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59-6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九章引蛇出洞
这妮子,不愧是天才。
东方家能提上名的人基本全部到场,个个面露期待,目不转睛看着门口,生
怕错过什么。
东方正锋锦袍裹身,领衔其间,一脸虔诚。
大长老东方鸿元,二长老东方光彪一身青衣长衫稳坐在两旁,闭目养神,坦
然自若。
股股白色雾气,冲破五彩之色的门洞,慢慢向外消散。透明的波纹形成一个
气罩,涟漪阵阵。
所有人的目光都充满了期待。
些许片刻,五彩之门别无动静。
「太长老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人群中有人禁不住道。
「不许胡说。」东方正锋严厉呵斥。那小辈急忙低头。
东方正锋虽恼怒,可内心也忐忑不已。太上长老东方逸仙为了突破先天,闭
关一年了。宗师巅峰冲先天如同生死博弈般,稍有差池,轻则被废,重则身亡。
而太上长老若能顺利晋级先天,那家族威望势必暴增,兴衰成败在此一举。
蓦然之间,一连窜的哈哈声从外响起。
只见那东方德水,正龙行虎步而进。左右跟随两个黑衣斗笠蒙面之辈,其后
一群气势汹汹的随众。毫不顾忌大步向前,厅内众人也是纷纷避让。
「东方德水。」东方不败目露怒光,敛息术压制欲要爆发的气息,待等时机
出现。
「三长老,今日恭迎太上长老出关,你带些闲杂人闯进来,是何用意?」东
方正锋背负双手,眼神不满的看着他。他身边两个黑衣人,气势森寒,散发着一
股令人心悸的杀气。
「出关?呵呵。」东方德水嚣张的哈哈大笑说:「你还等着他出关?我看他
是凶多吉少了。」
一众东方家人,顿时目瞪口呆,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混账,你敢在此妖言惑众?」东方正锋怒容满面。
「妖言惑众?」东方德水愤然的说:「若是你东方正锋稍微有点能耐,又怎
会逼得太上长老去冲击先天?」
东方正锋瞳孔一缩,沉声说:「东方德水,你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别阴阳怪
气的。」
至于两位长老,都是默不作声,仿佛事不关己。
「德水,你的戾气很重啊。」
一个苍老而威严的声音,回荡在族厅中。
透明波纹中飘出一位宽松白衫的老者,见他面目红润,银发自然披散,气宇
轩昂,精神饱满,童颜鹤发。
「太上长老。」东方正锋急忙迎了上去,定睛一看,顿时喜上眉梢,急忙说:
「恭喜太上长老荣登先天。」
其余族人,大部分都露出惊喜之色。
一个宗族中能出现一个先天级强者,那就意味着宗族地位的提升,自然成为
东方氏家族的大事。
「东方德水啊东方德水,看你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东方不败也是有些欢
欣鼓舞,对一个小家族来说,家中有没有先天强者,连和外人说话的口气都不同。
东方德水得意之色消散许多,恭敬说:「恭喜太上长老,我宗族崛起,全要
仰仗您了。」
「德水,我看你似乎很失望啊?」太上长老东方逸仙背负双手,淡淡的讽刺
了一句。眼神警惕的落到了几个外人身上。
其中一人,呼吸缓慢,若有若无。身上影影绰绰散发出来的气息,透着一股
子强悍。
东方德水本能畏惧的缩了缩头,但一想到种种绝杀布局和助力,胆子又大了
起来:「太上您老人家是误会我了。」
「东方德水,有太上在此,你有话就直说。」东方正锋轩眉道:「遮遮掩掩
的,算什么男人?」
「既然如此,那本长老就不客气了。」东方德水脸色一变,气势十足道:
「你东方正锋无德无能,继续霸占着族长位置,实在是有辱门楣。」
一时间,周围一片哗然之色。东方玄和一干相好的小辈,已经怒容满面,跃
跃而起了。
「好,好!」东方正锋阻止住了暴动,怒极而笑说:「你总算肯像个男人一
样,直来直去了。好,就算是我东方正锋无德无能。你东方德水这种奸佞猥琐之
辈,又算得了个什么东西?就算东方某要让位,排出十八个也轮不到你。」
「哈哈!」东方德水不怒反笑,狂声说:「轮不轮的到我,恐怕不是你说了
算。太上长老,您说呢?」
「放肆!」太上东方逸仙气势一凝,刚想发火时,气海内却突然一阵钻心疼
痛,犹如刀切腹脏般。太上长老眉心猛地紧锁,清晰可见几股黑色气息顺着筋脉
略过脖颈,直冲脸面。额头大颗汗珠溢出,面上黑白之色交替。
很多族人都突然怔住了,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状,东方德水脸上却得意了起来。看来大长老东方鸿远明显得手了,这股
毒气存在体内常人早已奄奄一息,即使有所修为的人,没有解药,轻则难动真气,
重则强运功法必定暴毙。
「哼、哼,太上长老还是不要动怒得好,否则冲破了筋脉,伤了性命就可惜
了你这番修为了。」东方德水冷笑一声道。
「你………」太上长老一句话没有讲完,表情变得扭陈,「噗」地一声,一
口热血狂喷而出。
「东方德水,是你搞的鬼?你这个丧心病狂的败类!」族长东方正锋,如同
一尊暴怒的狂狮,咆哮着说。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暗藏在牌特殊位子上的东方不败嘴角微微勾起,
太上长老如此高龄,演戏竟然这么专业。而族长平日一本正经的,没想到演戏起
来,也是丝毫不逊色。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不得不佩服。
东方不败侧着身子,一动不动,瞄着底下东方氏子弟各个惊惧呆滞的表情,
感受着大厅里山雨欲来紧张氛围。
东方氏家族百年基业风雨飘摇,仿佛危在旦夕。
不过,对方所有的布置还没出来,东方不败必须继续忍耐。
东方德水仰天长笑:「东方正锋,你死到临头了,还敢猖狂。老老实实的把
族长之位让出来,我留你一具全尸。」
「东方德水,你太嚣张了。」东方正锋怒目圆睁,身形前冲,电光火石间,
拖拽出人影道道,直袭东方德水而去。
赫然是一式天雷动。
宗师八阶的他,天雷动已经到了略有小成的地步。重重虚影让人以为那是一
道疾驰的风,追星逐月。
东方德水眼神中满是不屑,催动气海中的土系真气,内蕴出浑厚力量灌注进
双臂,铜墙铁壁一般坚实。
硬接了一记天雷动,刹那间如苍穹间的惊雷,轰鸣不断。
两人各自倒退了几步。
两人一正一邪的目光交织在一起,噼里啪啦火星直冒,势不两立。
「你还是束手就擒,让出族长之位,说不定还能保住你和你儿子的一条命。」
东方德水阴笑不迭。
「你在做梦。」东方正锋一个前窜,周身雷电滋滋,一掌猛地拍出。
「天雷爆」隆隆雷音之中,如一柄犀利无比的神斧,劈破苍穹,劈开一切阻
碍。
东方不败却在揣暗暗摩着族长这式天雷爆与自己的差异,在自己的心里默默
的演练一遍。
流光掠电间,一道黑影腾起越过人头,从天而降,风声极厉,杀气如锋。
「嘭」两股狂飙的力量巨力碰击,烈风猎猎,发出鬼哭狼嚎之声。大堂的地
面都震了震,众人不由退后一步。
出乎意料,只见东方正锋『蹬蹬蹬』的飞速后退,抵上后面的柱子,抖了半
抖才停驻下来。他那握拳的双臂鲜血奔流,颤抖不断,嘴角一滴滴浓稠的鲜血,
滴落在大堂的白石地面,红白相交,触目惊心,已然受了一定的伤。
刹那无声,沉寂压抑。
东方德水挥挥衣袖,毫发无伤的站立在大堂中。
此刻他身旁站着一位黑衣黑袍的强者,双眼半迷半阖,散发着阴森诡异的气
息,让人不寒而栗。
「阁下是……」东方正锋脸色凝重,感受了对方身上传来的强大而令人窒息
的气息,沉声问道。
正在此时,一连窜突兀的哈哈笑声传来,划破压抑沉默,如暗夜里阴森寒冷
风刮过全场,凉飕飕的让人头皮不觉发麻。
东方不败居高临下一瞅,只见一人面若冠玉,锦衣玉袍,狭长的眼眸中寒光
点点,嘴角噙着一丝阴冷邪异的微笑。横扫了一眼东方氏家族在场所有的人,缓
步踏入大堂,一副睥睨天下,高高在上的气息。
一团烈火,在东方不败心中熊熊燃起。握着木梁的手,差点将其捏碎。
竟然是他,这张脸,给自己与家人带来多少屈辱沉痛,早深深刻在脑海里。
咬了咬舌头,让自己清醒了几分,还不是时候,不是时候。
东方德水一见此人,狂妄的脸色急忙收了起来,谄媚着亲自端来椅子,恭敬
的让其安坐下。
同时东方火舞那水灵灵大眼中,也是震怒之极,凤眉倒竖,眼神之中,烈火
升腾起来。这不正是带着西门冰颜,前来家里退婚的瞿安木吗?粉拳紧捏,真想
狠狠揍他一顿。
太上长老东方逸仙,继续扮演着伤重未愈的模样,但心下却已经沉重了起来。
因为都知道瞿安木来自青华州边缘的不落城,比玄铁城大出数倍不止,城中
自然有着一些显赫的家族。瞿安木所在的家族,在不落城是翘楚之首。
城中最高处有座九层高耸入云的古塔,传站在塔顶无论何时都能烈曰昭昭,
烈阳永不会沉落。所以这城以此而得名。
可是至今无人登临第九层,不落城的城主也在第五层驻足过。东方逸仙年轻
时外出历练,曾经过此城,因自己实力有限连塔门都没摸,那塔他也只是遥望过。
更可怕的是,瞿氏家族还是天风国三大宗派之一的玄煌宗附属家族。玄煌宗
可是遥不可及的大宗派,此宗派宗师如苍穹中的繁星一样,不知几何,更有诸多
先天宗师,还有传中无人得识的天阶强者。
那刚才出手打伤东方正锋的强者,已然是先天宗师,自己要动手也是颇费力
气,不战而降吗?坚决不可能。
太上长老东方逸仙的眼神,凝重之极。
「罢免东方正锋族长职位,还有人不服吗?」东方德水见自己靠山来了,更
是趾高气昂了起来。大树底下好乘凉,自己攀上了瞿安木这棵大树,和玄煌宗搭
上了点关系。以后重玄之主慕容星河也要给自己半分面子。
东方不败心内深处的火焰在燃烧,着堂内东方德水丑恶的嘴脸。强敛心神,
还不自己出手的时候。
东方逸仙蹙了蹙眉,上前一步:「阁下是瞿氏贵胄,何必来为难我们偏居一
隅的东方家呢?」
「呵呵,先恭贺下东方老爷子荣登先天。其实也很简单,我要的是你们东方
氏家族,百年来一直保存的那枚玉玦. 」瞿安木丝毫没有把中毒的东方逸仙放在
眼里,端坐着傲然道:「另外,族长之位由东方德水来坐。我可保证你们东方氏
家族未来在方圆千里之内,风头一时无二。」
此言一出,现场议论声,顿时彼此起伏。
东方不败一愣,玉玦?为了一片的玉玦,竟然弄得场面如此之大?
其实东方不败却是有所不知,每代家主都会从上代家主传承来一枚玉玦.
据上面有某种特殊的功法,参透者可获益匪浅。可家族中历代家主都没有参
透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只作为家族的立族之本,传承的象征而被珍藏保管。
「痴心妄想。」东方逸仙知道此事恐怕已难善了,对方来势汹汹,不达目的
誓不罢休。但家族历代传承的玉玦,又岂能拱手送人?
事已至此,东方逸仙也是个决断之人。身形一晃间,如浮光掠影般的朝瞿安
木飞身而去。瞿氏家族虽然是庞然大物,但这瞿安木不过是小辈,实力远未先天。
正在此时,那黑衣人黄川也陡然而动,鬼气森森的挡在了东方逸仙面前,一
记黑气萦绕的爪子暴起。
轰得一声,先天强者的煞气,如同静水波纹般,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大殿
内的桌椅,纷纷被掀翻,摧毁。
很多辈们,纷纷避让。
「桀桀,姓东方的老东西,你的对手是我。」黄川狞笑着。
轰轰
两个强悍的先天高手,战作一团。
东方德水傻眼了,没料东方逸仙中了毒,竟然还有如此战斗力?面对瞿安木
投来的质问眼光。他愤慨的盯向了大长老,怒声:「东方鸿远,你是怎么办事的?」
一直闭目养神的东方鸿远嗖然起身,怒声:「东方德水,你这卑鄙无耻的人。
非但勾结外人,还敢用邪毒来控制我和二长老,简直是罪无可恕。」
「歼佞人,去死。」二长老东方光彪与他齐头并进,纷纷朝着东方德水扑了
上去。
东方德水大惊失色,以一敌二根本不是对手,急忙狼狈的向后倒退,对身边
的黑衣人厉声:「还不快帮忙?」
两名黑衣人迎了上去,各自挡住了一位长老。
最后一个黑衣人,在瞿安木淡然的眼神示意下,直接对上了东方正锋。
一时间,整座大堂内,乱战成一团。
守候在外的东方德水之子东方博,也是带着一众人马,喊打喊杀的冲了进来,
喊着投降者不杀。瞧其气息,赫然也是达了宗师级别。
东方氏家族的覆灭,仿佛在眼前。一些意志不坚定者,见东方德水势大,纷
纷表示投降。
但是东方火舞却是不会投降,面对那些气势汹汹的凶徒,衣袂飘飘,宛如一
头火焰凤凰,整条手臂,仿佛都被熊熊烈火缠绕,一掌拍在了一个贼子胸膛上。
「嘶」
焦糊味瞬时冒了出来,那人胸口碎裂,不断的翻滚,哀嚎间丧了命。
为了跟上大哥的脚步,东方火舞没曰没夜的拼命修炼着,修为节节攀高,赫
然已经登临宗师阶,实力暴增了一大截。
若是纯以年龄来,她表现出来的潜力,比之东方不败更胜一筹。
「火舞,东方家注定要落入我手。」东方博贪婪的盯着东方火舞,淫笑着:
「只要你肯投降,以后是少族长夫人,未来更是族长夫人,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又何必负隅顽抗,陪着他们去死。」
「卑鄙无耻之徒!」东方火舞清啼一声,整个人呼啸的冲上去,手掌一挥
「烈火真金」带着浓郁的灼热之感步步推进,如熔炉里不断催起炽热的火焰。
那舞动的身躯如风中摇曳的火焰。
东方博顿觉滚滚的热气逼来,急忙抬爪抵挡。
东方火舞灵蛇般的纤纤玉掌,哧溜一转绕过东方博的鹰爪,一掌直接打在了
他的肩膀上。
「哎呦」东方博惨呼着倒退,肩膀皮肉焦黑了一片,流出的鲜血也瞬间干涸,
钻心的疼痛深入骨髓。
第六十章老狗
「贱人,好狠啊。我不打得你半死,然后再狠狠地折磨你。」东方博脸色凶
狠狰狞,催动着真气置入指尖,指尖坚硬如铁黑气蒸腾。
「哼,你尽管试试。我不把你的狗爪子一只一只卸掉。」东方火舞如舞动的
火焰精灵,一掌一掌隔开眼前疯狂的鬼爪。
周围弥漫起团团烈火,旋转着形成了漩涡。烈火淘淘之下,那掌影如同翻飞
的火蝴蝶,轻盈灵动间,掌掌击出的力量,却狠辣犀利。
东方博越打越心惊,东方火舞实力明明和自己一样,为何实际战斗力如此强
悍?尤其是她身上的火焰,炽如烈曰,甫一接近,如置身于熊熊火炉。让他炽热
难耐,缩手缩脚。
东方火舞却是越打越顺,娇躯上下翻飞,飞掌如游廊穿梭的火蝶,漫天掌焰,
如铺天盖地的将东方博团团困住。让他进退不得。
东方博被逼的狼狈不堪。
再那东方玄,虽然也是宗师级,身手不错,却是被一群十来个黑衣人包围住。
战的激烈,却危险至极。
只见东方火舞赫然娇鸣一声,旋转乍停,一招「烈火焚天」,如厉啸九天的
凤凰,带着九天九重的熊熊怒火,焚天的火焰向东方博铺天盖地的罩去。
「父亲救命!」
东方博面色骇然了极致,面对东方火舞,像是一只被猎鹰盯住了的老鼠般瑟
瑟发抖。
「贱婢,尔敢!」
东方德水只剩下一个儿子了,见东方火舞正准备下狠手,怒骂一声,急忙飞
身窜了过去。抬掌往她后背狠狠拍去,掌心萦绕着丝丝诡异黑气,也不知修炼了
什么邪功。
眼见着东方火舞要惨遭东方德水毒手时。
「老狗,你敢。」
只听东方不败一声惊怒暴喝,身如一道穿云闪电,自牌特殊位子上疾驰而下。
一腿裹挟着天雷之意,霸道的朝东方德水拦截而去。
「轰!」
一声爆响,气浪如涟漪般向四面八方激荡而去。
东方德水吃不住势头,蹬蹬蹬向后倒退几步,瞠目结舌的着那挺拔如松的俊
朗少年,惊呼:「是你?杂种!」
东方不败眼中凶光毕露,指着东方德水讥讽:「不知羞耻的老狗杂种,让爷
来陪你玩玩。」
正在此时,东方火舞那萦绕着炽热火焰的一掌,狠狠的拍在了东方博胸口处。
东方博凄厉的惨叫了一声,整个人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在了一根巨柱上,口
中狂喷鲜血,跌落在地,双腿一蹬,脑袋一歪,死了。
她翩然落地,目光炯炯,惊喜莫名的看着东方不败。大哥在关键时候出手救
了自己。
「博儿!」东方德水状若疯子般的嘶吼起来,最后一个儿子死了,活生生的
死在了他的面前。天塌了,地陷了。爆吼了一声后,疯兽般的朝东方火舞扑去:
「贱婢,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老狗,滚开!」东方不败哪里会让他有机会伤到东方火舞,当即一个箭步
挡了过去。臂如锤,拳如炮,天雷滚滚般的直轰过去。
这一式,正是威力奇大的天雷杀。
在一次次的修炼之中,东方不败的天雷半式愈发纯熟,威力不断拔增。
「嗷!」
东方德水心智迷失疯癫起来,发疯般的狂嚎连连,两次丧子之痛满胸臆,脸
色涨紫红一片。直接一拳,和东方不败硬碰硬的打在了一起。
咚…
如暮鼓晨钟般的响声骤起,气劲四溢。
强大的冲击力,震得东方不败向后倒退几步,胸口气血涌动,受了些内伤。
双眸之中,微微凝重。
东方德水虽然是个奸佞小人,可实力却不弱,甚至比起二长老东方光彪,犹
要胜出一筹。而且此时他状若疯子,不可硬碰。
心念急转间,身形一个飘忽向后跃去,飘若柳叶,翩若惊鸿,直接开始与之
游战起来。并且阻止了东方火舞前来助战的冲动。
此刻的东方德水就像是一头暴走的妖兽,不能让火舞来冒险。
东方火舞只得说:「大哥,你小心些。我先去打些小喽啰。」说罢,纵身跃
入到了黑衣人群中,状若虎入羊群,霸气至极。
一旁如看大戏,正在享受这一幕的瞿安木,呵呵冷笑着说:「我道是谁,原
来是废物东方不败。」话是故意说给东方不败听的,仿佛想乱他心神。
东方不败经历了许多,一次次的磨砺下,心智早已经成熟许多。迟早要收拾
那瞿安木的,暂且让他先嚣张会儿。愈发沉着冷静的,像是在遛狗般的逗着东方
德水。
瞿安木眉头一挑,似乎有些不太满意。继续云淡风轻的说:「实话告诉你,
我看中了西门冰颜,所以我当着你的面破她处,更是把你的卵蛋爆掉,还打压你
家人。」
东方不败一滞,强忍住了胸中熊熊烈火,瞿安木啊瞿安木,我定要把你碎尸
万段。靠着强大的自制力,继续控制情绪。
瞿安木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起来,这小子,竟然如此能忍。好,再给你来点
猛药,拿了把折扇,轻摇慢晃着说:「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了。你父亲的一个
兄长,也就是你的大伯叫什么东方正梁的。也是我派东方德水弄死的。谁让他太
碍事呢,太碍事。」
「畜生!」
东方不败狂怒的爆吼了起来,脸已经涨得通红,双眸之中已经燃烧着熊熊烈
火,盯着瞿安木咆哮说:「你这个畜生,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正在此时,狂暴中的东方德水一掌狠狠朝东方不败拍来。
「大哥小心。」
「东方不败别中他诡计。」
「咻!」
神屌不知如何冒出个龟头张开马眼来,一记碧海三箭中的外射轰出。
随着它与名器间的切磋,已经不是刚出生的时候那般稚嫩了。碧海三箭这门
神通,已经化作为了一注水桶般粗细的水柱。冲得东方德水倒飞出去了数丈。
愤怒到了极致的东方不败,青木神气爆到了体外,丝丝青白色的生生不息气
息中,又有些微电弧,噼噼啪啪的跃动不已。
真气在经脉之中燃烧,形成了巨大的爆发力。身如利箭,疾如闪电般的直刺
而去。暴掠之余,带起了一连串残影。
腿如钢鞭,轰得一声抽中了东方德水,将他打飞之余,又如魅影般的直追而
上。手臂肌肉鼓胀欲裂,天雷滚滚声中,又是一记天雷杀轰在了东方德水脑袋上。
刹那间,如西瓜般爆裂开来。
状若疯癫的东方德水,顿时化成一具无头尸体,狠狠地摔落在地。
一时间,震惊全场。
啪…
东方不败落地,周身散发着一股令人窒息的森然之气,裹挟着杀人之威,看
向瞿安木,一步一步的向他走了过去。
瞿安木那得意的笑容,顿时僵硬当场。原本想乱这小子心神,让他被东方德
水打死。却万万没想到,愤怒之下的东方不败,竟然爆发出了如此恐怖的战斗力。
天雷半式不过是灵品下阶玄真技,却被他打出了如此狂暴,霸道的气势。
阴森而暴戾的眼神,一时间让瞿安木也忍不住微微寒颤一下。旋即却是化作
了他的耻辱,区区一个乡下小子,竟然用眼神这么仇视的看着自己。
「啪啪啪!」
瞿安木恢复镇定自若,起身鼓掌说:「东方不败是吧?倒是我小瞧了你。不
如你帮我做事,我们之间的仇恨就一笔勾销。以后,我保证你……」
「住口。」东方不败周身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寒意,步步踏去,眼神漠然到了
极致:「猪狗不如的东西,你凭什么?」
瞿安木那看似颇具风度的表情,顿时又僵住了,渐渐地变得铁青,眼神狰狞
之极。怒极而笑道:「好,好。小子,你有种,你有……」
「有种你……妈…」东方不败化作一尊吒怒葵花,以葵花开路之式,直朝瞿
安木脸上轰了过去。
……
与此同时,突破天际,打着打着就到了屋顶上的两位先天高手,也战斗到了
白热化的地步。
屋顶上所有的瓦砾被两大先天高手的打斗的所剩无几了,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黄川,你为虎作伥,杀我东方氏弟子,必要血债血偿。」东方逸仙喉头血
腥味直冒,却硬是忍住。他一个旋身站在大堂的屋顶的一条天梁上,破败的大袍
被风吹的猎猎声响。
黄川佝偻着的身体矮小了不少,一脚弯陈的跪在木梁上面,大口喘息。桀桀
的阴笑露出了满口的黄牙,鲜血在牙缝里渗透出来,已到了强弩之末。没想到这
个东方逸仙为了家族,如此拼命。以刚入先天,气机不稳的状态,竟然能打出如
此威势来。
让他黄川,即便是想逃都逃不掉。
佝偻的身躯一下蹬离梁八尺,蹬落了东方氏大堂的半边屋檐,哗啦一声倾覆
掉落。高空的身姿似阴森夜枭从长空跃下,捕食猎物,那泛着黑色的鹰爪,透着
极致的红色光亮,化枭为鸩,毒气弥漫,妖异而毒辣,气势汹汹朝东方逸仙的天
灵抓去。
「黑魔鹰爪」比那些普通的鹰爪功明显彪悍了许多,淬着剧毒的手指坚硬无
比,半丈内隔空抠心挖肺举手之间。
东方逸仙身体诡异的一软,化成一叶随波逐流的轻舟,一个巨浪滕高他已在
浪尖上面。轻舟下的水如同煮沸了一样,蒸腾不断把轻舟推的更高。旋身先避开
的黄川的爪子,侧身反身一掌朝他后背拍去。
「惊涛拍岸!」
数十年的修为下,已到了融会贯通,遮天蔽日的惊涛拍在坚实的悬崖上,一
浪高过一浪,仿佛能把整片悬崖都拍成碎石。
只听得「砰砰砰」接着「撕拉」一声。
周围的罡风呼啦一下翻卷起来,轰,那罡气把那木梁带着瓦砾根根掀起,噼
里啪啦激飞腾空。
黄川狠戾的一抓也抓到了东方逸仙的肩膀。
东方逸仙从肩膀到胳膊连皮带骨爆裂成碎骨肉泥,黑血蚀骨,那毒很是厉害
霸道,再不处理就要侵入心肺,必死无疑。
他咬着牙,毫不犹豫的爆出了一股真气,半个肩膀连着手臂飞离自己的身体。
破败的衣袍开着片片血花。东方逸仙一个趔趄差点也从梁上栽下。
以断臂为代价,沧浪七绝中的惊涛拍岸式,掌劲连绵不绝的轰中了黄川,将
他打得骨骼尽碎,生机立消,被甩落下屋梁,死尸落入了大堂之内。
堂堂一个先天强者,陨落在了东方家。
正与东方不败纠缠不休的瞿安木,顿时一阵惊慌,急忙虚晃一枪后,向外逃
窜。他虽然自负,却不认为自己会是先天强者东方逸仙的对手。
「狗杂种,想逃?」东方不败暴怒的骂了一声,如同一条怒龙般的直追出去。
随着瞿安木的撤退,战场也转移到了大院之内。
斜阳残照,冷风四起,残垣断壁,触目惊心。
东方家大院内,庄严的石狮子也已经是残缺不全,墙上蜘蛛网般的裂缝,地
上坑坑洼洼的痕迹,都昭示着这场劫难。
双飞人马,各自分开。在偌大的庭院内,形成了两拨人马。
东方正锋,以及断了一臂,虚弱不已的太上长老顶在最前面。
东方正锋苦笑了一声,没料到幕后黑手,竟然会是瞿家。东方家与之相比,
如萤火皓月之别。
瞿安木也是脸色铁青,后怕不已,原本以为东方德水把一切都布置好了。由
此随身携带的两个先天初阶的保镖,只安排了黄川随行。
却不料那东方德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竟然遭了人反算。折了他一条左膀右
臂,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待得他放出了烟火之后,另外一名先天保镖丁山,带着一部分人马匆匆赶来,
加入到了瞿安木的队伍之中。这才让他有底气杀个回马枪。
「东方正锋,再给你次机会。乖乖的把玉玦交出来,不然我让东方氏家族里,
鸡犬不留。」瞿安木站在东方家大院里,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眼神阴毒的盯着
东方不败说:「当然,这个小子也必须死。」
趁他病要他命,对于不择手段的瞿安木来说,是惯用的计俩。己方虽然折了
些高手,但对方的先天强者东方逸仙,已经半残,又有何惧?
「休想。」东方正锋怒色道。虽然受伤很重,但是声音依旧气势恢宏,坚决
如铁。
他率众与敌对峙,犹如忠烈的勇士,誓死捍卫着东方家的尊严。
天愁残云,地怜衰草。小小东方家遭受如此劫难,身为族长,只能奋力抵抗。
「东方正锋,看来你是找死了。」瞿安木对着前面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嘴角
凶狠的一扬,然后转头眼神示意。
身后一个青衣老者随即腾空而起,空中两腿交叉前行,带着空气摩挲的声响,
真气予掌,直奔东方正锋袭来。
先天!
这名先天高手,正是瞿安木的另外一个保镖,是依附在瞿家的一个跟班而已。
瞿安木家大业大,这些人抱着大树好乘凉的心态。
东方正锋眉心狠狠的挤了一下,这个人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但是再让太上
长老出战,显然已经不行。
身为族长,保卫家族,有死而已!
「天雷动」
东方正锋酝集全身真气,大步流星,如幻影迷踪般冲到丁山,奋力一脚,好
似神龙摆尾。修炼十多年的天雷半式,在他的潜心修炼下,已经达到略有小成的
境界,威力端的不俗。
「啪……」
拳脚相撞的脆响瞬间荡漾在东方家大院,一股强劲气流激起的尘埃弥漫空中。
东方正锋很明显的落入下风,倒飞了出去,口喷鲜血。
丁山嘴角挤出一丝阴冷的笑,在东方正锋艰难站起之时,脚蹬台阶,空中翻
滚,似野兽咆哮而来,怒吼一声,空气之间瑟瑟发抖,一掌而下,给予致命一击。
「啪」的一声,东方正锋再次硬接了一下,感觉胸口如落石击中般,蹬蹬蹬
往后退了十几步,撞到大堂石柱才停了下来,大汗淋漓,胸口沉闷,呼吸都变得
无比艰难。
「住手!」刚止了血的东方逸仙,怒目飞身而上,帮东方正锋接下了丁山。
两人掌劲四溢,煞风飞转。
「瞿安木,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狗杂种。」东方不败怒声挑衅道:「只会躲在
手下后面,默默唧唧的像个娘们。有种我们单挑。」
「小畜生你找死。」对东方不败已经恨之入骨的瞿安木,直接飞身而上。一
掌裹挟着霍霍飓风,朝东方不败席卷而去。
东方不败临危不惧,轻飘飘的往后一跃,身法灵动不已。
「哪里逃?」瞿安木狞笑着,挥舞一道淡蓝色的气流,像一条皮鞭,朝东方
不败击去,周围空气急剧呼啸,凛冽作响。
东方不败眼神一凛,知道这瞿安木出自高门大户,修为和玄真技都十分了得。
当即一式异常猛烈的天雷杀迎了上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