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师莫离】(穿越神雕调教NTR)(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魔音灌脑,蒋秀兰误信小人;麝香迷魂,紫夫人篡改催眠
燃麝香一块,置紫金香炉,一曲青烟,满室熏香。
紫夫人和吴嫂对面而坐,桌上放着刚刚端来的饭后甜点。
紫夫人拿开指间的精致烟枪,丰唇轻吐,一股烟气打在吴嫂精致端庄的脸上,
她却豪不闪躲。烟枪在烟灰缸上有节奏地轻轻敲动,紫夫人魅音道:「吴嫂,你
现在就在梦里,这里有好大一块云朵,好柔软好舒坦,感觉到了吗?」
蒋秀兰呆滞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迟钝地答道:「感……感觉到了,好舒服
……我好累,好想在这朵云里睡觉……」
「对,你好困,好想睡,可是这个时候你看到,云里面还有一个人。」
「还有一个人?」蒋秀兰有些困惑,「没有人啊……」
「就是那个人,让你在那天,也这么舒坦,这么放松,让你也好想好想睡觉。」
「真的有一个人,是……是夏老师!」
「夏老师?」紫夫人和一旁的莫离对视一眼,马上追问,「他是谁?」
「夏老师是美珠的英文老师……他好斯文的,说话慢条斯理,总是带着笑…
…他……好像还是美珠的男朋友,经常带美珠出去玩……」
紫夫人皱眉,如果催眠吴嫂的人就是这个夏老师,为什么他没有对美珠进行
催眠?按下心头不解,紫夫人耐着性子问:「吴嫂,你听,夏老师在对你说话呢!
挺清楚了吗,他在说第一次让你这么舒坦时说过的话,他说了什么?」
「他说……蒋妈妈,这个音乐专治疲劳……你听听……然后,我戴着他给的
耳机,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睡了……睡了……我记不清睡了多久……后来……后
来他说,蒋妈妈你要记住,你是一个喜欢性爱味道的变态女,无论男人女人,只
要是体液的味道就会让你……让你发情,让你湿润,让你想要被男人操干……但
是,你喜欢的人只有夏国涛一个,就算你再怎么饥渴,你都能忍住,积累的欲望
越多,你见到夏国涛的时候就越放荡……」
「衣冠禽兽!」莫离听不下去,恨声喝骂。
「禽兽……夏老师是禽兽?不,不是的……夏老师那么斯文那么有风度,怎
么可能是禽兽呢……他……没有坏心眼的……他只是太喜欢我,和……和美珠而
已……而且,我也有错,谁让我长了这么一副淫荡的身体……奶子那么大,屁腚
那么肥厚,天天走在路上摇屁股勾引男人……不能怪夏老师的……」
「这些话也是夏老师教你的?」紫芜随意问道。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但这是事实啊,我有一副淫荡的肉体,我对男
人女人的体液很着迷,但我真的不是变态女,我……我只是有点在意而已……」
「那天他对你说了那些话之后,还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蒋秀兰突然面色绯红,垂下头,那双大奶子颤颤巍巍地都了两下,说:「夏
老师……他好调皮的,把……把他羞人的大鸡巴甩在我的脸上,那股子冲人的臭
味……嗯……」
回忆到这里,蒋秀兰有些扭捏地扭动肥大的肉臀,呼吸开始急促,两手捂住
裆部,似乎里面的桃源洞潮湿了:「他让我含住美……美味的大鸡巴,让我记住
这个味道……以后就算别的男人的鸡巴再怎么让我发情,这个味道才是能让我高
潮绝顶的唯一味道………唯一……嗯哼……我好想舔夏老师的大鸡巴……呜呜…
…好想……但是不可以,只有在那种状态下,我才能舔,我不能抢美珠的男朋友,
而且我大夏老师那么多,我们是没有结果的……」
「但是夏国涛有鼓励你冲破那层顾虑吧?」紫芜似乎早有预料。
「是的,夏老师后来有说,人活一辈子就该为了自己,喜欢人就勇敢说出来
……不要在乎后果,不必拘泥于婚姻这种形式……为了喜欢的人,我们要学会牺
牲和忍受……」
「从第一次那种状态到现在,有多久?」
「快……一个星期了……」
「他每天都有找你吗?」
「美珠一有空就和朋友出去玩……夏老师是担心我一个人孤单,才来陪我的,
有时候一天找我两三次……还带国外的红茶来……」
「红茶?」
「包装上全是英文的红茶……有点苦,不好喝,但是听音乐之后很快就会睡
着……感觉世界一下子安静的茶,很舒服的茶……」
「他还用他的生殖器对你做过什么?」
「还……还没有……一直都是让我记住大鸡巴的香味……昨天才第一次在我
嘴里射出来,精液的味道有点腥……但是,蛮不错的……」
「他一直都只在那种状态下才和你亲密接触吗?」
「不是……刚开始两天他很客气,第三天开始……我们熟悉以后,我们经常
不下心接触到一起,他有教我写毛笔字……握住我的手,然后……然后他勃起的
大鸡巴,一直在我的臀缝里摩擦……好热好烫的大阴茎……还有,看电视的时候
他会自然地搂住我,我那对淫荡的奶子没有办法,只能挤在他的胸口……他的胸
肌好厚实……」
「你呢,你对这种行为的感受是什么?」
蒋秀兰一滞,眼泪从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流出来,哭道:「我是一个不要
脸的女人,和女儿的男朋友做这种事……呜呜……居然在心里觉得很高兴,甚至
……甚至渴望他能顺势推倒强奸我,哪怕像梦里一样,让我摸大鸡巴舔大鸡巴都
好……现在,只要闻到夏老师的味道,我下面就湿的不行……呜呜……就在昨天,
我故意留了一条门缝,明知道夏老师在偷看,当着他的面换衣服,让他看光了我
这幅下贱放荡的肉体……我……真的是一个变态女吗?」
嗒!紫夫人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柔声道:「吴嫂,你感觉到有一阵风吹来,
吹得你好舒服,你好困,真的好困,睡吧,安心睡吧!」
蒋秀兰在紫芜的安抚下像个婴儿,呼吸均匀地睡下。
待得吴嫂睡得深沉,紫夫人吞吐烟圈,小声对莫离说:「就水平而言,这个
夏国涛是个催眠新手,但是他路子很正,一点也不急,徐徐图进,一个星期能把
吴嫂催眠到这个程度,算是战绩斐然了。」
莫离道:「紫姨,有什么法子帮吴嫂解除催眠。」
「很难。」
「你不是说他是个新手吗?」
紫夫人磕了磕烟灰:「我也说过,他的路子很正。这种堂堂正正徐徐进取的
催眠最难解除,不像某些旁门左道,见效快,解除也方便。而且,一般这类催眠
都会设置暗门。」
「暗门?」
「如果别人强制解除催眠将会开启这个暗门,就跟电脑的防火墙……好像你
不太懂,好比捕猎的连环陷阱一样,你只知道第一个陷阱在哪里,拆除第一个,
第二个陷阱就会触发。到时,被催眠的人极可能神智被毁,变成一个废人。毕竟
催眠见不得人,让催眠对象变成白痴,是最保险的方法。如此,你还要我解除催
眠吗?」
莫离质问:「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紫夫人意味深长地一笑:「方法当然有,只是不知道小老爷愿不愿意。」
莫离受不了紫夫人这么卖关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说过,夏国涛是个新手,催眠要半哄半骗,要借助音乐、药水之类的外
在条件。治本的方法是没有,治标的方法有一个。我能将他的催眠效果,对象转
移。简单来说,就是将他所有催眠规则中的夏国涛三个字,置换成小老爷你——
莫离!」
「这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首先,夏国涛是个衣冠禽兽,小老爷自认比他好。既是如此,
哪怕吴嫂被催眠喜欢你,会对你发情,总归安全许多。其次,当夏国涛发现催眠
效果被篡改,必然不会加深催眠,否则只会便宜了你。再次,他若想找到解决办
法,只能来找我们。当时问出暗门密语,也不是什么难事。最后,这不也遂了小
老爷的愿吗?」
「休要胡说!」
「我胡说,为什么小老爷对吴嫂的事这么热心?为什么一直盯着吴嫂的大奶
子看?为什么,嘻嘻,这般恼羞成怒?」
「要催眠赶紧,我……」莫离不知道自己逃避什么,起身要走,却被紫夫人
一把拉住道:「别走,既然要重置吴嫂被催眠的记忆,相关的味道也要重置,夏
国涛对吴嫂做过的事,现在你必须再做一遍!」说着,作势要脱去莫离的裤衩,
见莫离想要按住,补充道:「别抵抗,这是为了吴嫂!」
莫离不情愿地松开手后,紫夫人深吸一口气,猛地拉下那个被肉棒撑起的大
帐篷。啪!得到释放地肉棒从束缚中解脱,凶猛地拍打在紫夫人的琼鼻上,留下
一个晶莹的水印。
好大!紫夫人美目中异彩连连,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大肉棍:一柱乌龙擎
天起,青茎暗伏,龟头流汁,挺立当空。那份气势,让空床许久的紫夫人下身再
次瘙痒。她不禁有些羡慕吴嫂,可以合情合理地品尝这根人间少有的至尊龙根。
咽了咽口水,紫夫人连说话都不正常了,明明正对着吴嫂,余光却一直瞄着
一旁一翘一翘的大肉棍,说:「吴……吴嫂,现在,你又回到了那片云里,睁开
眼睛,看看你你面前的那个男人是谁?」
吴嫂丰腴的身子从沙发里坐起,呆滞地睁开眼望向莫离,迟疑地说:「是…
…是小老爷?」
「不,他不是小老爷,他是你一直在心里暗恋的夏老师啊!」
「夏老师?他……他是夏老师?」
「对,他就是夏老师,你还在等什么,你不是一直想要摸夏老师的大鸡巴,
舔夏老师的大肉棍的吗?快去啊!」
「大鸡巴……舔大鸡巴……对,我要吃夏老师的大鸡巴,我要舔夏老师的大
鸡巴!夏老师,秀兰好想你,秀兰好喜欢你,秀兰要和你生娃娃!」蒋秀兰呆滞
的双眼倏地变得狂热,像一只发情的母狗,一下子扑到莫离的跟前,两只玉手牢
牢攥住莫离的肉根,痴迷地在脸上摩挲,深情道:「还是这么温暖,还是这么火
烫,秀兰爱死夏老师的大鸡巴了!」
莫离只想快点射精,于是模仿夏国涛的语气说:「蒋妈妈,你那么喜欢我的
大鸡巴,那还等什么,快用你淫贱的嘴,来吸吮你最爱的鸡巴啊!」
哇!蒋秀兰张开樱口,浓稠透明的唾液从龟头流满整个肉棒。蒋秀兰一只手
握住肉棒,扑兹扑兹地大力撸动,另一只手握住肉袋,玩转里面的两颗睾丸。吸!
她一脸淫贱地把鼻子从肉袋吸到龟头,然后张开红艳艳的香唇,啊呜一声咬住了
龟头。
嘶!莫离倒吸一口凉气。红唇扣住龟头后并没有深入,上下两排牙刚刚好抵
住龟头的冠状沟。熟妇的左右手加快频率飞速撸动,发出咕叽咕叽的水肉撞击声,
嘴里小舌不断弹动穿刺马眼的位置。莫离承受不住,按住蒋秀兰的头,想要她拔
出来。可是蒋秀兰误会了莫离的意思,竟猛地深入,把整根肉棒顺着口水的润滑,
贯进喉穴深处。接着,毫不停歇,哗啦一声滑出来,再次猛地贯入。莫离能清楚
感受到喉穴肉壁的收缩弹动,以及胯下熟妇下颚幅度夸张的开合。
莫离的肉棍比夏国涛更长更粗,蒋秀兰显得不太适应,喉穴深处肉壁有些作
呕的反弹,因为喘不过气,鼻腔开始流出大量透明涕水,和口水混成带有泡沫的
浆水。眼睛往上翻白,舌头努力缠绕粗大的肉棍,却越来越无力。
起初,莫离被蒋秀兰带动双手,后来她气力变小,渐渐变成莫离自己抓住这
熟妇的长发疯狂耸动。莫离彻底进入了夏国涛这个角色:「蒋妈妈,快吸啊,快
嘬啊,这不是你最爱的肉棒吗?你这淫贱的女人,为什么要生了这么一副肉欲的
身子,为什么要在我的面前摇晃你那双比木瓜还要大的奶子,为什么要用你那下
作肥大的肉臀不断挑逗我?你那个骚货女儿之所以那么下贱,全都是因为遗传了
你的淫贱基因。下贱母女,婊子家族!」
此时,蒋秀兰听不到莫离肮脏的咒骂,火热粗长的巨根一次次捣进喉穴深处,
肉棒特有的腥臭在她口腔爆炸式地扩散开,令她的大脑都麻痹了,只感觉到无上
的快乐,一边被操,一边嘴角露出了下贱的淫笑。这反应全仗夏国涛给她喝的红
茶,那是国外一种嗅觉神经麻痹的药物,长期服用,甚至会产生吸到臭味就失禁
的效果。
啪!啪!啪!莫离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出了肉根,左右甩打着蒋秀兰的脸颊,
把她艳美的脸蛋抹得全是黏稠的前列腺液:「骚秀兰,你这个不要脸的中年女人,
勾引自己女婿的坏妈妈,快醒过来!发什么呆,像平时那样伺候我!」
蒋秀兰接到命令,迟疑一下便挺直了肉感娇躯,脱下毛衫,露出了那对被胸
罩包裹的涨扑扑的肥大奶子。这熟妇二十岁生的吴美珠,今年三十八,但浑身上
下的肌肤依旧雪白润滑,没有一点皮皱。她的小腰不似紫夫人那般稍有赘肉,竟
匪夷所思的纤细,与巍峨巨乳、壮硕肥臀形成巨大反差。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忍不
住扣住她的水蛇腰,将这美熟妇轻轻提起,直套在自己的大鸡巴上。
蒋秀兰脱下毛衫后,顺手解开了束缚乳房的胸罩,顿时,一双带有棕色樱桃
的大白兔跳跃而出。这对下贱的奶子如此巨大,以至于乳房立肌无法支撑,只能
垂贴肋上,远远看去上身美肉有一半是那对硕大豪乳。她从头上摘下一根皮筋,
娇羞地一手捏住两颗发硬的乳头,另一只手灵巧地用皮筋把乳头绑在一块儿。这
一绑,她傲人的胸围更显挺拔,形成一个完美的半圆,中间棕色乳头并拢激凸,
好不淫荡!
这还没完!她取下茶几上的水果刀,对准自己几欲胀裂的牛仔后臀轻轻切下。
吱啦!牛仔裤开裂,一大片白花花的美臀肉暴露在空气里,里面居然只穿了一条
黑色丁字裤。蒋秀兰背对莫离,笔直双腿站立,肉臀整个绷紧。莫离能看到,熟
妇阴阜阴毛之繁盛与她那个骚货女儿有过之而无不及,以至于黑色丁字裤完全淹
没在那一片黑黢黢的茂密丛林里。熟妇娇羞地解释:「秀兰的阴毛太多,天一热
就好难受,只能穿丁字裤……但又怕被人看见,所以从来不敢穿裙子,夏老师你
坏死了,别……别那么看人家嘛!」说着,还微微摇摆丰臀。
「很好看啊,我很喜欢!」莫离舌头打结,眼睛直勾勾只盯那对大白屁腚。
「你每次都这么说……秀兰好高兴,夏老师喜欢,秀兰以后天天给你看。」
熟妇转过身来在莫离跟前跪下,捧起那双沉甸甸的豪乳套入莫离愈加坚硬的龙根,
妩媚地眨眨眼,惊道,「夏老师,你的大鸡巴长大了,在秀兰这对淫荡的奶子里
还能露出整个龟头!」
啵!啵!啵!蒋秀兰努起丰唇,飞快地亲吻起紫红的龟头起来。顿时,整个
龟头上面印满了劣质的红色口红印。接着,蒋秀兰两手从两侧挤压自己的巨乳,
整个身子上下套弄,一边淫荡痴傻地笑着,一边呻吟:「夏老师……呼呼……这
是你最喜欢的巨乳飞机杯……你坏死了……要秀兰的大奶子当你的专用飞机杯…
…舒服吗,噢……噢……变大了,变大了!」
乳肉如水般柔软,偏偏又有外力挤压,如喉穴般紧致。自高往下,看着这么
一个美艳的中年熟妇露出半个大白屁股,淫笑地捧着肥奶替自己打飞机,那种只
属于男人的征服感和至高快感迅速将莫离送达高潮。高潮后的龙根整整胀大一圈,
竟弹飞了扣住乳头的皮筋,使得那对肥硕的豪乳左右相互拍打着弹开。双手施力,
莫离按住熟妇亲吻龟头的脸,下身上挺,把肉棒挣开香唇齿关深深刺入喉穴,浓
精从龟头爆发式喷射而出。
蒋秀兰眼睛都快被眦裂,那一股股滚烫的精华越过她的口腔,直接浇灌进娇
弱的食道。食道太窄,吞入量有限,精液开始反冲,瞬间填充满被肉棒占据的口
腔,涌进鼻腔,同时从口鼻倒喷而出。哗啦!莫离射精完毕,拉出软趴趴的肉根,
带出一大片白稠的男汁。熟妇的口鼻胃食道全都被精液填充,大脑断片,舌头外
挂在唇边,翘着长满浓密阴毛的大白屁股,直挺挺地栽倒在一侧的地板上,巨乳
好似软垫朝两侧倒压,浓精缓缓地从她口鼻中流出。
「噫噫噫呀……」浓厚的精液味,让趴倒在地的蒋秀兰同样达到了高潮。被
黑色丁字裤勒住的下阴如同爆裂的水龙头,朝后直射出两列劲头十足的潮吹,漫
天细雨一样喷洒在空中,使得整个书房都充满了淫靡的女阴臭味。首当其冲的是
水果盘,上面的水果全都淋上了一层细密的水珠,显得鲜嫩可口,任谁也想不到
会是淫水的浇洒。
「嘿嘿……好多,好浓……好多,嘿嘿……」她完全沉浸在夏国涛施加的气
味暗示中,无意识地笑着,用淫舌卷食刚刚吐到地板上的精液。
「紫姨,该做的我都做好了,你动手吧!」莫离长叹一口气。
「嗯……好……」紫夫人像是喝醉了酒,脚步轻浮,脸色潮红,在旁边看着
这么激烈的口交,她差点忍不住当场自慰。嗒!又是一个清脆的响指,紫夫人魅
音道:「吴嫂,在云里睡的舒服吗?比以前舒服吗?」
噗!蒋秀兰呕出一大滩精液,嘿嘿笑道:「舒服……舒服死了……这次的味
道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浓……都要美味……」
「抬起你的头,看看坐在你面前,让你这么舒服的人是谁。」
「是……」蒋秀兰迷茫地抬头,「是……夏老师……不对……是……小老爷?
怎么会……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是小老爷呢……」
「不要慌,闭上眼,你仔细看,云里那个人,他不就是你的小老爷莫离吗?」
「是……吗?」
「就是他!你一直暗暗喜欢的男人是莫离,你会对男女的体液发情,但是你
最迷醉的味道还是莫离的味道!无论你对多少人发情,你一定会忍到最后把一切
都献给莫离,记住!」
「不是的……我喜欢的人是夏……」
「你和夏国涛是没有结果的,他是你女儿的男朋友,你怎么能抢女儿的男朋
友呢,你不怕被街坊戳脊梁骨吗?从今往后,之前你对夏国涛所有的喜欢,都变
成对莫离的喜欢!」
蒋秀兰眼角闪现泪光:「没错,我和夏老师不可能有结果……我不能喜欢他
……」
就差最后一步了!紫夫人捧起一抹浓稠的白精,直接抹在蒋秀兰的脸上:
「而且,夏国涛的味道有这么浓烈吗?夏国涛的精液有这么多吗?夏国涛的鸡巴
有莫离大吗?抛开夏国涛教给你的一切,老实回答我!」
「没……没有,小老爷的鸡巴是我见过的最大的鸡巴……他的味道也好特别,
好浓烈……」
「你喜欢吗,喜欢这味道,喜欢莫离,喜欢吞食他的大鸡巴臭精液吗?」
「喜欢,我喜欢这味道,我喜欢莫离,我喜欢吞食小老爷的大鸡巴臭精液!」
「很好,你睡吧,安心地睡吧,醒过来后,只记得自己干活把牛仔裤撑裂了。
这些精液淫水,都是你不小心打翻的牛奶,睡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