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31-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一章葵花伏魔
「轰!」原本安静得只有水声的山腹内,猛然一震,空间好似无形之中抖了
一下。
紧接着,便是一连窜的刚猛拳势,连绵不绝的轰出。
一套葵花拳打下来,酣畅淋漓,劲气四溢,爆响连连,又有了些精进。
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就在这石壁前,寒池边,东方不败一遍又一遍的打着葵花拳,一遍又一遍的
参悟着上古天雷道的拳意。
渴了,喝点池水,饿了,吃些妖兽肉和野果。
时间,就这么飞速流逝着。
也亏得他卵蛋空间中的那根嫩枝,总是在他经脉承受不住压力受损时,浸润
出一丝绿液为他修复。但同样,东方不败也给予了它回报,两枚寒冰灵果中的强
大药性,部分成为了它的养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
东方不败如痴如醉的修炼着大青木神诀,修炼着葵花拳,参悟着上古天雷道
的拳意意境。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之东方不败一式葵花抖威猛地使出,一脚踏地,石块地
面被踩出了一个脚印,龟裂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整个洞窟,仿佛都颤抖了几下。
「嗷嗷!」
像是在响应东方不败一样,那头孜孜不倦轰着阵法护罩的兽猿,又是愤怒咆
哮不已。
但东方不败却是完全无视了他,沉浸在了自我的修炼之中。这一式葵花抖威,
很明显威力暴增了一大截,产生了质的变化,从初窥门径达到了略有小成境界。
对于玄真技来说,修炼和理解的层次越高,威力同样倍增。
与此同时,一套葵花拳如葵花降世般,打得是威风凛凛,刚劲四爆。一式一
式的葵花拳,都在他努力而拼命的修炼下,融会贯通,境界提升。
葵花开路,葵花托塔,葵花抖威……最后一套套的招式汇聚下来,终成一招
葵花伏魔。
周身气势暴涨,全身肌肉鼓胀,骨骼噼噼啪啪如同一连窜雷音。
千流万股的力量,汇聚在了拳印之中,一拳挥下,疾如风,快如闪电,稳准
狠三要义已掌握其髓。
刹那间,他犹如一尊降临于世,宝相威严,无可抵挡的怒放的葵花。
「葵花伏魔!」
拳头与岩壁相撞,看似坚不可摧的岩石上面此时尽然留下一个足有数寸的拳
印,乱石齐飞,尘烟弥漫。
「呼!」
全身是汗的东方不败,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这一次的潜心修炼,让他的实力有了长足的进步,整套葵花拳已经被他修炼
至【融会贯通】的境界。非但如此,他还将上古天雷道的意境和葵花拳结合,自
创出了一式葵花伏魔。
这式葵花伏魔,威力远超自己的想象。
他相信,哪怕是宗师级的强者被这一式【葵花伏魔】轰中,也难抵挡。
但同样,后遗症不小。
因为过度追求威力,仅仅是这一式,就把他气海内的大青木神气消耗一空。
霸道的力量,摧古拉朽的真气,也如洪流冲刷过他的经脉血肉,给他自身造成了
极大的伤害。
一丝绿液,缓缓在他体内流转,以微微凉意滋润着他那些受损严重的经脉和
肌肉。
也亏得是东方不败有绿液的帮助,否则常人别说打出这一式葵花伏魔了,就
算是修炼都难。完全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招数。
呼呼……
脸色苍白的东方不败跌坐在地,休息了好一会儿后才略恢复了些神。这一式
葵花伏魔威力的确够霸道,但只能当做搏命底牌来使用。
在这不知道修炼了多久的日子里,东方不败在这默默的修炼和灵药之助,修
为再度暴涨一截,达到了后天高阶巅峰。
再加上葵花拳的融会贯通,一式威力逆天的大招葵花伏魔,让自己在家族大
比上,即便是遇到东方玄,他也有信心将其击败,获取第一。
蓦然,东方不败暗道不好。
山中无岁月,现在是哪天都忘记了。
这时节,家族大比怕是要开始了。
一想到家族大比上的奖励,东方不败就有些心急如焚了。
外面那头兽猿,在养足了力气后,又开始猛砸起防护罩来。砰砰砰,激荡起
一阵阵涟漪。砸了那么多日子,这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防护罩,在得不到能量
补充的情况下,已经快要绷不住了。
激荡的波纹,已经裂出了一丝丝的细络。
东方不败淡定的看了一眼愈发兴奋的兽猿,转身跳入了寒潭之中洗澡。经过
最近段时日的提升,对兽猿的畏惧感已经大幅减弱了。
而那兽猿,却是如此长久的消耗下,已经削弱了很多。虽谈不上能干掉它,
但凭着最后一式葵花伏魔,重创它绝无问题。
因为寒潭水要饮用,东方不败哪肯用来洗澡?临走之前,自是要洗个痛快。
丝丝如冰寒意,直钻体内,让他舒服的几乎呻……吟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神屌的特殊,进入寒潭后就光芒大盛,与某种东西共鸣着,不
一会就从寒潭深处缓缓飘出一个玉佩,东方不败眼尖,那是一枚晶莹剔透,古朴
而厚重的纹饰勾勒出了一丝奇妙的意境。仿佛有丝丝电流,在玉佩上隐隐流转。
反手一抓,一枚微热温润之物入手。一丝微弱的电流,刺痛了他掌心。
一股上古天雷道的天雷意境,扑面而来。
这让东方不败一阵兴奋,想必这枚玉佩,应该和上古天雷道的遗落在此的。
石壁上的上古天雷道虽然强横霸道,但经过自己意蕴揣摩吸收了一段时间后,已
经彻底消散。
而相比于整个天雷意境,自己所领悟的不过万一而已,正愁没地方让自己继
续提升天雷意境。
抱着一丝贪心,东方不败收了那枚天雷玉片后,又钻入到了潭底之中。不大
的潭底,全被他探索过了一番,可惜的是,光滑溜溜,什么都没有。
可惜啊可惜,收敛了心情的东方不败,来到了已经即将破裂,摇摇欲坠的透
明护罩前。
不知不觉间已经后天高阶巅峰的东方不败,隔看着那头猩红双眼的兽猿,它
面部狰狞恐怖,带着狂怒的咆哮着向自己狂奔过来,看那阵势,是想把自己撕碎
了一样。带着急速而来的劲风,咆哮的声音在山洞里回响飘荡,让本来就阴冷恐
怖的山洞更加的骇人。
轰……
一声巨响,几乎将护罩撞碎。
反弹之力,将兽猿震退出去,狼狈的受了伤。但不甘罢休的兽猿,又是猛冲
而上,拼命的砸着护罩。
「呵……」
东方不败凝视着它,眉头紧锁,关注着它的动作。
一个时辰后,砰得一声脆响,护罩几乎裂成了无数碎片,化作了虚无。
「吼!」兽猿兴奋又愤怒的咆哮一声,利爪朝东方不败狠狠拍来。它好像知
道眼前这个人类,就是盗取了自己守护很久灵果之辈。
东方不败待那兽猿接近之时,立刻施展柳叶身法,只见身体像被风吹起的柳
叶,脚尖轻飘飘的离地而起,往山洞的后上方的角落高高的一飘。
与此同时,神屌猥琐的偷偷露出奇特龟头,马眼一开。啊呜一口,碧海三箭
中的一招外射,喷出了一道水柱。
水柱冲的兽猿倒退了几步,浑身湿透了。
对于神屌的自动攻击,东方不败也只能无奈的接受,还好没人看到自己勃起
老二在战斗。看来小神屌也在不断的成长,这道水柱明显比上次时厉害了点。看
来以后要多和妹妹切磋切磋了。
不过对于皮糙肉厚的它来说,这点疼痛根本算不了什么。
嗷嗷叫着继续朝东方不败扑来。
东方不败轻飘飘的在空中滑了一下,脚尖轻轻的点了一下池水,然后落在了
水池的前面。
噗嗵。扑了个空的兽猿落到了寒潭里。
趁此机会,东方不败立即催动真气,极速朝洞口掠去。
听着身后的兽猿嗷嗷叫着,东方不败施展柳叶身法,急忙的家族方向掠去。
……
数日之后。
东方氏宗族的演武场正极为热闹,喧嚣的气氛,热血的场面,预示着此番大
比已经接近了尾声。
圆形的青石台,方正的青石铺就,高低不平,遍布着不同的打斗留下痕迹,
暗红斑斑满目疮痍,赫示着百年来比试的惨烈血腥。
九座面目古措狰狞睚眦突兀的铜狮子,拱立于青石台的四周,手腕粗的铜环,
环环相扣于铜狮脖颈,肃穆庄严,气势恢宏。
东方氏家族所有的子弟都围在青石台下,屏住呼吸昂首,目不转睛关注着这
一场惊心动魄的比试。
只见青石台上黑白两色衣袂翻飞腾挪,争斗激烈,轰鸣声声。
东方博一身黑色的短打,两臂鼓胀,聚结了巨力,几乎要爆裂,拽紧的双拳
铁骨铮铮,汇聚着淩厉的杀气。拳头幻化为重重拳影如万斤重力的巨锤,朝东方
玄头顶轰落。
『泰山压顶』凡品中阶玄真技,已达到了略有小成境界,那威力能把人直接
强压打爆,软瘫如泥,似泰山巨压下把人碾碎。
而反观身穿月白长衫的东方玄,淩空一旋,如同皎洁清的冷明月带着磅礴大
气。那不急不慌间,手掌涌动着森凉之气,周围的空气刹那间降低了一筹。
台下靠前的东方氏子弟都顿觉寒意袭来,无孔不入的渗透毛孔,凉彻心扉,
不觉哆嗦了一下。
「惊涛拍岸」
如愤怒的海水泛起的千层怒涛,层峦叠嶂中力量一层层堆叠起高。
轰得一声。
两相交击下,东方博脖劲剧烈的颤抖波动。余波不歇,浑身抽搐震颤,如一
头顿时失去力量的猛虎,猛的砸落在青石台。
东方玄精湛绝伦凡品中阶的玄真技,与东方博一样都是略有小成,可明显比
东方博的更显威力,那力量催发的叠加,一波接着一波,连绵不绝,更不是威猛
劲道。
台下一阵轰然叫好,谀辞潮涌。真不愧是族长的儿子出生尊贵,实力响当当
的彪悍。最后一场的比试,毫无悬念,意料之中东方玄赢了。
一些东方氏家族的莺莺燕燕,环佩叮当,香气微送,媚色撩人,交头接耳窃
窃私语,爱意绵绵两眼放光,目眩神迷的盯着东方玄,旖……旎顾盼少年天才东
方玄的注目。
东方玄不骄不傲,一如平时,气定神闲拍了拍衣袍,对东方博拱了拱手。
东方火舞纯净灵动间娇柔婀娜的身姿,又自带着一种天然自成的高贵,她正
亭亭玉立,娇俏的站在后场,凭着精纯火性真气,精妙而威力十足的玄真技,比
试中得了第四的成绩,也让她水涨船高,瞩目万分。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东方火舞默然看着脚下青石,如丝丝缕缕无形锁链捆缚在她的周身,让她莫
名的心慌和排斥,心心念念只有大哥东方不败,焦急念叨他到现在怎么还没来?
莫非大哥在外苦修的时候出了事?一时间紧张万分,焦虑不已。
高台上,族长东方正锋天庭开阔,虎牟神采熠熠。一身浩然正气,四平八稳
的坐在席位上。四方脸上满是欣慰之色,虎父无犬子,儿子给自己挣脸了,旁人
纷纷向东方正锋称赞道贺。
一旁东方德水脸色阴霾,脚下一碾,一只无辜的蚂蚁化为齑粉。没料到东方
玄那小子实力竟然隐藏的这么深。心中暗恨,心思如淬毒的蛇,朝一旁东方正锋
望去。暗诽,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早晚把你们父子踩在脚下,千刀万剐,永无翻
身之日。
「玄儿,真气玄真技越发精进了,真是……」东方德水言不由衷,亲切和蔼
的道贺一句。
可是话还没说完。
只见青石台上,狼狈从地上爬起来的东方博,脸上肌肉不跳自动,阴毒盯着
东方玄的背影。和东方玄这一战,非但败了,连自尊心都被他羞辱践踏到了极致。
一跃而起,腾腾腾脚踏青石,拼命的催动着全身的真气,正凝聚所有的力量,
握紧拳头捏得那骨节嘎嘎作响,一层黑气迅速集合萦绕起来。
一拳暗袭,如土雷爆炸,风雷滚滚,直捣东方玄背梁。若轰总,东方玄势必
散架碎骨,绝无幸免。
「啊?」
在场所有人都惊呼出声,目睹着那千钧一发间,东方博卑鄙无耻的偷袭。
东方正锋肝胆俱裂,飞身上前,却已然来不及了。
东方德水却是眼露精光,暗暗的得意。不管东方博耍任何毒辣阴招,只要有
赢的结果,何必在乎过程?要怪也只怪东方玄这小子太过大意,比斗还没结束,
就愚蠢的放松了精惕。难道不知江湖险恶,胜者为王吗?
他有着一千个理由,可以为儿子的行为找到理由。
东方不败衣衫褴褛满脸尘土气喘嘘嘘,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了青石台人群之后,
还好没结束比试。再往台上一瞅,他喘着粗气的声音戛然而止,触目惊心看着惊
心动魄的一幕。
可惜,东方德水父子都小瞧了东方玄,千钧一发即。东方玄背后像是长了眼
睛般,飘飞瞬移了半步,一掌撑地,一个平直一线的身姿,如拉成一道笔直的弓。
「噔」一脚点中东方博的胸口,如呼啸的一支利箭射中靶心,力量突爆,如
杵中金锣声波扩散,青石台上的尘屑腾卷起,随着气流四散。
东方博如破麻袋般倒飞了出去,撞在了铜狮上,面的铜环『哐啷哐啷』直响,
跳跃不停,似战场上擂动的金戈轰鸣。
如死狗般的,东方博不敢置信,惊惧的瞪大眼睛,胸骨断裂。喉头一甜,鲜
血狂喷出来,凄厉的洒在青石台面,渗透进缝隙。全身无力,胸口如漏气的皮囊
空空荡荡,无支撑点,轰然倒在血中。
东方玄嫌恶的收腿,如碰恶心之物,退开三尺。
东方德水面若沉水,急忙派人前去把他救下来。
年轻人们,也多看不惯这种卑鄙小人行径,纷纷起哄怒骂。
东方玄平静无波的眼中赫然有着怒火的跳跃,那一脚自己只出了五六分力,
不然东方博胸骨粉碎,心脏爆裂必死。看在都是东方氏家族的子弟,没有深仇大
恨,就手下留三分情面。
东方火舞略松了一口气,毕竟这段时间若非东方正锋的撑腰,她那小小的家
庭,早就被东方德水撵杀了。
但此时的她,更担心的是大哥东方不败,说好了回来参加族比的,难道真出
事了?急的她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我东方不败来向少族长讨教一番。」
铿锵有力琅琅一声滚滚而来,雄浑沉沉如一声锺鸣冲天响彻全场。
只见一道人影,张着双臂,脚踏家族子弟肩膀头顶,『蹬蹬蹬』疾驰而来。
纵横一跃,脚踏铜环,孑孑而立于青石台,与东方玄面对面。
第三十二章比试
衣衫虽褴褛,却难掩他那双黑白分明,灵动清澈的双眸。
众人瞠目结舌间,仔细分辨下真是东方不败。
一片哗然,嘲讽讥笑声不断,原来是东方不败那个天生废材,三年毫无建树
的傻小子,刚才说什么来挑战东方玄?狂妄的可以,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真是以卵击石,自取其辱。
又有迎逢拍马尖叫着让东方玄不要客气,狠狠痛揍着那胆大妄为的东方不败。
只有一个人,在刹那间惊喜交加。
东方火舞见到东方不败的一刹那,紧绷的心弦突然一下放松下来,眼眶中泪
意莹莹。抚着心口那七上八下的心,安全之感顿生,如青涩的果肉被阳光一照成
熟了一点,散发着丝丝甜味,甜蜜诱人。
大哥他,总算安全回来了。平安就好……
东方玄也是惊诧的看着东方不败,脸上仍是波澜不惊的表情,暗暗打量着他。
只见东方不败虽衣衫破旧,风尘仆仆,却如一柱昂扬的青松,巍巍挺拔,不
屈不饶,永不低头之姿,浑身散发着大者的凛然之气。和数月之前,不可同日而
语。不由心下暗赞了一声,这东方不败可真是一遇风云化为龙啊。
东方玄收敛心神,无视青石台下喧哗。一股豪情热血被激发出来,掷地有声
喝道:「既然东方不败你这么有兴趣,那我陪你玩玩,不过,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好。」东方不败毫不畏惧,热血豪气:「不愧为少族长,这样才痛快!」
……
「那么,就请你多多指教了。」虽然擂台下面讥笑声阵阵,但是身为族长之
子的东方玄,俊秀儒雅。双手抱拳主动的行礼,修长的身子谦身一恭,十分的坦
荡。丝毫没有不可一世的公子哥架子,月白素袍,眉清目秀,颇有翩翩君子的形
象。
听到东方玄发话,台下人嘲笑的声音渐渐的平息了下来,看到族长都这么谦
卑,有的人开始自惭形秽,明白跟东方玄的差距不是一招一式上,还有做人上的
差距。大家都屏住呼吸,细致的观察少族长是如何教训这个狂妄自大的少年。
对爱子东方玄表现出来的风度,族长东方正锋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时的东方德水,脸色阴霾,心中波涛不定。拍去的宗师刘雷,竟然没有把
这小子干掉?难道这小子运气那么好,逃过了一劫?
「也请少族长多多斧正。」东方不败还礼道,客气归客气,但是擂台之上,
生死由命。
虽未动手,擂台上的两人目光却像两把尖刀一样对碰,已经碰撞出了火花。
似是在挑衅,亦或是在试探。
周遭的空气也似乎停止了流动,都能听到台下众人的轻微呼吸声。
三个月前,东方玄路过东方不败家门时,看到东方不败和东方德水家里的恶
仆搏杀,只是打了一套葵花拳,还是练到了初窥门径。想到这,稳重的东方玄心
里更是平静如水。
只是看他气息内敛,仿佛已经达到了后天高阶?进步倒是很快,有天才之姿,
难怪敢上来挑战自己。
可惜,即便如此,也远不是自己对手。
东方玄已经将对方分析的很透彻,虽然擂台比斗贵在切磋,但毕竟都是拳脚
无眼,如果把对方伤到,那只能怪他实力不济。
只有青石台斑斑的血迹,最后才能印证输赢。
单手背负,撩起一掌,随即一筹淡蓝色的真气充盈着他整个手掌,手心之中
像是抹了一层冰霜,刚才还是儒雅偏偏的表情,现在变得郑重而严肃,脚底猛蹬
地面,全神贯注,对着眼前的东方不败,率先出招。
只有一招将他击败,才能让东方不败知道,谁才是强者,谁才是真正的男人。
「波浪淘沙!」
此招属于波浪掌的一式,类似于葵花拳,都属于凡品中阶的功法。东方玄主
修水系,凭着他多年勤奋的修炼,一套波浪掌已经练至了略有小成层次。对付实
力远逊色于自己的东方不败,已然绰绰有余。
一道淡蓝色波浪气流从掌中奔腾而出,猛烈的罡风,似龙吟虎啸,身体顺着
这股气流,敏捷灵活而又不失力道的一掌拍向东方不败。
「玄儿小小年纪,将最凡品中阶的波浪掌练至如此纯熟,真是难得可贵啊。」
说完,几位高坐台上的长老对视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面对东方玄的留手轻视,东方不败丝毫不以为意,神色淡然。在应龙山脉中
历练的这数月,大大小小的战斗经历过很多,临战古井不波。
迅速催动气海内的大青木神诀,略带一丝白意的青色真气,在体内如澎湃气
浪般的燃烧了起来。弓身向前一冲,一式葵花开路轰了出去,坚硬如铁的拳头好
像苍龙出海,霸气威猛,力道十足。
「轰……」的一声闷响。
双方猛烈地撞击,在众人的屏息凝神中,响彻空中。
「喝……」,东方玄猛烈的退了几步,手臂像是被雷击了一样的发麻,剧烈
的抽动几下才稍微的恢复了知觉。
而东方不败,站在原地,面无表情,沉稳如山。
东方玄讶然之极的看着对手,一套平凡朴实的葵花拳,被他打出了如此的威
力?看样子,已经达到了融会贯通的地步。看来,不能小觑他了。
与此同时,台底下也是哗然一片,堂堂少族长竟然被东方玄逼退了几步。这,
这是什么情况?到了这个时候,很多人才有心思去打量东方不败。
瞧他气脉绵长,气息厚重,赫然已经是后天巅峰的层次了。
后天巅峰?一个连十六岁都没到的少年,竟然已经是后天巅峰了?如此说来,
岂不是比少族长还要天才?一时间,很多人再看东方不败的眼神,已经多了一丝
敬畏。
「东方不败,你再试试我这招如何?」
东方不败的厉害,反而激起了东方玄的斗志,平静的眼神中,闪烁出了一丝
兴奋的光芒。
身形一晃,一掌削出,手掌不再是绵软无力,而是无名指到手臂的手掌边缘,
结了一层寒冰,像是刀锋般的锋利,划破肉身,都是微不足道。刀掌在骄阳的映
射下熠熠生辉,闪亮无比。
身为少族长,自是拥有着一颗高傲心。虽掌握着高阶玄真技。但东方不败用
的是凡品中阶的葵花拳,自己怎能用高阶玄真技去欺负人呢?
看样子,东方玄是铁了心用凡品中阶的玄真技,对抗东方不败的葵花拳了。
东方不败身形一晃,脚尖离地,往后上方轻轻的一飘,借着急速涌动而来的
气流,这柳叶身法用的更加灵巧自如,差之毫厘般的躲过了这一招。
青石台下的部分子弟并不这么想。
「这小子,我道有多大的能耐,只接了少族长一掌,就开始逃命。」
「我就不信他能在擂台上站着下来。」
「……」
「大哥,你一定行的。」东方火舞眸子之中神采奕奕,大哥非但活着回来了,
实力还有如此巨大的进步,着实让她惊喜过望。
东方正锋却从容不迫,仿佛对儿子信心十足。同时对东方不败的葵花拳也是
赞叹不已,能把葵花拳演绎出威猛霸道的力量来,本就不同凡响了。而且那门身
法掌握也不错,飘逸灵动。
此时,东方不败无视底下的议论纷纷,继续脚踩玄步,身若柳叶般的飘忽自
然。仿佛每踩出一步,都暗暗蕴含着风吹柳叶的自然之道。
而每一拳一式的打出,也是觑准时机,攻其不备。
两人都是后天巅峰级人物,你来我往间,交手极快。
一时间,青石台上两人身影来回穿梭,时不时的暴起一声声的气浪,斗出了
个旗鼓相当。
连看台上的人,都看得有些如痴如醉了。家族里能出东方玄这么一个少年俊
杰,已是家族幸事了。而东方不败,可是比东方玄更加年幼,潜力更甚。
东方玄没料到对手竟然如此难缠,不想使出更高层次的玄真技去压制他,那
么,只能……一式寒冰刃,化作十几道残影,将东方不败笼罩在内,东方不败若
要退的话,也只能跳到擂台之外了,东方不败却不为所动,一式愈发娴熟的葵花
漫天使出,不知不觉间,葵花漫天也是炼到了融会贯通的地步。若扎根大地,万
载不倒。
啪啪啪……
转瞬之间,两人交手了数招。一式葵花抖威使出,青石地面被震得碎石乱飞,
肩部如撼山般凶猛摇出,好似那猛虎下山,迅雷不及,威风八面。
东方玄近距离强行格挡,却是一声闷哼,脚底遂紧紧扣住了地面,却还是硬
生生的退了好多步,直到撞到了擂台边缘的石狮,才停了下来。脸上也泛起了一
丝潮红,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好。」二长老东方光彪喝了声彩,难得啊,难得东方不败这小子把葵花的
拳意领悟的如此透彻浑厚,便是连自己去施展,都难有他的葵花意蕴。
看到崇拜的少族长被这个东方不败击退,一招融会贯通的葵花抖威,让他们
不觉心里一惊,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怎么可能?
「没关系,少族长的真正实力还没发挥出来呢,一直都在用凡品中阶的波浪
掌。相信少族长肯定能打败他的。」
一直活在少族长年少有为光环下的族人,虽然暗惊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过
来,依然为少族长加油呐喊。
东方不败只是依旧平静如水,淡然的看着东方玄。
「没想到你进步这么大。」东方玄呵呵一笑,拍了拍衣袖,从擂台锁链的边
缘走了过来。眼神之中充满着压抑的兴奋。
「东方玄,我建议还是别隐藏实力了。」东方不败冷淡地说道:「否则你会
输得很难看。」
「呵……我原本以为,家族里的同辈。」东方玄自是微微一笑,嘴角微微扬
了一下,挤出了一到莫测高深的笑意,随即,眼神顿如利刃般犀利:「没想到东
方不败你,竟然把我逼到这一步。呵……」
淡蓝色的真气开始充盈整个身体四周,周围的空气以他为中心,不停的旋转,
渐渐的越转越快,凝聚成一道青色的漩涡。东方玄的身体也在这个漩涡里旋转,
涌动的气流让整个院子里树枝抖动,枯叶横飞。
「哇……」院子里的众人忍不住惊叹不已,没想到少族长竟然还保留那么多
实力。
「大哥!」看到东方玄爆发,东方火舞俏眉一紧,不由的为大哥感到担心。
周围的碎石被他吸附到漩涡里,瞬间被绞的粉碎。东方玄凝结力量,脸色泛
青,突然脚底猛蹬青石台面,一个加速,一道青色的漩涡,似一道青雷闪电,朝
着东方不败急速奔来,同时一声咆哮,震彻整个擂台上空。
「啊?波浪龙卷?那可是凡品高阶玄真技啊!」
「这小子死定了!」
「叫他嚣张,敢和少族长作对。」
东方玄被家族列为最有修炼天赋的后辈,除了给了他比较优渥的修炼资源,
同时也有众人仰望的玄真技。这招波浪龙卷,就是族长亲自所教,练至半年,达
到了初窥门径巅峰的水平。族长虽是他的父亲,但是他的资质和勤奋大家有目共
睹。
所以被定为接班人,大多数人还是拥戴的。
波浪龙卷,凡品高阶。东方玄主修的玄真技,修炼半年练至初窥门径。如果
练至巅峰,形成那道龙卷的不是气流,而是水流!
而东方不败主修的战斗玄真技葵花拳,属于凡品中阶,低级的大路货。
孰强孰弱,已经不言而喻了。
这道龙卷,将东方玄方圆一丈的地方凝成巨大的漩涡,裹挟着极大的破坏力,
朝着东方不败逼近。东方不败别无选择,只能知难而上,挺身硬扛。
东方玄虽厉害,但对于历经了数次生死的考验的东方不败来说,这又算得了
什么?人生总要有值得争夺的目标,哪怕是一口气。
双眼怒睁,牙关紧咬,一股强大的吸力要将他吸进漩涡里。他左腿一跨,马
步扎稳。如同一株万载青木般,牢牢扎根在了青石台上。
任凭天雷滚滚,狂风骤雨。我自巍然不动。
东方不败凝聚起了真气,仿佛和大地连为了一体,在身体的前方立起了一道
淡绿色的防护罩。猛烈的漩涡一点一点吞噬着这层护罩,两股真气在空气之中剧
烈的对抗,像是两股极速相反方向的气流,发出『吼吼』的空气震动的声音。
咬着钢牙,将全身的真气都逼迫到这层防护罩里。
东方玄所使出的波浪龙卷,比东方不败的葵花漫天,整整高出了两个等阶!
可是就凭着东方不败将这招练至融会贯通,还是硬生生的扛了一会儿。
毕竟多年修炼的差距在那里,渐渐的,东方不败真气有所不支,脸色开始发
白,呼吸都变得沉重了起来,额头上开始冒出了汗水,顺着脸颊啪嗒啪嗒的落在
青石路面上。
这种威力,比后天高阶巅峰的水平还要更进一步,难道他已经晋级为宗师了?
东方不败感受到了压力,强大的气流已经将他筑建的防护墙一点一点的吞噬,
眼看就要将它打破,触到自己肉身的时候,东方玄琅琅的一笑说:「呵……,东
方不败,你还是认输吧!你不可能是我对手的。」
东方不败牙关紧锁,虽落下风,却是不言不语,又挤出了一丝真气,坚定不
移,永不妥协。
「东方不败,你已经让我刮目相看,值得尊重了。」漩涡里的东方玄,眼见
东方不败已如强弩之末,只要在稍微再发力,就会胜券在握了,嘴角向上微扬了
一下,同时淡蓝色的真气又充盈了整个右臂。
「寒冰刃。」
东方玄相信,对力所不支的东方不败来说,这就是压断大树的最后一朵雪花。
从旋风内部伸出一条手臂,手刃像是亮闪闪的刀锋,借着旋转的力道,自上而下
的一道顺劈,将那层护罩直接打的烟消云散,直接拍在了东方不败的胸口。
「哇……」终于支撑不住了的东方不败,葵花漫天架势宣告破裂,「蹬蹬蹬」
不断的往后退,同时一口鲜血直接从嘴里喷在了擂台上的青石砖上,古老而又质
朴的青石擂台上,顿时盛开了一朵殷红的花,无比的凄厉。
宗师!
东方不败瞳孔一紧,在东方玄身上,他竟然感受到了宗师的气息。那一式的
威力,远不是一个后天巅峰的人能够斩出。
「正锋,没想到你藏得够深啊。」大长老惊叹不已的说:「玄儿竟然已经晋
级宗师了?」
「呵呵。」饶是以东方正锋的沉稳,此时也忍不住得意的笑了笑,谦逊道:
「侥幸,侥幸而已。玄儿也只是在前几日才晋级成功的,只是初入宗师,根基还
不够稳固。」
「就算如此,也比我们几个老骨头厉害多了。」二长老也出言赞道:「我记
得玄儿今年才十七岁吧?啧啧,十七岁就初入宗师,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啊。未来
成就先天也未尝没可能。」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