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兽佣兵团】(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人兽佣兵团76
听见女奴造反我心瞬间降到了冰点,今晚已经死了40多人了,全是我的
『部下』,再加上她们这样一闹,不知还要有多少小伙伴要挂掉才能结束,毕竟
只是一群npc,没有主角在现场控制局面,死伤数是不会消停的。
「什么情况?简要地报告~ !」我第一反应冲口而出问瓦格。
「哈……!她们突然造反了,死了……好多人,有女奴……也有新来的援军
兄弟,我临急逃出向老大求救时,哈……她们还在混战之中,也许……现在还没
逃脱。」瓦格喘着气回答。
我大概听明白了,造反的女奴们还在和留守的小伙伴们缠斗,但家里的小伙
伴不足20,加上女卫也就25人,而她们有46人,要是她们先动手,很可能
会造反成功。
于是我立即下令加速,连同10个小伙伴火速回程,希望时间还来得及赶在
她们杀光我的人之前回到公馆控制局面。
一行十几人马上开动最快速度,冲过了一个街区的距离,回到公馆门外。
到达大门外的围墙时已经能听到里面的打斗声,武器交锋锵锵地来回几下发
出清脆的碰撞声,说明战斗还在持续,估计里面的局面尚未分出胜负。
此时我心中妥妥地感到不安,因为若是女奴们落下风,应该早就会看到零星
几个女奴翻墙逃跑,毕竟她们人数占优,要分散跑路有的是机会,而不是像现在
一样没见一个人影。
这只能说明女奴们造反占据上风,甚至控制了局面。
撞开大门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地上遍地是小伙伴们的尸体,当然还有不少
女奴的,只见横七竖八堆趟在前院周围,大部身上都插着刀剑斧头,有的甚至死
无全尸缺手脚或脑袋,鲜血横流一地,只有少数几个还喘着气命悬一线地挣扎着。
我来不及数清楚损失了几个小伙伴或死了几个女奴,因为这时吸引我注意的
不是地上这几十个小伙伴和女奴的尸体,而是门前空地的几道身影。这身影不单
吸引了我的眼睛,连身后的小伙伴也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瞪大了眼睛看着。
眼前菲欧娜带同阿曼达、苏菲、还有甜儿蜜儿四人,每人手持长剑和盾牌,
组成防守队形,用灵敏反应的身法游走在入口前的一片空地上,将叛变女奴唯一
的逃离通道给堵着。
只见菲欧娜甩着一头长发,身体不停跃动,用剑和盾摆出一道道『舞姿』,
配合她那一身三点式Tback三角内衣,性感柔软的娇躯上蹿下蹲左闪右避,
加上她们那身白花花的娇美酮体,那180cm的高挑身材,丰满的乳房和圆翘
的肥臀,让人看得忘记了她是在和对手做生死决斗,而是认为她在用生命和肉体
在舞台上和对手合演一出性感撩人的美女斗剑舞蹈。
旁边的阿曼达左手上拿着插着好几根箭矢的铁盾当下突然射来的暗箭,并将
四面八方袭来的攻击一一裆下,右手挥舞手中亮银的长剑和周围三四个扇形包围
她的女奴缠斗着,还时不时发出几声娇斥给自己壮声势。
甜儿密儿很明显她们一起也经常一起作战,肩膀贴着肩膀,一个用左手持盾
右手拿剑,一个攻击一个防守,就像巴图巴山两兄弟那样配合作战,很多动作和
意识都是心领神会,血缘的默契,更是让她们的配合得心应手,连续将左右夹击
的两个女奴打退。
而表现最令人意外的要数苏菲了,她的动作更是如飞舞的蝴蝶般,手持铁盾,
在其他四人中来回穿插补位,让绕过来偷袭的敌人无法得逞,只见她每个动作都
好像不经意地使出,但却恰到好处地瓦解了对方的攻击,几次背后和侧面的偷袭,
都被她看似不经意但却巧妙的动作化解或挡下,手中长剑时而拆卸对方攻击,时
而闪电般刺出银光回击,而每次出手都令她的对手身上留下一道鲜红飙血的伤痕,
但她的每一剑都没要对方的命,只是将对方击伤打退为目的。
这身影造型和这惊人的战斗水平结合,让我联想起一个人,对!传说中的
『红发女战神』索菲亚~ !红发、女奴出身、完美无瑕的战斗技巧,连名字都一
样,苏菲Sophie和索菲亚sophia只差最后一个音节。
但真这么巧?她们是同一个人?而且刚好成了我的女奴?她不是一年前失踪
了么?怎出现在这里?苏菲跟我好几天了,我却没看出她有这般身手,一直以为
她只是普通的女奴战士而已,但她有这大本事,为何被俘虏?为何落到被卖到大
酋长处?她又如何愿意当我女奴一连串的问题冲到我脑海中,一度将女奴造反的
事情盖过了。
这时,周围包围她的女奴讨不到好处至于还连连中剑后退换人,而这时在场
女奴里竟然没有一个是完好无伤的,和她们四人交手后不单冲不出大门,还都纷
纷挂彩,退后一线捂着自己伤口看着她们争斗,希望同伴能好运气放到她她们。
在这场女卫vs女奴的战斗中,就连我们几个兽人已经回到门口,她们也没
有注意到,一心在这场剑舞争斗中。
我甚至看到不远半蹲地上的帕妮丝,她全身几道剑伤,弄得她满身是血,估
计刚才她死不气馁的斗志一次又一次地冲上去和女卫们打斗,换来的只是满身剑
伤还有一脸绝望的表情,因为此时的她也看到我了。
「都停手~ !」我吼声将全场的注意力从打斗中拉了过来。
在场全体这时才注意到我们的出现,然而意味着这次叛变进入收尾阶段。
「都集中我这~ !」与此同时,倒地的帕妮丝用尽全力向周围还能战斗的女
奴下令。
女奴们刚开始还被我们的归来而心生惬意,吓的不知所措,在听到帕妮丝的
指令才反应过来,各人连忙退到帕妮丝身边,如一群惊慌的小鸡看见几头大猫一
样,哆嗦地举着手中武器对着我们。
而女卫们听见我回来了,立即退出战斗,迅速集合到我跟前。看到她们几个
身上无大碍,也算松一口气,毕竟这几天和她们日夜混在一起,心中多少萌发点
感情。
最想不到今晚尿壶也尽了她的责任,和女卫们站到一起,冒生命危险去阻挡
女奴,维护我团队的利益,也算我的小小收获当做今晚损失的一点补偿。
谁知苏菲靠过来后第一句话竟然是为对方求情:「主人~ !别杀她们可以么?
她们是迫不得已的~ !「
平时很少发话的苏菲今晚表现异常,不单露了一手,还抢在菲欧娜和阿曼达
她们前面主动向我提要求,能看出她对女奴很是关心。但她的话让我意识到女奴
今晚的造反或许另有隐情。
但我没回答她,只是先看看周围判断形势:造反的女奴剩余人数不多,估计
刚才和留守的兽人们相互消耗后只剩十五人左右,而且每人身上均有不同程度的
伤口,反观我方十个兽人加上五名女卫,别说我这主角,光她们五个女卫挑十多
个女奴基本无伤,还刺伤了不少对手,要打的话我方战斗力有绝对压倒性的优势,
今晚女奴已完败,只剩如何落幕收场而已。
但眼前情况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容易收场,因为女奴手上还掌握着能改变
结局的元素:人质。
因她们人堆里还控制着我十夫长奥卡姆和阿骨查,他们身上也是血迹斑斑,
但眼珠子还狠狠地转着,看样子也是经过一场恶斗才失败被俘的,但手脚皆被长
剑刺穿无法动弹,而他们两组的其他小伙伴就没这么幸运,基本死绝,就算没死
也只剩一口气贴硬了地板。
同时,我也发现女卫贝蒂也不幸战败被俘,人落到她们手中,虽然她和其他
女奴待着一块,外表造形也差不多,但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但情况比两个十夫长
要好些,只是受制并没重伤,只可惜了这176cm的长身美人,她今晚随时可
能成了我女卫队里第一个女烈士。她被俘对我而言就好像手中丢失了一个宝贝那
样,心里很是不爽。
而这时帕妮丝让女奴战士们控奥卡姆和阿骨查,用刀剑架在两人的脖子上,
将两人稍微推前一步,而自己则勉强地站起来,打算拿他们做筹码欲与我谈判。
我没等她提要求,而是先发多人先大声质问她:「我下午才救了你们,将你
们从肉畜纳为我的女奴,你们生活有了保障,我们之间还达成了主奴身份的共识,
但为何要在这时冒着自己同伴的生命危险造反~ !?这一地的人命,其中有不少
是你们的同伴,值得么?」我手指周围一片狼藉的尸体责问她。
帕妮丝皱起眉头顺着我的指向看看周围,当中有近二十个兽人,但也有近3
0个女奴,这几十条人命也是她们今晚造反的代价。
她咬牙切齿地回答:「你的人要吃了我们~ !是你不守信在先,我们别无选
择,就算代价再大,我们也不能接受眼睁睁看你们将我们活生生地吃进肚子。」
她的话音刚落,我立即惊呆了:「什么~ !他们要吃你们?到底刚才发生了
什么事?」心里立即有不好的预感,眼睛看着旁边的女卫们寻求答案。
旁边的苏菲听到立即插话:「是的,主人,刚才你走后,他们打算将在场的
女奴吃掉的方式来为死去的今晚兽人弟兄泄愤。」她手指着对面被俘的两个十夫
长向我报告:「先是几个兽人提议,但刚提出马上得到全部人的赞同,一个兽人
更是先动手掐死了一个女奴,并咬断她脖子上的动脉,接着其他兽人开始相争效
法,欲各自针对女奴下手,转眼间好个女奴被害,眼看着还有更多的女奴要遭,
当时情况紧急,估计帕妮丝也是情不得已,才立即下令反抗……」
她说到这里,我心里大概清楚刚才走后这里发生的一切:这些麻烦的兽人又
给我惹事~ !
这时阿曼达插话:「她们只是想救人,才不得已和兽人们对抗,但新来的佣
兵们性情蛮横,只有放倒了才能听话,这也是没选择下的结果,事情结束之后她
们知道主人回来可能会追究,打算逃跑,菲欧娜和我们拼死拦住,等主人回来定
夺。」菲欧娜也同时点头表示附和。
我们的话语能让全场人都听到,但期间没有女奴或兽人提出异议,说明苏菲
和阿曼达说的基本是实情。
 而我脑海中也大概回补了之前的情景——她们短时间内遇到被吃的威胁导致
反抗杀死了大部分留守的兽人,剩余的女奴怕我偏袒责备,临时打算逃跑时
被女卫们拦住,一直拖延到我们回来。
帕妮丝手里的钢刀死死地握紧,眼睛盯着我问:「我们会有怎样的下场?」
旁边的女奴们也紧张地看着我,都在等待着我的宣判。
这时背后的巴布鲁不耐烦:「老大~ !下令吧~ !我们一起上去将这些肉畜
剁了,给兄弟们报仇~ !」其他几个兽人小伙伴也纷纷亮出兵器助威,只等我下
令就『干活』
他的声音让我想起背后还有好几个兽人也在看着事情的发展,他们对这次
『造反』也许抱着不一样的看法,毕竟从刺客入侵杀人,到现在窝里反事件,导
致今天新来的50个兽人剩下不到5人,换他们谁心里都窝一口气,如何处理才
能真正平息这事,真令人头痛。
而对面被俘的奥卡姆和阿骨查同时配合叫喊:「不用管我们,就当我们已经
死了!」「伙伴们~ !兽神会知道我们的无畏死亡而收留我们的灵魂,别受我们
的残躯阻碍,立即过来将她们杀光!」
听到有兽人叫嚣要灭了她们,帕妮丝也紧张起来,亲自走到两个十夫长旁边,
将亲手将钢刀抵在俘虏的喉咙上让他们闭嘴,估计她这时也有鱼死网破的决心,
只要我表态放弃她们,就来个玉石俱焚。
虽然她们被逼造反情属无奈,本不应追究甚至要安抚,但事实结果牵涉到十
几条兽人小伙伴的性命,而且帕妮丝下令反抗和组织女奴逃跑实属造反,若不加
以制裁,今后我的权威何在?何况,后面还有沃夫加、血口、巴布鲁等兽人看着
我对他们的死做判决,他们可不会体谅女奴的无奈,只想快意恩仇,而我对女奴
造反的决定将影响今后团队价值观走向,在兽人,女卫及女奴心中留下不可磨灭
的印象。
是兽人为重心?还是女奴为重心?
你若是我,你会对此事作如何判决?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