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五章淫妇
「嗯!好舒服……」妹妹闭起眼睛,享受那股充实的胀塞,只觉碧玉肉屌硬
热非常,龟棱蹭刮着膣壁,迟缓深进,直抵直肠深处,顶在娇嫩的菊眼上:「人
家又……又给你踫着了……」二人同感畅美,彼此吐出一口气。
我气海受制,无法触摸妹妹的身子,但那股温热和紧窄,足已让我舒眉展眼,
甘美得无法形容。
东方玄自个儿坐在床沿,看见眼前的情景,犹如唐胖子吊在醋缸里,整个人
撅酸得要命,才刚发泄的疙瘩肉屌,旋即蠢蠢欲动,又再硬起来。东方玄越看,
越难忍受心中的悸动,连忙用手紧握疙瘩肉屌,自我撸弄,但始终难以消弭这道
淫欲之火。
妹妹面向东方玄,见他自撸肉屌,体内那团淫火,登时烧得更旺更炽。见她
双手撑在椅靠上,将个身子忽起忽落,舂捣个不休,一根碧玉肉屌,不住大出大
入,丰沛的淫水,随着花瓣蛤肉收缩而出,顺着花唇湿了正在菊洞急速运动的碧
玉肉屌,又沿着玉腿潺湲而下。
半炷香时间过去,妹妹已见香汗淋漓,但依然前仰后合,口中淫辞浪语,不
停诱惑着两个男人:「我的好大哥,好男人,你怎地弄得人家如此快活!记记都
给你弄到肚子里去,酸……酸得很厉害……」
我刚才看见她和东方玄亲热,虽感媢嫉难平,但此刻舞儿自动承欢献媚,一
切醋海翻波,早就化为乌有。
二人弄至分际,东方火舞仍旧狂舂疾捣,一对眼睛,已见盈盈秋水,更显娇
美绝伦。便在她畅快淋漓之际,一个用力过猛,龟头狠狠的劲撞进后庭旱道深处,
直戳得美人心酸肉麻,不由螓首高抬,「啊」的娇呼一声:「要……要死了……」
我看了半天淫事,心里早已难忍难熬,这时给妹妹一轮狠舂猛捣,渐觉抵挡
不住,精关隐隐作动,只觉射意难抑,叫道:「我快……快不行了,舞儿再……
再加把劲儿,让我全爽给……」
那个「妳」字尚未出口,忽听得「啵」的一声,妹妹竟然甩脱肉屌,站起身
来,回头望向我,撒娇撒痴道:「你这个坏人,人家就是不许你快活,更不许你
射精。」弯下身来,伸手在龟头上轻轻打了一下,螓首一低,伸出小舌,也不嫌
脏,舔去肉屌的淫水,又道:「你给我乖乖的坐着,张大你的眼睛,我要你看清
楚人家和东方玄快活。」
「舞儿!妳……妳怎……怎可以这样对我……」我直憋得满脸通红,但妹妹
却置若罔闻,浑没听进耳里,徐步走向床榻,整个人依偎在东方玄身上。
我招惹了一肚子攮气,生剌刺的看着她钻入东方玄怀中,眼见二人抱成一团,
交缠拥吻。可怜的我,下身还挺着一根火熊熊的肉屌,只看得心头酸痛,却又无
言诉苦。
床上二人这个亲吻,既缠绵又火热,直亲了半盏茶时间,才双双滚到床榻。
妹妹轻抚男人的俊脸,昵声细语道:「快来给人家,现在就要你进来……」语音
娇柔妩媚。
东方玄二话不说,一个翻身,趴到妹妹身上,亲吻着她的粉颈,再吻过香肩,
嘴唇缓缓往下移,终于吻上她乳房,舔拭一会,张开嘴巴,把一颗乳头纳入口中,
恣意吸吮。
妹妹正自情兴高昂,十根纤指捧住东方玄的脑袋,牢牢按在乳房上:「嗯!
你就是喜欢吃人家的奶子,每次给你抓在手上,总不愿放手……」
「舞儿这对好物,乃是人间极品,虽尚未完全发育,但也浑圆挺弹,还这般
娇嫩可口,若不好好品味一番,岂不暴殄天物。」话后,埋首便吃,直吃得心满
意足,才撑起身躯,踞坐在妹妹双腿间,抬起美人一条修长的玉腿,娇花蛤肉,
立时坦露无遗,全然给他尽收眼底。
东方玄痴痴的盯着眼前的蜜户,只见娇唇歙动,蜃蛤吐水,腿间已是春水一
片,汸汸犹如泽国!东方玄看得心潮澎湃,暗里赞道:「好一个天生丽质的尤物,
肏了那么多,嫩屄仍是这般粉白娇嫩,歙赩动人,当真是难得之极!」心头一热,
双指并合,直探花宫。
「啊!你……」妹妹浑身畅美,掩口叫出声来。指头几下狠劲,已挖得花汁
丽水四溅而出,立时撒洒了一席。
东方玄忘情狠肏,把妹妹弄得身播肢摇,香肌战栗,口里不停嘤咛大作。东
方玄知道时机成熟,将她一条美腿搁于肩上,手持疙瘩肉屌,将个杯口大小的龟
头抵紧花户,不住磨蹭擦拭。
妹妹被他蹭得花心大颤,连声催促:「快来吧,不要折腾人家了,全给我弄
进来……」
东方玄紧握疙瘩肉屌,借着花瓣湿滑,腰板儿往前疾挺,龟头给那紧细的屄
口一挤,竟然滑脱开去,一连闯关几回,好不容易才顶开蛤肉,捅进了半根。
东方玄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只觉内里紧绷绷的,委实让人爽心美快。用力挺
进的的一瞬,犹如连破三层处女膜,要想更进一层,十分艰难。
东方火舞素知它的雄壮,今天亦非首次尝到这滋美,只因东方玄实在太粗大,
整个蜜户撑得如爆欲裂,却又美妙无穷,这种盈积充塞的快感,委实美得难以描
摹:「好胀,人家里面胀得很厉害……」
我在旁张大眼睛,把整个过程瞧得纤悉无遗。眼见妹妹一个小小的嫩屄,竟
能吞下这根庞然大物,随着疙瘩肉屌的深入,把膣室的花汁挤得「吱吱」作响,
情景淫艳到极处。我看得感心动耳,只觉口燥唇肏,却又异常难过。
东方玄越战越勇,下下一沉至底,直抵娇嫩的花心。饶是这样,疙瘩肉屌始
终难以尽根,尚有好大一截在外。一轮发狠的插捣,东方玄终于停了下来,静下
心神,享受名器紧窄的包裹,发觉内里暖烘烘、软柔柔,且不住翕动跳跃,将个
龟头嗦得又牢又紧。
待不多时,东方玄再次起动,先是九浅一深,慢慢细磨,接着来深深一捣,
直陷进深处,势头又重又劲,竟然全根没进。妹妹受此一戳,不由吐出一声嘤咛,
其声娇细如莺,教人听得魂飘魄荡。
东方玄盯着身下的美人儿,见那清丽的俏脸上,尽是娇娆妩媚,美得无以复
加!瞧着这等丽色,当真是火上加油,立时腰板加力,记记露首尽根,肏得「啪
啪」有声。
妹妹一时芳魂离体,美得肢颤津流,娇躯不住摇摇曳曳,呻吟个不停。不觉
百来抽过去,便在妹妹欲泄未泄间,猛觉膣室忽然一空:「不要……求你不要…
…」
东方玄狡黠一笑,将身子挪移,说道:「请舞儿转过身来,让为夫从后杀进。」
妹妹听得此话,娇躯一翻,趴在床榻,高高翘起丰臀,把个名器嫩屄朝向身
后的男人。东方玄单手抓住美人的雪臀,一手把持疙瘩肉屌,趁着泛滥的淫水,
挺身便刺,只闻得「吱」一声细响,已捣进了半根,接着腰肢一沉,龟头直闯到
底。妹妹美得檀口大张:「酸……酸死人了……今趟就让你弄死算了……」
东方玄果不违命,当即大刀阔斧,杀将起来,接着低头一看,乍见菊花含蕾
欲放,翕动个不休。东方玄瞧得心热,把个指头按住菊门,反复揉捺。妹妹更是
美得螓首猛摇,待得一根指头刺入后天菊穴,不由攒眉惊叫:「不要……不要弄
那里,啊……你怎能这样弄人家,前后两个嫩屄……都……都给你了……」
「舞儿喜欢前面还是后面?」东方玄上下寻刺,带笑问道。
「前面……人家喜欢前面,更喜欢你的疙瘩肉屌,又热又硬,巴不得天天和
你弄……」接着扭过头去,望向我,娇喘细细道:「大哥你……你说好吗?就让
东方玄晚晚陪我睡,让你站在边上看,瞧着咱们快活……」
妹妹本就美艳无俦,此刻激情过度,更见娇艳迷人。我看见她的美貌,早已
看得醉厌厌的,浑身熊熊欲火,无处可发,骤然听得此话,一时按捺不住,马眼
竟然大开,一股精液疾射而出,连珠炮发,直射了六七股。
妹妹在床看见,登时「嗤」的一声,笑将出来,骂道:「没用的家伙,平时
人家用嘴儿给你撸肉屌,都不见你这样兴动,此刻听见我和东方玄好,竟兴奋得
射精儿!」
东方玄听见她这番话,说得又娇又媚,一个抵挡不住,泄意顿生,忙道:
「舞儿……为夫也……也快撑不住……」立时改用双手把住丰臀,腰板狂抽猛送,
捣得「噗唧噗唧」乱响,水儿迸溅,显然已到紧要关头。
妹妹经他一阵急提猛刺,快感如浪卷至,几乎要把她掩没掉:「人家也受不
了……咱俩一起来吧,全都射……射给我。」此话一落,东方玄终于按捺不住,
子子孙孙,一古脑儿全送入她深宫。
「啊!好……好烫的阳精……再用力射!」妹妹给热浪一冲,登时浑身剧颤,
与他一起去了。
东方玄连射数发,直射得心舒意爽,整个人软倒在妹妹身上,不停喘着大气。
待得平服过来,又见二人纠缠在一块,相依相偎,亲得浑然忘我。只是苦了不能
动的我。
第二日,待东方不败恢复过来,第一时间就是要找妹妹报复,可是一时间没
找到,又想到找母亲泻火,母亲却说不行,你的这口气对修炼有好处。
就这样很无奈的,只能再去应龙山脉中发泄一番,顺道看看有没有机会发个
财什么的。
修炼无岁月,一晃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在应龙山脉之中历经艰险的东方不败,整个人精气神由初入宗师的锋芒毕露,
再到内敛温润,变化极大。
唯一没有太大变化的,就是负债,虽说当了族长义子,但是还是要还钱。
一个月下来所攒的财富,不过区区两千多黄金而已,不论是还债还是修炼,
俱是杯水屋薪。
穷则思变下,东方不败想到了重玄之主慕容星河女儿的病。
从一些传闻之中听到,五万两的悬赏已经变成了十万两。
若是能得此黄金,很多问题都解决了,
不过前提是将那位千金大小姐的病给治好。据说好多的医师满怀信心的前去
治疗,不仅没有治好,反而还将病情弄的越来越重,盛怒之下的城主,将那一帮
庸医通通的给打成了废人。
这消息,已经在方圆千里内,广为流传了。
虽说小绿液对治疗方面有很大的奇效,但还不知道那位千金小姐究竟染了什
么怪病,方圆千里的医师都是束手无策?
「不管了,到玄铁城里看看再说。」东方不败受不了黄金的诱惑,狠了狠心,
决定去碰一碰运气。
再说了,卵蛋空间中的那根小嫩芽,未来可是青木神树啊。相信就算是治不
好她,也决计会略有功效的。不至于会触怒到重玄之主。
辗转之下,东方不败到了重玄陈府门口。
肃穆的门前,气息内敛,易容了一番的东方不败表明来意。
家丁对东方不败上下打探了一番,有点犹豫不决。这时从门口里面出来数位
提着药箱的医师。
「咦,李医师,看您脸色不好,难道连您也是束手无策吗。」家丁急忙迎了
上去,小心翼翼的问。
李医师无奈摇头,满脸尴尬。
进门的时候,信誓旦旦的吹嘘过,如今颜面尽失。好在让他欣慰的是,周围
还有好多人陪着他一起丢脸。
众人余光看到了东方不败,见腰间插着一张榜文。像是强力磁石一样,深深
的吸引了他们的视线。
「请问这位少年是?」李医师狐疑的看着东方不败,小声的问家丁。
「哦,他啊,他说是来为小姐看病的。」
还未等东方不败说话,人群之中瞬间爆发出朗朗的大笑声。
「呜哈哈,你说他?笑死我了。」李医师捂着肚子笑的前仰后合,白花花的
胡子都撅上了天,眼睛盯着东方不败,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其他的医师,有的都扶着门口,有的靠在墙上,还有的干脆坐在了地上,发
出各种各样的轰笑声。
「少年,我是为了你好,你还是回去吧。」
「敢问这位医师,何出此言呢?」东方不败淡然问道。
「小兄弟啊,今天陈城主汇集城里所有有些名气的医师来会诊,不过大部分
都是来混个名头的,城主目前正在气头上,所以奉劝你呐,还是早点回去吧。」
这名药师叹了一口气,还算好心,耐心的解释道。
众人纷纷赞同的点了点头。
「多谢提醒,不过我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我想尝试一下。」在众人制止
以否的冷眼中,东方不败坚定自己的抉择。
「你难道比玄铁城里排名第二的李医师的医术还高吗?」家丁在打击东方不
败的同时,嘴贱了一把,还不忘拿之前吹牛不打草稿的李医师开刷。
顿时,刚才还是笑容满面的李医师,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得罪医师,这名家
丁明显是作死的节奏。
东方不败觉得很好笑,脸上也挂了一丝笑意,心想你医术排第几,关我屁事,
你们在这边拦又我是什么意思?
如果不拿出点真正实力,这名家丁是不会为自己通报的了。
东方不败转身,众人都以为他知难而退,岂料他走到一颗枯萎的一棵草前,
从衣袖里面掏出来一小瓶丹药,蹲下身来,轻轻的对着草叶上洒了两滴,嘴里轻
轻的念叨着:「小草啊小草,为什么只有你这么枯萎。」
东方不败用白皙修长的手掌在枯叶上的轻轻抚摸着,同时用青木神气在卵蛋
空间里的嫩芽上抹出了一丝丝的小绿液,那对小嫩芽发育毫无影响一丁点的绿液,
顺着他的手心,滋润到枯草的经络纹理间,那代表着万物复苏的小绿液,在枯草
的体内温养着枯萎的纹理。
渐渐的,每一片垂危的叶子都挺拔了起来,从枯黄变得浓绿,生机勃勃。
东方不败站起身来,将白玉瓶装进了怀里,整了整衣衫,一副淡定坦然的神
情,并没有回头理睬他们。
「啊?」众人看到他的药水竟然能让一棵草起死回生,这,这是他们每个人
都不能做到的,不仅是他们,就连药王都不能配制出这种药水。
之前还嗤之以鼻的众人,脸上浮现了深深的惊骇,因为在这个少年身上,他
们看到了一股神奇的治愈力量。
「哼,小小年纪,如此猖狂。」看到眼前不显山不露水的少年,露出这么一
手,在李医师看来,就是对自己极大的侮辱。
东方不败不知道这种人究竟是什么心理,刚才还说自己没有能力,现在又说
自己猖狂。
「你不惜十万金买的这瓶药水,不就是为了显摆吗?」在众人震惊之时,人
群之中突然传过来这么一句声音,大家仿佛茅塞顿开了似的,眼睛盯着东方不败,
像是看着一个骗子一样。
「这是我在路边采得几种草药秘制而成的,你说这瓶值十万两金票?那我一
万两卖给你好了,来,一千两都行。」东方不败又从怀里掏出来那瓶丹药,淡定
悠然的朝那名医师走了过去。
众人盯着东方不败,看他的样子是很真诚的想卖出去,这瓶药明明就是真的,
只卖一千两的话,确实很不符合逻辑,难道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只是一些随随便
便的草药配制而成的。
一群城里有名的医师变得哑口无言,几张褶皱的老脸,尴尬的低下了头。
这时,在众人后面传来一声银铃般的声音:
「这位公子,你是来为小姐治病的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