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侠之淫道玉真子】(03-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3章软蛋刘一舟
干够了的玉真子淫笑着捡起地上的衣服,淫笑着捏着方怡的奶子,笑道:
「舒服吗?方怡小淫妇?」
「你……你如何知道我的名字?」方怡很吃惊,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自己的
名字的。
玉真子淫笑着帮方怡打开锁链,笑道:「本座不光知道你叫方怡,还知道你
有个师妹,是沐王府的小郡主,叫沐剑屏,你还有个情郎叫刘一舟,对不对?」
方怡难以置信地看着玉真子,心道这个道士莫非是天上的神仙不成,怎么什
么都知道啊?!
玉真子笑道:「在下道号玉真子,乃是大清国的护国真人!」
「你果然是鞑子大官……你……你……」
「你什么你?你如果不接受我这个鞑子大官的身份,那我只好把你扔到监狱
里去了,到时候……嘿嘿嘿,可就没什么好事儿了!我相信监狱里几百个饥渴的
狱卒会好好收拾你的!」
「不!不要,我不要!」方怡一脸惊恐,咬着牙低下头,道,「我……我依
你便是……你别说了……」
经过这般事情,方怡被擒、惊恐、失望、失身、极乐,种种事情,已经折腾
的这个女人对占有她身子,又给她极大快感的玉真子再也不敢反抗了。
至于自尽保全贞操……乖乖,原著这个方怡因为服了苏荃的毒药就乖乖地为
了保命听从苏荃的话,什么都依苏荃的,自然是内心怕死,此时又哪里敢真的寻
死了?
「这才听话嘛!」玉真子笑着摸了摸方怡的头,知道已经是彻底占有了这个
女人了!
「那个……道长,你……你能否在帮我一件事情?」此时已经气焰减弱很多
的方怡犹豫了片刻,才慢慢说道。
玉真子早知道方怡想说什么,冷笑道:「你是想让我去救刘一舟吗?」
方怡听到玉真子说破其心事,轻轻低下头,默不作声,但还是点了点头,接
着有些怕地看着玉真子,生怕他不答应。
玉真子笑道:「可以,我可以救刘一舟……但是……你觉得刘一舟值得你救
吗?!」
「你什么意思?!」方怡听玉真子话里有话。
「你就不怕,刘一舟那小子也是个贪生怕死之徒?」玉真子狞笑道,「如果
他会出卖你们沐王府,投靠满清,却又如何?」
「这……这不可能……」方怡听到这话,显然有点激动,可是说话却没什么
底气,毕竟经历了这些,她也有些点吃不准,刘一舟是否真的有骨气。
玉真子知道只要在将刘一舟懦弱的原型打出在方怡面前,这个女人便彻底无
法反抗自己了。
「那……你敢不敢和我一起试探一下刘一舟,看看他是否真的忠诚于沐王府?」
玉真子笑着看着方怡。
方怡呆了一呆,却是下意识地说道:「怎么……怎么试探?」
第二日,玉真子先到皇宫侍卫之处,打听了一下,知道了昨晚确实抓住了三
名刺客,其中一人是个小白脸,定然是刘一舟,三人一开始俱不交代,后来用了
刑,才说出了是吴三桂派来的。
当下,玉真子命令要单独提审刘一舟。
他是身为护国真人,乃是当今太皇太后大玉儿身边的红人,所以监狱里的人
自然不敢不听。
此时,被打的浑身是伤的刘一舟被单独带到了一间审讯室内,此时的他内心
可以说是恐惧到了极点。
刘一舟从小是个孤儿,流浪为生,被沐王府的人收养之后传授武功,但是童
年的辛酸,再加上性格中的懦弱,令这个男人无法成为一个舍身取义的好汉。
而到了后来,刘一舟凭着自己的资质不错,在沐王府小一辈中脱颖而出,又
得到了师妹方怡的青睬,再加上整天被沐王府的什么忠义言论所洗脑,让刘一舟
一度也认为自己可以舍身取义,再加上这次刺杀方怡也要来,所以刘一舟也就很
乐意的上了贼船。
哪知道,当进了天牢之后,刘一舟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在干些什么!
侍卫们鞭打,烙铁,老虎凳,辣椒水,一切的一切,都让刘一舟打心里恐惧,
若不是顾忌着身边还有两位长辈,估计早就全吐露出来了。
此时,又被带去单独过堂,这小子吓得浑身发抖,心里暗自后悔参加了这次
的行动。
但是,到了那间审讯室之后,进去,刘一舟却看见,屋子里摆着一张桌子,
上面摆了八道色香味俱全的小菜,旁边站着个像是道士一样的人物,这让刘一舟
的内心不禁一愣,不知这人想干什么。
「请坐吧!」那人自然就是玉真子了,他微笑着对刘一舟挥了挥手。
刘一舟不敢动,颤声道:「这……这是断……断……」
玉真子笑道:「这不是断头饭,而是我想请你喝酒!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
道号玉真子,乃是大清护国真人」
「原来是……是玉真人!」刘一舟颤声道,心想你们要我死,一刀就可以,
想来这饭菜也没下毒,于是慢慢走了过去,坐在了桌边的椅子上。
玉真子微笑着为刘一舟倒了一杯酒,然后拿起自己的酒杯,说道:「来,我
敬你一杯!」
「不……不敢!」刘一舟颤抖着拿起酒杯,因为太过害怕,酒竟然撒了一些
出来。
玉真子呵呵笑道:「看起来先生你真的伤的很重,连酒杯都拿不稳了!」说
着,玉真子拍了拍手掌,登时,一名只身穿肚兜亵裤的美丽女人缓缓走了进来。
刘一舟见那女子容颜娇艳,肌肤雪白,丰乳肥臀在内衣的遮掩下却显得更加
饱满,他还是个处男,哪里见过这等春光?一时之间不禁看呆了。
玉真子笑道:「这位是京城最大的青楼醉红楼的头牌玉春姑娘,我特地请来
帮兄弟你倒酒!」
「公子,奴家伺候您喝酒!」那玉春姑娘显然是这方面的老手,娇媚地将丰
满的乳房对着刘一舟的胳膊蹭了蹭,接着优雅地为他倒酒。
刘一舟盯着那一对硕大的玉乳,不禁咽了口唾沫。
「好了,朋友,现在谈谈你的事情吧!」玉真子笑着说道,「我看你今年才
不过二十多岁吧?娶媳妇儿了吗?」
「还……还没有……」刘一舟红着脸低着头说道,提到这个词,竟然不敢再
去看那玉春姑娘。
「饿,那可真是太可惜了!」玉真子笑道,「你可知道,行刺皇帝是什么罪
过吗?」
「知……知道……」刘一舟如何不知道呢?
「是死罪,但你知道,死罪也分为很多种的!」玉真子叹息道,「若是一般
的杀人,那自然也就是斩首了事儿,但是刺杀皇帝那自然是不同的,那是要经历
满清十大酷刑的!你要在其中任意选择一样啊!」
「什么……什么满清十大酷刑?!」刘一舟听到这个词语,吓得脸都白了。
当下,玉真子添油加醋的将满清十大酷刑全说了一遍,什么五马分尸,千刀
万剐,剥皮,拆骨,腰斩之类的,越说越吓人,那玉春姑娘都听的脸色发白,而
刘一舟更是差点儿吓得尿裤子。
「说实话,我这个人是很爱才的!」玉真子看到吓傻了的刘一舟,微笑道,
「你们说你们是吴三桂的人,但是你们的行刺其实是漏洞百出……」说着,玉真
子重复了一遍这次行刺的漏洞,听的刘一舟脸色煞白。
「所以说,你们刺杀皇帝,可以说是罪无可恕,你嘛,不是被千刀万剐,就
是五马分尸……」玉真子微笑道,「而吴三桂是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受到任何的牵
连的,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功夫,你嘛,死了之后,还会被灌上一个反贼
的名头,尸体应该是扔到山里喂狼的……」
「玉真人,求求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刘一舟听到这些,心理防线彻
底崩溃,一下子跪在了玉真子面前,「玉真人救命,玉真人救命啊……」
「我喜欢你这种态度,现在你说说看,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行刺的……」
玉真子微笑道,「只要你说出来,我不但不杀了你,还让玉春姑娘好好伺候你,
而且还让你当官,如何?」
玉春姑娘立刻轻轻拉住刘一舟的手,嗔道:「大爷,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快
些招认了,不但不死还能当官,奴家也会好好伺候你的……」
「是是……我招,我招!我全都招了……」刘一舟此时再也顾不得那些什么
道义廉耻,什么方怡大义,全不顾了,他只想活,只想活。
于是,刘一舟便如倒豆子一般,把什么都说了。
玉真子听完,哈哈大笑,说道:「很好,很好,你的态度让我很高兴,我现
在就册封你为大内侍卫的一个领班!」
「谢大人,谢大人!」眼见可以不死,刘一舟喜极而泣。
「好了,玉春姑娘,你在这里好好伺候他一下!」玉真子说着,大踏步地走
了出去,不一时刻,就听到屋内传来男女欢爱之声。
「他妈软蛋一个!」玉真子哼了一声,摇头叹息,接着走进了一旁的囚室,
那里,方怡在那儿,一切的事情都听得一清二楚,此时的方怡,自然是一脸厌恶,
不可置信的神情,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以前喜欢的刘师哥,怎么会是这么一个
人!
「怡儿,这么一个人,你觉得我还要救吗?」玉真子微笑道。
「道长,你……你快替我将他杀了!」方怡刚才听到了一切,此时一脸恶心
的样子,心里更恶心,「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个无耻之徒,再也不要!」
「那你以后是否脱离沐王府,一心一意跟着本座?」玉真子淫笑着搂着方怡
说道。
方怡咬着牙靠在玉真子怀里,嗔道:「我如今已经是这等模样,还能去哪里
……自然……自然跟着你便是……」此时的她,经历了这么多事儿,她算是彻底
对刘一舟、沐王府死心了。
玉真子微笑着点了点头,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至于刘一舟,那自然是没必要在留了!让他尝了女人味儿才死,已经够对得
起他了。
「我可以杀了刘一舟,但需要他做一件事儿,你必须配合我……」玉真子说
道。
「什么事儿?」方怡愣了一下,玉真子将此事跟她说了,方怡脸色大变,但
是看着玉真子似笑非笑的神情,她犹豫了片刻,想想自己也算是彻底背叛沐王府
了,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只要能活得好就行,只好点头答应。
第004章沐怡双开
玉真子潜入了皇宫,以他此时轻功,进入皇宫那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转眼间到了韦小宝所在之处,玉真子潜入进去,却正好看见了,屋内正有一
名锦衣华服的中年美妇,以及一个身穿太监服色的少年,而床上还躺坐着一名紫
衣少女,十五六岁年纪,相貌美秀,樱唇大眼,却是个极美的姑娘。
那中年美妇此时狞笑着看着那太监少年,也就是韦小宝,道:「好小子,今
日看你往哪里跑?」
韦小宝吓得脸色发白,浑身发抖,心里暗暗叫苦:「天啊,这老婊子来杀我
灭口了!」
正在想对策,忽然,一人闪身飞入宫中,一掌击出,正中韦小宝天灵,这人
哼也没哼一声,就此毙命。
来人正是玉真子。
那中年美妇,也就是假太后毛东珠本来想来灭口,立刻杀了韦小宝,哪里知
道却忽然冒出个人将韦小宝也一并杀了,这下心中更惊。
接着,只见来人居然是护国真人玉真子,呆了一呆,道:「这不是玉真道长
吗?怎么会在此处?」
玉真子淡淡一笑,道:「太后娘娘,韦小宝知道你杀害董鄂妃等人的事情,
而你要行的灭口之举,已经完成了,还是快快退去吧!」
「你知道本宫的事情?」毛东珠大惊失色,看玉真子这样子,似乎他已经知
道韦小宝知道的事情。
「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玉真子微笑道。
「……」毛东珠脸色一阵苍白,咬了咬牙,却不敢有何动作,因为她知道自
己绝对不是玉真子这个和洪教主在一个等级的高手的对手。
至于让康熙下圣旨杀了玉真子也不行,玉真子是孝庄身边的红人,她实在不
便跟孝庄翻脸。
没办法,毛东珠哼了一声,转身便离开。
见这太后离开,玉真子哼了一声,看了看地上死去的韦小宝,接着再看看床
上害怕的沐剑屏,淡淡一笑,缓缓走过去,笑道:「你没事儿吧?沐姑娘?」
「你……你怎么知道我姓沐?」沐剑屏害怕地往里缩了一缩,颤声道。沐王
府如今虽然势弱,可是沐剑屏从小也是衣食无忧,却没缘没故地给带到这等凶险
之地,今晚又看到了这等杀人之事,让这小丫头如何不怕?
玉真子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小丫头,虽然才不过十四五岁年纪,尚还幼稚,却
是清丽脱俗,貌美如花,的确是个美人胚子,心中已然是十分喜欢。
听他这般问自己,玉真子笑道:「我叫玉真子,你可要记住我的名字啊!」
「哦,那……那玉大叔……」沐剑屏咬着牙说道,「你……你打死了这个小
太监,能不能……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里回家去?我……我定然让我哥哥好生谢谢
你!」
「那你跟我走吧!」玉真子说着,一把抱起了沐剑屏就走。
在路上沐剑屏被玉真子搂在怀里,看着这英俊的中年道士,只见他奔走如风,
疾如闪电,这等轻功,别说她没有,便是自己的哥哥师叔等等,也绝对比不上。
转眼间,玉真子带着沐剑屏回了自己的府邸。
「方师姐?」沐剑屏正不知道玉真子为什么带自己来这里,可忽然看见方怡,
还是让她大吃一惊。
方怡见到沐剑屏,神色不禁有些复杂,玉真子让她干的事情,就是要她把沐
剑屏也弄上床,当然办法玉真子已经告诉她了。
「那个……是这样的……我们进宫行刺……玉真道长救了我……」方怡缓缓
将此事告诉了沐剑屏,当然省略了她被玉真子搞了、刘一舟叛变的的事情,只说
是玉真子救了她。
沐剑屏听沐王府的人被抓了,十分着急,哀求着玉真子说道:「玉叔叔,你
……你可要救救我们沐王府的人啊!」
玉真子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你们今晚也累了,先
去休息吧!」
沐剑屏也是毫无主见,只好听玉真子的。
……
第二日,玉真子去找刘一舟,这小子已经被放出来了。
不能不说,玉真子如今在朝中有孝庄太后做后台,那是相当的厉害,玉真子
直接将刘一舟投降的事情报告给了康熙,康熙也颇为尊重玉真子的意见,于是答
应赦免刘一舟,让其戴罪立功!同时更同意了处死另外两个刺客。
此时,玉真子见到刘一舟,直接说道:「刘兄,如今你也算是成为了大清的
官儿了,不过你还必须要在做一件事情,表示忠心才是啊!」
刘一舟此时第一次尝到了女人的滋味儿,真是感觉活着比什么都好,此时听
了玉真子的话,立刻谄媚地问道:「不知道,不知道大人还想要我做什么?!」
玉真子狞笑道:「你必须表现出你对大清的忠心,监狱里不是还绑着你的两
个同伙,什么『摇头狮子』吴立身和『青毛虎』敖彪,今儿个下午,你就在皇宫
的校场里,做监斩,将他们杀了吧!」
「这……这……」刘一舟惊呆了,完全没想到玉真子居然让他干这事儿。
「怎么?连这都不愿意啊?」玉真子皱眉道。
「不……不敢……我一定办,一定办……」此时的刘一舟已经完全妥协,只
要能活,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只是,刘一舟这样的人,玉真子会允他活下去吗?
答案是否定的!
然后,玉真子扔下刘一舟,自行赶回了自己的府邸向她们告知这些情况。
沐剑屏和方怡一直在等玉真子回来,此时见他来,沐剑屏立刻迫不及待地问
道:「玉……玉叔叔,可曾能救我们沐王府的人……」
「打听到了……」玉真子摇头叹息,坐在了椅子上,「可是已经没有必要去
救了!」
「为什么?」方怡和沐剑屏大惊,当然方怡是装的,沐剑屏颤声道:「难道
……难道我们沐王府的人都已经……」
玉真子脸色凝重,说道,「是这样的,你们那个刘一舟师兄当了官,招供了,
出卖了你们沐王府,然后被封了官!」
「什么?!」沐剑屏均是大惊失色,方怡则是配合着说道:「不可能,刘师
哥怎可能……怎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玉真子说道,「皇帝刚才已经下了圣旨,今日下午在
大校场,由刘一舟监斩,将另外两名行刺之人,吴立身和敖彪处以凌迟之刑,由
刘一舟监斩!」
此言一出,方沐剑屏急道:「那道长哥哥,你可要想办法救救师叔他们啊!」
玉真子叹息道:「皇帝已然亲自下旨,而且又是在大校场,重兵把守!,如
何能救?不过我倒是可以带你们过去看看,让你们可以认为我说的话都是真的,
刘一舟真的叛变了!」
此时沐剑屏均是六神无主,只能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方怡则是默默一叹,不
再言语。
当天下午,烈日昭阳,整个大校场上,已然准备好了一切。
所谓凌迟,就是千刀万剐,要一刀一刀将犯人的肉割下来,而厉害的操刀师
父,在割完犯人的肉之后犯人还不会当场而死,可以说是最恶毒的刑法。
此时,刘一舟身穿侍卫衣服,坐在台子上,深吸一口气,叫道:「带犯人!」
浑身脱得赤条条的吴立身和敖彪被拖到了行刑台上。
「刘一舟,你这不要脸的臭贼!」
「恶毒叛徒,小人,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敖彪和吴立身丝毫不惧,对着刘一舟不住臭骂。
不远处,身穿小太监服色的方怡,沐剑屏以及玉真子,均是,看到了这一幕,
由于那两个人都没穿衣服,方怡和沐剑屏均是不敢多看,而看到了刘一舟当真是
做了满清的官儿,沐剑屏彻底傻了,怎么也不相信刘师哥会干出这种事情。
刘一舟脸上现出羞愧之色,接着一咬牙,拿起令箭说道:「时辰已到,行刑!」
吴立身和敖彪登时被操刀师往身上一刀刀的割肉,二人依然不住喝骂。
而凌迟之刑的残酷,让方怡和沐剑屏看的脸色煞白,二女均是忍不住低头作
呕,玉真子于是立刻抱起了两个女人,离开了大校场。
……
再说玉真子抱着方怡和沐剑屏回了屋子,二女均是神色惨然,就算是方怡早
已经知道了接过来,也是为凌迟吓到了。
玉真子叹息道:「二位姑娘,如今你们也看到了,我没有骗你们吧?刘一舟
这小子果然叛变了!」
「想不到,刘师哥居然是这种人……」沐剑屏眼泪汪汪地说道。
玉真子心道火候差不多了,于是轻轻握住了沐剑屏和方怡的玉手,柔声道:
「二位姑娘,实话不才,在下自见到两位姑娘开始,便对你们颇倾心!你们刚才
也看到了,凌迟之刑可以说是无比痛苦,而刘一舟背叛了你们,你们的计划显然
不可能威胁到吴三桂,即便你们死了,那也是白死,而你们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若是交到那帮兵痞子手上,必定是死前还被凌辱一番!」
沐剑屏脸色煞白,心知此言不错。
玉真子又说道:「若是将你们放回沐王府,恐怕也是不行,如今虽然还有南
宋可以依靠,但是沐王府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是在北方抗清,不愿意回江南,就
算你们回了沐王府,刘一舟背叛了你们,恐怕沐王府自己的安全都受到了威胁,
若是回去,定然也不安全……所以,我希望你们两个为了自己考虑一下,嫁给在
下做老婆,我保证护你们周全……」
听了玉真子之言,沐剑屏呆住了,她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就这样开口求婚。
方怡却是立刻配合着玉真子,假装犹豫了一下,道:「你当真想娶我?」
「是啊!」玉真子微笑道。
「那你只要答允我一事,我便……便嫁给你……」方怡低声道。
「你让我帮你杀了刘一舟?」玉真子微笑道。
方怡给他道破心事儿,脸上晕红,却还是点了点头。
玉真子嘻嘻一笑,看那小郡主,问道:「我答应你,定然杀了刘一舟那小贼!
那小郡主,你呢?」
沐剑屏这两天受到玉真子照顾,这人虽然年纪大了,可是武艺高强,更兼对
自己也不错,心中早有几分喜欢,此时又见刘一舟背叛,吴立身和敖彪被杀,而
玉真子又答应了要杀刘一舟,方怡也答应了嫁给他,沐剑屏本就是无主见之人,
此时也无其他地方可去,可是要她答应此事,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师妹,你答应了吧!」方怡知道沐剑屏从小最听自己的,于是立刻添火加
柴,「如今我们要为吴师叔他们报仇!而且师姐从小照顾你,你难道不听师姐的
话吗?!」
从小最听方怡话的沐剑屏,眼见师姐这么说,又想如今自己也是无依无靠,
玉真子只是年纪大了些,但是却是长相帅气,武艺也高,作为夫君也是不错,犹
豫了好一会儿,只得道:「我……我听师姐的就是……」
玉真子哈哈大笑,十分满意,说道:「那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这就去取了
刘一舟的脑袋!」说着,玉真子转身走了出去。
过了大约两个时辰,玉真子提着个血淋淋的脑袋回来,正是那刘一舟,这人
脸上一片狰狞,显然死前十分恐惧。
方怡看到刘一舟这恶贼受到如此下场,内心安定,再加上方才瞧了那凌迟之
苦,心中怕死的情绪更加爆发,此时便想依靠玉真子,于是立刻感激地说道:
「谢谢你了,道长!」
玉真子笑道:「以后你们叫我道长哥哥,知道吗?」
沐剑屏却是害怕那人头,道:「恩……道长……道长哥哥,那人头……人头
好怕人……你拿开些……」
玉真子随手将那人头扔到窗外,然后盯着这对迷人的少女师姐妹花,心里激
动,便要动手。
「怡儿,剑屏,我要你们!」玉真子淫笑着伸手,就将这一对清纯靓丽的美
少女楼抱在了怀中,就朝床上倒去。
方怡和沐剑屏均是大羞,方怡虽然已经破身,可是自己居然和师妹一起伺候
男人,可怎么能这样呢?
沐剑屏轻轻按住要扑上来的玉真子,叫道:「不行……现在不可以……我们
……我们还没成亲……不能干这些……」
玉真子嘿嘿一笑,道:「好妹子,都已经这样了,我们如何不成就好事儿?」
说到这里,玉真子的一双大手便肆无忌惮地边摸沐剑屏和方怡的敏感部位,
一面施展宽衣手段,解衣大法,将方怡和沐剑屏的衣服脱下来。
玉真子也算是情场老手,此时自然是一面脱一面摸。
沐剑屏不过是未经人事的处女,方怡则是尝到过玉真子的甜头,哪堪男子这
等挑逗?身体上的快感令二女的挣扎越来越弱,小脸蛋儿均是涨得通红。
二女半推半就之间,身上衣裳早给玉真子扒脱下来,雪白的两具裸体,令玉
真子欲火难耐,待脱去二女内衣亵裤,只见沐剑屏的身材显得娇嫩一些,一对玉
乳由于年岁原因还显得娇小稚嫩,而方怡的身材相对小郡主自然要更加丰满得多。
二女下身都是差不多的,耻毛不多,阴部粉红,玉真子脱去二女衣服后,更
将两名少女搂入怀中,施展手法,寸寸把玩儿少女的玉乳细腰,大腿圆臀,没个
几下,方怡和沐剑屏就全无抵抗之力,只能缩玉真子怀中。
「啊……唔……啊啊……唉……」
两名少女羞羞答答,随着男人的亲吻、抚摸,她们已经无法控制地开始叫床,
玉真子往下看去,二女的小穴均是湿润起来。
「嘿嘿嘿,两位妹子的身体真美!」
玉真子由衷地赞美道,方怡身材丰满不必说,沐剑屏虽然特别性感的火辣女
子,却因为年轻,再加上长期吃好住好,皮肤不但白而且嫩,宛如锦玉一般。
玉真子淫笑着将自己的衣裳脱了下来,沐剑屏从未见过真正的男子肉体,害
羞地闭上眼,她无法挣扎,也已经无力抵抗,如今也只能羞涩地闭眼。
已为少妇的方怡显得大胆得多,却当玉真子脱去衣裤,露出那粗大的男性本
钱的时候,方怡惊呼出来:「好……好大啊……」
这一声却是方怡真心的想法,玉真子的本钱的确粗大,六寸的大阳物,狰狞
可怖,犹如婴儿手臂般的男性之物,虽然见过一次,可现在看到,可更让方怡心
惊肉跳。
玉真子听得方怡之言,心中欢喜,笑道:「怡儿也很美!」
说完玉真子将方怡压在身下,灵活的大手一只按住方怡的一颗玉乳,另一手
抚摸至她性感湿润的小穴处,一面粗喘着气亲吻方怡香嫩的脸颊,一面上下齐手。
方怡如何经受得住玉真子挑拨?尤其是玉真子如今强悍的男女性技更可令天
下女子身心受惑,玉真子才不过亲摸了好几下,方怡早已难以把持。
「不行了……好哥哥……啊……我好难受……」
下身的瘙痒,空虚,搞得方怡完全没了方才的矜持,就如同一个荡妇一般在
玉真子的胯下求欢。
「这女人,绝对比一般的女人性欲旺盛!」
玉真子心里如此想着,嘿嘿笑道:「好妹子,今日哥哥让你快乐个够!」
说完,玉真子熟练地分开方怡的大腿,看到下面那粉色的一抹嫩肉,玉真子
挺着鸡巴凑上前,一股气就狠狠插进去。
「啊!」方怡发出满足地呻吟,一盘细腰丰臀,下意识地摆动,玉真子压在
这初为人妇的少女身上,一面抚摸她的双乳,一面开始大动。
方怡才刚破身不久,真是图新鲜的时候,玉真子开始抽插还觉得这紧凑的小
穴有些困难,干了二十几下才感觉好点儿。
「啊……好舒服……不疼了……好哥哥……啊……你好厉害……啊……啊啊
……」
方怡的呻吟立刻变得淫荡,沐剑屏羞涩地睁开眼,看到玉真子正赤裸地趴在
方怡的身上,屁股快速地扭动,每次一动作,方怡就会叫的很羞人和大声。
「这……这就是夫妻……夫妻之间干的事情吗……看着师姐好像很开心,难
道……难道真的有那般舒服?」
沐剑屏的小脑袋里羞涩地想着这些事情,有心想要不看,可是现在她的眼睛,
却怎么也离不开眼前交缠的男女。
玉真子眼见方怡浪荡,被自己的鸡巴操的露出了淫态,心下更喜,一手拖住
这美少女诱人的大腿,以做支撑,用力大干,随着男人剧烈的运动,肌肉碰撞
「啪啪啪」的声响响彻整个房间。
方怡现在也早被玉真子彻底征服,她的身子本就属于那种性欲旺盛的尤物体
质,如今更遇上玉真子这等淫人,在他手上运作,下身顶搞之下,身体内积蓄已
久的欲望完全爆发出来,随着男性冲刺的快感,方怡已然淫荡不堪,完全忘记了
周遭的一切。
「好个厉害之人,这位玉真道长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厉害……干的我要爽
死了……比上次还舒服……啊……这……这便是真正的男人嘛……」
沉溺于欲海之中的方怡,身子的每一寸都被玉真子用心把玩儿,她心里更是
胡思乱想,而伴随着玉真子越多越快,这女子更是被淫的整个春心都要攀升到最
高了。
「操你!」当玉真子对着这女子花心狠狠一阵冲刺之后,方怡终于忍耐不住。
「啊!不行了!好舒服……」
这女子周身伴随着一阵快慰、极乐,下身那花蜜之处不断喷射出滚烫的高潮
之液,方怡「啊啊」欢快地浪叫,随着玉真子加快速度地狠狠冲刺,早已经丢的
一塌糊涂。
玉真子干的方怡达到了性高潮,自己的阴茎亦是舒坦,尿意一动,一股冲脑
快感,令这淫人狠狠动作了几下,粗大如铁的巨物毫无顾忌地喷发在方怡的体内。
玉真子舒服地出了一轮精,便将肉棒抽出,方怡无力地瘫软在床上,低声嗔
道:「你这坏蛋,险些弄死人家……」
而沐剑屏看到那根巨大的坚硬之物对准了自己,惊得退后几下,颤声道:
「道……道长哥哥,你……你想干什么?!」
玉真子嘿嘿一笑,轻轻叫沐剑屏抱在怀中,大手攀上了这少女娇嫩的乳鸽,
边摸边说道:「让你也快活快活!」
沐剑屏羞愧难当,较小的身躯被玉真子不客气地顶在身下,玉真子张嘴含住
了小郡主诱人的小蜜桃,她下身娇嫩之处更被手指轻轻拨弄。
「恩……啊……啊啊……不要……道长哥哥……你不可以……」
很显然,小郡主沐剑屏要比方怡含蓄得多,玉真子对她也是非常的温柔,当
他熟练地摸清了这少女身上最敏感的部位,早已经让沐剑屏深陷其中,欲火难奈。
沐剑屏今年才不过十四五岁年纪,其实充其量还算个未成年少女,对这样的
美少女,玉真子心里更有一股变态的占有欲望。
他淫笑着在沐剑屏最迷糊的时候,忽然鸡巴狠狠地顶入到她的芬芳中。
「啊!」难以言语的疼痛让这小丫头发出了一声尖厉的叫声,「好疼……不
要……哥哥,别弄啊……啊!」
沐剑屏流着泪,轻轻捶打着眼前的男子,实在是太疼了,即便是小穴内早已
有了润滑,也让沐剑屏疼的几乎要无法动弹。
玉真子将一根巨物狠狠插入到了小郡主的阴道内,只觉这小丫头之穴可要比
方怡更紧得多,再看身上这小丫头的一身细皮百肉,胸前小乳鸽轻轻颤抖,更增
情趣。
他一面淫笑着抖动着鸡巴,一面耐心地抚摸亲吻小郡主的肌肤,安慰道:
「美人儿别怕,哥哥会好好疼爱你的……」
他的动作变得粗鲁起来,对着小丫头的小穴就是快速抽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沐剑屏哭喊呻吟,显然很不适应男人这粗硬鸡巴的强烈顶弄,下身却也早已
一抹红梅。
但是,在承受了一开始的几十下冲刺以后,那小穴本就湿润,容易进入,摩
擦之下产生了快感,再加上玉真子熟练地挑拨,沐剑屏娇嫩的身子,倒是也慢慢
平静下来。
此时,玉真子将沐剑屏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下身的巨物一面干一面摩,沐剑
屏披头散发,靠在床上,呼呼喘气,但是鼻息间的呻吟却显得轻松了不少,显然
已经被操的出了快感。
「想不到……想不到真的好舒服……道长哥哥那东西……恩……真的好厉害,
看起来,也不是很可怕……」
逐渐尝到了滋味儿的沐剑屏也慢慢没了恐惧之心,在男人剧烈地运动下,沐
剑屏也开始主动学着迎合男人。
方怡在一旁,看到自己的师妹也是开心地呻吟,心里也只能默默一叹,却目
不转睛地看着沐剑屏挨操。
玉真子心下大乐,笑问道:「好妹子,觉得舒服了吗?」
沐剑屏羞羞答答,扭动着小身子嗔道:「恩……很舒服……好哥哥……公孙
哥哥……我……我有感觉了……不疼了……」
看到可爱的小萝莉沐剑屏终于被自己干服,玉真子更是激动万分,当下抬起
小郡主大腿,一手把玩儿这小丫头玉乳一面冲刺,那巨大性器,只干的这小郡主
很快没了疼,有了欲,在激烈地冲刺下,不断被操上巅峰。
「啊啊……啊啊……啊……唉……恩……啊……」
小郡主的呻吟不算淫荡,很清纯的感觉,也很刺激男人,在她高潮的那一刻,
小郡主沐剑屏无力地呻吟了几声,便舒服地瘫软在床上。
而玉真子连续接受两个女人的性高潮,又是开苞一小美女,更也快乐,随着
一阵大动,玉真子终于在已经瘫软成泥的小郡主体内狂射出来……
大床上,三具赤裸的肉体结束了肉搏,玉真子心满意足,能同时干了方怡和
沐剑屏,简直太爽了。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