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五章父女中
我突然看见慕容星河滚到一旁,仰天卧下,天瑶却撑起身躯,头脚相调的俯
伏在慕容星河身上。我一看,便知要发生什么事了,果然看见天瑶握住慕容星河
的弯曲肉屌,轻柔套弄,而她双腿往外大大分开,两脚屈曲,趴跪在床上,整个
蜜户都向着慕容星河脸面。我看得双目放光,眼前如此淫靡香艳的情景,我还没
和天瑶享用过呢!
天瑶望着眼前这根庞然巨物,整个龟头红通通的,不同于东方哥哥,那是呈
现酱紫色,且巨如鸭蛋,龟棱丰厚,且左右弯曲,天生就是女人的挚爱。
她实在爱极这根大东西了,况且它是长在一个英俊男人的身上,而这个男人
却又精力过人,久战不衰,一天射精三四回,仍能气劲神旺。如此神物,又怎能
叫她不爱。
天瑶看得淫心暴发,手上不其然地加大力度,疾套如飞,只见巨物登时筋盘
笔立,超过半尺余长,天瑶见着,如何忍得,张口便含住那个龟头。
「啊!」男人的满足声随即传入她耳的,推使她更卖力地吸吮,谁知越是吃,
蜜道越见难过,强烈的空虚感,逼得她几近疯狂,淫水一股接着一股,涓涓难歇,
实在难以自持。
慕容星河被那花瓣蛤肉迷得神魂荡漾之际,忽见一阵淫水从蜜道冒出,直扑
嘴脸而来,那还按捺得住,猛地用手扳开花唇,凑头便吃,只觉丽水其势极凶,
竟灌完一口又一口,便知瑶儿淫焰昂扬,当即伸出指头,插入洞中,放情开掘,
果然不出他所料,才掘得几下,已见她双腿紧绷,玉蛤接连翕动,终于到达了高
潮,直泄得淫水长流,遍体酥慵。
天瑶虽然丢得痛快淋漓,但蜜道的空虚依然不减,强自撑起仍是酥软的身躯,
趴回慕容星河身上,双手用力抱住他,气喘吁吁道:「肏我……人家想爹肏我…
…」
慕容星河听见她这句粗口,一团欲火直烧上脑门,当下道:「瑶儿,爹要你
自己来,自己放进去。」
天瑶淫心如婪,也不打话,双膝跪在他两侧,翘起玉臀,回手握住那根肉屌,
将龟头顶住嫩屄,身子一顿,便吞去了半根。
慕容星河骤然给层层嫩肉包裹住,又紧又暖,不禁喊了一声:「啊……瑶儿
……」接着弯曲肉屌徐缓深进,直至顶着一团软肉,却见天瑶已是俏脸迷痴,瞳
睛盈光,这副幽愫哀婉的神情,简直美到极致。
只见天瑶耸身抛臀,身子忽上忽落,套弄正欢,胸前一对耸挺的巨乳,随着
动作不停地晃动,诱惑着身下的男人:「啊!爹爹你好棒……瑶儿快要舒服死了
……」
慕容星河盯着美人的娇颜,真是越瞧越爱,禁不住伸出双手,十指抓住一对
乳房,一面搓揉,一面往上疾捣:「瑶儿,你每晚给那小子肏,为何还这么紧?」
「人家怎知道……嗯!爹爹你真的好长好粗,花心都给爹爹弄开了……」
「爹就是要弄开你的花心,给你下种。」
「来吧,瑶儿要爹爹的种……瑶儿要为爹爹生个小宝宝。啊!好深……爹肏
死瑶儿了,再这样舒服下去,我……我真会给爹肏上瘾……」
「这样很好啊,爹就可以继续给那小子戴绿帽,继续肏我漂亮的瑶儿……」
「啊!不要再说了……再说下去,人家会受不住……」
我听见二人淫语连篇,兴奋得几乎要射,瞧来今次偷看到天瑶与他爹的一幕,
恐怕还会有下文,头上这顶绿帽子,真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除去,又或许永远要
带着这绿帽子。
「瑶儿,让爹从后面来好吗?」
「嗯!」她点了点头,倏地心思一动。天瑶也是经历了几个男人,只是保密
得比较好而已,从以前的男人身上得知,知道男人最喜欢视觉享受,尤其是交合
之处,都能挑起男人无尽的欲火,今回她便要这个爹爹感受一下,看他会有何反
应。
天瑶主意已定,便向后仰起上身,双手按在男人小腿上,支撑着身躯,缓慢
地抬起身子,满布精水的肉屌,在屄口越露越多。慕容星河见着,果然抬首瞪眼,
死死的盯着眼前情景。只见弯曲肉屌一分一寸的慢慢外露,棒上汁水淋漓,最后
「噗」的一声,龟头脱屄而出,肉屌「啪」一声响,打在慕容星河腹部,登时淫
水乱飞,情景淫脏之极。慕容星河忍不住脱口而出:「呀……瑶儿!」
天瑶一笑,跨腿下马,转身趴跪在床上,下巴贴着床面,而倒挂着的一对乳
房,显得更加硕大饱满,异常动人。慕容星河见她沉腰撅臀,一身完美的曲线表
露无遗,衬着腿心肥美湿润的嫩屄,是何等地淫艳诱人。
慕容星河看得头目昏然,先在臀肉抚摸一轮,才一手把住纤腰,一手挽住粗
大的弯曲肉屌,紧抵玉门,龟头不住在门口进退磨蹭,就是不肯深进。
天瑶给他摆布得奇痒难当,咬紧樱唇,腰股不停地扭摆,但身后的慕容星河
依然不为所动。
「爹……」天瑶隐忍不过,终于喊出他的名字,以示抗议。
「说给爹听,说要爹肏你,要爹的大肉屌插进你蜜道。」慕容星河耍赖道。
「你……你这个坏老头……」天瑶虽有不悦,却又敌不过体内的骚动,只得
依他道:「肏我……人家求爹了,求爹插进来……」
我听见天瑶果然说出口,并要求我以外的男人肏自己,心中虽恼,但又浑身
充满一股欲火,不由得用力套着自己的肉屌。
「没想到一向斯文漂亮的瑶儿,竟会要求爹爹肏自己。好吧,爹现在就成全
你。」话后身子用力往前一挺,龟头马上撑开嫩屄,弯曲肉屌一沉到底。
天瑶美得连忙揜住嘴巴,只觉爹爹的弯曲肉屌似乎比刚才更硬,而且插得更
深,龟头重重的撞着花心,又酥又麻,却又异常受用。随着慕容星河的抽送,天
瑶整个身躯给他推得前后摇晃,一对美乳同时幻着迷人的乳波。
慕容星河杀气腾腾,不住大刀阔斧的出入,一手绕到天瑶前胸,揪住她一只
乳房,着情抓捏,叫道:「瑶儿,满意爹爹这样肏你吗?」
「啊!肏得好深,瑶儿喜欢爹爹肏我,用力插……插你的瑶儿……」
「瑶儿你知道吗?看见那小子肏你,我就很想这样肏你了,晚晚想着你被那
小子欺负,爹爹撸管,都不知浪费了多少精液。」
「是……是吗,爹爹以后还会这样想吗?」
「像我瑶儿这样迷人的美人,爹爹又怎能不想,况且经过那小子的刺激,相
信爹更无法不想你了,但想到瑶儿每晚脱光身子,夜夜给那小子爱抚插屄,爹的
心真怕会承受不住……」
「我将来……将来是不败哥哥的天瑶,给他肏是当然的事,爹又……又怎能
够妒忌。啊!好舒服……爹怎会插得这么深,瑶儿怕……怕又要来了……」
慕容星河把住她纤腰,用力连插几下,天瑶实时忍不住,蜜道立时几个强猛
的抽搐,紧紧吮住男人的龟头,颤颤抖抖的射出精来。
慕容星河用力的顶住花心,花心口因高潮而慢慢被顶开,小树苗从里面吐出
细细的枝叶,缓慢的插进龙头里,枝叶把龟头上马眼撑得门户大开,慕容星河全
身彷佛受到电击般,麻痹而不能动弹,要不是尝过多次,怕是立马泄精。
天瑶泄得身子一软,整个人趴在床上,弯曲肉屌立时脱洞而出,随见天瑶翻
过身来,仰面望向他:「爹!吻我……」
慕容星河连忙压上她,直吻住她小嘴,两根舌头追南逐北,不停在对方腔内
翻滚挑逗,竟吻得如火如荼。慕容星河爱极瑶儿这对乳房了,始终不肯离手的把
玩,而天瑶也相当享受给男人搓揉的感觉,在她经历过的男人中,包括东方不败
在内,没一个不为她的美貌着迷,还有她这幅好身子,让她可以从男人身上获得
更多的性福,更多的性爱乐趣。
这一亲吻,直吻了一刻钟,二人方恋恋不舍地分开,慕容星河低头望向眼前
的瑶儿,痴痴地道:「瑶儿,爹虽然不能代替那小子的地位,也阻挡不了你要嫁
他。有一件事,其实爹知道很不应该这样想,但又不能不想。」
「是什么事?」天瑶亲热地抱往他头颈问。
「便是……便是能继续和瑶儿这样,我们父女继续保持这个关系。」
天瑶一笑:「好吧,打后要是不败哥哥不在,爹与我又能找到机会,瑶儿应
承爹,可以偷偷和爹爹好,直到瑶儿怀上爹爹孩子为止,可满意了么?」
「不满意,就算瑶儿怀了孩子,爹以后也要和瑶儿你……」
天瑶微微一笑,伸手到他胯下,握住他的弯曲肉屌,又道:「插进来吧,爹
爹不是很想肏瑶儿吗?」天瑶用力套弄几下,牵引着肉屌抵向花瓣口,不住手的
用那龟头在花唇上挨挨蹭蹭。
慕容星河此刻看着天瑶的丽色,还有她那需渴的表情,一时看得欲火大动,
在她的牵引下,腰上猛地加力,整根弯曲肉屌再次插进嫩屄里。
「嗯!爹,我的好男人……」天瑶抬手抱向他,半张着迷离倘恍的水眸,不
离不弃的盯着他道:「你肏吧……用力肏你漂亮的瑶儿……」
「啊!听着瑶儿的脏话,叫爹怎受得了……瑶儿,我的好女儿,真的这么喜
欢爹肏你吗?」慕容星河加快动作,直干得「啪啪」声响,淫水飞溅。
「瑶儿喜欢……啊,爹爹真的好棒,比东方哥哥还要厉害……」
「难道那小子在这方面无法满足你?」
「不……」天瑶气咽声丝,强烈的快感几乎让她说不出声来:「东方……哥
哥也很……很好,但爹下面比他大……比他肏得更深更舒服……」
「原来瑶儿喜欢大肉屌。」慕容星河笑着道。
「爹……爹好坏!瑶……瑶儿不理你了……」边说边将他的脑袋拉近过来,
贴着自己的粉脸,压低声音道:「瑶儿个……个『屄』给爹弄化了,好舒服……」
天瑶加重脏话挑逗他。
这个「屄」字一出口,慕容星河果然兴奋如狂,一连亲她几口,抽送更为凶
猛:「啊……我的瑶儿,爹实在受不了,想要射……」
「射吧……全射给我……我要爹爹的精液……」
外面的我听着他们一番对话,早就忍耐不住,身前已见满地白精,渍地斗余。
我万没料到,天瑶会在自己亲爹跟前,竟然脏话连篇,使尽手段去满足他、诱惑
他。
慕容星河冲杀片刻,终于精关大开,又烫又浓的精液,全数射进她体内。
「嗯……好多……好烫人……瑶儿爱死爹爹了……」一个忍不住,竟又攀上
另一个高潮,与他同登肉欲的顶峰。
红阁走廊边,青瓦红柱小亭旁,略有一丈高的假山上,潺潺流水洒落在池中。
溅起水珠落在荷叶上,如同玉石珍珠,丝丝抖动,池中红色鲤鱼甩动一下尾巴,
激地荷叶一阵颤抖。
快乐的时光,转眼便匆匆而过。东方不败正和慕容天瑶在哪里谈天说地。
不愧是富家千金啊,我悄悄的看了眼她的储物戒指,又是一阵心馋。这可是
储物戒指啊,平常自己想都不敢想的宝贝。
整个东方氏家族,也就区区一枚,为族长东方正锋所保管,几乎成为了族长
的信物。
慕容天瑶看着东方不败离去的背影,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从她优美的嘴角
绽放出来。
话说开始治疗,时日已经过去半月有余。两人几近朝夕相处,除【治疗】外,
也会偶尔闲聊一番。
好在慕容星河爽快之极,把酬金提前给付全了。
这也使得自己能有充足的钱财,投入到购买丹药之中。有了充沛资源支持下,
修为最近屡屡突破,赫然晋级到了宗师三阶。
两人正说着话时,家丁来报说药王找自己。
一脸疑惑的跟随家丁而去,片刻后受到了药王的招待。
侍者心细,清茶早已准备,掀开瓷盖,缕缕清香扑面而来。东方不败小喝一
口,一股热流通过喉咙气管,落入腹中,热量随即渗入经脉,伴着流动的血液遍
布全身。似是调理气息,不由闭目感知,一股寒气冲破喉咙,白色雾气从口中吐
出。
「此茶名为香溢茶,茶虽普通,但也有不凡之处,在于炒青之时用在炼药丹
炉之上,吸取各种丹药精华,顾有修复经脉,疗伤提气之效。」药老一番讲解道。
我赞了一声,正色说:「不知周老招小子来,所为何事?」
「城主想招你为婿,你看如何?」
喝到口中的茶险些喷了出来,碍于茶比较珍贵,硬是咽了回去。
我腾的站起来,眼睛发直。
「东方公子一表人才,为人正直不阿,又和天瑶相处日久,城主招你为婿,
也很正常。」
我想了想,那慕容天瑶貌美,算得上国色天香。可她居然要我帮她养野种,
这可是永久的绿帽啊。
「这个,周老,如此重大之事,我得考虑考虑。」
次日天尚未光,我已醒转过来,看看身旁全身赤裸的天瑶,见她仍是酣睡未
醒。我看着熟睡中的美女,心头总是无法平服过来,原本只属于自己的娇妻,没
想到霎时之间起了一个大变化,竟变成要和其它男人分享她,让我感到非常无奈,
而且难以忍受。
可是,就算再难忍受,我仍然要忍,我确实不想失去她。想着想着就有点火
了,看着美人春睡又不想打搅,想了想来了这么久还没吃掉,天瑶身边的小丫头
茉莉。
茉莉是慕容天瑶的贴身丫头,并不和其他佣人一起住,而是独自住在楼下一
个小房间里,便在偏厅的一隅,贴着东面的小巷。
我放轻脚步来到茉莉房间门口,正想要敲门,忽地从房里传来细微的呻吟声,
我心感奇怪,暗想莫非茉莉生病了,但再细听之下,又似乎不妥,竟有点像是女
人做爱的叫床声,这一惊觉,真叫我大出意外。
「茉莉竟然和男人干这种事,到底那个男人是谁?」我对此大感兴趣,因为
茉莉虽然是丫头,但年纪小小,却长得异常秀丽可人,便连我,见着她那张漂亮
迷人的小脸,都感到有些莫名的兴奋和冲动。
我从天瑶口中得知,茉莉只有十七岁。她之前已有不少年轻的下人追求她,
只因她眼光甚高,对那些男人从不正视一眼,至今仍没有真真正正和男人交往过。
「里面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竟能得到茉莉以青眼相待!」
便在我想着间,房里传来两声醉人的呻吟:「啊……啊……」这两声呻吟,
当真清耳悦心,宛转销魂,听得我好不兴动。
我极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当下心念一动,记得茉莉房间有两个窗户,倒不
如到那处看看,或许会有点收获。
我摸到茉莉房间窗下,看见窗帘低垂,用手轻轻一扳木窗,果然应手而开,
心中不由一喜,当即打开一道小窗隙,从地上拾了一根树上掉下来的小树枝,探
进窗里,拨开窗帘的一角,凑眼一张,即见床上白生生的有着两个裸躯,女的正
是茉莉,一双白玉似的腿儿大大地张开,而那个男人,竟然是药王周思邈。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