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五章妹妹的挑逗
东方玄不是首次和她亲吻,但这两片柔软温湿的粉唇,只要让他一碰触,便
会情不自禁不想停止下来,让他整个人迷醉其中!东方玄不停汲取她腔内的甜蜜,
手掌温柔地揉着饱满的玉乳,一条肉屌依然抽出插入,享受着美人的紧窄。
东方火舞始终紧闭眼睛,俏脸尽是满足与陶醉,正自感受着男人给予的快感。
给喜欢的男人亲着、爱抚着、抽插着,这可说女人最快乐的时刻,东方火舞扪心
自问,她真的不想放开他,只想和他肌肤相贴,只想在这个男人身上获得更多快
乐。
东方玄停止亲吻,抬起头来,双眼盯着美人娇羞愉悦的表情:「舞儿,你真
的很美很动人,我爱你!」
「嗯!」东方火舞听见,半张水眸,瞧着眼前的俊男,见他情痴痴的只盯着
自己,心中一阵甜蜜,轻声道:「玄哥,我的男人,舞儿也爱你……」她尽量放
低声线,生怕门外的大哥听见。东方火舞当相清楚,她可以让大哥看见自己的淫
行,却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心事!
其实东方火舞曾经多次问过自己,问自己是否太贪婪、太淫荡!竟能同时喜
欢几个男人,除了大哥、东方玄,还有那个成熟稳重的族长,她每次和族长见面,
都能让她产生要和他亲近的沖动。东方火舞知道,一但族长对她主动求欢,她势
必难以拒绝,更有可能,她还主动勾引他,对他投怀送抱,可惜被母亲早了一步。
但东方火舞还是相当庆幸,目前这三个男人,都是不世难得的俊男!而东方
玄,早已被自己迷得晕头转向,虽和母亲有一腿,但自己不会输给母亲的。再说
那个族长东方正锋,此人前年妻子去世,早对母亲有企图,现在更是被母亲钩了
魂。
眼下,便只有大哥东方不败一人,这才是她的正主儿。况且对大哥早已情根
深种,超越了那禁忌的红线,割也割不断,时刻少对方不得!东方火舞自小却少
父爱,只能长兄如父,造就了她有恋兄恋父情节,这一方面,东方火舞最是清楚
不过。
听母亲说,自己勾引男人让大哥看,大哥修炼就越是快,先不说这事真假,
当看大哥偷看母亲偷人时的硬度,就知道大哥的绿帽情节了,真期待未来的大嫂。
这时,东方玄正拱起身子,埋首在她胸前,张口含住她一只雪乳,五指使力,
推挤着乳肉,令这团美肉更深入他口中。
「唔……」迷人的呻吟声,让东方玄几乎忍受不住,便要喷射出来,只得暂
时停下腰部的动作,将心神专注在两座美人峰。
东方火舞的俏脸晕着两团绯红,只盯着眼前的男人:「玄哥……」上身带来
的快感越来越是强烈,可下身却越来越感难耐:「求你动一动……求你……」
东方玄一笑,将疙瘩肉屌缓缓抽出,只留下一个龟头在花瓣口,让她的紧窄
腔道包含住,便此不动。而他双手依然不舍放开那两团饱满,时而搓揉,时而撚
弄,玩得甚是起劲。
「嗯!你坏,哪……哪有这样的……」强烈的空虚让东方火舞有些气结。
东方玄置若罔闻,大口吃着美人的乳肉,忽地抽出手来,移到下身交接处,
以指头刺激那枚充血勃起而敏感的小珍珠,他只想看看东方火舞的急切渴望,且
盯着她道:「你说,说你爱我,还喜欢我这样欺负你……」
很明显,这个男人是故意挑起她的情欲,要她说出难听的说话。东方火舞忍
无可忍,伸出玉手,一把握住体外的粗大肉屌,玉指轻压上面的肉疙瘩,把玩撸
动一番,接着猛向自己的湿漉漉的阴道推挤:「人家……人家不爱你,我只爱我
的大哥,我的未来夫君,他……他才是舞儿的男人……」这句说话,自然是说给
门外的东方不败听。
我听见大喜:「你这个臭男人听清楚没有,我才是舞儿的男人……」
一念未毕,又听东方火舞道:「但……但人家喜欢你这根粗大的肉屌,喜欢
你进入我身体的感觉……」
东方火舞一弛一张的言语,撩得两个男人血沖脑门,交感神经立时暴胀。
东方玄虎吼一声:「你好啊,只当我是你的泄欲的工具……」话声未落,腰
板用力一挺,整根肉屌直闯到底,便即大干起来。
「啊!玄哥……」东方火舞一声娇啼,快感不住地聚拢,几乎将她推上快乐
的顶峰:「好深……舞儿爱死你了……」
「到底你爱我,还是爱我的阳屌?」东方玄使劲抽捣,盯着眼前的美女。
「啊……」东方火舞脉脉的与他对望着,放底声音道:「都爱……」玉手环
上男人的脖子,将他拉近身来,在他嘴前轻声低语道:「玄哥,你是……是舞儿
第一个男人,人家的心是……是怎样,难道你……你还不清楚么……」
东方玄啃着她的玉唇:「爱我比东方不败还深?」
「我……我不知道……」东方火舞回吻他一下:「不要再……再逼我,人家
真的不知道,但我只知道,舞儿会一直想你……永远都想你……」
「要是你成为我的妻子,还会想他么?」
「嗯!」东方火舞轻轻点头:「我知自己忘不了他……啊!这一下好深,再
用点力,人家又……又有点意思了……」纤白的素手,不住抚摸男人的脸颊。
东方玄如她所愿,重投深戳,将个美人捅得娇喘连连,不到百回,东方火舞
终终攀上欢悦的高峰,阴道强烈地收缩,不停吸吮膣内的巨物。东方玄知她高潮
在即,下身自然多加几分力。
忽见东方火舞咬紧手背,浑身绷得牢紧,口里突然「嘤」的一声,一道温热
从深宫涌出,直浇向男人的龟头。
东方玄本就强弩之末,给她热流一沖,再也把持不住,精关陡张,阳精疾喷
而出。
这晚二人展转回环,快活了一夜,却苦了在旁的东方不败。
次日,我睡至日上三竿,愣愣瞌瞌间传来一阵甜香,睁开惺忪的眼睛,竟发
觉身上趴伏着一个美人,此人并非谁人,正是我心爱妹妹东方火舞。
「你的睡相很可爱哦!」东方火舞的俏脸堆满了笑意,怔怔的看着我道。
「你……你怎会在这里?」我有点愕然,这是从没有过的事,她竟会自己闯
进来。
「不喜欢我来吗?」东方火舞甜甜的说着。
我想也不想,一手将美人抱得紧紧的,凑头在她粉额亲了一下:「当然不是,
要是每天张开眼睛都看见你,可就美死了!」
东方火舞道:「人家在这里很久了,见你睡得香,才不忍弄醒你。」
我嗯了一声,心里却大为惊恐惶愧,暗忖:「我是修炼之人,睡梦中身边多
了一个人,竟浑然不知,若来人不是舞儿,换作是敌人,我那还有命在!」一念
及此,不禁惊出一身冷汗来。
「大哥,人家担心你,害怕你心中不快,是以来看看你……」东方火舞一对
美目,始终没有离开他:「你平日大清早便起床,今天却睡到中午,瞧来昨夜你
肯定一夜没睡,想着人家和他……和他那个了……」
「你知道就好,害得我整夜辗转反侧,心如刀绞,真个比死还要难受。」我
长歎一声,却不敢与她说自己在旁偷看。
东方火舞虽知他在外窥觊,却没有说破,接着道:「对不起,大哥心中痛苦,
舞儿当然知道!」接着微微一笑:「可舞儿也知道,你心里虽苦,但亦感到兴奋,
对不对?若不然,你现在又怎会硬起来!」原来她已握住一根粗硬的肉屌。
「这……这是因为抱着你,所以才……才……」我脸上一红,仍是死口不认。
「你不用否认,要不咱们正实一下。」东方火舞抬起她的俏颜,似笑非笑的
瞧着眼前的情郎。
「正实?如何正实?」我盯着她问。
东方火舞嫣然一笑:「我自然有方法,一会你就知道。」说话间,东方火舞
的玉指已挑开他裤头,探手进内,一条碧玉巨龟立时弹跳而出,却见肉屌通体绿
色,发出晶莹绿光,甚是夺目诱人,茎身遍布了横七竖八的树根般的血管,龟头
棱角更是棱角分明,虽还比不上东方玄粗大,但发出的绿光却让人欲火烧的愈加
旺盛。
五指握着一根热乎乎的肉棒:「它似乎越来越硬了,看它绷得如此厉害,很
辛苦吧?」
我只觉美人时捏时撸,还不时以掌心磨蹭龟头,强烈的快感,犹如天火般蔓
延,烧得我浑身都滚烫起来:「啊!舞儿……」
「现在好过点没有?」东方火舞一面抚弄,一面瞧着我的脸容变化。
我猛地点头:「舒服,再……再狠一点,用力撸……」
东方火舞白了我一眼:「你们男人就是这样自私,只图个人快话,也不顾人
家累。你是如此,东方玄也是如此,真对你二人没办法!」
「那……那个混蛋也要你……要你用力撸……」我想起昨夜的情景,扰得我
整个人都毛躁起来。
「可不是呢!」东方火舞亲昵地偎在我怀中,微带娇羞道:「昨夜他泄精后,
才刚拔出来,便要人家用手……用手再弄硬它,然后又……」
「又插进你下面,对不对?」我立时裂眦嚼齿。
「嗯!」东方火舞脸现红晕,轻轻点下头:「给他进去了,你心爱的舞儿,
都给他的那个全插进去了……」东方火舞不由想起当时的总总欢乐,想到自己痴
迷迷的盯着东方玄,一面承受着这个俊男的抽插,是一件何等美好满足的事情,
不觉一股暖流从蜜户深处涌出。
「你……你们一夜做了多少次?」我虽然看了一夜,心中自是清楚,但一想
到昨夜的情景,登时瞋目作色,气呼呼的问道,我要听东方火舞亲自说出来,看
她可有说谎。
而东方火舞本就想瞧瞧他的反应,当下显出一脸无奈的表情,低声道:「大
哥,舞儿对不起你,人家为求让你尽快提升功力,却要你受这样的折磨,你会怪
我吗?」
我歎道:「我心中虽恨,但没有怪你,要怪就只有怪这门大青木神诀!舞儿,
我不妨与你说,其实我很担心,担心你继续和其它男人好,你的心会慢慢转移,
爱上其它男子,以后再不要大哥我了!」
东方火舞听见也自一惊,她扪心自问,她确实有点喜欢东方玄,但眼前这人,
她是绝对不会离开他的,当下凑头上前,在他脸上轻轻亲了一下:「大哥,只要
你不嫌弃舞儿,能够容忍舞儿,我可以保证,我决不会离开你,人家仍是你的舞
儿,我的心一样会深爱着你。」
我听了她这番说话,心中稍稍有点安慰,手上用力,将她抱得更紧:「我已
经和你说了,只要你心里有我,我东方不败绝不会嫌弃你。」话后在她脸上亲了
一口:「昨夜怎样,究竟你和他做了多少次?」
东方火舞回吻我一下,含羞带俏道:「昨夜我俩做了……做了三次,但今天
早上,咱们又……」
「什么?三……三次还不够!」我整夜在外偷看,眼见二人连番亲热,停停
干干,足足弄了一夜,直至二人相拥入睡,方离开屋子,却没料到,原来仍有下
文,心头不禁一酸,真如骨鲠在喉,几乎难以说话。
「我的好大哥,不要生气嘛。」东方火舞撒娇撒痴起来。
「罢了,罢了!早上你们又做了几次。」
东方火舞伸出两只手指,接着脸上一红,轻声道:「两次,只是……只是最
后一次,他……他没有射在人家里面,而是……」
「而是怎样?」我瞪大眼睛。
「是……是射在舞儿的嘴里,都让我……吃了……」话到最后,几近不闻。
「你用口为他……」我虽然早就看见,但没料到东方火舞竟吞下他的精液,
不由脑门发胀,浑身都躁动起来。
「嗯!」东方火舞轻点螓首:「他……他这个人坏死了!岂料他……他突然
把那个拔出来,跨到人家头上,一下子就把那湿漉漉的家伙插进我嘴巴,你的好
舞儿无可奈何,只好含着他的东西,便由他在我口腔抽动,最后便……便射了…
…」
我听得无比兴奋,一个把持不住,下身肉屌抖得两抖,一股阳精疾喷而出,
射出数尺之遥。
东方火舞看见,当场楞住,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接着「噗哧」一笑,
看着我:「大哥你……你怎地这样兴动,竟然会……」
我脸上一红,一时无言可对。东方火舞微微一笑:「真不明白,大哥你听见
人家和男人睡觉,还在嘴里射精,你……你竟能兴奋到这个地步!」说着凑头到
我嘴前,唇贴唇的低声问道:「大哥你既然喜欢听这些话儿,想不想知道舞儿当
时的感受?要是你想听,我可以说你知。」
「这有什么好听的,没的让人心酸死!」我违心说道。
「人家就是要酸死你。」东方火舞亲了我一下,伸手握住半硬不软的碧玉肉
屌,低声说道:「怎么说好呢!呀,对了,昨夜他第二次进入舞儿里面,一插进
来,便疯了似的,不停地抽来送去,且又快又狠,我只觉他的肉疙瘩不停磨刮着
人家,弄得我死去活来,舒服到不行!当时他一口气就干了盏茶工夫,舞儿真的
快要给他捅死了,待他停下来之时,我忍不住问他为何这样兴奋,干得这么狠。
他说……他说因为我先前的一句说话。」
我皱紧眉头问:「是什么说话?」
东方火舞霎时俏脸一红,轻声道:「对……对不起,都是怪舞儿贪心,一心
想尽快提升大哥你的功力,希望他能够在我体内多射几回,所以……所以在那次
之前,我曾经用说话诱惑他……」话到这里,脸上红得更厉害。
我不禁大奇,连声追问,东方火舞羞红着脸,怯声细语道:「我说……我说
我很爱他,想为他生个小宝宝,盼可以怀上他的野种,我就可以嫁给他,以后做
对长久夫妻了……」
「你……你……」我气得青筋暴现,瞪大双眼盯着她。
「大哥你不要生气,你知道我都是骗他的,舞儿心里就只有你一个男人,又
怎会为他生野种,难道你不相信我?」
我暴跳如雷:「你怎可能说出这种话,男人听见,岂能不当真……」
「舞儿知错了,以后也不敢这样说,可以了吗?」
我狠狠的道:「这个王八蛋,倒便宜了他,难怪你们早上又来了二次!」
东方火舞道:「大哥,对不起,但你记恨东方玄,我是明白的,还有,每当
我和他做那个时,不知为何,我都会对他生出一股愧歉,感觉自己是在出卖他,
利用他对我的恋慕,而我却暗暗地计算他,我一想到这里,就会对他产生一分怜
爱之情。就像那当时,他在我身上一轮抽送,直到力尽才肯罢休,就在他抱着我
喘气之时,我终于不忍,便开声与他道:」你都累了,且先卧下来不要动,就由
舞儿来动,好不好?「
「你……你竟然向他作主动……」我实在不敢相信。
东方火舞心想:「你这个大哥,昨夜竟敢在外面偷看,气死你也是是活该!」
当下点了点头,回道:「嗯!我见他累了,但人家又……又想要,还有什么法子,
只好由我自己来。那时我让他卧好,便坐到他身上,挽起他的大家伙,我就……
就这样坐了下去,才一下子,就……就插到里面最尽头!」
我被她调逗得血脉贲张,下身肉屌亦渐渐抬起头来,怒道:「你……你这是
存心气我是不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