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侠之淫道玉真子】(05-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5章处女苏荃
海边一艘大船上,此时,玉真子正开船前往神龙岛。
为什么要去神龙岛呢?那是因为,玉真子必须要先占据满清这个国家!
玉真子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梦想便是要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所以,
玉真子需要发展自己的势力,将来如果能在这个世界坐上皇帝的位置,那就最好。
而要做皇帝,那就必须要发展自己的势力,而拿下满清,是第一步!而要拿
下满清,就必须要先拿下太皇太后和太后。
要拿下太后,玉真子就必须先彻底拿下神龙岛!
所以,玉真子必须前往神龙岛,占有神龙岛岛主的位置,更何况,还有那完
美妖娆的神龙岛的教主夫人苏荃。
玉真子素有收藏美女的爱好,对苏荃这样的美女,又如何放弃得了?
当下,玉真子进宫,依靠武力威胁,从毛东珠那里知道了神龙岛的位置,接
着便立刻前往。
神龙岛虽然在大海之上,倒是也不难寻找,玉真子的船不过半日功夫,便即
到达。
玉真子上了神龙岛之前,担心岛上有什么毒蛇之类的应付起来麻烦,先行涂
抹了雄黄等驱蛇药物,但他体内吸来的内功经过吸功大法转换,已经成为一种神
奇的内功,可以百毒不侵,就算不抹雄黄,也不怕蛇。
岛上教众倒是着实不少,但是一个个又怎么阻拦得住玉真子?大部分连他影
子都没看清,便被他过去。
神龙岛上的路径,玉真子也已经向老婊子毛东珠也打听清楚了,此时翻过了
两座山坡,玉真子只见前方峰顶有几座大竹屋,当下知道那里就是神龙教的老巢,
以他此时的武功,倒也不惧洪安通等人,玉真子的想法是单独向洪安通挑战,趁
机吸干他的功力,便能得到神龙岛。
当下,他便施展轻功而去。
玉真子来到竹屋前,进入其中,走过一道长廊,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大厅。
玉真子眼见这厅室巨大无比,足足可容纳千人之多,而此时大厅中却东倒西
歪衣裙,衣分五色的少年男女,约莫有二三百山,纷纷脸上惊恐。
再看大厅中央,却是放着两张椅子,分别是龙椅和凤椅,上面也是坐着一男
一女,那男的年纪甚老,相貌丑陋,十分难看。
那女子是个美丽少妇,看模样不够二十余岁,柳眉凤眼,面若桃花,身材玲
珑,凹凸有致,尤其是眼神之中带有的那股子妖娆之意,更是令人心醉。
她此时瘫软地坐在凤椅上,浑身上下似乎没了骨头一下,丰满的酥胸微微起
伏,双颊晕红,当眼神之中欲波流动,实在是个绝顶尤物,而眼神之中,更也丝
毫看不出任何惊慌之色。
玉真子哈哈大笑,说道:「原来神龙教起了内讧了!」
此时神龙教众人均是被毒倒,眼见玉真子前来,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其中
一人大叫道:「这位道长,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这教主十分狠毒,待会他
身上所中的毒消解,便会杀死大伙儿,连你也活不成。你快去将教主和夫人杀了,
我等奉你做神龙教教主!」
玉真子笑道:「这教主当可杀,教主夫人却是杀不得的!」说着走上前来。
那人又叫道:「这洪夫人狐狸精,尽会骗人,你别瞧她的脸,不可望她眼睛。」
玉真子笑道:「你要我不瞧,爷们儿偏要瞧瞧……」说着,走到苏荃身边。
苏荃妩媚一笑,道:「这位道长,你瞧奴家生的美不美?」声音之中充满了
销魂蚀骨之意。
玉真子瞧她眼睛,眼中竟然射出阵阵魅惑之意,心中不禁一荡,心道这难道
就是所谓的媚术?看起来苏荃这个女人有些来头。
但是玉真子一身修为不在洪安通之下,这等小小媚术,如何对付得了他?
玉真子嘻嘻一笑,凑上去亲吻了一下苏荃嘴唇,又摸了一把苏荃的乳房,笑
道:「小美人儿,待我杀了这老东西,再跟你乐乐!」
苏荃眼见自己修炼的媚术竟然对玉真子丝毫不起作用,不禁大惊失色,又想
起若这人杀了洪安通,便可能奸污了自己,一时之间不禁浑身颤抖。
而洪安通眼见玉真子居然轻薄他老婆,气的脸色发白,大骂道:「恶贼,有
种的你解开老夫的毒,老夫不杀了你,便无颜执掌神龙教!」
玉真子看到洪安通一脸的不服,哈哈一笑,说道:「看起来你是认为你动弹
不得,所以被杀了不服气是吧?那好,我今日就让你死个心服口服!说吧,怎么
才能让你恢复原状,你我公平对决一场!」
「不可!」
「道长不要,那老贼武功厉害……」
几名神龙教高层听玉真子居然要让洪安通恢复武功,均是大惊失色。
「要你们多嘴!」玉真子显得十分不耐烦,「道爷我武功天下第一,这区区
洪安通岂能伤我?!」
「你只要给我几口水喝,这毒就能解开!」洪安通眼见这人愿意让自己解毒,
心下大喜过望。
于是玉真子找来了清水,让洪安通喝下,他立刻闭目调戏。玉真子倒是并不
着急,微微笑着在一边等候,似乎混不在意。
神龙教众人眼见玉真子这等自信,均是有些好奇。
过了片刻,洪安通调息完毕,睁开双眼,哈哈大笑:「哈哈哈哈……」
这人内力倒是甚为了得,这一声吼叫,桌上茶杯「叮咣」直响,而大地似乎
也仿佛地震一般。
玉真子心想这洪安通功力倒是甚为了得,比之自己师兄木桑道人更强,和现
在的自己相差不大。
神龙教一干年轻教众眼见洪安通这等神威,纷纷立刻拍马屁:「教主神功盖
世,天下无敌,寿与天齐,仙福永享!」
玉真子脸上丝毫未变,而是缓缓说道:「武功倒是不错,只可惜,在我玉真
子面前,狗屁都不是!」
他这话说的平平无奇,可是内中却蕴含极为强大的内力,那穿透之力,竟然
一下子亚盖住了洪安通的吼声。
洪安通登时神色一变,他可以看出这道士武功并不简单,当下顾不得许多,
怒吼一声,一双手掌挥洒而出,对着玉真子扑了过来。
玉真子哈哈一笑,当下施展铁剑门功夫与之周旋。
铁剑门武功自来以轻便灵快,疾电如风为主,而洪安通武功却是刚猛异常,
力大压人。
二人互斗数招,均觉对方武功不在自己之下,而一旁被毒倒的神龙教高层,
此时见二人打得难解难分,只盼玉真子得胜,均是暗暗心急。
「你是铁剑门的人?!」洪安通见识广博,一下子便认出了玉真子的武功家
数。
「那是自然!今日让你尝尝看我铁剑门功夫!」玉真子此时施展出了铁剑门
的绝技「铁剑十三掌」,同时脚下展开铁剑门绝技「神行百变」,游走在洪安通
四周,洪安通武功虽高,可是轻身功夫却颇为不及,当下只得只守不攻。
玉真子斗了十数招,其轻身功夫令洪安通十分头疼,忽的只见玉真子一下子
停下来,双掌劈向自己,洪安通一见之下,不及多想,双掌也是劈向玉真子,转
眼间,二人手掌交接,四周的房屋都似乎大力震动了一下。
二人双掌交接,洪安通忽然发现自身内力源源外泄,不禁大惊失色,叫道:
「你……你会魔教任老怪的吸星大法?!」
日月教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当年江湖无人不知,神龙教高层一听玉真子居然
会这门功夫,不禁大惊失色。
玉真子笑意甚浓,这吸功大法玉真子修炼之后,发现其实这门功夫是融合了
天下第一里神侯吸功大法的融功之能,外加任我行吸星大法的吸取之能,以及北
冥神功可以吸取内力后犹如百川汇海一般的能力,防止出现吸取左冷禅那样的寒
冰真气被冻僵。
而因为这样,吸取内力的时候,若是对方内力在对战之时凝聚在一起,如同
笑傲原著方证那样,内力凝聚度高,便无法吸取。
而现在,却能吸取到洪安通的内力,可见此人内力还无法练到凝聚,可以吸
取。
这下,洪安通可是惊恐万分,待要挣脱玉真子,却是毫无办法,内力越动流
动的越快,他对自身真气的控制力还未达到五绝那样的凝聚,所以无法兑付吸功
大法的吸取力。
「这下完了!」洪安通心里一阵绝望,而玉真子只觉得一阵阵浑厚的内家真
气涌入自己的丹田,内力逐渐增强,不禁大喜。
过了一会儿,洪安通内力已尽,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众人眼见洪安通才在这道士精通吸星大法,不禁相顾骇然,但是心中也甚是
高兴,因为洪安通终于没法子杀自己等人了。
玉真子感受了一下丹田,内力足足增强了一倍,以他此时的功力,估计已经
不亚于萧峰那个级别了,不禁哈哈大笑,说道:「比武得胜,可以玩弄你老婆了!」
说完,玉真子将苏荃和洪安通提起来,转身进了旁边的内室。
「你……你想干什么?!」洪安通惊怒交加,可是内力已尽,却也毫无抵抗
之力。
苏荃也是神色慌张,不知道玉真子到底打什么主意。
玉真子淫笑着将洪安通放在了苏荃身边,淫笑道:「老东西,你给我睁大眼
睛看清楚,看爷爷是怎么玩弄你的女人的!」
苏荃和洪安通这才明白玉真子想要干什么,洪安通惊怒交加,破口大骂。
苏荃则是神色慌张,大叫道:「不要……你不可以……」
玉真子哪里管这许多?扑在了苏荃诱人的身体上,手掌摸到了苏荃丰满可人
的乳房。
苏荃惊怒交加,大骂道:「恶贼……你不可以……住手……住手……」
但是苏荃的奶子坚挺动人,丰满硕大,玉真子这种淫魔岂能放手?
玉真子隔着衣服抚摸苏荃的奶子,只觉得这女子当真可说是巨乳美女,又大
又挺的奶子还弹性十足,摸起来好爽啊。
「想不到洪夫人的奶子居然如此之大,当真是妙极……妙极啊……哈哈哈…
…」
玉真子抚摸苏荃奶子的时候用上调情手法,苏荃今年二十多岁了,身体早已
经成熟,而洪安通平日里根本和她没有房事,被玉真子这么一玩儿,苏荃竟然起
了生理反应。
苏荃满脸潮红,伴随着玉真子的抚摸在喘息,洪安通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别的
男人玩弄,气的脸色发白。
玉真子淫笑着站起身来,就开始脱衣服。苏荃看到洪安通在脱衣,惊恐地叫
道:「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操你了!」玉真子一边说一边将衣服脱了个精光,那下身
一根粗大狰狞的巨物,看的苏荃和阳痿男洪安通均是有些呆了。
「小美人儿,来,让我看看你……」
玉真子嘿嘿一笑,扑将在苏荃身上,撕扯几下后,苏荃身上的衣裳全部撕扯
开来,露出了那羊脂白玉一般的赤裸熟女身子,但见这女人身材丰满,胸大臀翘,
腿长腰细,真个是完美无瑕,动人心魄。
玉真子扑在苏荃洁白的肉体上,顺势将这女人的一颗奶子抚摸住,那手指按
在那动人的粉红奶头,才搓了几下,苏荃的粉红乳头就凸起发硬。
玉真子见苏荃身体居然这等敏感,不禁笑道:「想不到夫人身子这么好,有
感觉了吧?」说完捧住苏荃奶子便是吮。
「啊……哎呀……不要……啊……」苏荃的肉体只觉得发软酥麻,她现在无
力动弹,而玉真子的手段又实在是非常厉害,苏荃已经无法抵抗了。
玉真子此时一双手丝毫没有闲着,他嘴里叼着诉权的奶吮吸,左手覆盖在她
另一颗奶子上,而右手则是伸到苏荃的下身,这个女人的毛很长很密,一看就是
性欲很旺盛的。
「不要……放开我……」苏荃平常最会勾引男人,可此时真正真刀真枪干的
时候,却显得无比矜持。
玉真子淫笑着摸了她的奶好一会儿,苏荃的白嫩巨乳,更被玉真子搓弄的变
得坚挺傲然。
而随着男人熟练地挑逗技术,苏荃已经彻底没了反抗的力气。
玉真子的双手还在抚摸苏荃的奶子,可是他的头却延伸到了苏荃的下身牝户
上。
苏荃感觉到身上的男人居然用舌头挑逗她的牝户,登时惊得浑身颤抖:「别
……那里不行……不可以……」
可是没用,玉真子淫笑着用舌头给她舔阴部。
从未被男人舔过那种地方,苏荃的小穴酥麻、快活,被舔的出了水。
「哈哈哈……果然不错啊!」玉真子舔了好几下苏荃的两片阴唇,「教主夫
人的阴唇果然是极品!洪安通,你好好看着,看看我是怎么玩弄你的女人的!」
洪安通眼见玉真子分开了自己夫人的双腿,那根巨物眼看就要占有就连自己
也从未有玩儿过的夫人的小穴,洪安通只觉得胸中一口闷气难以接上,呼吸急促
……
苏荃如今已经动情,小穴水很多,玉真子的阴茎凑过来,很容易进去。
玉真子已经忍耐不住了,她的肉柱已经坚硬似铁,现在抵受不住,对着那湿
淋淋的阴道就是用力一挺。
「啊!」苏荃发出了一声痛苦而又快乐地叫声。
「妈的,一枪见血!」玉真子看到苏荃的下身竟然流出了处女的鲜血,不禁
呆住了,奶奶的,这女人还是处女啊?!感情洪安通一直都没碰她!
「哈哈哈……果然洪安通是阳痿男,这么安逸的媳妇儿居然是原装货!」玉
真子兴奋地开始一下下顶弄自己的鸡巴,狠狠地操起了这个诱人的女人。
他双手抓住苏荃的奶子,一边摸一边干,鸡巴深深插入到苏荃的嫩穴深处,
将她的处女身子彻底开垦。
苏荃的呼吸越来越急,轻轻摇摆着头颅,因为还中毒,身子无法动弹,可是
玉真子能感觉到,虽然她是处女破身,可是现在她并不会觉得多难受。
苏荃现在真的觉得好舒服,她出身于一个奇异的门派,从小就学会各种媚术,
所以在女性破身上,她并不会感觉多痛苦。
而现在被这个男人狠狠地淫弄,他的鸡巴每抽送一下,都搞得苏荃觉得自己
的小穴内一阵抽搐,快乐的不行,苏荃很快就被男人强烈地征伐搞得无法控制,
叫喊道:「啊……哎呀……好舒服……啊……用力点……」
玉真子当着洪安通的面操洪夫人苏荃,别提有多兴奋了,他加快了速度,大
笑道:「怎么样?洪安通?你老婆现在正在被我玩弄呢,哈哈哈哈!」
「啊……啊……别……别这么用力……我受不了……」
感觉到玉真子加快了抽送的速度,苏荃惊慌地叫喊,但是玉真子根本不管这
么多,那根鸡巴更是变本加厉,对着苏荃的骚屄一阵狂干怒插。
玉真子当着别人丈夫的面玩弄她的妻子,这么刺激的事情岂能屌软?玉真子
疯狂地耸动,干的苏荃的生殖器和他的黏糊一片,苏荃在剧烈地冲刺下,不断从
身体里流出诱人的体液。
「哎呀……啊啊……不行了……我要去了……好舒服……」在巅峰极乐的快
感下,苏荃已经不堪征伐,被操的欲仙欲死,达到了生平的头一次高潮。
这洪夫人绝对是个性感的尤物,玉真子将毫无力气的她变换了好几个姿势操
了个舒服,苏荃的小穴更被干的高潮连连,喷了五六次精水,最终苏荃连喊叫的
声音都没有,玉真子才舒坦地发泄出来,射了这个女人下身满满都是白浆。
发泄够了的玉真子舒爽地抖了抖自己的鸡巴,转身走到洪安通身边,笑道:
「怎么样?看的爽不爽……」
忽然,玉真子发现了不对,低身查看洪安通。
「奶奶的,死了!」玉真子哼了一声,原来洪安通已经死了,估计是被气死
了!
第006章苏荃归心
「他死了?」苏荃咬了咬牙,看着洪安通哼道。
「对,死了,估计是气死的……」玉真子嘿嘿笑道。
「……」苏荃沉默了片刻,说道,「你打算日后如何对我?!」
「如何对你?」玉真子愣了一下,说道,「把你收为我的女人,你看如何?」
苏荃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沉默了良久,说道:「我们贞女派女子,
只会跟随占有了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如今你占有了我的身子,我自然只能跟你…
…」
「贞女派?」玉真子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不禁愣了一下,说道,「什
么贞女派?」
苏荃喘了口气,缓缓说出了一番话。
原来这贞女派是江湖上一个几乎没人知道的门派,一脉单传,苏荃便是贞女
派第七代传人,她所学习的媚术也是其贞女派一脉单传的。
当年苏荃师父走了以后,苏荃一个人出来行走江湖,被洪安通看上了,强迫
娶为妻子,带回神龙岛。
贞女派有一个规矩,就是若是失身于某个男子,就必须一生一世跟随他,爱
他,除非这个男人死了,才可以在嫁别人,但是绝对禁止女人杀害自己的丈夫。
苏荃不爱洪安通,本以为自己必须要被迫一辈子跟随这个老家伙,哪知道洪
安通根本就不行,这么多年碰都没碰她。
虽然说洪安通没碰过苏荃,但是按照贞女派的规矩,苏荃已经是洪安通名义
上的妻子,自己也不能离开他,所以苏荃才会设计开始摧毁神龙教,反洪安通。
而现在,苏荃的贞操被玉真子所破,按照贞女派的规矩,苏荃必须一生都跟
随玉真子,不离不弃!
听完了苏荃之言,玉真子欣喜若狂,心道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原著苏荃
才那么多韦小宝死心塌地?
玉真子说道:「这么说来,你以后就要一辈子跟着我了?」
苏荃羞涩地点了点头,玉真子欣喜无比,当下赶紧为她解毒。
能够活动之后,玉真子淫笑着搂抱着苏荃,道:「荃儿,现在让我在好好戏
你一番!」
说着,玉真子抱着苏荃,凝视着此时浑身赤裸,身材丰满的美女,鸡巴在她
下身摩擦。
「坏蛋……臭道士……」苏荃此时也是春心荡漾,早已经渴望男人,饥渴无
比的她,已经彻底顺从
这淫道抓着她诱人的乳房,边摸边亲她,熟练地技巧,大气的动作,外加此
时那根巨大的孽根,已经让刚刚破身,尝过甜头的女人难以忍受。
摸了一阵,身体本就敏感的苏荃的阴道又被摸湿了,她无法忍受,尤其是身
下的阴部不断流水,她只好低低哀求:「啊,道长,我不行了……你插进来!」
看这已经臣服于自己的女人求自己插入,玉真子淫笑连连,把苏荃顶在墙上,
在大笑声中,玉真子屁股一顶就狠狠进入到苏荃的身体。
巨大的满足感,苏荃兴奋地晃动着丰腴的大白屁股,她立刻勾住玉真子的脖
子。
刚刚破身后的苏荃的阴道内十分湿润,火热,玉真子立刻疯狂地蠕动,下体
不断碰撞苏荃的身体。
「啊啊……啊……好棒……啊……干死我了……哎呀……啊啊……啊……」
苏荃此时跟刚才的抵触不同,此时的她已经彻底顺从了玉真子。
两个人都玩儿的很嗨,丝毫不理会一旁洪安通的尸体。
玉真子一边操苏荃,一边摸她的乳房,亲她的嘴唇,肉棒在她紧窄的阴道内
越战越勇,操的苏荃几乎是三魂没了七魄,爽快地都找不着北。
她以前在洪安通那里一直表现成了御姐的模式,看起来是个很主动强势的女
人,可现在,她已经彻底沦为被动方,只能是被玉真子操的舒服,欲仙欲死。
操了一会儿,玉真子顶了几下,就把鸡巴抽出来,苏荃立刻浑身不自在,叫
道:「干嘛忽然不干了……」
玉真子把苏荃翻过来,弯下腰亲吻了几下苏荃的屁股,掰开她的两瓣白肉:
「干一下后面!」
「不要……后面不行啦……」苏荃还没说完,玉真子的已经从后刺入苏荃的
后庭,疼的苏荃屁股一翘一翘,玉真子粗喘着气拍打了两下,开始大力动作。
干了二三十下,苏荃的菊花就觉得很舒服起来,她也配合起了玉真子,玉真
子从后面捏住她的乳房,边揉边干。
一阵抖动后,玉真子对着她的菊花狠狠射了一发,又满足地抽出肉棒,插入
苏荃的阴道。
「爽死了,哈哈哈哈……」玉真子爽快地一通发泄后,满足地抽出鸡巴,搂
着苏荃靠在一边。
「道长,你真的好厉害了啊……」苏荃经历了前后几次高潮,如今像一只乖
巧地小猫一样,靠在他的怀里。
「你喜欢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玉真子没有回答苏荃,而是轻轻按摩着她的
大白屁股说道。
「喜欢,我太喜欢了,今天我真的好舒服啊……」
「既然舒服,你也该让我舒服一下吧……」玉真子指了指自己依然巨大的鸡
巴,「用嘴给我舔一下,好吗?」
「恩,我愿意帮你吹箫……」
苏荃本就学过媚术,而今天又被玉真子的鸡巴玩弄的无比快乐,她自然十分
愿意为自己的男人干任何事情。
翘着屁股趴在了玉真子的下身,鸡巴依然粗大,上面还隐隐有一股味儿,但
是苏荃却也不嫌弃,轻轻抓住棒身,放进嘴里吮吸。
一股无比强烈的征服快感,玉真子几乎要被这种感觉吞噬,兴奋地扭动着鸡
巴,享受苏荃的口交。
苏荃对巨大的鸡巴明显十分亲热,口交的也很卖力,手指轻轻滑动在蛋蛋上。
玉真子满足地看到身下的女人为她口交,他超过六寸多的鸡巴明显可以完全
塞满苏荃的口腔,苏荃也尽量帮助玉真子将巨大的分身往嘴里塞,令射了两次的
玉真子很满足。
至于苏荃嘛,这个大奶子大屁股,皮肤雪白的丰满美女,对玉真子如今这根
雄伟的分身更也是无比爱慕,她的口腔,更是尽力取悦眼前的男人,卖力地口交
……
过了一阵,在苏荃剧烈而淫荡地吮吸下,终于让那根巨物达到了应该的巅峰,
整个儿全部喷在了苏荃的口腔内。
玉真子爽快地身子抖了抖,说道:「真爽啊……」
苏荃一脸晕红的吐出鸡巴,从一旁拿过一块手绢,将嘴里的粘液全部吐在纸
上,嗔道:「射的好多啊……道长……你好厉害……」
玉真子哈哈大笑,狠狠地拍打了一下苏荃的大白屁股,笑道:「以后还有的
你受的!」
第007章陈圆圆
苏荃最终跟着玉真子离开了神龙岛,而玉真子也在苏荃的支持下,当上了神
龙教的教主。
至于这个教主,自然是名义上的,神龙岛上的那些高层就让他们自己争权去
吧,那个破岛玉真子也没啥兴趣,他要的只是做名义上的教主,然后控制毛东珠,
接着控制满清。
其实,前世看原著的时候,玉真子就觉得奇怪,毛东珠既然都能冒充太后,
从小养大康熙,洪安通为何不趁机将自己的势力渗透到大清内部,只要把毛东珠
利用好,洪安通成为满清的实权皇帝毫无问题。
不管原著怎么写,反正玉真子打算这么做,只要控制了毛东珠,再接着架空
孝庄,那整个大清,便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下。
苏荃如今已经失身于玉真子,按照她们贞女派的规矩,自然她这辈子都必须
跟随玉真子,所以苏荃对她倒是也真心的伺候。
几日之后,玉真子和苏荃进入到了平西王吴三桂的地盘,此时的吴三桂的地
盘在辽宁一带。
到了吴三桂的地盘,玉真子不禁想起了那个著名的女人——陈圆圆。
十八年前,就是这个平西王吴三桂打开了山海关大门,放了蒙古入关,因此
他也成为了著名的大汉奸,人人唾弃。
至于陈圆圆的话,根据玉真子打听到的消息,是吴三桂二十年前娶的小妾,
如今陈圆圆应该有三十七八岁的样子。
根据在满清的时候,玉真子打听的陈圆圆的消息,十八年前,陈圆圆在吴三
桂的府邸生下了一个女婴,后来却无故失踪,陈圆圆心灰意冷,于是到郊外一处
尼姑庵带发修行,吴三桂时常会去那里和她相会,只是这么多年了,陈圆圆却是
再也没有怀孕了。
「陈圆圆……」玉真子想起这个历史上著名的美人儿,神色之中满是淫邪。
陈圆圆是何等迷人的绝色佳人,号称天下第一美人儿,这样的美女,玉真子
岂能放过?!如今既然到了这儿,不来一手不行啊!
玉真子在北京的时候,就曾经打听清楚了陈圆圆所在的尼姑庵,于是立刻和
苏荃施展轻功朝那里而去。
贞女派的女子,并不介意丈夫身边有多少的女人,相反的,他们还会帮助丈
夫猎艳,所以苏荃自然不介意帮自己的男人得到陈圆圆这样的美女。
很快的,来到城外的一栋尼姑庵,玉真子首先搜查了一下四周,很快寻找到
了那个什么百胜刀王胡逸之,于是上前出其不意将他抓住,吸干功力杀了,让苏
荃守在门外,这才去会陈圆圆。
胡逸之如今扮作的不过是个仆人,所以玉真子丝毫不担心玉真子会想到他。
玉真子潜入了尼姑庵,登时见到尼姑庵中有一身穿僧袍的长发丽人,约莫三
十来岁年纪,姿色艳丽,身材窈窕,当真可以说是貌美如花,倾国倾城。
饶是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真正见到陈圆圆的时候,玉真子还着实有
些呆住了,眼前这名女子的姿色当真是他生平从所未见的绝色,比之黄蓉这样的
大美人儿还尚美得多,难怪可以在碧血剑里让吴三桂为她拼命!
「妈的,按照年纪算,这女人也快四十了吧?居然还是这么美貌!」玉真子
越看越满意。
陈圆圆正在诵经念佛,忽然眼见一名中年英俊道士走了进来,不禁一呆,站
起身来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玉真子嘻嘻一笑,缓步上前,柔声道:「无量天尊,贫道玉真子,素闻陈圆
圆乃是天下第一美人儿,在下今日特地来尝尝鲜味儿,看看陈圆圆是否便如传说
中那样滋味儿脱俗!」
「你……你大胆!」陈圆圆登时明白这个道士是来讨自己便宜的,登时脸上
晕红,怒道,「我……我可是平西王吴三桂的女人,你不可以……」
「哈哈哈……吴三桂这个老乌龟,你以为有什么能力阻止我?」玉真子说完,
凌空一掌劈出,将一旁的一个花瓶打个稀烂。
陈圆圆眼见玉真子这一掌竟然有这等威力,不禁骇然。
「看到了吧?」玉真子冷笑道,「本座一掌下来,你这个美貌佳人就要香消
玉殒,乖乖从了本座,饶你不死!」
陈圆圆是窑姐出身,最是怕死,不然碧血剑里就不会为了活命跟那么多男人
睡觉,眼见玉真子如此厉害,知道若不相从,必然难保性命,反正自己也是男人
堆里爬出来的,也不在意这些,当下只能咬了咬牙,嗔道:「别……别杀我,我
……依你就是……」
玉真子淫笑着缓步上前,便将陈圆圆诱人的身子抱住,只闻到一股扑鼻清香,
动人心扉,不禁笑道:「圆圆姑娘如此美貌,居然在此尼姑庵中,真是可惜……」
只见玉真子这淫魔将陈圆圆的身子一下子按在旁边的炕上,陈圆圆哼叫一声,
玉真子已经贪婪地亲吻起了她的红唇,那大手伸入陈圆圆的衣内,抓住那硕大的
乳房。
「恩……唉……啊……」
陈圆圆的反应显得很激烈,这个女人本来就是窑子里出来的,性欲很是旺盛,
这么多年在尼姑庵守寡,虽然吴三桂会来这里看她,在这尼姑庵和她颠鸾倒凤,
但是这些年吴三桂逐渐年老,满足不了正值如狼似虎的陈圆圆,所以来的也少了。
可是陈圆圆却还是虎狼之年,如何熬得住空房寂寞?但是身为吴三桂的女人,
也不敢出去找男人,现在被玉真子这青年男子一阵挑拨,陈圆圆如何还守得住?
玉真子一路狂吻陈圆圆的身子,将她袍服解开,下面空无一物,竟然什么衣
裳都没穿,直接露出了熟妇诱人的胴体,丰乳肥臀,大腿纤腰,无不美到了极点。
「哈哈哈……好个淫荡的女人,下面竟然什么都没穿!」玉真子哈哈大笑,
戏虐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陈圆圆脸颊羞红,她以前做窑姐的时候便每天穿衣甚少,嫁给吴三桂之后,
更是不断以各种陋装吸引这个男人,穿多衣的时间本就不多,后来到了尼姑庵,
天气炎热的时候干脆就不穿内衣。
「道长……别……别取笑人家……」陈圆圆含羞地别过头去,玉真子哈哈大
笑,低头叼住陈圆圆丰满的奶子触手一阵搓揉,把玩儿。
她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儿,身材也是绝佳,一对奶球圆润可人,饱满硕大,
摸起来十分舒服。
玉真子的手掌上下齐攻,陈圆圆的花穴也被玉真子抚摸,可人的阴蒂,随着
玉真子手掌的按捏,种种快感,立刻让陈圆圆不受控制。
「啊……相公……我好难受……哎呀……不行了……」
「都叫起相公了?淫荡的女人啊!」公孙止笑道
陈圆圆一阵害臊,她当妓女是老本行了,在和别的客人做爱的时候都习惯喊
相公,现在被玉真子玩儿开心,忍不住就喊出这词儿来。
玉真子看到脸蛋儿潮红,如荡妇一样的陈圆圆,抿嘴一笑,立刻起身将自己
的衣服给脱了。
陈圆圆登时看到一根粗大狰狞的巨物暴露在自己的面前,六寸许长的铁棒展
露在自己的面前,真是可怖急了!
「天啊!你竟然……竟然有这等大?!」
陈圆圆看的咋舌不已,这比吴三桂那根家伙还足足大了一倍多半啊!
「让我看看陈圆圆的口交技术吧!」玉真子凑过了自己的鸡巴笑道。
陈圆圆是窑姐出身,自然知道所谓的口交是什么,也不觉得做这种事情有什
么羞耻的,此时眼前这个道士鸡巴强悍,她也十分喜欢,便丝毫不介意。
轻轻地按住那根巨物,陈圆圆心里暗自想到:「这位……这位道长居然有如
此大……大的本钱……真是……真是……好久没享受过了,今天可要舒服一次了
……」
她心里激动至极,一只手抓住玉真子的巨物,一手抚住玉真子的春囊,上下
抚摸,套弄了几下后,便熟练地张开嘴,将那根阳物含住开始吮吸。
「噢……噢……」当下体传来一阵阵麻麻酥酥的感觉的时候,玉真子的心似
乎都要跳出来了,这可是历史上著名的女人,著名鼎鼎的「冲冠一怒为红颜」的
女主角,号称天下第一美人儿的陈圆圆啊!能被她吹箫,太刺激了!
陈圆圆的箫功实在了得,此时雪白的身体蹲在地上,小口熟练地上下摩动,
很轻松地包住了玉真子的大棍。
她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一点也不觉得害羞,吮吸几下就吐出来,然后轻
柔地为玉真子舔马眼、阴囊等敏感部位,力道,技巧都是无比娴熟,真个是令人
陶醉。
「好厉害……你是第一个我吸了这么久还没泄出来的……」陈圆圆吹了大约
一刻钟,便将阳物吐出来,一边套弄一边说道。
「骚货,是不是很想被哥干啊!」
玉真子顺势将陈圆圆压在身下,鸡巴顶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轻轻摩擦。
「恩……对……我想要……你给我!奴家的小穴难受死了……你快干奴家吧
……」陈圆圆已经发浪了,她本就没什么贞操观念,反正自己就是男人堆里爬出
来的,这个人也就主动地勾引玉真子了。
玉真子亟不可待,就将陈圆圆诱人的双腿分开,势如破竹一般的狠狠地往陈
圆圆的屄里挤!
「啊!」当巨物破体而入,干进陈圆圆的身体的时候,这个女人发出了满足
地叫喊。
「妈啊!」玉真子的鸡巴一进入陈圆圆的肉穴,登时察觉到这个女人紧的要
命,炙热火辣,四周的阴壁随着肉棒插入在不断收缩,夹住自己的肉棍好生舒服。
「怪不得这个女人可以巅峰大明江山,这下面的小嘴儿,真是厉害!」
随着玉真子大力抽送几下,陈圆圆的小穴更是伴随着淫水的喷放而有节奏的
挤压,玉真子的肉棒给搞得似乎就要立刻狂射出来。
「不能丢这个人!」玉真子赶紧运气凝神,锁守精关,一手抚弄着陈圆圆的
乳房,开始狠狠抽送。
陈圆圆只觉玉真子插在自己小穴里的鸡巴开始大力抽送,次次都是猛烈地撞
击到自己的花心,一股股极乐的欢娱,令她快乐不已。
她天生便是个媚骨女人,一般的男子进入她的身体才不过抽送了几下便会达
到极乐,就算是吴三桂也不过只能支持大约六七分钟的时间,而陈圆圆却偏偏性
欲极大,所以基本上从未有哪个男人真正满足过她。
可是随着玉真子压在她的肉体上,那根无比粗大的火热巨物猛烈地撞击,而
且大约一刻多钟过去了,依然是越来越有力气,陈圆圆的下体爆发出来的持久快
感,是她从未体验过的。
「啊……道长相公……好哥哥……公子……圆圆舒服死了……啊……」
陈圆圆早已经忘却了自己是在被男人逼着上床,现在的她主动施展出在窑子
里学来的技术,一双洁白的大长腿将玉真子腰部夹住,自己则是狂热地呻吟,腰
肢、屁股更随着男人剧烈地冲刺而不住晃摆,真个是淫荡无比。
「贱货!你他妈不是天下第一美人吗?!还不是被老子操?!」
玉真子淫笑着一边说一边弄,干了一阵,玉真子干脆将陈圆圆抱到了三清的
神像面前,让她跪爬在神像前,从后干入。
「你不是要修道吗?当着天尊面前,老子操死你!」玉真子一边说一边干,
还用手恶狠狠地拍打陈圆圆浑圆的大白屁股,打的白皙的臀肉上满是红手印,但
陈圆圆似乎显得异常兴奋,玉真子越打她越是放荡。
「啊啊……公孙公子,你打的……打的人家好舒服……啊……屁股被你打肿
了……天尊……人家在你的面前,被干……干高潮了……无量天尊,最爱……最
爱性高潮……啊……顶我啊……」
玉真子眼见这妇人居然放荡如此,于是也不客气,压在她的臀部上,一阵阵
狠狠地操,陈圆圆的屁股,乳房更被他恶狠狠地捏,打,没几下陈圆圆就撅着屁
股,被干的两眼翻白,高潮连连……
守在堂外的苏荃听到道馆内不断传来的男子喘息以及女子呻吟之声,不禁羞
得脸红耳赤,心中却也是春心大动,难以自持,忍不住伸手往自己衣裤里摸去…

屋内的大战已经持续了一个时辰,陈圆圆早不知道高潮了好几回,换了好几
种姿势,什么羞人的手段都被玩弄过,真个是要把她一身软骨头都弄碎了一般。
现在,玉真子正坐在蒲团之上,让陈圆圆骑跨在她的身上。
「妈的……臭婊子,小贱货!没吃饭啊!让你动你的屁股,观音坐莲老鸨没
教过你啊!」玉真子恶狠狠地拍打着陈圆圆的屁股骂道。
「我……我真的不行了……」陈圆圆委屈地轻轻扭着臀部,眼眶中满是泪水,
「我……我都不知道我丢了几次……再被你干我要被干死了……」
陈圆圆一生睡过的男人虽然不能说是无数,但起码也超过了二十个数,可是
从来她在床上都占据着主动,没有哪个男人能让她失态。
可现在遇到这个可怕的男人,她的鸡巴似乎是人世间最恐怖的武器,一个时
辰下来,陈圆圆被她搞得浑身疲软,小穴红肿,可他居然还是力气不减,陈圆圆
都怕了他了,现在又被要求坐莲,她真没啥力气了。
「妈的……贱货!你还有累的时候?」玉真子恶狠狠地将陈圆圆按在身下,
「老子出一次一个时辰,每天要干十次!你今天别想跑!」
「什么……十次……你……你……」陈圆圆吓得浑身发抖,「不要……求求
你……我受不住的……你放过我吧……我……我帮你找个别的女人……求求你…
…」
「操你妈的!臭婊子,还敢讲条件!」玉真子说完,鸡巴对着早已不堪征伐
的小穴又是一阵阵剧烈冲刺。
陈圆圆浑身疲软,小穴都已经麻木,可是被这鸡巴操的,居然阴道里还传来
无比快乐的刺激,她心中恐惧,却无法控制身体的感觉,被玉真子又干的一阵阵
浪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圆圆已经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小穴已经干枯,连淫水
都流干了,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口,只能麻木地任由身上男人发泄。
「难道他是铁打的?我今天会被他干死?」陈圆圆无力地想着。
过了一会儿,身上男人一阵快速抖动后,终于停止了抽插,那根令自己无比
恐惧的东西终于退出了自己已经彻底被干坏的私处。
只听他喝骂道:「给老子含鸡巴!」然后将鸡巴一把塞进她嘴里,陈圆圆无
力地含着,感觉到一股股黏糊糊的精液喷入自己口中,陈圆圆喘着气将精液一一
吃了下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