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闺房定计
丁蓉虽心中千肯万肯,但毕竟是女儿家心事,这会被柳如黛如此道出,已经
羞的无地自容,偏柳如黛还拿出了金丝缚凤索,立即就要将她脱衣上绑,丁蓉哪
里还忍得住,立刻站起身意欲逃走。
可惜她低估了柳如黛的决心,刚走出两步,就被柳如黛隔空一指点住了穴道。
「姐姐知道妹妹面薄,但这伤可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妹妹如花似玉般的可人,
就这样香消玉殒可不好。妹妹面薄,便由姐姐来帮忙吧。」
说着将丁蓉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抖开软索搭在粉颈上,顺着双臂下缠,直
到手腕,又将丁蓉两手抬高反吊至勃颈处,将绳索系紧,来了个「后高手五花绑」,
又用另一道长一些的绳索从肘部开始,在左右上臂各缠了一圈后,从丁蓉酥乳上
方绕过,来至身后系了个结后,再转回身前,从酥乳下方绕过,在身后系紧,将
她的一对大白兔勒得突出。绳索向下缠绕至腰间,在小肚脐上打了个结,之后扶
着丁蓉跪坐在床上,两股绳子分开向下分别将左右大腿和小腿对折绑好,余绳从
身后上行,与肘部及手腕处的绳子相连系紧。
之后又在床上方横梁上挂了根较粗的绳子,看看距离合适,就将绳子打结系
紧。然后将丁蓉背后的绳子与粗绳套相连,这样丁蓉娇躯便被绳索拉着悬吊了起
来,又由于手肘脚腕间的绳子牵引,整个人被拉起来后呈一个有些前倾的立「四
马倒躜蹄」之势,倒是应了刚才那「玉凤挂金宫」一说。
然后柳如黛脱去刘少冲身上衣服,转动机括,将托着刘少冲的担架升高,直
至离床约一尺后方停下来,这是为了一会两人结合后,丁蓉被分开捆缚的双腿能
从刘少冲身侧放下,而不至于直接顶在床上。这时丁蓉已经半趴在了刘少冲身上,
下身蜜洞紧抵着已经有抬头之势的巨龙,俏脸因私密之处与异性的巨龙如此紧密
接触摩擦而变得通红,心跳也快了许多。
柳如黛突然伸手捏住了丁蓉的小嘴,在丁蓉还未反应过来时塞入了一个中间
有孔穿着皮带的光滑木制小球,在她脑后扣好,然后迎着丁蓉害羞疑惑的目光解
释道:「妹妹毕竟初经人事,肯定会痛一下,若是忍不住大叫出声来可是不妙,
而且突然的叫声也会影响到姐姐运功。」
丁蓉缓缓动了动瑧首,示意自己明白。
待一切准备妥当后,柳如黛扶着丁蓉白皙纤细的柳腰,将已经完全挺立的巨
龙扶入那正渗出细流的蜜洞寸许,然后把住丁蓉的纤腰,突地向下一按。
「呜哦哦……」
丁蓉感到下体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不禁惨叫出声,不过由于堵着塞口球,到
了嘴边都成了低沉的呜咽,虽然反射性地想要挣扎,不过身体被紧紧绑缚,又被
悬吊半空,注定只能轻微晃动,只见丝丝红线顺着两人的结合处向外流出。
「好妹妹,忍着点,只要过了这个坎,就不痛了。」
感觉到刘少冲的内力正不断进入,柳如黛不敢怠慢,急忙运功引导那源源不
断的内力进入丁蓉四肢百脉,限制这强悍的内力冲击她相对来说还显纤嫩的经脉。
当刘少冲和柳如黛两人的内力进入她体内后,丁蓉就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
的了,除了能感受到各处的刺激,内力在经脉中游走,却是什么反应也做不出。
巨龙已经完全没入自己的蜜穴,此时哪怕一点点动作都是酥痒难耐,内心深处却
希望这狰狞巨物赶紧动起来,将自己从这欲望的深渊中解救出来。
虽然极力抑制着不发出声音,不过随着疗伤的持续进行,身体各处的刺激不
减反增,尤其双乳和蜜穴等处更是瘙痒难耐,急需抚慰,丁蓉终于抑制不住断断
续续呻吟了起来,使得这疗伤之法显得淫靡异常。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丁蓉已经被欲望折磨的极难忍受时,那蜜洞中蛰伏的
巨龙终于动了起来,深深进入她的体内,直抵洞穴尽头那团暄软的肉肉,这一下
重击可真是直中红心,她只觉得有一股热流从蜜洞涌出,舒爽的感觉遍布全身,
灵魂儿也飞上了九霄。
当丁蓉恢复神智时,就见柳如黛双手已离开了她的身体,正微笑着看着她,
顿时窘迫的低下头去,却发现身下的刘少冲已经醒来,代替柳如黛扶住了她的纤
腰。四目相对,更是愈发羞涩。
「妹子的毒彻底解了,接下来就是洗髓伐毛阶段了。」
「呜……呜呜?」
丁蓉叫了几声,心说既然解了毒了为什么还要绑着我,就见柳如黛站起身,
对刘少冲说:「少冲,丁蓉姑娘此番可没少吃苦头,你可一定要对她好啊。」
「我知道。」
刘少冲应了一句后,接着继续运转双修功法,丁蓉再度浴火焚身,不住呻吟,
也无暇再顾其他了。
当两个人从屋里出来时,已是一个时辰后了。丁蓉剧毒得解,又初为人妇,
得雨露滋润,整个人愈发显得美丽娇艳,直看得屋外等候的白玉凤几女一阵失神。
「师……妹?你这可真是……」
白玉凤上前牵起师妹的手,上下仔细打量,直看得丁蓉羞涩难耐,直欲找个
洞钻进去。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柳如黛则来到刘少冲身前,站定问道:「少冲,你的伤
如何了?」
「虽未完全恢复,差不多有七成功力。之前伤重昏迷,未来得及告诉姐姐前
去接应一个女子,如今半天过去,耽误的太久了,希望别出什么差错。」
柳如黛奇道:「你此行还救了其他女子?」
刘少冲简单把南婉芸之事述说了一遍,就欲出发去接人,但被柳如黛所阻。
「少冲,姐姐替你去。」
刘少冲疑惑道:「这却是为何?」
柳如黛道:「你和丁姑娘疗伤的时候,朝廷钦差来至,带来了圣旨……」
见众女闻言皆面露难色,刘少冲不禁开口问道:「哦?可是又下了什么乱命?」
柳如黛没有应答,开口的是白玉凤,「朝廷援军带了二十门神威将军炮,但
又命三十日之内全歼城外敌军,斩杀敌酋。」
「……这可真是乱弹琴。原本想着借城御敌能击退倭寇就很不错了,上面的
胃口更大,也不考虑自己的牙口够不够好,能不能啃动这块硬骨头。」
「所以此时你不能再外出,尽快养伤的同时,得赶紧帮玉凤想想办法。」
「好吧,劳烦姐姐替我走一趟。『雄武大将军』和那女子在一起,姐姐你找
起来也很容易。」
「姐姐省得。」
柳如黛顿了一会,又看着秦香玉说道:「妹妹久行江湖,不知可识得追踪辩
位之法?」
秦香玉点头道:「这追踪辩位,小妹也是会的,虽不如那些江湖大家来得精
通,想来找个人还是足够了。」
于是决定由柳如黛、秦香玉、朱颖琼三女前去接应南婉芸,刘少冲、丁蓉、
白玉凤、戚莹莹,以及还在修养的李红玉留守。
三女正欲启程,就听一声悲鸣鹰啸,天空中一黑点由远及近,竟是那灰色信
鹰——雄武大将军。
看看信鹰的情况不对,刘少冲伸手拔起旁边旗杆,向着雄武大将军掷去,旗
杆尾端通过银丝连在刘少冲右手食指。当灰色信鹰气力用尽时,旗杆已至鹰爪之
下,雄武大将军就势抓在上面,收拢翅膀,由着旗杆将它带到众人面前。
信鹰爪子上抓着一枚玉佩,中间一个南字,想必是南婉芸之物,一枚羽箭穿
在右翅上,周围血肉模糊,可见这射箭之人是用了内劲的。
刘少冲的表情再次变得平静异常,将药末撒在伤口周围后,起身对柳如黛道:
「劳烦姐姐先行,弟安排完此间诸事,即当跟随而至。」
目送柳如黛三人离开,刘少冲即动手为信鹰处理伤口,由于受创较重,加之
飞行时不断受力牵拉,没个几个月是不可能恢复了。
又向白玉凤要了份海堰的地图,刘少冲便急匆匆回到自己房间,不一会,又
出门直奔丁蓉住处。
见是刘少冲,丁蓉满心欢喜地将他迎了进来,毕竟已有了夫妻之实,丁蓉此
刻,反倒不如先前那般窘迫。
「蓉儿,我此来是有事想你帮忙。」
「夫君但请吩咐。」
「虽然我已有定计,但仍需要尽快恢复全部功力,所以,所以还需要蓉儿你
的帮助。」
想起之前那香艳之景,丁蓉俏脸一红,等了一会才小声回答道:「蓉儿此身
此心既已属君,但从夫君安排。」
见刘少冲将包袱打开,从里面拿出了绳索、塞口球、眼罩,甚至还有木制
「好先生」,虽已经历过一次,且眼前之人已是自己夫君,丁蓉仍感羞涩,不过
却抬手缓慢但坚定地解开身上衣裳,又脱去贴身小衣,任凭娇躯裸露在空气中,
而后在床上跪坐好,背对着刘少冲,双手背在身后,瑧首低垂娇声说道:「请夫
君怜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