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色大唐之群女堕落】(精修版)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慈航静斋,慈航殿牌匾之下,淫乱的一幕。
「哈哈哈,小青慧,你这屁股撅的好,撅的骚!不枉费我这三个月来的教导,
来来来,看大爷给你一个赏。」话音刚落,男子用力的往地上被称作青慧的女子
屁股上打了一把掌,并在那个肥嫩的屁股上拧了一下,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印子。
「主人,亲亲好老公……人家浪穴想要嘛,快给奴儿主人的大肉棒吧。」
那手的主人没有动静,只是五指在光滑的右半臀上抚摸了一圈,像是在抚摸
丝绸一般。
「啪!」
「唉啊!求求你…快插进来吧」又挨了打的屁股更用力的扭动,女子的脸上
春情勃发,疯狂的要求插进去。
「嘿嘿…你的肉穴…已经这样湿了」女子身后那人用力抱住眼前的美臀,肉
棒的头放在湿淋淋的肉洞,腔口是红彤彤~ 软绵绵的。
「斋主很需要这根大东西吧」
「不要、不要这样…求主人成全我吧…」
男子嘿嘿一笑,根本不理会女子的哀求,挺起下身转头却往面前这个绝世容
颜的女子的后庭插去,看劲道,那是一贯到底。
奇怪的是,女子不但没有喊疼,反而越发的兴奋,浪叫声不断。
「啊,好棒,好棒啊,主人的大鸡巴插的奴家的屁眼儿好舒服!嗯。啊……
啊……哦……哦……」
男子一边操着这个表现如婊子一般的「斋主」的后庭,一边在思绪着怎么把
这个武林圣地,变成一个武林妓寨。
男子叫阿飞,说是男子,其实就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男孩,最多也就十六岁,
阿飞父母死得早,一直以来靠乞讨为生,他卑鄙,下流,无耻,好色,暴虐,没
有怜悯心。在一个寒冬的夜晚被慈航静斋的梵斋主捡回山林,让他在厨房打下手,
总算也让他有了一个生活落脚的地方。可是阿飞非但没有感激之情,却因妒恨慈
航静斋之人活的如此逍遥自在,威赫人前,一直以来就包藏祸心。
在阿飞十岁那年,偶然的机会,在慈航静斋后山发现了两本不知何人留下的
奇书,书页年代久远却不见腐化,越发神秘。另有一盒秘宝,宝盒之中,存有几
个已经调制好的迷药神丹,这玉女荡魂丹便是其中之一,其外还有失神傀儡蛊,
淫奶十脚蛛等奇淫神宝。
那两本书名讳《御女一百零八法》和《御女三十六神宝》前者记载控制女性
化为母兽的各种心法心得,后者则记载了世界上最可怕的药物奇蛊怪虫的配置或
圈养方法,其中就有让梵青慧变成荡妇的淫药:玉女荡魂丹。
服用此丹者,五日内,四肢无力,武功全失,且永远不可能再练武,从六日
开始彻底散失神智发情,并认下药者为主,待二十日后清醒,又复二十日之后发
作,如此反复,往后持续效力和清醒时间可由用药者调控,偏偏中招者对毒发期
间记忆无比清晰,所受淫毒过程无不历历在目,身心俱被玩弄,因此被《御女三
十六神宝》奉为调教第一神药,任你是何等贞洁烈女一律雌伏。
更妙的是;若第一次发情十日内不得调解之法,十日后此丹流遍五脏六腑,
能将服丹者的肉体进行改造,变成一个内火旺盛,能够随时发情的肉体。
宝物虽强,但毕竟死物本来即使有此药物,慈航静斋的斋主又怎么是普通人
能够进得了身的?
可偏偏是梵青慧自己让阿飞去厨房帮的工,这一来二去,阿飞有数不清的机
会通过饮食来调教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不单是玉女荡魄单,在那之前,阿飞先
通过十几种的淫药在潜移默化之中炼制了一个色情的女体,在最后一步的时刻,
才破开一切束缚,上了梵青慧。
可怜英明神武,智睿过人的当世三大高手之一梵斋主怎么也没有想到,叱咤
风云多年,守身如玉的武林第一女剑士有朝一日却被一个男孩调教成了一个挺着
后庭挨干还叫春不断的女人。
「武功越是高强的女人在失去武功之后的落差越大,越是好操弄,估计谁也
想不到堂堂的三大宗师居然会被一个厨子下毒,是吧,小青慧?」捏了捏梵青慧
的脸盘,对于眼前这个美女的白皙俏脸,阿飞总是非常喜欢,忍不住又朝梵青慧
的脸上吻了过去,激起对方一阵阵的呻吟,充满着性的诱惑,经过几个月的调教,
梵青慧已经能够做到随时随地利用它美艳的身体去勾引男人了。
「当今武林,还没有人知道她们的梵斋主的变化,武林中人还以为你是原来
那个高高在上,武功高强的梵青慧,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利用这一点,让你的徒
弟们也成为一个个可爱诚实的好女人呢?当然,是只为了奉承男人而存在的好女
人。」
「那是她们的荣幸,奴儿的几个徒弟大多还都有几分蒲柳之姿,只是都还很
稚嫩,不能明白女人天生就是要掰开屁股让主子们操弄的道理……不过,主人的
鸡巴英明神武,威正四方,一棍子打下去,谁能不雌伏?明日我便让妃暄那小妮
子来伺候主子,妃暄她虽然年纪青,但姿色还是不错,定能让主子满意。」
「呵呵呵,师妃暄么,我在意她很久了,本来待她出关,你就要派她出去协
调这个世界政治势力,为这个乱世选择一个明君了是吧,但她还不够成熟,特别
是在对男人这方面……还有待训练呢。」
「恩恩,主人说的是呢,不过这妮子一向对我言听计从,只要我以最后的训
练名义,让她听从主子的调教,她最后肯定能成为一个,能打能上床的好女人呢。」
「青慧真是了解我需要什么呢,你的武功全失,除了替你主子我发泄性欲,
已经没有任何用处,这个乱世没有武力还是不行的,要让你的徒弟们成为一个个
能发情也能装圣女的武林婊子才是有趣的事情。」
「您怎么能说奴儿没用呢……青慧明明还有骚穴可以好好伺候男人,日后主
子将婊子往窑子里一扔,可替主子日进斗金,哦呵呵呵。」女子说完话,就把手
伸向阿飞的裆部,抚弄起阿飞的分身来,阿飞夸了她一句,小美人你越来越懂事
了后,也顺势扒光了梵斋主上身的衣服,一时之间,满室皆春。
「恩……」梵青慧和阿飞的双唇激烈的缠绵着,阿飞的手已经在刚刚的动作
中将斋主的衣服除去了,阿飞将赤裸得梵青慧抱到身上,分开她那双无力的双腿,
将自己的宝贝,对准梵青慧的小穴插了进去,然后梵青慧的娇体开始扭动,那是
阿飞教他的让他舒爽的方法,抽查了约千余下,感觉精关一送,一股热流射了出
去。
阿飞除了依靠慈航静斋的武力之外,自己倒也算勤加练习,他也明白乱世之
中,流氓土匪满地走,高手不如狗,他还要好好的玩弄那些自以为高傲的女人们。
但是无奈资质有限,凭借武林圣地的资源,他也无法进阶成为师妃暄和绾绾
那样等级的同龄高手,比她们要次两个档次,但至少可以说是自保有余。
距离约定好的给师妃暄上最后一课的日子,已经不远了,阿飞心里早有了打
算。
师妃暄出关当天,梵青慧约见她于慈航静斋后山。
「妃暄,经过多年来为师的苦心栽培和你自己的不懈努力,你在各方面的成
绩都是师门中上下有目共睹的,但是做为一个地位超然的武林圣地的代言人你还
缺乏一像素质。」
「但听师尊教导。」
「妃暄,我问你,在你眼中,一个合格的慈航静斋代言人是什么样的?」
「弟子不才,但也明白作为替乱世选择明君职责的承担者,至少要有省时度
事的能力,更要具备看人识人的慧眼,当然,还需要武力,虽然暴力不是解决问
题的唯一办法,但是我们却要常常的依靠他,因为这个世上还是有很多人只会依
靠武力,对于这种人,我们只能以暴制暴。」
「说的好,但你可知道,这个世界任然是一个以男人为尊的世界?」
「师尊的意思是?」
「妃暄,你的最后一课的核心,就是围绕着怎么取悦男人这个核心问题来展
开。」
「师尊,这……」尽管习惯对于师尊命令的遵从,但是作为一个在那个时代
中女子主义觉醒较多的女性,对于这样的命令总是会有些迟疑。
「妃暄,我知道你的疑惑,但不必多心,你先是一个女人,然后才是慈航静
斋的代言人,但你面对将来你将面对的男人的时候,你要以一颗超然的心态去面
对他们,所以现在你必须要先完全的放下你对男女之间的,羞耻心,明白吗?」
「是的,师傅,那最后的课程是?」
「从今天起,你的训练工作将由其他人带领。」
「阿飞!」
「斋主。」
「从今天起,由你负责妃暄的训练计划,目标是把妃暄调教成一个合格的静
斋代言人,你明白了吗?」
「遵命,斋主。」
「妃暄,你要听从阿飞的命令,为师也是因为经历过阿飞的训练才有今天的
成就,阿飞在斋内的地位超然,师门中人大多不知道他的存在,你是因为要对你
进行最后的训练才请他出山,你要听从他的教导,开始的时候可能会有些不适应,
但是你要坚持,为师相信你的能力。听明白了吗?」(小青慧啊,经过我的训练,
你当真是变成一个可爱诚实的女人了呢。)
「是的,师傅。」
「阿飞师傅,从今日起,妃暄就麻烦你了。」说着,师妃暄提起裙角对着阿
飞道了一个万福,那不染烟尘的面容,窈窕的姿态,青春逼人的身体,阿飞强忍
着将她就地扒光的的冲动。只是故作高深的点了点头。
「不着急,不着急,小鹿已经到了虎口了,还不是任我玩弄,师仙子,你的
资质如此之好,要让我从哪里开始操起呢?哈哈哈哈哈哈?」
想像着师妃暄自己慢慢撩起自已的裙子,露出丰满性感的大腿,然后红着脸
慢慢蹲下去,对着周围的男人像妓女一样分开大腿的样子,阿飞心里之阵火热,
几乎忍不住想要立刻实施已经安排好的调教计划。
他叫来梵青慧,二话不说就把她压在身下,在慈航静斋斋主的房门口就开始
操起这个武林大宗师的小穴来,梵青慧看着斋主特有的座位,发出了一阵又一阵
的浪叫,她知道慈航静斋斋主的新职责──就是取悦男人,取悦自己的主人,这
似乎也昭示着,一个武林圣地即将发生的由上而下的堕落沉沦,明日之后师妃暄
就要吞下失神傀儡蛊,成为慈航静斋门下的又一个淫娃。
师妃暄调教过去三月后,帝踏峰山间的泉水声汩汩清脆,一派鸟鸣山更幽的
意境。山路两边是刻着「家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石牌匾,笔直一线连着的
是着为「七重门」的七道木门,门上有莲花纹饰的门环,最后是一道枣红色的正
门。一个大广场后面是主殿「慈航殿」,而在六重门到七重门的路上,本该幽静
玄奥充满道门风范,今日却染上了一片死寂,什么声音也没有,美艳的少女,脱
光了所有的衣裳,在光天化日之下匆匆洗过一遍身体,换上竹蓝里放着新的道衣。
那道衣和少女以前穿的完全不同。胸前是两条白色绢布,绕过后颈,交叉覆盖住
玉乳,然后在背部打结系着,背部几乎完全裸露,绢布根本遮不住过大的乳房,
在吃了阿飞给的小药丸后,她始终感到头昏和乳房胀,捆绑时稍微一紧,奶头就
渗出乳汁,在绢布上染出两片湿渍。下身是一件白色纱裙,看得仔细一些,却没
有后半截,未经人事的翘臀透着一股难以忘怀的香味,就像两颗白里透红的桃子
露在身后。
少女左右顾盼找不着亵裤,红着脸,先把白色丝绸的吊带袜,在腰间系好,
再慢慢将那套白色轻质的薄纱,由足踝开始,拉过细嫩的小腿,直至大腿根,扣
上缠在腰间的铁片扣环。少女将长发挽起,在脑后梳了个马尾,一切就绪后,在
水池倒映里看见了自己的样子。那是一个青春可人,又充满女性柔美的胴体,特
别是挺着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艳魅里带着圣洁的光辉,师妃暄自己看着都感到
迷醉。只是她无法理解,为什么一直和蔼可亲的师傅要给她一次又一次的灌肠,
再命她挺着肚子走这山门著名的七重天,在不记得第几次弯腰掰臀喷屎之后,师
妃暄扶着自己又一次膨胀的肚子,途径蜿蜒的山路,走到了这最后的第七重门后。
推开殿门,依着师傅之言走到殿后,却是一条漆黑的长廊,地上铺着暗红色地毯,
两旁点着微弱的昏黄小灯。走廊的最尽头,隐隐有声音传来,师妃暄直直走过去,
发现那是两扇厚重结实的桧木大门,份量着实不清。运起内力,师妃暄推门而入,
一发力,两腿间的栓塞几度滴出水来,脸上显出一阵忍耐神色。门后骤然的亮光,
让她睁不开眼,适应光线后,看见了全景:那是一名穿着性感的美妇,发出银铃
似的笑声,只不过,她是四肢着地,像犬儿一样伸吐著舌头。两名身材火辣裸女
趴伏在地,组成一张肉榻,阿飞赤身裸体,稳稳坐在榻上,也全身赤裸,面前跪
趴着的那个犬儿妇人,阿飞开始强按着她脑袋让在嘴里抽插,发出痛苦的呻吟,
师妃暄认得,那两快肉垫是两位比她稍稍年长的师姐,至多不过双十年华,而那
女子……正是她那威震武林的师傅梵青慧。这一刻,这里不像道观,却像一个肉
欲横流的女儿囚牢。
阿飞像是察觉到了推门而入的师妃暄,但他没有停下,反倒再用上另一只手,
双手死死地按着梵青慧的臻首,完全不顾她的呼吸,那舒爽暴虐的感觉,让他忍
不住微微后仰,口中发出丝丝呻吟。
「嘿嘿,小婊子技术越来越好了,武功虽失,这闭气的本事可没浪费,这一
手按脑深喉即使最老辣的妓女也没你做的好,梵斋主真是适合做婊子的料子。」
阿飞向师妃暄招了招手,说道:「嘿嘿,让你的师傅师姐看看你的屁股吧…」
「唉…」
师妃暄叹了口气,转身趴在地上,主动挺起屁股。
「自己用手把臀肉扳开!」
玉手拔去栓塞,丰满雪白的双丘之间,露出二个肉洞,里面的清水满溢,虽
然师妃暄尽力夹紧肛门,仍噗嗤噗嗤的碰出小水珠,及其香艳。
「想被插入了吧?光只是被男人看就兴奋了!看来你这屁眼儿真是淫荡的可
怕啊…」看着师妃暄下体的泛滥,阿飞说道「啊求求您别再说了…给我吧…」
「那你就说些恳求的话吧…求贫道把那根东西插入。」
「是、是…我的屁眼已经湿淋淋了,这里想要肉棒。快把东西插入这里吧,
求求先生,给我吧。」
药性一发作就不可收拾,师妃暄流着鼻涕与眼泪,再也没有守卫贞洁的意念,
悲惨地沦落为风骚的娼妓。
「请求时记得要扭屁股。」
「求先生度我…求先生度我…」
师妃暄强忍着喷发的大便竭力地妖媚哭叫着,美丽雪白的屁股开始画圈圈。
身后传来粗重的喘息声,跟着,一根粗挺肉炮就塞进了她的嘴里。
「想要的话,就好好的舔。」
「是的…」
师妃暄点了点头,移动嘴巴,将阴茎含入。
「索索,滋遛滋遛…嗯嗯嗯嗯嗯」
口腔粘膜摩擦勃起的肉茎,发出淫靡声。师妃暄在阿飞的股间上下活动,那
白晰的手几乎握不住雄伟肉木奉,心急地吸吮龟头部份,脸因为晕眩而微红,舌
头还卷在阴茎上磨擦。
「唔…」
「真是废物,比你师傅差的太远了!」
阿飞发出低沉的哼声。听到阿飞的指责,师妃暄似乎有些畏惧,同时也开始
感到有些呼吸困难,深深呼了一口气。丰满的雪白乳房,顶上的粉樱色乳投勃起,
嘴角还有唾液发出光泽,一脸。
「我说可以停止了吗?继续舔」「是、对不起…」
师妃暄用左手撩起散乱的头发,又把肉棒含在嘴里吸吮。那玉女撩拨秀发的
风情,藕臂情舒,洁白的牙齿、嘴里的温度、舌头缠绕的感觉…还有那羞红的表
情、再次开始散乱的头发、扭动的腰肢,像白桃一样的丰满屁股扭动,诱惑着身
前的男人。这样吸吮十分钟后,冷不防,阿飞的手掌连连打在雪白的屁股上,使
得丰盈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响声,师妃暄喊疼,阿飞却转手把玩起她的玉腿来。
「这大白玉手和大白腿倒是比她的死鬼师傅美艳顺滑几分。」
「果然慈航静斋的女人还是伺候男人合适。只有发情发春一条密令实在是不
够过瘾啊。」欲念炽热,阿飞心中已有计较。
「好,师妃暄听令!」阿飞眼中闪起红色诡光。
「是!」师妃暄神色变得越发淫荡,眼神却仿佛魂飞天外,怔怔出神,整个
身体随着阿飞的屁眼抽插僵硬的摆动接着阿飞说出的一连串匪夷所思又无比淫邪
的命令,这些将牢牢的印在了仙子的脑海深处……
「日后若有人问你提及对天下妓女的看法,你当首先表示出对乱世弱女子无
力生存只能卖穴依附男人的同情,再当表示出对部分妓女自甘堕落的愤慨,最后
以世上你所认识的女子为例子,说明女子可当自强,记住说这话时要不断运转玄
门静斋玄功心法,做出仙子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模样。若那人续问道慈航静斋之
人各个美丽动人,却不给人操,岂不暴殄天物,你便待发怒动手,若那人见你发
怒言语却仍一本正经发问淫欲之事,你便化身街娼,与其讨价还价……」
「是,妃暄遵命!」
「日后每当你与人动武,若当有人说道『仙子比武当脱光』,不论你身处何
地,也要立刻宽衣解带,全裸身子,以为脱光比武乃是理所当然,若对方见你裸
衣犯贱,怒斥淫妇并欲拂袖而去,你便跪地哀求,求其赐教,若那人语带缓和,
你便做幡然悔悟状,迅速穿上衣裳,待对方表示慈航静斋果然各个行事正派,绝
无淫妇淫娃,并以刚刚只是眼花之时为由欲道歉之时,你便再次脱衣,此次更要
扭动腰肢跳起脱衣舞,言语间及尽淫荡勾引之能事。」
「是……」
「日后……」
……
随着一发热精烫入仙子的后庭,这最后的十几道淫欲密令也吩咐完毕,阿飞
处在调教成功慈航静斋两大化身的快感之中,却又暗恨:可惜天下会观女之术者
甚多,若让人发现师妃暄一出山已非完璧,不免折损慈航静斋的威名,与我大大
不利,只能将这肥臀留待日后再来享用。待得天下稍定之后,这小妮子还不是任
我淫玩。
想到这里,阿飞忍不住呼吸急促起来,看着眼前失神的玩偶,未来天下共羡
的仙子,搓了搓手:嘿嘿,不急不急,待得明日本大爷先来亲身试试这失神傀儡
蛊密令的神妙。
明日便是师妃暄下山的第一日了……
_____
「那边的汉子,不来玩吗?」
男子眼带品鉴,上下打量,似在估价,那女子见状忙不迭扭了扭腰,挺了挺
臀,搔首弄姿起来。
女子竭力卖弄风情,男子似乎意动,试探问道:「一文?」。
女子觉得价低,当即弯腰亮臀,双手掰穴,道:「这样的嫰穴官人仔细看看,
逛遍十里八乡的窑子也找不着一个。」言语之间带着自豪。
却见那穴阴唇外翻,成双成对,状似双飞蝴蝶,正是一个蝴蝶逼,男子见状
心喜,伸手一探,却大感宽松,骂道:「呸,就这样还嫰穴,都被人干的黑烂了,
没想到看你年纪轻轻,却是个老婊子。」
女子大感踧踖,却又不想丢了这庄生意,续道:「您在看看奴婢的屁眼儿,
这长腿,您想想,让奴婢双手环着您的脖子,您用力一桶奴婢的屁眼儿,奴婢再
双腿一夹,那滋味。」
男子扫向妓女的两条长腿,笔直又紧致,确和一般妓女不同:「这腿倒是不
错,这筋道,不像寻常民妇,倒像是练家子。」
女子见男子附和,试探道:「那……您看着再加点?」
男子沉默不语。女子急了,道:「您瞧瞧。只要您给五文,这白花花的大腿
和屁眼儿就是您的,您嫌弃我穴老,可是奴婢经验丰富啊,看看这小口,定伺候
着您舒服。」
「两文」男子还价道。
女子闻言大怒:「你当妃暄何人也?怎能如此轻贱?江湖里谁人不知奴家乃
是慈航静斋当代的入世代言人,便是皇上见了也要礼让几分,才两文钱,你打发
叫花子呢?」
女子外表清丽如仙,口吐却是市井粗鄙泼妇之言,颇为怪异。
男子不为所动,续道:「两文。」
女子似仍不甘心,掰开遮着乳房的白布:「您瞧瞧这双奶子,您去桃花镇的
怡红院和天香楼里看看,哪个窑子比得上我?」
男子仍不为所动,转身欲走。
女子见状大急,泄气到:「两文就两文吧,谁叫咱一见您就觉得投缘呢,就
当交个朋友,认个老客,您以后记得常来啊。」女子说完就上去欲挽着男子的手,
领着他走向小胡同里的小屋,接了这庄生意,那里是这片小镇最肮脏的地方,寻
常妓女都不会去。
男子一把推开女子,怒骂道:「谁让你碰了,给大爷我爬着过去,大爷要看
看母狗是怎么走的。」
「是……」似乎是生意做成,女子心情大好,甜声应到,随后被男子用细布
拴着脖子,牵着走向黑灯瞎火的小巷,正式接客。
师妃暄没听到,男子用微弱的声音,嘟囔道:「五十岁的老婊少说也得二十
文,两文就干了静斋仙子,这买卖真划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