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奇遇】(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
云雨过后,仙儿枕在仇离的手臂,她的细手就在仇离的胸膛上画着圈:「你
瘦了!你看看这胸膛,都快贴着后背了。你这三年一定过得很苦。」
仇离没有说话,他只是给了仙儿一个安定的吻。
仙儿作势抱紧他:「你真的不告诉我?你到底在躲什么?要让你做出这么大
的改变!」
仇离伸出手指点在她的红唇,让她闭了口,仙儿睨了他一眼:「好了,我不
问了,我只要你还在,我还能在你身边就可以了!」
「不可以!」仇离说得坚决又乾脆。又心有不忍,语气暂缓:「我有个很大
的秘密,不可以对任何人说,包括你,不是不信任你,只是不想将你牵扯其中,
你能怀疑我,他人也会,今日与你相会已是冒了很大风险!」
仙儿见其脸色凝重,知其说得不假,但心中不舍,不觉又抱紧了几分,仇离
拍了拍她的背:「若不是那只紫竹箫,是不是你也发现不了我?那只紫竹箫,是
我贴身之物,鲜有人知,却恰恰被你碰到了,你是怎么遇到的?」
仙儿撅着嘴巴就是不说,似心中还是怨气没消,仇离伸手在她胸前一抹,惹
得仙儿一声娇喘,忙推手道:「别弄了,我说……」仇离坏笑着收了手。
「这还得归功於那个甯大公子。钱家当铺是他舅舅家的产业,有什么看上眼
的多少都拿来显摆一番,前几日不知怎么学人附庸风雅,别着一根紫竹箫来我们
庆春楼,我一眼便瞧见是你的物事,便要来打听一番,一问便知道是你了。」
仇离心下感激,转念一想道:「那今日他来寻我要几首诗词,是不是也是你
的主意?」
仙儿咯咯一笑:「我也是想看看你的字迹有没有变,哪知你的字一点都不像
原来那般,但我还是不死心,亲自来寻你一遭。看你轻薄的样子,我差点信以为
真,可是转念一想,九别能託付的人定不是这般人格低劣之辈,再看你一身装束,
虽是朴素了些。但却整洁乾净,不像个市井登徒子!邀你回来喝酒。点得都是你
平日里爱吃的酒菜,就是想让你知道我念你念得紧,我弹曲的时候,你故意装作
充耳不闻,让我更是怀疑!」
仇离颔首浅笑:「几年不见,你倒是心细了不少。」
仙儿手指摩挲着他的胸脯:「那我们还能不能常见面。」
「怎么?今日还没有喂饱你?」
仙儿附唇上前轻咬他的乳头,娇羞道:「一辈子也不饱。」
日正西斜,仇离从庆春楼出来,李粟与媚蛇均回了家,仇离打了两斤老酒,
提了一尾青鱼,吩咐李粟去着鱼鳞,媚蛇嫌腥,便跟着仇离烧火做饭。
说来也怪,仇离回了家便换了衣裳,却还是被她嗅到了什么似的,一双小脸
烧得通红,仇离不禁愁上眉梢,晚饭间,三人喝着老酒,起初倒是没将媚蛇算在
内,哪知小丫头一喝上就上了瘾,两只眼睛放着光地盯着,无奈两斤酒被三人轱
辘下肚,李粟有些微醉,他的心跳从遇到媚蛇开始便一直嘭嘭地,快得让他受不
了。
他才十五六的年纪,没行冠礼,男女之事也是懵懂半知,他自小没了爹娘,
寄养在叔父家,容下他也只是一件破柴房,久而久之他便像个野孩子般,饱一餐
饿一顿,没人管养也活了下来。
三年前他在破夫子庙门口捡到了这个男人,说是捡到,因为当时仇离可谓只
有半条命,莫不是他打的一只野兔,分了他半只,那晚估计也就饿死在那里了。
所以两人渐渐交好。
李粟也第一次碰到有个人真心待他好,照顾他,没有爹娘怎么了。在他心里,
仇离就是他的爹娘了。
李粟望着光徒四壁的屋子,就一张空床,平日还只是他们两个大男人凑合,
如今凭空多了一个女孩,他试探道:「仇离,今晚不如我回柴房住,你带着小蛇
吧!」
仇离心中明敞,也不点破:「今晚我有事,去会个老相好。你在家陪小……
小蛇,明个儿我把屋东头的地儿收拾收拾,赶着入冬前砌个小土屋。「
李粟红透了脸:「可是他是姑娘家!而且也不可能长久住这的!」
仇离戏弄道:「你这屁大点的孩子懂得倒不少!是不是没事便去翻弄我暗藏
的春宫图?」
李粟也不分辨:「你今日在外面有打探到哪家姑娘走失了或是被绑了么?」
仇离摇了摇头:「让她先住下吧,不急!」
草草结束了晚饭,仇离便招呼一声出了门,剩下李粟与媚蛇傻瞪着眼,李粟
乾脆从箱子里抽出几本书来看,也奇怪平日心里想得都是草草了事,敷衍而过,
今天却偏偏压着性子读书,心乱得跟迎风浪似的,一排接着一排,刚压过去,转
眼间又涌上来。而这个始作俑者,却是眼巴巴地坐在他身边陪他读书,让人好不
自在。
顶好的晴天夜里却暗压压的,仇离出门时,风里便有些湿润,他一个人走了
约六里地,到了城郊的夫子庙,整片地儿生着过膝的杂草,一座破庙孤零零地守
着天地,残缺的屋瓦,半塌的泥墙,一边门紧合着,另一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从里头透出来的漆黑仿佛有着实质,是声声沉重的歎息?还是反复叮咛的告
诫?
门口的桃李树坏死成一个半木蹲,一株青蔓细藤缠着它,在夜色里显得有些
淤青,庙后生着一棵榆钱树,榆钱树高大粗壮,枝桠繁密,将破庙遮得严严实实
的,听闻有个犯淫邪的女子被她的男人吊死在这里,男人是个读书人,於是用正
大高古的夫子庙震她的煞气,不想最后夫子庙这一带都说闹鬼,久而久之便没了
人迹。仇离倒不在乎这些山间野事,他只是来借宿的。
一入庙,一股掺着尘土的黴味儿沖进鼻子里,让人忍不住想打喷嚏。仇离拿
出腰间的火石打着火,眼前一片狼藉,帏布散落一地,原本的玄黄堆满尘土倒显
得有些灰白。
几案上除了灰尘空空如也,墙壁上的纸画已看不清内容,有的被雨淋湿久了
脱落下来,露出惨白的石灰墙,门两边隔窗上的油纸都消失殆尽,剩下一个个的
大窟窿,跟挖了眼珠子似的。
仇离眼尖,竟让他找到了一根烧了半截的香烛,於是幽幽摇动的明火着了起
来,将这破庙里的天地照得更真切,中堂孔老夫子的画像已经伴着他的故事做了
古,灰尘积攒着也瞧不出来模样。
仇离收捡出一块还算乾净的地儿,和着衣便躺下了,庙外传来窸窸窣窣的雨
点声,幸好没有凉风,雨天的夜仿佛更衬得安静,他不一会儿便入了眠。
也不知是不是白天的刺激,仇离做了一个春色迤逦的梦,梦里一身丝纱罩身
的女子,她的抹胸仅仅围住胸前两团软肉,隐隐透出一点粉红,随着她的走动上
下摇动着,她的腰像风中的拂柳,盯着它就仿佛感觉到初夏里的和风,风里带来
一点点燥热,烧着人的嗓子眼。她的小腹平坦又美妙,两瓣优美的弧线划向腹股
沟,被轻纱浅浅地遮住,隐约可见,一双玉白光洁的大腿从中露出来,更是诱人,
她赤着脚,右脚的脚踝上戴着一只银圈,上面有两颗豆大的小铃铛,走起来发出
叮叮地声响,甚是悦耳。
只是仇离再怎么看,也看不清她的容貌,朦朦胧胧地,像隔着雾一般,突然
女人一个转身便不见了,只剩下轻轻地浅笑,声音像风铃般,伴着脚下的铃铛声,
清脆又缥缈,忽远忽近似的。
仇离四下奔走,好不容易看到她的背影,却只一闪,一股流风将她的头巾吹
下,露出乌黑秀丽的长发,长发飘扬,风中隐隐有淡淡的花香,仇离捡起丝巾,
清新的花香飘进鼻子里,让仇离的呼吸一滞,突然从背后靠上一个温润如玉的身
子,她在耳边轻轻唤了声:「来找我!」
吐气如兰,声音低媚,仿佛拖着长长的回响,仇离一个转身,人又不见了。
四下全是她的轻笑,一会又夹着那句低沉的来找我,仇离头开始痛了起来,
不觉天地安静下来,笑声没有了,铃铛声也没有了,突然传来一阵呜咽的啜泣声
……
仇离寻着哭声一步步靠近着,终於他看到一间富丽堂皇的屋子,屋子里点了
两座金器长明灯,足足有一百多盏灯,照得屋子亮堂堂的,四壁镶满了玛瑙翡翠
宝石,在灯光下熠熠灼目,地上撒满了玫瑰花瓣,一张双人大床置在中央,芙蓉
香帐遮着,大红的锦被绣着黄橙橙的囍字,方才那个曼妙女子顶着大红盖头,坐
在床脚幽幽地哭着。
仇离缓缓靠近,他坐在她的身边:「姑娘你是?」
「相公,今日是我们成亲之日,你在说什么瞎话啊?」那女子止住了哭泣,
羞涩说道。
仇离一脸迷茫,他闻着女人身上传来的处子幽香,不自主地伸出手去掀她的
红盖头,却被一双细嫩的小手捉住,她的手真漂亮,细葱的手指笔直修长,指甲
亮白粉嫩,仇离忍不住吻了上去,女人一声嗔咛,呼地一声大作,灯尽数灭掉,
女人抱着他,倒向床上。
仇离望着眼前一片漆黑,却依稀听见两人急促的心跳和微重的呼吸声。他忍
不住附手摸向她的身子,她起先躲躲闪闪,却是挣扎了两下便安静下来。她的身
体真软,摸在手中像是融化了般,一对胸脯在仇离的手下变化成任意的形状,她
拗不过,便将头埋进仇离的怀里,一只手勾着他的脖子,一只手又推着他的身子,
欲拒还迎的样子,仇离的手不老实地划向花心,丝衣薄得跟没穿似的。
仇离一手便摸到豆状的凸起,他轻轻地揉弄着,女人更是一声娇咛「不要!」
推着的那只手更是耸动了两下。
仇离用口堵住了她的嘴,滑腻的香舌一下被他捕个着,女人更是情至,丝衣
湿了一片,她扭动着腿,将仇离的手夹紧,一段长长的热吻后,仇离坏笑道:
「脱了它吧!」
女人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将整个身子挂在他身上,羞然道,「嗯!」轻轻地
一个鼻音,带着浓浓的春意,一下点着了仇离的热火,他快速地将女人剥成一个
小羊羔,举枪便入,女人一声喊痛,将他抱得更紧,仇离吻着她的玉颈,一点点
地让她放松下来,渐渐开始回应起来。
仇离见状,慢慢抽动,女人的呻吟一下放纵出来,刺激着仇离的神经,「嗯
……哈……嗯嗯……」她的声音低吟又含蓄,只有到了特别舒服的时候才会忍不
住张开嘴巴,每每多是浅浅地鼻音,可爱又惹人。
仇离舔着她的乳头,下身快速地抽插着,不一会儿女人再也忍不住了,她放
开了勾在仇离身上的手,任着他在自己身上驰骋着,而自己一声声喊了出来:
「我要……我要……快给我!」
仇离一个精关大开,将女人沖得一阵眩晕,只有一声长长的呻吟「啊……」
仇离扑倒在她的身上,两人相拥而卧,女人的下体还一直处在高潮的样子,
紧紧地抽动着。
仇离问着她:「舒服吗?」
女人亲吻了下他的脸蛋:「爱死你了!」
「可是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是谁呢?」
女人嬉笑道:「你真的那么想知道?」
「嗯!」骤然灯火起,仇离眼前一亮,躺在身下的竟是一个熟悉的面孔。他
不禁脱口而出道:「苏曼曼!」
「苏曼曼!」仇离睁开了眼,天已经濛濛亮了,他感到身下湿漉漉的,不禁
莞尔,却不觉鼻息间有一点淡淡的花香。!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