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第二部)(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七章爱与欲
晚上,大路上一辆白色的小车往一个方向行驶,行走了片刻,忽然,小车速
度变慢直到了停止不动,原来前方是红灯,小车旁边停止的一辆摩托车,坐在身
后的一名样貌普通的女子,发现小车在不停的轻微震动,她想跟前面的摩托车司
机说,不过想到又不认识就算了。
女子奇怪的注视着小车后面,不过小车里面没有开灯,又是晚上根本看不见
什么,她只看见小车在震动,而且虽然周围都是汽车引擎的声音,不过她还是隐
约听见小车传出异样的声音。
当下女子认真注视小车,边认真细听,下一秒她脸色红润起来,只听见小车
传出「啊啊。啊哈,啊哈,战,啊,轻点吸,啊啊,奶子痛,啊,啊哈。」的女
人淫荡娇吟声,她当时就知道小车内有人车震。
就在这时红灯转为绿灯,前面的小车开始发动行驶,女子原本知道有人车震
就不再注意了,但是内心异常羡慕嫉妒车内的女人,下一刻,突然小车的灯打开
了,一直看着的女子,顿时看见了小车后面,一名侧脸清秀的青年,全身赤裸坐
在后面,青年大腿上坐着一名全身赤裸肌肤雪白,妩媚秀丽的女子,只见女子娇
手紧抱埋头吸吮乳头的青年脑袋,修长的秀发有些凌乱,脸色殷红,双腿交叉缠
绕青年腰间,两人下体紧密结合为一体,而青年双手抱着女子雪白的翘臀,下体
正在不停坐下向上运动着,从而达到没入秘处的阳具抽插起来。
女子见状当时脸色艳红,并且「啊。」的惊呼一声,前面的摩托司机听见以
为她发生什么事情连忙掉头一看询问,不过见她看着小车不回答,不由也顺着看
去,只见小车的后面漆黑一遍什么也看不见,当即再次问女子,这次女子摇头说
没事,摩托司机见状也不再理会,开车离开。
小车发动继续往目的地行驶,这时开车的方静汶脸色艳红,通过后视镜看见
坐在凌战腿上,背对凌战,脸色殷红,满脸娇羞看着自己的赵雪,娇声道歉:
「赵雪,不好意思,刚才我顾着看你们错手打开了灯。」
赵雪闻然脑海再次浮现刚才发现车灯打开,又听见外面有女人尖叫,她当时
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正好与车外的女子对视,那一刻她知道被人发现顿时也
「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幸好,方静汶随即关了灯,不然就被摩托司机看见了,
不过即使这样,到现在她还是又羞又惊慌,不过又感觉异常刺激,这时又被凌战
抽插,秘处顿时传来更加酥麻,酥痒,美妙舒服的快感,赵雪顾不上回答方静汶,
当即娇手捉住前面的副驾座位,脸色潮红,仰起头,媚眼水汪汪,眼神迷离失神,
娇体痉挛,红唇半张着,呼吸娇喘急促发出愉悦的娇吟道:「呼,啊啊啊,不行
了,啊哈,啊哈,啊,高潮了,啊,,」
凌战感觉秘处紧紧包裹阳具,并喷射一股股温暖阴精在阳具上,他看见将身
上妩媚秀丽的少妇干到了高潮,他内心异常兴奋激动,顿时就导致阳具异常酥痒,
他知道高潮的前兆,这时他可以不抽插,那样等到赵雪高潮余蕴过去,那他就可
以继续抽插,并且可能持久力更久,这样一来他看起来就很厉害,不过,身上的
赵雪妩媚秀丽,身材又性感又成熟,乳房饱满挺拔,翘臀丰满柔软,柳腰盈盈一
握,乳头香嫩美味,凌战又怎样能忍受得了,房间双手环抱赵雪的娇体,下体猛
烈用力的往上顶,但见阳具快速的退出挺进秘处,发出淫秽的「啪啪啪」,「啪
啪啪」撞击声,「噗噗噗」的抽插声。
「啊啊啊,啊啊,战,啊啊,不要,等一下再,啊啊,啊,好热,啊……」
赵雪感受高潮敏感的秘处被阳具猛烈抽插,传来极度酥麻,酥痒的快感,她脸色
潮红,仰着头,娇手不由来加大力度捉住皮椅,呼吸娇喘急促,表情既享受又难
受,发出求饶的娇吟,还没说完,就感觉阳具猛得用力一顶,顶在花心上,接着
一股精液喷射,她又不由自主惊呼娇吟道。
片刻,高潮余蕴过去的赵雪,微微站起来,当阳具脱离秘处后,凌战看见赵
雪的秘处流出白色的混合精液滴落在自己的阴毛上,满脸激动兴奋,原本凌战又
想继续,不过方静汶说快要到了所以也就算了,不过他没有穿上衣服,而是帮赵
雪穿上衣服,当衣服穿好后,两人深情对视一眼,又忽然相拥热吻起来。
嘴唇与红唇热情摩擦,舌头与娇舌交缠不断,凌战紧紧拥抱赵雪,在跟赵雪,
徐妍曦,梁艳芬,陈晓颖,颜倾城,施洁儿做过爱,此时他明白最爱的是赵雪,
可能个人眼光问题,他原本就最爱像赵雪这样成熟妩媚,气质高雅的女子,加上
刚才做爱,赵雪的缠绵比施洁儿她们更加热情,可能是因为乳头是敏感部位的原
因使得赵雪快感连连,导致她无比热情缠绕的原因,不过不管如何,他就是最爱
赵雪。
很快,就到了赵雪的家门附近,凌战不舍的放开赵雪,在她耳边温声问了几
句话,只见赵雪表情奇怪摇头,然后满脸惊喜的点头,最后她满脸欢喜的独自下
了车,打开门,门也不关的进去屋里。
方静汶就坐在前面,凌战又没有故意悄悄问话,所以她听见了他的话,顿时
先是眼神有些不开心,不过随即脸色艳红,表情羞涩,眼神期待,待到赵雪进去
屋子后,坐在后排的凌战,当即满脸兴奋的从驾驶位与副驾位之间没有阻碍的地
方爬向方静汶。
方静汶看见最深爱的凌战满脸兴奋的表情,她满脸幸福羞涩,看了一下后视
镜发现附近没人后,主动的按了车里的一个键。随即驾驶位开始往后移动,两三
秒后,驾驶位变成让人躺着的形态后,她松了了按键,并直接大张娇手,脸色艳
红的拥抱爬过来,趴在娇体的凌战。
凌战趴在散发幽的方静汶娇体后,立刻急不及待就吻着她粉色的樱唇,双手
按在隆起的乳房上。隔着衣服胸罩揉搓起来,方静汶感受凌战有些疯狂的索吻,
她兴奋幸福,只从经历那次被前男友欺骗并对她施暴后,再次回来本来就爱慕的
凌战怀中时,感情专一的她就视凌战为这辈子最重要唯一无可代替的老公,虽然
凌战有很多女人,不过凌战床上功夫太厉害了,她开始虽然不开心,不过随着时
间过去,她已经不介意了,而且还有些庆幸,只因为凌战床上功夫太厉害,她一
个人根本承受不了,她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幸福的女人,确实因为她找到最
爱的男人凌战,而她不缺钱也不爱钱,凌战在生理上,每次做爱都让她满足的求
饶,所以说她感觉自己是最幸运幸福一点也没有错。
原本一路上就看得性欲爆发,秘处热流不停,湿透内裤的方静汶,脸色艳红,
眉间春意浓烈,媚眼迷蒙喝望,爱慕。此时娇手拥抱凌战,樱唇无比热情的回应,
跟紧贴热情摩擦,不但如此,并反客为主,娇舌主动伸进凌战口腔缠绕他的舌头,
修长笔直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乱动几下,将黑色丝袜包裹娇小玉腿上的高跟鞋踢
掉。
「唔唔唔……」车内全身赤裸的凌战压着衣着凌乱的方静汶热吻,不过随着
方静汶的无比热情回应,他内心惊呼一声「骚货!!」,接着就疯狂起来索吻,
揉搓乳房的大手连忙捉住粉色的短袖衣服往上拉。
「嗯,老公,唔唔。」嘴唇与樱唇第一次分离,凌战就将手中的粉色修身衣
服扔在后排座位上,然后他们就急不及待再次疯狂热吻,接着凌战大手捉住方静
汶到膝盖位置黑色短裙裤头刚往下拉,不过感觉有些紧,就在这时方静汶主动娇
手伸到短裙侧边拉下链仔,顿时,凌战无比轻易就拉下了短裙以及内裤。
当嘴唇与樱唇再次分开是,凌战将方静汶的短裙与内裤扔在后面,随即方静
汶主动的抬起美腿大大分开,脸色殷红,媚眼春药荡漾,呼吸娇喘连连,粉色樱
唇吻得红润,眼神迷蒙喝望看着凌战求欢娇吟道:「嗯,嗯,老公,操我,嗯,
我下面好痒,嗯嗯。」
凌战看了一眼端庄清丽,脸色殷红妩媚迷人的容颜,乳房饱满挺拔雪白,乳
头坚挺粉嫩,修长性感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幽黑浓密柔顺的阴毛,外翻粉嫩肥
美。流着淫水,湿漉漉的秘处时,他眼睛通红瞪大,情不自禁发出「啊。」的低
吼一声,接着连忙握住坚挺坚硬的粗长阳具,对着秘处口就是用力一挺。
「啊。」方静汶猛得仰头,秘处传来一阵无比充实,酥麻,又有些疼痛的感
觉,她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下一秒,感受凌战趴在娇体上后,她再次低头,顿
时樱唇再次被吻,她感受到后,娇手紧抱最心爱的男人,然后疯狂回应他的吻,
双腿交叉缠绕他腰间。
「啪啪啪」,「啪啪啪」车内响起快速响亮的撞击声。
「唔唔唔……」方静汶与凌战紧紧相拥,疯狂热吻,两人下体紧紧结合,被
秘处包裹阳具,不停快速进出抽插,每次的抽插都带出一滴滴的爱液滴落在驾驶
位上。
这时脸色殷红满脸享受,媚眼迷离愉悦的方静汶,慢慢从开始的极度兴奋恢
复到正常兴奋的状态,也因为刚才的极度兴奋她脑袋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想一心跟
心爱的凌战做爱,这时恢复兴奋的她,立刻发现身上心爱的凌战,现在的抽插跟
心爱的凌战,抽插技巧,吻技完全不同,实在差太多了,差得无比明显,也就赵
雪因乳头是敏感部位才没有发现,她当时迷离愉悦的眼神一变,恢复清明,然后
露出伤心,心痛的眼神,内心又慌乱又心痛,不知如何是好暗道:这就是洁儿之
前所说,欣欣口中另一个人格的凌战吗,技术真的差得明显,不过刚才看赵雪好
像没有发觉,难道是跟我做才苏醒的,怎么办,我该如何才能唤醒我心爱的凌战,
我现在改不改继续跟他做,他虽然身体是我深爱的凌战,但是却是另外一个人,
啊,战,教教我,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啊!!
「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越来越猛烈。
「唔,啊,啊啊,啊哈,啊哈,老公,啊哈。」不知如何是好的方静汶扭头
不再跟凌战热吻,然而兴奋激动的凌战不知道,当即直接低头吃下一颗坚挺粉嫩
的香嫩乳头吸吮,一边大手揉搓饱满柔软乳房,一边猛烈抽插秘处,她忍不住低
头看着凌战,水汪汪的媚眼充满泪水,默默流出泪水,她娇手抚摸凌战的脑袋,
内心慌乱不安,樱唇半张发出诱人娇吟。
看着身上的凌战,眼神兴奋激动,痴迷的吸吮着乳头,仿佛婴儿般,这个样
子方静汶从来没有看见过,越是看她越痛苦不安心慌,泪水流的越多,因为她知
道身上的凌战不是她所深爱的男人,她内心仿佛刀割般疼痛,心道:凌战,我最
深爱的人,虽然我不知道如何帮助你苏醒,不过我坚信你不会抛弃我的,你早晚
会清醒过来的,现在身上的人虽然不是你,但是你的身体还是他,我现在不但不
抗拒,还要迎合他,我相信你会感觉到我的呼叫,所以老公求求你快点醒来吧!!!
方静汶内心说完,伤心不安的眼神变成了坚定,她默默流着泪,双腿更加用
力夹紧凌战腰间,娇手用力抱着凌战身体,控制娇体挪动迎合每一次阳具的抽插。
「啊啊,哈哈,啊哈。老公,啊哈,爱我,啊哈,用力点,啊哈,快点,啊
哈,啊哈。」虽然现在的凌战抽插技巧确实差很多,不过他阳具依然粗长,加上
猛烈的抽插,眼神坚定,媚眼泪水汪汪流着泪的方静汶,还是感受秘处传来酥麻,
酥痒,充满,舒服,美妙的快感,她眼神变得迷蒙,不过她没有跟像跟心爱的凌
战做爱时那样失去了理智,完全沉沦在无尽的快感中,现在她理智还在,就是感
觉有些迷迷糊糊的,在内心不安心慌与享受的矛盾下,她无比热情,仿佛荡妇一
样娇吟要凌战抽插更加厉害,从而希望心爱的凌战苏醒过来。
进去屋里的赵雪来到二楼,走到阳台往下一看,立刻看见门前停着的白色轿
车,此时不停的轻微摇摆震动,并听见方静汶带有哭腔的娇吟「啊啊啊,啊哈,
啊哈,老公,用力点,操我,啊哈,啊啊!!」的娇吟,她还红润的妩媚脸庞当
即艳红起来,她媚眼异样连连,不过她没有关注,而是满脸欢喜的转身去整理房
间。
方静汶的无比热情,导致凌战的猛烈拼命抽插,时间不长,也就十分钟左右,
方静汶忽然感觉秘处一阵强烈的酥痒,随即脑海一阵空白,媚眼迷蒙失神,紧接
着媚眼恢复一丝清明,然后她紧紧拥抱身上的凌战,感觉娇体无法控制的痉挛起
来,顿时内心有种痛苦悲伤的感觉,她脸色潮红,媚眼泪水汪汪默默流着泪,樱
唇半张,仰着头,发出内心痛苦却舒服的矛盾娇吟道:「啊啊啊。老公,啊……」。
随着方静汶的异样娇吟,凌战感觉紧紧包裹阳具的秘处,突然用力的夹住阳
具,仿佛要吃点阳具似得,顿时一阵更加美妙的快感传来,他原本就快要高潮,
这下他立刻就忍不住了,猛得用力一顶,精关一松,随即一股股精液喷射进秘处
内,与喷射而出的阴精混合在一起。
凌战呼吸急促粗喘,脸色红润,趴在方静汶娇体上,满脸笑容,感觉这次的
抽插很满意,他知道要不是跟赵雪做了一次,绝对无法猛烈抽插那么久,也就不
知道何时才能将方静汶抽插到高潮了。
方静汶呼吸娇喘急促,她浑身无力躺在座位上,媚眼泪水汪汪默默流着泪,
娇手抱着凌战的脑袋不让他抬头看见,她内心很痛苦,虽然她知道身上的凌战身
体还是那具她日思夜想,让她沉沦的身体,不过她没有丝毫愉悦,她对感情很专
一,即使现在凌战将她干到高潮,到她反而感觉好像出轨了似得,内心好痛苦,
如果身上的她深爱的凌战,那么她现在绝对会无比幸福愉悦,内心还无比喝望他
继续,而现在她真的痛苦得无法主动缠绕凌战继续下去,她只想快点离开,因为
她很需要时间去说服自己。
幸好凌战这时也满足了,片刻后,凌战挺直身体,拔出阳具,看见混合的白
色精液滴落在黑色的驾驶位上,内心很兴奋,因为他又操了一位极品美女方静汶,
他抬头看见眼睛红红,鼻子红红好像哭过的方静汶,看见她脸色艳红,媚眼水汪
汪,有爱慕有痛苦的矛盾眼神看着自己,端庄秀丽的脸庞此时又妩媚又楚楚可怜
的模样,还有饱满的雪白乳房有几个微红湿润的吻痕,坚挺的乳头被吸吮得通红
占有口水湿漉漉,散发淫秽又诱惑的光泽,凌战看见这个情景心跳狂跳,刚软下
来的阳具立刻坚挺坚硬起来,他没有犹豫,立刻趴在方静汶幽香的娇体热吻她樱
唇。
十分钟后,凌战衣着有些凌乱的独自出了小车,随即小车发动,然后调头离
开,凌战见方静汶离开后,转身进去赵雪的屋子,关上门后就直接上了二楼,片
刻后,有一间房间大的洗澡房内,赵雪与凌战全身赤裸的一边淋着温水,一边相
拥热吻。
而这时,距离赵雪家不远处的一条马路旁边,一辆白色的轿车停止不动,在
旁边路过了一个中年妇女听见小车有哭声,好奇一看,发现一个女子脑袋贴着方
向盘哭泣,随即妇女觉得也没什么好看就离开了。
车里哭泣的女子正是方静汶,只见她此时娇手合并捉住方向盘,额头贴在手
背上,痛苦无比的凄惨痛哭着:「呜呜呜。呜呜,老公,呜呜,你不要抛弃我啊,
呜呜,求你快点苏醒过来吧,呜呜,如果你以后不醒过来,呜,我宁愿自杀也不
愿意看见,呜,你这个样子,呜呜。咳咳,啊,呜呜,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呜,咳咳,呜呜。」
方静汶哭得很厉害,很难过,那哭声真的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凄惨得很,仿佛
真的失去了深爱至极的爱人,其实这时对她来说比失去深爱的凌战更痛苦难受,
因为如果凌战死了她绝对不会苟且偷生,自杀跟随死去,而现在她不确定深爱凌
战已经变成另外一个人,她不确定凌战会不会苏醒,刚才她跟现在的凌战做爱被
干到高潮,她真的很痛苦,完全无法想她想得那么容易,她刚才整个过程每时每
刻,感受阳具的抽插进出她都很痛苦,感觉就像很陌生人做爱一样,因此当被干
到高潮又感受被内射时她无比痛苦,要不是身上的身体是深爱的凌战身体,她真
的可能控制不住大声痛苦起来。
哭了片刻,方静汶脑袋忽然离开手臂,娇手伸到旁边连忙拿了几张纸巾,她
低着头满脸泪痕,媚眼红肿泪水汪汪,眼神异常痛苦,另一只娇手拉起短裙,接
着伸到短裙内将内裤拉直大腿上,然后拿着纸巾的娇手从短裙内伸进去,下一秒
娇手动了几下,接着娇手拿着占有精液有些的湿润纸团收回,看着手中的纸团,
方静汶停止的哭泣,又痛哭起来。
到了现在方静汶她自己也明白,自己并不是完全只是因为凌战的高超欢爱技
巧而深爱他,更多的是深爱他这个人的,即使身体不变跟原本一样对她也没用,
一定要原原本本的凌战,也在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原来真的不能失去凌战,此时她
很不安,很没有安全感,仿佛全身赤裸站在服用强烈春药并且忍受很久样貌丑陋
无比的乞丐面前似得。
看着手中有些湿润散发淡淡精液气味的纸团,方静汶无比痛苦,明明是深爱
的凌战身体喷射与自己混合的精液,明明以前擦拭或者深爱的凌战帮自己擦拭后,
看见这些纸团内心无比幸福愉悦,恨不得存起来不舍的扔掉,可是现在却很痛苦,
只因为那个不是自己完整深爱的凌战,方静汶泪水不停流出,满脸泪痕的秀丽端
庄脸庞,表情痛苦难过,空闲的娇手紧紧握住方向盘,看着纸团凄惨哭泣:「呜
呜,不,呜呜,我不要啊,呜呜,凌战,老公,呜呜,求你快点醒来吧,呜呜,
我不要跟其他人上床啊,呜呜,即使那个是你的身体,我也不想,呜呜,我只想
跟你上床,呜呜,我不要其他人操,呜呜,我不要他被内射,呜呜,老公求求你
快点苏醒过来,呜呜,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啊,呜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