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八章迷乱山洞二
我诈故纳福,把头埋在澹台幽莲双乳间,藉着喘气大肆轻薄。
澹台幽莲正自力怯魂消,心荡神迷,对我的俏皮浑然不觉,反而将我抱得更
紧更实。过了片刻,二人因过度困倦,终于沉沉睡去。
「轰……」。
一声巨响从山洞里,轰鸣般传来。
「又是这帮阴魂不散的家伙。」
不用细想,定是那瞿安木爪牙想要震破洞口。一路追杀堵截,而这四周崖壁
耸立,根本再没有退路,看其情况就要闯进来了。
而澹台幽莲火毒刚去,又被破身,伤的比较重,一时还没有醒来。
洞口虽被巨石封闭,但决计无休止的阻挡下去。
东方不败手掌紧握,骨骼咯咯直响。瞿安木啊瞿安木,怎么到哪里都会纠缠
不休?
哼,趁着他们一时半会儿进不来,必须把千年灵髓的效用全部发挥出来。
此刻千年灵髓的药性,已经完全融入到了他的血肉之中。如果再不炼化,靠
药性被动淬炼身体的话,效用就会差许多。
东方不败纵然起身,脚下枯枝残叶激飞,人在空中悬浮停顿一下,转动身躯
几周,周边沙石震颤,稳稳落在一块岩石上。
盘膝坐下,十指合拢放于腹前。气海顿时鼓动起来,青木神气急速运转,如
同风暴聚集的龙卷风中心。
瞬间,青木神气似是遇到强大的磁力一样,迅速分散在经脉之中,化作丝丝
气流隐伏在血液之中,渗入肌肉经脉。
修炼,只有超出常人的努力,才能把自身的优势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
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不断变强,才能逐渐改变自己的命运。若自己
有先天宗师的实力,就凭那几个小喽啰,又岂敢对自己如此嚣张?
灵髓药性不能浪费,若是能趁机冲到宗师五阶,自身实力自然又是暴增一大
截。
大青木神诀早已经蓄势待发,灵髓药性源源不断供给,青木神气所过之处经
脉膨胀。身躯鼓鼓囊囊,肌肉暴涨。气息在经脉内涌动,如同万马奔腾,气势恢
宏,波纹拂面如掀起的波浪般。
只是转瞬之间,滴落的汗珠居然逆流而上,劲风吹过,汗如雨水一样飘散。
眉锁又深一层,真气在体内沸腾,炼化着那些药性,也淬炼着身体。
但他丝毫不敢放松,若稍加松懈,前功尽弃不说,很有可能会伤及经脉。
周身布满如同漩涡般的气流,点点气息汇聚至天顶盖内。东方不败挥动手臂
一周,掌上带着青绿色青木神气,气流被带动与之真气融合,形成一个透明的圆
形气罩。
身体与外界隔开,气息只在这个空间流动,已被青木神气行通清理的经脉变
得澄澈透明。
「砰」,闷声响动,东方不败脸部皮肉大幅度鼓动一下。聚集的青木神气爆
炸一般,幻化成星星点点的颗粒,向着经脉涌动,粒粒晶莹,颗颗堆积灌入其中。
越加堵塞,越是涌入,先头颗粒受到后补挤压,迅速到达阶层屏障之处,受得压
迫,如同马屋骤停的冲击,「砰、砰」直响,但明显是艰辛的,幻化的青木神气
如同飞蛾扑火般,触及就马上消散成无力气息。
如此连续,重复不断,面部被涌动的气流带动,变得有些扭陈,豆大的汗水
从毛孔中溢出。
千年灵髓药效,加上刚吸食了名器十重天宫的处子血,也在神屌内慢慢蠕动,
充足的气息催促着它似乎在完成某种变异。
突然,一道绿光闪现,神屌骤然增大,龟头张开马眼甩动一下,像在嘶鸣,
龟头边缘鼓鼓动动,逐渐形成三个隆起的尖角。而那茎身闪现无数精光,转瞬即
逝,而凹凸的血管更显狰狞。显然到了第四层炉火纯青。
与此同时,东方不败的晋级,也到了紧要关头。
笼罩周身的透明护罩,颤巍巍的欲要爆裂一般。突然,只见他腹部合拢的十
指骤然化拳,拳上青筋毕露,分明可见那转化的青木神气在体内涌动。
「噗」,一股雾气从身体各个毛孔中喷出,玄劲激起,轻飘飘落下。雾气猛
烈如同万箭齐发,轰击着光壁。眼见那气泡闪动,难堪冲击。而那冲击经脉的青
木神气,受到东方不败强压下,加重了冲击,像是烟花乍现爆燃,屏障不断受到
冲击,清晰裂缝展露。
握紧的拳头,涌入的青木神气像腾起的青绿色火苗一样,熊熊燃烧。见他面
目突然紧绷,双拳猛然打开,触碰气罩,像是举起了千斤重担,又加用力。
「砰」,气罩爆裂,又一层气雾喷出,没有了束缚,「万箭」脱离弓弦,碰
击到岩石杂物发出剧烈的响动。
几乎同时,青木神气似是都绑上了烈性炸药,猛烈冲击之下与同那气息一起,
发出一声沉闷的爆响,阻隔屏障如同碎裂的玻璃,碎片四溢。
「宗师五阶,终于突破了。」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当睁开眼时。
天!瞬间,我只感觉自己的脑中的神经骤然扭曲,痛楚!我的心脏仿佛不堪
负荷,即将爆裂一般撞着我的胸膛!我感到眼前发黑,呼吸困难,茫然的大张着
眼睛,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
一个刀疤脸正蹲在石头上,正认真的看着——碎石边上的不远处,在那宽阔
的山洞中,在阴影和阳光的交汇处,三个赤裸的身影,紧紧的交缠在一起,扭动
着。
其中两个是全身赤裸,露出黝黑身体的男子。一个矮胖而秃头,中年发福的
身体有着稀疏的毛发和油光,仿佛一个腐烂的茄子;另一个骨架虽大,却高瘦而
露骨,一身的绒毛加上突眼噘嘴,让人难以分辨是人是兽。
可是,这两个令人生厌的男子,却令人惊异而嫉妒的,面对面的紧紧抱着一
个美艳绝伦的仙子那雪白而赤裸的玉体,没有一丝缝隙的把那仙子夹在其中。那
仙子的秀靥有着完美无瑕,长而卷的妩媚睫毛,笔直高挺但又不失娇巧的瑶鼻,
丰润优雅有着完美而诱人线条的红唇,还有那曲线极美,精致而动人的下颚——
无比美得令人屏息。
那仙子一头玄青色的浓密发丝,柔滑而闪亮,仿佛瀑布一般自然的垂下;她
一身白皙莹润的娇肤,仿佛天山雪莲一般洁白纯净,又如同玉脂奶蜜似的娇柔细
腻,在阳光下显得白嫩得刺眼,和男人那泛着油光和黝黑身体成为了鲜明又刺激
的对比;她胸前那白嫩傲人的乳峰,丰胰又不失坚挺,颤酥酥,沉甸甸的,绵软
白润的浑圆乳球在两个男人黑色胸口的挤压下不停变形,乳肉四溢。
仙子那紧致光滑的盈盈纤腰仅堪一握,在男人粗重的压迫下,如风中柳枝般
的弯曲着;她丰润饱满的粉臀又挺又翘,被她身后矮胖的中年男人的腰胯不停挤
撞,一阵一阵的酥软的上下轻摆,荡起诱人的臀浪;她一双粉嫩的藕臂为了保持
平衡,无奈的揽着面前那个瘦高男人的脖颈;而仙子一条白皙修长的玉腿半站在
地上,而另一条玉腿则撩人的抬起,弯着光洁的膝盖,架在她面前那男人的胯间,
用她纤细优美的脚踝,绷紧她白嫩玲珑的小脚丫,诱人的勾着男人的大腿。
仙子这样的姿势,就完全把她粉嫩娇美而独特的私处完全暴露给刀疤脸面前;
她粗大的黑屌狰狞无比,似要炸开般的肿大,因那鹅蛋般的龟头被绳子紧紧的绑
住,让它所有阳精都出不来,只能憋着。
她光洁没有一丝瑕疵的下体像是一抹纯净的白玉,可是现在,上面却一片狼
藉的满是汗迹和淫液;和仙子高挑修长的身子相比,她的蜜洞显得的异常窄小,
而且十分精致,完全是极浅的粉红色,像是新绽放的花瓣那般娇柔;她菊门也是
淡淡的粉色,没有一丝深色的沉淀,也没有任何多余的绉褶,光洁玉润,显得清
爽而诱人。
可现在,她的小屄和菊门中却各自插入了一根黝黑肉屌,破坏了那粉嫩的美
景;侵入她嫩屄的那根男人的黝黑生殖器,和其瘦骨嶙峋的拥有者完全不同,雄
伟而粗长,紧紧的把仙子粉嫩窄小的嫩屄口撑开,变成一个紧绷的正圆;而占有
仙子菊门的那根同样黝黑的肉屌,虽然稍短,可是却更加粗壮,毫不怜惜的死死
挤入仙子的菊门,过分的撑开她根本没有如此直径的孔洞,整支塞涨她粉色的肉
洞。
两个男人交错往复的抽插着,两条黝黑泛着水光的肉屌就猛烈的,毫无遏制
的戳入仙子前后两个娇柔的肉洞,挤出一股股白浊的淫液,把她两个肉洞附近白
皙娇柔的肌肤全撑成半透明,把她肉屄间那一小截淡粉色光洁的会阴挤成一条细
缝,同时,两个毛发丛生黝黑恶心的卵袋,就交错的拍打着仙子的会阴,粘连着
稀浊的浆液,发出「啪啪!…啪!……啪!」的淫乱的撞击声。
就在我面前不远处,就在刀疤脸的注视下,三人全身都是赤裸的下体紧紧的
密合在一起,两个男人腰部如发情公牛一般交错的猛烈前后运动;仙子白嫩动人
的娇躯随着男人胯部的挤压,无助的上下轻摆;两个男人那两根不同的黑色肉屌
一次次泛着水光抽出没入仙子的身体;同时传来两个男人粗鲁发泄似的低吼,仙
子那娇腻妩媚,动人心魄的阵阵娇喘呻吟——一切都是那么清晰。
天!那个仙子,不正是我的青木女神澹台幽莲!那两个男人不就是跟着刀疤
脸追杀自己的瘪三,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而蹲在石头上,正看着这一切的人不
就是那可恶的刀疤脸!
在这山洞里,被刀疤脸欣赏她和两个手下淫靡交媾的场面,澹台幽莲那美艳
无双的俏脸已经羞得通红,仿佛一个熟透诱人的苹果;那一个矮胖一个畸形的黝
黑瘪三,在山洞中同时尽情的享用着澹台幽莲的娇躯,两条丑陋的肉屌同时嵌入
了她的体内,正一前一后,在她湿滑火热的蜜道和紧窄动人的菊门中恣意抽插!
怎么会这样!我觉得天旋地转,震惊和怒火融进了我的全身,我只觉得身体
一阵极热又一阵骤寒,麻痹在那里,被无数情感的可怕浪潮所吞没。
其实我看见澹台幽莲交媾,有如此反应是受了神屌第三层融会贯通境界后觉
醒的【虐心】影响,只要是我的青木女神都会心酸心痛,这样有助于练心。
而成为青木女神后,因受到神屌【情动】影响,几乎都会欲求不满,加上潜
意识里的护主,使得受伤没有回复的澹台幽莲看见东方不败在突破不能分身下,
加上吞食过量的情动阳精,本能驱使着被那几人玩弄来拖延时间。
现在我要做些什么!把那几个瘪三做掉?那两个大胆猥琐的瘪三已经占有了
我的青木女神,而不但如此,他们还是在阳光明媚的洞口处,抽插凌辱现在以后
都属于我的澹台幽莲!
看着在不远处那天堂般的美景中,澹台幽莲却被两个恶心的瘪三同时抽插,
享用她迷人的嫩屄和紧窄的菊门。
我心中又疼又恨,又伤心又无奈,自责和无助仿佛无声的火焰,烧尽了一切,
只剩下一片荒凉和冰冷。可同时,我裸露的肉屌,竟然立时涨大了。
「啊!……啊嗯……你们俩……啊!…不要一起……啊啊嗯……求你们……
啊嗯…慢一些……轻一些……啊啊!…里面好疼………啊啊……胖哥…瘦哥…啊
啊嗯……放过我吧……啊!…求你们了……啊!……不要绑住人家的黑屌儿啊…
…让人家射啊……」澹台幽莲又是痛苦又是娇媚的呻吟声从前方传来,伴随着她
的恳求声。
听着澹台幽莲那熟悉的声音,我的身体感到一阵颤抖,可是我想上去帮她解
围,内心却又十分想看她被人凌辱。
「嗯……嗯……好爽……嗯………我居然插入你的身体……嗯…怎么能慢呢
………嗯……在以前我就想你了………嗯……毒莲花……嗯……干你真是好舒服
……嗯……没想到你居然是阴阳人……嗯……身子也是又白又嫩…嗯…能插你粉
粉的嫩逼,真的太美了……还这样粗大的黑铁肉屌……我很羡慕啊……」瘦子地
喘着,强吻着澹台幽莲红润的丰唇,干瘦的双手死死箍着澹台幽莲纤细的腰肢,
同时他那宽大突骨的黝黑身体不停的前后上下挺动,用他胯间撞击着澹台幽莲饱
满白皙的阴阜,带动着他的肉屌一次次深深没入澹台幽莲的娇躯。
「嗯嗯……嗯嗯……毒莲花…以前…嗯……我在远处偷偷见过你……嗯嗯…
…没想到………嗯嗯………居然今天真的干到你了……嗯嗯…真棒,真棒…还能
干你的屁眼………嗯嗯……顶你的大屁股………嗯嗯……好好揉你这么大的一对
白奶子……还有这不应该有的黑屌……」胖子的身高刚刚到澹台幽莲的肩膀,而
他那留着两撇浓密胡子的秃头就紧紧贴着澹台幽莲光滑的后背,舔着澹台幽莲如
雪的肌肤,同时一短粗的黑手伸到前方,抓揉澹台幽莲白皙丰硕的乳肉,另一只
手却在帮她撸动那粗大的黑铁肉屌,并随着他肉屌的一次次插入澹台幽莲娇粉的
菊门,把他又黑又肥的大肚子猛地撞上澹台幽莲嫩白光润的臀肉。
阳光照在身上让人感到温暖而舒适,微风吹拂,带着清爽的凉意,树木轻盈
的摇摆,发出似远又似近,慵懒的「唰……唰……」声。
可是,就在这一片怡人的自然景色中,就在我眼前,两个浑身黝黑的瘪三,
就在山洞中恣意的玩弄着澹台幽莲,他们仿佛被黏在澹台幽莲那雪白的胴体上一
般,用他们恶心的身体肉贴肉的,摩擦享受着澹台幽莲那婴儿般娇肤的滑腻触感。
两条舌头,四只大手上下纷飞,贪婪而狂热的抚弄着澹台幽莲娇躯上每一寸肌肤,
舔吮着澹台幽莲那白皙丰胰的乳肉,粉红光润的乳头,而他们两条肉屌更是如同
变魔术一般,飞速的出现再消失,一次次紧紧的塞满着澹台幽莲下体前后那两个
粉嫩的蜜洞,榨出一股股粘稠的汁水。
我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恶心的瘪三竟然真的抽插着我的澹台幽莲,用他
们肮脏的体液,恶臭的体味彻底玷污着澹台幽莲那仙女一般的完美玉体。
我心里感到愤懑和无奈,可是,又有着一丝奇异的兴奋。澹台幽莲甘愿被凌
辱,她是被怎样的胁迫呢?瘦子那支长肉屌每次长驱直入澹台幽莲的蜜道,会不
会已经撞入了她柔嫩异常的子宫!胖子的黑肉屌和我的差不多粗,就那么完全塞
入澹台幽莲的菊门,会不会弄伤澹台幽莲的白嫩的娇躯!
我脑中一片凌乱和兴奋时,刀疤脸那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毒莲花,嘿嘿,
你的嫩逼很漂亮呀,那粗大的黑铁肉屌真让我妒忌无比,两个洞都被肉屌插满的
样子真漂亮,叫得再淫荡一些,动作再主动一些呀…嘿嘿…」「啊啊!…刀疤哥
……啊!…好痛………啊啊!…不要这样………啊!……人家刚破身……啊……
放了我……啊啊!……好吗……啊啊!……痛!……啊啊!……受不了……啊!
解开人家屌儿的绳子……啊啊……让我射出来……恩啊!……还有两根肉屌我会
受不了的……啊啊!……让他们停下吧………」澹台幽莲蹙着柳眉,紧咬着红唇,
挣扎的哀求着。
澹台幽莲白皙的娇躯仿佛暴风雨中海面上的一页小舟,在两个男人的夹击下
不停起伏颤抖。她全身的冰肌玉骨的紧绷哆嗦着,雪白的乳球在汗汁中不停弹跳
耸动,丰胰浑圆的臀瓣和光洁白皙的阴阜不停迎凑着将两条黝黑的肉屌吞没,那
粗大的黑铁肉屌剧烈的抖动了几下,却没有东西射出,反而胀大了数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