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08-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金枪
赵文的双手不停在的张倩身上游走,嘴也在张倩向上游走,当赵文吻遍张倩
全身之后,让张倩跪下去,将她的头按向他的胯下。
张倩虽然没和李涛做过这样的事,但色情光盘还是看过的,只是当时羞的不
行,张倩也知道赵文要她做什么。
双手慢慢解开赵文的腰带,脱下赵文的裤子,赵文那只有婴儿手臂粗的鸡吧
露了出来,好长,好大,好粗,就是,就是不硬,软软的吊在那里。
难道,他,他不行。张倩心里突然一喜,但又无来由的飘来一丝伤感,这伤
感她也不清楚是什么,这种感觉,让张倩下了一跳。
慢慢的张开小嘴,凑近金枪,还好,没有书上写的那种恶心的味道。张倩鼓
足勇气,闭上眼,将金枪含入嘴中。这是张倩有生以来第一次口交,而且还是老
公以外的男人。
生涩的动作,羞耻的心。慢慢的,张倩开始前后动着,卖力的吮吸着,赵文
的金枪随着张倩的动作,在慢慢的变大,变硬。
张倩的嘴快要被撑破啦,这鸡鸡也太大了吧,如婴儿拳头大的鸡头让张倩的
舌头无法蠕动,只能拼命的甩头,让赵文快点达到快感。
赵文的胯下金枪随着张倩的口活不断的熟练也越来越粗,越来越大。陪随着,
也开始呼吸加重。
张倩感觉到啦,她等的就是这个时机,这就是男人最放松的时间,张倩下定
决心,正要用力去咬断赵文金枪的时候,赵文的金枪从张倩的嘴里滑脱了出来。
张倩愣住啦,诧异的看着眼前的金枪。怎么跑啦。
赵文伸手拉起张倩,让张倩趴到椅子上,从她的背后刺入那神秘的桃花源。
啪,啪,啪,赵文不光抽插着金枪,还不停的抽打着张倩雪白的丰臀。
双重的打击,让张倩沉底的崩溃啦。而李涛,仇恨与悔恨交织,恨无,恨地,
恨自己无能。也就在这个时候,从李涛和张倩体内飘出一缕绿光,只是普通人却
无法用肉眼看到。绿光很快射入赵文的体内。
当绿光射入赵文体内的时候,赵文的的金枪在张倩的桃花源里闪出一道金光,
当然啦,这也是其它人无法察觉到的。金光闪过,赵文就将金枪从张倩的桃花源
退出。
没有理会瘫软在地的张倩,赵文整理了一下衣服出房间。
而在房间内的两个青年看到赵文出去之后,迅速的脱去衣服向张倩走去,别
走别笑,只是笑声有点淫荡。
不久房间里传来张倩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只是这声音陪随着两青年的淫笑之
声,显的是那样的无力。
次日,凌晨,有关部门接到群众报警,在某小区门口,发现一男一女全身赤
裸的两个人倒在地方,呼吸微弱,没有知觉。
这一男一女就是李涛与张倩,在所住的小区大门口被晚上值班的保安发现,
报警后被送入医院。
经过医院的检查,发现李涛身体很各种刑具过长时间虐打,全身上下没有一
块完好的皮肤,精病崩贵。体内多处郁血,受到的内伤也很重,虽然经过抢救人
活啦,但还是无法醒来。这是一种自我不愿醒来的病症。也属于脑死亡的一种,
也是植物人的一种。
张倩稍好点,没有受什么伤,但,双眸扩散,精神涣散。不言不语。从检查
结果来看,张倩应该是被三人或三人以上性侵犯,阴部与肛门均有严重的撕裂症
状。
李海成和王芳得知这惊人的消息之后,马上来到医院,看着一动不动躺在病
床上的夫妻二人,看着疼苦伤心的李母,王芳无来由的想到了,那天见到的身影。
赵文,这是赵文来复仇了吗。王芳觉的自己的想法很荒谬。赵文死啦,也算
不死,也不应该他来复仇,复仇的应该是我们,是我们,是赵文让海成变成不完
整的男人,让她一直活在自责与阴影之中。
王芳一直在想,如果那天她能早早的发现赵文的跟踪,就可以早早的让海成
的保镖打跑赵文,那样就不会让海成不在完美,她也可以得到女人应该有的性爱,
如果她和海成的生活里多了性,会更加的完美与幸福。
王芳她恨,她恨赵文不得好死。却从来没有想过赵文的疼苦。如果不爱,你
可以说出来,虽然不舍这份情,但,你幸福我可以离开。可你不知道背着我,伤
害我。
或许女人掉过爱河之后脑子就不好使了吧。
但当然的海成还没有和前妻离婚,所以王芳也没有多想,最后导致悲剧的发
生。
有关部门很快查到了劫持张倩的商务车以及案发现场。只是那三名实施者却
查无可查。
第九章煞人的绿
两个月过去啦,人们都已经淡忘了这起强奸虐待案。但王芳还是时常从恶梦
中惊醒,她总是在梦中看到赵文带着那邪恶的笑容,把她按在地上,粗鲁的撕扯
掉她的衣服,将金枪刺入她的体内,不管她是如何的求饶都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而且王芳越是求饶,赵文对她越是粗鲁,虐打,王芳知道这是赵文在复仇。
可是王芳实在想不明白,赵文为什么要来复仇,为什么啊,当然是你伤到海成好
不好。
王芳很怕,她不敢把梦境告诉海成,只说是因为李涛夫妻的事让她有点心神
不宁。
王芳很怕,怕海成认为她还没有忘掉赵文,也怕激起海成最大的疼。
王芳悲哀的自己独子承受着。她常常自我开导着,是自己想多啦。
案子不管李海成再怎么催,都没有进展。李涛没有醒来,张倩在案发后醒来
啦,只是醒来的那一刻从八楼的病房窗户掉了下去。
只是很奇迹的张倩没有死,也成了和李涛一样的植物人,比李涛强的是,张
倩睁着一双如同死鱼的眼,灰蒙蒙的。
李海成也给王芳身体安排了一名保镖,这次,王芳到是没有拒绝。有保镖在
身,王芳在外出的时候会有一种安全感。
李诗诗这两个月快要崩溃啦,本来幸福的家突然发生了巨变,疼爱自己的哥
哥李涛,现在没有醒来。待她如亲妹妹一样的嫂子,现在和哥哥一样成了植物人。
幸福去的太快,虽说现在集团给哥和嫂子安排了最好的保工,所有的医药费
也都是集团安排,而且还给啦千万的安家费。她还是看到母亲总是以泪洗面。现
在的家,不在有欢声笑语。
小丫丫还不知道她爸妈出事,只知道他们出差啦,去了很远的地方,做一件
很重要的事情。要好久好久才能回来。
姑姑,为什么爸爸还不回来,为什么妈妈也不打个电话呢,他们是不是不要
我啦。面对丫丫的提问,李诗诗所有的回答都显的苍白无力。
丫丫,你爸爸和妈妈去很远的地方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会很长时间不能回来
陪丫丫玩。可是他们很爱你啊。也会很想你。只是,只是他们现在分不开心,也
不能联系我们。
这天晚上丫丫又在哭闹着要爸爸妈妈,听着孙风娇疼心的哭声,李诗诗心里
也难受,可是她又能怎么办。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又如何能撑起这个家。
李诗诗她不能哭,只能哄着丫丫,说带她出去玩,带她去吃好吃的。
炸鸡薯条或许是小朋友的最爱吧。看着丫丫那油光光的小脸,诗诗想哭,只
是她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她不敢再看丫丫,她怕自己再看会忍不住哭出来。
诗诗转头向窗外看去,就在转着的时候,她看到离她们不远的一个单人桌前,
坐着一个男人,男人身前的桌上只有一杯可乐,一手轻轻转动着杯子,一手托着
额头,目光望向窗外,凝视着窗外的一切。夜都市的神秘之美。
诗诗惊讶的捂住了嘴,差点没有叫出一声哥来。太像啦,简直太哥啦。如果
不是诗诗知道哥哥还在还躺在病房里,一定会认为这就是他哥哥。
和哥哥一样的表情,一样的面容。只是,只是比哥哥瘦了点,眼中多了点忧
愁。
或许这个男人感觉到了有人在注视着他,慢慢的收到望向窗外的目光,要去
寻找谁在注视他。
很快,男人看到了诗诗。两人的目光重叠,男人对诗诗微微笑了笑,显的很
礼貌,只是在这礼貌的背后,还有看到诗诗美冒时的惊讶。
诗诗心弦突然被拨动啦。不自觉的脸红啦。诗诗低下头,不敢再看。
从炸鸡店出来的时候,都快十一点啦。如果不是孙风娇打来电话,可能还会
继续晚下去,没人会知道晚到什么时候。
诗诗和男人并肩走着,丫丫躲在这个长的很像爸爸的男人的怀里,说什么也
不下来。不要说丫丫对这男的有亲近感,就是诗诗也对这男的有很深的亲近感。
男人叫李强,二十五岁,目前刚到海城无职,正在愁着找工作。结果晚上和
诗诗相遇。只是这李强和李涛差不多,都不是爱说话的主。
如果不是因为丫丫顺着诗诗的目光望向李强,猛的喊出爸爸。或许,今天他
和诗诗也只会擦肩而过。
缘,就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事物。
诗诗感觉自己对李强多了一种超越哥哥的感觉,或许可以叫做爱吧。
小区楼下,诗诗费尽心血,才哄着丫丫从李强的怀里下来。红着脸歉意的望
着李强。
说实话,诗诗总是感觉时间过的太快,如果再慢一点,再慢一点,该有多好。
在电梯门合上的瞬间,李强看到诗诗和丫丫眼中的不舍。但诗诗和丫丫却没
有看到李强眼中深处那一抹煞人的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