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四章噩耗
东方不败眼神淡然,丝毫不惧。
底下又是一阵鼓噪,原以为东方不败肯定会选一位实力顶尖的长老,可他又
一次剑走偏锋选择了族长东方正锋。顿觉东方不败傻啊,真傻啊?
只有东方玄知道,东方不败这小子真正的猴精。长老固然实力强悍,不过他
们年龄偏大,相对古板。只有自己的父亲真正的虚怀若谷,大家风范不拘小节,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定会倾囊相授于他的一切。
一道斜阳洒落,东方不败投下狭长的身影,仿佛预示着他将来走的路会更长
更远。
晚上,东方不败把最后的人形花肥让小树苗吸干后,挤出绿液修複自己的内
伤。偷偷潜躲在东方火舞屋外,准备给妹妹一个胜利惊喜,顺便解决下三个月里
的相思苦。
结果先等来了东方玄,心里骂道:「这个家伙来舞儿房间干什么?」
不一会,屋外的我看见东方火舞到来,一颗心不由「噗噗」直跳,只听东方
玄道:「舞儿,我等你等得心儿都焦了……」
「因为有些事来迟了,你会怪舞儿吗?」东方火舞脆声答道。
我从窗外悄悄探出脑袋,往二人张去,却见东方玄挽着东方火舞的玉手,二
人徐步走到临山的窗前,看见东方玄单手围上美人的纤腰,望着窗外夜色的美景,
说道:「今晚月色真美。」
「嗯!真的很美」东方火舞亦伸手环住男人腰肢,显得异常亲昵,见她侧着
螓首,枕在东方玄的肩膀上,与他站立窗前,轻声道:「今天让你输给我大哥,
知你心里必定不舒服!所以舞儿来满足一下你。」
我看见她这等做作,十足一对比翼连枝的情侣,他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难
道是我外出的这几月?直看得心酸鲠喉。再听得东方火舞说东方玄特意输给自己,
心想,难道是舞儿用身子换,可还了得!
东方玄欲念陡生,一把将东方火舞的身子扳过来,双手牢牢抱住:「舞儿,
你令我真的快要发疯了,你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前几天你说要族比,不能满
足我,现在要加倍补偿……」话毕,脑袋一低,已盖上她的樱唇。
「嗯!」东方火舞娇哼一声,微微轻启双唇,任他将舌头探入口中,旋即你
挑我撩,彼此紧缠着舌尖,互相挑逗,不用多久工夫,二人鼻息越见沉重,直亲
得浑然忘我,天地不知。
前些天不能满足?难道舞儿被破身了?不会的!舞儿连我这大哥都没给!一
定是走后门的。我看着心爱的妹妹与男人拥吻,硬生生给挑起一股複杂情绪,似
酸似苦,却又异常兴奋。这种难言的情绪,脑海里浮现出妹妹给东方玄肏干时的
情景,让那不争气的肉屌有了抬头趋向。
这时东方玄已按捺不住,口里亲着美人的小嘴,右手已攀上美人的玉峰,隔
着衣衫,满满的握住一只初具规模的丰乳,见他五指牢牢抓紧,大肆搓揉。
东方火舞只轻轻抖动一下,却没有阻止,反而更显热情,一对玉手箍紧男人
的脖子,绽出一声诱人的呻吟,同时唤出男人的名字:「嗯!玄哥……」她只觉
下身被一根硬物牢牢紧抵着,更惹得她情痴心醉,不能自拔。
「唔,我的好舞儿,你实在太迷人了……」东方玄粗嗄着声音,在她腔里轻
唤着:「你怎可能这样甜美,我下面……下面胀得快受不了。」
东方火舞来这里之时,早便下定决心,今夜务必变尽方法挑逗东方玄,使他
尽情在自己体内射精,庆祝某个变态胜利得到第一。此刻听见这话,遂轻柔诱引
道:「舞儿都……都感觉到,玄哥你很辛苦吧?」
「求你碰碰它,握住它!」东方玄手上不停,抓着一只美乳又搓又揉。
东方火舞早已被他弄得浑身发烫,春情涌动,便是东方玄不说,早就想碰它
了。
我在心里大骂:「这家伙乘机讨便宜,舞儿你不可听他……」奈何天不从人
愿,东方火舞已伸出玉手,在他胯裆处摸索一会,已将一根肉屌握住,徐缓套动
起来。我在窗外看得横眉怒目,可身下却不争气,原本半硬不软的肉屌,竟突然
硬直起来!
「啊……好,真的很好,好舒服!」东方玄抽离嘴唇,盯着眼前这张美得教
人心悸的俏脸。
东方火舞水眸半闭,脉脉的与俊男对视着,语带娇羞,怯怯的与他道:「它
……它硬得好厉害,你会不会……忍不住,射……射出来?」
「你想不想我射?」
「人家……人家不知道……」东方火舞害羞地把脑袋埋在他胸膛,贪婪的玉
手却没一刻停顿,见她拉扯撸弄,正玩得起劲。
「哼,什么不知道,不是都让我射了三个月了,还说什么害羞?」东方玄坏
笑着。
什么!都肏了三个月了?我感觉眼前发黑,身后发凉,头中一阵眩晕。也就
是说,舞儿不让我破身子,可能或许早被那混蛋破了身子,怕让我知道才推脱的,
亲爱的妹妹居然说谎骗我。
二人便这样站在窗前,摸奶弄屌,缠得如胶似漆,好不动兴,却苦了窗外的
我,给二人弄得心酸气苦,内中痛不堪言!
转眼盏茶时间过去,才见二人依依不舍地分开,东方玄牵着东方火舞的手:
「咱们进内间好吗?」东方火舞点了点头,彼此手牵着手,与东方玄走进房间。
我看见东方玄掩上了房门,一时仍不敢轻举妄动,过得些时,才从窗外跳下
来。我现在离宗师也只是一步之遥,这一跃真个着地无声。随即见我身形一闪,
已来到房门前,轻轻一推房门,竟然应手而开,露出一条小小的隙缝,心下暗地
一喜:「幸亏犹未上闩,不然又要另寻门径了。」当下控背躬身,睁眼往房里张
去。
一看之下,我浑身血液都滚翻起来,只见二人身无一物,早已精光赤体的站
在床前,彼此箍腰环颈,抱作一团,口吻相黏,正自醉兀兀的亲着嘴儿。
我一时看得心头酸楚,但下身肉屌却硬个不行,连忙用手紧紧握住,套弄几
回,方觉好过一些。
只见东方玄一面吻着美人的小嘴,一面拿着那初具规模的奶子,细细的捏弄
着:「好舞儿,感觉它怎样?喜欢我这根疙瘩肉屌吗?」
我这时才看到,原来东方火舞牢牢握住男人的肉屌,不住手来回轻撸。
「嗯!舞儿喜欢……」东方火舞声细如纹,已羞得满脸通红。
东方玄抽离口唇,凝视着眼前的美人,赞歎一声:「你真的很美,教我怎能
受得了……」话后屈脊弯身,吻向她那细长的粉颈,接着嘴唇慢慢往下移,最终
来到东方火舞的酥胸,看见两只均匀饱满的雪奶,肌质晶莹,傲雪欺霜,不禁看
呆双眼,一张嘴巴,含住一颗粉嫩的乳头。
东方火舞美得螓首上仰:「嗯!玄哥……」连忙按住男人的脑袋,手上仍抓
紧男人的疙瘩肉屌,使劲地把玩着,口里不时发出迷人的娇吟,诱惑着身前的男
人。
「啊!轻……轻一点,不要咬……」东方火舞开始承受不住这分激情,纤腰
轻轻扭动起来。
我在门外看得满眼通红,握住下体撸个不停,却见东方玄那话儿硬直如铁,
比自己的还要粗大三分,尤其是在那上面的六个肉疙瘩,可以想象摩擦那娇嫩肉
壁时是多么舒爽,不禁心中撚酸起来,暗想:当真是名屌配宝器,二人交合起来,
必定养眼非常!
东方火舞被他弄得难过不堪,不住摇头哀求:「玄哥,不能再这样了,放…
…放过舞儿好吗……人家快……快站不住脚……」
东方玄全不理会,仍是埋头苦干,还伸出右手探到她腿胯,指掌在神秘花园
里一阵抆拭。
几个来回,东方火舞已全身绷紧,淫汁长流,花汁沿着腿儿顺流而下:「人
家不……不行了……求求你停下来……」
可东方玄全不动容,依然故我,见他口里叼着嫩蕾,吃得习习有声,手底下
却越发淩厉,屈起一双指头,径自闯入膣室,狠狠采掘不休。
东方火舞终究是个捏出水来的嫩儿,给他这样一弄,如何受得了,登时春心
酥慵,下身已见汁水乱溅,身子一软,终于跪倒在地,抱着男人双腿,大口大口
地喘气。
东方火舞的心潮尚未平服,便见眼前竖着一根狰狞粗大的疙瘩肉屌,红通通
的龟头儿,杀气腾腾的茎身,正挑逗着她的眼球。东方火舞第一次和东方玄交欢,
对这根宝贝早就馋涎欲滴,此刻见着,更是撩起她体内的淫火,不自觉地伸出玉
手,握住炙热硬硕的肉屌,抬起美目,看着东方玄的俊脸,像似与他道:「想我
吃它吗?」
东方玄满眼熊熊欲火,以眼神鼓励她。
东方火舞明白他的心意,用手轻轻套弄几下,吐出丁香小舌,在龟头马眼处
舔拭一下。
东方玄一个激灵,喉头马上「咕」的一声:「含……含住我……」
东方火舞看着大龟头,真想一口将它吃掉,但她却按压着这分沖动,一心要
戏弄一下东方玄,只在龟头上轻轻吹口气,接着蜻蜓点水般,双唇在龟头肉棱处
稍稍一触,旋即又离开,就是不肯从他所愿,几番来回,已弄得东方玄胀爆欲裂,
肉屌硬得隐隐生痛:「你……你这般作弄人,是否想要……要了我的命根子……」
「人家才舍不得你死呢……」东方火舞慢起秋波,与他微微一笑,小嘴突然
大张,一口含住整个龟头,立即鼓动香腮,大口大口吃将起来。
「啊!好……真好,怎地……怎地弄得这样舒服……啊……」
我看得心头抽痛!他确没料到,一直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妹妹东方火舞,竟会
如此主动去挑逗另一个男人!一时瞧得满身是火,握紧胯裆的肉屌,撸得电卷风
驰。
东方玄给东方火舞噙住要害,不住舔拭吸吮,登时爽得欲焰昂扬!低头往下
一望,却见一张绝色姱容正自大启双唇,紧紧含住自己的狰狞肉屌,吃的「唧习」
有声,兀自沉湎在肉欲中。如此辟淫的景象,当真诱人到极处!
「嗯!再……再这样下去,真会忍不住,要……要射……」一话未落,泄意
顿生,肉屌竟噗噗脉动起来。
东方火舞真怕他忍受不住,忙即停口,慢慢站起身子,两条玉臂牢牢抱紧东
方玄,气咻咻的轻声道:「人家……人家好难受,好想……好想要……」
「好想要什么?」东方玄微笑着问。
东方火舞亲昵地凑上樱唇,磨蹭着他嘴巴,佯嗔道:「你……你这人坏死了,
明知故问……」
东方玄笑意不减:「我就是想听你说,我要你主动求欢,求我这根六星连珠
肉屌插入你身体,来吧,说给我听。」
东方火舞立时红霞盖脸,将头埋在他身上,呐呐道:「人家要你……要你爱
我,要它进入……进入舞儿里面……」话声极度轻细,说到最后,已是几几不闻。
其实东方火舞已有所觉,她和东方不败一起长大,早就对他知根知底,更知
道大哥喜好偷窥,而她更知道,倘若大哥心中仍爱她,心里在意她,他必定悄悄
的来找她,偷偷躲在一旁窥看,只是到现在为至,她还没发觉大哥的藏身处。而
她刚才这等放浪露骨的言语举动,自然是想气一气这个自己心爱的大哥。
「但我还是想先让你快活一回,再好好爱你……」东方玄边说边扶她坐在床
沿,接着弯下身躯,凑头在她俏脸亲吻一下。
「你……你想干么?」东方火舞心中荡漾,满目迷离的问着。
东方玄却没有回答她,见他身子徐徐移动,亲过她粉颈,吻上她香肩,接着
来到她酥胸,烫热的双唇,轻轻含住顶峰的红梅。
「嗯……」东方火舞如同触电,娇躯不由颤动起来,浑身寸寸皆酥,一个忍
不住,花心涌出一道热流,竟然已小丢一回,不禁香魂无主,伸手抓住男人的脑
袋,口里叫着男人的名字:「玄哥……我……我……」
东方玄叼着美人的乳尖,手却移到她蜜户,一抹之下,却见满手尽湿。
东方火舞上下受袭,心中又羞又慌,却又美妙无穷,昏昏暗道:「他……他
又碰那里了,就是爱折磨人家……嗯!又要……又要弄进去了……啊!」
东方玄抬起头来,与她一笑道:「你怎会湿成这样子,流得真多……」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东方火舞双颊如火,美美的又涌出一股水儿。
骤见东方玄突然蹲下身子,动手扳开美人两条玉腿,一只丰腴的雪阜,上面
那一小戳跳动的火焰,俏生生的落入他眼帘。东方玄瞧着这好物,立时口干舌燥,
欲念贲张。
东方火舞害羞起来:「你……你想怎样?不……不可以看……」
东方玄看着这艳色无俦的嫩屄,浑身都亢奋起来,如何肯理会她,一手攀上
一只玉乳,五指抓紧,犹如搓面团般,接着脑袋凑前,埋首在她腿间,放出手段
又蹭又舔。
强烈的快感,几乎让东方火舞昏死了过去!才一会子工夫,已弄得美人水流
回曲,涓涓难歇:「啊!玄哥……人家真的不行了……」
东方火舞一时淫情汹涌,死死的按住男人的脑瓜子,水眸半睁,迷痴痴的看
着腿间的男人,忽的察觉门缝处黑影闪动,似是有人隐在门外,不禁心头鹿撞,
知道此人定是大哥无疑。心想:「这……这个大哥果真躲在这里……」东方火舞
心中亦不由害羞起来,脸上立时胀红。便在此刻,猛觉下体闯进一物,东方玄的
舌头已顶进膣腔,一阵快感如恶浪般盖顶而来,听她口中「喔喔」两声,身子再
度几个抽搐,一股水儿喷冒而出:「求……求你……停下来!舞儿受……受不了
……」
东方玄听见,一笑站起,手握肉屌,龟头望准淫裂,乘着水势大盛,猛地沉
腰一捅到底。「嗯……」二人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我在门外看得真切,心里一酸,但眼见心爱的妹妹被插,想到妹妹早已被东
方玄破身,却又另有一番难言的兴奋,紧紧握住下身的肉屌,边看边撸,暗暗歎
道:「这王八蛋倒也走起桃花运,能够让我的舞儿劈开双腿让你插!但你不用太
高兴,老子早晚会连本带利讨回来。」
「真不愧是名器一枝独秀,每进一节都如破处般难进,真紧!」东方玄艰难
的挺进着。
一枝独秀:从其玉门到秘道的宽度一直没有改变,里外都同样宽度,所以,
很不容易到达花心,一般尺寸的男人,通常都没办法达到目的,败兴而返,不过,
男人尺寸若是又细又长,彼此便能配合达到,因其如竹筒般直深,俗称「九节竹
筒」这其中的极品在其中还有阻障,更是酷似竹节;
「唔!玄哥你……你怎地一声不响便……便进来,你……好粗……慢慢来嘛!」
东方火舞压着柳眉,一脸凄婉的与男人对视着。
「你里面好紧,把我包得密不透风,眼下简直爽到不行!」东方玄将脑袋凑
到她眼前,以言语挑逗。
东方火舞看着他的俊脸,春心涌动,却忘了心爱大哥在门外偷看,双手捧着
东方玄脸颊,主动送上樱唇,丁香吐露,舔了一下男人的嘴唇,轻声说道:「你
弄得舞儿……很……很舒服,亲我……」
东方玄自当遵从,吻着美人的小嘴,下身却不停疾刺,且一下快过一下,直
捣得淅淅沥沥,水声大作。
东方火舞紧闭双目,一面和男人亲吻,一面把双腿蹻在男人两旁,挨着疙瘩
肉屌的肏捣!感受着肉屌一节节进入蜜户深处,几个起落,已肏得她失魂没魄,
浑身力棉,只得抱紧男人的头颈,更不理会甬道水流泛滥,任由男人抽提,心中
只叫着:「来吧!我的好男人……用你这根宝器狠狠插舞儿吧,千万不可停下来,
让人家继续舒服下去……」
「感觉如何?可让你满意吗?」东方玄含着她樱唇问。
「嗯!你……你好棒……」东方火舞迷迷糊糊应了一句,随即封住男人的嘴
巴,主动索吻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