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06-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李大部长你好啊
目的地终于到啦,李涛从车坐底下拿出一把枪来,周围静静的,没有人,只
有破烂的围墙,还有一扇陈旧的大铁门。李涛没能冷静下来观查下地型,他冲向
大铁门。
自从父亲死后,李涛在父亲的坟前发誓,不能让家人再受委屈,可是今天,
今天心爱的妻子被人劫走啦,现在情况不明,怎能不让李涛愤怒,李涛发誓,决
不让这伙人活着。
铁门被李涛愤怒的踹开啦,可李涛刚进了门,就听到脑后风声响起,不好,
李涛速度蹲身低头,身子不转,闪电般的把枪从臂下穿过就开了枪。
彭,随着枪声响起,李涛就感觉到脑后一疼,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这时从大铁门后走出一个留着怪异发型,穿着花衬衫的青年,手里拿着根成
手手臂粗的棍子,这棍子很沉,因为这是用黄金打造的,只是没有金色耀眼的金
光。
青年提起李涛向场区后方走去,李涛也是一米八的大高,身体也壮,少说也
有二百斤的体重,可这青年提着李涛如同无物。
到了场去后方,一辆黑色的商务面包停在那里,青年上车,车子加速开走。
李涛必经是有功底在身,没有多久,慢慢醒来,荒了一下还有点晕的头,打
量着四周。屋里没有窗,只有一扇门,墙边放着不少的刑具,墙上有很多铁环,
环上穿着铁链,李涛的四支现在就被绑在墙上,也可以说是被吊在空中,不管李
涛如何挣扎都无法挣开。但李涛还是在不停的尝试着。只是李涛越来越惊恐,有
心灵深处发出的。
铁链的响声,引起了屋外人的注意,门开啦,走进来的人,让李涛更加的惊
恐,这人太像赵文啦,可是李涛想不明白,赵文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难
到这是…地狱。
李大部长,你可还记的我,可还记的六年前,哈哈,哈哈哈哈。赵文狂笑着。
赵文你没死,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倩倩在什么地
方。李涛惊恐的喊着。
倩倩,倩倩就在这里,别急我马上叫她来。我要让她看着他的丈夫在这里受
刑,哈哈,哈哈。赵文大声的说着。
李涛,没有想到吧,我没死,我还活着,正因为我还活着,你们的恶梦才会
开始。哈哈,哈哈,你应该没有忘掉六年前对我做了什么吧,现在呢,现在我会
慢慢的让你尝尝那种美妙的滋味。
赵文,我不管你是谁,有本事你冲我来,当年是我做的事,你做了倩倩,她
是无辜的。
啊,你们是谁,你们要做什么,这时从屋外传来倩倩惊恐的叫喊声。
快走,小美人,你再不走,我们可要打屁屁喽,哈哈,哈哈,男人淫笑着。
啪,啪,哈哈,哈哈,好有弹性噢啊,不要啊,不要啊。
李涛疯狂的扭动着身子,倩倩,倩倩,李涛大声的喊着。
老公,老公。张倩听到李涛的声音,飞快的冲了过来。
张倩的身后,跟着两个青年,可就当张倩要扑向李涛的时候,身子被两个青
年控制住啦。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就是心爱的人直尺之间却不能相拥。
赵文,你想怎么样,你冲我来,你杀了我,放了她,放了她,李涛疯狂的扭
动着身子,但,一切全是白费,心里只有不甘,和满腔的怒火。
赵文走到墙边,从众多的刑具中慢慢的挑选着,张倩睁大双眼,惊吓着全身
发抖,她能欲感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不,不要啊,你放啦了我们吧,求求你们啦,张倩挣脱了两位青年的控制,
跪下一个劲的给赵文磕头。
这真的有用吗?
赵文拿着皮鞭,这皮鞭不是一般的鞭子,这是用很多细细的钢丝特制而且,
钢丝的末端也作了特殊的处理,全是细小的钩子,这是鞭子抽到人身上,会带下
一条人皮。
啪,啪,啪,鞭子不断的响起,李涛就是硬汉,咬牙强忍着,不发出一声。
李涛知道这回自己没有好结果,再怎么求饶赵文也不会放过他。李涛只是在祈祷
赵文最后能放过张倩。
不,不要啊,不要啊,张倩从地上爬起来,冲向赵文,想要抱住赵文来阻止
赵文对李涛的抽打。
赵文还真的停下啦,转过身,看着眼着这娇嫩的小娘子,眼中淫光闪显。
美人,你老公今天本来必死的,但,谁让你长的这么美呢,如果你不想你老
公死,不难,只是要看你的表显喽。赵文说着,伸手捏住张倩的小下巴说道。
你要做什么,张倩从赵文的眼中读懂了什么,下意识的用手抓紧胸口的衣领,
向后退去。女人必经是女人,尤其是张倩这个美丽又保守的女人。
赵文看着退后的张倩没有追上去,淡淡的笑着,这里他就是王,一切都在他
的掌控之中,所以,他不急,他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的玩。
赵文,我操,你妈的,你有本事冲老子来,欺负一个无辜的女人算什么,你
这卑鄙的小人,见不得光的老鼠。你有本事放开老子,老子杀了你。李涛疯狂的
叫喊着。
哈哈,哈哈,现在就急啦,这只是刚开始,慢慢来。赵文如同没有听到李涛
的叫骂声一样,没有愤怒,脸上始终保持着那猥琐,邪恶的笑容。
第七章雪峰之巅
青年从屋外搬来把椅子,赵文坐下,拿皮鞭交给青年,轻轻的说了声继续。
青年走近李涛,开始一鞭一鞭抽打李涛,啪,啪,啪,每一鞭下去,李涛的
衣服就会被带下一块来,顺便带下来的还有皮与肉。而留在身上的,只有血。
张倩撕心裂肺的喊叫着,求饶着。可,这并不能让青年停下手来。
听着李涛叫骂声越来越弱,张倩咬牙下了决心,跪爬着来到赵文身边,边磕
头边喊着,别打了,别打了,再打他就死啦,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赵文脸上邪恶的笑容好像更浓啦,看着泪水满面的张倩,说道,你答应我什
么,说清楚,我听听,如果我满意,我可以让他停下。
我,我,我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求求你,别打啦,停下吧。为了
救李涛,张倩豁出去啦。
鞭子停下啦,可是李涛疯啦,倩倩,不要啊,不要啊,赵文你打死我,你打
死我,不要停下,放了她,放了她,你要敢动她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啪啪啪,鞭子又继续响起。
不……这是张倩疼苦的叫喊。不要啊,不要打啦。
鞭子又停下啦,赵文低下头看着跪在地下,紧抱着他双腿的张倩,轻声说道,
你在床上怎么伺候老公的就怎么来伺候我。
张倩愣住啦中,虽然和李涛婚后,性生活很和谐,但她始终是个保守的女人,
从来没有什么调情之举,每次夫妻生活,都是李涛慢慢的脱去她的内衣裤,然后
趴在她的身上。
可现在的赵文明明是让她调情啊。她真的不会啊。
赵文好像看出了张倩的心思。邪恶的笑容更浓啦,捏住张倩的小下巴,小宝
贝,给爷跳个脱衣舞来看看。
我,我,我不会。张倩颤抖着身子说道,好没说谎话,她是真的不会。
不会啊,这简单,哈哈,哈哈,赵文的话音刚落。
啪,鞭子声再次响起。
我,我跳,我跳,别打啦。
张倩站起身,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李涛,眼中射出坚定的目光,转过身,面
向赵文,开始慢慢的扭动身体,动作很笨拙,很生硬。
双手抬起,慢慢的,解着上衣的扣子。雪白的肌肤越露越多。泪水也越流越
快。张倩想用泪水洗刷着欺辱。
不要啊倩倩,不要听他的,叫他打死我,倩倩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啊。啊,
李涛疼苦的嚎叫着。
听到李涛的叫声,张倩的手停了下来。只是这解扣子的手刚一停,啪,又是
一鞭子。行刑的青年像是背后长了眼晴,又好像洞查着一切,能停能打,能打能
停,随停随打,随打随停,收放自如。
张倩深情的看向李涛,转回头,紧闭双眼,颤抖的双手,解开了白色短袖上
衣的最后一个扣子。
不要啊,倩倩,不要啊,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不要听他的。不要听啊。
李涛疯狂的叫喊着。
张倩,又停下啦,睁开眼,看向赵文,问道,你真的会放过我们吗?
只要你能让我开心,我会放了你们。赵文邪恶的回答着,可这开心又是什么
含义,又是什么程度,还真不好衡量,只能赵文说了算。
你不骗我们?
没有必要,这里是我的世界,你不这样做,我一样可以得到开心,只是用强
不用强的事,我这个人,不喜欢强迫别人。
赵文无耻的说道,如果这不是强迫还有什么叫强迫。
虽说赵文的话太无耻,但,张倩还要是去赌,赌赵文真的能放过李涛,对于
她自己来说,她没有想过,她自己很清楚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这只发生过之后,
她,她会自杀,只有死才会终止耻辱。
张倩转回身,再一次望向李涛,轻轻的说了声,涛,我爱你。
当赵文看到再次转回身望向他的张倩,张倩变啦,可这不会让赵文改变什么
想法,就算你想死,也要等我开心之后再死,我要给李涛带来最伤苦的耻辱来报
当年之仇恨。
我操,李涛的骂声刚响起,青年又是一鞭下去,只是这次抽的比以前轻,但
是抽到了李涛的脖子之处。啪。骂声终止啦。因为李涛现在只能张嘴,却喊不出
一个音符来。
张倩这次没有回头,只是随着这声鞭响,身子猛的一抖。如果不是张倩能听
到绑着李涛的铁链被李涛挣扎的哗哗这响,都会认为李涛已经晕死过去。
慢慢的,轻柔的张倩脱掉了那件白色的短袖衬衣,乳白色的文胸,宽宽肩带,
毫无性感之言,可是穿在张倩的身上美那么的美,那么的迷人,雪白的肌肤很羞
愧的心,染成了红色,那对白色的高傲的玉兔颤抖着躲在文胸里,这对玉兔吓坏
啦,紧紧的挤在一起,更形成了深深的鸿沟,更添迷人春色。
张倩将颤抖的双手移向腰间,那里是黑色紧身短裙的开扣,只要这个扣子一
解开,短裙就会滑落到翘臀部位。
李涛喊不出声,只能疯狂的挣扎的身体,周身青筋爆张,目露寒光。李涛想
死,就是死也不想让赵文得逞。可是他怎么死,咬舌,嘴里一点用不上力。
李涛想闭眼,可是怎么也闭不上眼,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只能眼整整的看着,妻子解开腰间的裙扣,慢慢的艰难的脱下短裙。
别哭着脸,要笑,你要知道,你现在要把我当成你老公,你最爱的老公,难
道你平时对你老公也是这死人的表情吗。
赵文的话,像是尖刀刺进李涛和张倩二人的心窝。但,他们又如何去抵抗。
张倩笑着,但泪没有停过。乳白色的内裤,和文胸是一套,同样的暗花,同
样的面料,也是古板的,老式的内裤,如同四角裤一样,毫无性感之言,更不用
说透明啦。只是在内裤包裹中的神秘桃花源,香臀的衬托下,这老式的古板的内
裤又显的更加的迷人,更加的情调出众。
终于知道,内衣是不是性感,取决于穿她的人,也取决于自身的心情。如果
让现在的李涛看,可能看不出一点的美感。
雪峰之巅那一末醉人的胭红,如盛开着神圣的雪连花,她高傲着,挺拔着,
没有丝毫的下垂之感,任谁看到都会被她迷住心神,雪峰太美啦,美的那么纯洁,
那么动人。
雪峰之下,平川万里,没有多于的一丝丝肉,细腰肥臀,神秘的桃花源,水
草不是很浓密,但很整齐,轻轻的,柔柔的,还有羞羞的。她总是不想让世人发
现,总是悄悄的躲在暗处。
但,此时此刻,她展现了出来。娇羞的可爱。
赵文被眼前的美景所迷或,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邪性更浓,对着张倩轻轻
的挥了下手,过来,走近点。
张倩全身的肌肤都被应成红色。雪峰在颤抖,颤抖的更加迷人。慢走到赵文
身前,轻声说道,可以到别的地方吗,不要在这里,不要在李涛的面前,可以吗,
我求你啦。
张倩哀求着赵文,她想给自己留点尊严,她不能在丈夫的面前去愉悦其它男
人。
啪,青年挥舞着鞭子。张倩吓坏啦。张倩也终于明白这里她没有说话权,一
切的一切都要响赵文的。那一点不如他意,就会让李涛承受疼苦。
赵文伸出双手,伸向那两座高傲的雪峰,他要去采摘那盛开的雪连花。雪峰
是神圣的,雪连花更是神圣的,神圣到世人不可以用手去触碰她,只能用你的唇,
你的舌。
当赵文用嘴含住那朵雪连的时候,雪峰颤抖啦,张倩的身子猛震,想要逃避,
却有不敢,她怕李涛再次受苦。紧咬香唇,强忍着动手之感,她只能忍,她也在
等,等一个机会。等一个死亡的机会。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