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猎奴之回明】(下)(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江南杭州驿站
「不知道那呆子找没找到他的那个怜儿姑娘。」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双手托
腮,有点闷闷不乐的对着空气说话。
「高姑娘,高姑娘,快来救人啊。」就在高文心想那个在南京的杨凌时,一
道急促的呼喊声从门外传来。
「出了什么事啊?」高文心走出门外,只见一个驿站的工作人员在她的房门
前,急的不停的在打转。
「高姑娘,我们的一个兄弟外出办事的时候,遇到了倭寇袭击,人没死,可
以他中了一种剧毒,已经快不行了,高姑娘,我知道你是神医,我求求你救救我
的弟兄。」一见高文心从房里出来,那人便急忙上前。
「救人乃是医者之本分,不必说求。」高文心转身入房,拿着她的药箱走出
来,示意那人带路。
「在下替我那弟兄谢过文姑娘了。」那人对高文心深深的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带路吧。」
「这个这个,高姑娘你就这个样去吗?」那人像是在课堂上发现了老师的错
误但是又不敢讲出来的学生一样,最后还式忍不住的说了出来。
「我这样有什么不对吗?」高文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一条杏黄色的保
守长裙将自己自脖子到脚踝的肌肤全数遮盖了起来,较为宽松的裙子也将娇躯的
曲线遮掩起来,使得两座高耸的玉峰看上起像是两个在平原上的小山包,一双秀
气可爱的玉足穿着一双很简洁的月白色绣花鞋,月白色的鞋子上没有绣着什么。
「高姑娘,女大夫去替一个男子看病,可是要穿特殊的大夫服的啊。」那人
指了指高文心身上的衣服说道。
「特殊的大夫服?我怎么……对啊,我给忘了,你在这里等一下啊。」说完
高文心转身回房,啪的一声把门关上。
高文心在房间里翻箱倒柜的寻找她的那件大夫服,可是她找到的都是一些不
符合医德的保守衣服。
终于,在箱子的底部找到了那件衣服。
高文心急忙脱下自己的那件杏黄色的保守长裙,精致圆润的锁骨下,两座高
耸的雪白玉峰上两颗粉红的小葡萄在迎风招展,高耸的玉峰下是一片平坦的小腹,
两条修长笔挺的美腿之间没有丝毫缝隙,双腿间的黑色草丛时常修剪,草丛中的
小草显得十分柔软顺滑。
高文心穿好衣服后走到梳妆台前。
在梳妆镜中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穿着一件性感的情趣护士服,粉红色的上衣
似乎是小一号的,小一号的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玉峰显得更加的高耸挺拔,包裹
着玉峰的布料似乎随时会因为无法包裹住高文心的玉峰,而要被撑裂开来。
高文心的下身则是穿着一件刚刚可以遮住翘臀的超短裙,穿着这件超短裙的
高文心只要微微一弯腰,便会将她的蜜穴露出。
而高文心的玉足则被包裹在白色的长袜子里,这长袜子将高文心的小腿也装
了进去。
高文心看着自己的这身打扮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走吧。」高文心走出房间看到那人正伏在自己房间的窗户外,
在他的眼睛前方有一个手指大小的洞,这个洞正对了自己的梳妆台,他的一只手
则伸进他的裤子里。
「高……高,高姑娘你出来了啊。」那人听到高文心的声音,急忙将手从裤
子里抽出来。
「快走吧,迟了怕你兄弟出事。」高文心无视了那人的行为,催促道。
「是是,这就走,这就走。」那人甩了甩手上的液体。
「高姑娘,到了。」那人带着高文心来到了南京城南的一座十分华丽的府邸。
「你这兄弟在哪里?」高文心对了这座华丽的府邸没有什么兴趣,她只关心
病人而以。
「高姑娘里面请。」那人推开小门对高文心喊道。
当高文心走进这座府邸时,高文心感觉自己进了万花丛,整座府邸里没有一
个男人,全是年轻貌美的少女,而且这些少女都没有穿衣服,就这样一丝不挂的
在府邸里走来走去,还有一些的少女正抱在一起磨豆腐。
走着走着高文心忍不住问道,「为什么那些女孩没有穿衣服?」
「高姑娘,外面那些小骚货都是一些罪臣之女,按我大明的律例,没有让她
们去接客,就是对她们最大的恩赐了,哦,到了。」
「就是这里?」高文心站在门外问道,这屋里没有惨叫和呻吟,要么这人没
有事,要么这人出大事。
「对啊,就是这里。」那人推开门让高文心进去后,就走了。
高文心一进这个房间,第一印象就是简单,整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巨大的床,
二十个人睡在这张床上也不会感到挤,在床上睡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他全身
上下没有穿一件衣服,他的那根如同婴儿手臂的肉棒高高的立起,而且因为中毒,
他的肉棒变的紫黑色,显得格外的狰狞,显然这个男子是杨泉。
「看来中毒挺深的,肉棒都变成了紫黑色了。」高文心走到杨泉的跟前,仔
细的观摩起杨泉的肉棒。
「唔,体温有点高啊。」高文心用玉手握住杨泉的肉棒,冰凉柔软的小手感
受着手心中传来的炽热的温度。
「看来要检查一下他中的是什么毒。」高文心扶正杨泉的肉棒,小嘴一张将
杨泉的肉棒纳入她温暖的小嘴里。
杨泉的肉棒一进入高文心的嘴里,高文心便忍不住一阵反胃,肉棒的腥味就
像是没有处理过的海鱼一样,慢慢的,高文心渐渐的开始习惯了杨泉肉棒的味道。
如何有人从门外看进来就会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似乎是昏迷不醒,双腿
大大的分开,和他的身材完全不配的粗大肉棒,如同定海神针一样的勃起,而在
他的双腿间跪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美女的脑袋在他的双腿间不断的起伏吞吐,
随着美女的吞吐,他的肉棒变得更加的坚挺。
高文心感觉自己嘴里的肉棒不再是一股难忍的腥臭味,而是一股难以用语言
来表达的味道,有点像是刚刚出炉的苹果派一样,而且像是毒品一样,让人有一
种上瘾的感觉。
高文心像是三天没有吃过饭的人突然看到了满汉全席一样,高文心不停的吞
吐吸吮杨泉的肉棒,杨泉的肉棒仿佛是什么美味佳肴。
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按住高文心的头,原本正在不停吞吐着的高文心猝不
及防的被大手按住,粗大的肉棒直接插进高文心的喉咙,一张俏脸则埋进杨泉乌
黑的阴毛中。
高文心想要抬起头,可是杨泉的双手紧紧的按住高文心的头,不让她抬起头。
高文心突然感觉嘴里的肉棒跳动了一下,然后一大股温热的精液从高文心的
喉咙中喷涌而出,顺着高文心的食道一直流到了高文心的胃里。
高文心感觉一股暖流流进她的胃里,这感觉就像是在大冬天里喝上一碗热汤
一样,胃里暖乎乎的,舒服极了。
高文心感到按住她头的双手已经挪开了,高文心抬起头发现杨泉已经醒了过
来。
「对不起啊姑娘,我刚刚以为是飞机杯呢。」杨泉摸着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道,虽然杨泉嘴上说不好意思,可是他的眼神中满是淫邪之光,他看高文心就像
是一个小孩看一个喜欢的玩具似的。
「没事,作为一名医者,刚刚不过是普通的检查而已。」高文心伸出小粉舌
在红唇上舔了舔,然后向杨泉解释道。
「那么大夫,我这是中了什么毒啊?」杨泉一边用他的肉棒轻轻的抽打高文
心的俏脸,一边淫荡的问道。
「你中的是倭寇的我爱一条柴,这种毒十分的狠毒,男人中了就会淫欲大增,
可以一夜征十女,最后精尽人亡,如何是女子中此毒的话,就会变成淫娃荡妇,
一看到男人就会发情,只要是胯下有肉棒的男人,她都会任他操,不论美丑,高
低贵贱,一率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变成一个移动的精液肉便器。」高文心的眼睛
死死的盯着杨泉那条不停的在抽打自己俏脸的肉棒,仿佛想要将那条肉棒吞进嘴
里,好好的品尝品尝。
「这种毒这么可怕,那么有没有的救啊。」杨泉惊慌失措的问道,不过即使
是这么的惊慌失措,杨泉的肉棒还是在不紧不慢的抽打着高文心的俏脸。
「不要这么担心,如果男子中了我爱一条柴,只需要有一个医术精湛的女大
夫运用自己天生的医疗器械,再加上特殊的方法,就可以将毒液给挤出来了。」
高文心眯着眼睛,享受着杨泉用他的肉棒抽打自己俏脸所带来的快感,甚至
高文心感得自己的蜜穴已经开始湿润了起来。
「哦,那么要是女子中了这毒,那该怎么办呢?」杨泉抽打高文心的俏脸似
乎打累了,杨泉将肉棒放在高文心的红唇边上,从高文心小嘴里呼出的一阵阵香
风,轻轻的吹过杨泉的肉棒,甚是舒服。
「如何是女子中了,那就更加简单了,只要有一个有着大肉棒的男子将他的
大肉棒狠狠的插进她的蜜穴中,彻底的征服她,让她成为离开主人的肉棒就活不
下去的性奴就可以了,而且,只要能征服她,她就会在药力下爱上征服她的那个
人。」高文心看到这条停在自己嘴边的肉棒,不停的在咽口水。
「啊啊啊,大夫,我的肉棒好痛。」突然杨泉的五官都挤在一起,十分痛苦
的对高文心说道。
「啊,可能是毒又发作了,我要尽快帮你治疗了。」高文心半蹲在杨泉肉棒
的正上方,高文心用一只玉手握住杨泉的肉棒,将它轻轻的抵在,自己的蜜穴门
前。
「大夫,会不会很痛啊。」杨泉满脸紧张的问道,不过他的语气就充满了淫
邪。
「放心吧,不会很痛的,你看,啊!好痛……」高文心为了让杨泉放心,而
是她就决定前示范一下,翘臀猛地一沉,杨泉的肉棒顿时就突破高文心的大小阴
唇,搅碎高文心的处女膜,直接亲吻了高文心的子宫口。
高文心感到自己的下身像是被撕裂开来一样,原本轻轻按在杨泉小腹上的玉
手,在杨泉的小腹上留下了十道通红的爪印,头高高的昂起,乌黑的秀发也被撒
向半空。
「大夫你没事吧?」杨泉为了帮高文心稳住重心,伸手将高文心不停上下跳
动的玉峰,高文心玉峰滑嫩柔软且弹性十足的手感让杨泉爱不释手。
「没事……只是你的……肉棒太大……了……而且我是……处女……所以有
……点疼……没事……很快就不疼了……我一定……会治好你……的」高文心想
要用自信的语气回答杨泉,不过,她按在杨泉小腹上不断颤抖着的玉臂和不停发
抖的腿出卖了高文心。
为了证明自己没事,高文心抬起翘臀,再落下,来为杨泉进行医治,每一次
的起落,高文心都会感到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但是疼痛过后,就会有一股欲仙欲
死的快感,在痛感和快感之间的不断转化,让高文心有一种吸毒般的快感。
「大夫你没事吧?」杨泉为了帮高文心稳住重心,伸手将高文心不停上下跳
动的玉峰,高文心玉峰滑嫩柔软且弹性十足的手感让杨泉爱不释手。
「没事……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高文心感到从蜜穴中传来的撕裂之疼慢慢的减少,而快感则如海潮般的传来,
而且每一波的快感,一波波的加强。
杨泉突然感觉高文心蜜穴里的嫩肉猛地收缩,杨泉感到高文心蜜穴中皱褶在
疯狂的蠕动,而且还一环一环的紧紧勒住杨泉的肉棒,而且高文心的花心中传来
一股吸力,仿佛要将杨泉的精液从肉棒里吸出来。
「啊啊……要去了……」高文心全身绷紧,蜜穴也仿佛变成了真空似的,杨
泉的肉棒就像是真空包装的肉一样,高文心蜜穴中的嫩肉紧紧的贴着杨泉的肉棒,
嫩肉和肉棒棒身之间没有一丝的缝隙。
还没等到杨泉收紧精关,一股温热的水流从高文心的身体深处喷涌而出,顿
时就让杨泉的精关洞开。
「啊……好烫……射进了……」高文心高潮之后,整个人趴在杨泉的身上,
不过,杨泉的肉棒并没有从高文心的蜜穴中抽出来,杨泉射完了精,但是肉棒依
然坚挺着。
「大夫,我都将毒液射出来了,为什么我的肉棒还是这么疼啊,大夫,你要
救我啊。」杨泉带着哭腔对高文心说道,但是杨泉的手且在高文心的翘臀上不停
的抚摸。
「不要怕……只要再来……几次就可以了。」高文心大喘气的说道。
「那么大夫,我们继续吧。」杨泉一翻身将高文心压在身下,急忙的说道。
「等一下……我现在……全身没有力气……等我回复……体力……先……」
「不用了大夫,刚刚你帮我治疗的时候,我已经把方法记下来了。」说完杨
泉的肉棒顿时就从待机模式切换到冲刺模式。
「啊……好棒……就是这样……你学的……很好……就是这样……」
「大夫你爽不爽啊,我这样用你的骚穴,用的对不对啊。」杨泉将高文心的
一双美腿盘在自己腰上作为支点,双手握住高文心的纤腰,下身的肉棒每一次插
进高文心的蜜穴,都是整根没入,在肉棒和蜜穴的连接处,有一些白色的泡沫出
现。
「不行了……我要来了……」盘在杨泉腰上的双腿用力夹紧杨泉的腰,玉手
环着杨泉的脖子,挺拔的玉乳随着杨泉的抽插不停的上下甩动。
「大夫,你要来什么啊。」在高文心即将要到达高潮时,杨泉突然的停下在
抽插的肉棒,满是淫邪的对高文心问道。
「我要高潮……我要高潮……快给我……」高文心感到蜜穴中那强烈的空虚
感,睁开原本在等待高潮来临而紧闭的双眼,像是一个淫娃荡妇的向杨泉求欢。
「大夫,你这样可不是求人的语气哦。」杨泉伸手在高文心的玉乳上用力的
打了一巴掌,玉乳顿时就像是果冻似的摇晃,一个醒目的鲜红色的巴掌印,像是
印泥一样的印在了高文心的玉乳上。
「求求……你了……快来啊……」高文心扭动纤腰,双瞳迷离的哀求道。
「不对,大夫你要这样说,文心乞求主人操高文心的淫荡肉穴,文心是一只
离开肉棒就活不下去的性奴母狗,文心求主人用你那高贵的大肉棒来肏文心下贱
的淫荡肉穴,让文心成为主人的性奴母狗,移动肉便器,人肉飞机杯,让文心永
远成为主人的胯下性奴。」杨泉一边打着高文心的奶光,一边示范高文心的性奴
宣言。
「不要……这太羞人了……」高文心顿时有点抗拒了。
「你不肯说,那么我就不操你这。」说罢,杨泉将肉棒抽出高文心的温暖的
蜜穴,同时对高文心用了一个提高身体敏感度的法术。
「不要拔走……我说……快操我……」在杨泉的法术下,高文心没有撑过十
秒。
「那快说啊。」杨泉的肉棒抵在高文心的蜜穴前,等待着高文心的性奴宣言。
「文心乞求……主人操……文心的淫荡肉穴……文心是一只……离开肉棒…
…就活不下去的……性奴母狗……文心求主人用你那高贵的……大肉棒来肏
文心……下贱的淫荡肉穴……让文心成为主人……的性奴母狗……移动肉便器…
…人肉飞机杯……让文心永远……成为主人的……胯下性奴……「在经过一秒的
思想挣扎过后,高文心还是将她的性奴宣言说了出来。
「真是个乖孩子,让主人赐你无上的高潮吧。」语音刚落,杨泉的肉棒顿时
就挤开了高文心的两瓣粉嫩的阴唇,又回到了温暖狭小的蜜穴中。
「啊……主人好棒……」空虚感被填满了的高文心发出一声如哭如泣的呻吟。
杨泉抓住高文心两座挺拔的玉乳在手里把玩,下身像是打桩机似的挺动着,
杨泉肉棒的每一次整根没入,都会有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响起,伴随着碰撞声的是
高文心动人的呻吟声。
「啊……心奴接好了。」在抽插了几千下之后,杨泉低吼一声,正在把玩高
文心玉乳的双手猛地用力,高文心白皙的乳肉在杨泉的用力下被挤到了杨泉的手
指的缝隙里,胯下的肉棒也开始加速,杨泉肉棒和高文心蜜穴的连接处顿时水花
四溅。
高文心一听到杨泉的话,盘在杨泉腰上的双腿和环在杨泉脖子上的双手用力
的固定住自己,高文心感到自己蜜穴里的肉棒越来越烫,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
就在高文心即将到达高潮时,一股滚烫的精液被杨泉的肉棒射到了蜜穴里。
本就在高潮边缘的高文心在被精液一烫,顿时到达了高潮。
「换没完哦,心奴。」杨泉将全身无力的高文心抱起,转过身来,面向大门。
在床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一丝不挂的少女,少女面前放着一个画架,
少女的手里拿着一根油画笔。
少女一见杨泉转过身子,顿时开始了作画。
半个小时后,少女拿着画好的画,跪在床边,举着画让杨泉欣赏。
少女的画工很好,整幅油画就像是照片一样,在画中杨泉分开双腿坐在床边,
双手像是抱着一个小孩尿尿一样的高文心,挺拔的玉乳上两个红红的手掌印清晰
可见,但是高文心且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两条修长的美腿被迫分成M字,蜜
穴因为杨泉肉棒的撞击而变的红肿,高文心的玉手则分开两瓣红肿的阴唇,展示
她粉红的阴道,和阴道里的新鲜的精液。
「画的真好啊,是不是啊,心奴。」杨泉看着画,满意的点了点头。
「是啊,画的真好。」高文心敷衍的回答道,高文心扭过头对着杨泉,嘟起
嘴来向杨泉索吻。
杨泉和高文心来了一个法式接吻后对着跪在地上的少女说道,「你去道具室
那里领个中型的按摩棒。」
「谢主人。」听到杨泉的话,少女顿时激动的向杨泉扣了一个头,不过手依
然举着画。
「画就那拿去画室。」
「狗官,看我如何去你性命。」在杨泉房间的屋顶上,一个穿着红色劲装的
美少妇正拿着一把匕首趴着瓦片上。
不过少妇的衣服仿佛是特制的,在屁股的位置上,开了一个二十厘米的口子,
如果从正面看没什么,如果在后面看的话,在蜜穴的位置上,也开了一个五厘米
的口子,少妇的半个丰满的肥臀就暴露无遗了,而胸口的位置的周围则是满是细
孔,就像是邮票一样,而且在旁边还有一个小指头大小的布块。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