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六章父女下
我一见周思邈,不由「啊」了一声,心想原来是他。
只见全身赤裸的他,正屈曲着两腿,跪坐在茉莉胯前,一根肉屌正不住地抽
送出入,他虽然只看到屌根,不知其长短,但光凭那个粗度,就足以叫我大吃一
惊,直如藕棒儿一样,粗得吓人。
再看床上的茉莉,已见她双目半张,轮廓优美的俏脸上,早便满是酡红,只
侧着头儿,咬着小手,口里咿咿作响,承受着巨货的戳刺。
我看着这具青春诱人的身子,也不得不叫声绝。茉莉除了样貌稍逊天瑶小许
外,身材可谓不相伯仲,同样是个丰乳细腰的尤物,而且那对娇嫩淡红的乳头,
却异常地翘突挺拔,在男人的抽刺下,两个乳房晃得摇曳摆动,迷人眼目。
「啊……真爽,妳这个『屄』简直是极品,又窄又多水,还会边插边喷,实
在太爽了……」不要看周思邈年老,一根肉屌抽捣如飞,淫水不住从交接处喷出,
水花四射,又多又劲,打得周思邈胸腹尽湿。
我还是首次目睹此情景,一时也有点愕然,现在方明白周思邈刚才的说话,
果然是边插边喷,茉莉水量之多,连一向淫水充沛的天瑶都自叹不如。
周思邈似乎极度兴奋,伸出双手,抓住茉莉一对玉峰,狂捻把玩。见他一轮
强攻,倏地喘叫一声:「要……要来了……」
茉莉听见,伸出软弱的小手,推着他身子:「不要……在里面……」
周思邈却没有答他,奋勇猛戳几下,霍地拔出肉屌,连忙蹲跨到茉莉头上,
手握湿答答的巨棒,将个龟头对准茉莉的小嘴:「快含住……」
茉莉似乎早有预备,没待他说完,已大张樱唇,一口把巨龟含住。只见周思
邈口里诃诃直响,不停套捋着肉屌,直至精液泄尽,方抽回出来,倒身在茉莉身
旁吁吁的喘大气。
只见茉莉「骨嘟」一声,把口里的阳精吞了。我看见大感意外,心想:「平
素娇俏可人的小丫头,万没料到,竟会做出如此淫脏的事来。」接着目光一移,
往周思邈望去,却见他下身竖起一根庞然大物,粗如杯口,估量也有七寸余长!
我一看之下,不禁大吃一惊:「这家伙的本钱真不是一般,茉莉刚才怎可能承受
得了?」
茉莉喘过几口气,侧身趴在周思邈身上,低声道:「天都亮了,快些离去吧,
给人看见就不好了。」
周思邈回臂抱住她:「不用心急,我想再多抱妳一会。」
「你不用在我面前甜言蜜语。」茉莉小嘴一撇:「你想抱的可不是我,而是
你心里朝思暮想的宝贝。」
「呵呵,我的茉莉在吃醋了。」周思邈伸手抚摸着她一个乳房,笑道:「不
要胡思乱想,我对妳怎样,难道还不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而且相当清楚,你的心根本就没有我,就只有你那个宝贝。」
茉莉轻轻叹了一声:「我只是一个丫头,论到身分美貌,我确实无法和她相比!
不想再说了,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你还是尽快离去吧。」
「唉!你们这些女人就是小心眼。」边说边撑起身子,走下床来,拾起衣服
穿上,再向茉莉道:「今晚我会再来,记住不要闩门。」
「今晚再算,你快去吧。」茉莉用手催赶他,周思邈一笑,开门离去。
妈的,想不到主仆两人都如此淫荡,要找个机会好好的肏死她们。东方不败
硬挺着肉屌愤恨的往天瑶小院走去,心想要赶紧把名分定下来,不然老被人惦记,
那慕容星河勾引我娇妻,药王那老头还勾引我丫头,更让我没想到的是……
「嗯!爹……」天瑶美目如丝,含情凝视着眼前的俊男,眉目之间,尽是柔
情密意。这个爹爹不知为何,今天显得特别獐狂妄为、欲火昂扬,才刚射精的弯
曲肉屌,竟然不颓不衰,坚硬如故,连半刻也不肯停下来,害得她连连丢身,也
不知泄了多少次。
「瑶儿……爹爱死妳了!妳可知道,爹脑子里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想着瑶儿,
可真够折磨人,看那小子一走,爹就来了……」一面说着,一面运起身下的弯曲
肉屌,毫不间断的抽捣。抽送之中,先前注满膣室的精液,混着女性的淫水,不
住地给弯曲肉屌抽扯而出,沿着天瑶的屄缝涴演而下。
「我也想爹……来吧,用力抱住瑶儿……」天瑶使劲搂住慕容星河,奋力劈
开大腿,好教他的粗大弯曲肉屌更能深入自己。曾经与她好过的男人中,爹爹的
肉屌虽算不上是最大,但胜在功力深厚,一晚三四回,仍见绰有余裕,再加上爹
爹英伟过人,又怎能叫她不爱。
慕容星河同样抱紧她,双眼看着面前的美人,不停用力地捣:「爹肏得够不
够深,舒服吗?说给爹听……」
「嗯!好深好舒服……舒服到又想泄了……啊,我的爹……瑶儿实在……实
在太舒服了……」天瑶仰高螓首,露出一副既难耐又满足的表情。
「妳前时和爹说过,爹的肉屌比那小子长、比那小子粗,很喜欢被爹插入的
感觉,爹为了妳这句说话,足足高兴了几天。瑶儿,爹只喜欢瑶儿,喜欢和瑶儿
做爱的感觉。」慕容星河口里说话,下身却不曾停顿下来,直插得噗噗声响。
天瑶听后,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爹……爹这样说,也太为难人家了!」
一话未完,天瑶忽地哼叫起来:「啊……爹,爹怎能这样……我要死了……」
原来慕容星河借着她说话之际,突然把弯曲肉屌拔出,旋即插进一根中指,
回头再把肉屌硬生生的挤插进上,一边抽送,一边以指头扣挖蜜道的膣壁,这股
崭新的刺激,几乎要让天瑶美得昏死过去:「不要……嗳哟,喔喔……」天瑶的
头越仰越后,难言的美意,已将她完完全全包裹住:「爹……爹从哪学来的……
人家要不行了……」
「没有人教爹,爹……爹只是想让瑶儿更快乐……」手指随同肉屌的动作,
不停地将美人推向情欲的高峰。但慕容星河仍觉不大满意,再将一根拇指头,压
向娇嫩暴突的阴蒂,这招「气冠三军」,立时便要了天瑶的小命。
「啊……」天瑶受他几下狠插,便即抵挡不住,身子一阵强烈的抽搐,两腿
绷得笔挺,大股大股的阴精汹涌而出,泄得她头昏目眩。
慕容星河不是首次看见她高潮,但今次却与别不同,只见身下美人竟不停的
痉挛,浑身绷得老紧,久久无法停息,也不由吃了一惊,连忙停下一切动作,急
忙问道:「瑶儿,妳没事吧?」
天瑶这个高潮来得异常凶猛,蜜道收缩个不停,牢牢咬住男人的宝贝,虽听
得慕容星河发问,却没半点气力回答他。也不知过了多久,天瑶才慢慢平服过来,
满眼迷离的望住眼前的爹爹:「爹怎可以这样作践人家,让我险些无法回魂。爹
还不把手指拔出来,真的想弄死我吗?」
慕容星河一笑,徐徐抽离手指,竖到她眼前,笑道:「湿得真厉害。」
天瑶不依地搥了他一下:「都是爹,都是爹害的……」话后伸手到二人交合
处,两根玉指一圈,便已箍住男人的棒根。慕容星河一缩臀部,抽出半根肉屌,
只留半截在屄中。天瑶借势用五指握紧,轻轻捋动:「它真是坏死了,总是弄得
人家如此舒服!」见她娇若春花,媚如秋月,怔怔的盯着他说。
慕容星河给美人拿住要害,又听着她的甜言媚语,整个人都燎灼起来:「啊!
瑶儿……妳再这样下去,恐怕要被妳撸出来……」天瑶微微一笑:「我就是要弄
出来,省得爹又用它折磨我。」说做便做,手上竟然加快速度,又笑问道:「舒
服吗?是不是很想射?」
只见慕容星河咬牙强忍,摇头道:「舒服是舒服,但要爹这样便射,可没这
么容易。」
天瑶瞧他一笑:「好!我就和爹较劲儿,看爹能够忍到何时。」
便在二人调情打趣之际,忽觉房门「卡」的一声,旋即看见我推门而入,二
人看见,登时呆在当场。
我徐缓走近,脸上无喜无怒:「为什么停下来,继续呀。」
慕容星河本想立即下床穿衣,却被天瑶死死的搂抱住,以他的身体掩盖自己
的裸躯:「夫君……你不要看,你先……先出去好吗,一会我再和你解释。」
我摇头一笑:「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们的一切,我全都知道,而且全都看见
了。」说到最后,已激动得难以说下去。
天瑶显得有点错愕:「你是怎样知道的?」
「这方面妳不用知道。」我涩然一笑:「你们为何不继续下去,我看岳父大
人还没射出来吧,这样怎可能有小孩子。」
「夫君你……」天瑶一听,脸上微现愠色,银牙一咬,聚眉问道:「你……
你到底想怎样?」
「我只是想看着你们做。」我显得异常心平气定,全无急怒的神色,只是其
内心如何,相信床上二人无法得知。
我又道:「虽然你们一连数日瞒着我快活,但我还没看够,而且隔了一面墙,
怎能和现在近距离看来得过瘾。」听他说话虽缓,但语中含刺,让人听得好不鉥
心。
天瑶听了此话,心中更是不快,认定我是在存心挫辱她,当下把心一横,旋
即赌气道:「好,你既然想看,我便和爹做给你看,遂你所愿。」
慕容星河怔怔的盯着天瑶,只见天瑶道:「爹,我夫君说得很对,你若不把
精液射进我蜜道,我又怎能怀下你的孩子。来吧,瑶儿很喜欢你的弯曲肉屌,用
它狠狠的肏我,最重要是让我夫君看清楚,看爹怎样肏到瑶儿高潮,如何射精在
瑶儿体内,灌满瑶儿的蜜道。」天瑶心里气极,刻意用言语刺激我,以此展示她
的不满。
天瑶此话一出,果然吹糠见米,我浑身都抖动起来,撺拳嚼齿,但听着天瑶
这番淫辞脏语,却又大为亢奋,便连裤裆里的肉屌,也禁不住蠢蠢欲动起来。
「瑶儿,我……」慕容星河听了天瑶的说话,确也听得满身是火,但要他在
东方不败跟前做这种事,这如何使得!在这种环境下,胯下之物非但不硬,反而
变得更软。
天瑶见他爹讷口难言,探手一摸他下身,竟是软弱如棉,不由与他一笑:
「爹怎样了,他想看,又怎能让他失望,瑶儿来帮爹一下。」说罢,用手推慕容
星河卧倒在床,天瑶嗤一声笑,也不打话,整个人趴到他身上,双手支撑着上身,
将一个乳房送到他嘴前:「亲我。」
天瑶身子往下压,整个乳房全陷入慕容星河嘴唇:「爹不用理会他,刚才爹
没听见吗,他说要看我们做爱,我们就好好的表演给他看。来吧,人家要爹亲,
要爹让瑶儿快活。」她一面说一面抚摸他的头发,满脸尽是温柔。
我没想到竟被天瑶连番嘲讽,心里真个好不是味儿。
慕容星河看着眼前这个瑶儿,真个娇媚入骨,而且热情如火,确也叫他有些
把持不住。
便在慕容星河心情起伏之际,天瑶已反手到他胯处,玉指一紧,已握住他的
肉屌,不轻不重的把玩起来,一阵难以形容的快感,直窜上慕容星河的神经中枢,
不由瞪大了眼睛,盯着这个美得叫人抓狂的瑶儿。
「嗯!爹,瑶儿很喜欢你,而且很喜欢爹肏我的感觉……」天瑶不住用双乳
磨蹭他脸面,半张着水汪汪的眸子,又俏又媚,不住以淫辞举动挑逗他:「爹不
是很想以后都能和我好吗,现在瑶儿答应你,打后你想怎样都可以。若然他不要
我,我便改嫁给爹,好不好?」天瑶最后一句话,其实是说给我听,一心要看我
有何反应。
我岂会听不懂,要我放弃眼前这个美娇妻,心中又如何舍得,何况还是我的
青木女神。其实我今次现身捅破奸情,确实下了一个莫大的决心。我心里非常清
楚,若要二人立即中断暧昧关系,相信短期间并不容易,况且自己也……但要我
在做一只缩头乌龟,窃钟掩耳,我实在办不到,毕竟是以后的妻子,和母亲妹妹
不一样。
而我这个决定,主要是为了男人的尊严,我要二人知道,自己绝不是一个任
人愚弄的傻子,也要让岳父反躬自责,让他知道是怎样对不住自己,更要他们心
感愧疚。可是我没有想到,天瑶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竟反过来抢白自己一顿,
这是我如何都想不到。
慕容星河听了天瑶的说话,对女儿的婚事,心里着实有点担心,但亦只能安
慰道:「瑶儿,妳可不要……这样说,他……那小子又怎会不要妳……」
「现在他要不要我,已经不重要了,我不是还有爹么。」天瑶说着,手里却
没有停顿,一根死蛇,终于给她撸成一根怒龙,高高的竖得笔直。
我正好站在二人身后,慕容星河的变化,我早已看在眼里,而最令我兴奋的,
却是天瑶的跪姿。玉臀高抬、双腿分张、把整个多毛嫩屄,全然摆在我眼前,实
实在在的诱惑着我的原始欲望。
这时,忽见一道白浆从肉缝里冒出,丝连挂珠,徐徐落在床单上。我见此情
景,心头一颤,方得知晓原来岳父那混蛋趁我出去时已经已射了一次,喉头不禁
哽结起来。
猛见天瑶突然回过头来,向着我道:「夫君,你想看就张大眼睛看清楚,看
爹爹怎样进入你的妻子。」边说边挽着慕容星河的弯曲肉屌,将龟头凑到蜜道口,
丰臀往下一沉,龟头直挤开玉门,「吱」一声便闯了进去。
我近距离看着,这个冲激当真不小,眼看慕容星河的肉屌正自一分一寸的隐
没在屄中,心中又是酸楚,又感异常兴奋!随听得娇妻一声呻吟,腰臀开始上下
晃动,一根粗大的弯曲肉屌,不停在天瑶花房里自出自入,才没干了多少下,便
见淫液纷飞,水声回荡,直看得我好不兴动,连忙按住裤裆的碧玉肉屌,用力搓
揉起来。
「啊!夫君你看见吗?妻子……瑶儿又给你戴绿帽子了……生气吗?」天瑶
语带娇喘,声如戛玉敲冰,又媚又糯,真个佛听了都动凡心。
慕容星河给她美穴一裹,团团暖肉箍紧住龟头,舒服得毛管眼尽开,眼见一
对美乳搁在嘴前,还能忍得住,忙即手口并用,放情品尝起来。
「爹……」天瑶情兴如狂,一手抱住慕容星河的脑袋,用力往自己乳房挤:
「我的好爹爹……瑶儿爱死你了……啊!插得好深……蜜道胀得很……你怎会肏
得人家这样舒服!嗯,再用点力,在我夫君面前用力插我……」
我耳里听着,眼里看着,不由看得满眼欲火,胯下肉屌已硬得隐隐作痛,但
心中强烈的妒火,却烧得我好不难受,当下骂道:「妳……妳这个小淫妇,难道
我就弄得妳不舒服?」
「舒服有什么用,比的上乱伦刺激吗?还要受你骂……受你气!嗯……妳妻
子又不行了,爹爹他……他下下捅到最里面,花心都给他肏开了……夫君,瑶儿
真的不行了……」
我听得浑身是火,一个忍不住,连忙松衣解带,片刻便脱个精光,两步已跨
到床上,挪身到天瑶跟前,挺着一根粗大碧玉肉屌,抵到她小嘴前,嗄声叫道:
「含住它……」
「不……」天瑶星眸迷离,望着我的碧玉肉屌,不住摇头道:「人家……不
要……」一话未落,我已双手揍住她脑袋,硬插了进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