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六章族长
东方火舞发觉手上肉屌产生了变化,不由朝他轻轻一笑,撒娇道:「你不要
生气嘛,假若你再生气,我以后就不敢将实情说你知了。」接着又道:「其实人
家还没作过主动,更是第一次坐在男人身上,不免有点儿害羞,但被他插着的感
觉,又……又实在太舒服,不自觉就自己晃动起来,用我蜜户去套弄那肉屌,谁
知才来回百多下,他就喘呵呵的不行了,竟然射了出来,还痒得人家与他一起去
了。」
我摇头一叹:「我这个妹妹,果然懂得风流快活,就苦了我这个大哥!」
东方火舞探首向前,在他耳边轻声道:「大哥,舞儿自知对不起你,况且我
打后还会和多少个男人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要有心理准备才好,倘若你真
的无法忍受,现在就该作出了断,免得继续受苦下去……」
我打断她的说话:「你不要再说了,你我这么多年,彼此爱慕之情是何等深
厚,岂能说断便断,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话。」
东方火舞摇头道:「不是的,你且先听我说。当初母亲曾和我说,只要和男
人有了第一次,以后就无法离开这种感觉,我起先还三信三疑,但我现在终于领
会到了。大哥,舞儿真的爱上交欢的感觉,若然你无法离开我,打从今天起,你
便要好好修练,早些冲破先天,让咱们不用看人脸色,或许以后会有所改变。」
我用力点下头:「我会的,到时我要让你知道,谁是最爱你的男人,谁是能
够让你最舒服的男人。」
东方火舞一笑:「最爱我的男人当然是你,但说到令我最舒服的男人,恐怕
未必就是你,到时瞧瞧看!」
「你……」我脸上一板,正要教训她一顿,岂知东方火舞用手将他推开,一
个滚身,便已跳下床榻,回眸一笑道:「快起床吧,坏大哥!」
东方不败在家养伤之余,自是和家人享受了一番团聚,更是享受着东方火舞
对自己痛并快乐着变态快感,晚上偷看东方火舞与东方玄大战,白天还要让妹妹
撩拨,却从没在进入过体内发射,让东方不败恨得是咬牙切齿,还被东方火舞美
曰其名说有伤在身,等好了才可以进洞,万一留下后遗症就不好了。
东方不败本已是后天高阶巅峰,离宗师只有一步之遥。与东方玄一场恶战后,
心生感悟,似乎已经触摸到了晋级的门槛了。只是暂时积累不够,贸然冲击宗师
级恐怕极有难度。
若能有一些强力资源支持,此番晋级也许就水到渠成了。何况,若是能再把
小嫩芽培养更强力些,配合活血生肌丹就更有把握让神屌再大点,说来也奇怪,
这几天好少见到母亲,出去一下都要大半天。
念头闪过,母亲会照顾好自己,不多想的东方不败就跑去,准备兑换些丹药。
「哦,原来是东方不败啊?听说你前些天力压少主夺冠,名头可是大盛啊。」
身为管事的胖子东方计,抬头瞅了一眼东方不败,然后继续翻弄着账本。
「东方总管,我想兑换一些丹药和功法。」
「哦?」东方计继续算账。
「我需要两枚清灵丹,还有一本功法【敛息术】。」敛息术是混蛋东方玄介
绍的。修炼有成之后,可以内敛真气,隐藏实力,非常有用。
「清灵丹?」东方计一听,随后翻开了一本账目。「清灵丹是三品灵丹,市
价最低要七千两黄金,而因为你是家族重点培养的核心弟子,每颗只需两千贡献
值。
两千贡献,东方不败的心都在颤抖,没记错的话现在身上有一千两百左右的
贡献,是交了应龙山脉的任务,以及大比第一名的奖励相加所得……「东方不败,
我查了你的账目,你拥有贡献值是一千两百二十三点,记得你还有三千金票的奖
励,可以折算成一千贡献点。仅够换取一枚……」噼里啪啦就像炒豆子一般的声
响,终于停歇。东方不败见到他说到此处,算盘并没有归零,而是提笔在纸上面
写下了一大串的数字。这东方计,竟然将他身上的钱财算得比他还明确。
「敛息术虽不是什么高深功法,但折算成贡献也要一千贡献。」不就是一门
敛息的诀要嘛,要得了一千贡献值吗?怎么不去抢?
东方不败一阵无语,横算竖算,自己的财富都远远不够用啊?不过对于清灵
丹,还是非常渴求的,这对自己是否能晋级宗师,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还有敛息术,也是一门生存类的技巧性玄真技。世界那么危险,没有点保命
本事,说不定就会死在哪个角落里了。
「呃,我现在不是家族重点培养的核心弟子吗,能不能让我先欠着?」「赊
……账?嗯,也是个办法。」东方计揪着小胡子说。
「多谢东方总管照顾。」东方不败感激道。他知道,东方计向来算计严明,
不会让人赊账。据说连族长来,都必须按照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走。
「行,那就给你次机会,你要的东西,总计五千贡献值。不管你要赊欠多少,
按照月息一成计算。」「噗……!」月息一成?
东方不败一口老血差点喷出,这简直是比吸血鬼还狠啊?一年不还,岂非要
多一倍?
不过话又说了回来,如果靠这笔资源能助自己成就宗师,那接下来赚钱就快
了。一时间,东方不败有些犹豫。想到了母亲妹妹,想到了种种。
「好,借就借。索性我借三千贡献,其余两百多贡献,给我全部换成聚真丹。」
东方不败咬了咬牙后,终于决定放手一搏。
签下借贷合约,便马不停蹄的去找族长。自己现在可是赊欠大户,每一息时
间都很宝贵。
东方不败想让族长东方正锋指点下自己,就来到了东方正锋飞住处,下人也
知道族长要指点他,也没阻拦,很快就来到东方正锋的独立小院。
马上就要进入小院时,耳边就传来熟息的娇喘与呻吟声。
母亲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不会的!
还不等我走进就远远的看见,一双雪白晶莹的小腿就从窗户中向两边分开的
伸了出来,小巧的脚趾紧紧扣着,小腿随着震动一下下轻轻上下轻轻摆动。即使
不看屋内的情况,也猜的出来,母亲一定是分开雪白的双腿躺在族长东方正锋身
下,而东方正锋一定在东方灵萍的双腿间奋力的一次次把粗大的肉屌插满东方灵
萍的嫩屄。
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母亲的一只鞋落在了窗边,应该就是这样在东方正锋一次
次的进入时,母亲兴奋而抽搐的小腿甩落了鞋子。
半开的屋窗中传出了母亲喘息的声音,「啊啊……你都…啊啊啊……干了三
次了……怎么还要……」听到了母亲有些放浪的声音,我的心中更是连一丝怀疑
的希望都没有了。
「嘿嘿,」
东方正锋淫笑的声音道,「这不是……嗯…能……帮你忘了…大哥的事情…」
「别……啊啊……你不要说……」母亲的声音呜咽着,不知是想爹还是被蹂躏得
太过分。
「好好…嗯嗯……那就让我的大肉屌……把你干的……嗯……什么都不知道
吧…」大床的咯吱声更加明显了,而母亲的诱人叫声也更大了,「…啊啊啊…天!
……啊啊啊!…你……啊啊…太深了!……啊啊……」我心中有些痛,但是同时,
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肉屌也突然肿胀了起来。我一手套弄着肉屌,靠了上去,偷偷
的向屋里看去。
里面是两个赤裸的身体,沉浸在放荡的性爱中,根本不会注意到我的存在。
东方正锋多毛粗大但是巨大的身体跪在窗边上,上半身向前俯在窗边上,压
着另一个身体,而他的腰部如同最原始的野兽一样快速前后运动着。
而另一个雪白的身体就是我的母亲东方灵萍,她全身赤裸着,被东方正锋巨
大的躯干如同孩子一样压在身下。母亲躺在族长卧室的窗边上,圆润的膝盖微弯,
纤细的小腿伸出窗外,白嫩修长的双腿大开着,让东方正锋跪在她腿间,在她最
娇嫩部位恣意的发泄着兽欲,藉以满足她心中的空虚寂寞。
想到母亲的遭遇,我都不知道是应该怪她,还是不应该。只有握着自己火热
的肉屌,发泄自己的不满。母亲身上的香味,还有淫液的骚味从屋里涌出,令人
有一种怪异但刺激的感觉。就在母亲分开的小腿间,就在不到一米的距离,我看
着东方正锋如发情的公牛一样把丑陋粗大的肉屌上下飞速的插入我母亲的嫩屄,
每一次都整只插入,直没入根部,从东方灵萍的嫩穴中挤出黏糊的淫液,再带出
白色的泡沫。
我看着东方正锋那粗大肉屌,居然是宝器【天罗地网】。
天罗地网:龟头以下长满毛发,经过修剪后,形成半寸长短的细毛,当进入
蜜户腔道后,细长毛发磨刮着娇嫩肉壁,使得女方麻痒难耐,越是动越是痒,越
痒动的越快,就好比如何挣扎都逃不出这网。
「…啊啊!…你的…啊啊啊……你的肉屌好痒…啊啊!…天…啊啊……啊啊
啊…天!…痒死人家了……啊啊……别…啊啊啊……啊啊啊…痒!…啊啊……啊
啊啊……」母亲放荡的叫着,也许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欲,她浪叫的声音仿佛要传
遍整个小院一般。
「嗯嗯嗯…干!……嗯嗯…真爽……嗯嗯嗯……真不愧是名器六面埋伏…嗯
嗯…干!干你这母狗……嗯嗯……」东方正锋卖力的干着东方灵萍,而手也没闲
着,一边毫不怜香惜玉的揉着母亲丰满的乳球,另一边已经把中指塞入了母亲粉
粉的后庭菊眼,缓缓旋转着。
本来,母亲在前些天还在为我的胜利欢呼,而现在,忙碌的这些天,原来是
另一个大肉屌占有了母亲的身体,自由的在她最秘密最娇嫩的嫩屄中随意进出,
而且已经三次把传宗接代的种子射在了母亲的最深处,看来我离开的这几个月发
生了许多我不知道的变化。
自责缠绕着我,但是一种奇怪的兴奋,令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母亲的粉嫩的嫩
屄被另一个肉屌一次次插入,而且,这种兴奋的感觉甚至比平日偷看舞儿还要刺
激。
整个小院都空空荡荡的,可能东方正锋吩咐了下人。而我,也许本应该在家
中,好好的修炼,好突破到宗师级。可现在,一起都出乎意料,我尴尬而担心的
偷偷躲在屋窗外,树丛间;而屋里,我的母亲东方灵萍正被另一个男子抽插着。
东方正锋大约真的已经干了三次,他就如同野狗一样的姿势抽插了东方灵萍
三个多小时,而依然没有射精的迹象。
母亲肉感而白嫩的臀部正对着屋窗,被夹在东方正锋的肉屌和琉璃木的窗边
上,可以清晰的看见,被粗大的多毛肉屌蹂躏过多之后,她娇嫩的嫩屄口已经变
成了鲜红色,大量的精液淫色、水混合在一起,从嫩屄中一次次被东方正锋的多
毛肉屌挤出,沿着东方灵萍的臀肉流到床上。床上的淫秽的液体早已流成河一般。
「嗯嗯!干!嗯嗯嗯……太爽了……嗯…灵萍……真不愧是名器……里面都
会咬人……嗯嗯嗯…作我的……妻子吧……嗯…每天都最少让我这么干一次……
嗯嗯嗯嗯…嗯嗯嗯…」东方正锋淫笑着,一边毫不懈怠的抽插着,一般下流的说
道。
「…不要……啊啊!啊啊啊…我才不要……啊啊啊…你这个……啊……流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母亲叫着不要,可是她雪白的双腿
却配合着东方正锋每次的插入一下下张开着,仿佛要让那丑陋的多毛肉屌更加深
入,而东方灵萍一双玉臂也紧紧的环着男人的背,纤细的手指用力的抓着,像是
抓着自己的爱人。真不知道母亲是在拒绝,还是在撒娇,看得我真不是滋味。
虽然我能猜出以前的几月里,族长东方正锋肏过母亲东方灵萍无数次,但是
看见时还是心酸不已,越发感觉自己不够强大。
我感觉心里装的太多,仿佛要窒息一般,最终,我只管抛开一切,大力揉搓
着自己的肉屌。
「嘿嘿……太爽了……我们来换个姿势……」东方正锋不怀好意的笑着,然
后拔出了插在东方灵萍后庭中的手指,然后回手抓住了母亲的右脚纤细的脚踝,
拉进了屋窗。
「…啊啊!啊啊……疼……不要……」母亲有些痛苦的叫着。
但是东方正锋毫不所动,大力的扳着母亲柔韧的身体,他强把母亲的一条玉
腿向上压,直压过头顶。母亲的身体也被牵动着,最后母亲双腿被拉直,成了一
条一字型,一只白嫩的脚丫仍然在窗边,而另一只却被压到床头的另一边。
肏!东方正锋这个禽兽!母亲柔韧性非常的好,居然摆出了一字马。
可是东方正锋动作是那么粗鲁,毫不爱惜的玩弄着东方灵萍的身体。看得我
又是气恼,又是嫉妒。
他骑在了母亲被拉成一字型的双腿上。母亲扭着身体,看不见她的表情,只
能看到她纤细的腰肢和身体快要成九十度,费力的向上弯着,仿佛马上就会折断
一样。母亲雪白的臀肉绷紧着,被大大分开的双腿紧紧拉着,她娇嫩的嫩屄被完
全暴露着,毫不遮掩的向上顶起。
东方正锋抱着东方灵萍的雪白的大腿根部,骑在上面,紧紧的把母亲压在他
胯下,同时迫使母亲一直保持这个姿势,而他的多毛肉屌就这样从上至下,就像
钢钉一样笔直的插入东方灵萍的身体。东方正锋粗大多毛的腿上的肌肉怒张着,
带动着他的身体像公牛一样猛烈的上下运动着,而粗大的多毛肉屌每次都生猛地
插入东方灵萍的嫩穴,仿佛要把母亲从中撕开一样,空气混着淫液在两人的交合
处发出「噗嗤!噗嗤!」声音,同时他的丑陋的阴囊上下摆动着「啪!啪!」的
砸着母亲白嫩的臀部。
「…啊啊!啊…好痒!啊啊!啊…别!啊啊!啊…太深了……啊啊!啊…你
……啊啊!……求你了……啊……求你……啊啊!啊……拔出来……」母亲双手
痛苦的抓着床单,浪叫混合着求饶的声音,听的人又是兴奋又是心惊。天!母亲
会不会受不了!她那粉嫩的嫩屄会不会就这样被插烂!我又担心,又兴奋,这淫
荡的交合场面比什么都刺激,而且就活生生的发生在眼前,只是那正被凌辱的女
主角就是几乎天天陪着自己的母亲,那个成熟妩媚的东方灵萍。怎会这样!我心
中又疼又痒,而肉屌却更加火热了。
面对东方灵萍的求饶,东方正锋一言不发,但是丝毫没有停止抽插的动作。
他就这样猛烈的足足干了一刻钟,最后,终于全身颤抖着把肉屌死死挤在我母亲
的深处,把精液从上到下直灌了进去。
交媾停止了。我也由于喷射之后的疲惫,倒在了屋外的树丛中,任由微风吹
在脸上。
「……嘿嘿……被我肏的……爽不……」
声音并不清楚,只知道屋里的男人满足而下流的询问着,而被询问的对象,
刚刚那个又一次被男人巨大的多毛肉屌占有的雪白的肉体,却是自己的母亲。我
只觉得全身疲惫,而身心都有些麻木了。
屋中又传出男人的淫笑,「…过来…灵萍……像以前一样,坐到我的腿上…
…」肏!明明是我的母亲,现在却像属于东方正锋的玩物一样被他玩弄。这个流
氓一样东方正锋怎么当上族长的?而且,更让我气苦的是,这次很可能是母亲东
方灵萍主动来找他的。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