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之陆雪琪野店落难】(修正版)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话说「青云门」掌教道玄真人因为十年之内两次使用诛仙剑阵,终至自身被
戾气反噬,邪灵入体,从此走火入魔变得行为异常,举止怪异。
「通天峰」上,无数弟子接连被其打伤,「大竹峰」首座田不易,也因为对
其劝诫未果,而不得不在后山祖师祠堂内与其大打出手,此后二人音信全无,不
知所踪。「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师为防止再次发生祸乱,不得不对座下弟子说出
一个隐藏千年的青云绝密,还暗派爱徒陆雪琪下山,并秘密嘱托要她寻找时机刺
杀走火入魔的道玄,青云门中一时谣言四起,人心惶惶终日难安。
青云山下。
天高云淡,站在山脚之下仰首看去,只见得蔚蓝一片,徐徐微风吹来,令人
精神为之一振。
陆雪琪看了好一会,周围无人,自然也不会有人发觉这僻静山脚下,有这么
一个美丽女子静静看天。清风吹来,她披肩的秀发轻轻飘动,掠过她略显得清瘦
的脸庞。
水月大师的临行叮嘱,不绝回响在她的耳旁。
陆雪琪缓缓睁开眼睛,深深呼吸。
她转过头眺望,背后那片巍峨山川,俊秀挺拔,远山起伏含黛,近看危岩突
兀,处处都是风姿,在在皆为风景。
高耸入云,凌绝天下。
是为青云!
她嘴角边,慢慢的浮现出一丝淡淡而温暖的笑意,这片山脉,终究是养育了
她长大成人的地方,有她尊敬的师长、亲密的师姐师妹,还有曾经拥有的…回忆。
她转身,迈步而去,白衣正如雪,飘飘而动,天地如许之大,苍穹无限,纵
然是绝世容颜,盖世英雄,也许只不过还是沧海一粟吧!
说来,也还是第一次,受了师长之命下山而来,却没有任何明确的地方可以
去。虽然身负重责大任,可是却不知道到底该去何处完成这个任务,想想倒有几
分可笑。
天琊安静地握在手间,却没有熟悉的感觉,应该说早已成了身体的一部分了
吧,淡淡的蓝色光辉,也已收敛在剑鞘之内。一人一剑,信步走来。
该向何处去呢?
天地如许之大!
眼前是一条三岔路口,陆雪琪停下了脚步,倒并非她不识路,青云门弟子之
中,她算是下山较为频繁的人了,眼前一条平坦大路,她也走过了无数次,正是
青云山向外最便捷的路途,直接通往青云山下最大的城镇河阳城。
而另外一条岔路,看去荒废了许久了,野草横生,也只有岔路口附近的一段
依稀可见,远望进去,更远的地方早已被荒草淹没了。
其实这种小径山路,从青云山上下来不知有多少,有许多小径都是生活在青
云山脚下附近村庄的村民们,为了生计上山砍柴或是采摘野果走出来的,也有很
多的路,由于种种原因,年深月久,便也成了这番荒废模样。
远处,大路那头走过来三三两两的村民,有老有少,看衣衫服饰,多是带了
斧子麻绳和扁担,看来都是附近村庄里要上山砍柴的樵夫。
走到近处,这些樵夫看到陆雪琪,一个个都侧身让开,面上露出尊敬的神情,
青云门弟子在这方圆数百里内,原本就被人尊崇,何况陆雪琪绝世容颜,飘然若
仙,更是令人不敢逼视。
陆雪琪站住脚步,向他们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了礼,然后便打算离开。
就在此刻,忽然其中一位看去已经头发发白但精神仍然矍铄的老樵夫,似乎
很是热心的样子,呵呵笑道:「姑娘,你是不认识路么?」
陆雪琪身子微微一顿,停了下来,目光流转,看了那老樵夫一眼,迟疑了一
下,轻轻摇了摇头。
只是还未等她说话,那个热心的老樵夫已然说道:「我知道你们这些青云门
的修仙人厉害,许多时候都是飞来飞去的,不过要说这脚下的路嘛,有的时候反
而没我们这些乡下人熟悉哦!」
旁边的两个樵夫闻言,都笑了起来,陆雪琪看着他们和善的脸庞,不知怎么,
心中忽地一阵暖和,本来要迈出的脚步,也再一次停了下来。
老樵夫呵呵笑道:「你前面那条大路,是通往南边的河阳城的,那里是附近
百里内最热闹的地方,你到了那边,再想去其他地方也容易的多。」
说着,他又一指那条荒芜的小径,道:「那条路你就别去了,虽说也能通往
河阳城,但道路曲折难行,这几日听说还出了个怪人,前些时候还有些避难的行
人在此走动,现在闹得也没几人敢走了。」
陆雪琪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了,多谢老丈。」
老樵夫挥了挥手,呵呵笑了两声,和其他人继续向着青云山上走去。
同时旁边有一个岁数稍微比他年轻些的樵夫叹息了一声,道:「本来那条路
还是不错的,虽然难走了点,但毕竟近了十几里,现在闹得,真是可惜了。」
老樵夫道:「是啊,以前结伴而行倒还好些,现在…唉!」
一旁的另一个壮年樵夫却突然笑了出来,道:「有什么好可惜好担心的,不
就多了一个偶尔出没的怪人吗?再说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们最近在那条小
路上行走不也没碰到过吗?前些日子兽妖为祸,天下大乱,那是何等的凶险,不
是照样被青云山上的仙人给摆平了吗?依我看,这怪人不出现还好,只要敢出来
干坏事,肯定会被青云门的人给收拾掉。」
老樵夫点头道:「言之有理,不过话说回来,此番能逃过兽妖浩劫这场大难,
还真得亏青云门中的这些仙人。」
壮年樵夫道:「那是自然,远的不说,就说刚才那个仙子,白衣神剑,银带
青丝,一看便是人中龙凤!那身段,那面容,啧啧,若是能得妻如此,为她精尽
人亡我也愿意。」
老樵夫变色道:「牛大胆,你小点声,青云门中的仙子是你这个村夫可以亵
渎的吗?要是被她听到了,小心你性命难保。」
那个叫牛大胆的壮年樵夫笑道:「我只是说说过下嘴瘾而已,你又何必如此
紧张。」
老樵夫哼了一声,道:「祸从口出,你说话注意些,凭你也想娶刚才那个仙
子,就连给人家提鞋你也不配。」
牛大胆笑道:「若真能给她提鞋我就是死了也愿意,嘿嘿你看她脚上穿的靴
子,真是洁白如雪,一尘不染,要是能摸一下,那就真是死而无憾了。」
老家伙闻言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陆雪琪,暗想这么远的距离估计她也听不见,
当下笑骂道:「你小子真是色胆包天,这话要是被刚才那个姑娘听到了,你就算
不死也得残废,快走、快走,别成天想这些没用的。」
牛大胆和另一个樵夫也是哈哈一笑,不知道又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话语
声渐渐低沉,他们的身影也渐渐远去,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陆雪琪脸上刚才还有笑意,但此时秀眉早已微皱,三个樵夫的话语远远传来,
身为修真之人的她自然听的清清楚楚,若不是看在刚才那个老樵夫好心为自己指
路份上,恐怕她早就冲过去教训那个出言不逊的樵夫牛大胆了,只是心思一转,
不禁又暗自释怀,心道:「我跟一个凡夫俗子又计较什么。」想到此处,心情似
乎也好了很多,抬头迈步,向着那条大路走去。
脚步原本是轻快的,可是不知怎么,她的步伐突然变慢了下来,秀气的双眉,
微微一皱,心底深处,像是突然掠过了某个重要的东西,却一时没有抓住。
回忆的深处,似乎有什么,悄悄苏醒了…
她站住了身子,静静地不动,刚才的画面,从她脑海中飞快地重演,樵夫们
的话儿,再次回响:「那条路你就别去了,虽说也能通往河阳城,而且还近了十
几里,但道路曲折难行,这几日听说还出了个怪人,前些时候还有些避难的行人
在此走动,现在闹得也没几人敢走了。」
「这几日听说还出了个怪人…」
「怪人…」陆雪琪忽然全身一震,片刻之后,她缓缓的转过身子,再一次的,
看向那条荒草丛生,仿佛已经湮没在岁月残影中的小路…
这本是一条荒芜的小路,但幽深的小道旁却伫立着两间孤零零的草房,房屋
外,一个斗大的「茶」字悬挂在半空,不时的随风来回飘荡。
在如此荒凉之处开这么一座小店任谁也会感觉好笑,但小店的主人却不以为
然,前些时日兽妖为祸,大批难民从河阳城去往青云山都会在此条小道经过,无
他,只因此处比大路近了十几里。
店主人看准商机在此处盖下了两间茅屋,为来往避难的行人提供简单的茶水
饮食,倒也赚了不少,只是近日随着兽妖的覆灭,流离失所难民重归家园,久而
久之这条小路又重新变得行人稀少,荒芜不堪了。
陆雪琪对这家小店并不陌生,前些时日她随曾书书从河阳城返回青云山时,
曾在此间歇息过片刻,而小店的主人自称叫什么「茶小仙」,说是挨着青云门的
神仙住久了,自己也变成了小仙,还油嘴滑舌的哄得曾书书送了他十两银子。
小店内冷冷清清的,一个客人也没有,显然自从兽妖之祸后,也很少再有避
难的行人在此处经过了,屋内的桌椅板凳倒是擦得的干净明亮,此时店主人茶小
仙正趴在其中的一张桌上打着瞌睡,却丝毫没有为生计所担忧。
一阵淡淡的香气随风飘来,茶小仙迷迷糊糊的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白衣飘飘
的绝美女子正俏生生的站在门外,睡眼朦胧的他也不知是不是还置身在春梦里,
一时也忘了起身招待,直到那白衣女子一步一步走进店内,他仍然还是那一副痴
呆的猪哥样。
这白衣女子自然是陆雪琪,走进店内的她看了茶小仙一眼,伸手在一旁的桌
上轻轻敲了几下,显然对这个色眯眯的家伙连一句话也懒得说。
「嘭嘭嘭」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茶小仙不由打了个激灵,忙揉了揉双眼,
在确定不是梦后,瞬间起身赔笑道:「哎呀,是哪阵风把您这位美若天仙的女侠
…啊不,是仙子,吹到我这里来了?仙子再次大驾光临,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啊!」
陆雪琪一怔,道:「再次?哼,你记性倒好。」
茶小仙擦了擦陆雪琪身旁的桌椅,赔笑道:「不是小人记性好,是仙子容颜
绝世,倾国倾城,所以小人自上次一见之后便日思夜想,终日念念不忘…额,是
念念不忘仙子斩妖除魔,造福苍生的功德,嘿嘿。」
陆雪琪摆了下手,道:「好了,少拍马屁,我这次到你这来,是有一事向你
打听。」说着纤手轻轻一晃,一锭银子已飞到桌上。
茶小仙一愣,但见白花花的银子和俏生生的美人就在自己面前,心中不由一
荡,忙嬉皮笑脸的道:「仙子真是太客气了,有什么事您尽管问,小的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
陆雪琪道:「这条小径上最近人流稀少,我听闻是因为有一个怪人经常在此
出没,不知你可曾见过?」
茶小仙挠挠了头,道:「怪人…怪人…没有见过。」嘴上嘟囔个不停,心里
却暗自嘀咕:「这小妞从青云山上跑到我这,居然要找什么怪人,老子这里虽然
喝茶的人不多,但过路的每天也有几个,我怎么知道哪个算是怪人。」
陆雪琪见他一语否定,便道:「你在此处日久,难道就没有见过什么行为异
常的人吗?」
茶小仙皱眉道:「行为异常的人倒是不少,但是要说怪人吗…非僧非俗的,
也不知道怎么才算是怪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陆雪琪道:「非僧非俗,难道是个道士?」
茶小仙一怔,道:「啊?哦对,是个道士,而且好像还…还有些疯癫。」心
里暗自寻思,行为异常的怪人,自然有些疯癫了,也不知老子猜的对也不对。
陆雪琪闻言美目眨了几下,暗想掌教真人道玄平时总是一副仙风鹤骨的模样,
如今被戾气反噬走火入魔,有些疯癫症状也不无可能,心想到此,不由说道:
「你果真见过那个有些疯癫的道士?可知他现在身在何处?」
茶小仙心中窃喜,暗道:「人走运胡说八道都是对的,看来这大美人要找的
确实是个道士无疑,嘿嘿,我何不乘此机会骗她一骗,金银自不必说,说不定还
能人财两得呢,这青云山上的仙子,味道肯定差不了。」
心里想着不由开始偷偷在陆雪琪身上打量起来,但见她身姿曼妙,容颜清丽,
一身白衣飘飘如雪,脚穿一双白锦靴更是不染凡尘,又暗自寻思道:「此女只应
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啊,若是能把她弄上床,嘿嘿,也真是不枉此生了。只
是,青云山的人可都不好惹,个个好似神仙一样神通广大,怎么才能把她搞到手
呢?唉,真是头疼。」
陆雪琪见他沉思不语,不禁有些失望,道:「怎么?你不知道他在哪吗?」
她哪里会想到眼前的这个家伙正在打她的歪主意。
茶小仙啊了一声,道:「当然知道,那怪道士的行踪我若是不知道,便没有
人能知道了。」他心里早已有了盘算,决定先把陆雪琪拖住再说。
陆雪琪急道:「他在哪?快点告诉我。」
茶小仙道:「这个…其实他现在在哪我也不清楚,不过每天中午他都会来我
这里喝茶。」
陆雪琪疑道:「喝茶?」
茶小仙道:「是啊,每天都来,不过至于他是不是仙子你要找的人,我就不
得而知了。」
陆雪琪暗思:「掌教真人现在神智混乱,在青云山附近游荡久了到这里喝茶
也在情理之中,我何不在此稍等片刻,就算来人不是掌教真人,若是行为可疑魔
教妖徒,顺便除去也是不错。」
茶小仙见她沉默不语,便道:「仙子,此处方圆不小,你若是有心找此人,
何不在小店中稍作休息,待到午时那怪道士必来,小人敢拿人头担保,你大可放
心。」
陆雪琪沉吟道:「看来也只有如此了。」
茶小仙忙过去给她擦了擦桌椅,道:「仙子请坐,不要着急,在此慢慢等就
好,小店别的不敢说,清静是敢保证的,嘿嘿。」
陆雪琪哼了一声,不再理他,缓缓坐到一旁,开始耐心等待,没过多久茶小
仙便从里屋端出一壶香茶,满满的给她倒了一杯,接着便闪到了一旁。
一时间,小店屋内一男一女便各怀心思的静静而坐,茶小仙一双眼睛更是不
断的在陆雪琪身上来回游来游去,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目光淫邪,恶念
横生,他早已在茶水中放入了「软筋散」,只要陆雪琪喝上哪怕一口,便再也不
用担心她那一身法力了,只是眼前的美人看上去根本没有喝茶的心思,眼看午时
将到,恐怕到时便要穿帮,不由暗自着急。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时,一旁的陆雪琪忽然说道:「已将午时,那怪…那道士
怎么还不来?」虽然不知道那个怪道士是不是道玄,但陆雪琪言语之间已经有了
计较。
茶小仙干笑一声,道:「说不定人已在来的路上了呢。」
陆雪琪心中着急,便欲起身离开,茶小仙忙上前道:「仙子稍安勿躁,那人
每日必到,想必今日也不会例外,还是先请喝杯香茶,稍等片刻吧。」
陆雪琪暗思:「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人海茫茫,若是错过这个机会,又能去
哪里寻找,不如安心的等待,不管来人是与不是,待会一见便知。」心想至此又
重新坐好,目光看着远处的青云山怔怔出神。
茶小仙见她如此,心想机会来了,走到陆雪琪身前,赔笑道:「仙子,茶水
凉了,我在帮你换一杯吧。」
陆雪琪淡淡的道:「不必了。」
茶小仙赔笑道:「乡野粗茶自是比不上仙山玉露,仙子若是嫌弃,小的这就
撤下。」
陆雪琪不想跟他多言,伸手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冷冷的道:「我不想被
人靠的太近,你到那边去吧。」
茶小仙喜道:「小人这就躲远远的,这就躲远远的。」嘴上这么说,肩上的
毛巾却顺手一丢,落在了地上,当下忙弯腰去捡,低头的刹那偷偷向陆雪琪的裙
下望去,只见一双白靴若隐若现好不诱人,心中一时痒不可耐,不由伸手向陆雪
琪脚上摸去。
陆雪琪本就对一脸色相的茶小仙没什么好感,此时见他如此顿时吓了一跳,
忙起身躲开,怒道:「你做什么?」
茶小仙坏笑道:「仙子勿怪,小人见你的靴子上有灰尘,忍不住想帮你擦一
擦,嘿嘿。」他见陆雪琪喝了带有软筋散的茶,知道她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所
以说话间胆子也大了些。
陆雪琪秀眉一皱,骂道:「放肆,猥琐小贼,胆敢无礼,找死吗?」此时的
她早已看出茶小仙不怀好意,试想她这种踏雪无痕的修为,又怎么会沾染灰尘呢。
茶小仙怪笑一声,道:「哎呦呦,好凶啊!摸一下就要打要杀,那要是被人
偷偷在你那香软的白袜美脚上咬上几口,又该当如何呢?」
陆雪琪玉面一红,气道:「混蛋,你胡说什么鬼话?再敢胡言乱语,小心我
杀了你。」
茶小仙道:「我胡说?嘿嘿,不知道上次是谁在前面的破庙里与人颠鸾倒凤,
行那苟且之事。」
陆雪琪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脱口道:「你怎么知道…」话未说完,便即后悔。
茶小仙笑道:「我当然知道,而且我还知道你的小脚又香又软,白袜又薄又
滑呢。啧啧,可惜我就舔了那么几下就被你给发现了,要是能好好把玩一番,嘿
嘿…」
陆雪琪更是心惊,手指着茶小仙道:「原来…原来那晚墙外的人是…是你…」
她一直以为那晚在破庙中隔墙舔咬自己脚的是金瓶儿,没想到今天才发现却是另
有其人。
茶小仙得意的道:「对,没错,就是我,没想到吧?嘿嘿,谁叫你两条大长
腿那么暴露呢,晃的我实在是忍不住想要在你脚上咬一口。」
陆雪琪又羞又气,竟然一时无语,胸口起伏不断显然是到了愤怒的极点,片
刻后只听一声剑啸,手中天琊剑已然出鞘指向茶小仙,冷冷的道:「我本来不想
杀你,可是你现在却也怪我不得,受死吧。」说罢长剑挥舞便向前刺去,怎料刚
迈出一步,全身瞬间脱力,整个人顿时一软,竟然无力的摔倒在地。
「怎么会这样?」陆雪琪有些惊恐,以至于话语间都有了些颤音。
茶小仙本来还怕药力不够,此时见她摔倒,顿时喜上眉梢,心中最后一点畏
惧也没有了,道:「美人,你以为我告诉你这些单单的是为了送死吗?实话告诉
你,在你喝的那杯茶里我早放了迷药,而且还是从你那个奸夫身上偷来的软筋散,
嘿嘿,没想到吧?」
陆雪琪闻言犹如五雷轰顶,本来她还想默运玄功逼出毒物,此时得知是从曾
书书那里得来的,瞬间感到一阵绝望,这种药物霸道异常很是难解,误中之后哪
怕你是大罗金仙没有独门解药也得任人摆布,曾书书第一次迷倒她便是用的软筋
散,所以对这种迷药的厉害,陆雪琪是在明白不过了。
茶小仙见她吓的花容失色,心中更是欢喜,若不是对陆雪琪的一身修为有所
顾忌,恐怕他早就扑上去了,此时的他虽然对到手的猎物垂涎欲滴,但倒也沉得
住气,慢慢的关好房门,对着瘫倒在地犹如牡丹花开一般的白衣仙子,淫邪的道:
「美人,你是我的了,今天我想怎么对你,就怎么对你,嘿嘿。」说着便不老实
起来,蹲下身在伸出一只手便向陆雪琪的脚抓去。
陆雪琪一声惊呼,骂道:「狗贼,你敢。」欲起身挥剑,怎奈全身酸软,连
一丝力气也使不出。
茶小仙笑道:「我有什么不敢?现在我想摸你的脚就摸你的脚,想脱你的衣
服就脱你的衣服,你能怎样?」话虽说的霸气,但一只手到了陆雪琪脚边终是不
敢去碰。
陆雪琪哼了一声,道:「无耻狗贼,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愿。」说罢便
欲咬舌自尽。
茶小仙忙叫道:「等等,美人,我实话告诉你,就算你现在死了我也不会放
过你,嘿嘿,到时候我会趁你余温尚存,淫变你的全身不说,说不定还会恼羞成
怒,扒光了你的衣服,把你的尸身挂到青云山下的大门上,让你们青云门所有的
人都看看你死后一丝不挂的样子,让他们都知道你是被人奸淫之死的,哈哈,这
样的话,那青云门就更名震天下了。」
陆雪琪本来已存死志,可当她听到茶小仙竟然要辱尸,心里便已感到恐惧,
到后来又听他说还要把自己的尸体挂到青云山下…这份侮辱想想就让人胆战心惊,
百感交集的她竟连死的勇气都没有了,一时间吓的默不作声,倒在地上不知如何
是好,只盼有人能从此经过,好在这狗贼逞凶之前把自己救出。
只是这荒凉小道又有谁会在此经过呢?
看着身前的白衣美人果真被自己吓的不敢作声,茶小仙心里一阵得意,暗道:
「什么青云仙子,还不是三言两语被我吓的像蠢猫一样,嘿嘿,今天走桃花运,
可有的爽了。」想到妙处不由笑出声来,道:「美人,你是我的了,乖乖的陪我
乐呵乐呵吧,哈哈」说罢再也不管什么顾忌,伸手抓住陆雪琪的白锦靴开始在上
面来回抚摸起来。
「哇,手感真是不错,好软好滑。」茶小仙边摸边心满意足的叫着,一双手
渐渐开始向陆雪琪的身上摸去。
陆雪琪娇躯忍不住一颤,挣扎着骂道:「卑鄙小人,别碰我。」
茶小仙道:「到了现在还由得你做主吗?反正你也不是什么贞烈女子,就当
做善事,便宜了小爷我吧。」说罢一把扑到陆雪琪身上口手并用,不断的乱亲乱
摸。
陆雪琪哪甘屈服,无力挣扎着,只是全身酸软的她又怎能反抗,徒劳的扭动
反而更加刺激着男人的欲望,此时的她只能任凭茶小仙肆无忌惮的亲吻着自己的
侧脸,后颈,忍受着他那粗糙的舌头在自己耳朵里钻来钻去的酥痒。
茶小仙此时更是兴奋难捱,身下的白衣美人不但香艳无比,而且还不断发出
阵阵娇喘,自己一亲一摸,就逗弄的她娇躯直颤,真是敏感异常。
这一番亲热只把茶小仙爽的是大呼过瘾,当下一把翻过陆雪琪的身子,让她
平躺在地上面向自己,接着一手托起她的下巴,看着她那绝美的容颜,坏笑道:
「美人,你的味道还真是不错啊。」
陆雪琪仍是徒劳的不断的挣扎,美目含泪的骂道:「狗贼,你还想干什么?
快点放开我。」
茶小仙嘿嘿笑道:「干什么?自然是要干你了,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来点开
胃菜比较好,你说呢?」
陆雪琪怒道:「你去死…唔…」
不等她骂完,茶小仙便急不可耐的吻住了她的红唇,接着在她发出的呜咽声
中长驱直入,一条大舌不断的在陆雪琪温润香甜的小嘴里蠕动、索取,甚至还不
时的咬住那条香舌阵阵吸允,一双大手早已按到了陆雪琪的胸部,隔着那光滑柔
软的白色衣裙,对着那傲人的酥胸就是阵阵揉捏。
陆雪琪被亲吻的几乎喘不过气来,胸部更是被揉弄的酥麻难忍,娇喘吁吁的
她拼命想推起身上的男人,怎奈力不可及,只能闭上一双秒目任他索取。
一阵长长的激吻之后,茶小仙终于心满意足的放开了陆雪琪娇艳的红唇,粗
喘着道:「美人,你的嘴巴真甜,我真想把你的舌头给咬下来。」说罢更是不给
陆雪琪喘息之机,大嘴一张,对着那雪白的香颈就是急促的亲舔,直刺激的陆雪
琪螓首乱摇,闷哼娇喘个不停。
「好爽,好过瘾,味道真是不错。」茶小仙从陆雪琪雪白的香颈吻向那傲人
的酥胸。
「啊,美人,我受不了,我现在就要跟你洞房。」精虫上脑的茶小仙再也忍
耐不住,一把撕开陆雪琪胸前的外衣,隔着那雪白的肚兜便向坚挺的乳房吻去。
「不要,住手…啊…」刚被亲吻的几乎快要窒息的陆雪琪此时被酥胸上传了
的刺激弄点一阵娇颤。
没过多久茶小仙便从地上把她拦腰抱起,猥琐的道:「美人,地上太凉,我
们换个地方如何?」
陆雪琪美目中带着惊恐,挣扎道:「干什么,狗贼,快点放开…唔…」不等
她说完,红唇又被再次深深吻住,整个人被粗鲁的放到了一旁的空桌上。
茶小仙把陆雪琪按在桌上,吻的她娇喘阵阵,气喘吁吁,红唇香舌,粉颈酥
胸,每一寸肌肤都被他尽情的品尝,一颗脑袋埋在陆雪琪的胸前,隔着那雪白的
衣裙自上而下嗅遍了她全身每一处地方,直到他贪婪的目光落到了那双白靴之上
时,方忍不住道:「美人,你真是好香好软!我受不了了,想在就想吞了你。」
说罢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吞了下口水,一把脱下陆雪琪的白锦靴,对着那
刚露出来的一只白袜美足就是一阵疯狂的亲吻。
陆雪琪「啊」的一声娇呼,骂道:「狗贼,你干什么?啊…」脚上突然传来
的酥痒刺激的她娇躯一阵猛烈颤抖,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后躺去,本来就无力的
身体,瞬间变得更加酥软。
茶小仙对她的反应很是满意,抓着她脚腕,伸出长长的舌头对那洁白如雪的
白袜脚心就是奋力一舔,道:「怎么样美人?舒服吗?嘿嘿。」
「你去死…」陆雪琪被他逗弄的闷哼连连,呻吟不断,无力的娇躯阵阵颤抖,
螓首更是来回摇晃,一双玉手握紧又松开,显然是在极力忍受着这种钻心的酥痒。
茶小仙见她反应如此激烈,心中更是暗爽,道:「难道你不舒服吗?我看你
好像是很爽的样子啊。」
陆雪琪恨恨的道:「无耻狗贼,下贱坯子,我早晚杀了你。」
茶小仙哈哈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今天能采了你这朵娇花,就
算明天死了也是值了,不过,好像这个地方最能让你舒服。」说完对着陆雪琪最
敏感的脚心又是一阵猛烈的攻击,亲、舔、嘬、咬、吮、啃、搔、挠,只把那雪
白的香袜给亲舔的全被口水浸透,他仍然还不肯罢休。
陆雪琪被脚上传来的酥痒刺激的是心魂皆酥,几次都差点昏倒,最敏感的地
方被人如此亲舔抚摸,即便她再能忍耐也是难以消受,当下边挣扎边骂道:「狗
贼,快点住手…嗯…好痒…嗯…混蛋…快点停下…啊…好痛…你到底想干什么?」
钻心的奇痒犹如百爪挠心,伴随着阵阵被咬的疼痛和心灵的屈辱,让一向冷酷高
傲的她忍不住流下眼泪。
茶小仙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更是暗爽,大嘴含着陆雪琪的白袜脚尖
用力一吸,接着用手在她的脚心上来回搔挠,道:「干什么?自然是要干你了!
怎么样美人,是不是被我舔的很爽啊?哈哈,看你刚刚叫的,嗯嗯啊啊的真是销
魂,啧啧。」
陆雪琪被他搔挠的痒不可耐,娇躯阵阵轻颤更是不受控制,泪眼婆娑的骂道:
「狗贼…你不得好死…啊…」她刚骂完一句,脚尖便又被茶小仙一口含住,接着
被狠狠得咬了一口痛的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呼。
茶小仙又是一阵亲啃,接着对着那迷人的白袜软足边摩裟边道:「嘿嘿,我
把你弄的这么舒服,你却一直咒我死,真是不知好歹,让你舒服了这么久,现在
也该让我爽爽了吧。」说完依依不舍的放下那只美足,发出一阵淫邪怪笑。
陆雪琪知道自己今日恐怕在劫难逃,但仍不甘就此受辱,挣扎着道:「狗贼,
你还想怎样?现在放了我,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茶小仙嘿嘿一笑,道:「看来美人你真的是被给我弄爽了,刚才还对我要打
要杀,现在居然肯饶我一命,啧啧。」
陆雪琪又羞又气,道:「混蛋…你…你真的想死吗?」
茶小仙道:「你少吓我,今天谁死还不知道呢,不过你放心,我可不舍得杀
你,只会让你欲仙欲死。」说着在陆雪琪俏脸上一摸,又是一声怪笑。
「你…」陆雪琪美目含泪,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当下狠狠盯着茶小仙
不再说话,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茶小仙道:「我什么?你这么看着我,是不是还想再爽爽啊?嘿嘿,别着急,
我这就满足你。」说着一把扯下自己的裤带,窸窸窣窣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胯
下之物早已挺的老高,雄赳赳气昂昂的有一尺来长。
陆雪琪「啊」的一声,忙把头扭开,闭上眼睛不敢再看他,胸口起起伏伏显
然很是惊恐。
茶小仙淫笑道:「哈哈,怕了吧?刚才我让你那么舒服,现在也该我爽了吧?」
说着挺起坚硬的肉棒对着陆雪琪那迷人的白袜脚心处就是一阵摩擦。
陆雪琪娇躯又是一颤,只觉的脚心处被一根硬物摩擦的又痒又热,强烈的酥
麻之感让她忍不住又轻哼一声,她自然知道这个猥琐的淫贼想要干什么,从他刚
才疯狂的举动开始,陆雪琪便知道他会如此,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狗贼的淫
物居然这么的粗长坚硬,以至于摩擦的自己脚心是如此的酥痒酥麻,渐渐生出一
种别样的快感。
「舒服吗美人?舒服你就叫出来,我现在可是舒服的很啊,嘿嘿。」茶小仙
猥琐的声音传来,陆雪琪厌恶的闭上了眼睛。
茶小仙又道:「美人,你的小脚真是柔软,白袜更是细腻舒滑,摩擦的我的
肉棒真是酸爽啊。」说着双手抓起陆雪琪的那只白袜美脚,挺着肉棒在上面来回
摩擦蠕动,只想把那香袜给磨破才甘心。
奇妙的感觉传来,真是酥在脚上,痒在心里,陆雪琪紧抿着嘴唇,努力克制,
耳边还不断听着他传来的淫声浪语,真是恨不得一剑把他刺死,方能消心头之恨。
茶小仙可不管那么多,见她一不开口谩骂,二不娇喘闷哼,顿时觉得少了些
情趣,虽然肉棒在那酥软的白袜美脚上摩擦的很爽,但总觉得不够过瘾,当下挑
逗道:「美人,感觉怎么样?我的肉棒弄的你的小脚爽不爽?嘿,你倒是说话啊,
刚才你不是还哼了一声吗?怎么现在没反应了?快点给小爷叫两句,老子要先在
你脚上来一发,然后在慢慢的享用你。」说着一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对着陆雪琪
的白袜美脚就是啪啪几下敲打。
陆雪琪羞气难当,低声骂道:「你去死。」
茶小仙道:「少废话,快点给我叫。」说完抓起陆雪琪的脚对着那敏感脚心
就是一阵急促的亲啃。
陆雪琪「啊」的一声,果然又开始哼哼唧唧的呻吟起来,断断续续的道:
「混蛋…你到底…想怎么样…」
茶小仙边亲边舔,肉棒更是在陆雪琪另一只穿着白锦靴的脚上不断摩擦,闻
言道:「老子本来想留着你这只脚等到洞房的时候再玩,可你竟然这么不配合,
那我只能现在就享用了,嘿嘿,你不是不叫吗?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一把扯
下剩下的那只白锦靴,对着那只一尘不染的白袜美脚又是一阵猛烈的亲吻,片刻
之后,又抓起另一只脚,把自己的脸埋在那两脚之间,拼命的亲舔吮啃,享受着
那天然的足香和柔软。
这下可苦了陆雪琪,两只脚被人不断亲舔搔挠,那种滋味虽然酸爽但也难以
消受,忍不住发出阵阵如碎玉般的呻吟和娇喘,螓首拼命的后仰,胸部更是高高
挺起,整个身子都差点弓了起来。
「住手…混蛋…快点停下…啊…好痒…我快受不了…快住手…」陆雪琪被逗
弄的眼泪汪汪,一双脚竟是如此的敏感。
茶小仙边亲、边舔、边咬、边断断续续的道:「你不让我爽,我就让你好好
过过瘾,哇靠,这白袜美脚真是好香、好软、好滑,不行,我忍不住了,我非得
射你脚上不可。」
兴奋异常的茶小仙嘴巴亲舔着陆雪琪的右脚,肉棒在她左脚上不断用力摩擦,
耳边听着那销魂的呻吟,真是心神俱爽,骨肉皆酥,没过多久便觉得快感袭来,
精虫上涌。
而陆雪琪此时却是生不如死,一只脚被舔的酥痒到心,一只脚又被摩擦的酸
软酥麻,一时间百感交集,竟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当下摇头晃脑的用肢体
语言来表达自己感受,哼哼唧唧的呻吟个不停,无形中配合着茶小仙兴奋的举动。
茶小仙见她如此反应,心里更是暗爽,只是肉棒只摩擦着她的一只白袜美脚
毕竟不够舒服,不够爽快,当下又在那白袜美脚上狠咬了一口,接着放开,把陆
雪琪两只脚并到一起,肉棒一挺,便在那脚间的缝隙处来回摩擦蠕动起来,双脚
的柔软和白袜的丝滑瞬间让他感觉舒爽异常。
「哎呀,真是舒服…好爽…好过瘾,美人,快点叫几声,让我在听听你销魂
的呻吟。」强烈的快感涌来,茶小仙爽的直叫,当然,其中也不乏有挑逗陆雪琪
的意思。
陆雪琪的脚从他的嘴巴上解脱,瞬间便觉得没有了刚才的钻心酥痒,只是双
脚此时被他尽情的玩弄摩擦,却又有了种奇妙的感觉,当下头一偏,眼睛一闭,
任他怎么肆意蠕动,淫声挑逗,终是不言不语,不哼不喘。
茶小仙正在舒爽的关头,见她突然没了反应又岂能干休?只见他一把抓起陆
雪琪,让她柔软的身体倦缩着斜卧在桌上,把那一双白袜美脚并到一起,肉棒一
挺对着那两脚间的缝隙又是急促的摩擦蠕动,接着抱住陆雪琪的头让她的上身微
起,大嘴一张,对着那绝美的面容和雪白的粉颈就是一阵狂亲乱吻。
无力反抗的陆雪琪躺在桌上被弄成了一个回头望月的撩人姿势,真是有说不
出的香艳诱惑,而且此刻还被亲吻的闷哼连连,一双美脚也同时被摩擦的酥痒难
耐,当下娇喘吁吁的道:「狗贼…还想做什么…唔…」刚说了两句,嘴巴便被吻
住,香舌被含住猛吸,直吻的她喘不过气来。
茶小仙也不在强忍,棒磨嘴亲把陆雪琪逗弄的哼哼唧唧的同时,自己也爽的
欲仙欲死,对着那柔软舒滑的白袜美脚又摩擦了百十下后,终于快到了爆发的边
缘,当下怪叫一声,道:「哇啊…不行了…美人,你的脚太软了,我实在忍不住
了…要射了…啊啊…」话音未落,粗长坚硬的肉棒便在两脚间「扑哧扑哧」一阵
猛射,而趴在桌上仍摆着那撩人姿势的陆雪琪,娇喘吁吁的只觉脚心一烫,瞬间
一双白袜美脚上已被射的到处精液横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