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5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二章双凤下
真是一个天堂啊,重峦迭翠般的皱褶蠕动起来就像千百张小嘴一起吸吮着我
的碧玉肉屌,妹妹的菊花深处就象是一个柔软的肉垫,我的每一次重击它都让它
抖动摩擦,让我有种电击似的酥麻,每一击都让妹妹发出一阵腻人的呻吟……
「哈哈哈……舞儿,族长说得没错,你这个骚货,今天就让你找到什么是真
正的男人!」
「快……哦……大哥……你的肉屌太厉害了……插死小骚屄我了……哦……
快点插……好舒服……哦……」
我看着紧紧缠在自己身上的妹妹,极端兴奋之下,肏得愈加用力,想起刚才
自己所遭受过她的憋屈,心中更是分外有一种满足感!
我大刀阔斧地冲刺着,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到下半身,开始像在对付仇敌一般
的疯狂撞击起来,那种狂插猛抽、次次长驱直入、下下直捣黄龙的凶狠与残暴,
马上使妹妹被我肏得庛牙咧嘴、浪叫连连,令人摸不清楚妹妹到底是痛苦还是欢
欣!
「……啊……插死我了……啊……用力……我的好哥哥……用力干……我的
屁眼……恩…………啊……快……快用力……好美……我的大肉屌……哥哥……
我要……爽飞了……啊……啊……飞了……」
而我却一秒钟都没停止,像油渍一般的汗水不断地滴落在妹妹香汗涔涔的玉
体上,我尽情地抽动着,双手紧捏着妹妹柔软的乳房,爽极了!
我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深深的插入,妹妹不住地呻吟,呜咽……
终于!
「啊……舒服死了……啊……好爽……好美……啊……肉屌……好……厉害
啊……屁洞不行了……啊……要泄了……」
一声声销魂落魄的吶喊,不断的从妹妹的唇齿间叫了出来。她的俏脸扭曲着,
再没有往日那种高傲的模样,只顾将双腿紧紧的缠绕着我的腰,挺起香臀迎合着
我的每一下抽送……
每抽插一次,妹妹便娇躯一阵颤抖,她的后庭菊花又紧又滑,水非常多,因
我抱着她狠肏,那被族长射进深处的阳精混合着蜜汁从淫裂中缓缓流出,湿润了
妹妹的旱道与我的肉屌,让我进入每次都带着响声……我一肏,她就哼哼,而且
哼得好听极了,拖着哭腔……让我越听越想肏……
妹妹就象远古的妖精,象白玉雕成的女神一样,美得我的体毛都竖了起来。
她那饥渴的花芯,就算隔着一层直肠壁,我也感觉到它紧紧吸吮着我粗大龟
头,层层迭迭的嫩肉壁,也不停地挤压研磨着我,我感到无法言喻的舒服畅快,
我挺腰摆臀,不住地狠狠的抽插着。火热粗壮的碧玉肉屌,每一抽插均直达妹妹
那敏感的后庭菊花深处……
这种感觉,又酥又麻,又酸又痒;妹妹只觉愉悦甘美飘飘欲仙,禁不住放浪
的呻吟了起来:「喔……唔……」
她不停地呻吟着,她已不能再发出有条理的言语来,她只是叫着,嚷着,大
喘着气,发出毫无意义的不知是什么话,及一连串赞美声,都是含糊不清的!
「恩……哦……好美……哥哥的肉屌……好热……好大……肏的我……的屁
眼……太……太……舒服了……啊……啊……被亲哥哥干屁眼……太……太刺激
了……啊……哥哥……快干我的屁眼……用力……肏死我……用你……你那大肉
屌……用力肏我淫贱的……屁眼……啊……我的亲哥哥……好厉害……啊……」
而且,她的声音,似乎不单是从她的口部发出来,而是从她身体的每一部分
发出来的,各种各样莫名其妙,不知是什么,也不会去细辨它究竟是什么的声音,
交织成为一阙天地之间最自然的交响乐。
汗水最开始,是从我们两人身体的哪一部分沁出来的,当然我们都已不记得
了,而结果是我们全身的毛孔,都有汗水沁出来。
我猛然停了下来,勾起妹妹绯红的玉脸,柔声道:「舞儿,大哥我肏得你舒
服吗?」
妹妹一怔,从呻吟声中停了下来,玉脸上满是欲求不满的神情,她美丽的杏
眼一动不动的看着我,此时,她的发鬓散乱,红腮如霞,荡漾着无边春色,且一
只手还无比妖娆的抚着酥胸……
她因舒爽的感觉突然中断,本就空虚的蜜户,愈加难受起来,半响,她哀求
地道:「好哥哥……肏我……肏死这淫荡的我……不要停!」
「一月未见,变得如此骚了?东方玄没有安慰我的好宝贝?」
「舞儿答应嫁给玄哥,但在他成为先天宗师前,不能碰我,嘿嘿,只能看着
他爹狠狠肏我,他只能在边上撸管,现在在努力修炼这,嘻嘻,干爹只有一根屌,
如何满足我们母女两屄?所以大哥要满足我,不然就……」妹妹一脸坏笑。
我盯着她的眼睛,微微一笑,腰身猛挺向前,将我那根发烫而硬若石头的碧
玉肉屌,笔直地往妹妹素体内最深处凶悍地贯干下去,只听妹妹「啊!」的一声
尖叫,被我这一下干得神情似悲又苦,连眼角都迸出了泪珠,那微微发颤想叫却
发不出声音的檀口,像条脱离水面的鱼儿般大大地张开了好几回,一头濡湿而散
乱的长发随着她左右摇摆的脑袋披散翻飞,而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幽怨地望
着身上的男人!
我深吸一口气,又是几下重击!
每次妹妹都「啊……」的一声长叹,只觉酥、麻、酸、痒、痛五味杂陈,那
种奇妙的感觉,酣爽畅快,简直使她飘飘欲仙。
天赋异禀又遇上神屌刚刚突破的我直接顶到她体内菊花深处,她修长圆润的
双腿,愉悦地朝天竖了起来,五根足趾蜷曲并拢向上蹬踹,看起来真是舒服得让
人受不了。
不知不觉中,妹妹用玉白般的手扣紧我的脖子,她的媚眼无限妖艳地盯住我,
眼中满是迷醉的神情。最是难消美人愁,我想不到在妹妹做爱时是如此风情万种。
妹妹用娇美的脸蛋摩擦着我的脸,淡淡清香的发丝味阵阵传到鼻子,温热春
光蜜熟的脸,零距离让我细细品味,提醒我正肏着一个绝色的尤物,她红红香香
的丁香舌头也度了过来,在我的口中传播淫腥的气息。
我吻上妹妹那吐气如兰的檀口与带着族长腥臭阳精气味的红唇,我们的舌头
热烈的纠缠在一起,彼此互送唾液,我更如尝甘露般将她口里的香津玉液吞入腹
中。
她将她的臀部向上顶,以迎合我猛烈的抽插,用强烈的激情来配合我忘形而
疯狂的重击,每一次的撞击都拍出声音:「噗滋,噗滋!」
淫声美得我心颤,美得我的碧玉肉屌抽插中又抖了一下。
我看着眼下明眸皓齿、乳浪荡漾不止的性感尤物,我倏地大喝一声,又开始
大刀阔斧的奋力冲刺,只听两人下体互相撞击时发出的清脆「霹啪」声充塞了整
个暗间里。
妹妹在我像发情公牛那样威猛的强力撞击之下,喉咙「咕咕噜噜」的发出一
长串怪音以后,爆发了一声令人耸然动容的尖叫,在那尾音嘎然而止的瞬间,妹
妹忽然臻首一抬,忘情地一口咬住我的左边肩头,而她死命环抱在我背部的双手,
指甲也全都深深陷入了我那健硕的肌肉里,如潮爱液,喷涌而出……
妹妹在我身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半响,她重重地呼了口气。
「啊……啊,坏大哥……好美……好舒服……有种……肏死……我……啊…
…啊……」
她竟然浪荡的春叫起来,十分放肆,侗体的各部分,也随着她的笑而有相应
的配合动作。
她忽然一把抱住我的头,妮声道:「臭……男人,肉屌……不错……啊……
肏得老娘……继续……啊……继……续……操老娘我……啊!」
我想不到妹妹既然反客为主,我一怔,随即微微一笑,道:「淫妇,还没饱
吗?那你就看我今天怎么肏死你!」
我抱着娇软绵绵的妹妹出了密室,来到她的房间让妹妹趴在床上,后朝着自
己。妹妹的臀部极其的性感、美艳,她的香臀是那样的白皙、丰莹,裸露在空气
中,犹如迎风盛开的白牡丹,美艳不可方物。恍惚中,我似乎可以嗅到隐隐的肉
香,甚至可以感受到颤巍巍的臀肉所散发出来的无形而无穷的热力!
我不由得看得怔了一怔!好一会儿,才跪在她雪白的双腿间。深吸一口气,
往前狠命一挺,插了进去。小腹撞到妹妹光洁的臀肉,发出清脆而响亮的声音。
随即,浪叫声,粗重的喘气声,男人与女人肉肉相撞的「劈啪」声一时间同
步交响,极尽淫糜与骚浪之能事。
啪……啪……啪……几下清脆的声音响起,却是我用手拍打妹妹香臀的声音。
「打死你这个淫荡的大屁股,打烂它!小骚货,打死你……让你撩拨我!」
我的手一下一下拍打着妹妹的雪臀。一会儿,白皙的嫩肉上现出红色的印记来。
妹妹口中浪叫不止,竟似毫无痛意,反倒快感澎湃。
「舒不舒服?」我吼着,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道,下体碰撞出「啪、啪、
啪」的声响,加上肉屌摩擦发出的淫靡之音,听起来越发令人血脉贲张。
「啊……哦……啊……舒服……」妹妹不停地呻吟着,她似乎彻底的失控了,
狂乱的摇着头,发出更加淫荡的呻吟,娇躯不停的上下耸动,默契的配合着我的
节奏。
她胸前那对饱满赤裸的乳房,也跟着身体运动的频率充满诱惑的摇晃起来。
刚开始只是轻微的划着圈子,随着我动作的加剧,这两个圆滚滚的雪白奶子
也震颤的越来越厉害,仿佛是在炫耀弹性和份量一样,甩出了一道道性感的拋物
线,把我的眼睛都晃花了。
由于激烈的碰撞,妹妹蜜户的淫水不住地飞溅着,我想不到妹妹如此之淫,
肉屄真是水做的!
我扣着妹妹的珠肩,不断加深力度抽插,打桩一样猛的重重刺到滑嫩柔软的
菊花深处,一波波的快感让人如登仙境。滋滋唧唧的声音不停地响着。
妹妹迷蒙的双眼半掩半合,双颊晕红如火,被我疯狂进出的碧玉肉屌抽插得
喘息连连,直到床下的床铺又流湿了一大片……我又让她撑在床边上,将她一只
修长雪白的优美玉腿高高抬起,再向着她暴露无遗的粉嫩后庭狠抽猛插……
妹妹一个劲儿哼哼唧唧,香臀扭来扭去,扭着扭着突然身上的肉跟上满了发
条似的,绷得紧紧,并拚命尖叫,我也熬不住了,狠狠地肏了她几十下,肏得她
鬼哭狼嚎,差点儿没昏死过去……
最后,我又把妹妹抱起来,狠狠地挤向墙,而妹妹贴着墙,整个娇躯都离开
地面,她的两个大奶子赤条条贴在我的胸脯上,两条玉荀般的嫩腿勾在我肩上,
整个身子就像虾子一样被屈成一团,而我粗大碧玉肉屌就在她的后庭菊花里胡乱
搅动着。
妹妹「哦嗯哦嗯」的娇吟着,而我也就更兴奋「扑唧扑唧」地干着她。
我那粗大的臀部一下又一下有力地抽动,而妹妹则两手无力地搭在我的身上,
头也随着我的冲刺力量而左摇右摆着,长长的秀发都有点散乱了。
妹妹断断续续的娇喘和淫泣着,自动挺起自己的臀部,把娇嫩的菊花一下接
一下送给我,让我的碧玉肉屌狠狠地插进去……
我狠命的咬着妹妹勃起的乳蒂,拧掐着她嫩滑的大腿,在她娇贵的身躯上留
下了一个又一个印记。奇怪的是妹妹并不叫痛,只是忘情的吟唱嘶喊着,迎合扭
动着。
两个赤裸裸的肉体拼命地厮缠着,仿佛已彻底的放纵了自己,彻底的融合在
一起,彻底的沉溺在这罪恶刺激的交合中。
我一边用力的在妹妹的旱道里抽插,一边继续抓捏她的丰乳。而妹妹高翘着
丰盈雪白的大腿,连续不断的向上蹬踹,紧窄的旱道包裹着我的碧玉肉屌,异常
猛烈的痉挛收缩,浑圆的玉臀有节奏的自动耸挺,一次次的撞击着我的腹部。
面容上更是一副舒畅放荡的神情,似乎已是欲仙欲死、欲罢不能了。一双修
长的美腿将我牢牢的夹在了臀股之间……
当我又一次把碧玉肉屌刺到了妹妹的直肠最深处,抵在了旱道的无尽深渊时,
一股酥麻如电的感觉蓦地里从结合处袭上了我的后腰,并传遍了身体的所有神经。
我只觉碧玉肉屌无可抑制的抽紧绷直了,在窄小的空间里剧烈的跳动起来。
我高声怒吼,双手狂暴的握住了妹妹饱满的乳房,猛然间放松了精关。霎时
间,灼热的阳精像火山爆发一样的射了出来,在妹妹迷乱沸情的呻吟喘息声中达
到了高潮……
蓦然在我剧烈喷射时,卵袋被一阵温热吸扯所包裹,屁眼更是遭到侵入,随
即我知道母亲的到来。
为了更好的让母亲吸舔我的卵袋,我张开大腿,碧玉肉屌还在那里喷射中,
即将要射完时,母亲在我屁眼里的玉指向着卵蛋方向揉按起来,檀口含着两个硕
大的卵蛋,丁香小舌撩拨着其中一个,剧烈快感让我即将射完的肉屌,再度膨胀
仿佛新生一般,再度喷射起来。
持续的许久的喷射后,在我从妹妹后庭菊花抽出肉屌时,跪着的母亲,迅速
的亲向妹妹那还是圆圈黑洞的后庭,吸吮着从里面流出的阳精,吸吮声音格外的
大声。待吸完妹妹菊花里的阳精后,又把我的肉屌清理一遍。
我看着如此淫靡的母亲,加上一月多没有享受到这成熟妩媚的肉体,哪里还
忍得住,把妹妹和母亲一起放到床上。
我将从没软过的碧玉肉屌凑上前去,硕大的龟头在母亲柔弱的股间轻轻点击,
她阵阵颤抖,蜷起了身子。
我侧躺在她身后,搂着她的纤腰,缓缓进入湿润温暖的老家,一面亲吻她的
粉颈和耳朵,柔声道:「母亲,你真好!」
母亲甚是情动,「唔」的一声。
我拉过她的手放在屁股上,摆动下身缓缓抽送,一面含住她的耳垂轻轻啮咬,
母亲微微喘息,玉手反搂着我的屁股,一面大力揉捏,一面向自己按压。
我心中激荡,将她的腿曲到胸部,让玉臀挺出更方便深入,一面揉捏丰满的
乳房。巨大的碧玉肉屌带出阵阵族长留在里面的阳精,二人身下的床单早湿成一
片,薄被里掀起阵阵热浪,让人很是焦躁。
我掀开被子,跪了起来,扶住她的大腿,碧玉肉屌迅猛快速刺入紧窄多汁和
装有其他男人阳精的蜜户。
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我一手按住香肩,一手扶住大腿,摆动腰肢快速
抽插,小腹「啪啪」的撞上她侧卧的玉臀,母亲凤目半闭,晕红的俏脸上尽是舒
适畅快,玉手不住摩挲我的大腿。酥麻的交合快意不住从碧玉肉屌传来大脑,和
母亲的亲热,只觉体内龙虎交汇、气血通畅,浑体舒泰,额头胸前后背微微汗出,
相当舒适。母亲口中呢喃起来,玉体颤抖,蜜户内阵阵收缩,喷出了大量蜜液和
族长的阳精。
我将她翻平,分起双腿,拔了出来。只见粗大搏动的碧玉肉屌碧绿油亮,光
华流转,实在令人爱不释手。
母亲睁眼昵声道:「不要……不要走……」
我让碧玉肉屌在她下腹茂密的芳草丛中揩擦,笑道:「母亲,孩儿的碧玉肉
屌好看吗?」
母亲向下瞟了一眼,低啐一口,眼波流转,神态娇媚。我哈哈一笑,又给她
插了进去。
她舒服的嗯了一声,微微摆动玉臀,花瓣口含住碧玉肉屌转动。
母亲动情的样子,让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燃烧!恨不得将她完全的溶进自
己的生命里,永远不分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