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回 南蛮之行夜迷温香
时间过得很快,数人在着荒无人烟的山间已过了七日,期间彼此也是相互熟
悉了起来,只是其中也会有几丝不和谐的地方。
他们赶路相对于不是很快,晚上休息五个时辰,两人留下守岗,天一亮时立
即出发。
至于吃的,就容易些了,携带的干粮吃完,山间的野兽,河里的大鱼,足够
满足几人的温饱问题。
这一日,申时。
三个,精良的帐篷驻扎在一片不起眼的高地上,四周被硕石围成一圈,前方
堆满了柴火,夏日的夜晚来的很热,山间虽然凉快一些,但也不至于放着柴火。
两个女孩各用一个帐篷,剩下的帐篷自然是三个男人挤一个了。
只见筒成熟练的用七根木枝架起了烤架,六根木头短小结实,其中长的一根
做为支撑杆。
沐穗香和蓝熏留了下来,在他身旁打着下手。
「筒大哥,你懂的可不少呢。」沐穗香看着男子在一边捣鼓,无聊中轻声道。
「我经常会去山间,野外,这些对于任何一个和野外活动长期打交道的人来
说,都不算什么。」筒成解释道。
他的声音很磁性,配合着严肃的眼神,让人不免好奇想要看一看那面罩下模
样。
「那也是很厉害了,我可什么都不会呢。」沐穗香看着天空浓睫轻眨不知想
的什么,数秒后她缓缓道。
「穗香大人,谦虚了。」筒成回道。
「也不知道他们那边怎么样了呢。」沐穗香心道。
距离驻扎地七百米处。
李凡,夏武,两人松散的走在林中。
「为什么,我非得和你一组。」夏武看着走在前面的李凡,心中不爽叫道。
「我也不想和你一组。」李凡看也不看男儿。
李凡自顾自的走着,根本不管身后之人,但是在夏武眼中他两此时就像是无
头的苍蝇。
「喂,我说你走的对不对。」夏武忍不住道。
「都尽一个时辰了,怎么还不见什么野兽。」男儿继道。
「小声些,要来了。」李凡轻声道。
夏武闻言,朝着前方看了过去。
远处似乎是闻着了人类的气息,一只三米来长黑色的棕熊,缓缓走了过来。
它弯下身子,强壮的四肢撑着地面,鼻子里呼呼出身,猛然间向着两人的方
向冲来。
距离五十米。
两人眼中放光,脚下越走越快,最后竟是向着前方奔了开去。
「混账,别和我抢。」夏武缓缓抽出背后的长枪。
「谁打到谁的。」李凡右臂聚着淡淡的气流。
半分钟后,一只三米来长的黑色棕熊被打倒在地,一动不动,腹部一片似是
被烧焦一般,向内凸进,屁股后插着一杆黑色长枪,显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两个人影互相瞪视对方,骂骂咧咧的靠了过去。
「喂,小子,那熊是我打倒的。」夏武大叫道。
「我先打死的。」李凡无所谓道。
「胡说,明明是我先打死的。」夏武瞪着眼睛争吵道。
「我的拳头比你的长枪少用了一秒。」李凡继道。
两人走过去合力抬起巨熊,慢悠悠的朝扎营的方向走了过去。
河边。
「水寒姐姐,这边,这边,鱼在这边。」
「不对,是那边。」紫悦在一边乐呵呵的叫嚷着。
夏水寒捋起袖子,雪腻的藕臂不停地在水里拨动着,两条白皙玉润的玲珑玉
腿白花花的,浑圆的脚踝透过水面时隐时现,那茭白的笋尖脚丫藏在水底,随着
她抬动小腿,那粉腻的脚底晃眼即逝。
她穿着清凉,藕色肚兜裹身,将那一对酥乳包着严实,只在中央露了一道细
小诱人的沟儿,双峰挺翘饱满,小腹平坦小巧的肚脐裸露出来。
纤细的腰身上套着件儿淡黄折子裙,白皙的双腿十分修长,看起来非常具有
弹性,雪腻诱人的曲线明晃晃的,一双黄色绣鞋摆在岸边,鞋中未见罗袜,两只
脚儿赤裸的踩在水中。
女孩踏着脚儿,不停的在水中蹦跳着,水里的小鱼被那两只雪嫩的足儿吓得
不见了踪迹。
月牙儿弯着的眸子,唇角侧的两点梨涡,无疑不再诉说着少女心中的喜悦。
「悦儿,没想到抓鱼也会这么快乐。」夏水寒玉指拂过额间的汗水,朝着女
孩说道。
「是吧,水寒姐姐。」紫悦星眸半眯晃着小脑袋笑道。
夏水寒望了女孩一眼,转身笑而不语。
「虽然是公主,可水寒姐姐一点架子也没有呢。」紫悦心道。
紫悦看着在水中尽情蹦跳释放自己的女孩,自己也是不是应该在水里玩玩呢,
她歪着小脑袋那弯弯的星眉微微蹙着。
那双粉腻玉嫩的腿儿晶莹剔透带动着两只白嫩嫩的足儿在水里摇来摇去,玉
趾浑圆,足背雪腻,随着踢动周围泛起波波水花向着周围散去。
「悦儿,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呢。」夏水寒看着在一边心不在焉的女孩轻声说
道。
「那个,人家没有啦。」紫悦心头一惊,连忙摇头道。
「撒谎,你明明有事瞒着我。」夏水寒俏脸一寒不满道。
紫悦闻言自知是瞒不过去了,小脸一红咬着唇儿一声不吭,垂下了头去。
夏水寒看到女孩的样子,心里更是有了底儿,她脚尖微点,那如纤柳般的身
子左右摇晃着,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女孩身前。
紫悦睨眼瞧到眼前垂下的一缕丝发,她神情郁闷的抬起小脑袋,眼前浮现的
面容美到让她心尖儿都是一跳。
一直都不曾这么近的距离细看水寒姐姐,原来她这么美。
女孩心道。
眼前的人儿有着明眸盈皓的星眸,姣美的玉靥在霞光下衬得微微发晕,羊脂
玉般的肌肤剔透晶莹,嫩的欲要凝出水般,唇如激丹,月牙儿弯弯的眸子似是会
说话般,唇口轻绽。
「悦儿可以把心事告诉水寒姐姐吗?」夏水寒柔声道。
乌黑如缎墨的秀发遮盖着夏水寒的秀背,两缕发丝很自然的垂落而下,骄傲
的搭在了女孩诱人的双峰前,随着她微微弯着身儿,那肚兜下的两团白腻微微浮
晃,露出腻人的一道白腻沟儿。
「水寒姐姐,你的好大。」紫悦傻傻道。
夏水寒闻言,俏脸一红,羞道:「胡说什么呢。」
紫悦愣神间知道说错话了,见女孩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儿,心下大松口气嘀咕
道:「是悦儿错了啦,人家的意思是水寒姐姐很美,让人家看得都动心了。」
夏水寒一愣神。
紫悦连忙摆手,雪嫩的小脸儿此时红的像极了诱人的苹果,叫人恨不得咬上
一口,她慌忙道:「不是,不是那个意思,人家是说。」
「是说,水寒姐姐很美,很漂亮。」紫悦结结巴巴道。
「这丫头很单纯呢。」女孩心道。
「人家真的很美吗?」夏水寒追问道。
有哪个女孩不喜欢听到夸赞呢,尤其是夸赞自己的美貌。
「嗯嗯,水寒姐姐比画里的仙子都要漂亮。」紫悦想也不想使劲的点着脑袋
连连细语道。
看着水面上浮出的倒影,那面赛芙蓉,夭桃浓李的面容让女孩心尖欢喜,那
娇艳的俏脸泛着两抹晕红,水雾般的眼眸眨动着浓睫酥颤,粉润唇瓣欲要开合,
却又轻轻地抿了起来。
「悦儿也很漂亮呢。」数秒后,夏水寒轻道。
紫悦一愣,小脸直勾勾的看着身旁人儿,夏水寒回眸直视女孩,笑嘻嘻的看
着她。
「那含笑的面容没有说谎,水寒姐姐说的是真的。」紫悦咬着唇瓣垂下了头
去。
「心里有点喜滋滋的呢,人家这样真的好吗。」紫悦继续想着。
两个女孩都不说话,怔怔地望着水面,看着那水波荡起的涟漪将那两抹人影
打散。
「好了。现在可以告诉人家你的小秘密了吧。」夏水寒星眸半弯,贼兮兮的
盯着女孩。
紫悦小嘴一扁,心头呢喃道:「呜,水寒姐姐好可怕。」
……
……
戌时。
一簇火焰熊熊的燃烧着,木枝简陋撘成的架子上,一只兔腿肉正被熏烤着,
那酥柔的嫩皮逐渐变得金黄通透,质嫩味鲜,香气开始蔓延迂回,萦绕鼻端,令
人垂涎欲滴。
放松下来的数人席地围坐一团,七歪八扭的,也没什么讲究,此时六人都仔
细的盯着筒成手中拿着的木枝,看着快要烤熟的腿肉,眼馋欲滴。
「终于好了。」筒成开口道。
等了许久,只有一只腿肉烤熟了下来,看着眼巴巴的几人,筒成一时还真不
好决断,好在这样的事遇到的多了,倒也难不了他。
他将腿肉缓缓的递到夏水寒面前,轻道:「公主,也累了一天了,这兔肉你
第一个先吃吧。」
夏水寒纤指接过木枝,那肥腻酥滑的腿肉沉甸甸的,此时似乎成了烫手山芋
样的存在,完全送不到嘴边。
数人眼神热切的看着女孩手中的兔腿,一个劲儿的点头,示意让她先吃。
紫悦看着女孩手中金灿诱人的腿肉,那香味不住的迂回着,她唇瓣轻绽,悄
悄地咽着口水,眼中直冒无数个小星星。
「咕咕。」不知是谁的肚子响了起来。
数人通通看了过去。
在一旁坐着的紫悦突地小脸羞红,小脑袋垂了下去,恨不得找个地儿钻了进
去。
夏水寒看到一喜,心道:「正愁怎么处理呢,小悦儿你可真是人家的福星呢。 」
夏水寒道:「悦儿看样子是饿坏了,小肚子不听话了,这第一个腿肉还是悦
儿吃吧。」
说罢几乎是硬塞的,兔腿肉到了紫悦手中。
紫悦本来还想着推辞一番,但还未说话手中便感到沉甸甸的,那香酥里嫩的
腿肉就在眼前。
「悦儿,快吃吧,公主给你的。」沐穗香看着女孩摇摇不定,轻声道。
那纤细柔嫩的雪指,捻着串着腿肉的木枝,不禁让人产生女孩能否拿住,火
光照着女孩的面容,本就晕红的脸儿更是衬得红扑扑的,明亮的大眼闪烁着,羞
涩的神情更是让女孩掩映生姿,楚楚动人。
李凡看着眼前的人儿,白璧无暇的俏脸有的只是纯真,那颤张的唇瓣粉嫩诱
人,逐渐靠近着面前的腿肉,从来也没有发现女孩是这样的美艳动人。
紫悦睨眼瞧见男儿痴痴的看着自己,心尖一酸,手中一抖差点没有捏稳,无
数的酸楚涌上心头,强忍住心里的委屈,不至于让眼泪流了下来。
「蓝熏姐姐,还是你吃吧。」紫悦呢喃着将腿肉递到了蓝熏手中。
「这么让来让去的好没意思,你们不吃了我吃啊。」夏武实在是忍不住了。
蓝熏看了紫悦一眼,心中叹了口气,拿起腿肉,送到了口边。
夏武无言。
「赶了一天的路,这么等着大家都会饿的,不如多架几个烤架,肉还有很多,
一次多串些,这样可能好一些。」李凡这时说道。
「嗯,大家分散开来,就照凡公子说的做。」夏水寒道。
几个烤架很快的被架了起来,熊熊的火焰开始燃烧起来。
三个男子捣鼓着手中的肉串,一串串的将各种鱼肉架了上去。
香味飘散不绝,浓郁的弥漫在这小山头上,肉皮被熏烤的细响和那被火熏时
滴下的汁水,无疑不吸引数人的目光。
那不断翻腾这的烤肉已经差不多了,李凡拿起考的灿黄的兔腿肉,伸到了紫
悦面前。
紫悦不语,心里的滋味说不清,道不明,但是一定是甜甜的,看着男儿眼神
中的期待和盼许,没有怎么去想,便接过了他递来的兔腿肉。
「 悦儿,你肯收下了。」 李凡惊喜道。
紫悦没有说话,睁着圆眼看着他。
李凡知道此事不能心急,轻手轻脚的坐在了女孩的身旁。
紫悦心中小鹿乱跳,勉强稳定下来心神,身旁传来的温热似乎有股力量,不
自觉中那兔腿肉便被送到了那粉嫩的唇边。
酥唇颤张,女孩小口小口吃着手中的兔肉,嘴角粘的全是油腻,不仅不觉得
脏,反而很是可爱。
紫悦吃的很仔细,一大只肥腻酥嫩的兔腿肉,被她吃的一干二净,看着手里
空空无物,心里也好似是变得空了起来。
默然的无语,相对无言。
看着眼前温婉柔顺的女孩,像是对她重新了解了一遍,又似是认识到了女孩
不同的一面。
察觉到时他的手指已经伸向了那亦酥亦脂的俏颜,娇嫩的触感,煨的他的心
都麻了,触碰的一瞬间,女孩心尖砰跳,杏眸怔怔的看着男儿,心脏都似停了下
来。
「她肯让我触碰了吗。」李凡心道。
他的心情此时也是十分忐忑,既想要触摸女孩,又害怕她会害怕,会抗拒,
从未有过的感觉袭上心头。
指尖滑过脸颊,拂过发丝,最后到了那油腻的唇角,在那粉嫩的唇瓣上停了
下来,唇瓣上传来的触感温润柔嫩,让他不舍离开,轻缓温柔的擦净了嘴角的油
腻。
紫悦怔怔地看着,感受着,男儿的指尖似是有种魔力,滑过的肌肤温烫腻人,
每一寸毛孔都似是融化了起来,心尖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紫悦低着小脑袋,呢喃着,声音很小:「那个,人家……人家还没有打算原
谅你呢。」
她的小脸憋得红扑扑的,最后一句女孩鼓出浑身的力气,直视男儿双眼,别
扭的说了出来。
可爱的模样瞬间占据了男儿整个心房。
李凡伸出一只手掌在那小脑袋轻轻揉按起来。
亥时。
夏日的山头黑蒙蒙的,星空璀璨,繁星点缀下带来几丝光明。
很热,透着闷气,让人喘不过起来。
帐篷内,某人鼾声震天,吵得人心情很是烦闷。
男女之间帐篷隔着一层距离。
今晚轮到李凡守夜,他抬头看着星空,看着那无数颗明亮的繁星,心情似乎
也是好了起来。
他缓缓起身,不知是怎样的心情下,悄悄地,一声不响的走到了女生所在的
帐篷前。
「那个,我这是在做什么啊。」李凡心道。
他拍了拍脑袋,快速离开了。
女生帐篷内。
沐穗香睁开了双眼,俏脸驼红,雪腻的肌肤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衣衫凌乱,
饱满的双峰裹在抹胸下,将那布料浸的湿透,她翻来覆去,两只雪腻长腿不住晃
动。
再看紫悦蓝熏,这两姑娘雪腻的肌肤上仅仅穿着抹胸,亵裤,裙纱外衫早不
知被褪到哪里,身上虽然起汗,倒也不至于热的睡不着觉。
李凡沿着山间的小道,一路向着山下走去,赶路的时候,他记得山下有处湖
泊。
想到这里,他加快了速度,今天累了一天,身上感到黏腻不堪,想去湖里泡
泡。
距离李凡百米处。
湖面上荡着阵阵波纹,很清澈,在月光下泛着黝黑的光芒,湖水里似是有着
什么东西,绞的中心水浪扑腾,瞬间湖水里又恢复了平静。
夏水寒睡不着觉,四处转悠着来到了这处地方。
与其说是睡不着觉,不如说是不想休息,女孩黄色的轻衫百褶裙搭配,脚下
踩着绣鞋,最显眼的是她手中握着的短剑,剑身通透泛着幽幽珀色,整体显得冰
凉。
右臂半弧滑月,举剑平伸,整个纤柔的娇躯动了起来,速度很慢,非常柔和,
她右脚半弧轻移,左脚前探,像是跳舞般脚尖点动下,身子有节奏的舞动起来。
颜如碧玉,尤物移人,女孩娇柔的身子在脚尖点动下,不停旋转着,玉臂平
伸,短剑在月光下舞出一圈圈珀色的剑痕。
乌黑的柔发滑顺,划着美妙的半弧,遮掩住了赤裸的纤背,饱翘的双峰顶着
衣料撑出两团锥形圆乳,小腹平坦,百褶裙在舞动下向上翻起,玲珑白皙的修长
玉腿,浑圆的足踝,赤裸出的雪腻肌肤,诱人至极。
夏水寒尽情的舞动着身子,夏风吹打着,十分舒爽,发丝飞扬,身体的每一
处细胞都在欢快的呼吁,压力,一切烦恼都随之不见。
脚尖,足踝,小腿同时发力,娇柔的身躯向后弯成半弧,两臂向后弯曲,整
个身子离地三尺之高,浑圆的小腿半弯,浓密的发丝整个披散下来。
女孩的身子,成一种美妙动人的姿态,在空中停顿了数秒,这才掉落下来。
夏水寒整个身心空灵,全身的细胞都在体会这样的状态,放松,身体放松,
感到接触地面,娇躯下沉,小腿发力,身子扭动,右臂翻舞,左手纤指捏诀,周
身散发出强烈的气场波动。
「这是。」李凡心中惊讶似是打破了他的某种认定。
女孩舞剑时,李凡便到了这里,见她似是炼剑,又似是沉入了某种状态,悄
悄的观察,最后女孩优美的姿态让他心中沉迷,竟是不敢有一丝的清扰。
他的眼中,那美丽的姿态,完美的无一丝遗憾,找不到任何瑕疵的地方,女
孩的背影异常的美丽,舞出着纤柔的动作,美感让他心中发慌。
夏水寒俏脸生寒,那星眸冰冷的无一丝情感,全身气机锁定前方湖面,珀色
的剑气划着半弧,湖面一分为二,浪花四起瞬间打湿了女孩全身。
「成功了,状态绝佳,没想到这招居然成功了。」夏水寒星眸半弯蹦跳着欢
呼道。
李凡看着女孩喜悦,内心居然也是高兴起来。
看着湖面,虽然剑气仅仅劈开了一米不到的距离,但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可
取之处。
至少女孩之前冰冷的感觉,印在了男儿心里。
「是谁。」夏水寒一惊,转过了身来。
李凡闻言,知道暴露了,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原来是凡公子,公子不去守夜,反而有兴趣来到这里,偷看人家。」夏水
寒放下了手中的剑,轻声嗔怪道。
「见过水寒公主,夜里酷热难忍,想到之前这里有个湖泊,便溜了过来,没
想到会碰到公主。」李凡回道。
见到女孩神色舒缓了下来,李凡继道:「只是这么晚了公主还在练剑。」
夏水寒嘴里嘀咕道:「不行啊,人家愿意。」
李凡道:「……」
夏水寒见到男儿杵在了眼前,面庞有些僵硬心道:「这是个不善交际的怪人。 」
「 算了啦,反正也来了,就陪陪人家好了。」夏水寒美眸轻轻眨动,柔声
道。
又似是觉得话语有些暧昧,俏脸一红轻声道:「 你可不要多想。」
李凡闻言,心中苦笑一声。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地面顺着湖泊流过的方向走着。
「 凡公子,人家刚才的舞剑,你全都看到了。」夏水寒道。
「 嗯。」李凡道。
女孩的裸背雪腻光滑,之前的水花打湿了衣料,百褶裙黏在挺翘的酥臀上,
不知是女孩没有察觉,或者是根本没有在意。
从身后看去,女孩的腿子修长玲珑,雪皙的犹如白璧,肌肤白花花的一片,
看着这些的李凡,下身控制不住的硬了起来。
李凡心中叫苦,好在两人走的很慢,女孩又走在前面,否则被她看见,指不
定被她看做变态。
「 凡公子,你会使剑吗。」夏水寒觉得无聊,问道。
「不会。」李凡实话实说。
「人家之前看了你的比试,在我的印象中你是那种冷血无情的人呢。」夏水
寒道。
「原来我给人的印象这么差劲。」李凡苦笑道。
「不能说是差劲呢,就是那种感觉,不过也不讨厌,你那时候若是放过了那
个统领,我反而会看不起你。」夏水寒脚下轻踩,身子转了过来,对着男儿说道。
「我只是觉得当时需要那么做,那家伙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毒蛇一样,留下这
样的敌人,针对我可以,但是伤到了身边的人,我可是会头痛的。」李凡回想着
之前的场景,缓缓说道。
「他给我的就是这样的感觉,本能告诉我,必须杀死他。」李凡继道。
眼前,女孩突然停了下来。
「我累了,不走了。」夏水寒抱怨道。
女孩缓缓走到湖面,轻柔的褪下鞋子,那白腻的小巧足儿踩在水里,脚下轻
轻踩着水花,速度很慢的在水里走动着。
「水里好凉快哦,你可不能下来,人家要一个人玩。」夏水寒弯着眸子,笑
嘻嘻的对着男儿的方向说道。
李凡看着女孩真是没有一丝办法。
既然她说要一个人,那他也不会无趣到打扰她。
夏水寒在水里跳跃着,跑动着,水浪触到小腿的高度,脚掌踩在水里,有着
微微的浮力,水流冲打着趾缝,女孩仅仅在浅水区跑着。
岸边不断传来女孩银铃般的笑声,李凡看着在水中欢舞着的女孩,自己的心
情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他随意的坐在一边,欣赏着女孩醉人的姿态。
夏水寒渐渐向前探去,水浪的浮力将女孩浮了起来,大腿根部整个浸在水里。
男儿就在身后,使得她在水里怎么也不得尽兴,之前练完剑之后身子便黏糊
糊的,想在湖里好好洗洗,谁知道有人会来,感到湖水漫到了小腹位置,下身衣
布已经湿哒哒的贴在臀上,心中也是无所谓了起来。
渐渐地湖水整个漫过女孩儿酥胸,那些动人心魄的隐秘之处藏在水里,黑暗
中,湖泊仿佛幽深的潭子,水下什么也看不清,夏水寒的动作也似乎是变得大胆
了些。
女孩的水性说不上好,只能在水里勉强游泳,要说潜泳那可真是难为她了,
水浪一波波的冲打着,洗刷着雪腻的娇躯,那整个后背优美的曲线,也渐渐被水
埋进。
什么时候起,夏水寒必须用手臂扑打着水面,才得以将身子浮起,那胸前的
两团柔嫩浮在水面上,雪腻的酥胸半缘探出衣料,好在背对着男儿,不至于叫他
看去。
明知道男儿这时一定再看自己,可是她自己心中反而有着一丝兴奋,那种叛
逆,那种明知道会被人看去身子。
半月掩照下,月影透过夏水寒侧身,更是衬得女孩纤腰楚细,身子曼妙浮凸,
肌肤俨如温软白玉,竟比月光还要皎洁。
李凡将水里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修习过太帝金书的他,眼睛要比常人看得
更远,也要更为的清楚,黑夜的乌蒙是阻挡不了他的。
一声惊呼突地传来。
「咿,是条鱼呢。」夏水寒大声说道。
李凡闻言,心下一松,又听女孩说道:「凡公子,可不要想着借此机会下来
哟。」
「……」
两条金锦鲤越出湖面,刚好在夏水寒身边腾起,滑过两道美丽的半弧,这鱼
儿绚丽无比,及不过女孩娇体的一分,那精致无瑕,玲珑玉透的胴体让人不敢逼
视。
一只金鲤飞身一跃,鱼身轻轻滑过那对挺巧乳儿,鱼尾带起一道水弧,尽数
打在女孩身上,似为她披上一层细碎水晶。
水浪溅到女孩脸上,打在发丝上,脚尖勉强惦着,好让身子站在水中,酥乳
半露,拉起凌乱的衣物,左手抚胸,如瀑的乌发在水中浸洗的绸缎一般柔顺,水
波连连,鱼儿不知游到何方。
夏水寒星眸微眯,自语道:「好漂亮的鱼儿,就连皇宫里也不多见呢……」
湖面上突然幽暗,平静的可怕。
李凡心上总觉得有些不安,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女孩一个人在湖里,想要
接近她,保护她。
远处的湖面,翻卷着,滚动着,乌云开始笼罩,反观夏水寒所处的水面风平
波息,两者合一,必然不祥。
看着夏水寒飘远,李凡心头更是担心起来。
波浪传了过来,一波波的水压开始迫向女孩,夏水寒此时没有察觉到一丝危
险,她整个身子都浸泡在水里,湖里开始变得凉了起来。
「水寒公主,快上岸来,危险。」李凡大声呼喊着。
湖面三千米范围外,骇浪惊涛,汹涌淜湃,水浪翻腾逼近,暗黑色的物体在
湖内五十米处,急速向着岸边游来。
水中夏水寒觉得胸前胀的难受,腿下膝盖有些刺痛,足下已是不稳,两只藕
臂觉得水浪在推着她不住后退。
柔嫩的足趾传来刺痒,水浪将她整个向着后方压去,衣料彻底湿透,紧紧的
贴在两团酥胸上,肌肤纹理透过衣料可以清晰看见,小腹下衣角向上翻起,右边
的酥乳下缘的雪腻裸了出来,女孩此时已是顾不上这些,朝着岸边游去。
此时夏水寒距离岸边,一百五十米,岸上李凡传来的吼声女孩丝毫没有听见,
体力有些不支了起来。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这可不是我自己要下去的,我是为了救你。」李凡
为了说服自己找的理由。
他飞快的脱下鞋子,脚下凝聚气流,向着女孩的方向冲了过去。
湖里的物体接近一千四百米,而李凡距离女孩,七十米。
滔滔不息的水浪不住涌来,夏水寒只觉得身子冰凉,胳膊能使上的力气越来
越小,那双玲珑修长的肌腿还在不停的摆动。
「后悔吗?」夏水寒心里想道。
「我不能死在这里,不能。」心里呐喊着,手上的力量大了起来,真气全力
涌动,在这样的水里是非常耗费体力的。
睨眼瞧着后方迫来的一波波十米高的水浪,夏水寒心中无力起来,拨打着水
面的藕臂,摇摆着的玉腿,变慢了下来。
「到此为止了吗?」
感到生命受到威胁,且无力回天的女孩,看着身后的水浪,缓缓转过了身子。
水浪三十米,那精致的小脸显得冰冷起来,整个手臂聚着气浪,朝着水波打
去,气浪飞速激去,瞬间便被水浪吞噬瓦解,看着那无数个气浪消失在了水浪中,
女孩无力了起来。
水浪十米,接近中,看着水面泛起的波纹,夏水寒举起藕臂使劲的甩打着,
水花溅到那张美丽的俏颜上,分不清是水滴,还是泪珠。
水浪,五米,到了女孩的眼前,那眨动的浓睫带动着整个星眸闭了起来。
「永别了,父皇,母后,还有不争气的姐姐。」夏水寒心沉痛道。
水浪扑天之势,击打而下,欲要粉碎女孩的躯体,刺耳的音爆声,夹杂着熟
悉的声音:「不要轻易放弃啊。」
眸子里,男儿不知是什么时候到了身前,宽硕的肩背,扎起的精美曲线牵动
着右臂肌肉,整个被裹在气流里,朝着前方打了过去。
强烈的气流,将水浪打了开来,水浪散成了数注水流。
李凡鼓起的右臂瞬间垂了下去,夏水寒心头酸楚泛起,扑进了男儿怀里。
「呜呜,呜呜,呜,我以为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去了。」
「别哭,不要哭了。」温柔的哄着她。
看着在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孩,他心里也是变得温柔起来,怀里的娇躯宛
如温玉般,柔嫩的腻人心肺。
夏水寒察觉到自己的女儿心态,小脸羞红燥热,快速的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用力的捶打着。
那饱满的双峰在胸前微微摇晃,透过衣料,两团滚圆的锥形椒乳紧紧的贴着
衣料,沉甸甸的乳房饱满的如灌了奶浆一般,傲然的挺翘着,峰顶两颗小粉尖尖
也在衣物浸湿的情况下,暴露了出来。
那下身的褶裙斜着向一边贴着,腿根处那稀疏柔软的一蓬水草覆在腿窝中央,
水波浮荡,那水草贴着丝料儿随之微微摇摆,看在男儿心头,痒入心头。
黑暗下,暗沉,李凡清晰的看到了女孩娇躯的秘密,然而夏水寒却未发现男
儿脸角爬起的晕红。
咆哮翻腾的水浪并未给两人亲昵思考的时间,水压瞬间向他两人再次压了过
来。
夏水寒花容失色,还未惊呼,而李凡也是感到了身后的巨浪,身体已经做不
出反应了。
在水浪压着的瞬间,李凡紧紧的将女孩抱入了怀里。
李凡觉得水压如千斤巨鼎般,将整个后背都要压垮一样,身子似是传来着嘎
吱的响声,冰凉入髓不及骨头传来的疼痛,呲着牙拼命的忍受着。
夏水寒脑海空白,先前的场景如天塌下来般,直到在他怀里,冰凉的水压虽
然大部分都被男儿一人承受,可还是会有小余波及到女孩,一瞬间似是停止了思
考,只有剧烈的心跳。
两人刚觉得水浪停了下来,一波又是紧接着砸到了李凡身上,巨浪的冲击欲
将要将两人冲散,浸泡在水里的身子开始向下沉去,头上则是翻天的水浪。
「抱紧我,不要放开。」李凡急道。
夏水寒感到腰间被一双手臂紧紧箍住,无论水浪如何冲刷,都未能冲开那双
手臂,求生的本能,以及女孩的直觉,要她一定非常坚定的相信眼前男子。
被他紧紧的抱着,似乎不再那么害怕了。
这一波的水浪看样子的完了,手臂有些僵硬,勉强的放下了女孩,李凡对着
女孩说道:「快走,我来顶着。」
夏水寒一愣神。
「走,快逃。」李凡见女孩没有反应,脸上已是有了怒容大喝道。
「不要。」夏水寒死死的盯着男儿,眼眸坚定,语气不容置疑。
黑暗下,那美丽的俏颜,泪水却是悄悄滑落,委屈不甘参半。
「听话,你在这里我会分心的。」李凡耐心道。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顶着的,要死一块死。」夏水寒咆哮着。
「真不像是一个公主说的话呢。」李凡看到了女孩的决心,喃喃道。
「你的剑在岸上,现在的你起不到什么作用。」李凡说的直白干脆,话语苍
白没有丝毫情绪。
夏水寒心中大怒,正要发火,又听道:「这水里有东西再向我两急速冲来,
从水浪的冲击来看,不像是我两能对付的,现在走还来的及。」
夏水寒咬着唇瓣,思绪复杂,眼前的男儿已经下了决心,而自己还在犹豫不
决,身子害怕的打着颤儿,原来自己的内心是这样的弱小。
伸出两只手心,贴在了男儿肩上,那宽厚的脊背坚硬,让人不由的产生一种
安全感,指尖滑过背肌,在一处有肉的地方狠狠的捏了起来。
「我不要,你说过的,不能轻易的放弃。」夏水寒带着哭腔,喃喃道。
「接下来,我要使的招数威力很大,我也没有用过,以我现在的水平很难做
到,赌一把,成功我两就会有一线生机,失败则被大浪吞没。」
夏水寒仔细的听着。
其实李凡还有一句没有说出,只是怕女孩的心会彻底跌入谷底,那句或许是
被湖里的怪物吃掉。
「把你身上的真气传给我。」李凡道。
「需要很多的真气吗?」夏水寒呐呐道。
「嗯,就算是加上你的真气也很难办到,与其说是真气倒不如是要非常纯净
的灵力才对,只有雄厚的灵力催动下,这招才可能完成。」李凡额间的汗水滴滴
滑落,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缓缓说道。
「灵力吗?纯净的灵力我身上有。」夏水寒深呼了口气,抬起脸颊,笑嘻嘻
道。
「咿。」李凡被吓了一跳,回身看向女孩。
他看到女孩的指儿拂过脖颈,银色的细绳从后断了开来,那饱满的双丸下一
枚蓝色的玉佩被提了出来,夏水寒将玉佩握在了手心里。
「这是对抗麒麟的力量,你拿去吧。」夏水寒眸中不舍一闪而过,取而代之
的是不可摧的坚定。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