形,他
大喝一声,正要朝着男子劈下。
「慢着。」李铁柱大喊。
看着那眼神郑重一副要决一生死的男子,李铁柱心中泪流满面:「我认输。」
裁判:胜者,梁俊宇。
台上,数人已是无语了。
第四场比试
比试选手,白玉糖,冷幻烟。
冷幻烟上来二话未说,只见那两柄奇形怪刃,划着诡异的弧线,朝着男子脖
颈飞了过去。
白玉糖还未反应过来,两柄刀刃又回到了女子手中。
男子感到脖子发凉,两丝发丝随风飘落。
腿肚子一哆嗦,竟是一屁股倒在了地上。
裁判:胜者,冷幻烟。
台上。
「蓝熏,青璇姐姐,好没意思耶。」紫悦撑着脸颊嘀咕着。
「这有点儿快了。」花天宸尴尬道。
随后的几场比试,那是相当的烂啊,烂到本 台下,打到现在,场中只剩下四人,而名额却有三人,这意味着其中一人得
淘汰掉。
李凡正努力的使自己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全身上下依然能够感到一股强烈
的酸麻,灵力压缩,目前他勉强可以使出三次。
场中的氛围显得有些奇怪,比试三名名额,其实比试选手们早就心知肚明,
可现在形势变了,场中多出来了一个,其余三人或多或少都在盯着李凡。
「接下来,顾德,李凡上场。」裁判道。
杀气毫不掩饰的从顾德身上散发出来,那双眸子冰冷无情,似乎是想通过这
样的气势,吓倒对手。
「小子,我看你很不顺眼,接下来我会让你痛不欲生。」顾德抽出黑刀,缓
缓说道。
「我也看你不爽,我会一拳揍飞你。」李凡缓缓抬起左臂。
「我看了你的比试,你的右臂该是有伤吧,我会全力招待的。」顾德冷笑着
接道。
李凡看着眼前的男儿,小小年纪就有着如此杀气,定是残害了不少的人,为
此他要给这少年应有的教训。
眼神如狼,冰冷无情,这是顾德的眼神。
黑刃在握,闪着幽暗诡异的纹路,锋锐的刀尖即将出鞘,少年似是享受着那
刀尖摩擦的声音,小会儿功夫刀刃全部暴露在众人眼下。
不知为何,那刀尖上正滴滴往下掉落着血迹,只见少年双手平刀持在眼前,
舌尖将那流下的血迹舔舐干净。
台上。
「这少年好重的戾气,就是他赢得了比赛,我清玄派也不会选择他。」紫灵
儿蹙起秀眉看着场下少年不满道。
「上仙教训的是,比试完我会好好教育他。」花天宸接道。
沐穗香眸中有些担心,她听到了之前少年说的话。
另一边。
担心李凡的不止少女一个,柳新瑶,苏盼儿她们都一脸担忧的看着场下。
「蓝熏,那傻小子对阵的少年好恶心。」紫悦柳眉微颦嘀咕道。
「花姐姐,凡哥哥不会有事吧。」柳新瑶终究是开口问道。
花亦涵不知如何回答女孩,但她心知男儿凶多吉少,应道:「难说,那小子
身上本就有伤,按理说他能抬手都是个奇迹。」
苏盼儿感受到女孩的紧张,温柔的捏着女孩的小手。
「凡哥哥,一定会没事的。」苏盼儿坚定道。
就在台上数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时候,台下两人已是水火不容,大战一触
即发。
出刀,只见寒光一闪,顾德手中的黑刃刺向了李凡。
这一击没有丝毫留手,凶狠至极,只要李凡避之不过,轻则也是动脉破裂失
血而死。
李凡眼神凝重的盯着少年,他可以清晰的感到刀体挥来时带来的刺痛,他体
内灵力流转的速度很慢,但足以让男儿避开顾德的攻势。
顾德见到男儿避开,也不惊讶,他飞快转身右腿甩向了男儿面部。
这些日子,李凡和惜玉的训练中,他深知自己身法不足,短短数些日子,也
是让他学到了不少东西。
只见那充满爆炸力的一腿甩来,隐约可闻空气的爆破声,少年鞋跟后镶着的
尖刃反射着刺眼的光芒,直封男儿脖颈。
李凡深吸气,之前循环着的全身灵力瞬间调动,脚下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轻
点,消失在了原本的地方。
然而,众人眼中。
顾德脚下利刃刺中了李凡,少年以抬腿的姿势一动不动。
「我以为你的命会更硬一些,不堪一击。」少年眼神冰冷,嘴角噙着一丝邪
笑。
那是十分自信所流出来的气质,然而顾德是自负过了头。
台上。
「可惜了。可惜了。」征昌王看着男儿被刺中连叹三声。
沐穗香不可置信,她的心在速度怦跳。
其他人都是大叹可惜,胆小之人捂上了面容。
柳新瑶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甚至连晕倒的力气都没了。
怔怔地看着台下,那双明亮的眸子充满了灰暗。
「不要早下定论,你们快看。」紫灵儿眸中含笑,缓缓道。
「这小子,这招是。」花亦涵喃喃道。
「快看啊。」台上某人大喝。
众人又向场下看了过去。
李凡缓缓抬起左臂,那膨起的肌肉一圈圈向外鼓起,肉眼可见的黄色气流包
裹着整个左臂,青色的血脉可清晰看到,弓步,左臂前伸。
此时男儿的眼神异常坚定,只见他脚尖微点,瞬间出现在了少年背后。
顾德还在享受虐杀的快感,可是数秒过后,未见鲜血喷出,而他眼前的男子
正在慢慢消失,待他反应过来,身后传来一阵刺耳的音爆声。
「猿王炮。」李凡口中轻喝。
一拳瞬间击在少年腹部,没有血腥,只是暴力。
众人只见,一阵剧烈的风暴推着顾德,飞出了十米远的距离。
李凡依然保持的伸拳的动作。
「柳兄,这小子不错,他还救了我的宝贝闺女。」苏炳赞道。
柳唐看着台下男儿,沉默良久。
「凡哥哥,赢了。」苏盼儿叫道。
夏武咬牙切齿脸上显得不可置信。
柳新瑶的眸中开始变得明亮了起来。
台下。
顾德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嘴角挂着鲜血,眼神凶恶无比的盯着男儿,似要
将他撕碎。
李凡心中发凉,再也没有一丝怜悯,他缓缓放下了手臂。
沉默,依旧是沉默。
众人见到。
李凡抬起左臂压在草帽上,垂首,草帽下那刚毅的面容呈着一片黑色阴影,
全身传来一阵剧痛,那双眸子愈发的坚定。
他动了起来,脚步走的很慢,但却是逐渐靠近少年,每一步像是踏在众人心
中。
「他这是要做什么。」众人心中沉道。
数秒,李凡已站在了顾德身旁。
「小子,这次你赢了,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等我恢复了,我定要把你撕成
碎片。」顾德嘴角溢出一口鲜血,嘶哑道。
「你有着这个年龄不具有的实力,但是却没有将之抚以正路,如此戾气,留
你不得。」声音很大,足以让台上众人听到。
台上鸦雀无声。
李凡抬头,看向了台上主席的方向,那双眸子充满了坚定。
花天宸视线刚好可以看到男儿草帽下笼罩的强烈阴影,那面容刚毅,眼神锐
利如刀,似是能够透穿自己的胸膛。
「唉。」花天宸长叹一声,微微点头。
场外,冷幻烟将手伸向了腰间的双刃。
一只套着金甲的手臂挡在了女子眼前,梁俊宇看着场内沉声道:「不要插手,
这是男人之间的战争。」
李凡深深吸了口气,全身的疼痛似是得到了缓解。
举拳的动作,手臂瞬间再次鼓起,强烈的气流包裹着男儿拳臂,形成一个小
型的漩涡,漩涡旋转的不是很快,很平和。
顾德同样看到了台上男子点头,他的瞳孔愈变愈大,眸中映着一只巨大的拳
头。
只见场中,顾德所在的位置瞬间塌陷,一阵刺耳的巨大音爆后,灰尘四起,
台上众人看不真切。
许久,众人这才看到一抹身影摇晃着从坑中走了出来,那垂下的手臂还在滴
滴掉着鲜血。
「虎将的苗子,心性不纯,可惜了。」征昌王道。
众人心中发凉,赞许,沉默,心中想法不一。
事情发展的如此跳跃众人不可能猜到。
只是那气势凶猛的一拳,深深的扎进了再坐每一位的脑海里。
裁判:胜者,李凡。
台上掌声,唏嘘参半。
李凡晃悠着步伐,那明显红肿的左臂掉下大片皮肉,血滴一点点的往下滴落,
男儿的步伐很沉重,像是压在心头的闷钟。
他此时只觉得身体很重,浑身刺痛难忍,疲惫的似是连指头都抬不起来。
众人只见到男儿头也不回,托着步伐一步步走向了场外。
前方就是出口的柱子,李凡已不记得走了多少步,眼皮似乎是越来越重。
冷幻烟眸中复杂的盯着李凡,直到男儿从她身边擦过。
李凡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
台上。
紫灵儿眸中闪过种种情绪,她望着男儿的方向轻道:「花,伯父,我想比试
已经不需要进行下去了,名额已经够了。」
花天宸闻言,心中长叹一声:「就按上仙说的办。」
「诸位,先前的数场比试大家都看在了眼里,胜负想必不用老夫再说,三名
名额已经决定。」
花天宸对着台上贵宾喝道。
「上仙,花大人,老夫今日算是见得了少年英雄,这趟也算没有白来啊。」
征昌王笑道。
「老夫府上还有要事处理,就不多打扰了。」征昌王继道。
花天宸听到征昌王语气肯定,也不多留:「王爷,慢走。」
沐穗香突道:「穗香早就想拜访王爷,可惜公务缠身,一直没有机会,如今
王爷来到花城,穗香定要尽到地主之谊,不知王爷可否给小女子一个机会。」
征昌王眸露赞许,笑道:「好说,好说。」
夏水寒走到两人身旁接道:「沐姐姐,你请皇叔做客也不算人家一个,寒儿
可不依哦。」
另一边。
李凡昏沉沉的,脚步虚浮,眼皮渐渐拉了下来,最后一眼,那是一抹绿衣的
女孩。
「凡哥哥,这是何苦呢。」惜玉叹道。
女孩抱起男儿,看着那肿胀的不成形的手臂,脚尖一点,两人消失在了小道
之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