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十七章长青圣地
在此等人物的面前,方英不得不收敛起自己的傲气,低下了高高昂着的头颅。
至于东方不败,见自己时如此害怕,又有仓皇而逃的趋向。在澹台幽莲心里
还是一甜,当然也看见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或者说第一个女人。
一见女魔主『凌厉』的眼神射来,东方不败也是心下一寒,下意识的向后倒
退了几步。
「你给我站住,难道要我动手?」清悦的嗓音,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音渺渺。
东方不败慢吞吞转过身体,讪讪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的笑脸,对着面前记忆深
刻的玉脸,嘿嘿的笑了一下。
澹台幽莲盈盈的剪水双瞳中一抹喜意,魔奴见自己象见凶神恶煞的厉鬼一样。
似乎自己会吃了一般。做魔主也是不错的,接着放柔了声音道:
「你为什么要跑?怕我吃了你?」
温婉和悦的声音带着一股甜糯的滋味,听在东方不败的耳中,顿觉如沐春风。
没有魔体的桀骜狠辣森凉杀气。
内心十分佩服对方可以在神体与魔体间,变得如此快与完美。
此时。
「澹台师叔,您采药回来了?」
敬畏的话音带着恭敬,还有着惊恐后的放松。李元凯等人给澹台幽莲弯腰致
敬。
「澹台师叔?」东方不败疑惑的默念,已经几次半番的听人叫她澹台师叔了?
难道她是长青谷里的长老什么的。
想此处,东方不败不由自主的踏上前了一步,想再清楚一点。
「是这个小子踩断悬索。」方英李元凯等人,似乎找了靠山。李元凯虽然不
是药师,可是自在谷中修炼,长青谷得天独厚的资源栽培下,已经是宗师八阶的
高手了。
不过此人空有武力,却是有勇无谋的人,对澹台幽莲敬若神明。若能善加利
用,要灭东方不败这个小子足足有余,可是这个澹台幽莲可不好糊弄,在她面前
不敢造次。
李元凯看澹台幽莲表情淡然,仙姿卓绝,温柔如水的模样,硬朗的大汉眉眼
间都暗藏着浓浓的仰慕。
听闻方英的叫嚣,他为了掩饰尴尬,直接怒目圆睁盯着东方不败,恶狠狠的
训斥:「小子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到长青谷来闹事。」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至于说公道自在人心,只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我不是来闹事的,我是来拜师求学。」东方不败说明来意,接着轻蔑的看
着方英:「是这位方药师,一再的阻拦我,不让我进入长青谷,几次生死相逼。
我出于无奈威逼下,才出此下策断了悬索。」东方不败把前因后果阐述明白,清
俊的脸上带着至诚。
「放……」方英暴怒的斥责,话未说完,就被澹台幽莲的眼神制止住了。
澹台幽莲轻蹙秀眉,略微思索了一下,接着问道:「你来拜何人为师?」
「对,你说,是谁介绍你来的?」方英阴沉着脸,步步紧逼。长青谷在整个
天风国,也是显赫至顶的圣地。
有资格来学习炼丹之术的,哪个不是身后有着不凡的背景?
要么就如澹台幽莲一样从小就在谷中修炼长大,以长青谷为家的子弟。东方
不败一个从没落家族出来,毫无背景的小子,能认识什么大人物?
李元凯见心中的女神发话,凶猛的老虎立马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连声说道:
「是,是……」
「我来拜陆华珍前辈为师。」东方不败把周思邈信件中的名字,说了出来。
瞬间,
「嘶」几声惊讶的吸气声传出。
方英一脸怪异的表情,拼命忍住狂笑。
陆华珍是谁?他的名头,岂是这种无名小卒可以叫的?她是继销声匿迹,生
死不知的六品炼药狂师后,出现的第一位五品药师。用她巅峰实力,赫赫风华独
占鳌头,得了长青谷的谷主。可是她在一年前已经寿终正寝,灰飞烟灭,死了。
东方不败居然来拜一个死人为师,脑袋秀逗了。
不过陆华珍教出一位光彩耀目,不输于她的弟子,就是眼前的澹台幽莲。
李元凯更恶狠狠的看着东方不败,又偷瞄了一眼的澹台幽莲,大气都不敢喘
一声。不敢触动澹台幽莲心痛的往事。
东方不败也感受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氛,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师父!」一声低低的喃呢,无限哀思,澹台幽莲明眸中有着一丝雾气蒸腾,
转眼又清明,问东方不败:「师父的名讳不是你随意叫的。谁让你来找家师?」
「啊!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是周思邈介绍到长青谷来拜她为师。」东方
不败一听有门道,居然这个神仙般的女子是陆华珍徒弟,那么自己就是她的师弟
了,想起两人不同寻常的关系,赶快讨个近乎:「师姐,带我去见我们的师傅吧。」
听了东方不败的言语澹台幽莲摇摇头,示意没有听过周思邈这个人的名字,
疑惑的眼神中有着一丝淡淡的苦涩。
「小子,我们都不认识周思邈此人。」方英冷笑虚伪的撒谎,不知所谓的小
子,找死吧。诋毁说:「澹台师叔,此人假冒老谷主熟人,前来招摇撞骗,甚是
可恶,我替澹台师叔把他赶走。小子,给你次机会,立刻滚。」
李元凯也是见那小子好几次,用灼灼目光盯着女神看,心里就已经很不爽,
只要这小子不被女神认可。又踩断悬索,肯定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起码把那两
只眼珠子抠出来。连自己都不敢多看,你竟敢看得那么肆无忌惮?可恶啊可恶…

「切,跳梁小丑,敢说不认识周思邈?」东方不败对方英嗤之以鼻,还好有
个东西在手里,不然今天就麻烦了。接着掏出半枚古措的玉佩。这可是周老交给
自己的信物。
所有人目光都凝聚在那半枚玉佩上,不知所以。
澹台幽莲俏脸微变,眼睛却是一亮,秀眉舒展开来。那玉佩自己再熟悉不过
了,栩栩如生的鱼儿,鱼身上还有一些玄奥的符纹,散着一丝远古蛮荒气息。
之所以如此清楚,那是因为自己怀中藏着同样的半枚,那是师傅临死前交给
自己,嘱咐自己无论是谁手持另外半枚玉佩来找自己,双鱼合并得到证实后,好
生款待,并一定要答应他的请求。
东方不败紧张的捏着玉佩,这个可是个敲开长青谷的敲门砖,不要无人识得。
「带上玉佩,跟我走。」澹台幽莲谨遵师命,妙眸微阖,脚尖一点藤蔓,整
个人凌空而起,仙子袅袅的飞离了出去。
东方不败悬着的心终于归位,想到马上可以拜师傅了,一路再多的苦也值得,
赶忙跟上澹台幽莲。
遇到方英的时候,东方不败直接无视,越过他的身体。对着李元凯等人,咋
呼的嚷嚷:「借过,借过。」蹭着他们的身子跨过去。
李元凯等人摸摸鼻子,居然澹台幽莲都认可了那小子的身份,也不好再多加
阻拦。心中不免羡慕妒忌恨。暗骂一声:「得了便宜卖乖的臭小子。」典型的吃
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方英愤恨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东方不败的背影。小子你等着瞧,别以为进
了谷就能安生了。
澹台幽莲的先天八阶的修为,足以凌空虚渡,横跨百丈之远。
东方不败望尘莫及,再经过刚才接连不断的战斗,几乎耗尽了青木神气。可
他就凭着一股韧劲,锲而不舍,咬牙不停步的追赶。
澹台幽莲是故意不等东方不败,一来是让他知道谁是魔主,二来也算是他踩
断悬索的惩罚。见长青谷谷口,便莲足一点,轻如鸿羽般停落在此等着。
东方不败终于气喘吁吁的到了长青谷的入口,看到仙灵身姿的澹台幽莲时,
心内一阵激动,还好她在等着自己,看来不是真想撇开自己。
「我叫东方不败,来自……」还没介绍完。
澹台幽莲就直接打断他:「魔奴跟我来。」莲步一踏,进长青谷谷。
当东方不败踏入谷中,眼前所见,顿时各自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
何为圣地,眼前的就是。
两座延绵的高山,左白雪皑皑中赫然肃立着一剑寒风凛冽的冰峰,右赤热炎
炎中魏然读力着一道烈焰熊熊火峰,风貌截然不同的高山,如两条嶙峋狰狞的卧
龙,尾相接成合抱之势,冷热交汇如两龙抱珠,山谷就是镶嵌在里面的明珠。
山谷内却是一片生机盎然,春意融融。边缘处分散着亭台楼阁,犹抱琵琶半
遮面的掩映在一片花红柳绿当中,如同世外桃源,人间仙境一般。
让东方不败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山谷中心一座巨台一个硕大的铜鼎,一块黝
黑光的巨石盖住了鼎口,隐隐透着一种神秘的力量。
而矮一层的台阶上有九尊小鼎,围绕大鼎,形成九九归一之势。小鼎内正冒
着袅袅的烟气,喷吐着大铜鼎上那黑石,黑石似乎布满了很多小口,烟气被它一
口一口吸噬殆尽。不知道是何缘由,很是诡异。
东方不败心内震颤不已,跟着澹台幽莲走着看着。去过瞬间夺人生死的小洞
天,妖兽出没苍茫的应龙山脉,又一路走过万里之遥,也没见过这么奇特的画面。
此时东方不败脚底踏上一颗颗用火红石子铺就的甬道,顿觉脚底有着热力涌
上,顺着脚底的经脉直达气海,虚弱的气海内,微弱的青木神气真慢慢在恢复。
真不愧是圣地,有着得天独厚的丰沛资源。连铺路的,都用的是罕见的天材地宝。
澹台幽莲微蹙的秀眉带着淡淡的冷意,一路沉默不语若有所思。
气氛很有点沉闷压抑。
看着澹台幽莲那张冰雕玉琢的脸,东方不败不自觉的想起那凹凸有致的美妙
身段,忍不住问出:「澹台师姐」东方不败嬉皮笑脸先试探了一下了这个称呼,
见澹台幽莲没有反应,接着问:「你熟悉了神魔之体了吗?」
澹台幽莲回过神来,淡淡的瞅了东方不败一眼,也问了一句:「你还想与我
欢好?不怕我吸干你?刚才不是很怕见我吗?」
接着带着一抹孤寂惆怅:「我是孤儿,是师傅把我抱回来,抚养长大。你是
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我唯一的魔奴,不要让我失望,知道我秘密的都死了。」
自己五岁前的记忆一片空白,只记得师傅陆华珍把她抱回来以后。悉心照料
栽培,亦母亦师,更手把手教会了她生平所学。
东方不败心灵一颤,那是灵魂里孤独的感觉,难怪没有杀我,原来她也有着
和自己相似的经历。想到家人,东方不败心内一阵温暖,也不知道火舞此刻在干
吗?那小妮子肯定是在加紧修炼吧,她的火属姓的真气,博大精纯,充裕的让人
咋舌。
「澹台师叔。」身穿灰色罩袍的一群人见到澹台幽莲,很多人目露仰慕,然
后恭敬的分立两旁,让开中间的道路。
澹台幽莲微点臻首致意,步态从容优雅的走了过去。
东方不败也跟着狐假虎威了一把,大阔步的直走。经过众人时,碰上许多冒
着火气的眼刀子,把他从头到脚狠刮一遍。里面还有一道充满高傲不屑的目光,
夹杂其中。
此人五官清俊,皮肤白皙。灰色的罩袍前襟上描绣着半簇火焰纹饰,微抿薄
唇给人刻薄之感,那褐色的眼眸斜眼瞧人,带着一股阴柔邪气。
东方不败衣衫褴褛,满面风尘的模样印刻在男子的目中,男子冷嗤了一声,
高高的抬起下巴。
东方不败也撇撇嘴,此人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眼高于顶的公子哥。然后继续
跟在澹台幽莲屁股后面,扬长而去。
「江师兄,这小子是谁?也太目中无人了吧。」此人是方英的师弟,霍英凡。
他眉眼间带着狠戾,思索了一下,想到师兄方英今天去拦一个叫东方不败的小子,
到现在都没有回来。眼前这个莫名其妙,凭空冒出的小子,难道就是他?
想到方英师兄的实力,不可能不是那小子的对手啊?
「看样子也就是个没有眼色的挫货,敢在江师兄面前耀武扬威,是否让师弟
们………」奴颜媚骨,陈意奉承,眼中带着狠厉,李云聪贴近江辰,伸出一只脚
在火红石子上碾压了几下。
被众星捧月的江师兄,江辰冷笑了一下:「一个不知所谓的小子而已,踩他
我还嫌丢了我的身份。」
「是,是,恭喜江师兄荣升了三品药师,炼出高品质的三品活血生肌丹,您
在长青谷独领风骚,没几个同辈之人能和您相媲美……」一连串逢迎拍马簇拥着
江辰离开。
不断进入长青谷中心位置,碰到穿着各色罩袍的人越来越多。
澹台幽莲的出现似乎造成了不小的轰动,那惊艳羡慕恭敬比比皆是,投注在
东方不败身上各色的眼光,也是五花八门啥都有。
不过在「澹台师叔。」恭敬尊称蔓延了一路的情况下。东方不败没有遇到任
何麻烦,就是头皮有点发麻,前面明明青春貌美的女子,被人尊称为师叔,那么
她在长青谷的地位可想而知,那药师级别何等的崇高,四品?
「看到罩袍上的火焰纹饰了吗?这是长青谷特有区分炼药师等级的标志,一
簇代表此人是一品药师,能炼出一品丹药。二簇,半簇以此类推。」澹台幽莲简
单描述了长青谷炼药师的等级划分。
点点头,东方不败心中一动,炼药师绝对是一个变态的存在,求人不如求己,
能学以致用,提高自己的修为最好不过。真想问问澹台幽莲是几品药师。
突然,一位体态妖娆的女子拦住了澹台幽莲,后面跟了两名年轻男子,穿着
是一品药师。
「澹台师叔。」柔媚的声音酥麻入骨,却不带任何敬意。
澹台幽莲一看,原来上官怜香,天风国千娇百媚的公主。随即露出淡淡的一
点微笑,不愠不火的说:「原来是上官怜香,看你气息淳厚,修为显然又有突破,
到宗师八阶了吧?」
两名男药师两眼发直,偷偷看着澹台幽莲,惊为天人。只是可不敢多看,怕
亵渎了她。
澹台幽莲清心寡欲,修为极高,一般独来独往很难看得见,能目睹天颜绝姿
那是难能可贵的。
两个貌美女子,一位国色天香,一位空谷幽兰,都是人间绝色。不过澹台幽
莲那不染尘埃,灵气逼人的仙女之姿明显超出了对方不止一个档次。
对着眼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人物,年轻的药师恭敬的退后了几步。能偶遇
女神,遥遥嗅一下她的仙灵之气,就足够回味许久了。
「澹台师叔,过奖了。要达到澹台师叔的高度,我望穿秋水的岁月还很长。」
上官怜香矫揉造作,嗲声嗲气恭维澹台幽莲。心内却盘踞着淬了毒的毒蛇,自认
为在天风国美貌天下无双,自从到了长青谷退居了第二位,着实心有不甘。看着
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男人,对澹台幽莲悄悄投去了更多的目光,差点咬碎一口
银牙。
澹台幽莲心性淡薄,不再多加理会,臻首一点离开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