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师莫离】(穿越神雕调教NTR)(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电讯春情,援交校花撩情郎;催眠序曲,淫熟美妇入瓮中
三更灯火五更鸡,折腾了大半夜,窗外天色渐明,仅穿一条短裤的莫离在楼
下厨房烧开水。睡前喝热水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山上的时候满山都是柴禾,而
到了莫宅,煤气和电磁炉他一个都不会用。刚刚和紫夫人闹了尴尬,这时又不好
厚着脸皮去请教。
啪嗒,莫宅大门锁头响动,玄关方向传来一个娇蛮女声:「妈,干嘛不辞了
这个工作,好端端的为什么给那个骚货当下人?」有个温厚柔弱的女中音回道:
「傻丫头,不做这个,我们娘儿两喝西北风去?别那么大声,紫夫人听到不好。」
「听到就听到,我还怕她不成……」这么说着,声音还是低了几度,「大不了多
做份兼职养你,又不是养不起……」
「傻丫头尽说糊涂话,兼职能有几个……啊!你……你是谁?小偷吗?」玄
关进来是客厅,客厅过去是厨房。听到大门打开,莫离赶紧往楼上跑,经过客厅
正撞见进门的两个女人。听到这声质问,莫离连忙解释:「不是的,不是的,我
叫莫离,是……」还没说完,被两人中的年轻女孩打断:「是莫峰伯伯的侄子对
不对?妈,你也太大惊小怪了,哪有小偷在人家家里光着身子穿裤衩的,长还这
么帅。」
年轻女孩聪慧而大胆,一双戴了美瞳的大眼睛有些娇羞又有些好奇地盯看莫
离壮实的上身肌肉。年长女人这才放下心,犹豫地问:「小伙子,你真是老爷的
侄子?」莫离一边点头,一边小心打量起这两个女人。年轻女孩青春靓丽,穿着
一身韩系学生制服,上身一套格子小西装,下身百褶裙加黑丝拖鞋,脸上化了淡
妆,白肤瓜子脸,嘴角一颗美人痣,乌黑的中长发垂肩,迎面一股清新朝气。
年长女人虽说生了一个这么大的女儿,但是那股子成熟风韵更胜往昔。她穿
着一身廉价的毛衫和牛仔裤,毛衫被一对几欲爆裂的肉峰撑起,巍峨壮观,往下
坡度急降,两侧线条收紧,竟然是堪比少女的瘦弱腰身,走动起来水蛇一般摇曳
生姿。再往下,居然还长着一个肥大无比的美尻,连牛仔裤都要被胀裂,紧皱地
完美呈现整个臀型。从背后看,挺翘浑圆的臀瓣颤颤巍巍地抖动,每走一步,都
会自然地抖出妖艳的弧度。再看她的脸,鹅蛋,翘鼻,小嘴,眉宇间满是成熟母
性。
莫离的鸡巴无耻地硬了,完全是被年长女人夸张的身体曲线给撸直了。肉棒
从裤衩里鼓起,龟头愤怒地撑开裤带暴露在空气中,露出小半。年长女人手上拎
着食材,正扭着大屁股走向厨房,没看到这一幕,嘴上说着:「小老爷,我是莫
宅的佣人蒋秀兰,老爷和紫夫人都喊我吴嫂。这是我女儿吴美珠,小老爷就叫她
美珠吧。」
吴美珠把这一幕看个一清二楚,心中又气又恼,气的是莫离一直盯着她妈妈
的美尻把她晾在一边,恼的是莫离居然看硬了,难道她这个青春少女还不如妈妈
的徐娘半老吗?只是,吴美珠的脸突然绯红了一大片,他的本钱真的好大好雄壮,
要是插入自己的小屄,会不会一下子被操晕。而且他的胸肌那么壮实,又长的这
么俊美,找个机会,一定要让他狠狠干穿自己的雌穴。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痴
了。
心中心思百转,吴美珠冷哼一声:「色狼!」说着,在客厅沙发上坐下,从
随身包包里拿出一本时尚杂志,毫不客气地脱下拖鞋,把一双黑丝美脚翘在茶几
上看起书来。莫离察觉下身异样,赶紧捂住自己的裆部,别扭地坐在吴美珠对面。
这一坐,却离吴美珠的黑丝美脚更近了,一股女子清香和咸骚脚臭混合的味道冲
鼻而来,简直是催淫蚀骨的魅香,使得莫离胯下巨龙昂首挺立,愈加粗壮。
玻璃茶几上的丝袜淫脚开始厮磨,发出尼龙材料特有的美妙摩擦声,「嘶嘶」
轻响。十根娇嫩脚趾化作十条被黑丝束缚住的肉虫,挣扎着绞转合拢,涂了鲜红
指甲油的趾甲更是给这双少女淫脚添了一层成熟风韵。吴美珠的小腿匀称纤细,
那双淫落的大腿却肉嘟嘟的,黑丝在大腿处的蝴蝶袜口箍出了一折雪白美肉。两
条美腿相互交叠,雪白肌肤能一眼窥至垫在沙发上的圆润臀沿。白色棉质内裤样
式老气,紧紧包裹住饱满的少女阴阜,因为里面漆黑阴毛的关系,白色面料上隐
隐透着点黑。
咕噜!莫离眼睛都看直了,咸骚脚臭刺激味蕾,让他口内生津,那双蠕动娇
小、闪耀黑丝光泽的臭脚丫,看上去那么香甜可口。有那么一瞬,他甚至想冲上
去用双手抓住这对肉脚,使劲蹂躏它的每一寸嫩肉,然后张开嘴去吸吮每一根顽
皮的脚趾,把脚趾缝里的污垢都嘬出来咽进胃里。接着,用掌心摩挲光滑尼龙,
从臭脚直摸到大腿深处!
不行!莫离将自己从荒唐的妄想中猛地拉出,爷爷说要尊重人,我这样与禽
兽何异?他却不知道,吴美珠是个下贱的女高中生援交妹。
父亲吴大军滥赌,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异,母亲蒋秀兰因此也背上了一部
分的债务。这些年蒋秀兰一直在莫峰家里做佣人,尽管薪水丰厚,但是交掉债务
后,剩下的钱只够紧巴巴地过活。小时候花费少,吴美珠倒没觉得什么,上了县
第一高中后,学校里好多同学穿名牌,用最新款的手机。吴美珠不平衡了,虚荣
心开始膨胀。
她继承了蒋秀兰的优点,奶子和肉臀远比同龄人丰满,加上貌美,很快俘获
了一批有钱的老公和干爹。频繁性交后,吴美珠很快尝到了性爱的愉悦,渐渐沉
湎其中。不断接触形形色色的男人,她学会了怎么用语言和肢体挑逗、取悦男人。
小帅哥,我的丝袜美腿美吗?你勃起了吗?吴美珠手里拿着时尚杂志,心思
全在莫离身上。看到莫离坐立不安的窘态,骚穴竟兴奋地溢出大量蜜水。天哪,
小帅哥该不会还是个处吧!嗯哼,人家好想好想夺走小帅哥的童贞,小骚货的肉
穴好饿好饿,流了好多口水,好想把处男帅哥的大鸡巴吞进去!让大鸡巴亲吻我
的子宫口,让处男精液浇灌人家下贱的子宫,让浓郁的精种在骚货子宫里着床!
被老公干爹们反复调教,吴美珠发现自甘下贱的淫叫不仅能刺激男人们的性
欲,把自己臆想成一个下贱的荡妇也让她性致高扬。吴美珠最喜欢的就是肌肉帅
哥,不仅长得帅,而且操起屄来,就像打桩机一样有力,能操得她淫水横飞。现
在莫离就是个肌肉帅哥,肉棍还这么威武,绝对能几下就干到她美目失神,高潮
连连。
吴美珠采取的策略是——小放性感的勾引。让莫离被她吸引,为她勃起,然
后不断地继续撩拨,直到他忍不住强行推倒自己。到时候,还能玩玩欲拒还休的
强奸游戏,想想都觉得刺激呢。她也想过直接暴露本性,做钱欲交易,但是在这
个眼神如湖水清澈的大男孩面前,她下意识地想保留一部分自尊。
叮咚!吴美珠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原来是CT(文中的手机软件,
china- talk缩写)群里的老公们给她发信息了。
禽兽教师:骚老婆,你今天怎么那么早就走了,没有早安咬,我好不习惯。
钱爸爸:禽兽,昨晚又操美珠了?先说好,我出差回来,美珠的骚屄让我先
干几天。
校花母珠:干爹早!
钱爸爸:乖女儿,有没有想爸爸的大鸡巴啊?
校花母珠:美珠最喜欢爸爸的大鸡巴了,又粗又壮,每次撑开美珠的屄穴,
美珠的淫水就流的停不下来~ 禽兽教师:想的不是鸡巴,而是钱吧,壕无人性。
每次你一来,美珠就不理我。
钱爸爸:老子就是有钱,你咬我啊。
金枪不倒:大清早的吵什么吵,非要我静音吗?
校花母珠:金枪哥哥早!一个星期没找美珠操穴了,美珠的骚屄好寂寞~ 金
枪不倒:这两周周末都在和美琳干炮,嘿嘿,美琳腰技那个快啊,根本停不下来
校花母珠:嘤嘤,所以就忘了人家吗?美琳那个贱货,除了比人家骚,哪里
比人家好!
禽兽教师:骚老婆,你的屄最美,奶子最大,屁股最翘,快到老公怀里来。
金枪不倒:不说了,美琳被你们吵醒,又骑上来了。
他们说的美琳,全名叫做陈美琳,是吴美珠的学妹,比她低一届,是全校有
名的骚货。穿着暴露不说,成天和学校附近的混子混在一起。吴美珠通过援交这
个圈子认识陈美琳,两人干脆组建了这个CT群,来共享彼此认识的客户。这些
圈子里的男人将她们合称为「一中双美」(鼓川县一中就是他们读的高中)。
钱爸爸:乖女儿,你那么早起来去干嘛?
校花母珠:还能干嘛,送我妈上工咯。刚巧碰到个高富帅小鲜肉,正在勾引
他呢
禽兽教师:老婆又发骚了,过几天咱们群又有新成员啦!
钱爸爸:好女儿,爸爸晨勃,来个电话sex,帮爸爸消火好吗?我回鼓川
给你带韩国美容特产,让你变得美美哒~
校花母珠:收到,亲亲,美珠最爱干爹了~ 禽兽教师:我算是看明白了,小
浪蹄子,那台刚买的平板送你。
校花母珠:夏老师,帅老公,骚老婆今晚就用你最爱的屁穴夹断你的大鸡鸡,
现在先和干爹电话爱爱,88~ 吴美珠把杂志往茶几上一丢,拎起随身包包,冲
厨房喊了一句:「妈,我上个厕所。」说完,纤长美腿莲步轻迈朝厕所走去。关
上门,她第一时间拨通干爹电话,电话里传出一个中年男人慵懒的声音:「乖女
儿,干爹等的鸡巴都快软了。」
吴美珠美臀坐在马桶盖上,很快进入状况,惊叫:「爹地,你下面红红硬硬
的棒棒是什么啊,好丑好吓人,别往人家脸上戳嘛,黏黏的,脏死了。」
中年男人听到这娇滴滴的撒娇声,肉根瞬间充血,哈哈淫笑:「乖女儿,爸
爸刚刚出去给你买了牛奶,就在这个棒棒里。」
「爹地,我握住棒棒了哦,怎么一跳一跳的,好烫,还有点臭。」
「美珠女儿呀,这个就跟牛奶一样,要挤出来喝,你把手上下撸,越快美味
牛奶出来的越快,快,骚货女儿,快!」
「嗯……嗯……爹地,人家,人家在挤牛奶了,可是牛奶还不出来,人家好
饿啊!」
电话那头正在自慰的男人低吼:「饿,就用嘴去吸啊,用力吸牛奶就喷出来
了。」
「哪张嘴去吸啊?」吴美珠突然的一问,让男人停下了动作,电话里传来悉
悉索索的脱衣声,「人家下面那张嘴流了好多口水,爹地的牛奶喂给人家下面那
张嘴好不好。」说着,男人听到扑哧扑哧的水声:「爹地,你的棒棒插进人家下
面的小嘴了,好硬好烫,人家受不了了啦,拔出来,拔出来,呜呜~ 」
「你个贱货、淫娃、荡妇,骚女儿,你原来是在勾引我操你的烂屄啊!我操,
我操,我操!说,你是什么时候想让你的亲生父亲操你的!」
「骚女儿……嗯哼……骚货女儿有一次不小心看到爹地的大鸡巴以后,就整
天幻想被大鸡巴贯穿淫穴,每天都偷爹地的精液内裤自慰……啊……啊……爹地,
轻一点,轻一点,你弄疼美珠了……美珠从那以后一直诱惑爹地,穿爹地喜欢的
黑丝、肉丝、白丝,有时候超短裙下没有穿内裤,就是希望爹地兽性大发扑上来
干死……嗯哼……干死发骚的坏女儿,可是笨爹地没有反应,人家只好……只好
……」
「噢……噢……骚女儿,你吸得好紧,你吸得好紧,我要射了,要射了……」
「救命啊,救命啊,亲生父亲强奸女儿啦,爹地用他的大肉棒在抽打亲生女
儿淘气的子宫啦,爹地要给自己的女儿播种,生外孙啦,救命,噢哼……涨得好
大……人家也要去了,救命啊……」
厕所里的吴美珠百褶裙拉到腰间,仰坐在马桶上,玉腿岔开,内裤脱在脚边,
露出黑黝黝的超浓密黑森林。淫荡无比的阴毛长满阴阜,向下爬满肛门周围,向
上蔓延到小腹肚脐下三寸。粉嫩嫩的美屄玫瑰一般开放在黑毛中间,里面插着一
根兹兹震动的自慰棒,四溢喷洒的淫汁好似露珠洒满黑草丛。因为天生阴毛如此
浓密,吴美珠一般情况下都选用最保守的内裤,这样才能完美包裹住她骇人的毛
发。
「噫噫噫……去了,人家要去了……咿呀呀……」吴美珠感觉到高潮离近,
猛地把插在屄穴里的震动棒动力开到最大。震动棒狂乱地甩动着尾部,引起美珠
身体同震,双眼向上翻起,肉感小嘴自然张开,亮晶晶的口水从嘴角流下,美穴
中一股清澈的激流朝着正前方哗啦啦地喷射而出!
「美珠,你没事……」厕所的门突然被打开,莫离尾音未落,正好被迎面而
来的潮吹蜜汁从头到脚浇了一身。当啷!插在粉嫩屄穴里的震动棒掉在厕所的瓷
砖上,吴美珠目光迷离地看向门口淋湿的莫离,却是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喂,
喂,美珠你那里有谁……」她摁掉了手上的电话,一言不发地起身,穿起内裤,
放下百褶裙。
莫离惊慌失措,顾不得擦干净脸,解释说:「我听到你喊救命救命的,怕你
出事……」吴美珠冷冷地打断:「所以你一直在门外偷听?」「不是的,就算在
客厅,我也听得到……」
吴美珠认定莫离在撒谎,莫宅隔音效果奇好,至少她在厕所里根本听不到客
厅和厨房的声音。少女继续冷笑:「现在知道了?我就是一个娼妓,下等贱货,
欠干的淫娃,只要给钱,我身上的三个屄穴随便你操。怎样,要玩吗?」
莫离就算常识懂的再少,娼妓什么意思还是知道的。他低声问:「吴嫂知道
吗?为什么非要做这种事?」
「别他妈对我指手画脚,你是我什么人,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吴美珠毫无
征兆地炸毛,质问,「你了解我什么?你以为我喜欢这种生活吗?一个人好好的,
谁他妈愿意自甘堕落,当那些变态恶心男的玩物,像狗一样被操被干,连拉屎的
屁眼也不能保全!为什么非要做这种事?因为我需要钱,好多好多钱,这样才能
帮家里还债,给妈妈减轻负担,买名牌不被那些势利眼看不起!如果你想要……」
吴美珠的双臂一下子环住莫离,柔软的香唇和莫离的嘴紧紧咬合,淫乱小舌
推送一波黏稠的唾液进了莫离的口腔。莫离瞪大了眼睛,感觉到少女充满弹性的
酥乳在自己胸前挤压,内裤里的巨根似乎被两片厚实却娇软的肉片抵住,一股子
温暖的湿意从那边传过来。
啵!唇齿分离,两人口中有闪亮淫乱的唾液相连,少女引导莫离的右手到自
己挺翘的臀瓣,喘着粗气道:「抓住我的臀,狠狠地抓!」说着,樱桃小口再开,
皓齿咬住了莫离的下唇,口内吸力加强,发出啧啧的嘬嘴声。莫离被吸得脑子一
片空白,情乱地双手捧住那对青春肉感的丰臀,开始施力蹂躏。
「嗯哼……嗯……」吴美珠的肉身开始颤动,两根香舌忘情缠绕,她只能一
阵阵的发出动人的呻吟来鼓励莫离的胡作非为。唔!莫离惊叫。吴美珠的小手探
入短裤,紧紧握住了他的肉根,并且这骚货还在逐渐加大握合力,一对春情满满
的美目中惊喜连连。原来她玉手不能完全握住莫离的龙根,这雄壮的粗根比看上
去的还要威武,掌心不断传来的脉动让她再也忍受不住了。
另一只手拨开自己的内裤,内裤和肉穴之间有一大片亮晶晶的水泽拉丝一样
断开,那片黑森林完全湿漉漉地贴合在小腹。完全动情的吴美珠香舌弹动莫离的
耳垂,低声索求:「干我,把你的鸡巴操进我的骚屄里,用力干我!」莫离被一
股股热气吹得心神摇曳,挺着龙根在蜜液滴垂的桃源洞前一下又一下的划擦。
小坏蛋,故意撩拨我吗?还是因为处男,找不到洞口?吴美珠心痒难耐,一
只手撑开自己的嫩屄,另一只想要去握莫离的大鸡巴,不料迎面一股怪力,她被
一把推翻,倒在马桶盖上。她以为莫离要玩新花样,抬头却看到莫离满脸潮红但
目色清明地望着她。欲火消退,吴美珠低声自嘲:「这样啊,也对,我这种肮脏
的女人怎么可能入得了你的法眼。」匆匆收拾了两下,她提着包走到客厅,仅仅
喊了一句「妈,我走了」,就转到玄关摔门而去。
一次,两次,每每关键时刻莫离总能清醒过来。第一次是中了紫夫人的迷香,
所以感受不强烈,这一次从清醒到意乱情迷,他真切感受到,自己小腹丹田处有
一个活物能够分泌出某种物质令自己冷静下来——是昨天入体的蛊虫!他第一时
间内视,以至没工夫跟吴美珠解释,内视完毕后,吴美珠早已离去。
「美珠,美珠!这孩子,吃个早饭再回学校啊!」吴嫂一边埋怨着,一边注
意到在厕所门前呆立的莫离,「小老爷?小老爷你……」巨乳肥臀的美熟妇摇摆
着水蛇腰走近莫离,却闻到一股刺鼻淫荡的蜜汁味。莫离被淫水淋了全身,上身
肌肉跟摸了米油一般闪亮,下身龙根部位吸水皱出了整根形状,浑身上线正散发
着一股浓厚的雄性荷尔蒙。
扑通!蒋秀兰心跳漏跳半拍,脑子嗡的一声断了片,闻着这股雄性气味,呼
吸都变粗了,下身居然隐隐有些潮湿。哎呀,我在干嘛!蒋秀兰很快清醒过来,
小老爷和美珠一样大,我都能当他妈了,居然……居然对小年轻动情了。只是,
这股味道真好闻,好想多闻闻。
「吴嫂,早饭做好了吗?」紫夫人从楼梯上款款而下。她穿着一身紫色牡丹
绣花的短旗袍,旗袍下摆仅仅遮住臀沿,因为开叉到腰际的关系,走动间只要留
心,就能看到她完满的美肉臀。旗袍在胸口开出一个心形镂空,两团乳肉被紧身
的旗袍紧缚,挤出一条深邃的事业线。她将一头乌丝随意地盘了一下,用一根钗
子插住,几条发丝乱垂,雍容中带有一抹艳丽动人。
从下往上,吴嫂能看到紫芜旗袍下面穿了一条低腰内裤,前面露出少许阴毛,
后面露出几寸淫荡的臀缝。在莫宅工作多年,吴嫂完全适应了紫夫人的风格,对
此习以为常,温顺地说:「夫人,马上好,我这就去做。」这个笨女人下意识以
为,那摊淫水是风骚的紫夫人射出来的,却不想想,紫夫人刚从楼上下来,怎么
有时间完成这壮举。
紫夫人左右摇曳着被旗袍包裹的美臀,娉婷地在莫离身边停下,玉葱手指妖
娆地点在莫离胸前,往下一滑,然后把手指放入蜜唇中吸吮,甜笑道:「好壮观
的潮吹,吴嫂不是那样放荡的女人,是美珠那个贱货对吧?大清早淋潮吹,小老
爷还真是命犯桃花呢!」
莫离皱眉,往后退了一步,道:「只是个意外,什么命犯桃花不要乱说。」
「可不是乱说哦,」紫夫人跟进一步,手指在莫离身上轻划,「这个宅子的女人
早晚都会被你上了。比如吴嫂,我好几次劝老爷收了她,老爷就是不肯,今天算
是便宜你了。」
「今天?什么意思?」
紫夫人目光深邃地望向厨房:「老爷去世后我给吴嫂放了几天假,刚才一见
面我就发现不对。吴嫂目光略有呆滞,明明只是站在你身边,就呼吸不畅,行动
迟缓。在离开莫宅的这几天,她似乎被人下了不知深浅几何的催眠术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