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师莫离】(穿越神雕调教NTR)(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老宅青藤,欲奴紫芜惑少年;淫蛊回春,丐帮尊主返青春
暮春夏初,夜半郊外,稀落的蛙声奏响了这即将到来的靡涂之夏的赞歌。
双手搀着女人丰腴的大腿,背后贴着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两团白肉,未经人事
的少年满脸通红。莫离背着女人走过灌木丛,终于抵达了这座童年时来过的老宅。
老宅幢幢,因为天上无月此时显得格外阴森。莫离不甚在意,从布兜中翻出钥匙,
一手扶着背后的佳人,一手艰难地对准锁孔。
「谁?」房子里突然传来一道娇娇柔柔的低喝。与此同时,莫离手中的钥匙
转开了门锁,门扉大开。只见门后玄关处,站着一个成熟妩媚的美熟妇,一米七
的身高,挺着一对38F的雪白巨乳,腰身收紧盈盈可握,往下便是不输背后美
人的蜜桃型大屁股。她穿着一身半透明的紫色纱衣,胸部位置突起两个可爱的小
点,纱衣下摆仅仅遮住美臀,能看到内裤上少许的蕾丝花边,一双浑圆匀称的大
腿不安地相互磨蹭,涂了红色指甲油的小脚赤裸踩在地板上。
莫离小腹火热,傻傻盯着紫纱女半隐半现的玲珑身段发呆。紫纱女见状嘴角
微微翘起,湿红的骚舌头不着痕迹地舔了一下红唇,却假装生气道:「你怎么会
有我家的钥匙?」心里暗道:好俊的小伙,下面勃起的好大根!好想看看裤子脱
下后,鸡巴有多么雄壮。你喜欢阿姨的身子吧,让你看个够!紫纱女面露红晕,
风骚地双臂相抱,胸器愈加突出,完全贴合在半透明的紫色睡衣上,能清楚看到
巨乳上巨大的暗色乳晕和乳肉间深邃的沟壑,甚至乳晕上的小肉粒都十分显眼。
「不是的,我叫莫离,是这里主人的……」莫离总算回过神来,不曾想再去
看紫纱女的脸时又丢掉半个魂。这女人长了一双勾魂的丹凤眼,眼角涂了紫色眼
影,双眸含春,仿佛融进千江春水万种风情。她的小嘴唇肉丰润,着了一层媚人
的亮色唇彩,微微开合,能看到里面濡湿的口腔和灵动的小舌。长发盘在脑后,
却有两丝波浪卷的刘海挂在脸侧,散发一股端庄又淫靡的熟妇气质。背后女人的
美是充满英气的美,面前紫纱女的美则是风骚入骨的美,虽然莫离还不懂得分辨
其中区别,但少年郎正值血气方刚,本能上无法抵御后者。
紫纱女捂着小嘴惊道:「原来你就是莫离啊,怪不得……有钥匙呢,你后面
背的小妹妹是谁?」她本想说,怪不得和那死鬼莫峰一样有着那么大的鸡巴,要
是塞进阿姨嘴里,阿姨又要被操坏了。「我叫紫芜,是这座房子的……算是管家
吧。以前老爷都叫我小紫,附近的人都喊我紫夫人,小老爷就喊我紫姨吧。」
小妹妹?莫离感到莫名其妙,回头看去,不知何时,背后的美妇人不见踪影,
他背着的是一个套着那妇人衣裳的小女孩。仔细看那女孩模样,和美妇人有七八
分相似。莫离顿觉不妙,难不成是蛊虫搞的鬼?这下可麻烦了,这种等级的蛊毒,
我一个人能解掉吗?
就在莫离发愁的时候,他闻到一股熟女特有的麝香。紫夫人悄声走近,手指
在他胸口划弄,靠近耳边低声道:「快到人家上面来~ 」莫离幼时曾到月牙村玩
耍,也见过农夫农妇躲在野地里白日宣淫。当时只是觉得无聊,瞥一眼就走了。
现在,不可遏制地想到那个场面,口中发干地问:「不……不好吧?」
「讨厌,小老爷在想什么呢!」紫夫人轻轻推开莫离,故意厉声责怪道,
「人家是说,小老爷和小妹妹衣服都湿了,快到人家上面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
是你长辈,你要知道分寸!跟我来吧。」说着,紫夫人扭着小腰往楼上走去,一
双巨奶随着走动上下跳跃,即便在背后也能清楚看到两侧乳肉的颤动。她又扭身,
望着尴尬的莫离不客气地说:「快跟上啊!」
莫离唯唯诺诺,赶忙背着小萝莉跟上紫夫人。没想到在楼梯上,差点鼻血又
喷出来。原来紫夫人在前面走,莫离跟在后面,抬头就能看到紫色蕾丝内裤包裹
下的丰满肥臀。美臀在眼前左右摇摆,雪白臀肉上下颤动,阴阜隆起整个凸显出
来,靠近阴阜的美肉隐隐有些发黑,距离太近,还能闻到若有若无女子阴部的骚
香。这景象太过惹火,莫离看得面红耳赤,只得低头不看。不料,紫夫人突然一
个停顿,莫离一头撞进那肥嫩迷人的臀肉天堂,整张脸和紫夫人的美臀完全契合,
鼻翼更是顶进饱满肿胀的阴部,软软嫩嫩的美肉把他包裹得几乎无法呼吸,鼻腔
里全是那股阴部里淫秽的骚味。
「嗯哼~ 」紫夫人也发出一声嘤咛,阴部上莫离火热的吐息让她空旷已久的
娇躯不自主地打了个摆子。似乎是欲求不满,她在撞击后没有挪开美臀,反而在
臀部覆盖住莫离后左右扭动两下后才依依不舍地移开。「呀!」移开的时候又发
生意外,紫夫人感到阴部一疼,回头再看,莫离的齿间夹杂着两三根阴毛。原来
是后面那两下扭动,让原本被蕾丝内裤包裹住的茂密阴毛重新露了出来,被艰难
呼吸的莫离一下咬住。
美熟妇明明春心荡漾,却半是羞涩半是恼怒地说:「小老爷,你太不像话了!
是不是被乡下人教坏了,居然这么轻薄于我!」自己发骚勾引,事后倒打一耙。
莫离对「勾引」完全没有概念,只觉得羞愧难当。他摸了摸鼻子上湿润的水迹,
蚊声道:「对不起,紫姨,我好像把你下面顶受伤了,都有脓水出来了……」
紫夫人面色更红,原来那两下喘息就轻易让她发情流春水了,只好装作没听
见道:「不要再做过分的事了,浴室就在那边,过去洗吧。这小妹妹和你的东西
交给我,我会放到小老爷房间去的。」
直到进到浴室里脱光衣服,莫离的脑子还有些发懵。虽说山上没有水龙头,
但他在月牙村见过村民使用,所以浴室里的龙头尽管设计更加名贵,他还是能辨
出并打开使用。让他无可奈何的是,被紫夫人再三撩拨,他胯下巨龙犹如每日清
晨醒来那样狰狞挺直无法平息。莫离拼命用冷水冲击巨龙,好不容易软下一半,
这时浴室外间传来响动,隔着磨砂玻璃门模模糊糊能看到紫夫人丰腴的身子在忙
些什么。
「紫姨?」莫离喊了一声,许是水声太大,外面的紫夫人并没有回应。莫离
轻轻拉开一条小缝,准备通过缝隙重新喊一下,却直愣愣地僵住不动。通过那条
缝隙,能看到外面紫夫人正撅着又白又圆的大屁股往下脱着那条湿润了的紫色蕾
丝内裤,娇嫩的小腿抬起落下,优雅又风情万种地把脱出的内内丢到衣篮里。莫
离看直了眼,他想移开视线,但理智完全输给了本能,死死盯着紫夫人暴露在空
气中的阴户。
那肥美的阴户稀稀疏疏地长着细密的阴毛,从俯身的角度能看到阴户贴近小
腹处阴毛浓密地长成倒三角状。而小山丘似的阴阜正中,有一条暗红色的肉缝濡
湿地蠕动着。与肉缝同样蠕动的还有两扇白肉中的小雏菊,和那成熟的阴阜一样
呈暗色,微微开合,仿佛在苛求着大肉棍来填饱这张淫欲小嘴。
脱完内裤,紫夫人背对着莫离打开浑圆美腿,低头不知在揉捏着什么,低声
埋怨:「这个小冤家,都把人家的阴唇都拉红了。」莫离的巨龙早已恢复狰狞,
听到这句,肉棍更是激动地挺立了两下。接着,紫夫人慢慢下蹲,本来有些肥赘
的臀肉绷紧拉圆,一对玉手掰开后臀,发出排泄特有的娇喘,小雏菊蠕动着猛然
张开。
当!一颗鸡蛋大的黑色玻璃珠居然从那小巧的菊花中挤出掉落,沾满肠液地
在瓷砖上滚动开来。这是莫离自出生以来见过最淫秽的场景,他尽管有些懵懵懂
懂,但是心里有个声音不停地呼喊:紫姨,再来,再拉一颗,我想看,我还想看
你拉!
紫夫人没有让莫离失望,她咬紧红唇,娇颜朝天,「嗯哼」一声之后,又一
颗玻璃珠从屁眼儿里挤出。接着,是第三颗、第四颗、第五颗,拉完五颗后紫夫
人满足地长呼一口气,蹲在地上把一颗颗沾满她肛肠液的玻璃珠捡起来。莫离眼
神迷离地看着外间那团成熟美艳的大白肉在地上摆动着风骚雪白的美臀,双手不
知不觉握紧了自己的巨根。
有一颗玻璃珠滚进了浴室外间的架子下,紫夫人俯在地上伸手去够,两团巨
乳压得椭圆,好像故意展现给莫离看一样,撅着大屁股左右摇摆,阴阜好像小面
包一样挤在两腿之间,可口诱人。只是,大屁股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也越来越
急,莫离这才发觉,紫夫人的手好像卡在架子下面了。
犹豫片刻,莫离担心地喊:「紫姨,要我帮你吗?」紫夫人一听到莫离的声
音,另一只手连忙护住自己裸露的阴户,尖叫道:「小色狼,不准看!」莫离
「啪」地一声合上门缝,喊道:「我不看,紫姨,我不看就是了。」过了半晌,
外面传来紫夫人娇弱无力的声音:「小老爷,来帮帮人家,人家卡住出不来了~ 」
听到紫夫人这么要求,莫离再次打开浴室玻璃门,问:「我该怎么做?」其
实这个时候莫离要是脑子正常,以他的力气直接搬开架子就行了。可惜今晚受刺
激太多,完全成了紫夫人的提线木偶。紫夫人面色绯红道:「贴……贴到我背上
来……」莫离心头狂跳,大肉棍硬的发直,行动僵硬地在紫夫人背后蹲下。
这个时候的紫夫人已经完全贴在地上了,两团胸肉挤在地上从背后都能看到,
阴阜紧贴地面倒是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点肉缝,桃形美尻好似一桌淫宴晚餐呈现
在莫离眼前。他徐徐俯身,火烫的青春男体从背后贴合在熟透冰凉的裸体熟女身
上,大鸡巴从水嫩的臀缝一寸寸下滑,划过娇嫩暗色的小雏菊,硬挺挺地穿过屄
缝,横亘在紫夫人的小腹上。
好大、好雄伟、好粗壮!即使看不到,紫夫人也能体会到那根雄物的伟大,
一想到自己的美屄随时随地可能会被这种雄物刺入抽插,桃花洞里不禁流水潺潺。
她呼哧地说道:「顺着我的胳膊,去帮我把手弄出来。」莫离已经被臀肉的肥软,
美背的嫩滑,以及阴阜的濡湿晃昏了脑袋,像个木头人一样听从紫夫人的指挥。
只是每一次施力,大肉棍就会在阴户外狠狠地刮擦一次。随着他的手深入架
子下的窄缝,他的巨根好似性交一样不断地抽插紫夫人熟美的肉芽。紫夫人开始
还能咬牙挺住,后来阴蒂上火热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她不断发出撩人的呻吟:
「嗯哼……嗯……慢……慢一点……嗯哼……别……别欺负人家了……小老爷…
…慢一点……」
「够到了!」
「噫——」就在莫离摸到紫夫人嫩滑的小拳头时,因为用力过猛,莫离不小
心把龟头的前半插入了紫夫人空虚已久的肉穴里。这刺激太强烈,让紫夫人忍不
住双腿狂颤,皓首上台,娇吟脱口而出。然而,莫离一心只想着让紫夫人脱困没
发现这些。他发现了问题所在,紫夫人因为握紧了玻璃珠才会被卡,只要松开便
能轻松把手拿出。至于玻璃珠,手指施力就能让它简单滚出来。
「紫姨,珠子已经弄出来了,你起来吧。」
「进……进去!」
「诶?」
「你还想让我转两个圈,让你看个够吗?」
被紫夫人这么训斥,莫离手忙脚乱地走进浴室里间,重新关好浴室玻璃门。
这时,他才发现手里还握着那颗玻璃珠。看着玻璃珠,莫离有些发怔,仿佛又看
到紫夫人蹲在地上掰开美臀,好像拉屎一样拉出这颗黑色玻璃珠。手指上有黏黏
的触感,把玻璃珠放近鼻子轻嗅,有一股怪怪的体液味,却又那么引人遐思。
「紫姨,你好美,你真的好美!我,我好想抱着你!这是你肛门里拉出来的
玻璃珠,拉到我的嘴里吧,求你了紫姨,拉到我的嘴里!」莫离体内好像有某种
性癖觉醒了,终于忍不住,伸出舌头,一边幻想着紫夫人雪白肉感的美体,一边
疯狂吸吮着玻璃珠上的肠液。
「我的肠液甜吗?」
「甜,好甜,我爱死你的肠液了,紫姨!」耳畔有一个酥酥软软的声音响起,
莫离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回答。回答完他蓦然察觉出了异样,在他闭眼臆想的时候,
紫夫人裹着浴巾不知何时进了浴室里间,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
莫离手足无措,支支吾吾不知从何说起。反倒是紫夫人玉手一推,把莫离一
把推倒,小脚抬起,猛地踩踏在莫离硬直的大肉棍上。火热的大肉棍好像一块火
炭烫的紫夫人脚底发热,被包皮裹住的大龟头不断往外分泌着前列腺液,这气味
弥漫到空气中,让久经欲海的紫夫人小穴发痒。
「呜呃~ 」莫离忍不住发出哀鸣,被眼前熟妇一脚踩中命根,有些难受却又
有种说不出的舒爽。不等他开口,沾了前列腺液的小脚黏着亮丝抬起,转而再次
踏下。紫夫人恨恨地说:「小坏蛋,小色鬼,这样无耻的事都能做出,把我……
把我当做配菜意淫,还……还舔人家的肠液,说好甜,大变态,小坏蛋!」紫夫
人的恨意或者说幽怨发自真心。她被那根雄壮的大肉棒磨蹭得淫水乱流,阴蒂勃
起,奶头发硬,甚而开口恳求莫离快点插进去。这个不解风情的小坏蛋居然误会,
躲进了浴室里,让她憋着一腔春情却无处发泄。
吧唧、吧唧,紫夫人一脚又一脚地蹂躏着莫离的大肉棍,自己的脸也是越踩
越烫。细看之下,她发觉莫离的肉根真的是她见过所有肉根中的佼佼者,无论硬
度、长度、粗细都……都那么令人心动!特别是那肿胀的大龟头,要是突破她娇
弱的子宫颈,卡在她淫贱的子宫中,那该有多么快活!可是这个小坏蛋,居然无
视我这么风骚迷人的美娇娘,跑进浴室对着沾了老娘肠液的玻璃珠发情,实在可
恶!
莫离抬眼,从他那个角度刚好看到,紫夫人抬动美腿后,浴巾下的茂盛黑森
林时隐时现,肉根愈加坚硬了,吭吭巴巴地说:「紫……姨,露……露出来了!」
「露出来了?」紫夫人停下动作,肥硕的肉臀往浴缸边缘一坐,两只小手扶住,
那双白嫩肉脚一齐抬高,一左一右紧紧夹住莫离的肉根,淫笑着问,「你说什么
露出来了呀,小老爷,快告诉紫姨嘛!」
「尿……尿尿的地方……露出来了……」
因为这个姿势,紫夫人中门大开,肥美流汁的美穴完全暴露在莫离视线下,
里面不时有莹莹蜜汁流出,湿润大腿间黝黑的膣肉。紫夫人双眼妩媚低垂,继续
挑逗道:「小老爷你坏,你真坏,那样盯着人家尿尿的地方看,紫姨那里……有
那么好看吗?」
「好看……好美,我好喜欢看!」
紫夫人玉面含春,却摆出一副长辈架势指责:「小老爷,你……你太过分了。
居然敢猥亵长辈,哼,看人家怎么教训你!」说话间,玉足的足弓夹紧,像是上
了马达的振动器,飞速地上下套弄起来,发出扑兹扑兹的肉水摩擦声。随着美脚
的极速套弄,莫离的包皮渐渐下褪,硕大红紫的蘑菇头挂着淡黄色的包皮垢崭露
头角。
肥美多汁的美鲍在眼前开合,紧致温暖的淫脚不断摩挲肉根,莫离只觉得下
体的快感一阵高过一阵,不禁低喊:「紫姨,我……忍不住,要尿出来了,要尿
出来了!」话音一落,那双夹住肉根的美脚一下松开,左脚往下踏住春袋,右脚
竖向踩住肉棍,涂了艳红美甲的大脚趾对准流着前列腺液的马眼狠狠顶去。
「呜——」这下刺激直接引爆了莫离的高潮,巨龙猛然勃动挣开了紫夫人肉
脚的压制,红紫色大龟头瞬间涨大几分,马眼里一股乳白色的浓精朝着前方劲道
十足地喷射出去。黏稠滚烫的精液自上而下浇灌在紫夫人身上,黏糊糊地粘住了
她乌黑的盘发,糊住了她媚人的睫毛,射进她半开的小嘴,落满她雪白的胸脯。
被精液淋浴一身的紫夫人全身皮肤呈现不正常的潮红,胸前那对大奶子不断起伏,
被浓精糊住的双眼配着小嘴里满满的浊白精液,有种说不出的闷骚淫荡。
咕噜!紫夫人没有丝毫犹豫咽下了嘴里的浆液,她这只樱桃肉嘴在这些年不
知吮吸过多少鸡巴,吞饮过多少精液,吞咽完全是出于本能。闭着眼的紫夫人先
是意犹未尽地把唇边嘴上小香舌能舔到的所有白浆都卷进肉嘴中,然后玉手骚气
十足地按在脸颊上搓揉,把精液当做脸霜往两边均匀抹开,紫色眼影糊开拉长,
眼睑黏嗒嗒地睁开,整张俏脸就跟涂了一层精油似的,活像一只淫欲千年的骚狐
狸。
好大的量,好雄壮的大鸡巴,好美味的处男精液!紫夫人望着还在一抖一抖
往外冒浊白精液的肉棒,情不自禁地把沾了白浆的手指插入嘴里吮吸,下体居然
开始一阵一阵地分泌着淫水。她想要了,她想要这个大鸡巴狠狠插入她放荡的淫
穴,把滚烫美味的浓精射满她的淫腔,然后不顾她的反抗,强暴她的肛穴,一次
又一次,知道把肠道操翻出来………
紫夫人渐渐痴了,莫离却缓过劲来,羞赧非常地说:「紫姨……别……别喝
我的尿……我的尿好奇怪,白色的,臭臭的!」这骚货终于憋不住,站起身来,
解开腋下浴巾,露出她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来:木瓜般硕大的奶子,奶子上点缀
着棕色的巨大乳晕;小腹稍有赘肉,因为奶子和美臀过于肥美,赘肉非但没有减
分,反而增添了一种熟女媚态;黑森林浓密茂盛,下面的水帘洞呈紫红色,色调
偏暗,一看就知道是多年被肉棒抽插所致;一双美腿浑圆匀称,多肉却又不丑赘;
最下面的美足,脚背上肌肤雪白细腻,脚趾涂了艳丽的红指甲油,灵动又修长。
这样淫熟多汁的美人儿,仿佛生来就是给男人们压在胯下鞭挞蹂躏的。
春情勃发的紫夫人双手捧起积在巨乳上的精团,环绕着雪白的乳房涂抹开来,
媚眼含春吐气如兰地娇笑:「小老爷,这不是尿,这是精液,是男人身体里的精
华,紫姨爱死这个东西了。精液不仅腥臭甘甜,像我这样敷在脸上、大奶子上,
还能美容护肤呢。」说着,她俯下身,胸前两团美肉下垂,小手握住还没软下来
的巨炮,按在自己绯红的脸颊上磨蹭,嘴里淫笑说:「啊啦,啊啦,这淘气的大
肉棍上还有这么多精液没有处理干净,不要浪费,让紫姨来全部吃掉,啊——」
紫姨肉感的香唇轻轻印在小半进入包皮的龟头上,吮进马眼上残留的一大块
白浆,留下一个鲜红的唇彩。然后小嘴轻启,细细长长的香舌伸出,居然灵动地
探进包皮。从莫离的角度看去,紫夫人根本没看手中的动作,一双美目一直淫笑
着盯着莫离看,张开的肉嘴里不断有口津流出,很快流满整只肉棒,一只玉手娴
熟地紧握肉根上下抽动,发出哗啦哗啦的水声,另一只则握住肉袋,温柔地摩挲
睾丸。淫舌把包皮顶起显示出放荡灵动的轮廓,在肉冠下的沟槽间细致地清扫。
莫离才刚刚射精过,那里受得了这种刺激,挣扎地想要逃离,但是下半身被
那淫妇死死扣住,只好哀求:「紫姨……好难受……放开我吧……让我歇一歇吧!」
紫夫人娇艳的俏脸上满是红晕,妩媚的笑意更盛:「小老爷,刚才那样舒不舒服?
紫姨还有更爽的事要教给你哟,不要怕,以后每一天,我们都可以像狗狗交配一
样缠绵在一起,来嘛……呃……呃!」
突然间,莫离一个挺身坐起,右手如铁钳般紧紧扣住紫夫人的脖颈,将她拉
离自己的下身,声音清亮不带一丝迷惘地问道:「紫姨,进门的时候你对我做了
什么手脚对吧?我虽然涉世未深,但是能看出你没想过谋害我,这样的事情以后
就适可而止吧。」说着,手腕一松,把手抽回。
「咳咳咳……咳咳!」紫夫人双手撑地,剧烈地咳嗽,辩解说,「不试试你
的身手……咳咳,我怎知道你真是莫峰的侄子还是假冒的……咳……」
莫离皱眉,这番说辞倒是有些道理。他之前没有见过紫夫人,但是爷爷好些
年前曾经抱怨伯伯找了个不安分的女人续弦,现在看来应该是她。如若真是伯伯
的女人,也不好将她赶出房去。既然注定要以后一起生活,还是对她好些吧。如
此想完,他矮下身,满含歉意地问道:「好些了吗?」顿了顿,他伸出手,道:
「跟我一起出去吧!」
紫夫人一个惊颤,倏地抬起了头,目光痴迷地望着莫离。眼前这个双眸纯净
毫无杂念的少年,和多年前的一个中年男子形影重叠。
那个让她灵魂发冷的暗窖有一天被人打开,阳光少见地倾泻进放慢淫具的暗
室。那个男人走到遍体鳞伤的她面前,温柔地问:「你还好吗?」当时的少女仿
佛一团死肉躺在地上,喃喃着说:「让我去死……让我去死……」
男子置若罔闻,带着笑意伸过手,说:「一起出去吧!如果你没有家人,我
来做你的家人;如果你没有爱人,我来做你的爱人。不管你受过多少伤,吃过多
少苦,肉体和灵魂被那帮渣滓改造成什么样,都交给我!所以,不要死,跟我一
起出去吧!」
思念的泪,淋漓而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