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的我不得不在仙侠世界建立民主共和】(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穿越的我被师尊棒打鸳鸯
「咕嗯……」
我咽了一口口水,师姐的小手还在拉着我的手臂,拉得很紧,好像生怕我离
开。这时的气氛很是暧昧,我们都不说话,虽然凭借洞口的一丝光亮我连师姐的
轮廓都看不清,但想必是羞红的吧。
火符熄灭前的那一瞬间师姐流露出的女人味,真的不是梦吗?
「……呼……呼……」
在我迷惑的时候,师姐却好像已经按耐不住,呼吸急促起来,虽然她极力克
制,但在这寂静的山洞里掉根针都能听清楚,那种带着女性魅惑的吐气声又怎能
免俗。
「唔,呼……呼。」
随着师姐的呼吸,我也跟着紧张起来,虽然还是看不到,但我依稀觉得师姐
的身体慢慢发热,而且在逐渐地靠近我。
是的,她滑嫩纤长的手指在我的手臂上滑动,一点点向上,娇嫩的身躯修长
的大腿也在逐渐向我贴合。
【难道……难道我终于走桃花运了吗?】不过想想也是,师姐和我都已经长
大成人,师姐长我几岁,应该对于姻缘之事更加在意吧,反倒是是师尊,那个冷
冰冰的女神,不尽人间烟火,根本不为自己的弟子着想,平时出个山和同宗同门
交流都要打报告,有哪里去寻伴侣?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一种幸运感,要不师尊看的紧,师姐那种没人怎么可能
轮得到我?
我一把抓住了在我手臂上磨蹭的玉手,「师姐……」
「呼……呼,真是长大了,小坏蛋。」
师姐的态度令我惊讶,虽然她一向大方,但平时都对男女之事很保守,今天
不知道为何却说出了如此轻佻之语。事后我曾经仔细思考过,觉得最可能的原因
也许是黑暗,黑暗中的师姐师弟看不到熟悉地对方的脸庞,感受着,想象着,似
乎觉得能逃避现实,逃避光明之下的监视。
「居然……你这个小坏蛋居然拿着不知道谁的裤头,袜子在自渎……」
师姐越说预调越高,带着兴奋又似乎有些愤怒。
「……嘛嘛。」
其实说到那次,还真的很尴尬,我以为师姐不知道……等等。
「难道——」
我放开了师姐的手,只用大拇指按住她的小指,一边在小指的指节和指肚滑
动揉捏,一边把师姐的小指向后压去。
「难道师姐在旁边偷看了吗?」
「……啊……啊……啊!!」被我强势带有暗示挑逗地玩弄弄得气息更加絮
乱的师姐突然反应过来,「才,才没有……只不过,只不过不好叫你停下。」
「是吗?」
我大胆地尝试把师姐的身体环住,那一刻师姐扑倒了我的胸膛上,热烈的呼
吸,年轻雌性荷尔蒙的酸甜气息,秀发的清香,皮肤的热度,一瞬间沾满了我的
脑袋,「师姐难道没有自渎吗?」
「……没……」
我能感到师姐的嘴唇轻轻张开又合上,但完全听不清说得什么。
这时我又把重心放到了师姐的小手,那双骨肉均匀每根手指都如同艺术品的
手被我亵渎的,我一根一根地撸动碾压,把小指向后按压,把无名指向后按压,
把中指、食指、大拇指向后压去……每一次施加压力,怀中的师姐就颤抖一次。
「啊!啊~ 」
「那都是怪师尊还有汤伯正啊,说我有什么色劫,」我一边亵玩师姐的小手、
手腕,小臂一边说道,不是我不敢深入,是这个年代太过保守,上次我就是多看
了几眼壶梁的师姐,就被人家认为我对她有意思,「害得我师姐师妹们看到我就
跑开。」
「啊……哼,小坏蛋你就是色胚,天天……唔,就想着那些——那些事情。」
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经过长期修行运用灵气的我虽然不可能夜视,但
也逐渐看清了师姐的轮廓。
她的脸蛋有些婴儿肥,但不胖不瘦,真合适,那个圆圆的脸蛋绝对热得发烫,
而且她的眉毛舒展,酥胸的边缘蹭着我,怪不得我胸前绝对有些软软的。
「额——」
不好,已经硬了起来,师姐的腿也靠着我,而且因为之前我们坐在榻
上聊天,所以她还脱掉了鞋子,小脚现在就踩在我的脚上,光是想象着师姐
娇媚的样子,我就觉得不能自拔。
「而且,而且你居然还拿着袜子,真恶心~ 」
「……恩,因为我喜欢美女的脚——」
被师姐训斥我也只能照实回答。
「哼,那是谁的,从实招来。」
「唉、!——」
这可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可要出大事……唔,师姐的小脚居然在我的脚上用
力,而且刚才都在说话,一不注意师姐的手已经摸上了我的坚挺。
虽然隔着裤子,肉棒有点憋,也有点被压迫,单被那灵动纤细的手一碰,我
就感觉有什么要喷涌而出,如果不是我意志坚定,可能马上就丢了脸了。处男,
真是悲惨。
「……师弟……要不要人家帮帮你?」
不过看来今天脱处有望了!
「恩恩!!!」
「……不是那种意思哦,只是看你太辛苦……」说着师姐还不停地解释着,
但我都能看到她丰满的鼻翼在扇动,根本就是自己也想摸得不行,「只有这一次,
便宜你了。」
「恩恩!咱们师姐弟相依为命,我也会帮助师姐的!」
说着我就也想师姐的小腹摸去。
「啊~ ……别想弄,好好待着!」
虽然师姐嘴上严厉,但我还是顺利摸到了她柔软的肚子,另一只手也摸到了
襦裙里裤头的大腿根处,潮湿炽热的大腿吸引着我往更深的地方深入。
「哦~ 」
师姐咬着嘴唇忍住呻吟,两只小手一齐上阵摸着我的肉棒,手法拙略而且隔
着裤子一点都不能尽兴。
「直接摸吧。」
我把裤子往下一把,解开内衣把巨大充斥着男性臭味的肉棒推到了师姐手里,
师姐顿时一愣,然后就是更加急促的呻吟。
「不要~ ……你坏蛋……欺负我——」
「那么为什么师姐撸得这么勤快?」
我一边摸着师姐的大腿一边贴到她的脸颊上耳语着,师姐炽热的小手遇到了
我的肉棒就显得冰凉,善用剑柄也能搏击的手掌变得柔软无比。
师姐转过头,手下的活儿一点没放下,嘴巴冲着我,略微张开,香气扑鼻。
我们心照不宣,两嘴贴合,没有深吻没有舌头交缠更没有交换唾液,只是亲着,
就是那样,我们就满足无比。
「唔——唔~ !!!」
师姐突然剧烈地颤抖,很有分量的乳房贴着我的胸膛,乳头变硬变得翘挺,
手指甲都深入到我的阴毛里扣着我大肉棒的根部,那略带疼痛的感觉让我呻吟出
声。
她高潮了,在我刚碰到阴部的外围。
「呼呼——」
我们的嘴唇分开后师姐完全倒在了我的身上,俏脸埋在我的肩膀,不停地说
着胡话,完全没了平时娴熟的模样。
「……坏蛋……大坏蛋……一辈子都要给你……不要……人家要完了……」
「呼呼……师姐,没想到你这么——啊!!!」
刚要调笑她两句,居然就被攥住了命根,刺激性地压力让我全身发麻。
「哼——」
师姐的气息吐在我的脖子上,声音柔软得发嗲,「……讨厌,你这根东西怎
么回事,还这么硬。」
「那是师姐太美,但又太笨了。」
「什么笨,说人家笨!」
师姐继续地撸动着,没了开始的羞怯,好像那就是她的东西一样,大胆放肆
不留余地,但我一点没有射精的意思。
「怎么会……」
师姐小声地说着,身体也离开了我的胸膛。
「你那次不是就是这样就喷到了裤头和袜子上了吗?」
「那是……嘛……」
男人自己来撸想象着当然不一样啦!而且这时候当然不能这么轻易就射出来,
否则会被看不起的。
就如我所要证明的,师姐果然惊叹又好奇地看着我的大肉棒,那早就潮湿充
血的大型阳具让她感到有些害怕。
「那要怎么办,不会得病吧?」
师姐某些方面还真是纯情啊。
「师姐,还记得我用了裤子和袜子的那部分吗?」
「后档屁股的部位,还有……你该不会是让我,不行!」
「好师姐,美女师姐,帮帮人家嘛~ 」
「美……即使你夸我也没用!屁股什么的,会生孩子的!」
「都到了这步了——」
师姐犹豫了一会还是摇摇头,「除非咱们……师尊同意咱们……反正现在不
成!」
听到这里我垂头丧气,大肉棒也渐渐偃旗息鼓,师姐感觉到手里炽热的棒子
变化,变得怜惜我起来。
「要不然……要不然我用脚帮你?」
「好!要把袜子脱掉!」
师姐撅着嘴甜甜地有几分淫荡地笑了笑,「看你高兴的。」
师姐的屁股往后坐了坐,把两只小脚都放到了石榻上,脱掉了闷了很久的袜
子,脚上略显酸涩潮热的味道肆意而出。
「唔……恩!」
我夸张地闻着那种女人的体味,虽然不香,但也不臭,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是
那么好闻,那么让人着迷。
师姐蜷缩着脚趾,似乎有些害羞但十分享受我着迷的样子。
我轻轻地拿起师姐的美脚,不同于师尊的脚型那么标准,骨肉均匀又健美,
师姐的脚纤长丰腴,摸起来十分舒服。我闻着师姐脚趾缝的气味是被师姐踢开了,
不知道师姐是不喜欢我的把玩还是害羞,她踢开了我的手一双美脚就压到了我的
肉棒上。
「噢噢噢噢——」
「那么舒服吗?」
师姐俏皮地问道,一边强势地斥责我的色情一边像揉面团一样左右慢慢揉搓
肉棒。
纤长好动的脚趾,温暖的脚心,有些肌肉却柔滑细腻的脚跟肆虐着我的阳具。
「听着哦,以后绝对不许自己瞎搞了,要是被人抓到你偷人家女徒的衣物要
被伯正重罚的!」
「哦……哦……知道,唔——不过那老头才不会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
「哼!不许就是不许!你要用也要用我……的……反正!」
「恩恩,有了师姐我绝对不会再去——」
黑暗之中,我们四目相对,对坐在床榻之上,师姐的美腿并拢摩擦着,似乎
胯下越来越湿,小脚揉搓肉棒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我轻轻抚弄着师姐的白脚,
和她说着情话,不多时,就已经到了顶点。
「师姐!师姐!要来了!……还有你要我和我成亲!」
「叫什么,真傻,师尊答应人家还能——师尊!」
突然,师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正对的我的身后,脚上的力道也变得十
分强劲,我一下就忍不住了。
「啊!……啊,呼。」
白灼的液体一波又一波地从马眼喷出,染湿了包皮,玷污了师姐的美脚裤腿,
然而——「师姐?」
师姐没有任何反应,张着小嘴畏惧地盯着我身后。
我才反应过来之前她的惊叫,猛地转过身。
站在洞口的那个身着青色男装的成熟女神不是师尊是谁。
她的眼神比平时更加冰冷,似乎因为愤怒,脸颊不多的肉都绷了起来,她站
着一动不动,盯着我的眼睛,就像平时她教训我前发火之前一样,但这次她生气
的程度比那次我弄丢泷桥阁的珍藏孤本时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的那话儿一下就被吓得软踏踏,身体也变得僵硬不知所措,师姐缓过来了
一些后扶着我的后背用小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问候道:「师尊……」
「你们还好意思叫我师尊!」
冰山女神怒吼了一声,以女人的声音来说师尊的音色有些低沉不能算作好听,
但中气十足很有女王范儿,可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了。
「师尊,我和小师弟他——」
听到师姐的辩解,我也硬气了起来,提好裤子也说道,「师尊,我们两情相
悦,我会负责的!」
没错,怕个鸟,脑袋掉了碗大个疤,难不成真要当个好好先生听师尊的话一
辈子打光棍儿?而且这可是【群山】一枝花的宁师姐,多好的机会,生米煮成熟
饭一辈子幸福了。
「负责——?」
听到师尊这阴阳怪气的声音我就知道不好了,师尊一般绝对不会用这种语气,
除非我说了十分荒谬的事情。
「你这个有色劫的人负责?」
「师尊,我为什么——」
啪——!!!
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我就已经倒在床榻上,随之而来的是左边脸颊
的剧痛。那一瞬间,师尊就从丈余外移动到我的身前并且给了我一巴掌。
「师尊!」
师姐看到这个画面想要照顾我,可是被师尊的灵气压住了身体。
「闭嘴!」
「师尊,为什么?」
我祈求地颤抖地问道,「为什么!什么色劫,都是什么屁话!我和师姐两个
人互生情愫,你作为师尊不应该祝福吗?!为什么要这样!」
「你知道什么!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候师尊转过头怒瞪着师姐,「他年幼无知,你作为师姐……你还不知道
自己的事?!」
「吼师姐做什么!」
等等,师姐的事,难道说是她有未婚对象?「难道,师姐你有……你有心仪
的——」
「不是!」
师姐立刻否决了我的说法,然后委屈地看着我。
「那为什么?!」
我激烈的反应得到的却是师姐羞愧的表情还有师尊理所当然的样子。
「……抱歉,咱们的确不合适……」
我不敢相信这是师姐说的话,我摇着她的肩膀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可她只
是捂着脸,师尊看着我们发生的这一切,一语不发,直到师姐连袜子都顾不上穿
就跑了出去。
「……师尊,为什么?」
在漆黑的山洞里的我看着站在洞口光亮处的师尊,师尊望着跑走的师姐,却
不想回答我。
我觉得我好想人生就在一片黑暗之中,我的人生好像一直被蒙在鼓里。
「不为什么,你以后别和你师姐凑在一起。忘了这事吧……当没发生过,和
往常一样当她是你师姐就行了——」
「师尊!你说得容易!」
看着那背影窈窕的丽人,以前我一直崇拜的完美女神,有着完美的身材完美
的冷艳,但今天不知道为何我是如此厌恶这个冷冰冰不近人情的人。
「我们有什么不合适的吗?!到底为什么!」
「你们哪里都不合适——」
那天,冷凝梅为我和师姐的姻缘做了个了断,我第一次接触的女人在那一天
就离我而去。
我在山洞呆了很久,天可能已经黑了我才回到了房间,我没有吃饭,哑巴道
姑给我送饭我都没有吃。
「姥姥,我不想吃。」
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能读出那个平时沉默木讷的婆婆眼里的怜悯。
我讨厌这种感觉,连不会说话的老太太都知道真相,为什么我……
之后几天我都没见到师姐,大概是被师尊关到那里面壁思过去了吧。我宁愿
被关的是我,我也不想师姐那个温柔可人受罪。
想到曾经刚到博山举目无亲时师姐对我的照顾,想到她教我经义,那些师尊
都理解不多的深奥隐喻她都能一一给我解答;想到她带我认识同门,不知道毛大
卫师兄还有岑秋岑夏姐弟知道不知道里面的隐情……想到以前和师姐的耳鬓厮磨
招募相处,我就茶不思饭不想。
师尊开始也训斥我,后来似乎自己都烦了,可就算如此,她似乎也不想解释
什么,哑巴姥姥倒似乎想跟我说什么,但她只会比划,然后看着我叹气,她那老
朽慈悲的面容也只能徒增我的烦恼。
【也许,我和师姐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吧。】是啊,师姐那种美丽的人,耀眼
令人瞩目,气质娴熟,出自大家大族……我呢?家里人三年来也没有找我,而且
家里的情况想必也比不上师姐家。我唯一相同和师姐交际的地方可能就是作为博
山派的一员吧,作为那个女恶魔的弟子。
这,也许就是我的劫难吧。我因为色没有反抗地就和师……那女人来到了群
山,因为色喜欢上了师姐……
但是我有什么错呢,我想不明白,辗转反侧。
难道修仙不就是要放弃世俗的名利吗?这里难道不是平等的吗?我们要追求
的不就是更高的境界吗?可是为什么还有什么隐情阻碍我们?
「算了……」
我从床上起身,拿出了藏在衣柜里的一双布袜,那天师姐匆忙跑走只穿了鞋,
忘记了袜子,那女人自然也不会拿,就被我拿回了房间。
按理说,平时的我应该会兴奋地拿出来每天都用一用的,可我只是闻了闻,
然后回忆着师姐的音容相貌,看着窗外宁静淡雅的碎石小道,不高的几座的楼阁,
看着师姐曾经的房间,那边的石桌石凳。
「嘛,放下吧,过了这劫应该就好了吧。」
于是,我把那双布袜扔回了衣橱,他们落到了另外一只有些污迹的袜子上,
那只袜子下还有一条黑色裤子,看着那两件曾经我最喜欢的配菜,那被师姐发现
时在用的女人衣物,我现在只觉得十分讽刺。哼了一声,就用力关上了衣橱,把
从前都关在了里面。
第二天,我被那个女人,我的师尊拽了起来,我看到了师姐,她哭着跟我告
别。
「小心,一路小心!」
原来,我被选入了【群山】的师门任务名单,不是师姐要离开,离开的是我。
「师尊,都是你搞的鬼吧。」
我贴在师尊的身后,我已经习惯了和她乘剑而飞,但今天根本没有享受她身
体的心情。
「让你们分开冷静冷静。」
女人说道,「我也会跟你一起去做这次任务。」
「什么?」我冷哼着,「还用得着您出马?」
师尊没有说话,但是来到蓬莱集合的我知道了,原来真出了大事了,连常年
闭关的我从没见过的【群山】最高首领【翁子】都出现了。
熙熙攘攘几百人被集中在了沙滩上,几十个大小海外仙山的门徒们沉默着,
完全没有平时的喧闹散漫。
汤伯正推着一个类似轮椅的东西运载过来一个缩水一样瘦小的老头,待他们
到位,站在中央的拥有华丽服侍一头整齐灰白头发的【翁子】点了点嗓子,他咳
嗦的声音一下扩散到了海滩上的每一寸空间。
「岱舆时隔三百年重新出现在新罗扶桑海岸附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