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过重生建后宫】(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1章杨过重生
杨过于十二月初二抵达绝情谷,比之十六年前小龙女的约期还早了五天。此
时已属隆冬,天候严寒,绝情谷中人烟绝踪,当日公孙止夫妇、众绿衣子弟所建
的广厦华居,就算没给裘千尺一把大火烧去了的,也早毁败不堪。杨过自于十六
年前离绝情谷后,每隔数年,必来谷中居住数日,心中存了万一之想,说不定南
海神尼大发慈悲,突然提早许可小龙女北归。虽每次均徒然苦候,废然而去,但
每次一来,总是与约期近了几年。
此刻再临旧地,但见荆草莽莽,空山寂寂,早几日下的大雪,已尽融化,仍
毫无有人到过的迹象,奔到断肠崖前,走过石梁,抚着石壁上小龙女用剑尖划下
的字迹,手指嵌入每个字的笔划之中,一笔一划的将石缝中的青苔揩去,那两行
大字小字显了出来。他轻轻的念道:「小龙女书嘱夫君杨郎,珍重万千,务求相
聚。」一颗心不自禁的怦怦跳动。
这一日中,他便如此痴痴的望着那两行字发呆,当晚绳系双树而睡。次日在
谷中到处闲游,见昔年自己与程英、陆无双铲灭的情花花树已不再重生,他戏称
之为「龙女花」的红花却开得云荼灿烂,如火如锦,于是摘了一大束龙女花,堆
在断崖的那一行字前。
这般苦苦等候了五日,已到十二月初七,他已两日两夜未曾交睫入睡,到了
这日,更是不离断肠崖半步。自晨至午,更自午至夕,每当风动树梢,花落林中,
心中便是一跳,跃起来四下里搜寻观望,却那里有小龙女的影踪?
自从听了黄药师那几句话后,他早知「大智岛南海神尼」云云,是黄蓉捏造
出来的鬼话,但崖上字迹确是小龙女所刻,半分不假,只盼她言而有信,终来重
会。眼见太阳缓缓落山,杨过的心也跟着太阳不断的向下低沉。黄昏时分,当太
阳的一半为山头遮没时,他大叫一声,急奔上峰。身在高处,只见太阳的圆脸重
又完整,心中略略一宽,只要太阳不落山,十二月初七这一日就算没过完。在一
座山峰上凄望太阳落山,又气急败坏的奔上另一座更高山峰。
可是虽于四周皆已黑沉沉之时,登上了最高山峰,淡淡的太阳最终还是落入
地下。悄立山巅,四顾苍茫,但觉寒气侵体,暮色逼人而来,站了一个多时辰,
竟一动也不动。再过多时,半轮月亮慢慢移到中天,不但这一天已经过去,连这
一夜也快过去了。
小龙女始终没来。
他便如一具石像般在山顶呆立了一夜,直到红日东升。四下里小鸟啾鸣,阳
光满目,他心中却如一片寒冰,似有一个声音在耳际不住响动:「傻子!她早死
了,在十六年之前早就死了。她自知中毒难愈,你决计不肯独活,因此图了自尽,
却骗你等她十六年。傻子,她待你如此情义深重,你怎么到今日还不明白她心意?」
他犹如行尸走肉般踉跄下山,一日一夜不饮不食,但觉唇燥舌焦,走到小溪
之旁,掬水而饮,一低头,猛见水中倒影,两鬓竟白了一片。他此时三十六岁,
年方壮盛,不该头发便白,更因内功精纯,虽一生艰辛颠沛,但向来头上一根银
丝也无,突见两鬓如霜,满脸尘土,几乎不识得自己面貌,伸手在额角发际拔下
三根头发来,只见三根中倒有两根是白的。剎时之间,心中想起几句词来:「十
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
满面,鬓如霜。」
这是苏东坡悼亡之词。杨过一生潜心武学,读书不多,数年前在江南一家小
酒店壁上偶尔见到题着这首词,但觉情深意真,随口念了几遍,这时忆及,已不
记得是谁所作,心想:「他是十年生死两茫茫,我和龙儿已相隔一十六年了。他
尚有个孤坟,知道爱妻埋骨之所,而我却连妻子葬身何处也自不知。」接着又想
到这词的下半阕,那是 不由得心中大恸:「而我,而我,三日三夜不能合眼,竟连梦也做不到一个!」
猛地里一跃而起,奔到断肠崖前,瞪视小龙女所刻下的那几行字,大声叫道:
「『十六年后,在此重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小龙女啊小龙女!是你亲手
刻下的字,怎么你不守信约?」他一啸之威,震狮倒虎,这几句话发自肺腑,只
震得山谷皆鸣,但听得群山响应,东南西北,四周山峰都传来:「怎么你不守信
约?怎么你不守信约?不守信约……不守信约……」
他自来便生性激烈,此时万念俱灰,心想:「龙儿既已在十六年前便即逝世,
我多活这十六年实在无谓之至。」望着断肠崖前那个深谷,只见谷口烟雾缭绕,
他每次来此,从没见到过云雾下的谷底,此时仍然如此。仰起头来,纵声长啸,
只吹得断肠崖上数百朵憔悴了的龙女花飞舞乱转,轻轻说道:「当年你突然失踪,
不知去向,我寻遍山前山后,找不到你,那时定是跃入了这万丈深谷之中,这十
六年中,难道你不怕寂寞吗?」
泪眼模糊,眼前似乎幻出了小龙女白衣飘飘的影子,又隐隐似乎听到小龙女
在谷底叫道:「杨郎,杨郎,你别伤心,别伤心!」杨过双足一登,身子飞起,
跃入了深谷之中。
※※※
郭襄随着金轮国师,同到绝情谷来。国师狠辣之时毒逾蛇蝎,但他既存心收
郭襄作衣钵传人,沿途对她问暖嘘寒,呵护备至,就当她是自己亲生爱女一般。
郭襄挂念不知是否能与杨过相遇,,能否求得他不可自尽,患得患失,心情
奇差,对国师神色间始终冷冷的。国师一生受人崇仰奉承,在蒙古时俨若帝王之
尊,便大蒙古的四王子忽必烈,对他也礼敬有加。但小郭襄一路上对他冷言冷语,
不是说他武功不如杨过,便责他胡乱杀人,竟将这个威震异域的大蒙古第一国师
弄得哭笑不得。
天气越来越冷,郭襄计算日子,心中忧急,这一日两人走到绝情谷,忽听得
一人大声叫道:「怎么你不守信约?」声音中充满着悲愤、绝望、痛苦之情。
郭襄听来,似乎四周每座山峰都在凄声叫喊:「你不守信约,你不守信约!」
她吃了一惊,叫道:「是大哥哥,咱们快去!」说着抢步奔进谷中。金轮国
师大敌当前,精神一振,从背上包袱中取出金银铜铁铅五轮拿在手里。这时他虽
已将「龙象般若功」练到第十层,但想这十六年中,杨过和小龙女也决不会浪费
光阴,搁下了功夫,因此丝毫不敢轻忽。
郭襄循声急奔,片刻间已至断肠崖前,只见杨过站在崖上,朔风呼号中,数
十朵大红花在他身旁环绕飞舞。她见那悬崖凶险,积雪融后地下滑溜,自己功夫
低浅,不敢飞身过去,叫道:「大哥哥,我来啦!」但杨过凝思悲苦,竟没听见。
郭襄遥遥望见他举止有异,叫道:「我这里还有你的一枚金针,须听我话,
千万不可自尽……」一面说,一面便从石梁往悬崖上奔去。她奔到半途,只见杨
过纵身一跃,已堕入下面的万丈深谷之中。
这一来郭襄只吓得魂飞魄散,当时也不知是为了相救杨过,又或许是情深一
往,甘心相从于地下,双足一登,跟着也跃入了深谷。
※※※
国师堕后七八丈,见她跃起,忙飞身来救。他一展开轻功,当真如箭离弦,
迅捷无伦,但终于迟了一步,赶到崖边,郭襄已向崖下落去。国师不及细想,使
招「倒挂金钩」,俯身抓她手臂。这一招原是行险,只要稍有失闪,连他也会给
带入深谷。手指上刚觉得已抓住了她衣衫,只听得嗤的一响,撕下了郭襄的半幅
衣袖,眼见她身子冲开数十丈下的烟雾,直入谷底,浓烟白雾随即弥合,将她遮
得无影无踪。
这个时候,天上出现了九颗奇怪的星阵,紧接着一道巨大的光环当空罩了下
来。白色的巨光一闪,巨石七彩之光大作,杨过和郭襄被巨大的雷电光环劈中,
郭襄的肉体霎时灰飞烟灭,杨过则是肉身化作精气,和郭襄的灵魂一起消失进了
时空隧道……
……
另一时空(为林伟健版金瓶梅世界),西门庆捂着血淋淋的下身奔到院子里,
只觉浑身的精力在快速消失,脑中登时浮现出了他以前玩过的女人,紫烟,明月,
艳夫人,潘金莲,李瓶儿,春梅……他心中想道:「难道……难道真的会有报应
……我一生最爱女色……可最后……却死在女色手上……」终于,西门庆忍不住
了,吐出一口鲜血,身子一倒,掉入了旁边的池子当中断了气,魂魄去了地府,
但其色心太强,竟有一丝色魂离开了大魂魄,进入了时空隧道,刚巧遇上了杨过
的灵魂,两者合一,但是这丝魂魄实在太小,很快就被杨过的大魂魄吞噬,但是
杨过本身洁白的灵魂却出现了一丝污点……
……
旧云:「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
时此夜难为情。」
新语:「春水青,春花静;新叶复又生,老燕喜相迎。相知相识忆旧日,今
生今世演真情。」
南宋年间
杨过从无意识地状态苏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早已埋藏在记忆深处的第一个
家。
这里,是自己和母亲穆念慈幼年居住的石屋,看着一桌一椅,简陋的家,从
小自己喜欢玩儿的玩具,杨过的眼眶湿润了。
没错,杨过回到了十七岁的时候,如果按照原来自己的记忆来看,十七岁的
时候,正是自己在古墓。
可是现在,自己居然还在嘉兴,而自己的母亲,正在生病,但是,却还活着。
当此时刻,蓦然之间,他记得这好象是江南的长兴。这里距离不远,就是嘉
兴,当年他的命运发生巨大的转折,就是在这个如梦似幻的江南。如果这一切都
是真的话,那么他岂不是回到了少年时代?难道老天让他重新活过?他用力掐了
一下自己,很疼的感觉,看来一切都是真的。
没想到竟然梦想成真了,他无事的时候经常在想,如果老天让他重新活过,
那他一定不愿意过得那么辛苦,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
而他现在的内心,更有一个顽固的声音,自己不要做神雕大侠,而宁可做风
流浪子。
此时,杨过那叫一个激动啊!他回来了,他重生了!重生回到了自己以前的
家!被眼前的一切搞得心绪不宁,如果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么此时这里就
是他和穆念慈的家!
太好了,虽然不知为什么会这样,可此时的杨过,却绝对不能允许那些悲剧
在继续发生!
记忆当中,本来应该早就去世的母亲穆念慈现在虽然没死,但似乎已经生了
很重的疾病了,自己必须要想办法救救母亲才是。至于怎么救,以前的杨过或许
没办法,但是现在,自己有了!
自己在重生的时候,杨过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武功内力依然存在在自己的身
体里,不亚于天下五绝的绝顶内功雄厚无比,并且,再回到过去的时候,似乎自
己的内功变成了另外一种形式,虽然还是刚猛无比,却拥有了一种生生不息的动
力,而杨过明显感觉到这股生生不息的力量,不但可以令自己百毒不侵,还可以
治好任何的内伤,甚至长生不老,也是有可能的。
鉴于拥有这样的内功,杨过决定,这一生一定要逍遥快活,不但要永远和小
龙女在一起,更要让其他爱自己的女人,得到最大的幸福。
……
此时,另一间更加简陋的房内。
「咳咳……咳咳……」此时,已经病得有些严重的穆念慈正躺在炕上咳嗽着,
此时的她也不过才三十六岁,正是女人一生当中最美丽的时候,穆念慈本就是大
美人儿,此时正是花杏少妇的她虽然因为长期的操劳和病痛显得有些憔悴,却并
不影响其动人的美色。
「娘……娘……」杨过此时奔了进来。
穆念慈见杨过居然跑了进来,吃了一惊,说道:「过儿,这么晚不睡觉……
咳咳,你进来干嘛……咳咳……「
杨过此时看到自己的母亲病成这个样子,如何忍心,他此时内力属性已经改
变,便上前一把扶住自己的母亲,然后说道:「娘,你别怕,过儿会医好你的…
…「
说着,杨过坐到穆念慈身后,一只手掌顶在穆念慈后心,一只手伸到穆念慈
前身,按在穆念慈娇媚的胸部上。
「过儿……你……你干什么?!」穆念慈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摸
自己的乳房,登时大惊,要知道,杨过已经十七岁了,这么一个大小伙子,怎么
能摸自己的敏感部位?
杨过触手到穆念慈的乳房,只觉又大又圆,心中不禁一荡,不敢多想,赶紧
说道:「娘,儿子再给你治病,你别动……」说着,立刻将自身的真气缓缓输入
到穆念慈的身体当中。
「嗯……啊!」穆念慈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感觉一股厚重的内息从她
的后心传入身体,啥时间浑身暖热,仿佛泡在了温泉里一般,所有的病痛立刻不
断地消失,真是从未有过如此的舒服。
杨过的内力输送了十五分钟,穆念慈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杨过这才松开了
穆念慈。
「过儿……你对娘亲做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娘亲会变得这么舒服?」
穆念慈又惊又喜,此时的她,只觉得身子从未有过如此的舒服。
杨过看着此时的母亲,只见她玉脸上因为操劳而出现的一点点皱纹已经完全
消失,这个时候的她拥有了熟女的美丽,清丽动人,秀雅无比,简直是美到极点。
「想不到母亲居然如此的美丽,虽说不如龙儿郭伯母那般貌美,却也不亚于
无双妹子和程英妹子这些……」杨过心里想到。
听了母亲这么说,杨过呵呵一笑,道:「娘,你可知道?如今孩儿已经是一
个武功高手了,刚才就是过儿用我的功力救了娘亲!」
「什么?!」穆念慈大吃一惊,呆呆地看着杨过,不敢置信。
当下,杨过只好对穆念慈胡编,自己是在梦中得到了神人的传授,这才有了
绝顶的武功。虽然穆念慈并不相信杨过的话,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儿子的性子,不
想说的事情是怎么也不会说的,所以穆念慈也不好多问,只是告诫杨过,一定要
做好人,不可利用武功做坏事,杨过自然是很高兴地答应了。
……
第二日,杨过偷偷溜出家门,到长兴附近,先去一家大户那里洗劫了一些银
子,然后到市面上,寻了些武林人士和教书先生等,打听消息。
因为他的遭遇跟自己前世似乎不同,所以他需要打听这个世界是否和自己知
道的世界有出入。
这一打听,出入还真是很大。
首先,这个世界似乎存在所谓的武功等级,分为四流,三流,二流,一流,
超一流,绝顶,宗师,先天,每个等级都分为前中后和大圆满四层,以自己现在
的武功,已经达到了所谓的先天级别的前期左右。
而如今正是南宋年间大宋皇帝为宋理宗,建都临安,这倒没什么变化。
只是北方地方草原蒙古强大却有些奇怪,十八年前,原本属于金国的地盘是
被一个叫做大明的国家占据,皇族姓朱,金国只占据了燕云十六州。
只是,后来成吉思汗灭了大明国,他将大明占据后,将北方的天下被一分为
三,除了自己占据一部分之外,另外一部分,分给了金国和清国,让这两个国家
成为其附属国。
如今成吉思汗已经死了,蒙古大汗为蒙哥,而清国建都北京,金国建都开封,
清国皇帝叫爱新觉罗。玄烨,金国皇帝则是完颜洪烈。
另外,草原上还有个辽国,是蒙古的附属国,国主叫耶律洪基。
另外,还有其他几大国家,分别吐蕃,西夏,大理,杨过读书不多,但也知
道这几个国家。
人间政治格局暂时不说,再说此时的江湖,和杨过知道的也不一样!
江湖上名门正派最大的就是少林,武当,峨眉,五岳剑派,青城等,这些门
派除了少林、青城等少数几个,杨过其他都没听过。
少林的掌门不在是天鸣方丈,而是叫玄慈方丈的,武当掌门叫张三丰,峨眉
则是灭绝师太,五岳剑派的掌门分别是嵩山左冷禅,华山岳不群,衡山莫大,恒
山定闲,泰山天门真人,青城派是余沧海。
武林中还有所谓的邪教,最大的是日月教和明教,日月教教主如今为东方不
败,明教则还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
至于自己所知道的郭靖黄蓉,则是在镇守襄阳。
杨过花了不少银子,打听了不少人,才知道如今的世界居然是这个样子,倒
是让他颇为吃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