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5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三章情意绵绵
我握住她的双乳大力抽插起来,母亲扭动纤腰配合着我,口中呻吟不断。
我再不管她,摆动屁股进进出出,专心追逐那令人欲死欲仙的快感。母亲初
始还不断迎合,后来却娇软无力,口中呻吟呢喃,躺着承受着我仿似没有终止的
强劲冲击,良久终于再忍不住,颤声道:「我……我不行了……」
我见母亲香汗淋漓,娇喘微微,面色苍白,抽了出来,跪到她身旁,让母亲
握住了我的肉屌。
母亲面色微红,玉手上下套弄,发出「滋滋」的声响。
我跨上母亲的酥胸,将碧玉肉屌埋入深深的乳沟,让她自己用柔软的乳房向
中间挤压,挺动起来。
狰狞的肉屌几乎顶到她的粉颈,她俏脸绯红,神态娇媚。羊脂美玉般的酥胸
和碧玉肉屌的碧绿形成耀眼的对比,我甚是激荡,大力挺动着下身,快感逐渐凝
聚,碧玉肉屌越来越坚硬,越来越灼热。
母亲似乎舒了口气,玉手大力套弄着我,一面却在我胯下挪了下来,凤目娇
羞的注视着我,竟张开小嘴将碧玉肉屌含入。
我惊讶的看着母亲满足兴奋的表情,我万万想不到她会转变如此的快。现在
的她就象一个妖媚的荡妇,我想她的骨子里一定浸透着一股妖艳。
温暖的热气直冲丹田,我满意的吐了口气,母亲神态如此讨好,含、吮、舔、
吹,手段竟相当不错。
动作无比熟练,令我兴奋无比。她吐出鲜红的灵巧小舌头,逐寸舔遍,用手
握住了套弄,一面却将肉袋含入嘴里吮吸。龟头颈阵阵酥麻传来,我舒服的呻吟
出声,母亲甚是欢喜,抱住我的大腿,摆动螓首大力吞吐,碧玉肉屌在她口中不
住跳动,强烈的快感涌来,我拔出碧玉肉屌,将她微微上提。母亲会意,挪了上
来,大大分开了双腿。
我趴上去插入她体内快速挺动,她不住战抖,却紧紧搂住了我。我重重吻上
她的小嘴,低喝一声,碧玉肉屌狂喷出精液,打在她柔软的花蕊上,母亲含住我
的舌头吮吸,身子随着我的喷射阵阵颤抖。
随着我的喷射,小树苗似找到了通道,与母亲子宫里的分支树苗连在一起,
只见母亲里的小树苗也有了三片叶子,也就是说这段时间,母亲没少被族长滋润。
当小树苗吸收了母亲体内的创世精元后长到了有五片叶子,主根也大了不少,而
母亲体内的小树苗只剩一片叶子。
母亲和妹妹的刺激,加上神屌的突破,还有小树苗的进化,带动了我体内的
修为,在这一刻我突破到了宗师二阶。
我舒服的趴了片刻,立起身来,缓缓退出。母亲殷红的嫩屄口微微开合,吐
出股股精液和蜜液的混合物,甚是迷人。
数日之后,东方不败再次来到了慕容府治疗。
慕容天瑶沐浴后,穿了一件米白色绢绸睡袍,正自坐在梳妆桌前,玉指涂了
少许胭脂,轻轻的在脸上按摩。而身上柔软轻薄的衣料,完全掩盖不了那具凹凸
有致的娇躯。
我却站在她身后,双手盘胸,望着铜镜里答应嫁给我的美人,这张俏脸我已
看了好几天了,至今仍是看之不厌,而且每次看着她这副美得醉人的姿容,便会
自自然然挑起我旺盛的欲念。
我正要开声说几句赞美的说话,房门突然传来敲门声,慕容天瑶向我道:
「可能是茉莉。」便想站起身子,我阻止了她,示意我去开门。
来人果然是慕容天瑶的贴身丫头茉莉,十七八岁年纪,长得眉目如画,十分
可爱动人。见她手上捧着一个托盘,上面盛着一碗补汤,药香一下弥漫整个房间。
我吸了吸鼻子,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茉莉笑脸吟吟,俏语道:「是老爷特意为小姐炖的补品,服了它,好教我家
小姐早生贵子,瓜瓞绵绵。」
「好丫头,妳在说什么鬼话?」我忍俊不禁。慕容天瑶款款站起来,与茉莉
微笑道:「好了,妳放下药下去吧。」
「是。」茉莉一笑,放下盘碗,离房前回头道:「服了药,你俩也早点治疗
吧,茉莉亦希望小姐快些好。」说完还向慕容天瑶瞻了瞻眼。
「妳耍什么嘴皮子,还不快给我出去。」慕容天瑶听得脸上一红,不由娇嗔
起来。
待得茉莉离去,我低下头来,含住她上唇又道:「今天我就加多几分力,一
于将妳弄到爽翻天。」
慕容天瑶一对玉臂围上我的脖子,把一对浑圆饱满的乳房牢牢贴上我,满眼
柔情看着我道:「我未婚夫君的本事,天瑶当然知道。好夫君,我要你,现在就
想你好好爱我。」
「我会的,妳就等着享受吧。」一只大手已攀上一座玉峰,隔着一层薄薄的
绢绸搓揉起来:「妳这对乳房怎会如此诱人,玩了几天仍是让我爱不释手。」
「嗯,夫君……我爱你……」慕容天瑶的乳头向来敏感,让人稍一触碰,便
立即硬挺起来,阵阵甜蜜的酥麻,瞬间便燃起她原始的欲望,一只贪婪的玉手,
从我脖子移开,挪移到我的胯处,隔着裤子,一把握住粗大的坚挺。
我轻轻嘘一口气:「好舒服,给妳握住的感觉真好!」
慕容天瑶星眸半闭,水汪汪的美目紧盯着我。她了解自己对男人有多大杀伤
力,颠倒众生的脸蛋、浑圆硕大的酥胸、柔软纤细的腰肢、粉雕玉琢的蜜户、修
长优美的玉腿,在在都散发着让男人难以抵挡的诱惑力。她曾经对自己说过,上
天既然赋予自己这身子,就该好好地珍惜,以它来享用男人的慰藉,还有淫靡缠
绵的欢爱,这才不枉此生。
二人四目相接,我望着这个美得心悸的天瑶,一团炽热的欲火立时涌上脑门,
手上的力度随之加重,将她一个乳房搓得形状百出。
慕容天瑶有点吃痛,低声「嗯……」了一下,却没有阻止,反而踮起脚跟,
送上迷人的唇瓣。我连忙吻上,一条香舌已窜入他口腔,热情地作出需渴的挑逗。
我再也按捺不住,扯开她睡袍的腰带,一拨一扯,睡袍随即落在地上,瞬眼
间,慕容天瑶已成为一个裸美人,只见她害羞地将我抱紧,把个身子埋在我胸腹,
不让我去看她的裸躯。我也不以为然,知道这个未婚妻子现在还有点放不开,便
道:「我们到床上去好吗?」
慕容天瑶在我胸膛点点头,猛觉身子已被我抱起,转眼已将她放在床上,人
亦同时压上来,将她完美的裸体彻底覆盖住。
我再次吻住她,双手同时拿着一对玉乳,恣情地把玩搓揉。
慕容天瑶忘情地抱紧他,闭上眼睛,享受着我的激情。说实话,她很喜欢让
男人拥抱的感觉,尤其是赤条条的相拥,全无阻隔的接触。她终于说话了,她向
我说,要我脱光衣服,再来抱她。
我自然点头,迅速脱个清光,再次趴在她身上时,慕容天瑶清楚地感到我的
碧玉神屌顶着她,是多么坚硬和炙热,使她不自觉地扭动着臀部,用阴阜去磨蹭
它:「嗳!夫君……爱我……」
「不用心急,我还没亲吻妳,要先让妳来一次高潮,再好好给妳。」
慕容天瑶当然明白我的意思,心中不禁一阵狂喜,但她在我面前,为了保持
自己含蓄优雅的气质,一直都抑遏住自己淫荡的一面。慕容天瑶认为,欢爱时作
出适当的女性矜持,会更能激发男性的欲望,因此她从不主动和我吹箫,说很脏
接受不了,直到我几番恳求,她才会勉为其难的做一次,便因为这样,每次都能
使我大喜如狂,兴奋不已。
「人家不要,你总喜欢让我出羞!」慕容天瑶撒娇似的轻轻搥打着我。
我并没有理会,双手一面抚弄着双峰,一面把身体往下移,直来到她的双腿
间,慕容天瑶却弄虚作假,用手遮掩着妙处:「不要看,好丢人……」我怎能罢
休,只好放弃手里的乳房,动手把障碍扳开,一道粉嫩的肉缝登时钻入眼中,见
那淫裂处毛发十分茂盛,淫水涓涓,早已湿得不成模样。
「不要看……」慕容天瑶才唤得一声,双脚已被我大大分开,再以手指扳开
花瓣,露出内里红艳艳的蛤肉,只听我喊了一声「好美!」,埋头便吻了下去,
强烈的美意令她连连打战,整个人都绷紧起来。
我使劲吸吮,右手指头揉着充血凸起的小珍珠,左手再度攀上她一只玉峰,
用尽手段去满足她。
慕容天瑶兴奋得像要哭出来,只得掩住了嘴巴,两条腿儿不住地抖动,直到
我强行将舌头弄进去,慕容天瑶一个忍不住,连连几个抽搐,猛地阴精狂涌,登
上今天第一个高潮。
我深知天瑶外表虽然风仪端丽,但内里却异常敏感,稍加逗弄,便即动情,
任人予取予求。我借着她高潮未退,连忙腾身上马,握住粗长的碧玉肉屌,趁水
带滑,一下便捅了进去,直深至底。
我一进去的唯一感觉就是紧,很紧,心想不愧是名器七窍玲珑,和母亲的六
面埋伏各有千秋。就是还没有尝过妹妹的一枝独秀,有点可惜。
「哦……」胀爆的满足,让慕容天瑶叫出声来,便觉我一边抽送,一边弯下
身子,含住自己一棵乳头,疯狂地吸吮。
「夫君……」强烈的美意迅速包裹住她,教她不得不晃动腰臀迎向我,冒求
索得更多的快感。慕容天瑶双手抓着我的脑袋,玉指深入我发中,拱起上身,好
使我更能放肆地品尝。
我一口气抽捣百来下,忽觉天瑶的花道突然产生变化,花心传来一股强大的
收缩,蛤肉不停地张合翕动,整条肉屌给她箍勒得畅快莫名,便知晓她又要泄了,
抬起头笑道:「今天妳好敏感喔,不过我喜欢,妳泄精的模样实在太诱人了……」
慕容天瑶正自美在头上,已腾不出心思回答我,只用手掩住了檀口,把个下
身不住向前送,迎凑我的粗大的碧玉肉屌狂野的抽插。
我盯住眼前的未婚妻子,腰板加力,龟头下下点向深宫芽眼,直捣得啪啪声
响。慕容天瑶泄意将至,如何吃得消这般刺激,终于又战索索的丢了个尽兴。我
看见天瑶丢得满脸痴迷,香汗如珠,模样儿实是说不出的媚致动人,也不禁心遥
目荡,当下搂住了她,放慢抽送的速度,轻抚她的秀发道:「天瑶,妳真的很美,
我能够拥有妳,真是上天的恩眷。」
慕容天瑶美目含光,朝我微微一笑:「我都是,将来能做你的妻子真幸福,
若然再添一个小孩子,那就更好了!」
「我会努力的,一定不会令妳失望。」我吻一下她道。
「哦……」慕容天瑶实时来了反应,轻叫一声,旋即仰起花房:「好夫君来
吧,加把劲射给我……」
「要我射什么给妳?」我揶揄笑道。我知爱妻还有点放不开,平索斯文温雅,
从没说过半句粗言脏话,如此地问,我也不指望妻子回答我。
「你越来越坏了,我不懂说这种话。」果然如我所料。
「但我喜欢听,就说一次给我听。」
「坏东西!」慕容天瑶嘴含笑意,伸手圈住我脖子,低声在我耳边道:「就
是……就是要你……要你下面射出来的精液。」
我首次听着未婚妻子说这种话,不禁喜出望外:「噢!我的天瑶,我的好妻
子,我马上射给妳……」说话一落,下身用力一顶,龟头直戳花心。
「哦……夫君!」慕容天瑶用力抱着我:「射给我,全部射给我……」
我使出浑身解数,下下凶猛有力,抽送如飞,龟棱拖刮着膣壁,不停大出大
入,才数十抽过去,慕容天瑶已是娇喘不绝,眉黛偷颦:「我爱你……夫君,天
瑶又不行了……」
「泄吧,我们一起射出来……」我撑起身躯,跪到妻子双腿间,改用双手托
着慕容天瑶的纤腰,让她整个腰肢离开床褥,呈一个弧形,犹如拱桥一般。
碧玉肉屌疾猛的进出,把个慕容天瑶弄得欲火飞腾,便连她向来重视的矜持,
一下子全付之乌有,竟让她放浪形骸的喊叫起来:「用力……人家要你再用力。」
「要我用力作什么?」我低头望向交接处,原本紧窄多毛的嫩屄,正被自己
大大地撑开,蛤珠暴突,淫水迸飞,耻毛被蜜汁泡得油光泛亮,不由看得如火烧
灼,欲焰昂扬。
「用力……用力肏我……」我确没想到,如此淫脏的粗话,竟会出自漂亮温
文的天瑶口中,但听着却另有一番难言的兴奋,险些儿便要射出来。
而身下的天瑶,敢情是到达无比亢奋的状态,早已神魂荡漾,难以自持,仍
不住喊出心底的心声:「夫君肏得好深,肏得天瑶好舒服……啊,射了……人家
要来了……」语声未落,已见香肌战栗,汸汸然泄得一丝两气。
我听得火焰焚心,再被温热的淫水一裹,花心口会立刻扩大,从里面吐出细
细的肉针,可以插进龙头的铃口,全身彷佛受到电击般,麻痹而不能动弹,我又
如何忍受得住,立时一杆到底,顶着深处的花心嫩芽,狂喷而出。
「哦……夫君……」骤然给热精一冲,泄意未尽的她,又再大泄起来。花心
强劲的收缩力,不停地噬咬着我的龟头,像要把我榨干榨净似的。
喷射时,我立马感觉到天瑶体内的小树苗,已然有三片叶子了,前几天明明
才一片的,难道这几天……
我泄得浑身如棉,也没有多想,倒趴在天瑶身上,呼呼的喘着大气。
待得二人平服过后,慕容天瑶才爱怜地抱住我,轻声道:「夫君你好棒,可
知道天瑶有多爱你。」
「我当然知道。」我抬起头笑道:「妳今天怎会如此激动,刚才连粗话都说
出来了,听得我真的很兴奋。」
「不要说了,真是丢死人……」慕容天瑶撒娇起来:「还不是你,弄得人家
这样舒服,我所有形像都给你破坏了!」
我哈哈笑道:「双修欢爱就该如此,能够放开情怀去做,才会添增情趣,以
后妳就多说给我听听。」
「你们男人天生就是虐待狂,只懂得侮辱女人,这个『肏』字,对你们男人
来说,其实算是一个动词,充满了欺凌虐待的意味,对我们女人有多不公平。」
「公平也好,不公平也好,能够出自妳这个美人之口,就是一枚强烈的催情
济。」
「为什么?」
「可不是吗?像妳这样漂亮的女人,谁个男人不想肏,听得妳说『肏我』两
个字,怎能不让天下男人如醉如狂,狠狠的肏妳。」
「你这个坏蛋,真是坏到透……」一记记粉搥,不停往我招呼。
「茉莉,去打一盆清水过来。」慕容天瑶对房外候着的丫鬟交代道。
东方不败这才反应过来,手拂面上擦拭一下汗珠,一层蜡黄粉妆变得粘稠粘
在手指上。心中暗道一声不妙,也知道,这伪装迟早都知道,何况美人倾心?
「呃,呵呵。」东方不败一阵干笑。
色盆中清水照映下,东方不败收起一捧清水,大致清洗一番,原来面容立刻
展现。
透过纱帐,见得东方不败洗去扮相,慕容天瑶本就对救命之恩心存感激,何
况还有多次夫妻之实,如今真面相对,与之刚才令人眼前一亮,娇弱的身姿微动
一下,心中不觉愈加欢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