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八章
噢,我赢喽,嘿嘿,十口啊。呵呵。
哎,又输啦。
云儿是胜利的欢呼,而王芳却是遗憾的轻叹。
幸福的笑声传出小院,传出的很远很远。
清澈见底的温泉池中,三具白花花赤裸的身子。李强坐在池边,背靠着池壁,
双手搭着身前二女的肩上。
云儿探下身去,尽量把小嘴张到最大,含住李强鸡巴,细细的真认的品味着。
而王芳则倒在李强的怀中,任由李强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游走。弄的她是娇羞不止,
只是,一又美目紧盯着云儿的小嘴,心里默默的数着数,生怕云儿会在她不注意
的时候多吃几口。
双凤啄龙的游戏告于了断落。李强把柔情的迷离的云儿抱在怀中,云儿知道
这一时刻代表着什么,这也是她等了很久的时刻。
云儿的小脸再一次红的像个小苹果。双手紧紧的抱住李强的脖子,羞涩的柔
声说道,「老公,要了我吧,云儿要做你的女人」
「想好啦,不后悔」李强望着云儿问道。
「嗯,不悔。」云儿深情的望着李强坚定的说。
「好,老公就给你一次不一样的初夜」。李强说着,把云儿递给身边的王芳。
王芳接过云儿和云儿一样,诧异的看着李强,意思是问,你不抱云儿回屋吗。
李强明白她母女两的想法,笑着说道。
「这就是温泉之中吧,有天地灵气,也有助于云儿破身之的身体恢复」
王芳和云儿被李强所感动,李强好关爱她们母女两,事事都会她们着想。
王芳抱着云儿,用手将云儿的双腿张大。那迷的人,粉嫩的小穴展现在李强
的面眼。
李强探过身去,深深的嗅着从那小桃园散发出的幼香。
伸出舌头,轻轻一舔,云儿身子一抖,小桃园又一次流出晶莹剔透的蜜汁。
撒发着清纯的香气。
李强看云儿再一次动情,知道时间差不多啦,起身将变小的鸡巴抵到云儿的
小桃园入口,轻轻的摩擦着。
「云儿,睁开眼,好好的看着,这是你一生中最神圣的时刻」
随着李强的话音在耳边响起,云儿慢慢的睁开眼,望向自己的私处。
那里有自己幼嫩可爱神秘的小穴。也有最爱之人坚挺的金枪。金枪慢慢的消
失在自己的小桃园里。
鉴定成为女人的膜被顶破啦,这种疼之所以说是撕心裂肺的,就是让女人用
这种疼记住眼前的男人,不管是今生还是来世,深深的记着。
为什么会有处女情结,或许这就是吧。第一次的男人,会让女人终身不忘。
不管她将来是不是嫁给这个男人。都不会忘。也忘不掉。
从幼女转变成女人,云儿流着幸福的泪,深情的望着李强,她要把李强的样
子印到心里,印在她的灵魂上。
疼痛是短暂的,激情才是长久的。慢慢的云儿尝到了久违的快感。她也终于
知道妈妈为什么和李强做爱的时候叫淫语不断,糊喊乱叫。
因为,那都是激情的迷失啦自我,只有这样的喊叫,才能把内心深处的渴望
表达出来。
云儿现在就迷失在这种快乐之中,不能自拔。这让王芳醋意大发。只能让李
强把云儿操到昏迷才来接替云儿的位置。
次日清晨,李强感觉到鸡巴被人含住啦,是王芳还是云儿就不知道啦。
慢慢的睁开眼,看到王芳趴在床上,唆吸着自己的鸡巴。
「你可真够骚的,昨天一天都没被操够吗」李强笑看着王芳小声说道。
「不够,不够,被你操一生一世都不够,再说啦,昨天你操云儿比操我的时
间多」王芳撒娇道。,W8b「V# o0t J1 |!t李强翻身把王芳压到身
下,」不够,那就再来啊,操死你这个骚货「
「啊,我就是一个操不够的骚货,你的骚B女儿,骚B孙女,快来操我吧,
我的大鸡巴爷爷」王芳抱着李强淫荡着说道。
「妈,你还真是个骚货啊,大早上起来就抢我老公」云儿可能被震动的床给
震醒了吧,可是醒来看到身边的淫荡事,打趣起王芳。
王芳转头看到云儿醒啦,笑着说,「我就是骚货,你不骚,才七岁就找老公,
这是我老公,是你抢我老公好不好」
「我老公
「我老公」「
「我老公」
……母女二人笑闹着,争吵着。
又是一翻云雨,这母女二人全身无力的瘫痪到床上才停下争吵。
云儿细细的品味着李强最后射进她嘴里的精液,眼神中幸福的迷离着。
李强躺在中间,一手一个抱着一大一小的两个美人,转头亲了下王芳问道,
「你妈那边怎么样啦,什么时候能操了她」
_
王芳想了想回答:「差不多再有一个星期吧,你给我的药我现在天天偷偷放
到她喝的牛奶里,而且这个老骚货,现在也大起胆子啦,嘿嘿,让我调教的差不
多啦,再过一个星期,应该就会欲火焚身啦,就会张开腿求着老公操她」。
「真是我的好芳儿,嘿嘿,想想到时候你们母女孙三人同收就激动」
「操了那老骚货,你一定不能忘了人家,再说这可是芳儿的功劳,你到时要
好好的犒劳一下人家」
「你想叫老公怎么犒劳你」
「当然要用力的操人啊,一定要操的芳儿三天三夜不能下床才行。」
「哈哈,行,到时候要不要多叫几个朋友来,一起操你啊,骚货」
「芳儿都听老公的,你让谁操我,我就让谁操。」
淫荡的温泉浴是快乐的,也是短暂的,母女二人万般不舍的目送着李强的离
开。
晚上,王芳又拉着母亲张容进了她的卧室。
「妈,这两天家里没人,你和我爸的二人世界激情吗」王芳调戏着张容。
「都这岁数啦,还想什么啊,前一断时间听你说后,我也想,穿穿性感的衣
服给他看,可是你爸就是不动心,哎,顾及是老了,不想这事了吧」张容有点失
望的说。
「不是吧妈,你这身才,穿上性感的内衣,我爸能不动心,我看着都动心,
不会是我爸和海成一样,不能那个吧」
谁知道呢,我和你爸多少年也没做过那事啦。
哎,妈,真苦了你啦,你说我们女人怎么就这么苦啊。
芳芳,听你这语气,你在外面有相好的啦,你可不能对不起海成啊,海成多
好的一个孩子,对你对咱家付出了很我。
妈,想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么可能做出这事来。我只是替妈不值,
这大好时光都浪费啦。
芳芳,你给妈说实话,你是不是外面真有人啦,如果有趁着海成不知道马上
断掉。
妈,海成不能人事,这事你知道吧,可我也是女人啊,正常的女人能不想这
事吗,妈,你也说实话,你想不想哎,你这孩子,你怎么能,怎么能哎。
嘿嘿,看把你吓的,这事就算海成知道也不会说什么的,这不可能,那个男
人知道这事不是怒海涛天啊,还不把你给打死。不行,你必须听妈的,和那个人
断掉。实在不行给他点钱让他离开海城。
妈,我离不开他,也不想离开他。
哎,你这是做死啊。这要叫海成知道啦,他不疯啦,他是那么爱你。
他爱我吗,他拿什么爱我,我是女人,我要的性福他能给我吗。可他能给我,
给我快乐,给我幸福。
哎,做孽啊,不行,你必须断掉,不断掉我没你这个女儿。
妈,我让你看看他,你看到之后就不这样想啦,因为你也会爱上他。
瞎说,这怎么可能。
王芳起身打开衣橱,探手向深处。张容以为王芳是要拿相好之人的相片。
你这死妮怎么还把他的相片藏到家里,你不怕海成发现……
张容的话还没说完,脸就红啦。因为她看到王芳手里拿着一根巨大的阳具,
虽说是假的,但做的好逼真。
啊,这,这,原来你相好的是这个啊,吓死妈啦。
呵呵,妈,你喜不喜欢。
这,这,这也太大啦吧。不知道为什么,张容刚才和女儿聊天,以为女儿在
外面找了人,心里并不是太抵触,只是想到台果海成发现,家就不是在家啦。而
且瘾瘾的感觉到,下身潮潮的。
可是这回看到女儿手中的假阳具,下身真的湿啦,只是在女儿面前还是害羞
的。
这就叫大啦,那是你没见过大的。王芳说着又想到了李强的鸡巴,要比这假
的还要大。
王芳说完伸出撩的香舌,舔了下假阳具。然后坐回床边,撩起睡裙,将假阳
具,当着张容的面,插进下身。
噢……这是一声多么忘情的销魂之声。
哎啊,做死啊,这羞死人啦。看到王芳这淫荡的样子,张容实在是想不通王
芳怎么会如此淫荡。
张容说着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眼前的一切对她来说太过于羞耻啦。只是张
容的手指缝隙有点大,透过指缝可以看到张容那明亮的眼。
妈,这有什么害羞的,来,你也式式。王芳说着起身拉过张容要撩起她的睡
裙。
啊,不要啊。张容打开王芳的手,双手按住裙子,转身要争开王芳。
王芳那里能让她得逞,她可是在李强面前立下军令壮要一周之内把张容送到
李强的床上。
妈,你的奶子可真大。王芳双手移向张容的乳房,用力了捏了一下。
噢……张容没想到王芳会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更没有想到自己被王芳捏了一
下之后,全身酥软,再不半分力气。
倒在王芳的怀里,任由王芳轻薄。
张容的睡裙脱落啦中,内裤也不知道跑那里去啦,只是在她的下体还插着一
只硕大的假阳具。
在王芳梳妆台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闪着一末煞人的绿光。而李强现在
躺在家里的床上。周边四女依偎在他的身上,做着各种淫荡的服务。床边的小桌
上一台电脑正播放着王芳屋里的一切,这是王芳给李强传送的视频直播。
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一周之后,老王总是看到,听到妻子
张容唱着这首歌。
他也常常说张容这都什么岁数啦,还叫这爱情的歌。
而张容总是这是自己有颗年轻的心,和你说不通的,说了你也不懂。
老王总觉的妻子最近怪怪的,时间长了也就不理会张容的怪现像啦。
这天早上,老王正在小院浇花,门外响起汽车的声音,老王知道这是李强来
接王芳和云儿上校的。
所以也没太在意,还是在那里浇着花。在老王的眼里,李强就是一个小保安,
自己是他主人的长辈没有必要给他面子。
可是突然间,老王想到了什么,为什么妻子现在对李强很客气,妻子以前也
和自己一样看不起这个小保镖啊。
为什么现在总是在早上都要送王芳和云儿上车呢,而且自己还见过几次张容
关上车门后和李强聊上几句。
表情还很温柔,一点也不想她平时的样子。
这个想法一出,吓了老王一跳。不经意抬头看去,张容的头刚丛李强所在位
置的车窗伸回来。
她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把头伸进车窗。老王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如果是亲密的动作,可是王芳和云儿都在车上啊。她也不敢啊。
老王正想着呢,张容一边转着身子,一边唱着「就这样被你征服……」走进
院子。
「别老不正经啦,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虽然老王没看清刚才所有的一
切,但看到妻子这个轻浮的样子,无名之火顿时在心中爆发。像张容喊道。
「你发神精啊,叫错药啦,叫这么大声,想吓死我啊」张容回了老王一句之
后就没在理他,转身进屋。
看着张容扭动的屁股,老王都要炸啦。用力的放下水壶也转身进屋。
只是进屋后,他也没理张容,而是进了他的书房。
坐在藤椅上,老王强压怒火,细细的琢磨着什么。
张容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显的很是诡秘,尤其是刚才看到的那一幕,老王自信
不是老眼昏花,他能断定刚才妻子很可能在和李强有亲密的动作。
只是这个动作是什么,老王不得而知。老王决定要多观察一下。
在晚上李强送王芳和云儿回来的时候,老王又在小院浇花,其实老王这是在
观察。
观察李强的一举一动,也在观察一听到车响就小跑迎接出去的妻子。
王芳走在最前面,妻子张容拉着云儿走在王芳的身后,低着头问云儿今天在
学校的表现,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与幸福。
老王真怀疑自己早上误解了妻子。
老王放下水壶,想要进屋,这一转身,他看到,妻子张容的身后有一只手,
一只罪恶的手,在张容的屁股上,不断的揉捏着。
怪不得,张容的走路姿势不太正常呢。原来是这样啊。
这也太明目涨胆了吧。这可是在老子的眼皮底下啊。
你在做什么,老王怒吼着冲了过去。
爸你这是……
外公你……
老王你……
三个女人同时愣住啦,李强也愣住啦。就连老王自己也愣住啦。
李强在张容身后不假,而且老王在冲过去的时候,眼没有离开过这几个人,
老王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在自己大声叫喊出那句话的时候,他们没有移动过。
李强在张容身后四五步的距离,这个距离是不可能揉捏张容屁股的。
难道是自己产生幻觉啦。一定是幻觉,顾及是今天想这事想多啦。
哎,老喽。可是这声喊出去啦,不能丢了自己的面子啊。
做什么,做什么,你手向那里伸呢。老王大声的吼着李强。
李强有点莫名奇妙的看着老王,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爸你这是要做什么,李强怎么啦。王芳质疑着老王。
是啊,你,你这话什么意思。张容的面色有点不正常,眼神不敢看老王。
张容心说话,这个坏强子,害死我啦,老王是不是看到他对我使坏啦。
不过张容转念一想,老王应该看到啦,但没有看实,如若不然,不会只说李
强,按他的脾气,应该一巴掌抽我脸上。
想到这里张容提在嗓子眼的心又放回了肚里。
云儿被外公突如奇来的一嗓子,吓哭啦,拉着外婆哭着跑回屋里。
李强,没你什么事,你先回去吧。王芳对李强说道。
好的,夫人。李强转身上车离去。
看到李强离开之后,王芳转身对着还站在原地的老王说道。
爸爸,你这是怎么啦,李强怎么啦。
我看到,我刚才看到,李强在摸你妈的屁股。
噗嗤,王芳笑啦,爸你看错了吧,你觉的可能吗,李强他敢吗,就算李强敢,
我妈会同意吗。
如果李强真摸了我妈的屁股,我妈还不跳着高的开始打骂吗。
可是我不应该看错啊。再说,你看看你妈现在变成什么样子啦,天天赶时髦,
穿的又妖艳。而且……哎,不说啦。
呵呵,你就为这个生我妈气啊,哎,老爸,不是我说你,我妈这样还不是为
了吸引你的注意。你可真笨。
王芳搂着老王的胳膊向屋里走去,两只硕大的奶子时不时的蹭下老王的胳膊。
这让老王在心灵深处发出一丝震动。
生气的张容晚上睡在王芳的屋里。娘两躺在床上,身无寸屡。张容正拿着手
机,发着信息,臭强子,坏强子,今天吓死我啦。如果真让他看到啦,知道啦,
还不羞死我啊。
嘿嘿,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他不会发现的。
求你啦,好强子,别这样玩阿姨啦,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去开房,去别墅,
阿姨随你怎么玩好不好。
这样不是更刺激吗,怎么现在不听话啦。
刺激是刺激,就是怕被发现啊。求你啦好强子,对了强子,你看上那个财务
部的那个小少妇,差不多可以吃啦,到时候阿姨带她去别墅,和她一起伺候你好
不好。
不听话,就要打屁屁,开开视频,趴到床上去。
好好,打屁屁,打屁屁。张容快速的翻身跪趴到床上,撅着如母狗般的屁股。
并让王芳打开视频,调整角度。
一切准备完毕。
张容嘴里念道着,母狗张容惹主人生气啦,自己打屁屁向主人请罪,骚B母
狗再也不敢啦,主要消消气,用力的打容儿。
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抽着自己的屁股。屁股很快就红啦,全是手指印。
知道错了吗。
知道啦,知道啦,以后容儿听主人的话,主人叫容儿做什么容儿就做什么。
张容一边打着屁股,一边说着,打着打着,说着说着,张容还哭上啦。
求求你主人,别生气啦,如果因为容儿生气,气坏了身子,容儿可不想活啦,
你别和我这贱母狗一般见识啊主人。
张容真怕李强生气,不停的求饶着。
好啦,好啦,知道错就行啦,以后一定要听话。就算我要在老王的面前操你,
你也要脱了裤子趴在那里,知道吗。
知道,知道,主人不生气就好,都是容儿错啦。你明天,不我现在就去找主
人去吧,让主人好好的操操我这老B消消火。
不用啦,早点休息吧。一会去哄哄那死老头去吧。
我才不去呢,要哄也是他来哄我,我还不原谅他,气死他。
……
随后的几天里,虽然老王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但总是有一种感觉,感觉
张容和李强不是表面上看去的样子。
而且老王还发现,王芳和李强的亲密度也不一般,一点不像雇主和保镖的样
子,而且像是偷情中的小情侣。
李强一来,她们母女两就欢天喜地,李强一离开,就万般不舍,都快要掉下
眼泪啦。
这天晚上,张容又到王芳屋里去啦,老王悄悄的走到门口,把耳朵贴在门口,
想听一听这母女两到底在说什么。
只是这门隔音效果不错,老王只是隐约听到,周六去什么地方要什么开心开
心的。而且还听到李强的名字。
老王回到屋里,老王越琢磨越不是味。他像是掉进了一个黑洞里。老王决定
周六跟着她们,看看她们到底要去做什么开心的事。
周六老王借口去见个朋友,早早的就出去啦,因为他要在门口等着这母女的
行动。
老王到了小区门口,找了个比较隐蔽的地方打了个电话,不一会汽车租赁公
司就给老王送来了一辆小轿车。
老王进车后,停在路边,等着她们的车出来。
没等一会,李强的车就开进了小区。
可是等了半天不见李强开车出来。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周六要出去开心吗。
难道是我听错啦。
又等了一会,还没有看到李强的车出来。
老王觉的自己就是听错啦。于是就把车找个车位停好,想回家看看他们在做
什么。为什么半天不出来。
走到家门口,看到李强的车停在那里,可是不见李强。自从上次之后,李强
接她们的时候都是在外面等,没再进过院子。
难道说,自己不在家,李强进屋啦……想到这里,老王自己都吓了一跳。
悄悄的打开门,向屋门口摸去。先是听了听声音,没动静,不在客厅。不对
啊,就算我不在家,李强进屋之后也应该在客厅吧。可是为什么会没有人呢。而
且门还是关起来的。
老王又悄悄的慢慢的打开门,摸进客厅。王芳的卧室在二楼,自己的卧室在
一楼,老王决定先从一楼找起。
走到自己的卧室,一听,还真有声音。只是这声音,让老王怒火中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